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八章 透明人

作者:明月登途  发布时间:2017-04-21 19:09  字数:2573 

  许渊见自己的招式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暗叫不好,直接冲向了老者的本体,咬着牙,狠狠地一拳砸过去。
  “小子,不错呀,有点天赋。”
  虽然天气比较冷,但许渊的衣服却被汗水浸透,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积雪里,艰难地行走着。
  许渊恶狠狠地盯着老者,眼中充满了不服,他没想此人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自己完全是处于被碾压的状态。
  “很好,就是这样。”看着许渊那狼狈的样子,老者满意的笑了笑,“臭小子,接下来可能会很痛苦,不过忍忍就过去了。”
  突然,他一脚踩在一根树枝上,纵身一跃,向前冲去,落在了山崖边上。
  看着那座广阔的城池,想当初他来到东竹城只是单纯的想参加聚龙大典进入青炎宗,让世人知道不要小看废柴。
  许渊内心欢喜,经过了这一天的负重训练,他感觉自己对碎星步又掌握了不少。
  突然温度急剧上升,紧紧一瞬间,许渊全身的衣物都被焚尽,随后只感觉有千百万根钢针不断地扎着他的身体,而且每一针都直接扎入了他的骨头里。
  那种刺痛撕心裂肺,连续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没过多久,许渊便忍不住晕死过去。
  说完,老者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只见他手一翻,竟是出现了一副人的骨架,但是这一副骨架与普通的不同,普通人的骨头都是呈白色,可这幅骨架却是金色的。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识货,不过龙坠怕是要不回了哦。”那人戏谑地看着许渊说道。
  而这时,许渊却突然发现体内的龙形玉坠竟是突然产生变化,原本固体的玉坠如今却变作一堆液体浮在了他的丹田之上。
  虽然天气比较冷,但许渊的衣服却被汗水浸透,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积雪里,艰难地行走着。
  日落西山,背着千斤巨石的许渊终于出现在了山顶,将巨石从肩上高高举起,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而当那个声音刚刚落下,白雾又起了变化,慢慢的竟是形成了一个人的形态。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识货,不过龙坠怕是要不回了哦。”那人戏谑地看着许渊说道。
  虽然许渊这段时间不断的锻炼身体,但如此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抵不住,手脚的骨头断成了好几截。
  说完,老者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只见他手一翻,竟是出现了一副人的骨架,但是这一副骨架与普通的不同,普通人的骨头都是呈白色,可这幅骨架却是金色的。
  “我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过眼云烟,不用在意我是谁,你只要记住我不会害你。”
  说完,老者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只见他手一翻,竟是出现了一副人的骨架,但是这一副骨架与普通的不同,普通人的骨头都是呈白色,可这幅骨架却是金色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是三天过去了。这一天,阳光明媚,温暖的日光照射在大地上,地上的白雪终于有了要融化的迹象。

  而在一条布满厚厚积雪的上山路,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形正扛着一块足足有千斤的巨石慢慢移动着,而这个身形正是许渊。

  虽然天气比较冷,但许渊的衣服却被汗水浸透,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积雪里,艰难地行走着。

  虽然很辛苦,但许渊却异常的开心,这三天在柳云楠的调教下令他大有收获,不仅对于碎星步已有小成,而且修为上也有所上涨,五品练气的等级隐隐有要突破到六品的迹象。

  而他现在所做的,只是为了锻炼自己,负重行走,能够将他体内所蕴藏的潜力都发挥出来,同时还能让他的腿部更加的有力,更好的发挥出碎星步的力量。

  许渊咬着牙,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他今天的目标就是登顶。

  “不用找了。”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正是从那白雾中传出来的。

  日落西山,背着千斤巨石的许渊终于出现在了山顶,将巨石从肩上高高举起,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他顿时感觉身体就像羽毛一样轻,随即往前迈了一步,脚下一跃,沙土飞溅,刹那间他就去箭矢一般暴射了出去。

  一片茂密的树林中,许渊使出碎星步,身形宛若流星,在一棵棵树之间纵横穿行。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识货,不过龙坠怕是要不回了哦。”那人戏谑地看着许渊说道。

  突然,他一脚踩在一根树枝上,纵身一跃,向前冲去,落在了山崖边上。

  “这碎星步果然不一般。”

  许渊内心欢喜,经过了这一天的负重训练,他感觉自己对碎星步又掌握了不少。

  随后他抬起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大大小小的山脉,而在那山脉中间,东竹城便坐落在那。

