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八章 神秘的鬼影

作者:红碱草  发布时间:2017-04-21 20:28  字数:2679 

   我的手不经意触到手机上,拿起来翻开成刚的号吗看看,不由得喜上眉梢,对,找他,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念头在脑海里一定格,我扶着墙壁走出屋,松开手,没什么问题,就是伤腿还有点隐隐作痛,我咬牙坚持着走到院里,想给成刚打电话过来说,又一想这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儿,再说,成刚很不情愿上这来,我的事儿也不想让李慧听到,信心支撑着精神支柱,我一跛一跛地向大门口走。
   兰帽子大叔诡异一笑说:“先不急,俺带你去看看真正的鬼门关吧!”
   对话声都停了,我看着房屋后面的山,翘首张望,不大一会儿,一个黑影窜上半山腰,脚尖点地,弓着腰蹭蹭跳窜着,我觉得奇怪,这个背影有点印象,好像在哪见过,可又说不准在哪个场地,我正在努力回忆 ,半山腰上的人影停住了跳窜,鬼鬼祟祟回过头来,好悬没把我吓倒,那颗脑袋是没有五官的骷髅,两个黑洞竟然往外放着绿光,光亮里带着无线凶恶的阴气,大有一种鬼国霸王之冥采,说白了就是恶鬼。
   一阵风吹来,某处出来男女对话的声音,我立即止步,寻找声音来处,听了听,根据辨别是来自于房屋后,我不知道是谁,也不想去理会,也许是李慧和家人在劳动中谈论什么吧,想着,我又要挪步走,房屋后猛地响起一声喊叫:“你别糊涂,昨个要不是俺的飞石击落你的菜刀,你会闯大祸的!”是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起来酷似在地底下。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兰帽子大叔看出我不愿意,从树上飘飘然落下来,衣袖一抖,一股香气直扑我的鼻孔,我很听话,站起来说:“大叔,你让我做啥,我都听!”
是李慧趁我熟睡把照片拿走了?她为什要要这样做?我欠身想下地看看,李慧推门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带着小跑来到我跟前,放下面碗说:“饿了吧?赶紧吃。”
   我慌忙找到了借口,说:“是、是上厕所,上厕所。”
   我挪身到炕边,慢慢穿上鞋,想去找老周叔,来到这里几天了,诊所的事情还没有眉目,被害的线索忽明忽暗,肚子里的巫蛊这几天没活动,我多少心安了些,可它不解出,永远是一快毒,说不定什么时候发作,又会把我折腾半死,这件事儿还不能跟老周叔说,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他会开车来把我接走,到时候别说办诊所,就连鬼窝岭的村门,也不会让我踏入半步。可是,我不能就这么坐等着,想办法找人帮帮我,找谁呢?
   对话声都停了,我看着房屋后面的山,翘首张望,不大一会儿,一个黑影窜上半山腰,脚尖点地,弓着腰蹭蹭跳窜着,我觉得奇怪,这个背影有点印象,好像在哪见过,可又说不准在哪个场地,我正在努力回忆 ,半山腰上的人影停住了跳窜,鬼鬼祟祟回过头来,好悬没把我吓倒,那颗脑袋是没有五官的骷髅,两个黑洞竟然往外放着绿光,光亮里带着无线凶恶的阴气,大有一种鬼国霸王之冥采,说白了就是恶鬼。
   一阵风吹来,某处出来男女对话的声音,我立即止步,寻找声音来处,听了听,根据辨别是来自于房屋后,我不知道是谁,也不想去理会,也许是李慧和家人在劳动中谈论什么吧,想着,我又要挪步走,房屋后猛地响起一声喊叫:“你别糊涂,昨个要不是俺的飞石击落你的菜刀,你会闯大祸的!”是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起来酷似在地底下。
   李慧做的手擀面堪称地方一绝,我在省城生活二十几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面条,细细的面条,配点肉丝,香菇,蔬菜,还有熬制的老汤,香味都浸到了面里,吃过后嘴里的余香真是回味无穷,现在的李慧俨然一个善良慈母,我无法把她跟刚才站在我床前那一幕连在一起,山里人可能就这样,她们没有多少文化,思想也非常守旧,说话待客不会文质彬彬地表达出来,这很在理,古板、呆滞在所难免,她们与外界接触甚少,有的甚至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大山,这就是落后的所在之处。
   我真就饿了,也没客气,端起碗就吃了起来。李慧看看我说:“你慢点吃,锅里还有,俺去都盛出来。” 说完,她退出屋去。
   李慧不再言语了,哈腰端起地上的一盆蔬菜,进屋去了。
  我指着树上的兰帽子大叔问:“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你想要干什么?”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兰帽子大叔恶狠狠地说:“就因为她是魔鬼!”
