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弱者的底线

作者:玖妹  发布时间:2017-04-21 20:01  字数:3127 

  一人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树干中跳出,在空中一把抓过苍天破一手搂过昏迷的叁邵,毫无停留的直奔男子原本的位置而去!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你到底是什么人,”组长并未因为枪被抢走露出任何慌张,甚至上前一步,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气势丝毫没有减退,“为何要带走叁邵。”
  说完转头向外走,又突然想起什么喊道:“远处那个!枪法不错!人也稳!好好锻炼肯定比他们两个有出息!”
  还好痞子反应迅速,子弹只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
  一人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树干中跳出,在空中一把抓过苍天破一手搂过昏迷的叁邵,毫无停留的直奔男子原本的位置而去!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而组长和痞子两人已经透露出喘息声,虽然不到疲惫的程度,却是实打实的差距。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
  他注意到,远方那人微不可查的测了测头,于是闭眼彻底放松自己躺在地上。
  白大褂和叶子显然也吃了一惊,可惜他们没力气,否则一定会做出更多反应。
  痞子咧嘴一笑,丛林里的叶子和白大褂对视一眼,从后面跑出来,站到了组长身后的位置。
  痞子先攻做诱饵吸引注意力组长则冒险开枪试一次,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没用叁邵做威胁,让开痞子后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一把抓住他手腕一翻,伸手拿枪一抓,头都没回就照着后面痞子冲过来的位置开枪就是一下。
  组长仿佛计算好一样抢在他前面跳起接住,来了个后到先得,这时痞子已经从丛林中跑出赶到,端枪瞄准却发现对方立刻轻微调整肩上叁邵的位置,显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两人前后跳远拉开距离,心里都有些沉重。
  两人前后跳远拉开距离,心里都有些沉重。
  “平等交易风险自然是一半儿一半儿,你我各自往前走到中间,是男人别婆婆妈妈。”知道对方在防备丛林里的痞子等人,但组长是从不上别人道儿的类型,开口就夺回一半优势,而且也不给对方啰嗦的机会,拿枪做投降姿势开始往前迈步。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战…”组长想叫他站住,可是身体没一处听自己指挥,头上留下的血让视线模糊,他却不觉得痛。
  但没迈出几步,他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对方好笑的瞧着他,却也同时往前走。
  “平等交易风险自然是一半儿一半儿,你我各自往前走到中间,是男人别婆婆妈妈。”知道对方在防备丛林里的痞子等人,但组长是从不上别人道儿的类型,开口就夺回一半优势,而且也不给对方啰嗦的机会,拿枪做投降姿势开始往前迈步。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丛林中的三人彼此交流眼神,一切准备就绪,坐等按计划进行。
  “原来如此,”那人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做出拼死一搏姿态的四人,无奈的摇摇头,“那就请你为了自己的底线付出代价吧。”
  这种凝聚到恐怖程度的安静,让对面男子眼睛里发出近乎兴奋的光。
  他不动声色,站起来再次看向对面的人,一脸无从判断的安静。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但没迈出几步,他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嗯,好久没这么运动过了,爽快,”活动着脖子,又摇晃摇晃胳膊,男子看看倒在地上耗尽体力的几人,笑道:“看在心情好的份上,饶你们一命,拜拜了。”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没错,特殊军事班一组的组长骨子里其实就是这么个不知变通的傻子,而他们从知道这一点起,就一直佩服这个傻子。
  白大褂和叶子显然也吃了一惊,可惜他们没力气,否则一定会做出更多反应。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没错,特殊军事班一组的组长骨子里其实就是这么个不知变通的傻子,而他们从知道这一点起,就一直佩服这个傻子。
  男子眯眼朝远方望去,几乎下一秒就做出急退的举动!
  他深深记得某年一个冬日,在模拟攻坚训练中尖兵一人扫荡了半个战场,在其他成员无力战斗情况下给所在小组带来近乎碾压性的胜利。
  可这小子此刻的反应,分明…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说完转头向外走,又突然想起什么喊道:“远处那个!枪法不错!人也稳!好好锻炼肯定比他们两个有出息!”
