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章 福龙超市

作者:逆茗  发布时间:2017-04-21 17:36  字数:3253 

  “堵住!那JB玩意儿要进来!”陈鸣惊恐地大喊,从地上弹跳起来冲向铁皮柜,但下一秒那个柜子就被撕开了,超市员工的衣物和一些散钞在空中飞舞。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TM地上怎么这么多的水……”黄昊一进门就踩进了高及脚踝的及水利,四人随即发现整个福龙超市的一层地板上都是积水,零散的货物在水面上沉浮,应急灯在不规律的闪烁着,提供着微弱的光源。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灰色的头颅探了进来,几排口器有节奏的发出脆响,黄昊惊慌之下抓起一根拖把棍捅进了那张巨口,随后整根拖把都被飞速地磨成了木屑,八目鳗粗壮的身躯从铁皮柜残害中硬生生挤了进来,粘液滴落在地板上发出鱼类腐烂的腥臭味。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那边!黄昊有危险!”陈鸣反手拔出长刀冲向了那排货架,一台购物车侧翻在一旁,成包的卫生纸洒了一地,积水中黄昊正被裹在巨大的凝胶块中挣扎,发出痛苦的喊叫。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赵安还没骂完,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嘶吼,同时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一个人形的生物扑了出来,一下子把陈鸣按到在地。
  黄昊挣扎着跟在羽子身后,吃力的跟在羽子身后不停地抱怨着,“别争了大小姐,我们还是赶快……拿东西走人吧……这种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呆了……”
  虽然确实有点远,但是由于小迪克令人吃惊的车速也很快便抵达了目的地的蛟河沿岸。河水已经开始透过大坝泛滥,但所幸福龙超市并没有被尽数淹没,三个人拖着半死不活的黄昊,一人拎着一个可以背在背上的巨大*麻袋走进了一片狼藉的超市。
  是一条大约五米长的灰色鳗鱼,光滑的体表上长满了细小的腺体,原型的嘴中是一圈圈白色的锯齿,没有眼睛,身下的积水已经变成了凝固态,稳固地支撑着它巨大的身躯。身体的两侧像是木耳一样的肉片,正在空气中缓缓的蠕动着。
  “TM地上怎么这么多的水……”黄昊一进门就踩进了高及脚踝的及水利,四人随即发现整个福龙超市的一层地板上都是积水,零散的货物在水面上沉浮,应急灯在不规律的闪烁着,提供着微弱的光源。
  “感染者。”陈鸣一刀切开了这块果冻一样的凝胶,将粘稠的黄昊拖了出来,羽子则在一旁开始在随身电脑上反差这种特殊凝胶的来源。
  “TM地上怎么这么多的水……”黄昊一进门就踩进了高及脚踝的及水利,四人随即发现整个福龙超市的一层地板上都是积水,零散的货物在水面上沉浮,应急灯在不规律的闪烁着,提供着微弱的光源。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有没有……”
  “噼!”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54.224.2.186, 54.224.2.186;0;pc;1;磨铁文学
  “噼!”
  “没事,有吃的就成。”赵安毫不在乎的说道。
  “怎么回事卧槽?”赵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硕大的灰色凝胶块。
  “感染者。”陈鸣一刀切开了这块果冻一样的凝胶,将粘稠的黄昊拖了出来,羽子则在一旁开始在随身电脑上反差这种特殊凝胶的来源。
  “这种规模的感染者,实在是比丧尸还难对付啊……”陈鸣用剑撑着地一瘸一拐的朝门口走去,“比起无原则,就连我妹妹也是宁可对付一般程度的丧尸……”
  “那边!黄昊有危险!”陈鸣反手拔出长刀冲向了那排货架,一台购物车侧翻在一旁,成包的卫生纸洒了一地,积水中黄昊正被裹在巨大的凝胶块中挣扎,发出痛苦的喊叫。
  “小家伙是不管用的哟~”黄昊听到身后的羽子仍然不慌不忙的说着,她那纤细的手指已经扣下了手柄上的一个巨大的扳机,在那一瞬间那只感染者已经追到距离小迪克不到十几米的距离,黄昊看到了它身后拖着的巨大的腹部,以及腹部前方的几对正在疯狂移动的后肢。“要用这杆大炮,才能射穿它的身体呐~”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哦吼?”她晃着脑袋走出了设备间,“居然这么说人家,那赵先生怎么没把那玩意儿打爆呢?”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有没有……”
  “草!你TM有病吧,变态!”黄昊听到赵安从尘土中挣扎着站起来大吼,并且将他从一堆碎片中拉了出来。在封闭的空间内扔这种规模的爆炸物简直是作死,这点连物理不及格的黄昊都知道。几个人都有些耳鸣,身上的衣服也都被刮破了,羽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站了起来。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这边的感染者……好像还不是很多的样子?”陈鸣惊奇的戳着地上慢慢爬行的已经生出四肢来的奇怪的比目鱼,“而且好像还没什么攻击性嘛!”
  “哦,天堂。”陈鸣将一整包花生米倒进嘴中心满意足的大嚼着,同时把一堆罐头丢进身后的麻袋,羽子小姐则在一旁洗劫着酒柜。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真是恶心的物种呢。”她说道,“还有你这个废柴怎么这么菜啊,几分钟没看到你就得让人家来救你……”
  赵安还没骂完,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嘶吼,同时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一个人形的生物扑了出来,一下子把陈鸣按到在地。
  灰色的头颅探了进来,几排口器有节奏的发出脆响,黄昊惊慌之下抓起一根拖把棍捅进了那张巨口,随后整根拖把都被飞速地磨成了木屑,八目鳗粗壮的身躯从铁皮柜残害中硬生生挤了进来,粘液滴落在地板上发出鱼类腐烂的腥臭味。
  “身后!!”赵安突然大吼,将罐头朝羽子扔了过去,这为羽子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当羽子一个灵活而又优雅的翻滚到陈鸣身边时,原型的锯齿状口器从她刚才站的地方扫过,在翻倒在地的货架上留下了参差的齿痕。巨大的生物在积水中弹了起来,又缓缓收缩成了S型。
  “容人家看一看啦……”羽子低头开始一个个翻风衣上的口袋,“嗯……一小罐压缩氮,这个是投掷物……”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哦吼?”她晃着脑袋走出了设备间,“居然这么说人家,那赵先生怎么没把那玩意儿打爆呢?”
  “卧槽那是什么!”