   我点头答应着,慢慢躺下,目送李慧离去,合上眼安然入睡,这一觉睡的很香,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大亮,和煦的阳光洒满了土炕,暖洋洋的,粉色绣花炕单被照的热乎乎的,伸手一摸,温馨满屋。
     这只鬼心中对李慧充满了仇恨,既然李慧是人,那就更不应该杀了,假如她犯了什么触犯法律的事情,应该由法律制裁,也不能由你这只鬼来惩罚,更何况他想借刀杀人,鬼的鬼主意还真不少,但本姑娘不是那么轻易受鬼摆布的。
   兰帽子大叔诡异一笑说:“先不急,俺带你去看看真正的鬼门关吧!”
   我吃惊非同小可,想找个地方把身体藏起来,后背冷不丁被巴掌拍了一下,惊恐令我跳转回身,手机差点从手里滑落。
   李慧做的手擀面堪称地方一绝,我在省城生活二十几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面条,细细的面条,配点肉丝,香菇,蔬菜,还有熬制的老汤,香味都浸到了面里,吃过后嘴里的余香真是回味无穷,现在的李慧俨然一个善良慈母,我无法把她跟刚才站在我床前那一幕连在一起,山里人可能就这样,她们没有多少文化,思想也非常守旧,说话待客不会文质彬彬地表达出来,这很在理,古板、呆滞在所难免,她们与外界接触甚少,有的甚至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大山,这就是落后的所在之处。
    兰帽子大叔鬼脸抽出几下,说:“俺想让你杀了李慧!”
   我的手不经意触到手机上,拿起来翻开成刚的号吗看看,不由得喜上眉梢,对,找他,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念头在脑海里一定格,我扶着墙壁走出屋,松开手,没什么问题,就是伤腿还有点隐隐作痛,我咬牙坚持着走到院里,想给成刚打电话过来说,又一想这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儿,再说,成刚很不情愿上这来,我的事儿也不想让李慧听到,信心支撑着精神支柱,我一跛一跛地向大门口走。
   “哈哈哈!”我的话音刚落,一个非常恐怖的笑声响起来,我愣了愣,循声四处看看,周围除了玉米地,茅草路,长着野花绿草的小山坡,别的什么都没有,我想努力站起来,恐怖的笑声变成说话声:“满哪寻么啥,俺在这了!”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我挪身到炕边,慢慢穿上鞋,想去找老周叔,来到这里几天了,诊所的事情还没有眉目,被害的线索忽明忽暗,肚子里的巫蛊这几天没活动,我多少心安了些,可它不解出,永远是一快毒,说不定什么时候发作,又会把我折腾半死,这件事儿还不能跟老周叔说,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他会开车来把我接走,到时候别说办诊所,就连鬼窝岭的村门,也不会让我踏入半步。可是,我不能就这么坐等着,想办法找人帮帮我,找谁呢?
   拍我的人是李慧,她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也在心跳加速中审视她,一时间我俩好像是在相面。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我挪身到炕边,慢慢穿上鞋,想去找老周叔,来到这里几天了,诊所的事情还没有眉目,被害的线索忽明忽暗,肚子里的巫蛊这几天没活动,我多少心安了些,可它不解出,永远是一快毒,说不定什么时候发作,又会把我折腾半死,这件事儿还不能跟老周叔说,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他会开车来把我接走,到时候别说办诊所,就连鬼窝岭的村门,也不会让我踏入半步。可是,我不能就这么坐等着,想办法找人帮帮我,找谁呢?
     兰帽子大叔恶狠狠地说:“就因为她是魔鬼!”
是李慧趁我熟睡把照片拿走了?她为什要要这样做?我欠身想下地看看,李慧推门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带着小跑来到我跟前,放下面碗说:“饿了吧?赶紧吃。”
  我指着树上的兰帽子大叔问:“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你想要干什么?”
