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42章 梦中倩影

作者:邪君流  发布时间:2017-04-21 20:23  字数:3347 

  “不!”洪昊大叫一声,奋不顾身地随之投入其中。
  洪昊的手狠狠地震动了一下,弯刀和骨棒狠狠地碰撞在一起,在黑暗当中迸发出绚烂的火花,映照出了子髅那饱含杀意的眼眸,还有他那一张半黑半白的诡异脸庞。
  “不!”洪昊大叫一声,奋不顾身地随之投入其中。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子髅现在的状态非常诡异,一张脸从中央分成两半,一半是正常的白色,另一半则是布满了皱褶的黑色,在弯刀和骨棒碰撞而出的火花的映照下更显诡异。而在黑暗当中,这一张脸还特别显眼,一时间洪昊的视线中就只剩下这一张诡异的脸庞。
  然而洪昊现在的情况是危在旦夕,在黑暗当中有子髅在虎视眈眈,洪昊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之下岌岌可危。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洪昊双手握住弯刀,滚烫的血液不断地喷出来洒落到双手上,洪昊拧着眉,冷汗不断地滴落。
  当!
  子髅的弯刀劈斩在石柱上,这些黑色的石头坚无比,两者碰撞迸发出一蓬火星,也让子髅的身形在黑暗当中显现出来。
  来不及再想什么,子髅仿若黑暗当中的恶灵一般再次猛扑过来,这一次子髅特意减少了手臂的动作幅度,黑暗当中洪昊根本不知道子髅的攻击来自哪个方向。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可恶!”洪昊心中怒喝,不过洪昊这次有了防备,他一直在有意识地靠近石柱跑,能量在脚下猛地爆发,洪昊躲到了石柱的后面,再次躲过了一击。
  黑暗当中再次迸发火花,洪昊的攻击子髅仿佛早有准备,他用弯刀挡住了洪昊的攻击。
  洪昊双手握住弯刀,滚烫的血液不断地喷出来洒落到双手上,洪昊拧着眉,冷汗不断地滴落。
  子髅现在的状态非常诡异,一张脸从中央分成两半,一半是正常的白色,另一半则是布满了皱褶的黑色,在弯刀和骨棒碰撞而出的火花的映照下更显诡异。而在黑暗当中,这一张脸还特别显眼,一时间洪昊的视线中就只剩下这一张诡异的脸庞。
  当洪昊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离龙似乎是在给黑玄白检查伤口,洪昊轻叹一声,开始全力戒备周围,随时防备突发情况。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洪昊瞳孔猛地放大,却依然捕捉不到子髅的攻击方向,这一刻,洪昊面临死亡的绝境。
  就在骨棒和弯刀碰撞的这一刹那,突然,子髅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蓦地张开嘴巴,一口黑雾从他嘴中喷了出来,正对洪昊的脸庞。
  幸好方才走过的路两人都比较熟悉,两人才没有被凹凸不平的地面摔倒,身后响起的声音仿佛是山神在追逐的声音。
  “那就好……呃……”
  子髅的弯刀劈斩在石柱上,这些黑色的石头坚无比,两者碰撞迸发出一蓬火星,也让子髅的身形在黑暗当中显现出来。
  而离龙也很有默契,和洪昊背对背紧贴着身体,一人戒备一个方向,然而子髅已经隐没在黑暗当中了,洪昊感觉子髅随时都会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来。
  “杀!”
  “没事,就是脚歪了一下。”
  “离龙,你引这些山神出去救下爷爷他们,我引开子髅!”洪昊猛地咬牙,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婵儿!”一个名字从洪昊口中脱口而出,莫名地,他心如刀绞,伸手拼命想要抓住那一道倩影,而那一道倩影却是猛地投入一道漩涡当中消失不见。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在这强烈的死亡刺激下,洪昊突然变得冷静起来,心湖如寒潭,不泛起一点波澜。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轰!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火花迸发出的光亮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黑暗当中,洪昊却是不想错过良机,抡起骨棒按照心中的感觉再次一棒往子髅方才站立的地方砸去。
  洪昊正在攻击的时候猛地察觉到子髅正在挥刀,心中大骇,脚下猛地一踏地,力量通过脊椎大龙到达手上,手中已经砸出去的骨棒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洪昊双手握住弯刀,滚烫的血液不断地喷出来洒落到双手上,洪昊拧着眉,冷汗不断地滴落。
  当洪昊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离龙似乎是在给黑玄白检查伤口,洪昊轻叹一声,开始全力戒备周围,随时防备突发情况。
  “那就好……呃……”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当!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来不及再想什么,子髅仿若黑暗当中的恶灵一般再次猛扑过来,这一次子髅特意减少了手臂的动作幅度,黑暗当中洪昊根本不知道子髅的攻击来自哪个方向。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锵!
  
