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章 亭州·武馆

作者:一个人的部落  发布时间:2017-04-21 19:22  字数:5257 

“行啦行啦,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管好你的大明星就行了。”林彬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调侃了一句。
其中几个南方人,一般每天都要洗澡,现在可要命了,浑身感觉不舒服。
“懒得跟你掰。”林彬说完就直接回房了,不理会小胖。
不过作为武馆师傅,威严还是要的,轻轻点了点头,坐到了大厅中间的一把交椅上,便问道,“各位今天来,是想学什么功夫?”
这时,姚遥已经和秦驰打了起来。
一辆马车仅够坐六个人,于是王猛一队坐一辆,林彬、小胖、苏倩和阮文琦坐一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了。
林彬笑了笑,问小胖,“这样的虚拟现实游戏你玩过吗?别以为是游戏专家,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大家进了江湖世界,最不习惯的就是没有牙膏牙刷,也没有即开即用的热水设备。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看来在这个江湖中,学功夫就是这个程序,非游戏玩家似乎都不觉得奇怪。
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快去报官!”然后就有人跑了出去。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林彬说道,“要不我先学试试,怎么样?刚猛的拳法你们女孩子不是很合适,你们一会再看看,反正在亭州,什么时候都可以学。”
林彬大骂,“这小子昨晚是不是去茅房的时候掉屎坑里了?”
那些武馆徒弟,见师父已经被杀,都不敢上前再战,只是远远戒备地看着。
愣了一下,王猛喝到,“姚遥,你做什么?!”
秦驰拍案而起,大喝一声,“居然有人敢杀【威远武馆】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邵卫东和大家认识之后,就进了王猛的战队,很快便和大家熟络起来,并没有大叔的架子,都是喜欢玩游戏的人,共同话题不少。
到了客栈,吃完晚饭,众人都让店小二留了房间,宋文辉推说和姚遥要去买点东西,两人便走了出去,并没有留房。
拐过几个街口,便看见了一家,招牌写着【威远武馆】,走近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练武吆喝声。
阮文琦倒是不介意,笑着说道,“爱干净的男生好。”
女生们都笑着,为避免讨论这个话题,已经快步往二楼各自的房间快步走去。
集训的时候一两天时间,大家就忍了,现在都感觉很不习惯。
刚想说话,突然见门口一个武馆徒弟惊慌失措地奔了进来,气喘嘘嘘说道,“馆主,不好了,刚刚我和小六去集市采购,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几个黑衣人,小六不小心撞到了他们,骂了他们几句,他们不由分说,便把小六杀了,然后他们还放话,说谁敢得罪黑虎山寨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林彬不由分说,已经挡住了冲上来的武馆门徒。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站起来便对秦驰说道,“馆主,这件事情我们帮你处理,如何?”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大家收拾了一下,等小胖洗澡等了好久。
站起来便对秦驰说道,“馆主,这件事情我们帮你处理,如何?”
姚遥使得双刀是《拈花诀》,只要对手的兵器与她接招,便能牵着对方走,靠这套双刀套路。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其中几个南方人,一般每天都要洗澡,现在可要命了,浑身感觉不舒服。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大家刷刷刷都拿出了兵器,王猛已经架住了秦驰对姚遥的攻式,一套《阴阳刃》舞了起来。
与离村相比较,亭州则更加奢华绚丽,错落有致的房屋、布局宽敞的街道、衣着光鲜的人群,让人感觉真的行走在了古代的城市中。
一辆马车仅够坐六个人,于是王猛一队坐一辆,林彬、小胖、苏倩和阮文琦坐一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了。
秦驰见来了十人,只有两人交钱,不是很愉悦。
秦驰虽然要比离村山寨的红衣悍匪厉害一些,可八个人围殴,客厅地方又小,不一会功夫,便受了几处伤,终于退无可退,被姚遥的双刀直接插中要害,立刻毙命。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之前在集训攻打山寨悍匪的一役中,成为了王猛队伍中最后幸存的唯一女性玩家,威力不小。
小胖不理馆主,朝王猛说道,“你问吧,这家伙太磨叽,我聊不下去了。”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问哪家最厉害,店小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挑了一家最近的武馆,寻了过去。
“你废什么话,都干上了,利索点,解决完赶紧走。”
大家似乎有默契,都没有问。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见大家都没有意见,便带领众人夺门而出,往西北门方向奔去,剩下的武馆徒弟都没敢拦他们。
“费什么劲做任务,直接抢不就得了!刚刚有人准备给我打两万块,让我杀了他抢东西。”姚遥说完,一轮猛攻就打了过去。
便也冲了回去。哪知道,苏倩和阮文琦不由分说,也都跟了回去,还顺手把武馆大门关上了。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再说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还有二十几个武馆徒弟,杀完官府追兵到了,小胖肯定难逃一死。
小胖见两人走出了客栈,又见几个女生也没有问,都有点脸红,一下子就明白了。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小胖这次学乖了,怕早上洗澡拖大家时间,晚上就先把澡给洗了。
小胖这才停止了唠叨。
“嘿,还假正经了......”
大家似乎有默契,都没有问。
见有人上门,一名武馆徒弟上前问明来由,知道来学武的,便引大家到了客厅,让大家坐下等候。
“哎呀,这么快就关心他爱不爱干净,老实交代,昨晚你们都干什么了?”姚遥坏笑着问道。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又朝门外大声喊道,“有刺客,抄家伙!”
