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六章:丹无垢

作者:獨釣翛然  发布时间:2017-04-21 19:34  字数:2621 

  “冯师弟,话可不能这么说。不过若是张墨白在炼丹上天赋卓然的话,我流云峰将来就极有可能出一位丹道宗师了。”崔远青面不改色,传音回去。
  打定主意后,小乞儿走到炼器炉旁。
  当草木之力发挥到六到八成的时候,丹药表面会生成浅浅的叶纹,这就是生纹丹。
  炼丹炉旁同样摆有一张桌案,上面放有药引和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的两味主材,雾中花和霜纹草,小乞儿深吸一口气,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是来到炼丹炉前,心反而变得平静没有波动。
  现在流云峰的丹师大部分都还在有瑕丹摸爬滚打,就连峰主崔远青,已经尊为灵阶极品丹师,但是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最多发挥八成多的草木之力,不过是生纹丹罢了!
  “本宗不以炼器见长,还是烦请诸位峰主提出高见。”
  无垢丹,草木之力发挥在三成到五成,丹师的炼丹手法,对火候的掌握,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

  转眼间,七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道童在门外说道:“墨白师兄,宗主和峰主都在大殿等着你呢。”

  小乞儿应了一声知道了,神识从玉简中恋恋不舍的退出来。却道一声糟糕,“这炼器的玉简可是一点没看啊!”

  叮嘱小虎不要乱跑,收拾好后,小乞儿心情忐忑的跟着道童来到缥缈峰大殿。

  大殿之内早已架起了一座炼丹炉和炼器炉,六峰峰主和宗主赵武阳正在养气凝神,见小乞儿上前弯腰见礼,赵武阳含笑开口:“墨白,准备的怎么样?”忽然双目一凝:“已经镜水两层境了?”

  “本宗不以炼器见长,还是烦请诸位峰主提出高见。”

  炼丹炉旁同样摆有一张桌案,上面放有药引和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的两味主材,雾中花和霜纹草,小乞儿深吸一口气,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是来到炼丹炉前,心反而变得平静没有波动。

  原本赵武阳对老祖的法旨是疑惑不解的,一般来说刚经过内门考核的弟子,被传送阵传送到六峰之一,是由接引弟子将镜水卷交给他们,安排住所,待跨入镜水境,凝练神识之后,才发给储物袋,算是正式的内门弟子。

  虽然小乞儿敲响了十二声水月钟,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记录,可是在短短七天内,让小乞儿恢复敲水月钟留下的后遗症,还要将增灵丹和飞剑的炼制方法学会,赵武阳都感到棘手,认为老祖这是强人所难,给小乞儿施加压力。

  可是小乞儿在七天内竟然修炼到了镜水境第二层,实在是超出了赵武阳的预料。这也不怪赵武阳这么想,实在是河洛道玄经太过玄奥,三年时间,小乞儿丹田内灵力的累积远超同人,就差心境的升华,在敲响水月钟时,经反震之力的锤炼,就已经有了破境的征兆。

  “那咱们拭目以待。”冯九征传音道。

  “或许,他全身心放在提升修为上了,没有好好看炼制增灵丹和飞剑的玉简?”赵武阳在心里有这样一个假设,具体如何,等下就知道了。

  “宗主容禀,七天时间有限,准备不是很充分,怕是有负宗主、各位峰主所托。”

  “不妨事,不妨事,宗主,咱们最后再摸骨量身,测试体质?”流云峰主崔远青原本对小乞儿就有好感,现在看到在短短七天内修炼到镜水境第二层,就更为满意了。

  丹药五境,或称为丹道五境,每隔一境,对丹道的理解千差万别,相去甚远。

  “怎么,崔师兄认定张墨白是你流云峰的人了?”缭云峰主冯九征传音道。

  “冯师弟,话可不能这么说。不过若是张墨白在炼丹上天赋卓然的话,我流云峰将来就极有可能出一位丹道宗师了。”崔远青面不改色,传音回去。

  “那咱们拭目以待。”冯九征传音道。

  云罗宗最初以丹道闻名,但因为丹道人才青黄不接,逐渐分化,只留下流云峰一脉,保丹道传承不灭,而炼器则以程星野的迷云峰见长,其他四峰则都以剑修为主。

  小乞儿修炼上的天赋毋庸置疑,就看在炼丹和炼器上有没有特别的天赋了,若是在丹器二道其中的一道上有特别的天赋,那对云罗宗而言,就不只是一颗新星那么简单了,若是丹器都精通的话……