  跑没多远,洪昊再次感应到了极致的危险,不用多想,洪昊知道这是子髅再次偷袭了。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狂暴的能量在脚下爆发,洪昊一跃而起,用榔头骨棒一端勾住身后的光滑石柱,绕着石柱从后方旋转。
  “黑玄小姐,你怎么了?”离龙却是焦急起来,大叫着往黑玄白尖叫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然而洪昊并没有因为这剧痛而停止手中的攻击,骨棒威力依旧。
  洪昊瞳孔猛地放大,却依然捕捉不到子髅的攻击方向,这一刻,洪昊面临死亡的绝境。
  “啊!”突然,黑暗当中响起了黑玄白的尖叫声,却很快戛然而止。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洪昊正在攻击的时候猛地察觉到子髅正在挥刀,心中大骇,脚下猛地一踏地,力量通过脊椎大龙到达手上,手中已经砸出去的骨棒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而离龙也很有默契,和洪昊背对背紧贴着身体,一人戒备一个方向,然而子髅已经隐没在黑暗当中了,洪昊感觉子髅随时都会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来。
  洪昊狠狠地蹙眉,一只手握住弯刀,另一只手抡起骨棒猛地横扫。
  子髅的弯刀劈斩在石柱上,这些黑色的石头坚无比,两者碰撞迸发出一蓬火星,也让子髅的身形在黑暗当中显现出来。
  而离龙也很有默契,和洪昊背对背紧贴着身体,一人戒备一个方向,然而子髅已经隐没在黑暗当中了,洪昊感觉子髅随时都会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来。
  
  “我没事,小心点!”洪昊一边提醒,眼睛却一直盯着子髅所在的方向。
  “离龙,你引这些山神出去救下爷爷他们,我引开子髅!”洪昊猛地咬牙,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轰!
  “我没事,小心点!”洪昊一边提醒,眼睛却一直盯着子髅所在的方向。
  狂暴的能量在脚下爆发,洪昊一跃而起,用榔头骨棒一端勾住身后的光滑石柱,绕着石柱从后方旋转。
  蓦地,洪昊停了下来,冷冽的眼神扫过四周,一字一顿道:“来吧!我们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打败我的机会!”
  噗!
  因为,在这种黑暗当中洪昊完全没把握挡住子髅的攻击。
  如果自己一直和离龙一起逃离,肯定会一直遭受到子髅的袭击,这样两人的速度就会慢下来,就无法把山神引出去了,而子髅的目标只是他洪昊,在这样的不断袭击之下,洪昊知道自己几乎是没有希望跑出去了,还不如干脆一些。
  黑暗当中再次迸发火花,洪昊的攻击子髅仿佛早有准备,他用弯刀挡住了洪昊的攻击。
  黑暗当中再次迸发火花,洪昊的攻击子髅仿佛早有准备,他用弯刀挡住了洪昊的攻击。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可恶!”黑暗中响起了子髅气急败坏的声音,然而这一击洪昊是按照方才模糊的感觉砸过去的,被子髅轻易的一个闪身躲过了。
  幸好方才走过的路两人都比较熟悉,两人才没有被凹凸不平的地面摔倒,身后响起的声音仿佛是山神在追逐的声音。
  洪昊心中大惊,但是无奈从骨棒上传来的反震力让洪昊受到强烈的反冲力,身体几乎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雾被喷到自己的脸庞上。
  就在骨棒和弯刀碰撞的这一刹那,突然,子髅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蓦地张开嘴巴,一口黑雾从他嘴中喷了出来,正对洪昊的脸庞。
  洪昊只来及偏开头颅,利刃就瞬间划开了洪昊的肌肉,就连肩胛骨都狠狠的震动了一下,从右肩膀部位传来的剧痛让洪昊倒吸冷气。
  洪昊猛地咬牙,骨棒交到左手,抡圆了狠狠地砸向后方。
  然而洪昊并没有因为这剧痛而停止手中的攻击,骨棒威力依旧。
  轰!
  “婵儿!”一个名字从洪昊口中脱口而出,莫名地,他心如刀绞,伸手拼命想要抓住那一道倩影,而那一道倩影却是猛地投入一道漩涡当中消失不见。
  “可恶!”洪昊心中怒喝,不过洪昊这次有了防备,他一直在有意识地靠近石柱跑,能量在脚下猛地爆发,洪昊躲到了石柱的后面,再次躲过了一击。
  这一击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正是在洪昊得知离龙被黑玄白攻击而心中无比愤怒的时候,洪昊一直戒备无比的状态稍稍放松了。
  当洪昊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离龙似乎是在给黑玄白检查伤口,洪昊轻叹一声,开始全力戒备周围,随时防备突发情况。
  噗!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就在洪昊心思电转之间,背部狠狠地撞到身后的一块石柱上,洪昊的身形顿止。
  “黑玄小姐,你怎么了?”离龙却是焦急起来,大叫着往黑玄白尖叫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黑玄小姐,你伤到哪里了?”
  离龙虽然被偷袭了,但是战斗力依然比黑玄白更胜一筹,似乎势均力敌。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然而洪昊现在的情况是危在旦夕,在黑暗当中有子髅在虎视眈眈,洪昊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之下岌岌可危。
  这一击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正是在洪昊得知离龙被黑玄白攻击而心中无比愤怒的时候,洪昊一直戒备无比的状态稍稍放松了。
  洪昊正在攻击的时候猛地察觉到子髅正在挥刀,心中大骇,脚下猛地一踏地,力量通过脊椎大龙到达手上,手中已经砸出去的骨棒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然而子髅的攻击实在是太快了,黑暗当中,漆黑如墨的刀身没有反射出一丝的光亮,只能听到呼啸的恶风,宛若在黑暗当中发动致命一击的恶灵。