大家似乎有默契,都没有问。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我昨天恰好问了店小二,往西北方向是苍州,往东北方向是府州,离村是回不去了,府州是沿海,万一官府追捕,可选择的退路少,苍州是内陆,四通八达,我建议走西北门,去苍州!”苏倩立刻说道。
小胖点了点头,说道,“希望有惊喜。”
不过作为武馆师傅,威严还是要的,轻轻点了点头,坐到了大厅中间的一把交椅上,便问道,“各位今天来,是想学什么功夫?”
大家进了江湖世界,最不习惯的就是没有牙膏牙刷,也没有即开即用的热水设备。
集训的时候一两天时间,大家就忍了,现在都感觉很不习惯。
其中几个南方人,一般每天都要洗澡,现在可要命了,浑身感觉不舒服。
这时,姚遥已经和秦驰打了起来。
喊店小二烧水,洗一个澡基本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还要二两银子,气得小胖大喊黑店。
林彬笑道,“在这里,洗澡就等于桑拿,价钱贵那是肯定的,别发牢骚了,不喜欢就回去现实世界呆着享福。你要明白,我们现在相当于是来这里工作赚钱,要学会适应,懂不?”
小胖这才停止了唠叨。
邵卫东和大家认识之后,就进了王猛的战队,很快便和大家熟络起来,并没有大叔的架子,都是喜欢玩游戏的人,共同话题不少。
大家轮流用食指点了一下红点,立刻弹出了密码验证的屏幕,输了密码,便踏上了通往亭州的官道。
拐过几个街口,便看见了一家,招牌写着【威远武馆】,走近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练武吆喝声。
那些武馆徒弟,见师父已经被杀,都不敢上前再战,只是远远戒备地看着。
小胖想了一下,便对大家说道,“我估计没那么容易,这几个黑衣人背后,一定还有更麻烦的事等着咱们,游戏的设计,蓝色小药丸应该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得到的,黑虎山寨,估计比我们在离村碰到的山寨更棘手,我们十个人,不一定能拿下,到时候如果有折损,就划不来了。”
小胖机灵,毕竟是专业的游戏玩家,跑去问店小二,打听亭州的路程,才知道走路去亭州需要三天时间。
而乘坐马车,仅需半天的路程就可以到达,不过一人需要支付二两银子,出了离村,上了官道便有驿站。
大家收拾了一下,等小胖洗澡等了好久。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林彬大骂,“这小子昨晚是不是去茅房的时候掉屎坑里了?”
阮文琦倒是不介意,笑着说道,“爱干净的男生好。”
“哎呀,这么快就关心他爱不爱干净,老实交代,昨晚你们都干什么了?”姚遥坏笑着问道。
又朝门外大声喊道,“有刺客,抄家伙!”
假装要打姚遥,姚遥赶紧跑开,一边跑一边嗲笑道,“都成年人了,开个玩笑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反正在这里做什么,回去谁记得啊,好好玩,春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喔。”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阮文琦一下子脸都红了,”好啊,你个小丫头,找打!”
假装要打姚遥,姚遥赶紧跑开,一边跑一边嗲笑道,“都成年人了,开个玩笑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反正在这里做什么,回去谁记得啊,好好玩,春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喔。”
沿途风景优美,苏倩一直在静静地欣赏美景,突然自言自语说道,“好久没有享受过这么美好的生活了,真想呆在这里不回去了。”
秦驰哼了一声,脸色不好看,“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想学都不教你。”
又朝门外大声喊道,“有刺客,抄家伙!”
阮文琦好奇的问道,“如果是这样,就太没意思了。”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看来年轻人观念确实开放,敢说敢做。
小胖见两人走出了客栈,又见几个女生也没有问,都有点脸红,一下子就明白了。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好不容易等到小胖,已经快中午,干脆大家就吃了午饭才启程。
王猛说道,“大家赶紧出发吧,不然晚上赶路不安全。”
“懒得跟你掰。”林彬说完就直接回房了,不理会小胖。
说完便带着大家往驿站赶。
往西走了半个小时,见到路边一块石头雕刻的路标,上面写着往亭州,中心有个铜钱大小的红点。
大家轮流用食指点了一下红点,立刻弹出了密码验证的屏幕,输了密码,便踏上了通往亭州的官道。
秦驰拍案而起,大喝一声,“居然有人敢杀【威远武馆】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一辆马车仅够坐六个人,于是王猛一队坐一辆,林彬、小胖、苏倩和阮文琦坐一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了。
还好官道平坦,但还是有点颠簸,小胖一直埋怨游戏体验不好,把众人都逗乐了。
“你们说,是不是去了亭州的武馆,找到馆主,然后就学武功、接任务啊?”
愣了一下,王猛喝到,“姚遥,你做什么?!”
“嘿,还假正经了......”
阮文琦好奇的问道,“如果是这样,就太没意思了。”
“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如果像你所说,我们一直完成任务就行,这样的游戏,直播平台根本就没人看。”
小胖回答道,“反正肯定有一些新奇的东西我们没玩过的,我敢保证!”