   我的手不经意触到手机上,拿起来翻开成刚的号吗看看,不由得喜上眉梢,对,找他,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念头在脑海里一定格,我扶着墙壁走出屋,松开手,没什么问题,就是伤腿还有点隐隐作痛,我咬牙坚持着走到院里,想给成刚打电话过来说,又一想这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儿,再说,成刚很不情愿上这来,我的事儿也不想让李慧听到,信心支撑着精神支柱,我一跛一跛地向大门口走。
   一阵风吹来,某处出来男女对话的声音,我立即止步,寻找声音来处,听了听,根据辨别是来自于房屋后,我不知道是谁,也不想去理会,也许是李慧和家人在劳动中谈论什么吧,想着,我又要挪步走,房屋后猛地响起一声喊叫:“你别糊涂,昨个要不是俺的飞石击落你的菜刀,你会闯大祸的!”是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起来酷似在地底下。
   肚子一阵紧似一阵疼,啾啾啾声越想越大,我索性蹲下身捂着肚子痛苦哀叫,但仍无济于事,没办法,我顾不得高傲的自尊,向这个声音祈求道:“你饶了我吧,求求你,解除我肚子里的巫蛊,我会给你很多钱的,求求你!”
是李慧趁我熟睡把照片拿走了?她为什要要这样做?我欠身想下地看看,李慧推门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带着小跑来到我跟前,放下面碗说:“饿了吧?赶紧吃。”
54.80.16.75, 54.80.16.75;0;pc;1;磨铁文学
   我一下绷紧了神经,目光在墙壁上到处寻找,都没有三个小女孩的照片,怎么会呢?
是李慧趁我熟睡把照片拿走了?她为什要要这样做?我欠身想下地看看,李慧推门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带着小跑来到我跟前,放下面碗说:“饿了吧?赶紧吃。”
    我紧追问道:“不是你,那是谁?”
   我真就饿了,也没客气,端起碗就吃了起来。李慧看看我说:“你慢点吃,锅里还有,俺去都盛出来。” 说完,她退出屋去。
   李慧做的手擀面堪称地方一绝,我在省城生活二十几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面条,细细的面条,配点肉丝,香菇,蔬菜,还有熬制的老汤,香味都浸到了面里,吃过后嘴里的余香真是回味无穷,现在的李慧俨然一个善良慈母,我无法把她跟刚才站在我床前那一幕连在一起,山里人可能就这样,她们没有多少文化,思想也非常守旧,说话待客不会文质彬彬地表达出来,这很在理,古板、呆滞在所难免,她们与外界接触甚少,有的甚至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大山,这就是落后的所在之处。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一碗面吃完,李慧进来收拾碗筷,并叫我安心歇息,有什么事儿叫她,她就住在东屋。
   我点头答应着,慢慢躺下,目送李慧离去,合上眼安然入睡,这一觉睡的很香,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大亮,和煦的阳光洒满了土炕,暖洋洋的,粉色绣花炕单被照的热乎乎的,伸手一摸,温馨满屋。
   我挪身到炕边,慢慢穿上鞋,想去找老周叔,来到这里几天了,诊所的事情还没有眉目,被害的线索忽明忽暗,肚子里的巫蛊这几天没活动,我多少心安了些,可它不解出,永远是一快毒,说不定什么时候发作,又会把我折腾半死,这件事儿还不能跟老周叔说,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他会开车来把我接走,到时候别说办诊所,就连鬼窝岭的村门,也不会让我踏入半步。可是,我不能就这么坐等着,想办法找人帮帮我,找谁呢?
是李慧趁我熟睡把照片拿走了?她为什要要这样做?我欠身想下地看看,李慧推门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带着小跑来到我跟前,放下面碗说:“饿了吧?赶紧吃。”
是李慧趁我熟睡把照片拿走了?她为什要要这样做?我欠身想下地看看,李慧推门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带着小跑来到我跟前,放下面碗说:“饿了吧?赶紧吃。”
   我的手不经意触到手机上,拿起来翻开成刚的号吗看看,不由得喜上眉梢,对,找他,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念头在脑海里一定格,我扶着墙壁走出屋,松开手,没什么问题,就是伤腿还有点隐隐作痛,我咬牙坚持着走到院里,想给成刚打电话过来说,又一想这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儿,再说,成刚很不情愿上这来,我的事儿也不想让李慧听到,信心支撑着精神支柱,我一跛一跛地向大门口走。
   一阵风吹来,某处出来男女对话的声音,我立即止步,寻找声音来处,听了听,根据辨别是来自于房屋后,我不知道是谁,也不想去理会,也许是李慧和家人在劳动中谈论什么吧,想着,我又要挪步走,房屋后猛地响起一声喊叫:“你别糊涂,昨个要不是俺的飞石击落你的菜刀,你会闯大祸的!”是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起来酷似在地底下。
   是谁?他在训斥谁?我转动着眼珠猜想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又响起来:“想多管闲事儿,就站出来,别藏着躲着的!”她的声音很低且咬字清楚,话语字字透着很,让人想到咬牙切齿这个词。
   男人的声音接着响起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放下吧,俺劝你往后行事慎重点,别毛里毛躁的,记住!”