  砰砰两枪,同样的几厘米距离,只不过这次是射击在后脚跟,组长散发着无人可撼动的坚持,冷声道:“就算我是弱者,你也同样开不起玩笑。”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他不动声色,站起来再次看向对面的人,一脸无从判断的安静。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男子挑挑眉,他对药剂的使用很有研究,绝对相信那个剂量下肩膀上这人会毫无意识的昏迷五个小时以上。
  他痛的,是自己身为军人,身为小队组长,身为大家信任对象却不能担起责任的自尊心。
  “轰——!!”四周仿佛遭受了炸弹的袭击一般,男子原本所在的位置被一刀生生炸开一个巨大的深坑。
  还好痞子反应迅速,子弹只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
  没错,特殊军事班一组的组长骨子里其实就是这么个不知变通的傻子,而他们从知道这一点起,就一直佩服这个傻子。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转头看看肩膀上的叁邵,他歪歪头道:“至于这个,我并不感兴趣,想要他的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个跑腿的。”
  “跑腿的这么厉害,给我也来一个呗,”痞子也上前一步,笑的和对方有异曲同工之妙,“咱们要不商量个价格,你和我们合作肯定更有赚头。”
  砰砰两枪,同样的几厘米距离,只不过这次是射击在后脚跟,组长散发着无人可撼动的坚持,冷声道:“就算我是弱者,你也同样开不起玩笑。”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转头看看肩膀上的叁邵,他歪歪头道:“至于这个,我并不感兴趣,想要他的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个跑腿的。”
  痞子咧嘴一笑,丛林里的叶子和白大褂对视一眼,从后面跑出来,站到了组长身后的位置。
  来人此刻正站在深坑的前方,用无论何时都安静的眼神淡淡望着对面的男子。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难得啊难得,我真是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素材了,”颠了颠肩上的叁邵以防他掉下去,男子在拳打脚踢中边拆招边笑的非常开心,“不过我也玩腻了,你们还是趁早脱离学院去闯闯吧,兴许过几年能让我尽兴。”
  说完转头向外走,又突然想起什么喊道:“远处那个!枪法不错!人也稳!好好锻炼肯定比他们两个有出息!”
  来人此刻正站在深坑的前方,用无论何时都安静的眼神淡淡望着对面的男子。
  “难道你原来是我们的人?”组长听出话里的蹊跷。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痞子一笑,放弃枪抽出自己惯用的电棍上前与组长配合迎敌,一时间场中你来我往看得人眼花缭乱,双方似乎谁也占不到便宜。
  痞子笑的牵动了伤口,却一点都不在乎,用身边人都不一定能听到的微声低语一句——师父,幸不辱命啊。
  两人前后跳远拉开距离,心里都有些沉重。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叁邵紧闭的眼睛在溢出泪水,虽然只有几滴就停住了,但是他在哭。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54.80.175.56, 54.80.175.56;0;pc;1;磨铁文学
  痞子先攻做诱饵吸引注意力组长则冒险开枪试一次,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没用叁邵做威胁,让开痞子后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一把抓住他手腕一翻,伸手拿枪一抓,头都没回就照着后面痞子冲过来的位置开枪就是一下。
  “难得啊难得,我真是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素材了,”颠了颠肩上的叁邵以防他掉下去,男子在拳打脚踢中边拆招边笑的非常开心,“不过我也玩腻了,你们还是趁早脱离学院去闯闯吧,兴许过几年能让我尽兴。”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男子突然把四对一时都不肯放下的叁邵猛的扔出去,几乎同时,一个圆形的青色光罩在空中刹那间张开,把叁邵移动轨迹中接触到的一切树木草丛破坏的粉碎!!
  “跑腿的这么厉害,给我也来一个呗,”痞子也上前一步,笑的和对方有异曲同工之妙,“咱们要不商量个价格,你和我们合作肯定更有赚头。”
  砰砰两枪,同样的几厘米距离,只不过这次是射击在后脚跟,组长散发着无人可撼动的坚持,冷声道:“就算我是弱者,你也同样开不起玩笑。”
  “跑腿的这么厉害,给我也来一个呗,”痞子也上前一步,笑的和对方有异曲同工之妙,“咱们要不商量个价格,你和我们合作肯定更有赚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组长和痞子多年战斗经验前后预警,两人交换个眼色加紧了节奏,做了个时间差攻击。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没错,特殊军事班一组的组长骨子里其实就是这么个不知变通的傻子,而他们从知道这一点起,就一直佩服这个傻子。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原来如此,”那人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做出拼死一搏姿态的四人,无奈的摇摇头,“那就请你为了自己的底线付出代价吧。”