然后就挠了挠头,“不过玩了这么久的游戏,要说我没见过的玩法,还真的想不出来。”
林彬笑了笑,问小胖,“这样的虚拟现实游戏你玩过吗?别以为是游戏专家,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小胖点了点头,说道,“希望有惊喜。”
林彬补充道,“不过一会要跟王猛说一下,现在和集训时的目的完全不同,集训时攻打山寨就是为了获胜,牺牲多少人不是关键;但是现在我们的复活次数有限,不管多么诱人的利益,生存永远是第一位,如果为了取胜或者获得利益,而牺牲了队友,那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大家一定要牢记一点,打不过就跑,不丢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番话确实说到大家的心坎里去了,都点了点头。
一路上大家聊有聊无,时间过得很快。
沿途风景优美,苏倩一直在静静地欣赏美景,突然自言自语说道,“好久没有享受过这么美好的生活了,真想呆在这里不回去了。”
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就是感觉有点贵。
那些武馆徒弟,见师父已经被杀,都不敢上前再战,只是远远戒备地看着。
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但说者无意,听者有意,确实,在环境恶劣的现实中,生活压力、空气水源污染,经常让人活得透不过气来。
林彬急道,“你们回来做什么?”
看了一眼林彬的房间,又看了看小胖,说道,“不然到时候把人家的好事搅黄了,你可负不起这个责任,时机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他们去报官了,刚刚忘记拦住,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这样做,等于无故杀人,犯了命案了,一旦触动了官府的围剿追捕程序,肯定逃不了,我们现在已经得了很大的便宜,客栈的东西不要了,趁现在官方还没有下达通缉令,城门未封,我觉得,应该立刻离开亭州才是上策。”
林彬看着苏倩有点泛红的脸颊,竟看呆了。
林彬白了他一眼,“人家两个人的事,你管得着嘛你?”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夜幕降临,再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便远远看见了一堵高高耸起的城墙。
邵卫东还是阅历较深,皱着眉头分析,大家都觉得有道理。
还好官道平坦,但还是有点颠簸,小胖一直埋怨游戏体验不好,把众人都逗乐了。
林彬笑了笑,问小胖,“这样的虚拟现实游戏你玩过吗?别以为是游戏专家,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小胖狂笑道,不知道有多开心。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与离村相比较,亭州则更加奢华绚丽,错落有致的房屋、布局宽敞的街道、衣着光鲜的人群,让人感觉真的行走在了古代的城市中。
小胖狂笑道,不知道有多开心。
下了马车,王猛首先问了客栈的位置,带着大家直接往客栈方向走,坐马车颠簸了一天,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队伍里,小胖和姚遥完全就是路痴,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还好有人带着,不然肯定是会走丢的那种,而且看到新奇的事物,还喜欢走走停停看看。
林彬负责拉着小胖,宋文辉则负责拉着姚遥,生怕两人万一走丢,偌大一个城市,真不知道从何找起。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到了客栈,吃完晚饭,众人都让店小二留了房间,宋文辉推说和姚遥要去买点东西,两人便走了出去,并没有留房。
大家刷刷刷都拿出了兵器,王猛已经架住了秦驰对姚遥的攻式,一套《阴阳刃》舞了起来。
林彬负责拉着小胖,宋文辉则负责拉着姚遥,生怕两人万一走丢,偌大一个城市,真不知道从何找起。
假装要打姚遥,姚遥赶紧跑开,一边跑一边嗲笑道,“都成年人了,开个玩笑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反正在这里做什么,回去谁记得啊,好好玩,春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喔。”
大家似乎有默契,都没有问。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宋文辉有点不好意思,没有回答。
林彬一把拽住了小胖,“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人家去买东西你也管。”
“你这张烂嘴,到时候如果苏倩要是离开我这个队伍,肯定就是被你搅黄的。”林彬踢了小胖屁股一脚。
小胖见两人走出了客栈,又见几个女生也没有问,都有点脸红,一下子就明白了。
往西走了半个小时,见到路边一块石头雕刻的路标,上面写着往亭州,中心有个铜钱大小的红点。
“我靠,难道他们两个今晚就想开房了?!这才几天啊?”
“你这个猪脑!”
林彬白了他一眼,“人家两个人的事,你管得着嘛你?”
女生们都笑着,为避免讨论这个话题,已经快步往二楼各自的房间快步走去。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小胖很不忿的样子,想了想又说道,“这里可不是隐居山林就能避开追杀的地,你可要提醒他们哈。”
“行啦行啦,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管好你的大明星就行了。”林彬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调侃了一句。
问哪家最厉害,店小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挑了一家最近的武馆,寻了过去。
“呵呵,估计大明星不会看上我,我不抱这个希望,反倒是你,要不你干脆今晚就住苏倩房里得了。”小胖嘿嘿地笑道。
“你这张烂嘴,到时候如果苏倩要是离开我这个队伍,肯定就是被你搅黄的。”林彬踢了小胖屁股一脚。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邵卫东和大家认识之后,就进了王猛的战队,很快便和大家熟络起来,并没有大叔的架子,都是喜欢玩游戏的人,共同话题不少。
“哎哟,你别动手啊。”
小胖眯着眼睛笑道,“怎么,真动心了啊?”
“懒得跟你掰。”林彬说完就直接回房了,不理会小胖。
小胖狂笑道,不知道有多开心。
“嘿,还假正经了......”
