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九章 反追踪

作者:AmberDream  发布时间:2017-04-21 20:00  字数:2622 

  欧阳结完账出了店门,发现柳眉在门外,就打趣的说道:“干啥呢?!你怎么还不回去,难道晚上想陪我回家睡觉啊!”
  欧阳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其实她啥也不懂,当初那场任务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作战参谋部以为只是一场营救任务,最多也就算是营救失败。而问题恰恰出在了救出人质之后,当时因为天气原因,并且营救地点在距离小镇不远的深山老林里的一个废旧的村子,导致营救的直升飞机飞不过去,所以他们只能徒步翻越崇山峻岭回到小市边上的作战指挥部,而这一走走了十三天,一直绕不出去,中间也联系不上他们十二个人,派出去了好几个小队都没有找到他们,不过十三后都回到了作战部,他们除了饥饿,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上头狠狠的训了他们九个人,特种部队的特种兵居然会迷路,真是丢脸丢大了。至于为什么会迷路,这十三天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十二个人选择了集体沉默,都不愿再提及其中的事,后来调查他们,他们的口径也是统一,只是迷路,并没有其他,上头也是因为问不到什么了,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欧阳也因为错杀人质而退出了特战队,两年之后也退伍转业了,他们十二个也没有再联系,因为会勾起那痛苦不安的回忆,不想在回忆那惊魂十三天。
  欧阳不再问下去了,他知道,又来了,又回来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都是因为那场任务中多出来的第十三个人,都是他,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不,不要,我不要就这么被命运打败,这次不可能死在他手上,十三年都没有死,这次更不可能死,欧阳这样安慰自己道。
  柳眉低头看着碗答道:“嗯,知道。”
  此时柳眉嘴了含着肉,碗里放着虾,筷子夹着不知道是什么肉,左手拿着啤酒,而旁边的白酒已经光了,一箱啤酒也没了,另一箱也喝了一大半,柳眉看着欧阳点了点头。欧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想,这个女人这么能吃,饿死鬼投胎啊!而且欧阳自己都还没怎么喝白酒,啤酒更是没动,只见柳眉满脸傻白,并没有红,居然这么能喝,随后对着柳眉说道:“谁娶了你,算谁倒霉,你这么能吃,肯定要被你吃穷的。”
  欧阳不再问下去了,他知道,又来了,又回来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都是因为那场任务中多出来的第十三个人,都是他,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不,不要,我不要就这么被命运打败,这次不可能死在他手上,十三年都没有死,这次更不可能死,欧阳这样安慰自己道。
  欧阳笑而不语,很快就到了晚上九点,欧阳两个人吃完之后,就下楼结账,结账的时候发现,居然发现账单上的数字是一万三千人民币,欧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揉了揉眼睛,发现还是那个数字,数了数零以及小数点,结果欧阳脱口而出:“你们这是黑店吧,怎么要这么多钱?!”
  此时柳眉嘴了含着肉,碗里放着虾,筷子夹着不知道是什么肉,左手拿着啤酒,而旁边的白酒已经光了,一箱啤酒也没了,另一箱也喝了一大半,柳眉看着欧阳点了点头。欧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想,这个女人这么能吃,饿死鬼投胎啊!而且欧阳自己都还没怎么喝白酒,啤酒更是没动,只见柳眉满脸傻白,并没有红,居然这么能喝,随后对着柳眉说道:“谁娶了你,算谁倒霉,你这么能吃,肯定要被你吃穷的。”
  欧阳笑而不语,很快就到了晚上九点,欧阳两个人吃完之后,就下楼结账,结账的时候发现,居然发现账单上的数字是一万三千人民币,欧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揉了揉眼睛,发现还是那个数字,数了数零以及小数点,结果欧阳脱口而出:“你们这是黑店吧,怎么要这么多钱?!”
  “啊?!你这么大人了,还要我送你回去啊,你不会怕遇到劫色的吧,放心,我们市里很安全的,不会遇到色狼的,你不知道地址啊,这样我给你拦个出租车,你做出租车回去。”欧阳说着就走到路边正准备拦出租车。
  这时候从包间的电视中传出了一条插播新闻,广大的市民朋友你好,紧急插播一条新闻,近日,一名被关押十三年的毒枭老大从本市监狱越狱,此人极其残忍,杀害了五名监狱看守人员和五名武警队员,现在还在外逃窜,如果有市民朋友发现其踪影,请拨打报警电话,不要贸然上去惊动,以免打草惊蛇。。。在播报新闻主持人的旁边配上了该名毒贩的照片,欧阳因为电视的声音有点大,被吸引了过去,不过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那名在逃毒贩,居然是十三年前那伙亡命徒的老大,欧阳之所以能一眼就能认出,就是因为他那很有特色的外貌,脸上又有一条刀疤,在左脸处,外号刀疤仔,据说当初是跟着香港赌神的,结果学艺不精,又想要赚大钱,就背叛师门,杀了自己的师傅,逃到了金三角地区,做起了毒枭,此人极其残忍,欺师灭门。
  柳眉低头看着碗答道:“嗯,知道。”
  柳眉听他这么说道,就接着说:“我妈说了,能吃是福,能吃的女孩好生养。娶我的那个男人应该感到幸福。”
  他俩于是并排走了起来,这时,柳眉对欧阳小声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人跟着我们,从下午我们出警局的时候就一直跟着。”
  欧阳结完账出了店门,发现柳眉在门外,就打趣的说道:“干啥呢?!你怎么还不回去,难道晚上想陪我回家睡觉啊!”
  这时候从包间的电视中传出了一条插播新闻,广大的市民朋友你好,紧急插播一条新闻,近日,一名被关押十三年的毒枭老大从本市监狱越狱,此人极其残忍,杀害了五名监狱看守人员和五名武警队员,现在还在外逃窜,如果有市民朋友发现其踪影,请拨打报警电话,不要贸然上去惊动,以免打草惊蛇。。。在播报新闻主持人的旁边配上了该名毒贩的照片,欧阳因为电视的声音有点大,被吸引了过去,不过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那名在逃毒贩,居然是十三年前那伙亡命徒的老大,欧阳之所以能一眼就能认出,就是因为他那很有特色的外貌,脸上又有一条刀疤,在左脸处,外号刀疤仔,据说当初是跟着香港赌神的,结果学艺不精,又想要赚大钱,就背叛师门,杀了自己的师傅,逃到了金三角地区,做起了毒枭,此人极其残忍,欺师灭门。
  柳眉边吃东西边看向欧阳,发现欧阳在盯着自己,羞涩笑了,说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你看这么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是不是吸引到你了,告诉你,我可不会跟你,你一没钱,二又不懂女孩的心,至于第三点,额。。。我还没有想到,反正我不会跟你的,你可以趁早死心了。”说完之后,柳眉又继续吃着东西,喝着酒。
  这时候从包间的电视中传出了一条插播新闻,广大的市民朋友你好,紧急插播一条新闻,近日,一名被关押十三年的毒枭老大从本市监狱越狱,此人极其残忍,杀害了五名监狱看守人员和五名武警队员,现在还在外逃窜,如果有市民朋友发现其踪影,请拨打报警电话,不要贸然上去惊动,以免打草惊蛇。。。在播报新闻主持人的旁边配上了该名毒贩的照片,欧阳因为电视的声音有点大,被吸引了过去,不过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那名在逃毒贩,居然是十三年前那伙亡命徒的老大,欧阳之所以能一眼就能认出,就是因为他那很有特色的外貌,脸上又有一条刀疤,在左脸处,外号刀疤仔,据说当初是跟着香港赌神的,结果学艺不精,又想要赚大钱,就背叛师门,杀了自己的师傅,逃到了金三角地区,做起了毒枭,此人极其残忍,欺师灭门。