  “尖…兵?”在后方的组长看到来人,有点难以置信。
  而组长和痞子两人已经透露出喘息声,虽然不到疲惫的程度,却是实打实的差距。
  男子突然把四对一时都不肯放下的叁邵猛的扔出去,几乎同时,一个圆形的青色光罩在空中刹那间张开,把叁邵移动轨迹中接触到的一切树木草丛破坏的粉碎!!
  看看痞子,又环顾了整个荒野,组长说出仿佛撼动整个空间的言语,“除非我死,否则谁也休想从我手里带走我的组员,这就是我身为弱者的底线。”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痞子先攻做诱饵吸引注意力组长则冒险开枪试一次,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没用叁邵做威胁,让开痞子后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一把抓住他手腕一翻,伸手拿枪一抓,头都没回就照着后面痞子冲过来的位置开枪就是一下。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转头看看肩膀上的叁邵,他歪歪头道:“至于这个,我并不感兴趣,想要他的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个跑腿的。”
  他的状态太自然了,战斗到此刻,竟不见呼吸哪怕一分一毫的加快。
  “难道你原来是我们的人?”组长听出话里的蹊跷。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转头看看肩膀上的叁邵,他歪歪头道:“至于这个,我并不感兴趣,想要他的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个跑腿的。”
  有水从肩膀前面洒下来,他诧异的看去,发现一直昏迷的人脸上竟然滴下水珠。
  “尖…兵?”在后方的组长看到来人,有点难以置信。
  来人此刻正站在深坑的前方,用无论何时都安静的眼神淡淡望着对面的男子。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平等交易风险自然是一半儿一半儿,你我各自往前走到中间,是男人别婆婆妈妈。”知道对方在防备丛林里的痞子等人,但组长是从不上别人道儿的类型,开口就夺回一半优势,而且也不给对方啰嗦的机会,拿枪做投降姿势开始往前迈步。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组长仿佛计算好一样抢在他前面跳起接住,来了个后到先得,这时痞子已经从丛林中跑出赶到,端枪瞄准却发现对方立刻轻微调整肩上叁邵的位置,显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叁邵紧闭的眼睛在溢出泪水,虽然只有几滴就停住了,但是他在哭。
  男子眯眼朝远方望去,几乎下一秒就做出急退的举动!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看组长和痞子两人在他手底下竟然讨不到半点便宜,叶子越加紧张。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叁邵紧闭的眼睛在溢出泪水,虽然只有几滴就停住了,但是他在哭。
  这个敌人,难道…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这大约是个气势问题,两方交手对方上来你却动都不敢动,自然会有股不如人的气势。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轰——!!”四周仿佛遭受了炸弹的袭击一般,男子原本所在的位置被一刀生生炸开一个巨大的深坑。
  那人看向组长,笑着摇摇头,“你错了,我不算任何一边的人,我只是我自己的人。成了,我今儿玩够了,你们也该洗洗睡了,都散了吧。”
  痞子笑的牵动了伤口,却一点都不在乎,用身边人都不一定能听到的微声低语一句——师父,幸不辱命啊。
  “原来如此,”那人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做出拼死一搏姿态的四人,无奈的摇摇头,“那就请你为了自己的底线付出代价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组长并未因为枪被抢走露出任何慌张,甚至上前一步,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气势丝毫没有减退,“为何要带走叁邵。”
  丛林中的三人彼此交流眼神,一切准备就绪,坐等按计划进行。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难道你原来是我们的人?”组长听出话里的蹊跷。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砰砰两枪,同样的几厘米距离,只不过这次是射击在后脚跟,组长散发着无人可撼动的坚持,冷声道:“就算我是弱者,你也同样开不起玩笑。”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来人此刻正站在深坑的前方,用无论何时都安静的眼神淡淡望着对面的男子。

