毒sz的文章

血玉
这是一块通体暗红的玉石。没有一丝杂质,颜色匀称,色泽鲜亮,是一块看上去极其完美的玉石。我没有急于去接过这块玉,而是抬头看了看拿着这玉的人。这人看上去二十来岁,神色一脸的紧张,看上去还是个小毛孩子。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古玩市场里,显得十分不搭调。说句不好听的,想在这种地方混下去,混出名...
2013-03-23 00:47:49
我们眼中的历史
本文旨在论史。绝无其他借古讽今等意。“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衰,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我在前文中提到很多次族人。何为族?当然指的是汉。那何又为汉?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战国,直至大秦王朝。两汉之后三分天下。两晋交替南北换朝。隋唐灭,五代传。宋元明清,...
2013-03-18 22:11:41
四季殇
四季伊始 光阴荏苒,转瞬已是七年,七年思念如一刻,我用娴雅的四季生命为你谱写一首轻逸的歌,于天荒地老的荒芜边缘一遍又一遍的为你轻轻吟唱. 春 似水年华 残雪消融,溪水淙淙,独木桥自横.阳春三月,可否还记得你于我的温柔,.犹记年幼的我们,你真实的指尖触及我的悸动,还记得你藏在那棵...
2012-08-04 09:38:59
不是那片叶子了
那时,在这样一个脏乱的城市里,叶子还绿着呢,幽幽的泛着淡蓝色的太阳光,像一个明朗清晨过后的清澈午后,一切都那么不协调,不和谐,不适时。 却,如此的让人惊愕。 转瞬之间,枯黄满地。 不知看过否?通往某处的校园小径上,满满地一地,妨碍了视线的一片枯黄,颓败了的触动景象,娴雅而又哀恸...
2012-08-04 09:36:04
十八岁选择漂泊
背一个简单的行囊,垮一部精致的照相机,拿一张行途的地图,穿一身便洁的行装,带一身仆仆的风尘,向着没有目的地的前方,把耳机塞进耳朵,收起一脸沧桑。 我是一个漂泊者。 18岁,我放弃高考。 18岁,一切如我18岁之前所想的一样。 18岁,来了又走了。 结束时,我站在了离家几千公里的...
2012-07-18 08:57:57
  • 1
  • 共1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