  洪昊只能按照感觉把手中的骨棒抵挡在前,同时身体也做好了被砍到的准备,只要哪里被砍到,洪昊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能量集中在被砍中的地方。

  因为,在这种黑暗当中洪昊完全没把握挡住子髅的攻击。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锵!

  洪昊的手狠狠地震动了一下,弯刀和骨棒狠狠地碰撞在一起,在黑暗当中迸发出绚烂的火花,映照出了子髅那饱含杀意的眼眸,还有他那一张半黑半白的诡异脸庞。

  子髅现在的状态非常诡异,一张脸从中央分成两半,一半是正常的白色,另一半则是布满了皱褶的黑色,在弯刀和骨棒碰撞而出的火花的映照下更显诡异。而在黑暗当中,这一张脸还特别显眼,一时间洪昊的视线中就只剩下这一张诡异的脸庞。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就在骨棒和弯刀碰撞的这一刹那,突然,子髅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蓦地张开嘴巴,一口黑雾从他嘴中喷了出来,正对洪昊的脸庞。

  洪昊心中大惊,但是无奈从骨棒上传来的反震力让洪昊受到强烈的反冲力,身体几乎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雾被喷到自己的脸庞上。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蓦地,洪昊停了下来,冷冽的眼神扫过四周,一字一顿道:“来吧!我们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打败我的机会!”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另一边,剧烈碰撞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离龙和黑玄白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了,两人都无法视物,战斗起来更加凶狠。

  轰!

  “没错!这就是黑雾!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洪昊瞬间就认出了这种 感觉,这种感觉让洪昊非常熟悉,他在心中咆哮。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洪昊心中疑惑不已。

  “黑玄小姐,你怎么了?”离龙却是焦急起来,大叫着往黑玄白尖叫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呯!

  就在洪昊心思电转之间,背部狠狠地撞到身后的一块石柱上,洪昊的身形顿止。

  来不及再想什么,子髅仿若黑暗当中的恶灵一般再次猛扑过来,这一次子髅特意减少了手臂的动作幅度,黑暗当中洪昊根本不知道子髅的攻击来自哪个方向。

  洪昊瞳孔猛地放大,却依然捕捉不到子髅的攻击方向,这一刻,洪昊面临死亡的绝境。

  在这强烈的死亡刺激下,洪昊突然变得冷静起来,心湖如寒潭,不泛起一点波澜。

  洪昊只能按照感觉把手中的骨棒抵挡在前,同时身体也做好了被砍到的准备,只要哪里被砍到,洪昊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能量集中在被砍中的地方。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轰!

  狂暴的能量在脚下爆发,洪昊一跃而起,用榔头骨棒一端勾住身后的光滑石柱,绕着石柱从后方旋转。

  当!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子髅的弯刀劈斩在石柱上,这些黑色的石头坚无比,两者碰撞迸发出一蓬火星,也让子髅的身形在黑暗当中显现出来。

  “就是现在!”洪昊心中一动,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从石柱的另一方绕过来,一击重拳猛地往子髅脸部砸去。

  子髅似乎也没想到洪昊竟然会从另一方袭来,猝不及防之下脸庞被洪昊狠狠地砸中,身形踉跄着往后倒去。

  火花迸发出的光亮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黑暗当中,洪昊却是不想错过良机,抡起骨棒按照心中的感觉再次一棒往子髅方才站立的地方砸去。

  “就是现在!”洪昊心中一动,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从石柱的另一方绕过来,一击重拳猛地往子髅脸部砸去。

  “可恶!”黑暗中响起了子髅气急败坏的声音,然而这一击洪昊是按照方才模糊的感觉砸过去的,被子髅轻易的一个闪身躲过了。

  “洪昊哥!你没事吧?”此时离龙也赶过来了,急切地问道。

  “我没事,小心点!”洪昊一边提醒,眼睛却一直盯着子髅所在的方向。

  然而子髅却像是能够在黑暗当中看到东西一般,只是晃动了几下就消失在一个石柱的后面,洪昊顿时心中一沉。

  而离龙也很有默契,和洪昊背对背紧贴着身体,一人戒备一个方向,然而子髅已经隐没在黑暗当中了,洪昊感觉子髅随时都会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来。

  “啊!”突然,黑暗当中响起了黑玄白的尖叫声,却很快戛然而止。

  “黑玄小姐,你怎么了?”离龙却是焦急起来,大叫着往黑玄白尖叫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蓦地,洪昊停了下来,冷冽的眼神扫过四周,一字一顿道:“来吧!我们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打败我的机会!”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当洪昊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离龙似乎是在给黑玄白检查伤口,洪昊轻叹一声,开始全力戒备周围,随时防备突发情况。

  “黑玄小姐,你伤到哪里了?”

