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1章 抢来的第一单生意

作者:三坏学生  发布时间:2017-04-21 20:00  字数:3073 

  她拼命地挣扎,“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
  想泡女人,想讨女人欢心,一定要到高级场所,菜的味道在其次,关键是环境一定要好,要高雅,浪漫,上档次,还要给女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或许是老天照顾我,一天深夜,费雯突发急病,给明星老公打电话,没人接,她万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上了电梯,来到我提前定好的406房。
  这些家伙足足打了我近十分钟,把我打得遍体鳞伤。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费雯等那个女子拍完了,才从床上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这单生意,我们的诱捕目标是一个一线大明星的老婆,名叫费雯。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那个黑衣女子从旁边一个大汉的手里拿了件衣服给她披上。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想泡女人,想讨女人欢心,一定要到高级场所,菜的味道在其次,关键是环境一定要好,要高雅,浪漫,上档次,还要给女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用手中的矿泉水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一脸坏笑地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不可能对胡先生采用暴力手段,这是违法行为,咱们得跟胡先生讲讲法,好不好呀,胡先生?”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靠,这个女人竟然比我还着急,看来是有日子没有得到男人滋润了,像她这种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我恨恨地嚷道:“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还讲法,讲个鸡爪子呀?”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她站起来就要往外跑,我已经被她刺激得精虫上脑,哪能让她跑掉,我伸手一拉正拉在她的衣领处,一下把她的衣服给扯下来一块,露出一身雪白的肌肤和曼妙的身材。
  之前她的打扮非常普通,呆板的发型和风格全无的着装,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家庭妇女。
  我瞄了一眼床头柜的那个“打火机”,刚才我脱衣服时我已经把它打开了,现在的方向刚刚好。
  我彻底懵了!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上了电梯,来到我提前定好的406房。
  自那以后,我们的关系一下就拉近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经常会电话聊聊天,或者偶尔出来吃个饭什么的。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我的老板霍哥对我的工作进展非常不满意,这个家伙以前是混黑道的,进了几次监狱之后,上了岸做起了这种半黑半白的生意。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她用手中的矿泉水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一脸坏笑地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不可能对胡先生采用暴力手段,这是违法行为,咱们得跟胡先生讲讲法,好不好呀,胡先生?”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当时,我也不知脑袋搭错了哪根筋,一举手说:“老板,我做。”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霍哥别有深意地看了我表姐一眼,我表姐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从霍哥的办公室出来,她差点踢死我。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你有些累了,想让你上去休息一下。”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或许是老天照顾我,一天深夜,费雯突发急病,给明星老公打电话,没人接,她万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我彻底懵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主动抢了一单生意。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或许是老天照顾我,一天深夜,费雯突发急病,给明星老公打电话,没人接,她万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今天是她的生日,我约她来到这家五星级酒店给她庆祝生日,她先是犹犹豫豫地婉绝,禁不住我再三请求,她才勉强答应了。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可是我心里隐隐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之感,我的直觉一直像女人一样准。