  黄昊吓得赶紧从赵安身旁爬起来扑到车尾的车窗上将耶和华之弓瞄准了那个挺着一个有着三米多高的生物,它正大步迈出沙尘所遮挡的范围,很快便能看清他那巨大的头颅和头颅下方两个带着数不清锯齿的前肢,那前肢的姿势,像极了一个正在祈祷的少女。

  “啊!吃我一发!”黄昊大吼着扣下了扳机,耶和华之箭咆哮着以十万牛的力度射出,带着黄昊的惊恐直接插入了那巨大的感染者的胸膛,一刹那黑色的汁液四处飞溅。同时箭头所附带的震荡炸药在伤口处轰的一声爆炸,硬生生的把那物的胸膛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但那感染者追击的速度丝毫不减,甚至仍然隐隐能看到那伤口边缘处的腐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滋生。

  “小家伙是不管用的哟~”黄昊听到身后的羽子仍然不慌不忙的说着,她那纤细的手指已经扣下了手柄上的一个巨大的扳机,在那一瞬间那只感染者已经追到距离小迪克不到十几米的距离,黄昊看到了它身后拖着的巨大的腹部,以及腹部前方的几对正在疯狂移动的后肢。“要用这杆大炮,才能射穿它的身体呐~”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那是……螳螂?”

  “噼!”