  “没事,就是脚歪了一下。”

  “那就好……呃……”

  离龙话还没有说完,那里就突然响起“呯”的一声,离龙似乎开始倒退。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离龙你怎么……”洪昊心中大惊,陡然意识到是离龙被黑玄白偷袭了,心中大怒。黑玄白此人,果然不安好心!

  然而这一刻,洪昊心中悚然,强烈的死亡危急再次出现在心中,攻击还没有到来,头皮就开始炸了。

  “离龙,你引这些山神出去救下爷爷他们,我引开子髅!”洪昊猛地咬牙,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这一击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正是在洪昊得知离龙被黑玄白攻击而心中无比愤怒的时候,洪昊一直戒备无比的状态稍稍放松了。

  噗!

  洪昊只来及偏开头颅,利刃就瞬间划开了洪昊的肌肉,就连肩胛骨都狠狠的震动了一下,从右肩膀部位传来的剧痛让洪昊倒吸冷气。

  洪昊猛地咬牙,骨棒交到左手,抡圆了狠狠地砸向后方。

  “不!”离龙痛苦地大喊,然而洪昊转移了另一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在离龙的视野当中了,如果洪昊不发出声音,离龙是无法知道洪昊的位置的。

  锵!

  黑暗当中再次迸发火花,洪昊的攻击子髅仿佛早有准备,他用弯刀挡住了洪昊的攻击。

  另一边,剧烈碰撞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离龙和黑玄白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了,两人都无法视物,战斗起来更加凶狠。

  当!

  处于这样的危险环境下,离龙也终于清醒过来。

  离龙虽然被偷袭了,但是战斗力依然比黑玄白更胜一筹,似乎势均力敌。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黑玄小姐,你伤到哪里了?”

  洪昊瞳孔猛地放大,却依然捕捉不到子髅的攻击方向,这一刻,洪昊面临死亡的绝境。

  突然,洪昊借着骨棒和弯刀激发出的火光看到了几只从洞壁上跳下来的山神,正往正在战斗当中的几人而来。

  “山神被引出来了,离龙走!”一击无功,洪昊躲到了一道石柱之后大喊,心中也出现了淡淡的喜悦。子髅也重新消失在黑暗当中,伺机偷袭。

  然而洪昊现在的情况是危在旦夕,在黑暗当中有子髅在虎视眈眈,洪昊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之下岌岌可危。

  “黑玄小姐,得罪了!”那边响起了离龙的声音,随后一声巨响,离龙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摆脱了黑玄白,顺着声音找到了洪昊,两人往外面狂奔。

  幸好方才走过的路两人都比较熟悉,两人才没有被凹凸不平的地面摔倒,身后响起的声音仿佛是山神在追逐的声音。

  跑没多远,洪昊再次感应到了极致的危险,不用多想,洪昊知道这是子髅再次偷袭了。

  “可恶!”洪昊心中怒喝,不过洪昊这次有了防备,他一直在有意识地靠近石柱跑,能量在脚下猛地爆发,洪昊躲到了石柱的后面,再次躲过了一击。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离龙,你引这些山神出去救下爷爷他们,我引开子髅!”洪昊猛地咬牙,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如果自己一直和离龙一起逃离,肯定会一直遭受到子髅的袭击,这样两人的速度就会慢下来,就无法把山神引出去了,而子髅的目标只是他洪昊,在这样的不断袭击之下,洪昊知道自己几乎是没有希望跑出去了,还不如干脆一些。

  “不!”离龙痛苦地大喊,然而洪昊转移了另一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在离龙的视野当中了,如果洪昊不发出声音,离龙是无法知道洪昊的位置的。

  洪昊在黑暗当中狂冲,耳边狂风呼啸,肩膀的伤口还在淌血,洪昊心中却是越来越冷静。

  蓦地,洪昊停了下来,冷冽的眼神扫过四周,一字一顿道:“来吧!我们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打败我的机会!”

