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跟踪追击

作者:竹筒夫子  发布时间:2017-04-21 20:10  字数:2883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妈妈,我饿。“这时朱丽在马车上喊乔安娜。
  谢公安虽然穿得像农民,但现在却显露出一个老公安的警惕性和侦查能力。
  这时,乔安娜拉了拉李天昊的手,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蹲下点。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你们也过来喝点粥。”谢公安招呼着李天昊和乔安娜。
  李天昊一时也没法把自己和乔安娜在杨四爷那里遇到的事说清楚,只好装着无奈的笑笑,算做回答。
  “安娜,咱们这么走,速度太慢了。必须要想个别的办法。”李天昊皱着眉头望着高速路上如繁星密布的篝火。
  “我不太懂你的信仰。但我懂你的心。”李天昊笑了笑说。
  “谢大哥,谢谢你。”
  “汉东?”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由于难民们并没有确切的目的地,他们在路边开始搭起帐篷,准备在这里宿营。李天昊看了一下前方不远的路牌,他们这一天只向前走了五十里。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高速路两旁,逃难的人也都各自寻找露营的地方。篝火照耀得整条路都亮起来。李天昊无奈,只好在离大车不远的道沟旁也点了一堆火,乔安娜把睡着的朱丽安顿好,见李天昊坐在一旁闷闷的望天,于是起身坐了过去。
  “汉东?”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这女人究竟得了什么病,谢公安为什么怕别人知道呢?”看着他躲躲闪闪的样子,这不禁令我更加怀疑。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我说,老少爷们儿,我们是圣女教的人,你们要是见到有一男一女领一条大白狗的,痛快儿告诉我们。杨四爷和圣女教亏待不了你们。否则,大家都别想消停!”说完,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面面相觑的难民,跨上马,领着十几个跟班,继续朝前追去。
  高速路两旁,逃难的人也都各自寻找露营的地方。篝火照耀得整条路都亮起来。李天昊无奈,只好在离大车不远的道沟旁也点了一堆火,乔安娜把睡着的朱丽安顿好,见李天昊坐在一旁闷闷的望天,于是起身坐了过去。
  说着,就要去抱朱丽下马车。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大哥,正事儿要紧。”另一个骑马的男人见汉东还要继续打那个青年,也跳下马来一把将他拦住。
  “是。”李天昊点点头,不想隐瞒。
  “我也说不好,我感觉,我像受到了一种来自宇宙的强大力量的注视。”乔安娜忧心忡忡的望着暗黑的天际说道。
  “安娜,咱们这么走,速度太慢了。必须要想个别的办法。”李天昊皱着眉头望着高速路上如繁星密布的篝火。
  这时,乔安娜拉了拉李天昊的手,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蹲下点。
  李天昊一时也没法把自己和乔安娜在杨四爷那里遇到的事说清楚,只好装着无奈的笑笑,算做回答。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谢大哥,能不能让孩子在你车上睡?”看谢公安的车上还很宽敞,李天昊上前问道。
  “你他妈说什么?”汉东找不到李天昊,气得跳下马,一脚踢翻了那个小伙子的饭锅。
  “我不太懂你的信仰。但我懂你的心。”李天昊笑了笑说。
  “嗯,就像中世纪欧洲的基督教,和西亚的伊斯兰教。教主一声令下,教徒会为圣战舍生忘死。”乔安娜此时也觉出宗教的厉害来。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大叔,这种危险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我总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一直在追踪着我。”乔安娜面上露出一抹淡淡忧虑。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嗯,就像中世纪欧洲的基督教,和西亚的伊斯兰教。教主一声令下,教徒会为圣战舍生忘死。”乔安娜此时也觉出宗教的厉害来。
  “你们也过来喝点粥。”谢公安招呼着李天昊和乔安娜。
  谢公安虽然穿得像农民,但现在却显露出一个老公安的警惕性和侦查能力。
  “那是什么?”李天昊不解的问。