  “平等交易风险自然是一半儿一半儿,你我各自往前走到中间,是男人别婆婆妈妈。”知道对方在防备丛林里的痞子等人,但组长是从不上别人道儿的类型,开口就夺回一半优势,而且也不给对方啰嗦的机会,拿枪做投降姿势开始往前迈步。

  对方好笑的瞧着他,却也同时往前走。

  这大约是个气势问题,两方交手对方上来你却动都不敢动,自然会有股不如人的气势。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这个敌人,难道…

  丛林中的三人彼此交流眼神,一切准备就绪,坐等按计划进行。

  当两人同时到达中间区域的时候,组长和男子又几乎同时做出反应,组长下枪男子迅速上前,以叁邵当挡箭牌同时去夺武器,组长早有预料将枪向空中高高扔起,释放的双手全力去夺男子肩上的叁邵。

  “你到底是什么人,”组长并未因为枪被抢走露出任何慌张,甚至上前一步,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气势丝毫没有减退,“为何要带走叁邵。”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男子勾起嘴角侧身一躲,同时低身借力,一蹬地负重跳出常人难以匹及的高度,眼看就要拿到空中马上就要升到最高点的枪,谁知远处一颗子弹分秒不差的从空中无声而至,男子挑眉收回手并在空中硬是做了个扭腰的动作,躲开子弹后还抬脚想把枪再次勾过来。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组长仿佛计算好一样抢在他前面跳起接住,来了个后到先得,这时痞子已经从丛林中跑出赶到,端枪瞄准却发现对方立刻轻微调整肩上叁邵的位置,显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痞子一笑,放弃枪抽出自己惯用的电棍上前与组长配合迎敌,一时间场中你来我往看得人眼花缭乱,双方似乎谁也占不到便宜。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他不动声色,站起来再次看向对面的人,一脸无从判断的安静。

  看组长和痞子两人在他手底下竟然讨不到半点便宜,叶子越加紧张。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一人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树干中跳出,在空中一把抓过苍天破一手搂过昏迷的叁邵,毫无停留的直奔男子原本的位置而去!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他深深记得某年一个冬日,在模拟攻坚训练中尖兵一人扫荡了半个战场,在其他成员无力战斗情况下给所在小组带来近乎碾压性的胜利。

  那场训练给当时参与的校兵带来难以磨灭的记忆,尖兵在北城学院的超然地位在那次训练后再也无人敢质疑。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这个敌人,难道…

  “难得啊难得,我真是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素材了,”颠了颠肩上的叁邵以防他掉下去,男子在拳打脚踢中边拆招边笑的非常开心,“不过我也玩腻了,你们还是趁早脱离学院去闯闯吧,兴许过几年能让我尽兴。”

  组长和痞子多年战斗经验前后预警,两人交换个眼色加紧了节奏,做了个时间差攻击。

  痞子先攻做诱饵吸引注意力组长则冒险开枪试一次,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没用叁邵做威胁,让开痞子后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一把抓住他手腕一翻,伸手拿枪一抓,头都没回就照着后面痞子冲过来的位置开枪就是一下。

  还好痞子反应迅速,子弹只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看看痞子,又环顾了整个荒野,组长说出仿佛撼动整个空间的言语,“除非我死,否则谁也休想从我手里带走我的组员,这就是我身为弱者的底线。”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两人前后跳远拉开距离,心里都有些沉重。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组长仿佛计算好一样抢在他前面跳起接住,来了个后到先得,这时痞子已经从丛林中跑出赶到,端枪瞄准却发现对方立刻轻微调整肩上叁邵的位置,显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他的状态太自然了,战斗到此刻,竟不见呼吸哪怕一分一毫的加快。

  而组长和痞子两人已经透露出喘息声,虽然不到疲惫的程度,却是实打实的差距。

  “你到底是什么人,”组长并未因为枪被抢走露出任何慌张,甚至上前一步,眼睛死死盯着对方,气势丝毫没有减退,“为何要带走叁邵。”

  “跑腿的这么厉害,给我也来一个呗,”痞子也上前一步,笑的和对方有异曲同工之妙,“咱们要不商量个价格,你和我们合作肯定更有赚头。”

54.80.175.56, 54.80.175.56;0;pc;1;磨铁文学

  两人前后跳远拉开距离,心里都有些沉重。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转头看看肩膀上的叁邵,他歪歪头道:“至于这个,我并不感兴趣,想要他的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个跑腿的。”