  我彻底懵了!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她冷哼了一声,又四下看了看,低声笑道:“有贼心没贼胆,真不像个男人,你不早就想睡我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我点了几道硬菜,还要了一瓶法国红酒。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她拼命地挣扎,“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费雯等那个女子拍完了,才从床上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我的老板霍哥对我的工作进展非常不满意,这个家伙以前是混黑道的,进了几次监狱之后,上了岸做起了这种半黑半白的生意。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我靠,这个女人竟然比我还着急,看来是有日子没有得到男人滋润了,像她这种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想泡女人,想讨女人欢心,一定要到高级场所,菜的味道在其次,关键是环境一定要好,要高雅,浪漫,上档次,还要给女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我靠,这个女人竟然比我还着急,看来是有日子没有得到男人滋润了,像她这种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她冷哼了一声,又四下看了看,低声笑道:“有贼心没贼胆,真不像个男人,你不早就想睡我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可是我心里隐隐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之感,我的直觉一直像女人一样准。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几次约她出来看电影、吃饭,她都婉方拒绝了。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我马上站起来,体贴地给她拉了下椅子,请她坐下,然后很贴心地说:“没有,我也是刚刚来。”
  或许是老天照顾我,一天深夜,费雯突发急病,给明星老公打电话,没人接,她万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今天她好像是特意地好好打扮了一番,精细的分层削剪的发型,一身深V领的时装,还戴了一条漂亮的珍珠项链,手里拿了一个非常精致漂亮的LV手袋,浑身上下显得妩媚而时尚,与之前大不相同。
  以我这么多年的泡妞经验,约女人吃饭,一定要大方,这样才会给女人留下好印象,让她们开心,有利于进行下一步行动,直至上床。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你有些累了,想让你上去休息一下。”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这些家伙足足打了我近十分钟,把我打得遍体鳞伤。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难道老子中了“仙人跳”?
  今天是她的生日,我约她来到这家五星级酒店给她庆祝生日,她先是犹犹豫豫地婉绝,禁不住我再三请求,她才勉强答应了。
  我事前准备得非常充分,整整研究了一个星期所有的资料之后,才在一家健身馆和费雯“偶遇”,并且凭着我的男人魅力和三寸不烂之舌和她熟悉了。
  我脱衣服时把口袋里的一个打火机“顺手”放在床头柜上,这不是普通的打火机,是我工作的工具,表面上是一个打火机,实际上是一个微型无线摄像机,专门录我和女人在床上办事时的画面,然后交给客户做证据用。
  我瞄了一眼床头柜的那个“打火机”,刚才我脱衣服时我已经把它打开了,现在的方向刚刚好。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之前她的打扮非常普通,呆板的发型和风格全无的着装,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家庭妇女。
  她有些害羞地低了低头,拉了拉衣领,脸上又泛起了一抹动人的红晕。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她拼命地挣扎,“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劈腿,对女人来说,是一件需要很谨慎小心的事,很难上钩,就算男人使出吃奶的劲儿也不一定能成功,这也使得做我们这一行的男的,要比女的赚得更多。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彻底懵了!
  她拼命地挣扎,“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
  他手下有几个心狠手辣的打手,一旦我们的工作进展不顺利,这些家伙会对我非打即骂,非常得凶。
  当时,我也不知脑袋搭错了哪根筋,一举手说:“老板,我做。”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主动抢了一单生意。
  我注意到她身材不错,胸很大,少说也有36C,形状也不错。
  另外两个大汉也上来殴打我,我本想逃出去,可是第三个大汉拿着一根棒球杆堵在门口,只要我一靠近,他就狠狠地给我一棒子,把我打得满头是包。
  他手下有几个心狠手辣的打手,一旦我们的工作进展不顺利,这些家伙会对我非打即骂,非常得凶。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一把扯下裹在身上的浴巾扑了上去。
  她用手中的矿泉水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一脸坏笑地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不可能对胡先生采用暴力手段,这是违法行为,咱们得跟胡先生讲讲法,好不好呀,胡先生?”
  之前她的打扮非常普通,呆板的发型和风格全无的着装,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家庭妇女。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劈腿,对女人来说,是一件需要很谨慎小心的事,很难上钩,就算男人使出吃奶的劲儿也不一定能成功,这也使得做我们这一行的男的,要比女的赚得更多。