话还没说完,王猛就拍了拍小胖的肩膀,笑着说道,“洗洗睡吧,有些事情,看在眼里,不一定要说出来,心里明白就行。”
那些武馆徒弟,见师父已经被杀,都不敢上前再战,只是远远戒备地看着。
看了一眼林彬的房间,又看了看小胖,说道,“不然到时候把人家的好事搅黄了,你可负不起这个责任,时机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小胖这次学乖了,怕早上洗澡拖大家时间,晚上就先把澡给洗了。
大家似乎有默契,都没有问。
倒是宋文辉和姚遥,轮流洗澡弄了好久,见两人在同一间房间里出来,大家都假装没看见。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两人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种事大家都觉得很正常,也没问,吃早餐的时候,都聊着其他话题,免得让两人尴尬。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问哪家最厉害,店小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挑了一家最近的武馆,寻了过去。
拐过几个街口,便看见了一家,招牌写着【威远武馆】,走近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练武吆喝声。
见有人上门,一名武馆徒弟上前问明来由,知道来学武的,便引大家到了客厅,让大家坐下等候。
一会,武馆馆主便出来了,见一行十人来学武,非常开心。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大家似乎有默契,都没有问。
不过作为武馆师傅,威严还是要的,轻轻点了点头,坐到了大厅中间的一把交椅上,便问道,“各位今天来,是想学什么功夫?”
小胖最不耐烦,直接就问道,“师傅你这有什么武功,都说说,是不是交钱了就可以?赶紧拿出来。”
“他们去报官了,刚刚忘记拦住,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这样做,等于无故杀人,犯了命案了,一旦触动了官府的围剿追捕程序,肯定逃不了,我们现在已经得了很大的便宜,客栈的东西不要了,趁现在官方还没有下达通缉令,城门未封,我觉得,应该立刻离开亭州才是上策。”
见小胖这么没有礼貌,馆主脸色不是很好看,轻蔑地笑了一下,“你来学武,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小胖不理馆主,朝王猛说道,“你问吧,这家伙太磨叽,我聊不下去了。”
王猛朝馆主抱拳行礼,“我这位朋友不懂礼貌,馆主不要见怪,请问馆主怎么称呼?传授的是什么绝学。”
馆主点了点头,说道,“我叫秦驰,师祖传下来的是《七十二路铁线拳》,这是拳谱,只要你们每人交100两银子,便可以学习。不要小看这套武学,看你们都是使兵器的,当你没有兵器的时候,这套拳法便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他们去报官了,刚刚忘记拦住,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这样做,等于无故杀人,犯了命案了,一旦触动了官府的围剿追捕程序,肯定逃不了,我们现在已经得了很大的便宜,客栈的东西不要了,趁现在官方还没有下达通缉令,城门未封,我觉得,应该立刻离开亭州才是上策。”
林彬笑道,“在这里,洗澡就等于桑拿,价钱贵那是肯定的,别发牢骚了,不喜欢就回去现实世界呆着享福。你要明白,我们现在相当于是来这里工作赚钱,要学会适应,懂不?”
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就是感觉有点贵。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小胖喃喃说道,“我们每人就一千两,一下子就去掉了十分之一,也忒贵了点。你们要学你们学,我不学,一会我去别的武馆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大家不要都学一样的,凭我的经验,一般游戏里,武馆的武学都不咋滴。”
秦驰哼了一声,脸色不好看,“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想学都不教你。”
其中几个南方人,一般每天都要洗澡,现在可要命了,浑身感觉不舒服。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林彬说道,“要不我先学试试,怎么样?刚猛的拳法你们女孩子不是很合适,你们一会再看看,反正在亭州,什么时候都可以学。”
大家都表示赞成,邵卫东也想学。
便也冲了回去。哪知道,苏倩和阮文琦不由分说,也都跟了回去,还顺手把武馆大门关上了。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一会,武馆馆主便出来了,见一行十人来学武,非常开心。
于是林彬和邵卫东两人各交了100两,点了拳谱上的按键,很快便学会了这套拳法。
下了马车,王猛首先问了客栈的位置,带着大家直接往客栈方向走,坐马车颠簸了一天,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看来在这个江湖中,学功夫就是这个程序,非游戏玩家似乎都不觉得奇怪。
喊店小二烧水,洗一个澡基本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还要二两银子,气得小胖大喊黑店。
小胖喃喃说道,“我们每人就一千两,一下子就去掉了十分之一,也忒贵了点。你们要学你们学,我不学,一会我去别的武馆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大家不要都学一样的,凭我的经验,一般游戏里,武馆的武学都不咋滴。”
秦驰见来了十人,只有两人交钱,不是很愉悦。
刚想说话,突然见门口一个武馆徒弟惊慌失措地奔了进来,气喘嘘嘘说道,“馆主,不好了,刚刚我和小六去集市采购,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几个黑衣人,小六不小心撞到了他们,骂了他们几句,他们不由分说,便把小六杀了,然后他们还放话,说谁敢得罪黑虎山寨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秦驰拍案而起,大喝一声,“居然有人敢杀【威远武馆】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小胖见状,脑子一转,对大家说道,“应该是我们已经开启了剧情,这个事接手,后面一定能找出什么线索。”
站起来便对秦驰说道,“馆主,这件事情我们帮你处理,如何?”
秦驰并没有反对,想了一想,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锦盒,对大家说,“我这里有十颗续命丹,如果各位能帮我杀了这几个黑衣人,这十颗续命丹就归你们。”
刚想说话,突然见门口一个武馆徒弟惊慌失措地奔了进来,气喘嘘嘘说道,“馆主,不好了,刚刚我和小六去集市采购,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几个黑衣人,小六不小心撞到了他们,骂了他们几句,他们不由分说,便把小六杀了,然后他们还放话,说谁敢得罪黑虎山寨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又朝门外大声喊道,“有刺客,抄家伙!”
