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章 南缘剑珠

作者:qq书友db2e2ce  发布时间:2017-04-21 17:47  字数:4163 

“大家有避开耳目的方法?”
一把古剑挡住了三支火箭,第二把古剑挡住了一支突袭的长枪,第三把古剑劈飞了来自头顶的刀客,剩余的剑皆斩在参天巨树上,斩了个四分五裂,人头滚滚!
当李南缘问到去移山国的路时,彦东阳就变得谄媚起来,他确信移山国一定发生了天大的事,不然不会有人如此迫不及待要杀了他。
猛然他手中的七颗珠子弹出,珠子在空中拉长,变成了七把古剑,通体幽寒!
无论是谁面对一个对自己谄媚到极点的人,总会感觉到身心愉悦。
但没有人提议重新回到山上再拿。
一只火箭哚的一声射在李南缘脸边,他嗅了嗅,有毒!
汤便不能再喝,喝汤的环境已经有了炼狱的味道,实在重口到止住恶心感已是不易。
哇啦~
不似在头发与眼,一个有着火红的短发,火红的眼,一个有着冰蓝的长发,冰蓝的眼,一个活跃,一个安静,然而两姐妹又形影不离,形同一个人。
李南缘吃着腿喝着汤,无比自在,在他左侧还躺着已经醒过来的彦东阳。
哇啦~
第一次品尝到江湖味道的李南缘无疑有些嗜血。
不似在头发与眼,一个有着火红的短发,火红的眼,一个有着冰蓝的长发,冰蓝的眼,一个活跃,一个安静,然而两姐妹又形影不离,形同一个人。
灵天宗的地位在世俗中凌驾于皇权,已然是被神化。
后来当他知道珠子的用处后,便心甘情愿发疯,乐意至极喂血!
“嘿嘿~,为何要避,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就杀十个,来得千千万万,当杀个血流成河!”
汤便不能再喝,喝汤的环境已经有了炼狱的味道,实在重口到止住恶心感已是不易。
论到抢食物。
一把通体透露血光的大剑,一把比十方斩还要大上一分的巨剑。
起初下山准备的衣物和钱财都在爆破中付之一炬。
四把寒光冷冽的锋刀自上而下向李南缘劈来!
珠子常年都是冰凉的,就算会有细微的电火也不会为它们增温半分,唯有一种时刻他会变的火烫!
然而没有人知道,珠子其实有九颗,这九颗珠子在李南缘幼时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仍旧有两颗在体内随时准备会要了他的命!
哇啦~
更何况。
很小的时候他问过珠子的来历,没有答案,只有一个他琢磨不透的眼神,那是一个他从没想过会出现在便宜老爹身上的眼神,就像所有负面情绪的糅合,因此他再也没问过这个问题。
夜里山谷风呼啸,却冷了血,在这个夜里,李南缘的渐渐沉静
可是李南缘的血已经有些沸腾,出鞘的七把剑只见血了四把,想来自然容易,想走便要留下更多的人头,于是枪客和刀客的头都留了下来,还有数十个撤退慢些的黑衣人,皆是断首!
“嘿嘿~,为何要避,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就杀十个,来得千千万万,当杀个血流成河!”
众人随意选择了一处适合的歇息地,便要喝口汤,夜晚自然要有汤,做汤的自然只能是王大重,还有随行的被降级杂役,彦东阳。
彦东阳是被鸡腿香诱醒的,他无比垂涎的盯着鸡腿,然而只能幽怨的喝了碗汤,他不敢埋怨,以前在山上不敢,现在就更不敢,这五位以前是爷,现在得供起来。
这便更有趣,一切都显得这么疯狂,一切都表现的声嘶力竭,就像一个没有退路的凶徒在发疯呐喊,这才是江湖啊!
一个足够埋藏数十万的尸首的山谷!