  冯九征没有继续想下去,但是他在心底还是希望小乞儿在丹器两道上不要有过分的天赋,专心修炼多好,这样不会分散精力,成长得也更快。

  丹药除了灵、尊、圣、帝四阶十六品,在每一品根据草木之力发挥的多少还分为五境——有瑕丹、无垢丹、生纹丹、成络丹,以至最后的叶脉神丹!

  “就依崔师兄所言,先进行丹器两道考核,墨白放轻松,丹器两个无论先后,你自行决定。”赵武阳见小乞儿有点紧张,开解道。

  小乞儿心里犯了难,暗自嘀咕道:“我是先炼丹呢,还是先炼器?这几天只给我理论知识,也不让我试试手,好让我心里有底。还是先炼器吧,死马当活马医,先降低他们对我的期望,然后再给他们惊喜,先失望后惊喜总好过先惊喜后失望。”

  打定主意后,小乞儿走到炼器炉旁。

  “我们不必看了,宗主。”却是迷云峰主程星野向赵武阳传音,他们六个神识一扫自然知道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是什么情况,程星野自是一脸失望,毕竟你再怎么不懂炼器,飞剑怎么也用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凝练成一个剑胚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弄成一个最简单的球状,这是纯粹的敷衍了,心里亦是不喜,只是小乞儿正在炼丹,不好出声打搅。

  飞剑的品阶因为材料而异,这次考核要炼制的是灵阶下品的飞剑。炼器炉旁边的桌案上放有玄精铁,赤羽铜等炼制飞剑的材料,小乞儿不懂炼器的手法,只能仿照炼丹来了。

  “星野,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此事不可强求。”赵武阳传音开导。

  省去了碎材的步骤,将玄精铁、赤羽铜等金属放入炼器炉中,熔化成液状,然后运用成丹的手法将金属液体化成一个圆球,加大炼器炉下的火势,一个金属球就慢慢成型了。

  收完火,低着头双手将金属球递给赵武阳,也不敢去看他,小声的说了句:“有劳宗主和诸位峰主斧鉴,弟子去炼丹了。”然后匆忙转身去炼丹炉所在。

  赵武阳看着手里的金属球,一脸苦笑不得,他虽然对炼器不是很了解,但是,手里这东西一打眼就知道,根本就谈不上“器”,随手可炼。但是出于礼,还是递给了六位峰主,让他们轮流看看。

  “本宗不以炼器见长,还是烦请诸位峰主提出高见。”

  “我们不必看了,宗主。”却是迷云峰主程星野向赵武阳传音,他们六个神识一扫自然知道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是什么情况,程星野自是一脸失望,毕竟你再怎么不懂炼器,飞剑怎么也用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凝练成一个剑胚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弄成一个最简单的球状,这是纯粹的敷衍了,心里亦是不喜,只是小乞儿正在炼丹,不好出声打搅。

  “星野,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此事不可强求。”赵武阳传音开导。

  “我知道,赵师兄。”

  炼丹炉旁同样摆有一张桌案,上面放有药引和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的两味主材,雾中花和霜纹草,小乞儿深吸一口气,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是来到炼丹炉前,心反而变得平静没有波动。

  按着脑海中推衍无数次的炼丹过程,碎材、熔液、聚火、成丹四个步骤,有条不紊的开始,慢慢的大殿内开始弥漫着药香。

  流云峰主崔远青别看着老神在在,其实心中有些患得患失,看着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心内有些欢喜,有些失落。欢喜是因为小乞儿与迷云峰无缘,失落是因为小乞儿万一炼制丹药也一塌糊涂怎么办?

  原本赵武阳对老祖的法旨是疑惑不解的,一般来说刚经过内门考核的弟子,被传送阵传送到六峰之一,是由接引弟子将镜水卷交给他们,安排住所,待跨入镜水境,凝练神识之后,才发给储物袋,算是正式的内门弟子。

  “那咱们拭目以待。”冯九征传音道。

  他心中一直有一个理想,那就是复兴云罗宗的丹道!可是流云峰近年来在丹道上一直乏善可陈,人才式微,他实在是不敢想象若是在他逝去之后,云罗宗的丹道是否还会存在?

