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旁风观

作者:陈的似水流年  发布时间:2017-04-21 19:29  字数:2664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三人惊讶不已。
“我想起了一个人?”陈,光祖说。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众人听罢都点了点头,是啊,现在还有多少人能够静下心来修行,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在这个充满诱惑物欲横流的尘世,又有多少人能够六根清净?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严世守插话道:“章院长,刚刚我们在这里不是听到山上传来敲钟的声音吗?”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陈老弟,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啊?”跟在陈,光祖身后的章天士抬头望着仿佛永远也到不了顶的山顶问道。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陈老弟,可这里并没有什么和尚啊!”章天士搜寻四周完毕之后问道。
“陈兄弟,那个叫慧喜的小和尚为什么肯留在山上?”严世守问道。
“那寺庙叫什么名字啊?”章天士继续问。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尽在眼前?”章天士的话刚落音,章小芬和严世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四周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便再无其他的人了。
“嘿嘿!”陈,光祖干笑了笑说:“章院长,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你不是我们本地人,这样认为也不奇怪,这观岭的山顶上建的就是一座寺庙,旁风观背后还建了一座尼姑庵,我们镇和其他镇的人平时烧香拜佛都来这里。”
“正是。”陈,光祖平静地点了点头。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三人惊讶不已。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正是。”陈,光祖平静地点了点头。
“对,只有两个和尚。一个是先前我对你们说起过的度苦大师,还有一个便是他的徒弟慧喜小和尚。”陈,光祖脸上尽是感慨。
“是------是-------”来到三人面前的陈,光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是,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还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救谢医生。”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章天士他们面前的这座山名叫观岭,观岭顶上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大约百十来亩。东边建了一座庙,西边建了一座尼姑庵。如果不是庙里敲钟,站在山下很难发现山顶上还有这样一座寺庙。尼姑庵叫“静心庵”,寺庙叫“旁风观”。说来也挺奇怪的,旁风观明明是一座寺庙,却起了一个道观的名字,让人乍一听上去就觉得这是一座道观。旁风观建于明朝,经过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和日军战机的炮火轰炸,至今屹立不倒。附近山脚下的村民经常将坟墓建在山上,观岭实际上也是一座坟山。有人说这观岭其实是用坟堆出来的,这话倒也一点都不夸张。当初这旁风观的建造者能把寺庙建在这观岭上,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用佛家的慈悲来普渡灵魂。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哎!”陈,光祖叹了一口气,然后对众人说:“旧社会,像这样的寺庙,里面一定会有很多和尚的,可新中国成立以后,这座庙里的和尚就越来越少了。”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大师还驱鬼?”严世守惊呆了。
“是一个和尚?”在场的三个人同时叫出声来,他们的心里都充满了惊讶和疑惑,不明白陈,光祖口中所说的度苦大师能不能救出谢永明,但转念一想,在众人心灰意冷之际,陈,光祖能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更何况对方的名字还有‘大师’二字,想必能耐不会太小。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章天士他们面前的这座山名叫观岭,观岭顶上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大约百十来亩。东边建了一座庙,西边建了一座尼姑庵。如果不是庙里敲钟,站在山下很难发现山顶上还有这样一座寺庙。尼姑庵叫“静心庵”,寺庙叫“旁风观”。说来也挺奇怪的,旁风观明明是一座寺庙,却起了一个道观的名字,让人乍一听上去就觉得这是一座道观。旁风观建于明朝,经过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和日军战机的炮火轰炸,至今屹立不倒。附近山脚下的村民经常将坟墓建在山上,观岭实际上也是一座坟山。有人说这观岭其实是用坟堆出来的,这话倒也一点都不夸张。当初这旁风观的建造者能把寺庙建在这观岭上,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用佛家的慈悲来普渡灵魂。
等陈,光祖来到章天士三人面前,章小芬迎上去问:“陈大哥,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们想到怎么样救我的丈夫了?”