十方斩朝对方丢去一个招牌式的鄙视眼神,脚尖轻轻一点,人若游龙,无比悠闲的落在缘火旁边,继而悠然的吃着手中飞禽腿。
但他似乎有着太多的宣泄,哭了一时三刻仍旧不停,爆脾气的赢若如何能忍,一剑劈向十方斩,他要打死这贱人……
有事没事打打十方斩!
这剑拔出的快,斩的更快,牵动气流,就像一道弯月向十方斩砍去。
致命的是体内的两颗珠子一颗在脑,一颗在心脏里!
然而没有人知道,珠子其实有九颗,这九颗珠子在李南缘幼时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仍旧有两颗在体内随时准备会要了他的命!
而且是在灵天宗山下。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南缘剑珠的名字。
羸弱每天都等看到十方斩的鄙视的眼神,然而不管见过多少次,他总是不能习惯的,他不习惯就会被鄙视的眼神勾出怒气,总会气的想抽死十方斩这贱人,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梦里。
夜里山谷风呼啸,却冷了血,在这个夜里,李南缘的渐渐沉静
不远处的彦东阳艳羡的看着腾跃的珠子,叹了口气,继续熬汤。
然而总有些人是见不得别人过的太舒适。
一把通体透露血光的大剑,一把比十方斩还要大上一分的巨剑。
然而比剑更快的是十方斩的人,他不知如何移动出现在了巨剑的剑尖,用脚尖轻轻踮着,然后轻轻的一刺,顿时无数剑芒呼啸而出!
灵天宗的地位在世俗中凌驾于皇权,已然是被神化。
汤香四溢,被烤到金黄的飞禽只是简单的被汤勺一击,便四分五裂,在空中爆炸出诱人的味道。
五人中这二人天生不对付,剩余的两个反到是天生契合的一对双胞胎姐妹,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也有着两三分的不似。
而且是在灵天宗山下。
反而所有要他死的人都必须去死,而他没有这个能力。
只吃他的血!
哇啦~
当李南缘问到去移山国的路时,彦东阳就变得谄媚起来,他确信移山国一定发生了天大的事,不然不会有人如此迫不及待要杀了他。
因为在李南缘看来,便宜老爹就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人,连生死也不例外,从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这些珠子极为的不简单。
两人打的激烈,周围却连一个劝解的人都没有。
脑子里的那颗无时不刻令人欲要发疯发魔!
可是李南缘的血已经有些沸腾,出鞘的七把剑只见血了四把,想来自然容易,想走便要留下更多的人头,于是枪客和刀客的头都留了下来,还有数十个撤退慢些的黑衣人,皆是断首!
这只是一个宁静到使人懒散的夜,像秋凉。
一个足够埋藏数十万的尸首的山谷!
是箭!
第一次品尝到江湖味道的李南缘无疑有些嗜血。
他发现江湖真的很有趣,这股江湖的味道很容易引得他热血澎湃。
起初下山准备的衣物和钱财都在爆破中付之一炬。
但没有人提议重新回到山上再拿。
对于他们来说,在世中弄点钱花,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是箭!
一行人找到一颗参天巨树下面生了火,烤上一只飞禽,架上一口金锅,便沉默不语,只有油滴炭火发出的滋声,以及某个胖子搅拌汤锅的声音。
胖子是背金锅的那一个大胖子,名字也很胖,叫作王大重。
王大重自然菲比寻常的重,没有一千斤少说也有八百,整个灵山就没有第四个人能比他更胖,然而就煮汤一说,这是一只煮汤第一的胖子!
李南缘就在锅旁,随意的躺坐在树根上,右手撑头,左手把玩着七颗黑珠,珠子如作龙走,仔细一瞧方见珠子之间竟不是蹦出电火,颗颗相连,又颗颗若离,很是玄奇。
这时的李南缘在思索,思索着该如何去到移山国,似乎这路有些不好走,不曾想山下就有了埋伏,那江湖中又该有多少凶险已经备着了,一个敌暗我明的江湖就好比布满陷阱的泥沼,很不好走,所以他问道。
“大家有避开耳目的方法?”