  现在流云峰的丹师大部分都还在有瑕丹摸爬滚打,就连峰主崔远青,已经尊为灵阶极品丹师,但是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最多发挥八成多的草木之力,不过是生纹丹罢了!

  小乞儿将玉瓶恭敬地递给宗主赵武阳,赵武阳打开瓶塞,发现小乞儿炼制的增灵丹比外宗所发的增灵丹品质好上许多,面露喜色。

  到了成丹的最后一步,五颗增灵丹在丹炉内滴溜溜的旋转成型,小乞儿一拍丹炉,丹药从炉内飞出,落入盛放丹药的玉瓶里。

  小乞儿将玉瓶恭敬地递给宗主赵武阳,赵武阳打开瓶塞,发现小乞儿炼制的增灵丹比外宗所发的增灵丹品质好上许多,面露喜色。

  开口道:“崔师兄,你是丹道大家,你来看看张墨白炼制的丹药。”

  流云峰主崔远青接过玉瓶,牵引出一粒丹药,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仔细观察,面色一震,惊道:“无垢丹!”

  其他五位峰主闻言也大惊失色,他们虽说对丹道谈不上精通,但还是有些了解。

  丹药除了灵、尊、圣、帝四阶十六品,在每一品根据草木之力发挥的多少还分为五境——有瑕丹、无垢丹、生纹丹、成络丹,以至最后的叶脉神丹!

  有瑕丹,草木之力发挥不到三成,大部分丹师处于这个阶段。

  道童在门外说道:“墨白师兄,宗主和峰主都在大殿等着你呢。”

  无垢丹,草木之力发挥在三成到五成,丹师的炼丹手法,对火候的掌握,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

  当草木之力发挥到六到八成的时候,丹药表面会生成浅浅的叶纹,这就是生纹丹。

  当叶纹成网格状在丹药部分分布,草木之力发挥到了九成,这也就是成络丹。

  至于草木之力发挥到十成,丹药表面会全范围无死角的覆盖叶络,就像被一片完整的叶子包裹,这就是叶脉神丹!

  “或许,他全身心放在提升修为上了,没有好好看炼制增灵丹和飞剑的玉简?”赵武阳在心里有这样一个假设,具体如何,等下就知道了。

  丹药五境,或称为丹道五境,每隔一境,对丹道的理解千差万别,相去甚远。

  现在流云峰的丹师大部分都还在有瑕丹摸爬滚打,就连峰主崔远青,已经尊为灵阶极品丹师,但是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最多发挥八成多的草木之力,不过是生纹丹罢了!

  