  “呵呵……真是有意思。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今日你必死无疑!”子髅缓缓地从一道石柱后面现身,话音未落就猛地往洪昊冲过来,弯刀隐没在黑暗当中,没有一丝痕迹。

  这一击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正是在洪昊得知离龙被黑玄白攻击而心中无比愤怒的时候,洪昊一直戒备无比的状态稍稍放松了。

  “杀!”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噗!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洪昊终究只是按照大概的位置攻击子髅,子髅很轻易地躲开了洪昊的攻击,弯刀却狠狠地刺入洪昊的小腹。

  洪昊狠狠地蹙眉,一只手握住弯刀,另一只手抡起骨棒猛地横扫。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然而洪昊并没有因为这剧痛而停止手中的攻击,骨棒威力依旧。

  在这强烈的死亡刺激下,洪昊突然变得冷静起来,心湖如寒潭,不泛起一点波澜。

  子髅也没想到洪昊完全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此时再抽回弯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猛地松手放弃了弯刀,在黑暗当中晃了几下再次消失。

  洪昊双手握住弯刀,滚烫的血液不断地喷出来洒落到双手上,洪昊拧着眉,冷汗不断地滴落。

  “难道……我今天就要这样死去么?”洪昊闷哼一声无力地依靠在一道石柱上,心中呢喃着,满嘴苦涩。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一幕幕往事映入心头,记忆仿佛被掀开了尘封已久的封印,清晰地出现在洪昊的脑海当中。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婵儿!”一个名字从洪昊口中脱口而出,莫名地,他心如刀绞,伸手拼命想要抓住那一道倩影,而那一道倩影却是猛地投入一道漩涡当中消失不见。