“走通幽径,绕北珏进移山国,不信有人敢设伏。”
立刻有人回答,回话之人正在擦拭自己的宝剑,无比认真,有一个杀气腾腾的名字,十方斩。
“嘿嘿~,为何要避,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就杀十个,来得千千万万,当杀个血流成河!”
十方斩扫了说话之人一眼,那是充满鄙视的一眼,似连说话都不屑与此人一讲。
而且是在灵天宗山下。
珠子每时每刻都要吃血!
那要杀人的家伙加作羸弱。
他与十方斩是这支五人队伍里非常奇特的一对奇葩,就像他们的剑,一个追求轻柔无声,一个追求厚重爆破,就像他们的名,一个叫做十方斩,一个叫做嬴若,也像他们的身形,十方斩廋形俊美,羸弱彪形阳刚。
两个人就像两种极端,也就造就了两个人极度的不爽对方。
羸弱每天都等看到十方斩的鄙视的眼神,然而不管见过多少次,他总是不能习惯的,他不习惯就会被鄙视的眼神勾出怒气,总会气的想抽死十方斩这贱人,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梦里。
只因这些珠子实在是太像穿越的福利,能随心所欲,能化变万物!
他每天都在努力把梦变成现实。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拔剑。
一把通体透露血光的大剑,一把比十方斩还要大上一分的巨剑。
这剑拔出的快,斩的更快,牵动气流,就像一道弯月向十方斩砍去。
然而比剑更快的是十方斩的人,他不知如何移动出现在了巨剑的剑尖,用脚尖轻轻踮着,然后轻轻的一刺,顿时无数剑芒呼啸而出!
十方斩第一次被打懵了……
两人打的激烈,周围却连一个劝解的人都没有。
只因这二人天天要打,一场不够,五场不封顶。
更何况。
彦东阳是被鸡腿香诱醒的,他无比垂涎的盯着鸡腿,然而只能幽怨的喝了碗汤,他不敢埋怨,以前在山上不敢,现在就更不敢,这五位以前是爷,现在得供起来。
只要是一言一行稍有不顺对方,便要打上一场,这种奇葩的二人组,实在是已经让人再生不出劝解的理由。
五人中这二人天生不对付,剩余的两个反到是天生契合的一对双胞胎姐妹,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也有着两三分的不似。
一个莫名其妙的巴掌便能勾出他心底所有的恐惧和委屈。
不似在头发与眼,一个有着火红的短发,火红的眼,一个有着冰蓝的长发,冰蓝的眼,一个活跃,一个安静,然而两姐妹又形影不离,形同一个人。
他与十方斩是这支五人队伍里非常奇特的一对奇葩,就像他们的剑,一个追求轻柔无声,一个追求厚重爆破,就像他们的名,一个叫做十方斩,一个叫做嬴若,也像他们的身形,十方斩廋形俊美,羸弱彪形阳刚。
致命的是体内的两颗珠子一颗在脑,一颗在心脏里!
他们也有着几乎相同的名字,缘火,缘冰,却也和李南缘相似,是被山门收养的弃婴。
只不过李南缘是当代宗主带回来的,缘火和缘水是被人故意放在山门,之后能进灵天宗又是另一番机缘。
奇葩二人组已经斗了四五十个回合,彼此熟悉到连内裤穿了几天都了解的两人自然打的难分难解,静寂的森林被二人点缀的多了几分热闹。
坐在树杈上的缘火跃跃欲试,她也想打人,很想很想,却被旁边的缘水死死阻拦,就像树袋熊那样抱着。
缘水非常不喜欢脏兮兮的缘火,但脏兮兮的缘火总是喜欢往她身边凑,这已经成了她的噩梦,所以拼命的拦住了缘火,这已成了少女如今最大的决心。
五人中这二人天生不对付,剩余的两个反到是天生契合的一对双胞胎姐妹,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也有着两三分的不似。
汤香四溢,被烤到金黄的飞禽只是简单的被汤勺一击,便四分五裂,在空中爆炸出诱人的味道。
这时空中伸来各不相同的五只手,一只手一块,抢到手又回到原处。
就连原本该在打斗的十方斩和赢若也已停歇,人手一块,一个仍旧鄙视,一个愁眉苦脸,怒气值再满。
赢若很憋屈的又只抢到了头和颈。
论到抢食物。
他毫不意外只能吃大伙最后剩下的。
羸若的速度无疑已经很快,但相比其它五个人,却也是最慢,而这无疑又是打一场的理由,剑不曾回鞘,所以不用拔,羸若用比之前更快的速度一剑斩向了十方斩!