“是------是-------”来到三人面前的陈,光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是,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还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救谢医生。”
一听事情有了转机,章天士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正照耀在眼前,他上前紧紧地抓住陈,光祖的手,生怕他跑了一般,颤颤巍巍地问道:“陈老弟,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们真的想到了如何救阿明的办法了?”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陈,光祖对章天士点了点头:“恩,章院长,刚刚你们走了之后,我的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想当初谢医生慷慨解囊救我出牢笼,如今他遭大难,而我们一家竟然束手无策,我,我没用啊!后来我还是有点不甘心,于是又将那本书翻了一遍,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尽在眼前?”章天士的话刚落音,章小芬和严世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四周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便再无其他的人了。
“哦?”章天士迫不及待地追问道:“陈老弟,你想到了什么事情?”
“我想起了一个人?”陈,光祖说。
“一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章天士觉得有点纳闷,因为他在心里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救谢永明的只有王神婆,现在看来除了她之外还有人能够救。章天士一脸欣喜地看着陈,光祖,他希望对方马上讲出那个能救自己女婿的那个人的名字来。
“哦,陈兄弟,这事倒是稀奇,可以讲来听听吗?”严世守对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总是充满了好奇。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度苦大师!”呼吸已经匀称下来的陈,光祖吐出了这四个字。
“是一个和尚?”在场的三个人同时叫出声来,他们的心里都充满了惊讶和疑惑,不明白陈,光祖口中所说的度苦大师能不能救出谢永明,但转念一想,在众人心灰意冷之际,陈,光祖能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更何况对方的名字还有‘大师’二字,想必能耐不会太小。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哦,是啊,我记得。”章天士的脸上掠过一丝惊喜,但没多久又愁云惨雾地对陈,光祖说:“可是陈老弟,就算书里所写的都是真的,这人海茫茫的我们要上哪去寻找一个那样的和尚啊?”
见章天士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陈,光祖对章天士得意地笑了笑:“说起这个和尚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是------是-------”来到三人面前的陈,光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是,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还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救谢医生。”
54.145.118.24, 54.145.118.24;0;pc;1;磨铁文学
“尽在眼前?”章天士的话刚落音,章小芬和严世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四周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便再无其他的人了。
“陈老弟,可这里并没有什么和尚啊!”章天士搜寻四周完毕之后问道。
“那寺庙叫什么名字啊?”章天士继续问。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陈,光祖笑而不语地将头朝山顶扬了扬。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正是。”陈,光祖平静地点了点头。
严世守插话道:“章院长,刚刚我们在这里不是听到山上传来敲钟的声音吗?”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刚刚我还想上去烧柱香替阿明他祈福呢。”转过脸的章天士对陈,光祖说:“陈老弟,那个叫什么度苦的大师,他有把握救阿明出来吗?”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以前的人因为家里穷才跑到庙里当和尚,有些人当和尚也是为了修行,看破红尘四大皆空。可现在,山下的世界精彩纷呈,到处都充满诱惑,又有多少人还愿意留在这山上苦修行呢?”陈,光祖说。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三人惊讶不已。
“大师还驱鬼?”严世守惊呆了。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陈老弟,刚刚听你说,你们这里的人都来这烧香拜佛,理应香火很兴旺才对呀,为什么庙里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替章小芬和严世守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刚刚我还想上去烧柱香替阿明他祈福呢。”转过脸的章天士对陈,光祖说:“陈老弟,那个叫什么度苦的大师,他有把握救阿明出来吗?”