说完打开了小锦盒,大家一看,惊呼道,”蓝色小药丸,不可能吧?“
“你等会,我们商量一下。”
小胖想了一下,便对大家说道,“我估计没那么容易,这几个黑衣人背后,一定还有更麻烦的事等着咱们,游戏的设计,蓝色小药丸应该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得到的,黑虎山寨,估计比我们在离村碰到的山寨更棘手,我们十个人,不一定能拿下,到时候如果有折损,就划不来了。”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姚遥使得双刀是《拈花诀》,只要对手的兵器与她接招,便能牵着对方走,靠这套双刀套路。
在大家商量的时候,姚遥突然用手在面前比划,应该是弹出了对话屏幕,似乎在看什么。
然后想了想,走到了秦驰身边,突然两把短刀“呼”地拔出,便刺向了秦驰。
见有人上门,一名武馆徒弟上前问明来由,知道来学武的,便引大家到了客厅,让大家坐下等候。
秦驰反应不慢,才三招便封住了姚遥的进攻,逼退了姚遥几步,哼了一句,“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女生们都笑着,为避免讨论这个话题,已经快步往二楼各自的房间快步走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大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在大家商量的时候,姚遥突然用手在面前比划,应该是弹出了对话屏幕,似乎在看什么。
愣了一下,王猛喝到,“姚遥,你做什么?!”
秦驰见来了十人,只有两人交钱,不是很愉悦。
这时,姚遥已经和秦驰打了起来。
秦驰反应不慢,才三招便封住了姚遥的进攻,逼退了姚遥几步,哼了一句,“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又朝门外大声喊道,“有刺客,抄家伙!”
自己手中已经多了两把短刀,学过拳法的人,短刀一般都是拿手兵器。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大家刷刷刷都拿出了兵器,王猛已经架住了秦驰对姚遥的攻式,一套《阴阳刃》舞了起来。
一辆马车仅够坐六个人,于是王猛一队坐一辆,林彬、小胖、苏倩和阮文琦坐一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了。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费什么劲做任务,直接抢不就得了!刚刚有人准备给我打两万块,让我杀了他抢东西。”姚遥说完,一轮猛攻就打了过去。
“嘿,还假正经了......”
姚遥使得双刀是《拈花诀》,只要对手的兵器与她接招,便能牵着对方走,靠这套双刀套路。
之前在集训攻打山寨悍匪的一役中,成为了王猛队伍中最后幸存的唯一女性玩家,威力不小。
小胖呆了一下,喃喃道,“接任务的时候,还可以选择把给任务的人杀了?这也太不符合游戏逻辑了吧?”
“你废什么话,都干上了,利索点,解决完赶紧走。”
林彬不由分说,已经挡住了冲上来的武馆门徒。
话还没说完,王猛就拍了拍小胖的肩膀,笑着说道,“洗洗睡吧,有些事情,看在眼里,不一定要说出来,心里明白就行。”
这个武馆门徒不多,就几十号人,而且都很弱。
林彬和小胖挡住了客厅门口,冲进来的武馆门徒,三两下就被解决掉了十几人。
秦驰虽然要比离村山寨的红衣悍匪厉害一些,可八个人围殴,客厅地方又小,不一会功夫,便受了几处伤,终于退无可退,被姚遥的双刀直接插中要害,立刻毙命。
林彬负责拉着小胖,宋文辉则负责拉着姚遥,生怕两人万一走丢,偌大一个城市,真不知道从何找起。
那些武馆徒弟,见师父已经被杀,都不敢上前再战,只是远远戒备地看着。
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快去报官!”然后就有人跑了出去。
姚遥捡起了地上的小锦盒,打开一看,确实有十颗蓝色的小药丸,立刻分了给大家。
好不容易等到小胖,已经快中午,干脆大家就吃了午饭才启程。
大家都吞服了,马上就收到了邮件提示,每人都增加了一次复活的机会。
喊店小二烧水,洗一个澡基本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还要二两银子,气得小胖大喊黑店。
“我靠,真刺激,这样玩也行。走,再去踢几家武馆,说不定还有什么宝贝呢。”
小胖狂笑道,不知道有多开心。
“他们去报官了,刚刚忘记拦住,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这样做,等于无故杀人,犯了命案了,一旦触动了官府的围剿追捕程序,肯定逃不了,我们现在已经得了很大的便宜,客栈的东西不要了,趁现在官方还没有下达通缉令,城门未封,我觉得,应该立刻离开亭州才是上策。”
邵卫东还是阅历较深,皱着眉头分析,大家都觉得有道理。
“我昨天恰好问了店小二,往西北方向是苍州,往东北方向是府州,离村是回不去了,府州是沿海,万一官府追捕,可选择的退路少,苍州是内陆,四通八达,我建议走西北门,去苍州!”苏倩立刻说道。
王猛同意,说道,“那赶紧走,即便现在我们都难逃一死,也并没什么损失,万一中途被拦截,死亡或走散,直接到苍州的客栈会合,死亡的不会再被追捕,在医馆疗伤后,直接往苍州,不用管其他人。”
见大家都没有意见,便带领众人夺门而出,往西北门方向奔去,剩下的武馆徒弟都没敢拦他们。
突然胖子急速折回,喊道,“王哥你带他们先走,苍州集合,我们刚刚的话他们都听见了,不能留活口,不然都出不了城门。”便杀了起来。
小胖是个路痴,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得到路?!