  李天昊在道下树丛中一眼认出,那个汉子正是杨四爷手下的得力干将。
  说着,就要去抱朱丽下马车。
  “大叔,你在想什么?”她轻声问。
  李天昊长得又高又大,虽然穿着身农民的衣服,但在难民队里也显得鹤立鸡群。
  “嗯。我也着急。但我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前方有危险等着我们。”乔安娜何等聪明,她明白李天昊是着急想找到对付红光和飞碟的方法。
  “那些人在找你们?”见李天昊和乔安娜慢慢从道下爬上来,谢公安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们。
  “汉东?”
  “谢谢您。”她冲谢公安灿烂一笑。
  “黄小娟和儿子又怎样了?她们是不是安全?有没有饭吃?”
  刚才若不是乔安娜有预感,拉他躲进道下的树丛里,李天昊是绝难逃过杨四爷的搜索的。
  李天昊一时也没法把自己和乔安娜在杨四爷那里遇到的事说清楚,只好装着无奈的笑笑,算做回答。
  李天昊长得又高又大,虽然穿着身农民的衣服,但在难民队里也显得鹤立鸡群。
  李天昊手腕上的伤处被乔安娜碰到,想到自己从杨四爷供奉的“关圣像”上扣了块玉石下来,杨四爷对他们死追猛撵也就不奇怪。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我在想,今后我们该怎么办?”李天昊呼的吐一口粗气,望了望路边绵延不绝的篝火。从这些人身上,他深切感受到末世无助的悲哀。
  李天昊长得又高又大,虽然穿着身农民的衣服,但在难民队里也显得鹤立鸡群。
  “那是什么?”李天昊不解的问。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安娜,咱们这么走,速度太慢了。必须要想个别的办法。”李天昊皱着眉头望着高速路上如繁星密布的篝火。
  “不了,我们带了馒头。”李天昊扬了扬手里的干粮说。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谢大哥,能不能让孩子在你车上睡?”看谢公安的车上还很宽敞,李天昊上前问道。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妈妈,我饿。“这时朱丽在马车上喊乔安娜。
  李天昊一时也没法把自己和乔安娜在杨四爷那里遇到的事说清楚,只好装着无奈的笑笑,算做回答。
  由于难民们并没有确切的目的地,他们在路边开始搭起帐篷,准备在这里宿营。李天昊看了一下前方不远的路牌,他们这一天只向前走了五十里。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谢谢您。”她冲谢公安灿烂一笑。
  “不了,我们带了馒头。”李天昊扬了扬手里的干粮说。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是。”李天昊点点头,不想隐瞒。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朱丽,等等,妈妈给你拿吃的。“乔安娜连忙解开我的背包,拿出馒头递给朱丽一个。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李天昊知道逃难路上,粮食是最金贵的东西,谢公安已经好心带他们一起走,他不想再给谢公安添麻烦。
  谢公安似乎意识到我们在注意车上的女人,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用身体遮挡住我们的目光。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黄小娟和儿子又怎样了?她们是不是安全?有没有饭吃?”
  “吃吧,好孩子。”乔安娜满眼的疼爱,就像朱丽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好吧。”李天昊冲他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李天昊在道下树丛中一眼认出,那个汉子正是杨四爷手下的得力干将。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好吧。”李天昊冲他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大叔,这种危险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我总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一直在追踪着我。”乔安娜面上露出一抹淡淡忧虑。
  “我在想,今后我们该怎么办?”李天昊呼的吐一口粗气,望了望路边绵延不绝的篝火。从这些人身上,他深切感受到末世无助的悲哀。
  “这女人究竟得了什么病,谢公安为什么怕别人知道呢?”看着他躲躲闪闪的样子,这不禁令我更加怀疑。
  