  “不!”洪昊大叫一声,奋不顾身地随之投入其中。

  
  另一边,剧烈碰撞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离龙和黑玄白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了,两人都无法视物,战斗起来更加凶狠。
  “离龙,你引这些山神出去救下爷爷他们,我引开子髅!”洪昊猛地咬牙,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难道……我今天就要这样死去么?”洪昊闷哼一声无力地依靠在一道石柱上,心中呢喃着,满嘴苦涩。
  洪昊心中大惊,但是无奈从骨棒上传来的反震力让洪昊受到强烈的反冲力,身体几乎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雾被喷到自己的脸庞上。
  “黑玄小姐,你怎么了?”离龙却是焦急起来,大叫着往黑玄白尖叫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洪昊瞳孔猛地放大,却依然捕捉不到子髅的攻击方向,这一刻,洪昊面临死亡的绝境。
  黑暗当中再次迸发火花,洪昊的攻击子髅仿佛早有准备,他用弯刀挡住了洪昊的攻击。
  洪昊双手握住弯刀,滚烫的血液不断地喷出来洒落到双手上,洪昊拧着眉,冷汗不断地滴落。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就是现在!”洪昊心中一动,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从石柱的另一方绕过来,一击重拳猛地往子髅脸部砸去。
  然而子髅的攻击实在是太快了,黑暗当中,漆黑如墨的刀身没有反射出一丝的光亮,只能听到呼啸的恶风,宛若在黑暗当中发动致命一击的恶灵。
  当!
  洪昊终究只是按照大概的位置攻击子髅,子髅很轻易地躲开了洪昊的攻击,弯刀却狠狠地刺入洪昊的小腹。
  锵!
  然而子髅却像是能够在黑暗当中看到东西一般,只是晃动了几下就消失在一个石柱的后面,洪昊顿时心中一沉。
  跑没多远,洪昊再次感应到了极致的危险,不用多想,洪昊知道这是子髅再次偷袭了。
  洪昊心中疑惑不已。
  如果自己一直和离龙一起逃离,肯定会一直遭受到子髅的袭击,这样两人的速度就会慢下来,就无法把山神引出去了,而子髅的目标只是他洪昊,在这样的不断袭击之下,洪昊知道自己几乎是没有希望跑出去了,还不如干脆一些。
  “不!”洪昊大叫一声,奋不顾身地随之投入其中。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噗!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当!
  “我没事,小心点!”洪昊一边提醒,眼睛却一直盯着子髅所在的方向。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另一边,剧烈碰撞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离龙和黑玄白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了,两人都无法视物,战斗起来更加凶狠。
  来不及再想什么,子髅仿若黑暗当中的恶灵一般再次猛扑过来,这一次子髅特意减少了手臂的动作幅度,黑暗当中洪昊根本不知道子髅的攻击来自哪个方向。
  “不!”洪昊大叫一声,奋不顾身地随之投入其中。
  洪昊只能按照感觉把手中的骨棒抵挡在前,同时身体也做好了被砍到的准备,只要哪里被砍到,洪昊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能量集中在被砍中的地方。
  洪昊只能按照感觉把手中的骨棒抵挡在前,同时身体也做好了被砍到的准备,只要哪里被砍到,洪昊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能量集中在被砍中的地方。
  “可恶!”黑暗中响起了子髅气急败坏的声音,然而这一击洪昊是按照方才模糊的感觉砸过去的,被子髅轻易的一个闪身躲过了。
  “黑玄小姐,得罪了!”那边响起了离龙的声音,随后一声巨响,离龙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摆脱了黑玄白,顺着声音找到了洪昊,两人往外面狂奔。
  火花迸发出的光亮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黑暗当中,洪昊却是不想错过良机,抡起骨棒按照心中的感觉再次一棒往子髅方才站立的地方砸去。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没事,就是脚歪了一下。”
  “婵儿!”一个名字从洪昊口中脱口而出,莫名地,他心如刀绞,伸手拼命想要抓住那一道倩影,而那一道倩影却是猛地投入一道漩涡当中消失不见。
  当!
  轰!
  “呵呵……真是有意思。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今日你必死无疑!”子髅缓缓地从一道石柱后面现身,话音未落就猛地往洪昊冲过来,弯刀隐没在黑暗当中,没有一丝痕迹。
  这一击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正是在洪昊得知离龙被黑玄白攻击而心中无比愤怒的时候,洪昊一直戒备无比的状态稍稍放松了。
  “我没事,小心点!”洪昊一边提醒,眼睛却一直盯着子髅所在的方向。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离龙虽然被偷袭了,但是战斗力依然比黑玄白更胜一筹,似乎势均力敌。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蓦地,洪昊停了下来,冷冽的眼神扫过四周,一字一顿道:“来吧!我们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打败我的机会!”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洪昊哥!你没事吧?”此时离龙也赶过来了,急切地问道。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不!”离龙痛苦地大喊,然而洪昊转移了另一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在离龙的视野当中了,如果洪昊不发出声音,离龙是无法知道洪昊的位置的。
  而离龙也很有默契,和洪昊背对背紧贴着身体,一人戒备一个方向,然而子髅已经隐没在黑暗当中了,洪昊感觉子髅随时都会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来。
  “不!”离龙痛苦地大喊,然而洪昊转移了另一个方向,很快就消失在离龙的视野当中了,如果洪昊不发出声音,离龙是无法知道洪昊的位置的。
  这一击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正是在洪昊得知离龙被黑玄白攻击而心中无比愤怒的时候,洪昊一直戒备无比的状态稍稍放松了。
  在这强烈的死亡刺激下,洪昊突然变得冷静起来,心湖如寒潭,不泛起一点波澜。
  “离龙你怎么……”洪昊心中大惊,陡然意识到是离龙被黑玄白偷袭了,心中大怒。黑玄白此人,果然不安好心!
  “黑玄小姐,得罪了!”那边响起了离龙的声音,随后一声巨响,离龙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摆脱了黑玄白,顺着声音找到了洪昊,两人往外面狂奔。
  “离龙你怎么……”洪昊心中大惊,陡然意识到是离龙被黑玄白偷袭了,心中大怒。黑玄白此人,果然不安好心!
  幸好方才走过的路两人都比较熟悉,两人才没有被凹凸不平的地面摔倒,身后响起的声音仿佛是山神在追逐的声音。
  这一击的时机实在是太完美了,正是在洪昊得知离龙被黑玄白攻击而心中无比愤怒的时候,洪昊一直戒备无比的状态稍稍放松了。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锵!
  “黑玄小姐,你伤到哪里了?”
  然而这一刻,洪昊心中悚然,强烈的死亡危急再次出现在心中,攻击还没有到来,头皮就开始炸了。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另一边,剧烈碰撞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离龙和黑玄白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了,两人都无法视物,战斗起来更加凶狠。
  然而洪昊现在的情况是危在旦夕,在黑暗当中有子髅在虎视眈眈,洪昊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之下岌岌可危。
  洪昊心中疑惑不已。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洪昊正在攻击的时候猛地察觉到子髅正在挥刀,心中大骇,脚下猛地一踏地,力量通过脊椎大龙到达手上,手中已经砸出去的骨棒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一幕幕往事映入心头,记忆仿佛被掀开了尘封已久的封印,清晰地出现在洪昊的脑海当中。
  “就是现在!”洪昊心中一动,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从石柱的另一方绕过来,一击重拳猛地往子髅脸部砸去。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子髅似乎也没想到洪昊竟然会从另一方袭来,猝不及防之下脸庞被洪昊狠狠地砸中,身形踉跄着往后倒去。
  “就是现在!”洪昊心中一动,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从石柱的另一方绕过来,一击重拳猛地往子髅脸部砸去。
  当!
  然而洪昊现在的情况是危在旦夕,在黑暗当中有子髅在虎视眈眈,洪昊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之下岌岌可危。
  “不!”洪昊大叫一声,奋不顾身地随之投入其中。
  “就是现在!”洪昊心中一动,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从石柱的另一方绕过来,一击重拳猛地往子髅脸部砸去。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杀!”
  噗!
  然而洪昊并没有因为这剧痛而停止手中的攻击,骨棒威力依旧。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可恶!”洪昊心中怒喝,不过洪昊这次有了防备,他一直在有意识地靠近石柱跑,能量在脚下猛地爆发,洪昊躲到了石柱的后面,再次躲过了一击。
  因为,在这种黑暗当中洪昊完全没把握挡住子髅的攻击。
  离龙虽然被偷袭了,但是战斗力依然比黑玄白更胜一筹,似乎势均力敌。
  “黑玄小姐,你伤到哪里了?”
  噗!
  另一边,剧烈碰撞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离龙和黑玄白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了,两人都无法视物,战斗起来更加凶狠。
  因为,在这种黑暗当中洪昊完全没把握挡住子髅的攻击。
  “难道……我今天就要这样死去么?”洪昊闷哼一声无力地依靠在一道石柱上,心中呢喃着,满嘴苦涩。
  突然,洪昊借着骨棒和弯刀激发出的火光看到了几只从洞壁上跳下来的山神,正往正在战斗当中的几人而来。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洪昊狠狠地蹙眉,一只手握住弯刀,另一只手抡起骨棒猛地横扫。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洪昊心中疑惑不已。
  “离龙,你引这些山神出去救下爷爷他们,我引开子髅!”洪昊猛地咬牙,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就在洪昊心思电转之间,背部狠狠地撞到身后的一块石柱上,洪昊的身形顿止。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黑玄小姐,你伤到哪里了?”
  “洪昊哥!你没事吧?”此时离龙也赶过来了,急切地问道。
  “就是现在!”洪昊心中一动,双脚脚尖在地上连点,从石柱的另一方绕过来,一击重拳猛地往子髅脸部砸去。
  处于这样的危险环境下,离龙也终于清醒过来。
  