  而他们当初之所以抓人质,就是因为这名老大被抓了,想帮助老大出来,欧阳此时的内心是震惊的,他怎么还没死,不管是原来还是现在,贩毒都是会被判处死刑的,他怎么会被一直关押,现在居然还越狱了,

  这时候从包间的电视中传出了一条插播新闻,广大的市民朋友你好,紧急插播一条新闻,近日,一名被关押十三年的毒枭老大从本市监狱越狱,此人极其残忍,杀害了五名监狱看守人员和五名武警队员,现在还在外逃窜,如果有市民朋友发现其踪影,请拨打报警电话,不要贸然上去惊动,以免打草惊蛇。。。在播报新闻主持人的旁边配上了该名毒贩的照片,欧阳因为电视的声音有点大,被吸引了过去,不过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那名在逃毒贩,居然是十三年前那伙亡命徒的老大,欧阳之所以能一眼就能认出,就是因为他那很有特色的外貌,脸上又有一条刀疤,在左脸处,外号刀疤仔,据说当初是跟着香港赌神的,结果学艺不精,又想要赚大钱,就背叛师门,杀了自己的师傅,逃到了金三角地区,做起了毒枭,此人极其残忍,欺师灭门。

  欧阳看着柳眉说道:“你是不是早知道他越狱了?”