  “跑腿的这么厉害,给我也来一个呗,”痞子也上前一步,笑的和对方有异曲同工之妙,“咱们要不商量个价格,你和我们合作肯定更有赚头。”

  “竟胡说,”那人颇为认真的看向痞子回答:“和你们合作,只会让我亏得连屁都不剩,谁苦谁知道。”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丛林中的三人彼此交流眼神,一切准备就绪,坐等按计划进行。

  “难道你原来是我们的人?”组长听出话里的蹊跷。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转头看看肩膀上的叁邵,他歪歪头道:“至于这个,我并不感兴趣,想要他的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个跑腿的。”

  那人看向组长,笑着摇摇头,“你错了,我不算任何一边的人,我只是我自己的人。成了,我今儿玩够了,你们也该洗洗睡了,都散了吧。”

  说完转头向外走,又突然想起什么喊道:“远处那个!枪法不错!人也稳!好好锻炼肯定比他们两个有出息!”

  两人前后跳远拉开距离,心里都有些沉重。

  叶子本来要摁下的手指僵住,他以为这个时候正是对方最松懈的时候,正是狙击的好时候,可对方这时机开口,明显是一直在警戒他这边。

  “站住!”组长掏出一把手枪厉声道:“把他放下!这是我们的底线!”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砰砰两枪,同样的几厘米距离,只不过这次是射击在后脚跟,组长散发着无人可撼动的坚持,冷声道:“就算我是弱者,你也同样开不起玩笑。”

  看看痞子,又环顾了整个荒野,组长说出仿佛撼动整个空间的言语,“除非我死,否则谁也休想从我手里带走我的组员,这就是我身为弱者的底线。”

  痞子咧嘴一笑,丛林里的叶子和白大褂对视一眼,从后面跑出来,站到了组长身后的位置。

  没错,特殊军事班一组的组长骨子里其实就是这么个不知变通的傻子,而他们从知道这一点起,就一直佩服这个傻子。

  有水从肩膀前面洒下来,他诧异的看去,发现一直昏迷的人脸上竟然滴下水珠。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原来如此,”那人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做出拼死一搏姿态的四人,无奈的摇摇头,“那就请你为了自己的底线付出代价吧。”

  “嗯,好久没这么运动过了,爽快,”活动着脖子,又摇晃摇晃胳膊,男子看看倒在地上耗尽体力的几人,笑道:“看在心情好的份上,饶你们一命,拜拜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说着转头离开。

  “战…”组长想叫他站住,可是身体没一处听自己指挥,头上留下的血让视线模糊,他却不觉得痛。

  没错,特殊军事班一组的组长骨子里其实就是这么个不知变通的傻子,而他们从知道这一点起,就一直佩服这个傻子。

  他痛的,是自己身为军人,身为小队组长,身为大家信任对象却不能担起责任的自尊心。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男子听到后面虚弱的声音却没理会,也确实没必要理会,只是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向外去。

  但没迈出几步,他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男子突然把四对一时都不肯放下的叁邵猛的扔出去,几乎同时,一个圆形的青色光罩在空中刹那间张开,把叁邵移动轨迹中接触到的一切树木草丛破坏的粉碎!!

  有水从肩膀前面洒下来,他诧异的看去,发现一直昏迷的人脸上竟然滴下水珠。

  叁邵紧闭的眼睛在溢出泪水,虽然只有几滴就停住了,但是他在哭。

  男子挑挑眉,他对药剂的使用很有研究,绝对相信那个剂量下肩膀上这人会毫无意识的昏迷五个小时以上。

  可这小子此刻的反应,分明…

  “!!”

  男子突然把四对一时都不肯放下的叁邵猛的扔出去,几乎同时,一个圆形的青色光罩在空中刹那间张开,把叁邵移动轨迹中接触到的一切树木草丛破坏的粉碎!!

54.80.175.56, 54.80.175.56;0;pc;1;磨铁文学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男子眯眼朝远方望去,几乎下一秒就做出急退的举动!

  一人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树干中跳出,在空中一把抓过苍天破一手搂过昏迷的叁邵,毫无停留的直奔男子原本的位置而去!