   李慧做的手擀面堪称地方一绝,我在省城生活二十几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面条,细细的面条,配点肉丝,香菇,蔬菜,还有熬制的老汤,香味都浸到了面里,吃过后嘴里的余香真是回味无穷,现在的李慧俨然一个善良慈母,我无法把她跟刚才站在我床前那一幕连在一起,山里人可能就这样,她们没有多少文化,思想也非常守旧,说话待客不会文质彬彬地表达出来,这很在理,古板、呆滞在所难免,她们与外界接触甚少,有的甚至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大山,这就是落后的所在之处。
   对话声都停了,我看着房屋后面的山,翘首张望,不大一会儿,一个黑影窜上半山腰,脚尖点地,弓着腰蹭蹭跳窜着,我觉得奇怪,这个背影有点印象,好像在哪见过,可又说不准在哪个场地,我正在努力回忆 ,半山腰上的人影停住了跳窜,鬼鬼祟祟回过头来,好悬没把我吓倒,那颗脑袋是没有五官的骷髅,两个黑洞竟然往外放着绿光,光亮里带着无线凶恶的阴气,大有一种鬼国霸王之冥采,说白了就是恶鬼。
   我吃惊非同小可,想找个地方把身体藏起来,后背冷不丁被巴掌拍了一下,惊恐令我跳转回身,手机差点从手里滑落。
   拍我的人是李慧,她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也在心跳加速中审视她,一时间我俩好像是在相面。
   还是李慧心急,沉不住气,说:“你伤还没好,不能乱动的!”
   我慌忙找到了借口,说:“是、是上厕所,上厕所。”
54.80.16.75, 54.80.16.75;0;pc;1;磨铁文学
   李慧不再言语了,哈腰端起地上的一盆蔬菜,进屋去了。
54.80.16.75, 54.80.16.75;0;pc;1;磨铁文学
   我站在原地未动,盯着李慧的背影,心里合计着刚才听到的对话,那个神秘的鬼影被李慧的搪塞放跑了,我没能扑捉到他消失的方向,有一点可以断定,从地底下发出的瓮声瓮气的语音,就是那个神秘的鬼影,而女人的语音是谁,我判断不出来,李慧从哪回来的,我也没看见,从她端着那盆蔬菜上分析,她是从山上下来的,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李慧进屋片刻,又扒门探出头来看看我,我对她说去找老周叔说点事情,跛着脚出了大门,凭着较深刻的印象,向成刚家走,走出没有五十米远,耳边“啾啾啾”响起一阵怪叫声,那可怕的声音几天里都不曾响过,为什么总在我要找被害线索的时候响起?这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安排?
   “哈哈哈!”我的话音刚落,一个非常恐怖的笑声响起来,我愣了愣,循声四处看看,周围除了玉米地,茅草路,长着野花绿草的小山坡,别的什么都没有,我想努力站起来,恐怖的笑声变成说话声:“满哪寻么啥,俺在这了!”
   肚子一阵紧似一阵疼,啾啾啾声越想越大,我索性蹲下身捂着肚子痛苦哀叫,但仍无济于事,没办法,我顾不得高傲的自尊,向这个声音祈求道:“你饶了我吧,求求你,解除我肚子里的巫蛊,我会给你很多钱的,求求你!”
   “哈哈哈!”我的话音刚落,一个非常恐怖的笑声响起来,我愣了愣,循声四处看看,周围除了玉米地,茅草路,长着野花绿草的小山坡,别的什么都没有,我想努力站起来,恐怖的笑声变成说话声:“满哪寻么啥,俺在这了!”
   我抬起头,仰望面前的树上,坐着一个东西,是兰帽子大叔,他怎么出现在这,像一个幽魂一样总跟随我左右,又不害我,他想干什么?