  两个月后,表姐看我学得差不多了,想给我一次单开的机会,却一直没有合适的。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主动抢了一单生意。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靠,这个女人竟然比我还着急,看来是有日子没有得到男人滋润了,像她这种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这单生意,我们的诱捕目标是一个一线大明星的老婆,名叫费雯。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可是这一点生意是我们的老板霍哥接的,这单生意不仅油水多,最关键的是我们霍哥一直想进娱乐圈儿赚钱,可是一直没有门路,这次那个大明星主动找到他,他马上接了。

  那天,霍哥把我和我表姐叫到他的办公室,把这单生意前后说了一遍,我表姐马上拒绝,说不做这种害人的生意。

  当时,我也不知脑袋搭错了哪根筋,一举手说:“老板,我做。”

  霍哥别有深意地看了我表姐一眼,我表姐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从霍哥的办公室出来,她差点踢死我。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我非常清楚,这是我的第一单生意,我必须得来个开门红,要是这单生意搞砸了,以后我再想做生意可就难了。

  我事前准备得非常充分,整整研究了一个星期所有的资料之后,才在一家健身馆和费雯“偶遇”,并且凭着我的男人魅力和三寸不烂之舌和她熟悉了。

  我彻底懵了!

  但是,这个费雯是个很传统守旧的女人,虽然和丈夫婚姻不幸福,几个月难见一面,但是即便我使出浑身解数,她并没有一点儿要和我劈腿的意思。

  我几次约她出来看电影、吃饭,她都婉方拒绝了。

  我的老板霍哥对我的工作进展非常不满意,这个家伙以前是混黑道的,进了几次监狱之后,上了岸做起了这种半黑半白的生意。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你有些累了,想让你上去休息一下。”

  他手下有几个心狠手辣的打手,一旦我们的工作进展不顺利,这些家伙会对我非打即骂,非常得凶。

  或许是老天照顾我,一天深夜,费雯突发急病,给明星老公打电话,没人接,她万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自那以后,我们的关系一下就拉近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经常会电话聊聊天,或者偶尔出来吃个饭什么的。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今天是她的生日,我约她来到这家五星级酒店给她庆祝生日,她先是犹犹豫豫地婉绝,禁不住我再三请求,她才勉强答应了。

  想泡女人,想讨女人欢心,一定要到高级场所,菜的味道在其次,关键是环境一定要好,要高雅,浪漫,上档次,还要给女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女人都喜欢这种华而不实、虚头八脑的玩意儿。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我彻底懵了!

  难道老子中了“仙人跳”?

  之前她的打扮非常普通,呆板的发型和风格全无的着装,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家庭妇女。

  今天她好像是特意地好好打扮了一番,精细的分层削剪的发型,一身深V领的时装,还戴了一条漂亮的珍珠项链,手里拿了一个非常精致漂亮的LV手袋,浑身上下显得妩媚而时尚,与之前大不相同。

  当时,我也不知脑袋搭错了哪根筋,一举手说:“老板,我做。”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胡达,你早来了?”她一说话就会脸红。

  我马上站起来,体贴地给她拉了下椅子,请她坐下,然后很贴心地说:“没有,我也是刚刚来。”

  “费姐,你今天真漂亮。”我由衷地夸赞了她一句。

  她有些害羞地低了低头,拉了拉衣领,脸上又泛起了一抹动人的红晕。

  我叫来侍者让她点菜,她让我简单几个菜就行了,不要浪费。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霍哥别有深意地看了我表姐一眼,我表姐没办法,只好答应了,从霍哥的办公室出来,她差点踢死我。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我的老板霍哥对我的工作进展非常不满意,这个家伙以前是混黑道的,进了几次监狱之后,上了岸做起了这种半黑半白的生意。

  我点了几道硬菜,还要了一瓶法国红酒。

  以我这么多年的泡妞经验,约女人吃饭,一定要大方,这样才会给女人留下好印象,让她们开心,有利于进行下一步行动,直至上床。

  这些家伙足足打了我近十分钟,把我打得遍体鳞伤。

  吃饭时,我有意把话题引到她的婚姻上,她马上变得情绪非常低落,眼睛里有了几点泪光。

  我温情款款地安慰她,我知道此时的女人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上钩和上床的,我又灌了她几杯酒,她的话也多了起来,絮絮叨叨地开始说那位大明星老公的种种不是,不像以前那么关心她,到处拈花惹草,说到伤心处哭得梨花带雨,非常得惹人爱怜。