  随即便感受到整俩三轮车都猛烈的抖动了一下,一股强大的后坐力甚至将车子整个儿往前推了一下,黄昊只看到一股强烈的激光从三轮车车厢的顶部射出,宛如暗夜中的霹雳般的光芒甚至一下子闪的他一阵眩晕。

  “搞定了?”恢复视力之前黄昊听见赵安问道。

  灰色的头颅探了进来,几排口器有节奏的发出脆响,黄昊惊慌之下抓起一根拖把棍捅进了那张巨口,随后整根拖把都被飞速地磨成了木屑,八目鳗粗壮的身躯从铁皮柜残害中硬生生挤了进来,粘液滴落在地板上发出鱼类腐烂的腥臭味。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是一条大约五米长的灰色鳗鱼,光滑的体表上长满了细小的腺体,原型的嘴中是一圈圈白色的锯齿,没有眼睛,身下的积水已经变成了凝固态,稳固地支撑着它巨大的身躯。身体的两侧像是木耳一样的肉片,正在空气中缓缓的蠕动着。

  虽然确实有点远,但是由于小迪克令人吃惊的车速也很快便抵达了目的地的蛟河沿岸。河水已经开始透过大坝泛滥,但所幸福龙超市并没有被尽数淹没,三个人拖着半死不活的黄昊,一人拎着一个可以背在背上的巨大*麻袋走进了一片狼藉的超市。

  “这边的感染者……好像还不是很多的样子?”陈鸣惊奇的戳着地上慢慢爬行的已经生出四肢来的奇怪的比目鱼,“而且好像还没什么攻击性嘛!”

  “闭嘴啦,你这个行走的flag!”羽子骂道,“不过这边可能是距离感染源较远的原因吧。总之赶快进去。”

  “草,这包霉了。”赵安将一口泡菜吐在水里,用力用袖子擦着沾满辣油的嘴,又从一旁的货架上去除了另一个牌子的罐头试图拧开。

  “TM地上怎么这么多的水……”黄昊一进门就踩进了高及脚踝的及水利,四人随即发现整个福龙超市的一层地板上都是积水,零散的货物在水面上沉浮,应急灯在不规律的闪烁着,提供着微弱的光源。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没事,有吃的就成。”赵安毫不在乎的说道。

  四个人踩进水里向前走去,脚下的水很浑,水底躺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要很小心的避开才不至于仰面滑到摔在水里。一楼大厅的货架还算整齐,各种视频和日用品稀稀落落地散在柜子上,看来之前好像有人来搜寻过补给品。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草,这包霉了。”赵安将一口泡菜吐在水里,用力用袖子擦着沾满辣油的嘴,又从一旁的货架上去除了另一个牌子的罐头试图拧开。

  “哦,天堂。”陈鸣将一整包花生米倒进嘴中心满意足的大嚼着,同时把一堆罐头丢进身后的麻袋,羽子小姐则在一旁洗劫着酒柜。

  “你家助手呢?”赵安吞下一口泡面后突然想起了什么。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草!你TM有病吧,变态!”黄昊听到赵安从尘土中挣扎着站起来大吼,并且将他从一堆碎片中拉了出来。在封闭的空间内扔这种规模的爆炸物简直是作死,这点连物理不及格的黄昊都知道。几个人都有些耳鸣,身上的衣服也都被刮破了,羽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站了起来。

54.224.2.186, 54.224.2.186;0;pc;1;磨铁文学

  “那边!黄昊有危险!”陈鸣反手拔出长刀冲向了那排货架,一台购物车侧翻在一旁,成包的卫生纸洒了一地,积水中黄昊正被裹在巨大的凝胶块中挣扎,发出痛苦的喊叫。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身后!!”赵安突然大吼,将罐头朝羽子扔了过去,这为羽子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当羽子一个灵活而又优雅的翻滚到陈鸣身边时,原型的锯齿状口器从她刚才站的地方扫过,在翻倒在地的货架上留下了参差的齿痕。巨大的生物在积水中弹了起来,又缓缓收缩成了S型。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54.224.2.186, 54.224.2.186;0;pc;1;磨铁文学