  我指着树上的兰帽子大叔问:“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你想要干什么?”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我满心愤恨,骂道:“你害得我从悬崖上掉下来差点摔死,还下巫蛊折磨我,还破了我……”我气得说不上话来。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这只鬼心中对李慧充满了仇恨,既然李慧是人,那就更不应该杀了,假如她犯了什么触犯法律的事情,应该由法律制裁,也不能由你这只鬼来惩罚,更何况他想借刀杀人,鬼的鬼主意还真不少,但本姑娘不是那么轻易受鬼摆布的。
   兰帽子大叔诡异一笑说:“先不急,俺带你去看看真正的鬼门关吧!”
    兰帽子大叔翻了翻一只白眼珠道:“错了,那些都不是俺做的!”
   我吃惊非同小可,想找个地方把身体藏起来,后背冷不丁被巴掌拍了一下,惊恐令我跳转回身,手机差点从手里滑落。
    我紧追问道:“不是你,那是谁?”
    兰帽子大叔说:“这个俺也不知道,俺只想做自己的事情。”
   一碗面吃完,李慧进来收拾碗筷,并叫我安心歇息,有什么事儿叫她,她就住在东屋。
    “你想做什么?”我身体在筛糠,加上巫蛊作乱的疼痛,几近歇斯底里。
    兰帽子大叔鬼脸抽出几下,说:“俺想让你杀了李慧!”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啥李慧?”我一惊,他干嘛要杀李慧?他们之间有何冤仇?李慧不是死了吗,他们是同类,他跑到阳间要杀李慧,这个李慧是谁?正好通过他可以证实一下了,我压压火气,试探问他:“李慧不是死了吗?”
   还是李慧心急,沉不住气,说:“你伤还没好,不能乱动的!”
    兰帽子大叔鬼脸抽出几下,说:“俺想让你杀了李慧!”
    兰帽子大叔哼了一声,说:“对,三十年前,她是死过,后来又活了。”
  我指着树上的兰帽子大叔问:“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你想要干什么?”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兰帽子大叔恶狠狠地说:“就因为她是魔鬼!”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这只鬼心中对李慧充满了仇恨,既然李慧是人,那就更不应该杀了,假如她犯了什么触犯法律的事情,应该由法律制裁,也不能由你这只鬼来惩罚,更何况他想借刀杀人,鬼的鬼主意还真不少,但本姑娘不是那么轻易受鬼摆布的。
   李慧不再言语了,哈腰端起地上的一盆蔬菜,进屋去了。
   对话声都停了,我看着房屋后面的山,翘首张望,不大一会儿,一个黑影窜上半山腰,脚尖点地,弓着腰蹭蹭跳窜着,我觉得奇怪,这个背影有点印象,好像在哪见过,可又说不准在哪个场地,我正在努力回忆 ,半山腰上的人影停住了跳窜,鬼鬼祟祟回过头来,好悬没把我吓倒,那颗脑袋是没有五官的骷髅,两个黑洞竟然往外放着绿光,光亮里带着无线凶恶的阴气,大有一种鬼国霸王之冥采,说白了就是恶鬼。
   我挪身到炕边,慢慢穿上鞋,想去找老周叔,来到这里几天了,诊所的事情还没有眉目,被害的线索忽明忽暗,肚子里的巫蛊这几天没活动,我多少心安了些,可它不解出,永远是一快毒,说不定什么时候发作,又会把我折腾半死,这件事儿还不能跟老周叔说,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他会开车来把我接走,到时候别说办诊所,就连鬼窝岭的村门,也不会让我踏入半步。可是,我不能就这么坐等着,想办法找人帮帮我,找谁呢?
    兰帽子大叔看出我不愿意,从树上飘飘然落下来,衣袖一抖,一股香气直扑我的鼻孔,我很听话,站起来说:“大叔,你让我做啥,我都听!”
   兰帽子大叔诡异一笑说:“先不急,俺带你去看看真正的鬼门关吧!”
   我吃惊非同小可,想找个地方把身体藏起来,后背冷不丁被巴掌拍了一下,惊恐令我跳转回身,手机差点从手里滑落。
   一阵风吹来,某处出来男女对话的声音,我立即止步,寻找声音来处,听了听,根据辨别是来自于房屋后,我不知道是谁,也不想去理会,也许是李慧和家人在劳动中谈论什么吧,想着,我又要挪步走,房屋后猛地响起一声喊叫:“你别糊涂,昨个要不是俺的飞石击落你的菜刀,你会闯大祸的!”是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起来酷似在地底下。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我紧追问道:“不是你,那是谁?”
    兰帽子大叔鬼脸抽出几下,说:“俺想让你杀了李慧!”