  “吃吧,好孩子。”乔安娜满眼的疼爱,就像朱丽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但现在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李天昊发现,路上的人群都停了下来。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你们也过来喝点粥。”谢公安招呼着李天昊和乔安娜。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我也说不好,我感觉,我像受到了一种来自宇宙的强大力量的注视。”乔安娜忧心忡忡的望着暗黑的天际说道。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说着,就要去抱朱丽下马车。
  “喂,你们明天,还可以搭我的车…”谢公安低着头看也不看李天昊。
  “这可不行。”谢公安一口回绝了李天昊。
  “嗯。我也着急。但我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前方有危险等着我们。”乔安娜何等聪明,她明白李天昊是着急想找到对付红光和飞碟的方法。
  “汉东?”

  李天昊在道下树丛中一眼认出,那个汉子正是杨四爷手下的得力干将。

  这时,乔安娜拉了拉李天昊的手,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蹲下点。

  李天昊长得又高又大,虽然穿着身农民的衣服,但在难民队里也显得鹤立鸡群。

  李天昊手腕上的伤处被乔安娜碰到,想到自己从杨四爷供奉的“关圣像”上扣了块玉石下来,杨四爷对他们死追猛撵也就不奇怪。

  “你他妈说什么?”汉东找不到李天昊,气得跳下马,一脚踢翻了那个小伙子的饭锅。

  刚才若不是乔安娜有预感,拉他躲进道下的树丛里,李天昊是绝难逃过杨四爷的搜索的。

  “好吧。”李天昊冲他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什么一男一女啊?这年头两口子一起逃难的多了!”一个小伙子不满这群人的骄横,小声嘟囔道。

  “是。”李天昊点点头,不想隐瞒。

  “是啊,他们多可怜!”乔安娜又习惯性的嘟了嘟小嘴儿。“我要真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就好啦。手中杨枝一挥,就把他们全救了。”

  “你他妈说什么?”汉东找不到李天昊,气得跳下马,一脚踢翻了那个小伙子的饭锅。

  “你!?”那个青年气得呼的站起来,却被汉东一拳打翻。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大哥,正事儿要紧。”另一个骑马的男人见汉东还要继续打那个青年,也跳下马来一把将他拦住。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54.224.255.158, 54.224.255.158;0;pc;1;磨铁文学

  然后,他一扬手里的枪冲周围的人喊道,

  “我说,老少爷们儿,我们是圣女教的人,你们要是见到有一男一女领一条大白狗的,痛快儿告诉我们。杨四爷和圣女教亏待不了你们。否则,大家都别想消停!”说完,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面面相觑的难民,跨上马,领着十几个跟班,继续朝前追去。

  “那些人在找你们?”见李天昊和乔安娜慢慢从道下爬上来,谢公安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们。

  谢公安虽然穿得像农民,但现在却显露出一个老公安的警惕性和侦查能力。

  “是。”李天昊点点头,不想隐瞒。

  见老谢脸上露出惊恐犹豫的神色。李天昊与乔安娜对望了下说,“谢大哥,我们自己走,就不连累你了。”

  说着,就要去抱朱丽下马车。

  由于难民们并没有确切的目的地,他们在路边开始搭起帐篷,准备在这里宿营。李天昊看了一下前方不远的路牌,他们这一天只向前走了五十里。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那是什么?”李天昊不解的问。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安娜,咱们这么走,速度太慢了。必须要想个别的办法。”李天昊皱着眉头望着高速路上如繁星密布的篝火。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不了,我们带了馒头。”李天昊扬了扬手里的干粮说。

  “谢大哥,谢谢你。”

  “唉,我也看出你俩是个好人,怎么就得罪了杨四爷那样的人呢。他可是这周围的土皇帝。连县长都要敬他三分的。”老谢摇摇头。

  说着,就要去抱朱丽下马车。

  李天昊一时也没法把自己和乔安娜在杨四爷那里遇到的事说清楚,只好装着无奈的笑笑,算做回答。

  “妈妈,我饿。“这时朱丽在马车上喊乔安娜。

  “是啊,他们多可怜!”乔安娜又习惯性的嘟了嘟小嘴儿。“我要真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就好啦。手中杨枝一挥,就把他们全救了。”

  “朱丽,等等,妈妈给你拿吃的。“乔安娜连忙解开我的背包,拿出馒头递给朱丽一个。

  “嗯。我也着急。但我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前方有危险等着我们。”乔安娜何等聪明,她明白李天昊是着急想找到对付红光和飞碟的方法。

  “吃吧,好孩子。”乔安娜满眼的疼爱,就像朱丽真的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

  朱丽也真是饿了。拿起馒头就往嘴里塞。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谢谢大哥了。”这个时候,能喝上碗热粥,是难能可贵的事。李天昊心疼朱丽,连忙接过来。