  “怎么回事卧槽?”赵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硕大的灰色凝胶块。

  “感染者。”陈鸣一刀切开了这块果冻一样的凝胶,将粘稠的黄昊拖了出来,羽子则在一旁开始在随身电脑上反差这种特殊凝胶的来源。

  “感染者。”陈鸣一刀切开了这块果冻一样的凝胶,将粘稠的黄昊拖了出来,羽子则在一旁开始在随身电脑上反差这种特殊凝胶的来源。

  “真是恶心的物种呢。”她说道,“还有你这个废柴怎么这么菜啊,几分钟没看到你就得让人家来救你……”

  “身后!!”赵安突然大吼,将罐头朝羽子扔了过去,这为羽子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当羽子一个灵活而又优雅的翻滚到陈鸣身边时,原型的锯齿状口器从她刚才站的地方扫过,在翻倒在地的货架上留下了参差的齿痕。巨大的生物在积水中弹了起来,又缓缓收缩成了S型。

  黄昊挣扎着跟在羽子身后,吃力的跟在羽子身后不停地抱怨着,“别争了大小姐,我们还是赶快……拿东西走人吧……这种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呆了……”

  是一条大约五米长的灰色鳗鱼,光滑的体表上长满了细小的腺体,原型的嘴中是一圈圈白色的锯齿,没有眼睛,身下的积水已经变成了凝固态,稳固地支撑着它巨大的身躯。身体的两侧像是木耳一样的肉片,正在空气中缓缓的蠕动着。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草,这包霉了。”赵安将一口泡菜吐在水里,用力用袖子擦着沾满辣油的嘴,又从一旁的货架上去除了另一个牌子的罐头试图拧开。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这边的感染者……好像还不是很多的样子?”陈鸣惊奇的戳着地上慢慢爬行的已经生出四肢来的奇怪的比目鱼,“而且好像还没什么攻击性嘛!”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吧唧!”

  “啊!唔……”黄昊被巨大的力量击飞了,八目鳗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插入了四人之间,浓厚的胶状物像是炮弹一样从它的头顶喷出,撞翻几排货架后将黄昊黏在了墙上。

  赵安还没骂完,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嘶吼,同时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一个人形的生物扑了出来,一下子把陈鸣按到在地。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噼!”

  “FUCK!又TM是我?”黄昊大叫着,不过这次比较幸运的是脑袋和一条腿没有被凝胶裹住,否则非得窒息不可。

  “TM地上怎么这么多的水……”黄昊一进门就踩进了高及脚踝的及水利,四人随即发现整个福龙超市的一层地板上都是积水,零散的货物在水面上沉浮,应急灯在不规律的闪烁着,提供着微弱的光源。

  “战斗力不到5的人还没习惯这种事么!”赵安举起手枪连射,但是子弹在触及目标的一瞬间停止在了空中,与之前不同的防御型的透明凝胶完美的形成了护盾裹住了八目鳗的全身。陈鸣从侧翼踩着货架起跳,长刀在空中甩出令人眼花缭乱的刀弧后重斩在它的身上,不过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防御型凝胶的韧性异常之强,“暗夜重工厂”用精钢打造出来的刃口甚至不能破坏凝胶的外层。

  陈鸣抽刀后跃,羽子立即在脚下摔了一枚烟雾弹,同时赵安在一旁用短刀割下了包裹着黄昊的进攻型凝胶,几个人借着烟雾迅速的隐入了超市一侧的设备间,用铁皮柜堵住了门。

  “妈个鸡!这还能打么?”黄昊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清理着身上的粘液,“好像完全打不动啊?”