“嘿嘿!”陈,光祖干笑了笑:“这可是真人真事,我可是亲眼所见,当时可真是凶险万分啊!多亏了度苦大师治住了那个厉鬼,才使得刘家人没有被灭门。”
“哦,陈兄弟,这事倒是稀奇,可以讲来听听吗?”严世守对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总是充满了好奇。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爸,那我们就上山吧!”章小芬一听自己丈夫有救了,心中的阴霾一下子消散了许多,更多的是急切之情,她恨不得每人都能长出一对翅膀,马上飞到山顶找那个叫度苦的大师救谢永明。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严世守也觉得当务之急是马上上山找到那个度苦大师,于是便对章天士说:“章院长,陈兄弟说得很对,事不宜迟,我们马上上山吧!迟一分钟谢兄就多一分危险。”然后他转过脸对陈,光祖说:“陈兄弟,麻烦你头前带路。”
“哎!”陈,光祖对众人点了点头:“你们跟在我后面。”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众人听罢都点了点头,是啊,现在还有多少人能够静下心来修行,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在这个充满诱惑物欲横流的尘世,又有多少人能够六根清净?
章天士他们面前的这座山名叫观岭,观岭顶上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大约百十来亩。东边建了一座庙,西边建了一座尼姑庵。如果不是庙里敲钟,站在山下很难发现山顶上还有这样一座寺庙。尼姑庵叫“静心庵”,寺庙叫“旁风观”。说来也挺奇怪的,旁风观明明是一座寺庙,却起了一个道观的名字,让人乍一听上去就觉得这是一座道观。旁风观建于明朝,经过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和日军战机的炮火轰炸,至今屹立不倒。附近山脚下的村民经常将坟墓建在山上,观岭实际上也是一座坟山。有人说这观岭其实是用坟堆出来的,这话倒也一点都不夸张。当初这旁风观的建造者能把寺庙建在这观岭上,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用佛家的慈悲来普渡灵魂。
“陈老弟,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啊?”跟在陈,光祖身后的章天士抬头望着仿佛永远也到不了顶的山顶问道。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走在前头的陈,光祖头也不回地说:“这座山叫做观岭,可你们也都看到了,这方圆几十里除了这座山高一点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平地,所以说只要身在我们镇上,无论你站在任何地方,你都会一眼就能够看到这座观岭。”
“那寺庙叫什么名字啊?”章天士继续问。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旁风观?这名字也太奇怪了吧?难道说山上是一座道观,而不是寺庙?”章天士隐隐约约有些担心。
“嘿嘿!”陈,光祖干笑了笑说:“章院长,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你不是我们本地人,这样认为也不奇怪,这观岭的山顶上建的就是一座寺庙,旁风观背后还建了一座尼姑庵,我们镇和其他镇的人平时烧香拜佛都来这里。”
“想必平时的香火一定很旺吧?”章天士问道。
“想必平时的香火一定很旺吧?”章天士问道。
“那是自然。”陈,光祖点了点头,眼里尽是骄傲,随即脸上的骄傲散得一干二净,“只是,只是庙里只有两个和尚。”
“尽在眼前?”章天士的话刚落音,章小芬和严世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四周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便再无其他的人了。
“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三人惊讶不已。
“一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章天士觉得有点纳闷,因为他在心里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救谢永明的只有王神婆,现在看来除了她之外还有人能够救。章天士一脸欣喜地看着陈,光祖,他希望对方马上讲出那个能救自己女婿的那个人的名字来。
章天士他们面前的这座山名叫观岭,观岭顶上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大约百十来亩。东边建了一座庙,西边建了一座尼姑庵。如果不是庙里敲钟,站在山下很难发现山顶上还有这样一座寺庙。尼姑庵叫“静心庵”,寺庙叫“旁风观”。说来也挺奇怪的,旁风观明明是一座寺庙,却起了一个道观的名字,让人乍一听上去就觉得这是一座道观。旁风观建于明朝,经过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和日军战机的炮火轰炸,至今屹立不倒。附近山脚下的村民经常将坟墓建在山上,观岭实际上也是一座坟山。有人说这观岭其实是用坟堆出来的,这话倒也一点都不夸张。当初这旁风观的建造者能把寺庙建在这观岭上,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用佛家的慈悲来普渡灵魂。
“对,只有两个和尚。一个是先前我对你们说起过的度苦大师,还有一个便是他的徒弟慧喜小和尚。”陈,光祖脸上尽是感慨。
“陈老弟,刚刚听你说,你们这里的人都来这烧香拜佛,理应香火很兴旺才对呀,为什么庙里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替章小芬和严世守说出了心里的疑惑。
“哎!”陈,光祖叹了一口气,然后对众人说:“旧社会,像这样的寺庙,里面一定会有很多和尚的,可新中国成立以后,这座庙里的和尚就越来越少了。”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以前的人因为家里穷才跑到庙里当和尚,有些人当和尚也是为了修行,看破红尘四大皆空。可现在,山下的世界精彩纷呈,到处都充满诱惑,又有多少人还愿意留在这山上苦修行呢?”陈,光祖说。
陈,光祖对章天士点了点头:“恩,章院长,刚刚你们走了之后,我的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想当初谢医生慷慨解囊救我出牢笼,如今他遭大难,而我们一家竟然束手无策,我,我没用啊!后来我还是有点不甘心,于是又将那本书翻了一遍,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众人听罢都点了点头,是啊,现在还有多少人能够静下心来修行,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在这个充满诱惑物欲横流的尘世,又有多少人能够六根清净?