十方斩朝对方丢去一个招牌式的鄙视眼神,脚尖轻轻一点,人若游龙,无比悠闲的落在缘火旁边,继而悠然的吃着手中飞禽腿。
古怪的。
致命的是体内的两颗珠子一颗在脑,一颗在心脏里!
赢若恨恨的盯了十方斩一眼,却也不去追打,只是偷摸着看了一眼粗暴对待飞禽胸脯的缘火,老脸出奇的腼腆。
然而总有些人是见不得别人过的太舒适。
羸弱每天都等看到十方斩的鄙视的眼神,然而不管见过多少次,他总是不能习惯的,他不习惯就会被鄙视的眼神勾出怒气,总会气的想抽死十方斩这贱人,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梦里。
跟着拿起烤到金黄的头和颈坐在李南缘身边,一口咬碎,似乎这就是十方斩的头,吃的咔咔作响,无比痛快。
李南缘吃着腿喝着汤,无比自在,在他左侧还躺着已经醒过来的彦东阳。
彦东阳是被鸡腿香诱醒的,他无比垂涎的盯着鸡腿,然而只能幽怨的喝了碗汤,他不敢埋怨,以前在山上不敢,现在就更不敢,这五位以前是爷,现在得供起来。
当李南缘问到去移山国的路时,彦东阳就变得谄媚起来,他确信移山国一定发生了天大的事,不然不会有人如此迫不及待要杀了他。
而且是在灵天宗山下。
灵天宗的地位在世俗中凌驾于皇权,已然是被神化。
而敢于冒犯神的行为,一切都很疯狂!
彦东阳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所以他必须要谄媚,这是打小皇室教育的,李南缘五人是他唯一的希望,回到移山国的希望,离开了这五个人,他完全没有把握能活着再回到那个似曾相似的家。
他现在害怕极了!
方才那黑压压的箭矢让他恐惧的不能自己!
对于他们来说,在世中弄点钱花,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那颗炎阳爆让他第一领略到了死亡的味道!
他不想死!
反而所有要他死的人都必须去死,而他没有这个能力。
所以谄媚!必须谄媚!
无论是谁面对一个对自己谄媚到极点的人,总会感觉到身心愉悦。
更何况。
谄媚的人竟然是一个王朝的四皇子,拥有高贵的身份,殷实的权利,这便更让人虚荣与愉快。
李南缘却皱起了眉头。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一世被人恭维的不少,谄媚的人见到很多,却很难像现在一样让他感到一丝不畅,不爽!
于是他一巴掌打在了那个谄媚小屁孩的脸上,直到对方用懵比的眼神直直盯着他,李南缘才姗姗道:“呵呵,打着玩。”
哇啦~
嚎啕大哭。
小屁孩终究藏不住太多的城府。
一个莫名其妙的巴掌便能勾出他心底所有的恐惧和委屈。
后来当他知道珠子的用处后,便心甘情愿发疯,乐意至极喂血!
哇啦~
但他似乎有着太多的宣泄,哭了一时三刻仍旧不停,爆脾气的赢若如何能忍,一剑劈向十方斩,他要打死这贱人……
一把通体透露血光的大剑,一把比十方斩还要大上一分的巨剑。
“嘿嘿~,为何要避,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就杀十个,来得千千万万,当杀个血流成河!”
所以就需要一个足够宽阔的地方,尽情杀伐!