  “轰——!!”四周仿佛遭受了炸弹的袭击一般,男子原本所在的位置被一刀生生炸开一个巨大的深坑。

  “轰——!!”四周仿佛遭受了炸弹的袭击一般,男子原本所在的位置被一刀生生炸开一个巨大的深坑。

  来人此刻正站在深坑的前方,用无论何时都安静的眼神淡淡望着对面的男子。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但没迈出几步,他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这个敌人,难道…

  “尖…兵?”在后方的组长看到来人,有点难以置信。

  痞子笑的牵动了伤口,却一点都不在乎,用身边人都不一定能听到的微声低语一句——师父,幸不辱命啊。

  他注意到,远方那人微不可查的测了测头,于是闭眼彻底放松自己躺在地上。

  白大褂和叶子显然也吃了一惊,可惜他们没力气,否则一定会做出更多反应。

  低身将叁邵放在地上,尖兵感觉到苍天破刀身的能量彻底消失,恢复了普通武器的状态。

  他不动声色,站起来再次看向对面的人,一脸无从判断的安静。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这种凝聚到恐怖程度的安静,让对面男子眼睛里发出近乎兴奋的光。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男子听到后面虚弱的声音却没理会,也确实没必要理会,只是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向外去。

  男子眯眼朝远方望去,几乎下一秒就做出急退的举动!