“陈兄弟,那个叫慧喜的小和尚为什么肯留在山上?”严世守问道。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走在前头的陈,光祖头也不回地说:“这座山叫做观岭,可你们也都看到了,这方圆几十里除了这座山高一点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平地,所以说只要身在我们镇上,无论你站在任何地方,你都会一眼就能够看到这座观岭。”
“陈老弟,可这里并没有什么和尚啊!”章天士搜寻四周完毕之后问道。
陈,光祖对章天士点了点头:“恩,章院长,刚刚你们走了之后,我的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想当初谢医生慷慨解囊救我出牢笼,如今他遭大难,而我们一家竟然束手无策,我,我没用啊!后来我还是有点不甘心,于是又将那本书翻了一遍,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尽在眼前?”章天士的话刚落音,章小芬和严世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四周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便再无其他的人了。
“正是。”陈,光祖平静地点了点头。
章天士他们面前的这座山名叫观岭,观岭顶上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大约百十来亩。东边建了一座庙,西边建了一座尼姑庵。如果不是庙里敲钟,站在山下很难发现山顶上还有这样一座寺庙。尼姑庵叫“静心庵”,寺庙叫“旁风观”。说来也挺奇怪的,旁风观明明是一座寺庙,却起了一个道观的名字,让人乍一听上去就觉得这是一座道观。旁风观建于明朝,经过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和日军战机的炮火轰炸,至今屹立不倒。附近山脚下的村民经常将坟墓建在山上,观岭实际上也是一座坟山。有人说这观岭其实是用坟堆出来的,这话倒也一点都不夸张。当初这旁风观的建造者能把寺庙建在这观岭上,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用佛家的慈悲来普渡灵魂。
“度苦大师!”呼吸已经匀称下来的陈,光祖吐出了这四个字。
“嘿嘿!”陈,光祖干笑了笑说:“章院长,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你不是我们本地人,这样认为也不奇怪,这观岭的山顶上建的就是一座寺庙,旁风观背后还建了一座尼姑庵,我们镇和其他镇的人平时烧香拜佛都来这里。”
“一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章天士觉得有点纳闷,因为他在心里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救谢永明的只有王神婆,现在看来除了她之外还有人能够救。章天士一脸欣喜地看着陈,光祖,他希望对方马上讲出那个能救自己女婿的那个人的名字来。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是一个和尚?”在场的三个人同时叫出声来,他们的心里都充满了惊讶和疑惑,不明白陈,光祖口中所说的度苦大师能不能救出谢永明,但转念一想,在众人心灰意冷之际,陈,光祖能说出这个人的名字,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更何况对方的名字还有‘大师’二字,想必能耐不会太小。
“以前的人因为家里穷才跑到庙里当和尚,有些人当和尚也是为了修行,看破红尘四大皆空。可现在,山下的世界精彩纷呈,到处都充满诱惑,又有多少人还愿意留在这山上苦修行呢?”陈,光祖说。
“大师还驱鬼?”严世守惊呆了。
“陈兄弟,那个叫慧喜的小和尚为什么肯留在山上?”严世守问道。
“大师还驱鬼?”严世守惊呆了。