  “你们也过来喝点粥。”谢公安招呼着李天昊和乔安娜。

  但现在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李天昊发现,路上的人群都停了下来。

  李天昊一时也没法把自己和乔安娜在杨四爷那里遇到的事说清楚,只好装着无奈的笑笑,算做回答。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李天昊知道逃难路上,粮食是最金贵的东西,谢公安已经好心带他们一起走,他不想再给谢公安添麻烦。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不了,我们带了馒头。”李天昊扬了扬手里的干粮说。

  “唉,别客气了。我煮了好多呢。都是乡里乡亲的,路上谁都不容易。”谢公安说着,又盛了两碗粥递给李天昊和乔安娜。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谢谢您。”她冲谢公安灿烂一笑。

  我们吃饭的时候,谢公安却没有吃。而是盛了一碗粥去喂马车上的病人。

  “汉东?”

  “朱丽,等等,妈妈给你拿吃的。“乔安娜连忙解开我的背包,拿出馒头递给朱丽一个。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我见他耐心地一口口吹凉了粥喂他老婆。心里一时百感交集。

  “朱丽,等等,妈妈给你拿吃的。“乔安娜连忙解开我的背包,拿出馒头递给朱丽一个。

  “黄小娟和儿子又怎样了?她们是不是安全?有没有饭吃?”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我听她这样说,不禁用眼睛往马车上看。

  见老谢脸上露出惊恐犹豫的神色。李天昊与乔安娜对望了下说,“谢大哥,我们自己走,就不连累你了。”

  谢公安似乎意识到我们在注意车上的女人,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用身体遮挡住我们的目光。

  “这女人究竟得了什么病,谢公安为什么怕别人知道呢?”看着他躲躲闪闪的样子,这不禁令我更加怀疑。

  但现在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李天昊发现,路上的人群都停了下来。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由于难民们并没有确切的目的地,他们在路边开始搭起帐篷,准备在这里宿营。李天昊看了一下前方不远的路牌,他们这一天只向前走了五十里。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谢大哥,能不能让孩子在你车上睡?”看谢公安的车上还很宽敞,李天昊上前问道。

  “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到M市啊?”李天昊不禁有些犯愁的看向乔安娜。

  但乔安娜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正陪着小朱丽给她讲故事。

  “李兄弟,天黑了,咱们也休息吧。”谢公安从车里扯了条毯子往李天昊怀里塞。李天昊知道他车上有生病的女人,所以感激的接了过去,想要在路边找个空地露营。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大叔..,”乔安娜用忧虑的眼神望着他。她怀里的朱丽显得很累。

  “谢大哥,能不能让孩子在你车上睡?”看谢公安的车上还很宽敞,李天昊上前问道。

  “这可不行。”谢公安一口回绝了李天昊。

  “黄小娟和儿子又怎样了?她们是不是安全?有没有饭吃?”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唉,别客气了。我煮了好多呢。都是乡里乡亲的,路上谁都不容易。”谢公安说着,又盛了两碗粥递给李天昊和乔安娜。

  “你别说了,我说不行就不行。”此时,谢公安一反老好人的本色,显出有些不耐烦。

  “好吧。”李天昊冲他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好吧。”李天昊冲他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喂,你们明天,还可以搭我的车…”谢公安低着头看也不看李天昊。

  说着,就要去抱朱丽下马车。

  “真是个奇怪的老头儿。”乔安娜用毯子裹住朱丽,冲李天昊无奈的笑了笑。

  高速路两旁,逃难的人也都各自寻找露营的地方。篝火照耀得整条路都亮起来。李天昊无奈,只好在离大车不远的道沟旁也点了一堆火,乔安娜把睡着的朱丽安顿好,见李天昊坐在一旁闷闷的望天,于是起身坐了过去。

  “你们也过来喝点粥。”谢公安招呼着李天昊和乔安娜。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大叔,你在想什么?”她轻声问。

  “我在想,今后我们该怎么办?”李天昊呼的吐一口粗气,望了望路边绵延不绝的篝火。从这些人身上,他深切感受到末世无助的悲哀。

  李天昊长得又高又大,虽然穿着身农民的衣服,但在难民队里也显得鹤立鸡群。

  谢公安似乎意识到我们在注意车上的女人,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用身体遮挡住我们的目光。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宇宙的力量?”李天昊瞪大眼睛彻底茫然了。