  看着那老者,许渊问了一句。

  看着那座广阔的城池,想当初他来到东竹城只是单纯的想参加聚龙大典进入青炎宗,让世人知道不要小看废柴。

  在经历了生死,又在虎口脱险,这时他才发现,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没有力量,没有高权,那就只能做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他顿时感觉身体就像羽毛一样轻,随即往前迈了一步,脚下一跃,沙土飞溅,刹那间他就去箭矢一般暴射了出去。

  想到这,他便开始了修炼,盘坐下来,闭目凝神,不过多时,大量的火红色灵气将他包围,随后一缕一缕的没许渊吸进了体内。

  在经过经脉的淬炼以后,变得愈发的精纯,最后涌进了气海之中。

  而在这时,许渊的身体突然一震,仿佛遭受了重击,体内气息缭乱,不得不终止吸纳,随即赶紧稳住心神去查看身体的问题。

  而这时,许渊却突然发现体内的龙形玉坠竟是突然产生变化,原本固体的玉坠如今却变作一堆液体浮在了他的丹田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

  许渊心里有些紧张,这龙形玉坠自他修炼以来就是他最大的助力,而现如今竟会有如此变化,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心。

  那种刺痛撕心裂肺,连续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没过多久,许渊便忍不住晕死过去。

  那团液体上下浮动,突然一阵刺眼的白光照射而出,随后液体就像被蒸发了一样化作一阵白雾,通过毛孔冲出了他的身体。

  “小伙子。”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许渊的面前响起。

  当即许渊便张开眼睛,一眼看去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只有那阵白羽飘荡在他的眼前。

  “不用找了。”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正是从那白雾中传出来的。

  鼎内的火焰将整个骨架吞噬,许渊在此时惊奇地发现,火焰本应该是橙色这个样子,并且拥有焚尽万物的残暴。

  而当那个声音刚刚落下,白雾又起了变化,慢慢的竟是形成了一个人的形态。

  这个人一袭白衣,身体透明,虽然声音苍老,而且一头白发,但看起来却只有三四十岁,这个样子的人许渊还是头一次见,不由有些害怕的退了几步。

  “你是谁?龙坠的主人吗?”

  看着那老者,许渊问了一句。

  “小伙子,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至于我是谁,你只说对了一半。”老者和蔼地笑了笑。

  “那你想干嘛?”

  许渊又问了一句,盯着那人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迎战的姿势,皱着眉头,眼中带着几分警惕。

  “我没想干嘛,只是想帮帮你。”

  “我不要你帮我,我只要你还我龙坠。”说着,许渊往那个人靠近了一点点。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识货,不过龙坠怕是要不回了哦。”那人戏谑地看着许渊说道。

  “那你想干嘛?”

  “要不回?我艹你妈的!”

  许渊见自己的招式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暗叫不好,直接冲向了老者的本体,咬着牙,狠狠地一拳砸过去。

  许渊立马就火了,碎星步施展开来,山崖边上突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星辰,而这就是碎星步的奥妙之处。

  在黑夜之中碎星步能得到完美的发挥,使得施展者可隐于这万千星辰之中,让敌人无法准确的判断施展者的方位。

  “小子,不错呀,有点天赋。”

  老者笑了笑,半透明的身体飘到了半空中,随即手一挥,一只无形的大手出现,竟是直接将许渊施展出来的星辰横扫而过,每一颗星辰被拍到都随即炸开,然而老者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而在一条布满厚厚积雪的上山路,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形正扛着一块足足有千斤的巨石慢慢移动着,而这个身形正是许渊。

  许渊见自己的招式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暗叫不好,直接冲向了老者的本体,咬着牙,狠狠地一拳砸过去。

  “哼!还挺机灵的,不过。”老者嘴角微微上扬,只见他将手一伸,竟是徒手将许渊的全力一击接了下来。

  “不用找了。”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正是从那白雾中传出来的。

  可在这个鼎内,许渊看到的火焰竟是青色的,并且从这股火焰中透露着无穷的生机,仿佛万物都能在这股火焰中浴火重生一般。

  山顶上只留下那神秘的老者屏气凝神地掌控着鼎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很好,就是这样。”看着许渊那狼狈的样子,老者满意的笑了笑,“臭小子,接下来可能会很痛苦,不过忍忍就过去了。”

  紧接着,又伸出了另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掐住了许渊的脖子。

  许渊恶狠狠地盯着老者,眼中充满了不服,他没想此人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自己完全是处于被碾压的状态。