  欧阳笑而不语,很快就到了晚上九点,欧阳两个人吃完之后,就下楼结账,结账的时候发现,居然发现账单上的数字是一万三千人民币,欧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揉了揉眼睛,发现还是那个数字,数了数零以及小数点,结果欧阳脱口而出:“你们这是黑店吧,怎么要这么多钱?!”

  柳眉低头看着碗答道:“嗯,知道。”

  “那特案组这次来,是不是也和他有关系?”

  “嗯,是的,也和他有一点关系。”

  欧阳不再问下去了,他知道,又来了,又回来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都是因为那场任务中多出来的第十三个人,都是他,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不,不要,我不要就这么被命运打败,这次不可能死在他手上,十三年都没有死,这次更不可能死,欧阳这样安慰自己道。

  柳眉看到欧阳这样自言自语,怕他会想不开,于是对着欧阳说道:“欧阳,当初也不怪你,是那伙亡命徒太狡猾了,居然让人质穿上了劫匪的服装,你也是为了队友的安全考虑,而开的枪,别自责了。”

  欧阳看着柳眉说道:“你是不是早知道他越狱了?”

  欧阳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其实她啥也不懂,当初那场任务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作战参谋部以为只是一场营救任务,最多也就算是营救失败。而问题恰恰出在了救出人质之后,当时因为天气原因,并且营救地点在距离小镇不远的深山老林里的一个废旧的村子,导致营救的直升飞机飞不过去,所以他们只能徒步翻越崇山峻岭回到小市边上的作战指挥部,而这一走走了十三天,一直绕不出去,中间也联系不上他们十二个人,派出去了好几个小队都没有找到他们,不过十三后都回到了作战部,他们除了饥饿,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上头狠狠的训了他们九个人,特种部队的特种兵居然会迷路,真是丢脸丢大了。至于为什么会迷路,这十三天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十二个人选择了集体沉默,都不愿再提及其中的事,后来调查他们,他们的口径也是统一,只是迷路,并没有其他,上头也是因为问不到什么了,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欧阳也因为错杀人质而退出了特战队,两年之后也退伍转业了,他们十二个也没有再联系,因为会勾起那痛苦不安的回忆,不想在回忆那惊魂十三天。

  柳眉边吃东西边看向欧阳,发现欧阳在盯着自己,羞涩笑了,说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你看这么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是不是吸引到你了,告诉你,我可不会跟你,你一没钱,二又不懂女孩的心,至于第三点,额。。。我还没有想到,反正我不会跟你的,你可以趁早死心了。”说完之后,柳眉又继续吃着东西,喝着酒。

  欧阳被柳眉说的话吸引过去,回过神来,发现柳眉还在吃东西,然后看向了桌子,发现食物没有怎么动,就对柳眉说道:“就说了不要点这么多东西,你非要点,你看吧,吃不完吧,这么浪费!”欧阳说完拿起筷子正准备帮忙吃点。

  此时柳眉嘴了含着肉,碗里放着虾,筷子夹着不知道是什么肉,左手拿着啤酒,而旁边的白酒已经光了,一箱啤酒也没了,另一箱也喝了一大半,柳眉看着欧阳点了点头。欧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想,这个女人这么能吃,饿死鬼投胎啊!而且欧阳自己都还没怎么喝白酒,啤酒更是没动,只见柳眉满脸傻白,并没有红,居然这么能喝,随后对着柳眉说道:“谁娶了你,算谁倒霉,你这么能吃,肯定要被你吃穷的。”

  结果,柳眉拍了拍欧阳,指向旁边。

  欧阳顺着柳眉的玉手看去,两只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旁边的盘子已经垒快有一个人高了,惊讶的说道:“你!你!你已经吃了一轮了啊,这桌上的又是重新上的啊?!”

  此时柳眉嘴了含着肉,碗里放着虾,筷子夹着不知道是什么肉,左手拿着啤酒,而旁边的白酒已经光了,一箱啤酒也没了,另一箱也喝了一大半,柳眉看着欧阳点了点头。欧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想,这个女人这么能吃,饿死鬼投胎啊!而且欧阳自己都还没怎么喝白酒,啤酒更是没动,只见柳眉满脸傻白,并没有红,居然这么能喝,随后对着柳眉说道:“谁娶了你,算谁倒霉,你这么能吃,肯定要被你吃穷的。”

  柳眉边吃东西边看向欧阳,发现欧阳在盯着自己,羞涩笑了,说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你看这么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是不是吸引到你了,告诉你,我可不会跟你,你一没钱,二又不懂女孩的心,至于第三点,额。。。我还没有想到,反正我不会跟你的,你可以趁早死心了。”说完之后,柳眉又继续吃着东西,喝着酒。