  “难道……我今天就要这样死去么?”洪昊闷哼一声无力地依靠在一道石柱上,心中呢喃着,满嘴苦涩。
  “黑玄小姐,得罪了!”那边响起了离龙的声音,随后一声巨响,离龙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摆脱了黑玄白,顺着声音找到了洪昊,两人往外面狂奔。
  然而洪昊现在的情况是危在旦夕,在黑暗当中有子髅在虎视眈眈,洪昊在无法视物的情况之下岌岌可危。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然而子髅却像是能够在黑暗当中看到东西一般,只是晃动了几下就消失在一个石柱的后面,洪昊顿时心中一沉。
  就在洪昊心思电转之间,背部狠狠地撞到身后的一块石柱上,洪昊的身形顿止。
  锵!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迸发出的火花只是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了黑暗当中,洪昊只感觉脸庞剧痛,体内的某种重要的东西瞬间被掠夺了,那是无比珍贵的寿元!
  突然,洪昊借着骨棒和弯刀激发出的火光看到了几只从洞壁上跳下来的山神,正往正在战斗当中的几人而来。
  锵!
  “不!”洪昊大叫一声,奋不顾身地随之投入其中。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噗!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轰!
  火花迸发出的光亮一闪而逝,周围再次陷入黑暗当中,洪昊却是不想错过良机,抡起骨棒按照心中的感觉再次一棒往子髅方才站立的地方砸去。
  轰!
  “可恶!”洪昊心中怒喝,不过洪昊这次有了防备,他一直在有意识地靠近石柱跑,能量在脚下猛地爆发,洪昊躲到了石柱的后面,再次躲过了一击。
  “山神被引出来了,离龙走!”一击无功,洪昊躲到了一道石柱之后大喊,心中也出现了淡淡的喜悦。子髅也重新消失在黑暗当中,伺机偷袭。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轰!
  洪昊正在攻击的时候猛地察觉到子髅正在挥刀,心中大骇,脚下猛地一踏地,力量通过脊椎大龙到达手上,手中已经砸出去的骨棒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洪昊的手狠狠地震动了一下,弯刀和骨棒狠狠地碰撞在一起,在黑暗当中迸发出绚烂的火花,映照出了子髅那饱含杀意的眼眸,还有他那一张半黑半白的诡异脸庞。
  “黑玄小姐,得罪了!”那边响起了离龙的声音,随后一声巨响,离龙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摆脱了黑玄白,顺着声音找到了洪昊,两人往外面狂奔。
  处于这样的危险环境下,离龙也终于清醒过来。
  “我没事,小心点!”洪昊一边提醒,眼睛却一直盯着子髅所在的方向。
  幸好方才走过的路两人都比较熟悉,两人才没有被凹凸不平的地面摔倒,身后响起的声音仿佛是山神在追逐的声音。
  “婵儿!”一个名字从洪昊口中脱口而出,莫名地,他心如刀绞,伸手拼命想要抓住那一道倩影,而那一道倩影却是猛地投入一道漩涡当中消失不见。
  离龙虽然被偷袭了,但是战斗力依然比黑玄白更胜一筹,似乎势均力敌。
  就在骨棒和弯刀碰撞的这一刹那,突然,子髅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蓦地张开嘴巴,一口黑雾从他嘴中喷了出来,正对洪昊的脸庞。
  噗!
  突然,洪昊借着骨棒和弯刀激发出的火光看到了几只从洞壁上跳下来的山神,正往正在战斗当中的几人而来。
  “离龙你怎么……”洪昊心中大惊,陡然意识到是离龙被黑玄白偷袭了,心中大怒。黑玄白此人,果然不安好心!
  “呵呵……真是有意思。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今日你必死无疑!”子髅缓缓地从一道石柱后面现身,话音未落就猛地往洪昊冲过来,弯刀隐没在黑暗当中,没有一丝痕迹。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来不及再想什么,子髅仿若黑暗当中的恶灵一般再次猛扑过来,这一次子髅特意减少了手臂的动作幅度,黑暗当中洪昊根本不知道子髅的攻击来自哪个方向。
  然而洪昊并没有因为这剧痛而停止手中的攻击,骨棒威力依旧。
  因为,在这种黑暗当中洪昊完全没把握挡住子髅的攻击。
  轰!
  跑没多远,洪昊再次感应到了极致的危险,不用多想,洪昊知道这是子髅再次偷袭了。
  锵!
  然而洪昊并没有因为这剧痛而停止手中的攻击,骨棒威力依旧。
  洪昊只能按照感觉把手中的骨棒抵挡在前,同时身体也做好了被砍到的准备,只要哪里被砍到,洪昊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能量集中在被砍中的地方。
  洪昊心中疑惑不已。
  “山神被引出来了,离龙走!”一击无功,洪昊躲到了一道石柱之后大喊,心中也出现了淡淡的喜悦。子髅也重新消失在黑暗当中,伺机偷袭。
  然而子髅的攻击实在是太快了,黑暗当中,漆黑如墨的刀身没有反射出一丝的光亮,只能听到呼啸的恶风,宛若在黑暗当中发动致命一击的恶灵。
  “难道……我今天就要这样死去么?”洪昊闷哼一声无力地依靠在一道石柱上,心中呢喃着,满嘴苦涩。
  在这强烈的死亡刺激下,洪昊突然变得冷静起来,心湖如寒潭,不泛起一点波澜。
  而离龙也很有默契,和洪昊背对背紧贴着身体,一人戒备一个方向,然而子髅已经隐没在黑暗当中了,洪昊感觉子髅随时都会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出来。
  “离龙,你引这些山神出去救下爷爷他们,我引开子髅!”洪昊猛地咬牙,当机立断做出决定。
  锵!
  就在洪昊心思电转之间,背部狠狠地撞到身后的一块石柱上,洪昊的身形顿止。
  另一边,剧烈碰撞的声音也开始响起,离龙和黑玄白两人已经战斗在一起了,两人都无法视物,战斗起来更加凶狠。
  “哼!”弯刀被握住,子髅发出一声冷哼,用力转动手中的弯刀,洪昊感觉自己的肠胃都要倒转过来了,痛到差点晕过去。
  洪昊只能按照感觉把手中的骨棒抵挡在前,同时身体也做好了被砍到的准备,只要哪里被砍到,洪昊就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能量集中在被砍中的地方。
  洪昊心中无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离龙的举动,而是跟了过去。在这黑暗的环境当中,以洪昊或者是离龙的一人之力都不是子髅的对手,因此两人是不能分开的。
  