再说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还有二十几个武馆徒弟,杀完官府追兵到了,小胖肯定难逃一死。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两人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种事大家都觉得很正常,也没问,吃早餐的时候,都聊着其他话题,免得让两人尴尬。
想到这里,林彬喊了一句,“你们走,我们两个断后。”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便也冲了回去。哪知道,苏倩和阮文琦不由分说,也都跟了回去,还顺手把武馆大门关上了。
大家进了江湖世界,最不习惯的就是没有牙膏牙刷,也没有即开即用的热水设备。
林彬急道,“你们回来做什么?”
苏倩说了一句,“一个队伍的,哪能丢下你们!”便跟着杀了起来。
秦驰哼了一声,脸色不好看,“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想学都不教你。”
林彬不由分说,已经挡住了冲上来的武馆门徒。
小胖是个路痴,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得到路?!
然后想了想,走到了秦驰身边,突然两把短刀“呼”地拔出,便刺向了秦驰。
自己手中已经多了两把短刀,学过拳法的人,短刀一般都是拿手兵器。
大家似乎有默契,都没有问。
大家刷刷刷都拿出了兵器,王猛已经架住了秦驰对姚遥的攻式,一套《阴阳刃》舞了起来。
小胖眯着眼睛笑道,“怎么,真动心了啊?”
小胖则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干啥?买东西明天再买嘛。”
小胖见两人走出了客栈,又见几个女生也没有问,都有点脸红,一下子就明白了。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林彬说道,“要不我先学试试,怎么样?刚猛的拳法你们女孩子不是很合适,你们一会再看看,反正在亭州,什么时候都可以学。”
林彬白了他一眼,“人家两个人的事,你管得着嘛你?”
“费什么劲做任务,直接抢不就得了!刚刚有人准备给我打两万块,让我杀了他抢东西。”姚遥说完,一轮猛攻就打了过去。
姚遥使得双刀是《拈花诀》,只要对手的兵器与她接招,便能牵着对方走,靠这套双刀套路。
见有人上门,一名武馆徒弟上前问明来由,知道来学武的,便引大家到了客厅,让大家坐下等候。
姚遥捡起了地上的小锦盒,打开一看,确实有十颗蓝色的小药丸,立刻分了给大家。
夜幕降临,再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便远远看见了一堵高高耸起的城墙。
小胖这才停止了唠叨。
话还没说完,王猛就拍了拍小胖的肩膀,笑着说道,“洗洗睡吧,有些事情,看在眼里,不一定要说出来,心里明白就行。”
林彬负责拉着小胖,宋文辉则负责拉着姚遥,生怕两人万一走丢,偌大一个城市,真不知道从何找起。
馆主点了点头,说道,“我叫秦驰,师祖传下来的是《七十二路铁线拳》,这是拳谱,只要你们每人交100两银子,便可以学习。不要小看这套武学,看你们都是使兵器的,当你没有兵器的时候,这套拳法便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刚想说话,突然见门口一个武馆徒弟惊慌失措地奔了进来,气喘嘘嘘说道,“馆主,不好了,刚刚我和小六去集市采购,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几个黑衣人,小六不小心撞到了他们,骂了他们几句,他们不由分说,便把小六杀了,然后他们还放话,说谁敢得罪黑虎山寨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假装要打姚遥,姚遥赶紧跑开,一边跑一边嗲笑道,“都成年人了,开个玩笑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反正在这里做什么,回去谁记得啊,好好玩,春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喔。”
在大家商量的时候,姚遥突然用手在面前比划,应该是弹出了对话屏幕,似乎在看什么。
小胖狂笑道,不知道有多开心。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大家收拾了一下,等小胖洗澡等了好久。
邵卫东和大家认识之后,就进了王猛的战队,很快便和大家熟络起来,并没有大叔的架子,都是喜欢玩游戏的人,共同话题不少。
再说也不能让他一个人,还有二十几个武馆徒弟,杀完官府追兵到了,小胖肯定难逃一死。
“哎哟,你别动手啊。”
秦驰哼了一声,脸色不好看,“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想学都不教你。”
林彬和小胖挡住了客厅门口,冲进来的武馆门徒,三两下就被解决掉了十几人。
姚遥使得双刀是《拈花诀》,只要对手的兵器与她接招,便能牵着对方走,靠这套双刀套路。
邵卫东和大家认识之后,就进了王猛的战队,很快便和大家熟络起来,并没有大叔的架子,都是喜欢玩游戏的人,共同话题不少。
站起来便对秦驰说道,“馆主,这件事情我们帮你处理,如何?”
之前在集训攻打山寨悍匪的一役中,成为了王猛队伍中最后幸存的唯一女性玩家,威力不小。
然后想了想,走到了秦驰身边,突然两把短刀“呼”地拔出,便刺向了秦驰。
秦驰并没有反对,想了一想,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锦盒,对大家说,“我这里有十颗续命丹,如果各位能帮我杀了这几个黑衣人,这十颗续命丹就归你们。”
林彬看着苏倩有点泛红的脸颊,竟看呆了。
下了马车,王猛首先问了客栈的位置,带着大家直接往客栈方向走,坐马车颠簸了一天,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大家轮流用食指点了一下红点,立刻弹出了密码验证的屏幕,输了密码,便踏上了通往亭州的官道。
林彬急道,“你们回来做什么?”