   一碗面吃完,李慧进来收拾碗筷,并叫我安心歇息,有什么事儿叫她,她就住在东屋。
   还是李慧心急,沉不住气,说:“你伤还没好,不能乱动的!”
   我挪身到炕边,慢慢穿上鞋,想去找老周叔,来到这里几天了,诊所的事情还没有眉目,被害的线索忽明忽暗,肚子里的巫蛊这几天没活动,我多少心安了些,可它不解出,永远是一快毒,说不定什么时候发作,又会把我折腾半死,这件事儿还不能跟老周叔说,要是传到父亲耳朵里,他会开车来把我接走,到时候别说办诊所,就连鬼窝岭的村门,也不会让我踏入半步。可是,我不能就这么坐等着,想办法找人帮帮我,找谁呢?
    我紧追问道:“不是你,那是谁?”
   李慧不再言语了,哈腰端起地上的一盆蔬菜,进屋去了。
   对话声都停了,我看着房屋后面的山,翘首张望,不大一会儿,一个黑影窜上半山腰,脚尖点地,弓着腰蹭蹭跳窜着,我觉得奇怪,这个背影有点印象,好像在哪见过,可又说不准在哪个场地,我正在努力回忆 ,半山腰上的人影停住了跳窜,鬼鬼祟祟回过头来,好悬没把我吓倒,那颗脑袋是没有五官的骷髅,两个黑洞竟然往外放着绿光,光亮里带着无线凶恶的阴气,大有一种鬼国霸王之冥采,说白了就是恶鬼。
   李慧不再言语了,哈腰端起地上的一盆蔬菜,进屋去了。
   “哈哈哈!”我的话音刚落,一个非常恐怖的笑声响起来,我愣了愣,循声四处看看,周围除了玉米地,茅草路,长着野花绿草的小山坡,别的什么都没有,我想努力站起来,恐怖的笑声变成说话声:“满哪寻么啥,俺在这了!”
   一碗面吃完,李慧进来收拾碗筷,并叫我安心歇息,有什么事儿叫她,她就住在东屋。
    兰帽子大叔鬼脸抽出几下,说:“俺想让你杀了李慧!”
    兰帽子大叔哼了一声,说:“对,三十年前,她是死过,后来又活了。”
    “你想做什么?”我身体在筛糠,加上巫蛊作乱的疼痛,几近歇斯底里。
    兰帽子大叔哼了一声,说:“对,三十年前,她是死过,后来又活了。”
   李慧做的手擀面堪称地方一绝,我在省城生活二十几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面条,细细的面条,配点肉丝,香菇,蔬菜,还有熬制的老汤,香味都浸到了面里,吃过后嘴里的余香真是回味无穷,现在的李慧俨然一个善良慈母,我无法把她跟刚才站在我床前那一幕连在一起,山里人可能就这样,她们没有多少文化,思想也非常守旧,说话待客不会文质彬彬地表达出来,这很在理,古板、呆滞在所难免,她们与外界接触甚少,有的甚至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大山,这就是落后的所在之处。
   我一下绷紧了神经,目光在墙壁上到处寻找,都没有三个小女孩的照片,怎么会呢?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啥李慧?”我一惊,他干嘛要杀李慧?他们之间有何冤仇?李慧不是死了吗,他们是同类,他跑到阳间要杀李慧,这个李慧是谁?正好通过他可以证实一下了,我压压火气,试探问他:“李慧不是死了吗?”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兰帽子大叔鬼脸抽出几下,说:“俺想让你杀了李慧!”
     我问:“你为什要杀她?”
     兰帽子大叔恶狠狠地说:“就因为她是魔鬼!”
   拍我的人是李慧,她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也在心跳加速中审视她,一时间我俩好像是在相面。
是李慧趁我熟睡把照片拿走了?她为什要要这样做?我欠身想下地看看,李慧推门走进来,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带着小跑来到我跟前,放下面碗说:“饿了吧?赶紧吃。”
   “哈哈哈!”我的话音刚落,一个非常恐怖的笑声响起来,我愣了愣,循声四处看看,周围除了玉米地,茅草路,长着野花绿草的小山坡,别的什么都没有,我想努力站起来,恐怖的笑声变成说话声:“满哪寻么啥,俺在这了!”
   一碗面吃完,李慧进来收拾碗筷,并叫我安心歇息,有什么事儿叫她,她就住在东屋。
  兰帽子大叔冷下脸来说:“问得好,问得好,俺想你应该猜到俺是什么了,俺引你上山,并非想害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