  还好痞子反应迅速,子弹只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对方好笑的瞧着他,却也同时往前走。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叁邵紧闭的眼睛在溢出泪水,虽然只有几滴就停住了,但是他在哭。
54.80.175.56, 54.80.175.56;0;pc;1;磨铁文学
  那场训练给当时参与的校兵带来难以磨灭的记忆,尖兵在北城学院的超然地位在那次训练后再也无人敢质疑。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竟胡说,”那人颇为认真的看向痞子回答:“和你们合作,只会让我亏得连屁都不剩,谁苦谁知道。”
  “战…”组长想叫他站住,可是身体没一处听自己指挥,头上留下的血让视线模糊,他却不觉得痛。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痞子咧嘴一笑,丛林里的叶子和白大褂对视一眼,从后面跑出来,站到了组长身后的位置。
  这大约是个气势问题,两方交手对方上来你却动都不敢动,自然会有股不如人的气势。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说完转头向外走,又突然想起什么喊道:“远处那个!枪法不错!人也稳!好好锻炼肯定比他们两个有出息!”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成,我放弃,咱们一手交货一手交人。不过你得往这边走,我是绝对不会过去的。”男人游刃有余的提要求。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组长仿佛计算好一样抢在他前面跳起接住,来了个后到先得,这时痞子已经从丛林中跑出赶到,端枪瞄准却发现对方立刻轻微调整肩上叁邵的位置,显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54.80.175.56, 54.80.175.56;0;pc;1;磨铁文学
  “难得啊难得,我真是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素材了,”颠了颠肩上的叁邵以防他掉下去,男子在拳打脚踢中边拆招边笑的非常开心,“不过我也玩腻了,你们还是趁早脱离学院去闯闯吧,兴许过几年能让我尽兴。”
  “我对你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说了你也不会感兴趣,”转头看看肩膀上的叁邵,他歪歪头道:“至于这个,我并不感兴趣,想要他的另有其人,我也不过是个跑腿的。”
  他注意到,远方那人微不可查的测了测头,于是闭眼彻底放松自己躺在地上。
  “难得啊难得,我真是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素材了,”颠了颠肩上的叁邵以防他掉下去,男子在拳打脚踢中边拆招边笑的非常开心,“不过我也玩腻了,你们还是趁早脱离学院去闯闯吧,兴许过几年能让我尽兴。”
  当两人同时到达中间区域的时候,组长和男子又几乎同时做出反应,组长下枪男子迅速上前,以叁邵当挡箭牌同时去夺武器,组长早有预料将枪向空中高高扔起,释放的双手全力去夺男子肩上的叁邵。
  看组长和痞子两人在他手底下竟然讨不到半点便宜,叶子越加紧张。
  “!!”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可这小子此刻的反应,分明…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这个敌人,难道…
  “在强者面前,弱者根本没资格谈底线。”那人头都不回的说,脚步丝毫不停,“要说底线,那也该是我说…”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54.80.175.56, 54.80.175.56;0;pc;1;磨铁文学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竟胡说,”那人颇为认真的看向痞子回答:“和你们合作,只会让我亏得连屁都不剩,谁苦谁知道。”
  他的状态太自然了,战斗到此刻,竟不见呼吸哪怕一分一毫的加快。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但没迈出几步,他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有水从肩膀前面洒下来,他诧异的看去,发现一直昏迷的人脸上竟然滴下水珠。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组长仿佛计算好一样抢在他前面跳起接住,来了个后到先得,这时痞子已经从丛林中跑出赶到,端枪瞄准却发现对方立刻轻微调整肩上叁邵的位置,显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痞子一笑,放弃枪抽出自己惯用的电棍上前与组长配合迎敌,一时间场中你来我往看得人眼花缭乱,双方似乎谁也占不到便宜。
  苍天破高悬于半空,不同以往的正发出一阵阵奇特的波动。
  这个敌人,难道…
  “嗯,好久没这么运动过了,爽快,”活动着脖子,又摇晃摇晃胳膊,男子看看倒在地上耗尽体力的几人,笑道:“看在心情好的份上,饶你们一命,拜拜了。”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这大约是个气势问题,两方交手对方上来你却动都不敢动,自然会有股不如人的气势。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一人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树干中跳出,在空中一把抓过苍天破一手搂过昏迷的叁邵,毫无停留的直奔男子原本的位置而去!
  那人看向组长,笑着摇摇头,“你错了,我不算任何一边的人,我只是我自己的人。成了,我今儿玩够了,你们也该洗洗睡了,都散了吧。”
  男子勾起嘴角侧身一躲,同时低身借力,一蹬地负重跳出常人难以匹及的高度,眼看就要拿到空中马上就要升到最高点的枪,谁知远处一颗子弹分秒不差的从空中无声而至,男子挑眉收回手并在空中硬是做了个扭腰的动作,躲开子弹后还抬脚想把枪再次勾过来。
  还好痞子反应迅速,子弹只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
  男子听到后面虚弱的声音却没理会,也确实没必要理会,只是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向外去。
  还好痞子反应迅速,子弹只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划痕。
  看看痞子,又环顾了整个荒野,组长说出仿佛撼动整个空间的言语,“除非我死,否则谁也休想从我手里带走我的组员,这就是我身为弱者的底线。”
  男子听到后面虚弱的声音却没理会,也确实没必要理会,只是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向外去。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叶子是小组里唯一参加过那场模拟训练的成员,所以当被分到特殊军事班第一小组见到尖兵时,他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低身将叁邵放在地上,尖兵感觉到苍天破刀身的能量彻底消失,恢复了普通武器的状态。