大家轮流用食指点了一下红点,立刻弹出了密码验证的屏幕,输了密码,便踏上了通往亭州的官道。
小胖见状,脑子一转,对大家说道,“应该是我们已经开启了剧情,这个事接手,后面一定能找出什么线索。”
一辆马车仅够坐六个人,于是王猛一队坐一辆,林彬、小胖、苏倩和阮文琦坐一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了。
见有人上门,一名武馆徒弟上前问明来由,知道来学武的,便引大家到了客厅,让大家坐下等候。
看来在这个江湖中,学功夫就是这个程序,非游戏玩家似乎都不觉得奇怪。
秦驰见来了十人,只有两人交钱,不是很愉悦。
在大家商量的时候,姚遥突然用手在面前比划,应该是弹出了对话屏幕,似乎在看什么。
林彬不由分说,已经挡住了冲上来的武馆门徒。
阮文琦好奇的问道,“如果是这样,就太没意思了。”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刚想说话,突然见门口一个武馆徒弟惊慌失措地奔了进来,气喘嘘嘘说道,“馆主,不好了,刚刚我和小六去集市采购,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几个黑衣人,小六不小心撞到了他们,骂了他们几句,他们不由分说,便把小六杀了,然后他们还放话,说谁敢得罪黑虎山寨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去报官了,刚刚忘记拦住,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这样做,等于无故杀人,犯了命案了,一旦触动了官府的围剿追捕程序,肯定逃不了,我们现在已经得了很大的便宜,客栈的东西不要了,趁现在官方还没有下达通缉令,城门未封,我觉得,应该立刻离开亭州才是上策。”
假装要打姚遥,姚遥赶紧跑开,一边跑一边嗲笑道,“都成年人了,开个玩笑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反正在这里做什么,回去谁记得啊,好好玩,春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喔。”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林彬大骂,“这小子昨晚是不是去茅房的时候掉屎坑里了?”
林彬笑了笑,问小胖,“这样的虚拟现实游戏你玩过吗?别以为是游戏专家,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见大家都没有意见,便带领众人夺门而出,往西北门方向奔去,剩下的武馆徒弟都没敢拦他们。
喊店小二烧水,洗一个澡基本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还要二两银子,气得小胖大喊黑店。
好不容易等到小胖,已经快中午,干脆大家就吃了午饭才启程。
假装要打姚遥,姚遥赶紧跑开,一边跑一边嗲笑道,“都成年人了,开个玩笑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反正在这里做什么,回去谁记得啊,好好玩,春宵一刻,可是值千金喔。”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林彬说道,“要不我先学试试,怎么样?刚猛的拳法你们女孩子不是很合适,你们一会再看看,反正在亭州,什么时候都可以学。”
林彬笑了笑,问小胖,“这样的虚拟现实游戏你玩过吗?别以为是游戏专家,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他们去报官了,刚刚忘记拦住,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这样做,等于无故杀人,犯了命案了,一旦触动了官府的围剿追捕程序,肯定逃不了,我们现在已经得了很大的便宜,客栈的东西不要了,趁现在官方还没有下达通缉令,城门未封,我觉得,应该立刻离开亭州才是上策。”
“嘿,还假正经了......”
秦驰哼了一声,脸色不好看,“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想学都不教你。”
“他们去报官了,刚刚忘记拦住,我估计没那么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这样做,等于无故杀人,犯了命案了,一旦触动了官府的围剿追捕程序,肯定逃不了,我们现在已经得了很大的便宜,客栈的东西不要了,趁现在官方还没有下达通缉令,城门未封,我觉得,应该立刻离开亭州才是上策。”
邵卫东还是阅历较深,皱着眉头分析,大家都觉得有道理。
“费什么劲做任务,直接抢不就得了!刚刚有人准备给我打两万块,让我杀了他抢东西。”姚遥说完,一轮猛攻就打了过去。
林彬和小胖挡住了客厅门口,冲进来的武馆门徒,三两下就被解决掉了十几人。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秦驰见来了十人,只有两人交钱,不是很愉悦。
喊店小二烧水,洗一个澡基本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还要二两银子,气得小胖大喊黑店。
“呵呵,估计大明星不会看上我,我不抱这个希望,反倒是你,要不你干脆今晚就住苏倩房里得了。”小胖嘿嘿地笑道。
秦驰反应不慢,才三招便封住了姚遥的进攻,逼退了姚遥几步,哼了一句,“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自己手中已经多了两把短刀,学过拳法的人,短刀一般都是拿手兵器。
阮文琦一下子脸都红了,”好啊,你个小丫头,找打!”
小胖见两人走出了客栈,又见几个女生也没有问,都有点脸红,一下子就明白了。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但说者无意,听者有意,确实,在环境恶劣的现实中,生活压力、空气水源污染,经常让人活得透不过气来。
“你废什么话,都干上了,利索点,解决完赶紧走。”
夜幕降临,再走了大约半个小时,便远远看见了一堵高高耸起的城墙。
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就是感觉有点贵。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喊店小二烧水,洗一个澡基本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还要二两银子,气得小胖大喊黑店。
“我靠,难道他们两个今晚就想开房了?!这才几天啊?”
站起来便对秦驰说道,“馆主,这件事情我们帮你处理,如何?”