  许渊被掐住脖子高高举起,然而这还没完,见许渊一脸不服气的表情,老者笑了笑,竟是直接将许渊从高空丢了下去,如一颗核弹一样暴射而出,巨大的冲击力将地面都是砸出了一个巨坑,崖壁上出现了少许裂痕。

  虽然许渊这段时间不断的锻炼身体,但如此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抵不住,手脚的骨头断成了好几截。

  “很好,就是这样。”看着许渊那狼狈的样子,老者满意的笑了笑,“臭小子,接下来可能会很痛苦,不过忍忍就过去了。”

  说完,老者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只见他手一翻,竟是出现了一副人的骨架,但是这一副骨架与普通的不同,普通人的骨头都是呈白色,可这幅骨架却是金色的。

  而当那个声音刚刚落下,白雾又起了变化,慢慢的竟是形成了一个人的形态。

  看着那一副骨架,老者眼中微微产生了波动,似乎有一种不舍。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是三天过去了。这一天,阳光明媚,温暖的日光照射在大地上,地上的白雪终于有了要融化的迹象。

  但下一刻,他毅然决然的张开双臂,一口大鼎出现,一股灵气将骨架托起丢进了鼎内。

  说完,老者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只见他手一翻,竟是出现了一副人的骨架,但是这一副骨架与普通的不同,普通人的骨头都是呈白色,可这幅骨架却是金色的。

  许渊艰难的抬着头,看着老者做着这一切,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鼎内的火焰将整个骨架吞噬,许渊在此时惊奇地发现,火焰本应该是橙色这个样子,并且拥有焚尽万物的残暴。

  许渊心里有些紧张,这龙形玉坠自他修炼以来就是他最大的助力,而现如今竟会有如此变化,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心。

  可在这个鼎内,许渊看到的火焰竟是青色的,并且从这股火焰中透露着无穷的生机,仿佛万物都能在这股火焰中浴火重生一般。

  然而此时,许渊感觉有一股吸力将他吸住,使他腾空而起,当他抬头看去时,正是那位老者。

  然而此时,许渊感觉有一股吸力将他吸住,使他腾空而起,当他抬头看去时,正是那位老者。

  “你到底是谁?”看着老者,许渊问道。

  “我只不过是你生命中的过眼云烟,不用在意我是谁,你只要记住我不会害你。”

  说完,不待许渊回话,那股吸力如一只大手将他紧紧的抓住,受了重伤的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看着老者将他丢进了鼎炉之中。