  柳眉听他这么说道,就接着说:“我妈说了,能吃是福,能吃的女孩好生养。娶我的那个男人应该感到幸福。”

  柳眉边吃东西边看向欧阳,发现欧阳在盯着自己,羞涩笑了,说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你看这么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是不是吸引到你了,告诉你,我可不会跟你,你一没钱,二又不懂女孩的心,至于第三点,额。。。我还没有想到,反正我不会跟你的,你可以趁早死心了。”说完之后,柳眉又继续吃着东西,喝着酒。

  服务员说:“的确是这么多。”然后看向了柳眉。欧阳看了看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柳眉,然后乖乖的掏出银行卡,让服务员刷去,哎!幸好自己存了点钱,要不然真要这刷碗抵账了,下次千万不能请这个女人吃饭了,会被吃穷的。

  柳眉边吃东西边看向欧阳,发现欧阳在盯着自己,羞涩笑了,说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你看这么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是不是吸引到你了,告诉你,我可不会跟你,你一没钱,二又不懂女孩的心,至于第三点,额。。。我还没有想到,反正我不会跟你的,你可以趁早死心了。”说完之后,柳眉又继续吃着东西,喝着酒。

  欧阳笑而不语,很快就到了晚上九点,欧阳两个人吃完之后,就下楼结账,结账的时候发现,居然发现账单上的数字是一万三千人民币,欧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揉了揉眼睛,发现还是那个数字,数了数零以及小数点,结果欧阳脱口而出:“你们这是黑店吧,怎么要这么多钱?!”

  服务员说:“的确是这么多。”然后看向了柳眉。欧阳看了看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柳眉,然后乖乖的掏出银行卡,让服务员刷去,哎!幸好自己存了点钱,要不然真要这刷碗抵账了,下次千万不能请这个女人吃饭了,会被吃穷的。

  欧阳结完账出了店门,发现柳眉在门外,就打趣的说道:“干啥呢?!你怎么还不回去,难道晚上想陪我回家睡觉啊!”

  柳眉看着欧阳那坏坏的样子说道:“你的局长已经帮我们定了旅馆,你送我回去吧。”

  “啊?!你这么大人了,还要我送你回去啊,你不会怕遇到劫色的吧,放心,我们市里很安全的,不会遇到色狼的,你不知道地址啊,这样我给你拦个出租车,你做出租车回去。”欧阳说着就走到路边正准备拦出租车。

  柳眉看着欧阳这正人君子样,上前拍了拍欧阳,说道:“刚吃的好饱啊,我们先散散步吧,消化消化,而且这个点也不好拦车”欧阳郁闷的看着柳眉,心想,我去,刚才都是你吃的,我又没吃多少,只是你需要消化消化吧,花那么钱,哎!心在滴血。不过,欧阳还是陪她先走走,毕竟吃了那么多。

  他俩于是并排走了起来,这时,柳眉对欧阳小声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人跟着我们,从下午我们出警局的时候就一直跟着。”

  欧阳先是一惊,然后又是一阵脸红,因为自己连柳眉跟着自己都没有发现,跟别说发现还有其他跟着自己了。镇定之后,欧阳通过各种反光物体,例如车后镜,商店窗户等,终于发现了一个人跟着自己和柳眉,于是就和柳眉小声的说:“我发现了,我们先这样走着,然后想办法反追踪他。”柳眉应了一声答应。