  当草木之力发挥到六到八成的时候,丹药表面会生成浅浅的叶纹,这就是生纹丹。
  丹药五境,或称为丹道五境,每隔一境,对丹道的理解千差万别,相去甚远。
  流云峰主崔远青别看着老神在在,其实心中有些患得患失,看着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心内有些欢喜,有些失落。欢喜是因为小乞儿与迷云峰无缘,失落是因为小乞儿万一炼制丹药也一塌糊涂怎么办?
  道童在门外说道:“墨白师兄,宗主和峰主都在大殿等着你呢。”
  小乞儿应了一声知道了,神识从玉简中恋恋不舍的退出来。却道一声糟糕,“这炼器的玉简可是一点没看啊!”
  当叶纹成网格状在丹药部分分布,草木之力发挥到了九成,这也就是成络丹。
  丹药除了灵、尊、圣、帝四阶十六品,在每一品根据草木之力发挥的多少还分为五境——有瑕丹、无垢丹、生纹丹、成络丹,以至最后的叶脉神丹!
  当草木之力发挥到六到八成的时候,丹药表面会生成浅浅的叶纹,这就是生纹丹。
  开口道:“崔师兄,你是丹道大家,你来看看张墨白炼制的丹药。”
  “我们不必看了,宗主。”却是迷云峰主程星野向赵武阳传音,他们六个神识一扫自然知道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是什么情况,程星野自是一脸失望,毕竟你再怎么不懂炼器,飞剑怎么也用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凝练成一个剑胚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弄成一个最简单的球状,这是纯粹的敷衍了,心里亦是不喜,只是小乞儿正在炼丹,不好出声打搅。
  小乞儿修炼上的天赋毋庸置疑,就看在炼丹和炼器上有没有特别的天赋了,若是在丹器二道其中的一道上有特别的天赋,那对云罗宗而言,就不只是一颗新星那么简单了,若是丹器都精通的话……
  “怎么,崔师兄认定张墨白是你流云峰的人了?”缭云峰主冯九征传音道。
  “或许,他全身心放在提升修为上了,没有好好看炼制增灵丹和飞剑的玉简?”赵武阳在心里有这样一个假设,具体如何,等下就知道了。
  有瑕丹,草木之力发挥不到三成,大部分丹师处于这个阶段。
  “本宗不以炼器见长,还是烦请诸位峰主提出高见。”
  “我知道,赵师兄。”
  虽然小乞儿敲响了十二声水月钟,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的记录,可是在短短七天内,让小乞儿恢复敲水月钟留下的后遗症,还要将增灵丹和飞剑的炼制方法学会,赵武阳都感到棘手,认为老祖这是强人所难,给小乞儿施加压力。
  转眼间,七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飞剑的品阶因为材料而异,这次考核要炼制的是灵阶下品的飞剑。炼器炉旁边的桌案上放有玄精铁,赤羽铜等炼制飞剑的材料,小乞儿不懂炼器的手法,只能仿照炼丹来了。
  冯九征没有继续想下去,但是他在心底还是希望小乞儿在丹器两道上不要有过分的天赋,专心修炼多好,这样不会分散精力,成长得也更快。
  “或许,他全身心放在提升修为上了,没有好好看炼制增灵丹和飞剑的玉简?”赵武阳在心里有这样一个假设,具体如何,等下就知道了。
  流云峰主崔远青别看着老神在在,其实心中有些患得患失,看着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心内有些欢喜,有些失落。欢喜是因为小乞儿与迷云峰无缘,失落是因为小乞儿万一炼制丹药也一塌糊涂怎么办?
  有瑕丹,草木之力发挥不到三成,大部分丹师处于这个阶段。
  云罗宗最初以丹道闻名,但因为丹道人才青黄不接,逐渐分化,只留下流云峰一脉,保丹道传承不灭,而炼器则以程星野的迷云峰见长,其他四峰则都以剑修为主。
  叮嘱小虎不要乱跑,收拾好后,小乞儿心情忐忑的跟着道童来到缥缈峰大殿。
  “或许,他全身心放在提升修为上了,没有好好看炼制增灵丹和飞剑的玉简?”赵武阳在心里有这样一个假设,具体如何,等下就知道了。
  可是小乞儿在七天内竟然修炼到了镜水境第二层,实在是超出了赵武阳的预料。这也不怪赵武阳这么想,实在是河洛道玄经太过玄奥,三年时间,小乞儿丹田内灵力的累积远超同人,就差心境的升华,在敲响水月钟时,经反震之力的锤炼,就已经有了破境的征兆。
  大殿之内早已架起了一座炼丹炉和炼器炉,六峰峰主和宗主赵武阳正在养气凝神,见小乞儿上前弯腰见礼,赵武阳含笑开口:“墨白,准备的怎么样?”忽然双目一凝:“已经镜水两层境了?”
  打定主意后,小乞儿走到炼器炉旁。
  “我们不必看了,宗主。”却是迷云峰主程星野向赵武阳传音,他们六个神识一扫自然知道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是什么情况,程星野自是一脸失望,毕竟你再怎么不懂炼器,飞剑怎么也用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凝练成一个剑胚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弄成一个最简单的球状,这是纯粹的敷衍了,心里亦是不喜,只是小乞儿正在炼丹,不好出声打搅。