  我不由得有些心动,虽说她有些年纪了,但是还是非常得漂亮,有一种成熟少妇特有的迷人魅力。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你有些累了,想让你上去休息一下。”

  两个月后,表姐看我学得差不多了,想给我一次单开的机会,却一直没有合适的。

  她冷哼了一声,又四下看了看,低声笑道:“有贼心没贼胆,真不像个男人,你不早就想睡我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见她竟然走进了我的频道,我也不想再装,暖味地笑了一下。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上了电梯,来到我提前定好的406房。

  费雯等那个女子拍完了,才从床上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她冷哼了一声,又四下看了看,低声笑道:“有贼心没贼胆,真不像个男人,你不早就想睡我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可是我心里隐隐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祥之感,我的直觉一直像女人一样准。

  一进房间,我从后面一把搂住她,闻着她身上的香气,她挣扎了一下,笑着推开我,“你身上好臭呀,先去洗个澡。”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我脱衣服时把口袋里的一个打火机“顺手”放在床头柜上,这不是普通的打火机,是我工作的工具,表面上是一个打火机,实际上是一个微型无线摄像机,专门录我和女人在床上办事时的画面,然后交给客户做证据用。

  我洗完了澡裹着浴巾出来,本想再和费雯再装模做样的聊几句,没想到我一出来就看见她已经躺在床上,盖着被子,露着白皙香嫩的肩膀,冲我暖味地媚笑着。

  另外两个大汉也上来殴打我,我本想逃出去,可是第三个大汉拿着一根棒球杆堵在门口,只要我一靠近,他就狠狠地给我一棒子,把我打得满头是包。

  我靠,这个女人竟然比我还着急,看来是有日子没有得到男人滋润了,像她这种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我瞄了一眼床头柜的那个“打火机”,刚才我脱衣服时我已经把它打开了,现在的方向刚刚好。

  我一把扯下裹在身上的浴巾扑了上去。

  她拼命地挣扎,“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不要!不要!”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我一把扯下裹在身上的浴巾扑了上去。

  她用手中的矿泉水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一脸坏笑地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不可能对胡先生采用暴力手段,这是违法行为,咱们得跟胡先生讲讲法,好不好呀,胡先生?”

  她站起来就要往外跑,我已经被她刺激得精虫上脑,哪能让她跑掉,我伸手一拉正拉在她的衣领处,一下把她的衣服给扯下来一块,露出一身雪白的肌肤和曼妙的身材。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从外面冲进来三个彪形大汉和一个扎着马尾辫,戴着副黑墨镜的黑衣女子,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根棒球杆。

  那个黑衣女子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用手机对着床上的我和雯丽啪啪啪地连拍了几下。

  费雯等那个女子拍完了,才从床上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

  那个黑衣女子从旁边一个大汉的手里拿了件衣服给她披上。

  接着,这个黑衣女子径直走到床头柜前,拿起我刚才放的那个“打火机”,得意地向我晃了晃,“朋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不是普通的‘打火机’,而是微型摄像机,刚才你强-奸费姐的画面全录在里面了,是吧?”

  我彻底懵了!

  难道老子中了“仙人跳”?

  但是,这个费雯是个很传统守旧的女人,虽然和丈夫婚姻不幸福,几个月难见一面,但是即便我使出浑身解数,她并没有一点儿要和我劈腿的意思。

  黑衣女子向旁边的一个“络腮胡子”轻轻地摆了一下头,“络腮胡子”上来就对我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臭小子,你真是胆大包天,敢强-奸我老姐,今天非打你个重度伤残不可!”