  四个人踩进水里向前走去,脚下的水很浑,水底躺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要很小心的避开才不至于仰面滑到摔在水里。一楼大厅的货架还算整齐,各种视频和日用品稀稀落落地散在柜子上,看来之前好像有人来搜寻过补给品。

  “只能尝试用化学方式来看看能不能破坏那个保护层了……你身上还带着什么?”陈鸣问向羽子。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容人家看一看啦……”羽子低头开始一个个翻风衣上的口袋,“嗯……一小罐压缩氮,这个是投掷物……”

  “有没有……”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黄昊挣扎着跟在羽子身后,吃力的跟在羽子身后不停地抱怨着,“别争了大小姐,我们还是赶快……拿东西走人吧……这种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呆了……”

  “只能尝试用化学方式来看看能不能破坏那个保护层了……你身上还带着什么?”陈鸣问向羽子。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堵住!那JB玩意儿要进来!”陈鸣惊恐地大喊,从地上弹跳起来冲向铁皮柜,但下一秒那个柜子就被撕开了,超市员工的衣物和一些散钞在空中飞舞。

  灰色的头颅探了进来,几排口器有节奏的发出脆响,黄昊惊慌之下抓起一根拖把棍捅进了那张巨口,随后整根拖把都被飞速地磨成了木屑,八目鳗粗壮的身躯从铁皮柜残害中硬生生挤了进来,粘液滴落在地板上发出鱼类腐烂的腥臭味。

  整个设备间只有一间教室那么大,堆满了杂物和工具,再加上几个柜子,根本就没有躲闪的空间,应急灯被挤掉了,整个空间都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草!你TM有病吧,变态!”黄昊听到赵安从尘土中挣扎着站起来大吼,并且将他从一堆碎片中拉了出来。在封闭的空间内扔这种规模的爆炸物简直是作死,这点连物理不及格的黄昊都知道。几个人都有些耳鸣,身上的衣服也都被刮破了,羽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站了起来。

  “TM地上怎么这么多的水……”黄昊一进门就踩进了高及脚踝的及水利,四人随即发现整个福龙超市的一层地板上都是积水,零散的货物在水面上沉浮,应急灯在不规律的闪烁着,提供着微弱的光源。

  “哦吼?”她晃着脑袋走出了设备间,“居然这么说人家,那赵先生怎么没把那玩意儿打爆呢?”

  黄昊挣扎着跟在羽子身后,吃力的跟在羽子身后不停地抱怨着,“别争了大小姐,我们还是赶快……拿东西走人吧……这种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呆了……”

  “这种规模的感染者,实在是比丧尸还难对付啊……”陈鸣用剑撑着地一瘸一拐的朝门口走去,“比起无原则,就连我妹妹也是宁可对付一般程度的丧尸……”

  “闭嘴!你个行……”