  “本宗不以炼器见长,还是烦请诸位峰主提出高见。”
  赵武阳看着手里的金属球,一脸苦笑不得,他虽然对炼器不是很了解,但是,手里这东西一打眼就知道,根本就谈不上“器”,随手可炼。但是出于礼,还是递给了六位峰主,让他们轮流看看。
  “冯师弟,话可不能这么说。不过若是张墨白在炼丹上天赋卓然的话,我流云峰将来就极有可能出一位丹道宗师了。”崔远青面不改色,传音回去。
  “我们不必看了,宗主。”却是迷云峰主程星野向赵武阳传音,他们六个神识一扫自然知道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是什么情况,程星野自是一脸失望,毕竟你再怎么不懂炼器,飞剑怎么也用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凝练成一个剑胚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弄成一个最简单的球状,这是纯粹的敷衍了,心里亦是不喜,只是小乞儿正在炼丹,不好出声打搅。
  他心中一直有一个理想,那就是复兴云罗宗的丹道!可是流云峰近年来在丹道上一直乏善可陈,人才式微,他实在是不敢想象若是在他逝去之后,云罗宗的丹道是否还会存在?
  丹药五境,或称为丹道五境,每隔一境,对丹道的理解千差万别,相去甚远。
  小乞儿将玉瓶恭敬地递给宗主赵武阳,赵武阳打开瓶塞,发现小乞儿炼制的增灵丹比外宗所发的增灵丹品质好上许多,面露喜色。
  现在流云峰的丹师大部分都还在有瑕丹摸爬滚打,就连峰主崔远青,已经尊为灵阶极品丹师,但是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最多发挥八成多的草木之力,不过是生纹丹罢了!
  转眼间,七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就依崔师兄所言,先进行丹器两道考核,墨白放轻松,丹器两个无论先后,你自行决定。”赵武阳见小乞儿有点紧张,开解道。
  炼丹炉旁同样摆有一张桌案,上面放有药引和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的两味主材,雾中花和霜纹草,小乞儿深吸一口气,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是来到炼丹炉前,心反而变得平静没有波动。
  “那咱们拭目以待。”冯九征传音道。
  炼丹炉旁同样摆有一张桌案,上面放有药引和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的两味主材,雾中花和霜纹草,小乞儿深吸一口气,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是来到炼丹炉前,心反而变得平静没有波动。
  炼丹炉旁同样摆有一张桌案,上面放有药引和炼制灵阶下品增灵丹的两味主材,雾中花和霜纹草,小乞儿深吸一口气,本来是有些紧张的,但是来到炼丹炉前,心反而变得平静没有波动。
  “我们不必看了,宗主。”却是迷云峰主程星野向赵武阳传音,他们六个神识一扫自然知道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是什么情况,程星野自是一脸失望,毕竟你再怎么不懂炼器,飞剑怎么也用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凝练成一个剑胚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弄成一个最简单的球状,这是纯粹的敷衍了,心里亦是不喜,只是小乞儿正在炼丹,不好出声打搅。
  当草木之力发挥到六到八成的时候,丹药表面会生成浅浅的叶纹,这就是生纹丹。
  “我知道,赵师兄。”
  无垢丹,草木之力发挥在三成到五成,丹师的炼丹手法,对火候的掌握,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
  其他五位峰主闻言也大惊失色,他们虽说对丹道谈不上精通,但还是有些了解。
  道童在门外说道:“墨白师兄,宗主和峰主都在大殿等着你呢。”
  云罗宗最初以丹道闻名,但因为丹道人才青黄不接,逐渐分化,只留下流云峰一脉,保丹道传承不灭,而炼器则以程星野的迷云峰见长,其他四峰则都以剑修为主。
  小乞儿将玉瓶恭敬地递给宗主赵武阳,赵武阳打开瓶塞,发现小乞儿炼制的增灵丹比外宗所发的增灵丹品质好上许多,面露喜色。
  流云峰主崔远青接过玉瓶,牵引出一粒丹药,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仔细观察,面色一震,惊道:“无垢丹!”