  另外两个大汉也上来殴打我,我本想逃出去,可是第三个大汉拿着一根棒球杆堵在门口,只要我一靠近,他就狠狠地给我一棒子,把我打得满头是包。

  或许是老天照顾我,一天深夜,费雯突发急病,给明星老公打电话,没人接,她万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那个黑衣女子从旁边一个大汉的手里拿了件衣服给她披上。

  这些家伙足足打了我近十分钟,把我打得遍体鳞伤。

  那名黑衣女子优雅地晃了晃手中的那瓶矿泉水,“差不多打几下得了。”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接着,她走到我身边蹲下身。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我叫来侍者让她点菜,她让我简单几个菜就行了,不要浪费。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难道老子中了“仙人跳”?

  我注意到她身材不错,胸很大,少说也有36C,形状也不错。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我不由得有些心动,虽说她有些年纪了,但是还是非常得漂亮,有一种成熟少妇特有的迷人魅力。

  我彻底懵了!

  她用手中的矿泉水瓶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脸,一脸坏笑地说:“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不可能对胡先生采用暴力手段,这是违法行为,咱们得跟胡先生讲讲法,好不好呀,胡先生?”

  我恨恨地嚷道:“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还讲法,讲个鸡爪子呀?”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我恨恨地嚷道:“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还讲法,讲个鸡爪子呀?”
  那个黑衣女子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用手机对着床上的我和雯丽啪啪啪地连拍了几下。
  之前她的打扮非常普通,呆板的发型和风格全无的着装,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家庭妇女。
  我一把扯下裹在身上的浴巾扑了上去。
  我叫来侍者让她点菜,她让我简单几个菜就行了,不要浪费。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今天她好像是特意地好好打扮了一番,精细的分层削剪的发型,一身深V领的时装,还戴了一条漂亮的珍珠项链,手里拿了一个非常精致漂亮的LV手袋,浑身上下显得妩媚而时尚,与之前大不相同。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我一把扯下裹在身上的浴巾扑了上去。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我恨恨地嚷道:“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还讲法,讲个鸡爪子呀?”
  我温情款款地安慰她,我知道此时的女人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上钩和上床的,我又灌了她几杯酒,她的话也多了起来,絮絮叨叨地开始说那位大明星老公的种种不是,不像以前那么关心她,到处拈花惹草,说到伤心处哭得梨花带雨,非常得惹人爱怜。
  “胡达,你早来了?”她一说话就会脸红。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这单生意,我们的诱捕目标是一个一线大明星的老婆,名叫费雯。
  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上了电梯,来到我提前定好的406房。
  这单生意本来我表姐是不想接的,因为有悖于她一贯的不害好人的原则。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她冷哼了一声,又四下看了看,低声笑道:“有贼心没贼胆,真不像个男人,你不早就想睡我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呀?”
  见她竟然走进了我的频道,我也不想再装,暖味地笑了一下。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我彻底懵了!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可是这一点生意是我们的老板霍哥接的,这单生意不仅油水多,最关键的是我们霍哥一直想进娱乐圈儿赚钱,可是一直没有门路,这次那个大明星主动找到他,他马上接了。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我几次约她出来看电影、吃饭,她都婉方拒绝了。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那天,霍哥把我和我表姐叫到他的办公室,把这单生意前后说了一遍,我表姐马上拒绝,说不做这种害人的生意。
  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当时,我也不知脑袋搭错了哪根筋,一举手说:“老板,我做。”
  她这种良家妇女式的反应更加刺激了我的雄性荷尔蒙,我一把掀开她身上的被子,一下愣住了——她里面没有脱光,只是露个肩膀。
  我非常清楚,这是我的第一单生意,我必须得来个开门红,要是这单生意搞砸了,以后我再想做生意可就难了。
  一进房间,我从后面一把搂住她,闻着她身上的香气,她挣扎了一下,笑着推开我,“你身上好臭呀,先去洗个澡。”
  我靠,这个女人竟然比我还着急,看来是有日子没有得到男人滋润了,像她这种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