十方斩第一次被打懵了……
只吃他的血!
李南缘乐了,他想起了前世的一则笑语。
吃饭睡觉打十方斩。
饿了渴了打十方斩。
有事没事打打十方斩!
十方斩招谁惹谁了!
很欢乐不是吗?
夜里山谷风呼啸,却冷了血,在这个夜里,李南缘的渐渐沉静
然而总有些人是见不得别人过的太舒适。
是箭!
带着火!
呼啸而来!
一只火箭哚的一声射在李南缘脸边,他嗅了嗅,有毒!
羸弱每天都等看到十方斩的鄙视的眼神,然而不管见过多少次,他总是不能习惯的,他不习惯就会被鄙视的眼神勾出怒气,总会气的想抽死十方斩这贱人,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梦里。
这便更有趣,一切都显得这么疯狂,一切都表现的声嘶力竭,就像一个没有退路的凶徒在发疯呐喊,这才是江湖啊!
猛然他手中的七颗珠子弹出,珠子在空中拉长,变成了七把古剑,通体幽寒!
御剑!
嚎啕大哭。
这时的李南缘在思索,思索着该如何去到移山国,似乎这路有些不好走,不曾想山下就有了埋伏,那江湖中又该有多少凶险已经备着了,一个敌暗我明的江湖就好比布满陷阱的泥沼,很不好走,所以他问道。
然而预想的突袭并没有来,似乎他们的情报一分不差的记录在敌人的脑海里,眼睛的秘密便不再是秘密,也就没有任何敌人的到来,没有任何一个领导者能愚蠢到携带部曲被人如猪羊般斩杀。
一把古剑挡住了三支火箭,第二把古剑挡住了一支突袭的长枪,第三把古剑劈飞了来自头顶的刀客,剩余的剑皆斩在参天巨树上,斩了个四分五裂,人头滚滚!
“撤!”
这次突袭在厮杀的一瞬间便结束,敌人只是短暂的交锋便发现依旧估算错了许多东西,隐身树身的刺客竟然在第一时间就被斩去了头,而他们就连逼退李南缘一步都做不到,又如何去杀他旁边的四皇子!
敌人来的快,去的更快,且作鸟散,难以追寻。
可是李南缘的血已经有些沸腾,出鞘的七把剑只见血了四把,想来自然容易,想走便要留下更多的人头,于是枪客和刀客的头都留了下来,还有数十个撤退慢些的黑衣人,皆是断首!
汤便不能再喝,喝汤的环境已经有了炼狱的味道,实在重口到止住恶心感已是不易。
李南缘吃着腿喝着汤,无比自在,在他左侧还躺着已经醒过来的彦东阳。
也没有再休息的心思,连站脚的地方也已被血覆盖,又如何能够歇息,再者太阳已快落山,没有月亮只有星辰的世界,每个夜晚都是完美的杀人夜!
是属于李南缘他们的杀人夜!
黑夜对于常人来说就像瞎子的世界,然而对于李南缘他们来说与白昼并无太大区别,天灵宗的试炼者都有着不同寻常的眼睛。
所以谄媚!必须谄媚!
所以就需要一个足够宽阔的地方,尽情杀伐!
便来到一个足够宽敞的山谷。
有事没事打打十方斩!
一个足够埋藏数十万的尸首的山谷!
山谷足够大,足够高!
有着足够的石块只需要斩碎便能形成一个天然的巨墓!
珠子的名字就是李南缘的名字,珠子自然也就成了李南缘的招牌。
然而预想的突袭并没有来,似乎他们的情报一分不差的记录在敌人的脑海里,眼睛的秘密便不再是秘密,也就没有任何敌人的到来,没有任何一个领导者能愚蠢到携带部曲被人如猪羊般斩杀。
“嘿嘿~,为何要避,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就杀十个,来得千千万万,当杀个血流成河!”