  “宗主容禀,七天时间有限,准备不是很充分,怕是有负宗主、各位峰主所托。”
  “或许,他全身心放在提升修为上了,没有好好看炼制增灵丹和飞剑的玉简?”赵武阳在心里有这样一个假设,具体如何,等下就知道了。
  流云峰主崔远青接过玉瓶,牵引出一粒丹药,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仔细观察,面色一震,惊道:“无垢丹!”
  收完火,低着头双手将金属球递给赵武阳,也不敢去看他,小声的说了句:“有劳宗主和诸位峰主斧鉴,弟子去炼丹了。”然后匆忙转身去炼丹炉所在。
  “本宗不以炼器见长,还是烦请诸位峰主提出高见。”
  “那咱们拭目以待。”冯九征传音道。
  “我们不必看了,宗主。”却是迷云峰主程星野向赵武阳传音,他们六个神识一扫自然知道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是什么情况,程星野自是一脸失望,毕竟你再怎么不懂炼器,飞剑怎么也用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凝练成一个剑胚也是可以的,可他偏偏弄成一个最简单的球状,这是纯粹的敷衍了,心里亦是不喜,只是小乞儿正在炼丹,不好出声打搅。
  流云峰主崔远青别看着老神在在,其实心中有些患得患失,看着小乞儿炼制的金属球,心内有些欢喜,有些失落。欢喜是因为小乞儿与迷云峰无缘,失落是因为小乞儿万一炼制丹药也一塌糊涂怎么办?
  开口道:“崔师兄,你是丹道大家,你来看看张墨白炼制的丹药。”
  道童在门外说道:“墨白师兄,宗主和峰主都在大殿等着你呢。”
  “宗主容禀,七天时间有限,准备不是很充分,怕是有负宗主、各位峰主所托。”
  “星野,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此事不可强求。”赵武阳传音开导。
  赵武阳看着手里的金属球,一脸苦笑不得,他虽然对炼器不是很了解,但是,手里这东西一打眼就知道,根本就谈不上“器”,随手可炼。但是出于礼,还是递给了六位峰主,让他们轮流看看。
  “不妨事,不妨事,宗主,咱们最后再摸骨量身,测试体质?”流云峰主崔远青原本对小乞儿就有好感,现在看到在短短七天内修炼到镜水境第二层,就更为满意了。
  “宗主容禀,七天时间有限,准备不是很充分,怕是有负宗主、各位峰主所托。”
  收完火,低着头双手将金属球递给赵武阳,也不敢去看他,小声的说了句:“有劳宗主和诸位峰主斧鉴,弟子去炼丹了。”然后匆忙转身去炼丹炉所在。
  开口道:“崔师兄,你是丹道大家,你来看看张墨白炼制的丹药。”
  开口道:“崔师兄,你是丹道大家,你来看看张墨白炼制的丹药。”
  “就依崔师兄所言,先进行丹器两道考核,墨白放轻松,丹器两个无论先后,你自行决定。”赵武阳见小乞儿有点紧张,开解道。
  大殿之内早已架起了一座炼丹炉和炼器炉,六峰峰主和宗主赵武阳正在养气凝神,见小乞儿上前弯腰见礼,赵武阳含笑开口:“墨白,准备的怎么样?”忽然双目一凝:“已经镜水两层境了?”
  当叶纹成网格状在丹药部分分布,草木之力发挥到了九成,这也就是成络丹。
  至于草木之力发挥到十成,丹药表面会全范围无死角的覆盖叶络,就像被一片完整的叶子包裹,这就是叶脉神丹!
  “星野,我明白你的心情,不过此事不可强求。”赵武阳传音开导。
  “那咱们拭目以待。”冯九征传音道。
  小乞儿心里犯了难,暗自嘀咕道:“我是先炼丹呢,还是先炼器?这几天只给我理论知识,也不让我试试手,好让我心里有底。还是先炼器吧,死马当活马医,先降低他们对我的期望,然后再给他们惊喜,先失望后惊喜总好过先惊喜后失望。”
  “本宗不以炼器见长,还是烦请诸位峰主提出高见。”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太古剑尊

以血海无涯重铸登天之路,以亿万枯骨再炼剑道经书。

作者:青石细语
标签:玄幻

鬼闻乐见

且看这个妖艳无双的老邪,如何去布下天地生死局……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校园修仙狂少

我喜欢以德服人,千万不要逼我,我狂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作者:炎哥
标签:都市

超级校医

清纯白领,妖冶御姐,各色各样的美女也进入到熊宇的生活中……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茅山鬼术师

我的生活中鬼怪夜行,巫蛊压胜凶灵怨咒,我在阴阳之间行走。

作者:彼岸浮屠
标签:悬疑

重走未来路

五分互联网产业,四分科学幻想,剩下的一分是未知。

作者:万木春
标签:科幻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