  欧阳两人走了没多远,就迅速拐进了一条小巷,而跟踪的那个人迅速跟了上去,发现跟丢了,没有发现人影,于是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就坐上出租车离开了,欧阳他俩出来之后也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发现居然是这里,看到那个男人直径走进了小区,而这个小区就是富豪公寓小区,正是案子所在的小区,欧阳和柳眉震惊之余赶紧跟了上去,生怕跟丢了。
  服务员说:“的确是这么多。”然后看向了柳眉。欧阳看了看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柳眉,然后乖乖的掏出银行卡,让服务员刷去,哎!幸好自己存了点钱,要不然真要这刷碗抵账了,下次千万不能请这个女人吃饭了,会被吃穷的。
  柳眉听他这么说道,就接着说:“我妈说了,能吃是福,能吃的女孩好生养。娶我的那个男人应该感到幸福。”
  欧阳看着柳眉说道:“你是不是早知道他越狱了?”
  柳眉边吃东西边看向欧阳,发现欧阳在盯着自己,羞涩笑了,说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你看这么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是不是吸引到你了,告诉你,我可不会跟你,你一没钱,二又不懂女孩的心,至于第三点,额。。。我还没有想到,反正我不会跟你的,你可以趁早死心了。”说完之后,柳眉又继续吃着东西,喝着酒。
  服务员说:“的确是这么多。”然后看向了柳眉。欧阳看了看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柳眉,然后乖乖的掏出银行卡,让服务员刷去,哎!幸好自己存了点钱,要不然真要这刷碗抵账了,下次千万不能请这个女人吃饭了,会被吃穷的。
  他俩于是并排走了起来,这时,柳眉对欧阳小声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人跟着我们,从下午我们出警局的时候就一直跟着。”
  欧阳两人走了没多远,就迅速拐进了一条小巷,而跟踪的那个人迅速跟了上去,发现跟丢了,没有发现人影,于是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就坐上出租车离开了,欧阳他俩出来之后也拦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发现居然是这里,看到那个男人直径走进了小区,而这个小区就是富豪公寓小区,正是案子所在的小区,欧阳和柳眉震惊之余赶紧跟了上去,生怕跟丢了。
  服务员说:“的确是这么多。”然后看向了柳眉。欧阳看了看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柳眉,然后乖乖的掏出银行卡,让服务员刷去,哎!幸好自己存了点钱,要不然真要这刷碗抵账了,下次千万不能请这个女人吃饭了,会被吃穷的。
  欧阳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其实她啥也不懂,当初那场任务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作战参谋部以为只是一场营救任务,最多也就算是营救失败。而问题恰恰出在了救出人质之后,当时因为天气原因,并且营救地点在距离小镇不远的深山老林里的一个废旧的村子,导致营救的直升飞机飞不过去,所以他们只能徒步翻越崇山峻岭回到小市边上的作战指挥部,而这一走走了十三天,一直绕不出去,中间也联系不上他们十二个人,派出去了好几个小队都没有找到他们,不过十三后都回到了作战部,他们除了饥饿,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于是上头狠狠的训了他们九个人,特种部队的特种兵居然会迷路,真是丢脸丢大了。至于为什么会迷路,这十三天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十二个人选择了集体沉默,都不愿再提及其中的事,后来调查他们,他们的口径也是统一,只是迷路,并没有其他,上头也是因为问不到什么了,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欧阳也因为错杀人质而退出了特战队,两年之后也退伍转业了,他们十二个也没有再联系,因为会勾起那痛苦不安的回忆,不想在回忆那惊魂十三天。
  柳眉看着欧阳这正人君子样,上前拍了拍欧阳,说道:“刚吃的好饱啊,我们先散散步吧,消化消化,而且这个点也不好拦车”欧阳郁闷的看着柳眉,心想,我去,刚才都是你吃的,我又没吃多少,只是你需要消化消化吧,花那么钱,哎!心在滴血。不过,欧阳还是陪她先走走,毕竟吃了那么多。
  服务员说:“的确是这么多。”然后看向了柳眉。欧阳看了看服务员,然后看了看柳眉,然后乖乖的掏出银行卡,让服务员刷去,哎!幸好自己存了点钱,要不然真要这刷碗抵账了,下次千万不能请这个女人吃饭了,会被吃穷的。
  他俩于是并排走了起来,这时,柳眉对欧阳小声的说道:“你有没有发现有一个人跟着我们,从下午我们出警局的时候就一直跟着。”
  柳眉看着欧阳那坏坏的样子说道:“你的局长已经帮我们定了旅馆,你送我回去吧。”
  “嗯,是的,也和他有一点关系。”
  此时柳眉嘴了含着肉,碗里放着虾,筷子夹着不知道是什么肉,左手拿着啤酒,而旁边的白酒已经光了,一箱啤酒也没了,另一箱也喝了一大半,柳眉看着欧阳点了点头。欧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想,这个女人这么能吃,饿死鬼投胎啊!而且欧阳自己都还没怎么喝白酒,啤酒更是没动,只见柳眉满脸傻白,并没有红,居然这么能喝,随后对着柳眉说道:“谁娶了你,算谁倒霉,你这么能吃,肯定要被你吃穷的。”
  欧阳被柳眉说的话吸引过去,回过神来,发现柳眉还在吃东西,然后看向了桌子,发现食物没有怎么动,就对柳眉说道:“就说了不要点这么多东西,你非要点,你看吧,吃不完吧,这么浪费!”欧阳说完拿起筷子正准备帮忙吃点。
  “那特案组这次来,是不是也和他有关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惊悚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秦剑锋以文艺兵吹箫手的身份退伍,他是个命犯桃花的人。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教父

血,在沸腾!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破烂王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

作者:牛肉米粉
标签:都市

枭雄

我有个白富美老婆,但我的生活过的一点都不好……

作者:万道光芒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