而且是在灵天宗山下。
夜里山谷风呼啸,却冷了血,在这个夜里,李南缘的渐渐沉静
杀意慢慢从身体里消失。
遗憾的。
这只是一个宁静到使人懒散的夜,像秋凉。
李南缘吃着腿喝着汤,无比自在,在他左侧还躺着已经醒过来的彦东阳。
众人随意选择了一处适合的歇息地,便要喝口汤,夜晚自然要有汤,做汤的自然只能是王大重,还有随行的被降级杂役,彦东阳。
夜里山谷风呼啸,却冷了血,在这个夜里,李南缘的渐渐沉静
李南缘躺在山谷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左手枕着头,右手盘玩他的七颗珠子,珠子依旧一尘不染,滴血不沾,光滑透亮的就像无暇的黑色珍珠。
不似在头发与眼,一个有着火红的短发,火红的眼,一个有着冰蓝的长发,冰蓝的眼,一个活跃,一个安静,然而两姐妹又形影不离,形同一个人。
他不想死!
这只是一个宁静到使人懒散的夜,像秋凉。
珠子每时每刻都要吃血!
不远处的彦东阳艳羡的看着腾跃的珠子,叹了口气,继续熬汤。
珠子并没有该有的名字,因为李南缘并不曾给他名字。
但在灵天宗里却凶名远洋,主人不肯取名,自然有大众效劳,南缘剑珠!
脑子里的那颗无时不刻令人欲要发疯发魔!
珠子的名字就是李南缘的名字,珠子自然也就成了李南缘的招牌。
呼啸而来!
然而没有人知道,珠子其实有九颗,这九颗珠子在李南缘幼时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仍旧有两颗在体内随时准备会要了他的命!
珠子每时每刻都要吃血!
只吃他的血!
致命的是体内的两颗珠子一颗在脑,一颗在心脏里!
脑子里的那颗无时不刻令人欲要发疯发魔!
“撤!”
他不想死!
心脏里的那颗无时不刻不饮他心血令他痛苦不堪!
很小的时候他问过珠子的来历,没有答案,只有一个他琢磨不透的眼神,那是一个他从没想过会出现在便宜老爹身上的眼神,就像所有负面情绪的糅合,因此他再也没问过这个问题。
因为在李南缘看来,便宜老爹就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人,连生死也不例外,从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这些珠子极为的不简单。
后来当他知道珠子的用处后,便心甘情愿发疯,乐意至极喂血!
只因这些珠子实在是太像穿越的福利,能随心所欲,能化变万物!
一心只想闯荡江湖的李南缘如何能放弃这等利器。
只不过在李南缘心里,一直就有一个仗剑天涯的梦不曾磨灭,珠子自然而然就成了剑珠,化剑,成了珠子一直以来的所有变化。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南缘剑珠的名字。
手中盘玩着南缘剑珠就这么入睡,这成了李南缘十几年来的习惯,七颗珠子在跳动,连带着他体内的两颗珠子也会震荡,他打小就发现这样会使他体魄更强,于是连睡觉的时间也不放过,熟睡中也能让珠子不停的在手中转动!
珠子常年都是冰凉的,就算会有细微的电火也不会为它们增温半分,唯有一种时刻他会变的火烫!
敌袭!
四把寒光冷冽的锋刀自上而下向李南缘劈来!
就算黑夜也无法遮掩刀的锐芒!
谄媚的人竟然是一个王朝的四皇子,拥有高贵的身份,殷实的权利,这便更让人虚荣与愉快。
然而总有些人是见不得别人过的太舒适。
而且是在灵天宗山下。
后来当他知道珠子的用处后,便心甘情愿发疯,乐意至极喂血!
汤便不能再喝,喝汤的环境已经有了炼狱的味道,实在重口到止住恶心感已是不易。
羸弱每天都等看到十方斩的鄙视的眼神,然而不管见过多少次,他总是不能习惯的,他不习惯就会被鄙视的眼神勾出怒气,总会气的想抽死十方斩这贱人,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梦里。
也没有再休息的心思,连站脚的地方也已被血覆盖,又如何能够歇息,再者太阳已快落山,没有月亮只有星辰的世界,每个夜晚都是完美的杀人夜!