众人听罢都点了点头,是啊,现在还有多少人能够静下心来修行,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在这个充满诱惑物欲横流的尘世,又有多少人能够六根清净?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哎!”陈,光祖对众人点了点头:“你们跟在我后面。”
见章天士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陈,光祖对章天士得意地笑了笑:“说起这个和尚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章天士他们面前的这座山名叫观岭,观岭顶上有一块很大的平地,大约百十来亩。东边建了一座庙,西边建了一座尼姑庵。如果不是庙里敲钟,站在山下很难发现山顶上还有这样一座寺庙。尼姑庵叫“静心庵”,寺庙叫“旁风观”。说来也挺奇怪的,旁风观明明是一座寺庙,却起了一个道观的名字,让人乍一听上去就觉得这是一座道观。旁风观建于明朝,经过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和日军战机的炮火轰炸,至今屹立不倒。附近山脚下的村民经常将坟墓建在山上,观岭实际上也是一座坟山。有人说这观岭其实是用坟堆出来的,这话倒也一点都不夸张。当初这旁风观的建造者能把寺庙建在这观岭上,其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用佛家的慈悲来普渡灵魂。
陈,光祖对章天士点了点头:“恩,章院长,刚刚你们走了之后,我的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想当初谢医生慷慨解囊救我出牢笼,如今他遭大难,而我们一家竟然束手无策,我,我没用啊!后来我还是有点不甘心,于是又将那本书翻了一遍,突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嘿嘿!”陈,光祖干笑了笑:“这可是真人真事,我可是亲眼所见,当时可真是凶险万分啊!多亏了度苦大师治住了那个厉鬼,才使得刘家人没有被灭门。”
“想必平时的香火一定很旺吧?”章天士问道。
“陈兄弟,那个叫慧喜的小和尚为什么肯留在山上?”严世守问道。
“哦,陈兄弟,这事倒是稀奇,可以讲来听听吗?”严世守对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总是充满了好奇。
“正是。”陈,光祖平静地点了点头。
“哎!”陈,光祖对众人点了点头:“你们跟在我后面。”
等陈,光祖来到章天士三人面前,章小芬迎上去问:“陈大哥,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们想到怎么样救我的丈夫了?”
“一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章天士觉得有点纳闷,因为他在心里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救谢永明的只有王神婆,现在看来除了她之外还有人能够救。章天士一脸欣喜地看着陈,光祖,他希望对方马上讲出那个能救自己女婿的那个人的名字来。
“那寺庙叫什么名字啊?”章天士继续问。
“嘿嘿!”陈,光祖干笑了笑:“这可是真人真事,我可是亲眼所见,当时可真是凶险万分啊!多亏了度苦大师治住了那个厉鬼,才使得刘家人没有被灭门。”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严世守插话道:“章院长,刚刚我们在这里不是听到山上传来敲钟的声音吗?”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刚刚我还想上去烧柱香替阿明他祈福呢。”转过脸的章天士对陈,光祖说:“陈老弟,那个叫什么度苦的大师,他有把握救阿明出来吗?”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刚刚我还想上去烧柱香替阿明他祈福呢。”转过脸的章天士对陈,光祖说:“陈老弟,那个叫什么度苦的大师,他有把握救阿明出来吗?”