  “是啊,他们多可怜!”乔安娜又习惯性的嘟了嘟小嘴儿。“我要真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就好啦。手中杨枝一挥,就把他们全救了。”

  “我不太懂你的信仰。但我懂你的心。”李天昊笑了笑说。

  “汉东?”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没想到,杨帆姐姐居然成了圣女教的教主。”乔安娜想起白天的事,不解的嘟囔着。

  “我想,那是杨四爷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才这样做的。这个时候,大家都渴望一个强大的力量保护自己,他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信服自己,所以搞了一个宗教。如果他手中的那尊关圣像真能治愈红光对人造成的感染,那这个宗教可就不一样了。教众会越来越多,而且人人都可以信,其实,圣女教就是他的一个手段而已。”

  “这女人究竟得了什么病,谢公安为什么怕别人知道呢?”看着他躲躲闪闪的样子,这不禁令我更加怀疑。

  “嗯,就像中世纪欧洲的基督教,和西亚的伊斯兰教。教主一声令下,教徒会为圣战舍生忘死。”乔安娜此时也觉出宗教的厉害来。

  “是啊!”李天昊慨然的叹了一声。他似乎想要做什么,却没有任何着力点。不知道怎么做。

  但乔安娜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正陪着小朱丽给她讲故事。

  “安娜,咱们这么走,速度太慢了。必须要想个别的办法。”李天昊皱着眉头望着高速路上如繁星密布的篝火。

  “嗯。我也着急。但我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前方有危险等着我们。”乔安娜何等聪明,她明白李天昊是着急想找到对付红光和飞碟的方法。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54.224.255.158, 54.224.255.158;0;pc;1;磨铁文学

  “大叔,这种危险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我总感觉,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一直在追踪着我。”乔安娜面上露出一抹淡淡忧虑。

  “那是什么?”李天昊不解的问。

  “汉东?”