更何况。
他现在害怕极了!
心脏里的那颗无时不刻不饮他心血令他痛苦不堪!
不似在头发与眼,一个有着火红的短发,火红的眼,一个有着冰蓝的长发,冰蓝的眼,一个活跃,一个安静,然而两姐妹又形影不离,形同一个人。
四把寒光冷冽的锋刀自上而下向李南缘劈来!
这时空中伸来各不相同的五只手,一只手一块,抢到手又回到原处。
彦东阳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所以他必须要谄媚,这是打小皇室教育的,李南缘五人是他唯一的希望,回到移山国的希望,离开了这五个人,他完全没有把握能活着再回到那个似曾相似的家。
“嘿嘿~,为何要避,来一个杀一个,来十个就杀十个,来得千千万万,当杀个血流成河!”
就连原本该在打斗的十方斩和赢若也已停歇,人手一块,一个仍旧鄙视,一个愁眉苦脸,怒气值再满。
赢若恨恨的盯了十方斩一眼,却也不去追打,只是偷摸着看了一眼粗暴对待飞禽胸脯的缘火,老脸出奇的腼腆。
十方斩第一次被打懵了……
那颗炎阳爆让他第一领略到了死亡的味道!
李南缘就在锅旁,随意的躺坐在树根上,右手撑头,左手把玩着七颗黑珠,珠子如作龙走,仔细一瞧方见珠子之间竟不是蹦出电火,颗颗相连,又颗颗若离,很是玄奇。
只因这些珠子实在是太像穿越的福利,能随心所欲,能化变万物!
他与十方斩是这支五人队伍里非常奇特的一对奇葩,就像他们的剑,一个追求轻柔无声,一个追求厚重爆破,就像他们的名,一个叫做十方斩,一个叫做嬴若,也像他们的身形,十方斩廋形俊美,羸弱彪形阳刚。
一把通体透露血光的大剑,一把比十方斩还要大上一分的巨剑。
那要杀人的家伙加作羸弱。
珠子并没有该有的名字,因为李南缘并不曾给他名字。
只不过李南缘是当代宗主带回来的,缘火和缘水是被人故意放在山门,之后能进灵天宗又是另一番机缘。
只不过李南缘是当代宗主带回来的,缘火和缘水是被人故意放在山门,之后能进灵天宗又是另一番机缘。
遗憾的。
第一次品尝到江湖味道的李南缘无疑有些嗜血。
所以谄媚!必须谄媚!
因为在李南缘看来,便宜老爹就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人,连生死也不例外,从那一刻起他便知道这些珠子极为的不简单。
遗憾的。
五人中这二人天生不对付,剩余的两个反到是天生契合的一对双胞胎姐妹,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也有着两三分的不似。
论到抢食物。
彦东阳是被鸡腿香诱醒的,他无比垂涎的盯着鸡腿,然而只能幽怨的喝了碗汤,他不敢埋怨,以前在山上不敢,现在就更不敢,这五位以前是爷,现在得供起来。
这只是一个宁静到使人懒散的夜,像秋凉。
李南缘乐了,他想起了前世的一则笑语。
珠子的名字就是李南缘的名字,珠子自然也就成了李南缘的招牌。
杀意慢慢从身体里消失。
夜里山谷风呼啸,却冷了血,在这个夜里,李南缘的渐渐沉静
羸弱每天都等看到十方斩的鄙视的眼神,然而不管见过多少次,他总是不能习惯的,他不习惯就会被鄙视的眼神勾出怒气,总会气的想抽死十方斩这贱人,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在梦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惊悚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秦剑锋以文艺兵吹箫手的身份退伍,他是个命犯桃花的人。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教父

血,在沸腾!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破烂王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

作者:牛肉米粉
标签:都市

枭雄

我有个白富美老婆,但我的生活过的一点都不好……

作者:万道光芒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