  白大褂和叶子显然也吃了一惊,可惜他们没力气,否则一定会做出更多反应。
  痞子笑的牵动了伤口,却一点都不在乎,用身边人都不一定能听到的微声低语一句——师父,幸不辱命啊。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这个敌人,难道…
  又一颗子弹预读到他的动作直奔大腿,男子低笑出声,腿上踢的角度做了一个轻微的调整,堪堪避过子弹同时居然还是勾到了枪,只是飞出的方向不是他计算好的角度,无法抬手就接住。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种程度的对手,而且会遇到对面这个人,当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对方好笑的瞧着他,却也同时往前走。
  “尖…兵?”在后方的组长看到来人,有点难以置信。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他深深记得某年一个冬日,在模拟攻坚训练中尖兵一人扫荡了半个战场,在其他成员无力战斗情况下给所在小组带来近乎碾压性的胜利。
  来人此刻正站在深坑的前方,用无论何时都安静的眼神淡淡望着对面的男子。
  看看倒在四周狼狈不堪的三人,他痛的灵魂都在颤抖。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男子听到后面虚弱的声音却没理会,也确实没必要理会,只是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向外去。
  但没迈出几步,他就感觉到一丝异样。
  男子听到后面虚弱的声音却没理会,也确实没必要理会,只是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向外去。
  组长和痞子多年战斗经验前后预警,两人交换个眼色加紧了节奏,做了个时间差攻击。
  叶子本来要摁下的手指僵住,他以为这个时候正是对方最松懈的时候,正是狙击的好时候,可对方这时机开口,明显是一直在警戒他这边。
  所以一组的组长不是尖兵,能凝聚起这些形形色色成员的,就只有这个傻到家的人而已。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痞子笑的牵动了伤口,却一点都不在乎,用身边人都不一定能听到的微声低语一句——师父,幸不辱命啊。
  砰砰两枪,同样的几厘米距离,只不过这次是射击在后脚跟,组长散发着无人可撼动的坚持,冷声道:“就算我是弱者,你也同样开不起玩笑。”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只不过男子注意到,来人握着苍天破的手紧绷到青筋暴起,好像要捏碎这件神器一样。
  痞子先攻做诱饵吸引注意力组长则冒险开枪试一次,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没用叁邵做威胁,让开痞子后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一把抓住他手腕一翻,伸手拿枪一抓,头都没回就照着后面痞子冲过来的位置开枪就是一下。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痞子笑的牵动了伤口,却一点都不在乎,用身边人都不一定能听到的微声低语一句——师父,幸不辱命啊。
  那一枪,其实是对着心脏去的。
  这人,之前显然没用全力,不对,说不定此刻也没用。
  “站住!”组长掏出一把手枪厉声道:“把他放下!这是我们的底线!”
  叶子作为狙击手在后方暗暗心惊,这男子刚刚那一跳快有5米高,莫非对方是针对跳跃力锻炼的异能?如果不是,那对方实力几乎等同于尖兵。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方大约也不是真的很在意这一半儿的距离。
  看组长和痞子两人在他手底下竟然讨不到半点便宜,叶子越加紧张。
  男子挑挑眉,他对药剂的使用很有研究,绝对相信那个剂量下肩膀上这人会毫无意识的昏迷五个小时以上。
  组长仿佛计算好一样抢在他前面跳起接住,来了个后到先得,这时痞子已经从丛林中跑出赶到,端枪瞄准却发现对方立刻轻微调整肩上叁邵的位置,显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应对。
  男子突然把四对一时都不肯放下的叁邵猛的扔出去,几乎同时,一个圆形的青色光罩在空中刹那间张开,把叁邵移动轨迹中接触到的一切树木草丛破坏的粉碎!!
  有水从肩膀前面洒下来,他诧异的看去,发现一直昏迷的人脸上竟然滴下水珠。
  来人此刻正站在深坑的前方,用无论何时都安静的眼神淡淡望着对面的男子。
  痞子先攻做诱饵吸引注意力组长则冒险开枪试一次,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没用叁邵做威胁,让开痞子后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一把抓住他手腕一翻,伸手拿枪一抓,头都没回就照着后面痞子冲过来的位置开枪就是一下。
  A+等异能的恐怖,不是亲身经历永远难以想象。
  没错,特殊军事班一组的组长骨子里其实就是这么个不知变通的傻子,而他们从知道这一点起,就一直佩服这个傻子。
  两人前后跳远拉开距离,心里都有些沉重。
  痞子先攻做诱饵吸引注意力组长则冒险开枪试一次,可对方根本没给他机会,甚至没用叁邵做威胁,让开痞子后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一把抓住他手腕一翻,伸手拿枪一抓,头都没回就照着后面痞子冲过来的位置开枪就是一下。
  痞子笑的牵动了伤口,却一点都不在乎,用身边人都不一定能听到的微声低语一句——师父,幸不辱命啊。
  他深深记得某年一个冬日,在模拟攻坚训练中尖兵一人扫荡了半个战场,在其他成员无力战斗情况下给所在小组带来近乎碾压性的胜利。
  “嗯,好久没这么运动过了,爽快,”活动着脖子,又摇晃摇晃胳膊,男子看看倒在地上耗尽体力的几人,笑道:“看在心情好的份上,饶你们一命,拜拜了。”
  “嗯,好久没这么运动过了,爽快,”活动着脖子,又摇晃摇晃胳膊,男子看看倒在地上耗尽体力的几人,笑道:“看在心情好的份上,饶你们一命,拜拜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戒指

高中生林峰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枚超级戒指……

作者:执笔划圆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超级校医

熊宇回归都市,成为商城大学校医院的一名校医……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地府微信群

约最美的鬼,揍最叼的人,我为自己代言……

作者:碧血染银枪
标签:都市

教父

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去!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大圣

如来和三藏深情对视?白骨精半夜惨叫?无限精彩尽在《大圣》

作者:龙不相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