  “我也说不好,我感觉,我像受到了一种来自宇宙的强大力量的注视。”乔安娜忧心忡忡的望着暗黑的天际说道。

  “嗯,就像中世纪欧洲的基督教,和西亚的伊斯兰教。教主一声令下,教徒会为圣战舍生忘死。”乔安娜此时也觉出宗教的厉害来。

  “宇宙的力量?”李天昊瞪大眼睛彻底茫然了。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54.224.255.158, 54.224.255.158;0;pc;1;磨铁文学
  “谢谢大哥了。”这个时候,能喝上碗热粥,是难能可贵的事。李天昊心疼朱丽,连忙接过来。
  “我也说不好,我感觉,我像受到了一种来自宇宙的强大力量的注视。”乔安娜忧心忡忡的望着暗黑的天际说道。
  “是啊,他们多可怜!”乔安娜又习惯性的嘟了嘟小嘴儿。“我要真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就好啦。手中杨枝一挥,就把他们全救了。”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但乔安娜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正陪着小朱丽给她讲故事。
  谢公安似乎意识到我们在注意车上的女人,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用身体遮挡住我们的目光。
  朱丽也真是饿了。拿起馒头就往嘴里塞。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有危险?”乔安娜已经显露出两次预知的能力,李天昊对她的奇异能力深信不疑。听说有危险,李天昊下意识的握住刀柄,警惕的望向四周。
  “大哥,正事儿要紧。”另一个骑马的男人见汉东还要继续打那个青年,也跳下马来一把将他拦住。
  “让孩子喝点粥吧。吃凉馒头喝凉水会肚子疼。”这时候,谢公安端了一碗热粥过来。
  “宇宙的力量?”李天昊瞪大眼睛彻底茫然了。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谢大哥,谢谢你。”
  但乔安娜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正陪着小朱丽给她讲故事。
  谢公安似乎意识到我们在注意车上的女人,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用身体遮挡住我们的目光。
  “真是个奇怪的老头儿。”乔安娜用毯子裹住朱丽,冲李天昊无奈的笑了笑。
  谢公安似乎意识到我们在注意车上的女人,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用身体遮挡住我们的目光。
  “是啊,他们多可怜!”乔安娜又习惯性的嘟了嘟小嘴儿。“我要真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就好啦。手中杨枝一挥,就把他们全救了。”
  “你!?”那个青年气得呼的站起来,却被汉东一拳打翻。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然后,他一扬手里的枪冲周围的人喊道,
  说着,就要去抱朱丽下马车。
  我听她这样说,不禁用眼睛往马车上看。
  见老谢脸上露出惊恐犹豫的神色。李天昊与乔安娜对望了下说,“谢大哥,我们自己走,就不连累你了。”
  李天昊知道逃难路上,粮食是最金贵的东西,谢公安已经好心带他们一起走,他不想再给谢公安添麻烦。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乔安娜本来没有吃过什么苦,此时见有热乎乎的白米粥。连忙接过来。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黄小娟和儿子又怎样了?她们是不是安全?有没有饭吃?”
  “不了,我们带了馒头。”李天昊扬了扬手里的干粮说。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唉,我也看出你俩是个好人,怎么就得罪了杨四爷那样的人呢。他可是这周围的土皇帝。连县长都要敬他三分的。”老谢摇摇头。
  李天昊在道下树丛中一眼认出,那个汉子正是杨四爷手下的得力干将。
  “我在想,今后我们该怎么办?”李天昊呼的吐一口粗气,望了望路边绵延不绝的篝火。从这些人身上,他深切感受到末世无助的悲哀。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汉东?”
  谢公安虽然穿得像农民,但现在却显露出一个老公安的警惕性和侦查能力。
  “安娜,咱们这么走,速度太慢了。必须要想个别的办法。”李天昊皱着眉头望着高速路上如繁星密布的篝火。
  但现在不是探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李天昊发现,路上的人群都停了下来。
  “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到M市啊?”李天昊不禁有些犯愁的看向乔安娜。
  “我不太懂你的信仰。但我懂你的心。”李天昊笑了笑说。
  “李兄弟,天黑了,咱们也休息吧。”谢公安从车里扯了条毯子往李天昊怀里塞。李天昊知道他车上有生病的女人,所以感激的接了过去,想要在路边找个空地露营。
  “李兄弟,天黑了,咱们也休息吧。”谢公安从车里扯了条毯子往李天昊怀里塞。李天昊知道他车上有生病的女人,所以感激的接了过去,想要在路边找个空地露营。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我正想着,乔安娜用手腕推了推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大叔,车上那个女人好像有问题哦。”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我说,老少爷们儿,我们是圣女教的人,你们要是见到有一男一女领一条大白狗的,痛快儿告诉我们。杨四爷和圣女教亏待不了你们。否则,大家都别想消停!”说完,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面面相觑的难民,跨上马,领着十几个跟班,继续朝前追去。
  李天昊长得又高又大,虽然穿着身农民的衣服,但在难民队里也显得鹤立鸡群。
  谢公安似乎意识到我们在注意车上的女人,轻咳了一声,不自然的用身体遮挡住我们的目光。