“行啦行啦,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管好你的大明星就行了。”林彬拍了拍小胖的肩膀,调侃了一句。
看了一眼林彬的房间,又看了看小胖,说道,“不然到时候把人家的好事搅黄了,你可负不起这个责任,时机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大家轮流用食指点了一下红点,立刻弹出了密码验证的屏幕,输了密码,便踏上了通往亭州的官道。
“你这张烂嘴,到时候如果苏倩要是离开我这个队伍,肯定就是被你搅黄的。”林彬踢了小胖屁股一脚。
问哪家最厉害,店小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挑了一家最近的武馆,寻了过去。
还好官道平坦,但还是有点颠簸,小胖一直埋怨游戏体验不好,把众人都逗乐了。
一辆马车仅够坐六个人,于是王猛一队坐一辆,林彬、小胖、苏倩和阮文琦坐一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了。
“你废什么话,都干上了,利索点,解决完赶紧走。”
小胖这才停止了唠叨。
看来在这个江湖中,学功夫就是这个程序,非游戏玩家似乎都不觉得奇怪。
大家轮流用食指点了一下红点,立刻弹出了密码验证的屏幕,输了密码,便踏上了通往亭州的官道。
“费什么劲做任务,直接抢不就得了!刚刚有人准备给我打两万块,让我杀了他抢东西。”姚遥说完,一轮猛攻就打了过去。
便也冲了回去。哪知道,苏倩和阮文琦不由分说,也都跟了回去,还顺手把武馆大门关上了。
小胖这才停止了唠叨。
林振朝姚遥喊道,“你疯了,打他做什么?他又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大家刷刷刷都拿出了兵器,王猛已经架住了秦驰对姚遥的攻式,一套《阴阳刃》舞了起来。
秦驰哼了一声,脸色不好看,“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想学都不教你。”
“哎,看来我们都老了,宋文辉那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文弱的,泡妞技术真他么一流,这里可没有套套卖哈,不要到时候抱着孩子闯江湖。”
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但说者无意,听者有意,确实,在环境恶劣的现实中,生活压力、空气水源污染,经常让人活得透不过气来。
邵卫东和大家认识之后,就进了王猛的战队,很快便和大家熟络起来,并没有大叔的架子,都是喜欢玩游戏的人,共同话题不少。
之前在集训攻打山寨悍匪的一役中,成为了王猛队伍中最后幸存的唯一女性玩家,威力不小。
想到这里,林彬喊了一句,“你们走,我们两个断后。”
便也冲了回去。哪知道,苏倩和阮文琦不由分说,也都跟了回去,还顺手把武馆大门关上了。
“你废什么话,都干上了,利索点,解决完赶紧走。”
还好官道平坦,但还是有点颠簸,小胖一直埋怨游戏体验不好,把众人都逗乐了。
毕竟是自己人,有理没理先动手再说,管他对错!
问哪家最厉害,店小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便挑了一家最近的武馆,寻了过去。
林彬不由分说,已经挡住了冲上来的武馆门徒。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大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之前在集训攻打山寨悍匪的一役中,成为了王猛队伍中最后幸存的唯一女性玩家,威力不小。
见大家都没有意见,便带领众人夺门而出,往西北门方向奔去,剩下的武馆徒弟都没敢拦他们。
宋文辉有点不好意思,没有回答。
林彬负责拉着小胖,宋文辉则负责拉着姚遥,生怕两人万一走丢,偌大一个城市,真不知道从何找起。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林彬说道,“要不我先学试试,怎么样?刚猛的拳法你们女孩子不是很合适,你们一会再看看,反正在亭州,什么时候都可以学。”
女生们都笑着,为避免讨论这个话题,已经快步往二楼各自的房间快步走去。
沿途风景优美,苏倩一直在静静地欣赏美景,突然自言自语说道,“好久没有享受过这么美好的生活了,真想呆在这里不回去了。”
两人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种事大家都觉得很正常,也没问,吃早餐的时候,都聊着其他话题,免得让两人尴尬。
一辆马车仅够坐六个人,于是王猛一队坐一辆,林彬、小胖、苏倩和阮文琦坐一辆,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了。
好不容易等到小胖,已经快中午,干脆大家就吃了午饭才启程。
然后就挠了挠头,“不过玩了这么久的游戏,要说我没见过的玩法,还真的想不出来。”
城门上写着两个大字:亭州!
见有人上门,一名武馆徒弟上前问明来由,知道来学武的,便引大家到了客厅,让大家坐下等候。
“哎哟,你别动手啊。”
小胖这次学乖了,怕早上洗澡拖大家时间,晚上就先把澡给洗了。
秦驰见来了十人,只有两人交钱,不是很愉悦。
“哎哟,你别动手啊。”
往西走了半个小时,见到路边一块石头雕刻的路标,上面写着往亭州,中心有个铜钱大小的红点。
小胖是个路痴,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得到路?!
小胖想了一下,便对大家说道,“我估计没那么容易,这几个黑衣人背后,一定还有更麻烦的事等着咱们,游戏的设计,蓝色小药丸应该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得到的,黑虎山寨,估计比我们在离村碰到的山寨更棘手,我们十个人,不一定能拿下,到时候如果有折损,就划不来了。”
一路上大家聊有聊无,时间过得很快。
这个武馆门徒不多,就几十号人,而且都很弱。
这番话确实说到大家的心坎里去了,都点了点头。
林彬负责拉着小胖,宋文辉则负责拉着姚遥,生怕两人万一走丢,偌大一个城市,真不知道从何找起。
出发之前,一行人问了店小二,才知道亭州有七八家武馆。
“嘿,还假正经了......”

一个人的部落说:

一部值得深度阅读的烧脑大作,全新科幻网游视觉,融入各种新奇元素,带你经历一场神奇的冒险之旅。看未来武侠,看《战域之莲山神楼》。
各种求!喜欢的朋友,欢迎留言!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