  赵安还没骂完,只听得黑暗中一声嘶吼,同时伴随着一股浓郁的腥臭气息,一个人形的生物扑了出来,一下子把陈鸣按到在地。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那边!黄昊有危险!”陈鸣反手拔出长刀冲向了那排货架,一台购物车侧翻在一旁,成包的卫生纸洒了一地,积水中黄昊正被裹在巨大的凝胶块中挣扎,发出痛苦的喊叫。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堵住!那JB玩意儿要进来!”陈鸣惊恐地大喊,从地上弹跳起来冲向铁皮柜,但下一秒那个柜子就被撕开了,超市员工的衣物和一些散钞在空中飞舞。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草,这包霉了。”赵安将一口泡菜吐在水里,用力用袖子擦着沾满辣油的嘴,又从一旁的货架上去除了另一个牌子的罐头试图拧开。
  四个人踩进水里向前走去,脚下的水很浑,水底躺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要很小心的避开才不至于仰面滑到摔在水里。一楼大厅的货架还算整齐,各种视频和日用品稀稀落落地散在柜子上,看来之前好像有人来搜寻过补给品。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54.224.2.186, 54.224.2.186;0;pc;1;磨铁文学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她从风衣无数口袋中的其中一个拿出了烟雾瓦斯弹,一旁的黄昊将将鼻孔中的凝胶喷了赵安一后背,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黄昊吓得赶紧从赵安身旁爬起来扑到车尾的车窗上将耶和华之弓瞄准了那个挺着一个有着三米多高的生物,它正大步迈出沙尘所遮挡的范围,很快便能看清他那巨大的头颅和头颅下方两个带着数不清锯齿的前肢,那前肢的姿势,像极了一个正在祈祷的少女。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感染者。”陈鸣一刀切开了这块果冻一样的凝胶,将粘稠的黄昊拖了出来,羽子则在一旁开始在随身电脑上反差这种特殊凝胶的来源。
  “这种规模的感染者,实在是比丧尸还难对付啊……”陈鸣用剑撑着地一瘸一拐的朝门口走去,“比起无原则,就连我妹妹也是宁可对付一般程度的丧尸……”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容人家看一看啦……”羽子低头开始一个个翻风衣上的口袋,“嗯……一小罐压缩氮,这个是投掷物……”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有没有……”
  “草,这包霉了。”赵安将一口泡菜吐在水里,用力用袖子擦着沾满辣油的嘴,又从一旁的货架上去除了另一个牌子的罐头试图拧开。
  “吧唧!”
54.224.2.186, 54.224.2.186;0;pc;1;磨铁文学
  “闭嘴!你个行……”
  灰色的头颅探了进来,几排口器有节奏的发出脆响,黄昊惊慌之下抓起一根拖把棍捅进了那张巨口,随后整根拖把都被飞速地磨成了木屑,八目鳗粗壮的身躯从铁皮柜残害中硬生生挤了进来,粘液滴落在地板上发出鱼类腐烂的腥臭味。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黄昊挣扎着跟在羽子身后,吃力的跟在羽子身后不停地抱怨着,“别争了大小姐,我们还是赶快……拿东西走人吧……这种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呆了……”
  “那边!黄昊有危险!”陈鸣反手拔出长刀冲向了那排货架,一台购物车侧翻在一旁,成包的卫生纸洒了一地,积水中黄昊正被裹在巨大的凝胶块中挣扎,发出痛苦的喊叫。
  “身后!!”赵安突然大吼,将罐头朝羽子扔了过去,这为羽子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当羽子一个灵活而又优雅的翻滚到陈鸣身边时,原型的锯齿状口器从她刚才站的地方扫过,在翻倒在地的货架上留下了参差的齿痕。巨大的生物在积水中弹了起来,又缓缓收缩成了S型。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卧槽那是什么!”
  “妈个鸡!这还能打么?”黄昊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清理着身上的粘液,“好像完全打不动啊?”
  “堵住!那JB玩意儿要进来!”陈鸣惊恐地大喊,从地上弹跳起来冲向铁皮柜,但下一秒那个柜子就被撕开了,超市员工的衣物和一些散钞在空中飞舞。
  “啊!唔……”黄昊被巨大的力量击飞了,八目鳗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插入了四人之间,浓厚的胶状物像是炮弹一样从它的头顶喷出,撞翻几排货架后将黄昊黏在了墙上。