  而当许渊置身于鼎炉内的青色火海时,他并没有感受到高温,更像是在泡温泉一般,就在他感到奇怪的时候,鼎炉内就如刮起了一阵狂风,卷起了金色的沙尘。

  突然温度急剧上升,紧紧一瞬间,许渊全身的衣物都被焚尽,随后只感觉有千百万根钢针不断地扎着他的身体,而且每一针都直接扎入了他的骨头里。

  “哼!还挺机灵的,不过。”老者嘴角微微上扬,只见他将手一伸,竟是徒手将许渊的全力一击接了下来。

  那种刺痛撕心裂肺,连续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没过多久,许渊便忍不住晕死过去。

  山顶上只留下那神秘的老者屏气凝神地掌控着鼎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许渊的面前响起。
  虽然很辛苦,但许渊却异常的开心,这三天在柳云楠的调教下令他大有收获,不仅对于碎星步已有小成,而且修为上也有所上涨,五品练气的等级隐隐有要突破到六品的迹象。
  许渊又问了一句,盯着那人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迎战的姿势,皱着眉头,眼中带着几分警惕。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识货,不过龙坠怕是要不回了哦。”那人戏谑地看着许渊说道。
  许渊被掐住脖子高高举起,然而这还没完,见许渊一脸不服气的表情,老者笑了笑,竟是直接将许渊从高空丢了下去,如一颗核弹一样暴射而出,巨大的冲击力将地面都是砸出了一个巨坑,崖壁上出现了少许裂痕。
  那种刺痛撕心裂肺,连续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没过多久,许渊便忍不住晕死过去。
  而在这时,许渊的身体突然一震,仿佛遭受了重击,体内气息缭乱,不得不终止吸纳,随即赶紧稳住心神去查看身体的问题。
  山顶上只留下那神秘的老者屏气凝神地掌控着鼎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一片茂密的树林中,许渊使出碎星步,身形宛若流星,在一棵棵树之间纵横穿行。
  “小伙子。”
  然而此时,许渊感觉有一股吸力将他吸住,使他腾空而起,当他抬头看去时,正是那位老者。
  当即许渊便张开眼睛,一眼看去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只有那阵白羽飘荡在他的眼前。
  但下一刻,他毅然决然的张开双臂,一口大鼎出现,一股灵气将骨架托起丢进了鼎内。
  许渊心里有些紧张,这龙形玉坠自他修炼以来就是他最大的助力,而现如今竟会有如此变化,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心。
  山顶上只留下那神秘的老者屏气凝神地掌控着鼎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虽然天气比较冷,但许渊的衣服却被汗水浸透,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积雪里,艰难地行走着。
  “我不要你帮我,我只要你还我龙坠。”说着,许渊往那个人靠近了一点点。
  可在这个鼎内,许渊看到的火焰竟是青色的,并且从这股火焰中透露着无穷的生机,仿佛万物都能在这股火焰中浴火重生一般。
  “你是谁?龙坠的主人吗?”
  当即许渊便张开眼睛,一眼看去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只有那阵白羽飘荡在他的眼前。
  在经历了生死,又在虎口脱险,这时他才发现,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没有力量,没有高权,那就只能做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鼎内的火焰将整个骨架吞噬,许渊在此时惊奇地发现,火焰本应该是橙色这个样子,并且拥有焚尽万物的残暴。
  山顶上只留下那神秘的老者屏气凝神地掌控着鼎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可在这个鼎内,许渊看到的火焰竟是青色的,并且从这股火焰中透露着无穷的生机,仿佛万物都能在这股火焰中浴火重生一般。
  而这时,许渊却突然发现体内的龙形玉坠竟是突然产生变化,原本固体的玉坠如今却变作一堆液体浮在了他的丹田之上。
  许渊咬着牙,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他今天的目标就是登顶。
  紧接着,又伸出了另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掐住了许渊的脖子。
  “小子,不错呀,有点天赋。”
  而他现在所做的,只是为了锻炼自己,负重行走,能够将他体内所蕴藏的潜力都发挥出来,同时还能让他的腿部更加的有力,更好的发挥出碎星步的力量。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许渊的面前响起。
  看着那老者,许渊问了一句。
  许渊内心欢喜,经过了这一天的负重训练,他感觉自己对碎星步又掌握了不少。
  许渊恶狠狠地盯着老者,眼中充满了不服,他没想此人居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自己完全是处于被碾压的状态。
  许渊见自己的招式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暗叫不好,直接冲向了老者的本体,咬着牙,狠狠地一拳砸过去。
  许渊心里有些紧张,这龙形玉坠自他修炼以来就是他最大的助力,而现如今竟会有如此变化,这让他不免有些担心。
  许渊见自己的招式这么容易就被破了,暗叫不好,直接冲向了老者的本体,咬着牙,狠狠地一拳砸过去。
  可在这个鼎内,许渊看到的火焰竟是青色的,并且从这股火焰中透露着无穷的生机,仿佛万物都能在这股火焰中浴火重生一般。
  许渊艰难的抬着头,看着老者做着这一切,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许渊又问了一句,盯着那人摆出一副随时准备迎战的姿势,皱着眉头,眼中带着几分警惕。
  说完,老者面色突然凝重了起来,只见他手一翻,竟是出现了一副人的骨架,但是这一副骨架与普通的不同,普通人的骨头都是呈白色,可这幅骨架却是金色的。
  在经历了生死,又在虎口脱险,这时他才发现,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没有力量,没有高权,那就只能做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
  可在这个鼎内,许渊看到的火焰竟是青色的,并且从这股火焰中透露着无穷的生机,仿佛万物都能在这股火焰中浴火重生一般。
  突然温度急剧上升,紧紧一瞬间,许渊全身的衣物都被焚尽,随后只感觉有千百万根钢针不断地扎着他的身体,而且每一针都直接扎入了他的骨头里。
  这个人一袭白衣,身体透明,虽然声音苍老,而且一头白发,但看起来却只有三四十岁,这个样子的人许渊还是头一次见,不由有些害怕的退了几步。
  “哈哈哈,你小子到是识货,不过龙坠怕是要不回了哦。”那人戏谑地看着许渊说道。
  而当许渊置身于鼎炉内的青色火海时,他并没有感受到高温,更像是在泡温泉一般,就在他感到奇怪的时候,鼎炉内就如刮起了一阵狂风,卷起了金色的沙尘。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许渊的面前响起。
  “你是谁?龙坠的主人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惊悚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秦剑锋以文艺兵吹箫手的身份退伍,他是个命犯桃花的人。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教父

血,在沸腾!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破烂王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

作者:牛肉米粉
标签:都市

枭雄

我有个白富美老婆,但我的生活过的一点都不好……

作者:万道光芒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