“度苦大师!”呼吸已经匀称下来的陈,光祖吐出了这四个字。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想必平时的香火一定很旺吧?”章天士问道。
“嘿嘿!”陈,光祖干笑了笑说:“章院长,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你不是我们本地人,这样认为也不奇怪,这观岭的山顶上建的就是一座寺庙,旁风观背后还建了一座尼姑庵,我们镇和其他镇的人平时烧香拜佛都来这里。”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陈,光祖笑而不语地将头朝山顶扬了扬。
“陈老弟,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啊?”跟在陈,光祖身后的章天士抬头望着仿佛永远也到不了顶的山顶问道。
“陈老弟,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啊?”跟在陈,光祖身后的章天士抬头望着仿佛永远也到不了顶的山顶问道。
“以前的人因为家里穷才跑到庙里当和尚,有些人当和尚也是为了修行,看破红尘四大皆空。可现在,山下的世界精彩纷呈,到处都充满诱惑,又有多少人还愿意留在这山上苦修行呢?”陈,光祖说。
“大师还驱鬼?”严世守惊呆了。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刚刚我还想上去烧柱香替阿明他祈福呢。”转过脸的章天士对陈,光祖说:“陈老弟,那个叫什么度苦的大师,他有把握救阿明出来吗?”
“哎!”陈,光祖叹了一口气,然后对众人说:“旧社会,像这样的寺庙,里面一定会有很多和尚的,可新中国成立以后,这座庙里的和尚就越来越少了。”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尽在眼前?”章天士的话刚落音,章小芬和严世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四周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便再无其他的人了。
严世守也觉得当务之急是马上上山找到那个度苦大师,于是便对章天士说:“章院长,陈兄弟说得很对,事不宜迟,我们马上上山吧!迟一分钟谢兄就多一分危险。”然后他转过脸对陈,光祖说:“陈兄弟,麻烦你头前带路。”
“想必平时的香火一定很旺吧?”章天士问道。
“哦,陈兄弟,这事倒是稀奇,可以讲来听听吗?”严世守对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总是充满了好奇。
“哦?”章天士迫不及待地追问道:“陈老弟,你想到了什么事情?”
“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三人惊讶不已。
一听事情有了转机,章天士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正照耀在眼前,他上前紧紧地抓住陈,光祖的手,生怕他跑了一般,颤颤巍巍地问道:“陈老弟,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们真的想到了如何救阿明的办法了?”
“是------是-------”来到三人面前的陈,光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是,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还不知道这个办法能不能救谢医生。”
“以前的人因为家里穷才跑到庙里当和尚,有些人当和尚也是为了修行,看破红尘四大皆空。可现在,山下的世界精彩纷呈,到处都充满诱惑,又有多少人还愿意留在这山上苦修行呢?”陈,光祖说。
等陈,光祖来到章天士三人面前,章小芬迎上去问:“陈大哥,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们想到怎么样救我的丈夫了?”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看到章天士三人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欣喜,陈,光祖还以为对方没有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于是解释道:“你们还记得书上所说的那个和尚吗?正是他将那个走进壁画里的书生救了出来。”
“为什么呀陈大哥?”章小芬问。
“爸,那我们就上山吧!”章小芬一听自己丈夫有救了,心中的阴霾一下子消散了许多,更多的是急切之情,她恨不得每人都能长出一对翅膀,马上飞到山顶找那个叫度苦的大师救谢永明。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旁风观。”陈,光祖答道。
“你是说那个叫度苦的大师的和尚就住在这山顶上?”章天士呆呆地望着山顶。
“时间紧迫,我们上山吧,边走边说。”陈,光祖看了看众人,像是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陈,光祖一脸迷茫地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听秀秀说岳丈和度苦大师有些交情,秀秀说度苦大师法力高深,以前还为我们村驱过鬼。”
见章天士终于明白过来自己的意思,陈,光祖对章天士得意地笑了笑:“说起这个和尚嘛,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刚刚我还想上去烧柱香替阿明他祈福呢。”转过脸的章天士对陈,光祖说:“陈老弟,那个叫什么度苦的大师,他有把握救阿明出来吗?”
“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刚刚我还想上去烧柱香替阿明他祈福呢。”转过脸的章天士对陈,光祖说:“陈老弟,那个叫什么度苦的大师,他有把握救阿明出来吗?”
“只有两个和尚?”章天士三人惊讶不已。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