  “费姐,我在上面开了个房间,你要不要上去休息一下?”我开始进攻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我主动抢了一单生意。
  当时,我也不知脑袋搭错了哪根筋,一举手说:“老板,我做。”
  说着,她打开电视机示意我去洗澡。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难道老子中了“仙人跳”?
  “胡达,你早来了?”她一说话就会脸红。
  我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她摔在床上,正要扑上去,
  之前她的打扮非常普通,呆板的发型和风格全无的着装,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家庭妇女。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你有些累了,想让你上去休息一下。”
  我立即出现在她面前,并送她去了医院,结果是急性阑尾炎,再晚半个小时她就挂了。
  自那以后,我们的关系一下就拉近了,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经常会电话聊聊天,或者偶尔出来吃个饭什么的。
  从外面冲进来三个彪形大汉和一个扎着马尾辫,戴着副黑墨镜的黑衣女子,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根棒球杆。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但是,这个费雯是个很传统守旧的女人,虽然和丈夫婚姻不幸福,几个月难见一面,但是即便我使出浑身解数,她并没有一点儿要和我劈腿的意思。
  这个大明星最近和一个小嫩模勾搭上了,他想把自己的老婆甩了,又不想分给老婆一半财产,所以才找上了我们,让我睡了她老婆,然后把相关的证据给他,他好在和他老婆离婚时多分点钱。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我们约好的是晚上八点,她提前十分钟到了。
  这些家伙足足打了我近十分钟,把我打得遍体鳞伤。
  我温情款款地安慰她,我知道此时的女人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容易上钩和上床的,我又灌了她几杯酒,她的话也多了起来,絮絮叨叨地开始说那位大明星老公的种种不是,不像以前那么关心她,到处拈花惹草,说到伤心处哭得梨花带雨,非常得惹人爱怜。
  想泡女人,想讨女人欢心,一定要到高级场所,菜的味道在其次,关键是环境一定要好,要高雅,浪漫,上档次,还要给女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我恨恨地嚷道:“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还讲法,讲个鸡爪子呀?”
  接着,她走到我身边蹲下身。
  我几次约她出来看电影、吃饭,她都婉方拒绝了。
  另外两个大汉也上来殴打我,我本想逃出去,可是第三个大汉拿着一根棒球杆堵在门口,只要我一靠近,他就狠狠地给我一棒子,把我打得满头是包。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吃饭时,我有意把话题引到她的婚姻上,她马上变得情绪非常低落,眼睛里有了几点泪光。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你有些累了,想让你上去休息一下。”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费姐,你今天真漂亮。”我由衷地夸赞了她一句。
  两个月后,表姐看我学得差不多了,想给我一次单开的机会,却一直没有合适的。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她站起身,拿起放在桌上的LV手袋,目光闪烁地说:“想的话就快点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回家,不能跟你过夜。”
  我脱衣服时把口袋里的一个打火机“顺手”放在床头柜上,这不是普通的打火机,是我工作的工具,表面上是一个打火机,实际上是一个微型无线摄像机,专门录我和女人在床上办事时的画面,然后交给客户做证据用。
  吃饭时,我有意把话题引到她的婚姻上,她马上变得情绪非常低落,眼睛里有了几点泪光。
  她陡然抬起来,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醉意问道:“你要跟我上床?”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我恨恨地嚷道:“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还讲法,讲个鸡爪子呀?”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或许是老天照顾我,一天深夜,费雯突发急病,给明星老公打电话,没人接,她万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我马上站起来,体贴地给她拉了下椅子,请她坐下,然后很贴心地说:“没有,我也是刚刚来。”
54.80.42.144, 54.80.42.144;0;pc;1;磨铁文学
  接着,她走到我身边蹲下身。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苗疆蛊事2

诸位好友,真的认为华夏大地无奇人焉?然也?否!否!否!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标签:悬疑

超级惊悚直播

我不便细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太古剑尊

并指青云,气吞幽冥。大道交错,剑者独尊。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天降鬼夫

五年前,我生了一个孩子,看过孩子样子的人都死了。

作者:藏密阿弥陀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