  “哦,天堂。”陈鸣将一整包花生米倒进嘴中心满意足的大嚼着,同时把一堆罐头丢进身后的麻袋,羽子小姐则在一旁洗劫着酒柜。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54.224.2.186, 54.224.2.186;0;pc;1;磨铁文学
  “身后!!”赵安突然大吼,将罐头朝羽子扔了过去,这为羽子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当羽子一个灵活而又优雅的翻滚到陈鸣身边时,原型的锯齿状口器从她刚才站的地方扫过,在翻倒在地的货架上留下了参差的齿痕。巨大的生物在积水中弹了起来,又缓缓收缩成了S型。
  “草,这包霉了。”赵安将一口泡菜吐在水里,用力用袖子擦着沾满辣油的嘴,又从一旁的货架上去除了另一个牌子的罐头试图拧开。
  “感染者。”陈鸣一刀切开了这块果冻一样的凝胶,将粘稠的黄昊拖了出来,羽子则在一旁开始在随身电脑上反差这种特殊凝胶的来源。
  “是八目鳗!”羽子和上随身电脑,站在一边后退一边讲长刀横过来挡在二人身前的陈鸣身后说道,“一种海生鳗鱼,行动能力很弱,唯一自保的方式就是将周围的水与自身分泌的体液混合,形成直径数米的巨大凝胶块阻隔猎食动物的撕咬,这种防御机制看起来在受到无原则病毒感染后功能产生变化了的样子。”
  “妈个鸡!这还能打么?”黄昊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清理着身上的粘液,“好像完全打不动啊?”
  “哦,天堂。”陈鸣将一整包花生米倒进嘴中心满意足的大嚼着,同时把一堆罐头丢进身后的麻袋,羽子小姐则在一旁洗劫着酒柜。
  “小家伙是不管用的哟~”黄昊听到身后的羽子仍然不慌不忙的说着,她那纤细的手指已经扣下了手柄上的一个巨大的扳机,在那一瞬间那只感染者已经追到距离小迪克不到十几米的距离,黄昊看到了它身后拖着的巨大的腹部,以及腹部前方的几对正在疯狂移动的后肢。“要用这杆大炮,才能射穿它的身体呐~”
  黄昊挣扎着跟在羽子身后,吃力的跟在羽子身后不停地抱怨着,“别争了大小姐,我们还是赶快……拿东西走人吧……这种地方我实在不想再呆了……”
  “散开!千万别被它一下子包裹起来。”羽子将手指扣入瓦斯弹的拉环里说。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闭嘴!你个行……”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这种规模的感染者,实在是比丧尸还难对付啊……”陈鸣用剑撑着地一瘸一拐的朝门口走去,“比起无原则,就连我妹妹也是宁可对付一般程度的丧尸……”
  “草!你TM有病吧,变态!”黄昊听到赵安从尘土中挣扎着站起来大吼,并且将他从一堆碎片中拉了出来。在封闭的空间内扔这种规模的爆炸物简直是作死,这点连物理不及格的黄昊都知道。几个人都有些耳鸣,身上的衣服也都被刮破了,羽子一脸人畜无害的站了起来。
54.224.2.186, 54.224.2.186;0;pc;1;磨铁文学
  “这边的感染者……好像还不是很多的样子?”陈鸣惊奇的戳着地上慢慢爬行的已经生出四肢来的奇怪的比目鱼,“而且好像还没什么攻击性嘛!”
  “撕成两半啦,不过是个A级的螳螂型感染者而已嘛。”是羽子轻松愉悦的声音。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陈鸣还没说出话,门就被巨大的冲力撞碎了,铁皮柜上出现了巨大的锥状凸起,门框上的木头碎片也四处飞溅。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TM地上怎么这么多的水……”黄昊一进门就踩进了高及脚踝的及水利,四人随即发现整个福龙超市的一层地板上都是积水,零散的货物在水面上沉浮,应急灯在不规律的闪烁着,提供着微弱的光源。
  “都趴下!”羽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将一发投掷物扔了出去,黑暗中立刻穿了剧烈的刺激气味和嘶嘶声。八目鳗的感光器官十分灵敏,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突然收到刺激的八目鳗感染者立即猛地朝投掷物落地的方向冲撞了过去,随后明亮的电火花一闪而过,剧烈的爆炸将所有人掀了出去拍在了墙壁和杂物上,八目鳗也发出了浑厚的嘶吼,一头撞碎了入口的半面墙壁后没有了动静。
  “外面的积水深度和里面不成正比呢,”羽子身上都被天花板上的滴水湿透了,娇小的身材也被凸显了出来,透过风衣里的衬衫隐约能看到内衣的边缘。
  “闭嘴!你个行……”
  “卧槽那是什么!”
  “唔!”含混的咕呶声在东北方向响起。
  “怎么回事卧槽?”赵安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硕大的灰色凝胶块。
  “没事,有吃的就成。”赵安毫不在乎的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