  “谢谢大哥了。”这个时候,能喝上碗热粥,是难能可贵的事。李天昊心疼朱丽,连忙接过来。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谢大哥,能不能让孩子在你车上睡?”看谢公安的车上还很宽敞,李天昊上前问道。
  这时,乔安娜拉了拉李天昊的手,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蹲下点。
  “那些人在找你们?”见李天昊和乔安娜慢慢从道下爬上来,谢公安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们。
  “我不太懂你的信仰。但我懂你的心。”李天昊笑了笑说。
  见老谢脸上露出惊恐犹豫的神色。李天昊与乔安娜对望了下说,“谢大哥,我们自己走,就不连累你了。”
  刚才若不是乔安娜有预感,拉他躲进道下的树丛里,李天昊是绝难逃过杨四爷的搜索的。
  李天昊手腕上的伤处被乔安娜碰到,想到自己从杨四爷供奉的“关圣像”上扣了块玉石下来,杨四爷对他们死追猛撵也就不奇怪。
  “这女人究竟得了什么病,谢公安为什么怕别人知道呢?”看着他躲躲闪闪的样子,这不禁令我更加怀疑。
  “黄小娟和儿子又怎样了?她们是不是安全?有没有饭吃?”
  “我说,老少爷们儿,我们是圣女教的人,你们要是见到有一男一女领一条大白狗的,痛快儿告诉我们。杨四爷和圣女教亏待不了你们。否则,大家都别想消停!”说完,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面面相觑的难民,跨上马,领着十几个跟班,继续朝前追去。
  谢公安虽然穿得像农民,但现在却显露出一个老公安的警惕性和侦查能力。
  “是啊,他们多可怜!”乔安娜又习惯性的嘟了嘟小嘴儿。“我要真是观世音菩萨下凡就好啦。手中杨枝一挥,就把他们全救了。”
  “你他妈说什么?”汉东找不到李天昊,气得跳下马,一脚踢翻了那个小伙子的饭锅。
  “大叔..,”乔安娜用忧虑的眼神望着他。她怀里的朱丽显得很累。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高速路两旁,逃难的人也都各自寻找露营的地方。篝火照耀得整条路都亮起来。李天昊无奈,只好在离大车不远的道沟旁也点了一堆火,乔安娜把睡着的朱丽安顿好,见李天昊坐在一旁闷闷的望天,于是起身坐了过去。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谢谢您。”她冲谢公安灿烂一笑。
  “是啊!”李天昊慨然的叹了一声。他似乎想要做什么,却没有任何着力点。不知道怎么做。
  “不了,我们带了馒头。”李天昊扬了扬手里的干粮说。
  “等等,李兄弟。我也没有说就撵你们走。”谢公安抬眼向四周看了看,见周围的难民们或休息或做饭,没人注意到这里。然后才回过头来冲李天昊和乔安娜悄声说,“你们就在我这车上躲着,他们找不到你们,也就过去了。”
  “什么一男一女啊?这年头两口子一起逃难的多了!”一个小伙子不满这群人的骄横,小声嘟囔道。
  这时,乔安娜拉了拉李天昊的手,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蹲下点。
  我见他耐心地一口口吹凉了粥喂他老婆。心里一时百感交集。
  “朱丽,等等,妈妈给你拿吃的。“乔安娜连忙解开我的背包,拿出馒头递给朱丽一个。
  “那些人在找你们?”见李天昊和乔安娜慢慢从道下爬上来,谢公安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们。
  见谢公安如此仗义,李天昊心里一阵感激。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54.224.255.158, 54.224.255.158;0;pc;1;磨铁文学
54.224.255.158, 54.224.255.158;0;pc;1;磨铁文学
  仲秋季的夜晚很快降临。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那是什么?”李天昊不解的问。
  “不了,我们带了馒头。”李天昊扬了扬手里的干粮说。
  “我也说不好,我感觉,我像受到了一种来自宇宙的强大力量的注视。”乔安娜忧心忡忡的望着暗黑的天际说道。
  由于难民们并没有确切的目的地,他们在路边开始搭起帐篷,准备在这里宿营。李天昊看了一下前方不远的路牌,他们这一天只向前走了五十里。
  “汉东?”
  “大叔..,”乔安娜用忧虑的眼神望着他。她怀里的朱丽显得很累。
  高速路两旁,逃难的人也都各自寻找露营的地方。篝火照耀得整条路都亮起来。李天昊无奈,只好在离大车不远的道沟旁也点了一堆火,乔安娜把睡着的朱丽安顿好,见李天昊坐在一旁闷闷的望天,于是起身坐了过去。
  毕竟,他们萍水相逢,老谢又载了他们一程。李天昊也知道不能再奢求更多。
54.224.255.158, 54.224.255.158;0;pc;1;磨铁文学
  “朱丽,喝点水,别噎着。”我见她吃得急,连忙把水壶递过去给她。
  “老谢,朱丽太小,我怕她受凉…”李天昊为了朱丽,还想尝试着说服他。
  然后,他一扬手里的枪冲周围的人喊道,

竹筒夫子说:

喜欢这本书的友友们。欢迎你们去书评区谈谈对这本书的意见,这是对竹子的最好促进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那年我们同过窗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儿,放肆过的青春!

作者:慕容雪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我把你们当做亲人,你们却非逼着我嫁给那样的一个人……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阴坟

我和兄弟不小心误入了全是女人的村子,差点就……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葬鬼经

很少有人知道中国本土的降门,才是所有降头术的根源。

作者:姓易的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替校花解忧,替美女老师排难,校园超级特种兵!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茅山鬼术师

我刚一出生就被降头师给偷走了,那人将我装在小棺材之中!

作者:彼岸浮屠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