  眼皮越来越沉重,一道倩影在浮现在洪昊的眼前,她仿佛站在云端,用哀怨的目光看着洪昊,随时要随风而去。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洪昊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起来,在打败了子髅并且赶回村子之前没有杀死子髅,导致这次陷入绝境。
  洪昊正在攻击的时候猛地察觉到子髅正在挥刀,心中大骇,脚下猛地一踏地,力量通过脊椎大龙到达手上,手中已经砸出去的骨棒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黑玄小姐!你为什么……”离龙的声音当中难以置信,满是痛苦。
  洪昊狠狠地蹙眉,一只手握住弯刀,另一只手抡起骨棒猛地横扫。
  “我没事,小心点!”洪昊一边提醒,眼睛却一直盯着子髅所在的方向。
  呯!
  “离龙!我在这里!”洪昊一边高呼提醒离龙自己的位置,全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汇聚到脚下。
  洪昊大喝,挥动骨棒对着子髅猛砸。
  当!
  蓦地,洪昊停了下来,冷冽的眼神扫过四周,一字一顿道:“来吧!我们给你一个堂堂正正打败我的机会!”
  “离龙你怎么……”洪昊心中大惊,陡然意识到是离龙被黑玄白偷袭了,心中大怒。黑玄白此人,果然不安好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惊悚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秦剑锋以文艺兵吹箫手的身份退伍,他是个命犯桃花的人。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教父

血,在沸腾!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破烂王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

作者:牛肉米粉
标签:都市

枭雄

我有个白富美老婆,但我的生活过的一点都不好……

作者:万道光芒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