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7章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作者:十四殿下  发布时间:2015-08-19 20:59  字数:1076 

  他是天生的榆木脑袋,还是有意地再回避她?
  公输羽则是坐在角落的长排沙发,手里拿着一杯加冰威士忌,慢慢地品尝,借着朦胧的灯光,望向吧台前面的顾小曼。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公输羽听这话搞的就像相亲似的,“好,今晚八点,醉生酒吧。”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公输羽则是坐在角落的长排沙发,手里拿着一杯加冰威士忌,慢慢地品尝,借着朦胧的灯光,望向吧台前面的顾小曼。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会不会是她呢!
  拿起手机,又给先前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先生,我到酒吧了,你到了吗?”
  顾小曼觉得电话那边的背景声音也是十分嘈杂,刚在疑惑,对方就已挂了电话,顾小曼简直无语,什么素质,每次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掉电话。
  灯红酒绿的酒吧,顾小曼虽在国外生活多年,但是这样的场所,却是很少光临,她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公输羽听这话搞的就像相亲似的,“好,今晚八点,醉生酒吧。”
  “OK,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吧!”江紫涵一双美眸充满期盼。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公输羽坐在宽敞明亮的书房,望着大扇的落地玻璃窗户外面广袤的天地,惬意地品着惠婶准备的下午茶。
  顾小曼觉得电话那边的背景声音也是十分嘈杂,刚在疑惑,对方就已挂了电话,顾小曼简直无语,什么素质,每次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掉电话。
  江紫涵吩咐司机开往公输羽南山的别墅。
  会不会是她呢!
  他的妻子已经过世一年了,难道他就没有新的打算吗?
  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江紫涵问道:“羽哥,现在是回公司吗?”
  一个打扮青春的女郎迎了上去,自然地挽住他的手臂,“羽哥,怎么就你一个人,老黎呢?”
  “OK,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吧!”江紫涵一双美眸充满期盼。
  江紫涵闷闷不乐,如果到她家去拜访,就不算是单独约会了。
  “上班还没回来呢!”顾玲花说,“来,先把行李拿到房间,家里比较窄,以后你就凑合着和杉杉住一个房间。”
  唐城机场,公输羽刚刚下了飞机。

  一个打扮青春的女郎迎了上去,自然地挽住他的手臂,“羽哥,怎么就你一个人,老黎呢?”

  “怎么,你想他吗?”

  “才不是呢,你一点都不明白人家的心思。”江紫涵不高兴地撅了一下粉红犹如喇叭花似的小嘴。

  江紫涵闷闷不乐,如果到她家去拜访,就不算是单独约会了。

  顾小曼觉得电话那边的背景声音也是十分嘈杂,刚在疑惑,对方就已挂了电话,顾小曼简直无语,什么素质,每次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掉电话。

  公输羽不语。

  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江紫涵问道:“羽哥,现在是回公司吗?”

  “先回别墅。”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江紫涵吩咐司机开往公输羽南山的别墅。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羽哥,你从总部调到唐城的分公司担任董事长,要不要在公司给你安排一个就职演讲?”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江紫涵问道:“羽哥,现在是回公司吗?”

  “OK,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吧!”江紫涵一双美眸充满期盼。

  “我有些乏了,改天再去拜访伯父伯母。”

  江紫涵闷闷不乐,如果到她家去拜访,就不算是单独约会了。

  他是天生的榆木脑袋,还是有意地再回避她?

  他的妻子已经过世一年了,难道他就没有新的打算吗?

  ……

  南山是唐城著名的别墅区,能在这里买上别墅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上班还没回来呢!”顾玲花说,“来,先把行李拿到房间,家里比较窄,以后你就凑合着和杉杉住一个房间。”

  公输羽的别墅买来有些年头,但因长年都在美国,别墅交给远方的两个亲戚,忠叔和惠婶打理,他们是一对憨朴的夫妻。

  公输羽坐在宽敞明亮的书房,望着大扇的落地玻璃窗户外面广袤的天地,惬意地品着惠婶准备的下午茶。

  顾小曼先回姑妈家里,事先已经打了电话,为了表示欢迎,姑妈已经做了满满一桌的佳肴。

  然后,顾小曼打了电话过来:“先生,我到唐城了,你方便和我见一面吗?”

  公输羽听这话搞的就像相亲似的,“好,今晚八点,醉生酒吧。”

  石杉是在酒店上班,晚上经常要到很晚才能回来,因此晚饭只有顾小曼和顾玲花在吃。

  顾小曼先回姑妈家里,事先已经打了电话,为了表示欢迎,姑妈已经做了满满一桌的佳肴。

  “姑妈,杉杉不在吗?”石杉是她姑妈的女儿,比她年长一岁。

  “上班还没回来呢!”顾玲花说,“来,先把行李拿到房间,家里比较窄,以后你就凑合着和杉杉住一个房间。”

  公输羽听这话搞的就像相亲似的,“好,今晚八点,醉生酒吧。”

  灯红酒绿的酒吧,顾小曼虽在国外生活多年,但是这样的场所,却是很少光临,她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石杉是在酒店上班,晚上经常要到很晚才能回来,因此晚饭只有顾小曼和顾玲花在吃。

  饭后,顾小曼打车前往醉生酒吧,因为她对唐城不甚熟悉,被司机带着绕了几圈,狠狠宰了一笔,却也干吃哑巴亏。

  灯红酒绿的酒吧,顾小曼虽在国外生活多年,但是这样的场所,却是很少光临,她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拿起手机,又给先前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先生,我到酒吧了,你到了吗?”

  “稍等一会儿,我现在还有一点事。”

  顾小曼觉得电话那边的背景声音也是十分嘈杂,刚在疑惑,对方就已挂了电话,顾小曼简直无语,什么素质,每次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掉电话。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公输羽则是坐在角落的长排沙发,手里拿着一杯加冰威士忌,慢慢地品尝,借着朦胧的灯光,望向吧台前面的顾小曼。

  笔直柔顺的秀发垂落在她背上,瑟瑟,犹如一场细雨,看着她的侧脸,就像冰雕一般,衬着灯光,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他确信是在哪里见过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会不会是她呢!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江紫涵问道:“羽哥,现在是回公司吗?”
  会不会是她呢!
  公输羽坐在宽敞明亮的书房,望着大扇的落地玻璃窗户外面广袤的天地,惬意地品着惠婶准备的下午茶。
  顾小曼觉得电话那边的背景声音也是十分嘈杂,刚在疑惑,对方就已挂了电话,顾小曼简直无语,什么素质,每次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掉电话。
  拿起手机,又给先前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先生,我到酒吧了,你到了吗?”
  他确信是在哪里见过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拿起手机,又给先前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先生,我到酒吧了,你到了吗?”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他的妻子已经过世一年了,难道他就没有新的打算吗?
  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江紫涵问道:“羽哥,现在是回公司吗?”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羽哥,你从总部调到唐城的分公司担任董事长,要不要在公司给你安排一个就职演讲?”
  灯红酒绿的酒吧,顾小曼虽在国外生活多年,但是这样的场所,却是很少光临,她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公输羽的别墅买来有些年头,但因长年都在美国,别墅交给远方的两个亲戚,忠叔和惠婶打理,他们是一对憨朴的夫妻。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姑妈,杉杉不在吗?”石杉是她姑妈的女儿,比她年长一岁。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会不会是她呢!
  公输羽不语。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唐城机场,公输羽刚刚下了飞机。
  “姑妈,杉杉不在吗?”石杉是她姑妈的女儿,比她年长一岁。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江紫涵问道:“羽哥,现在是回公司吗?”
  顾小曼觉得电话那边的背景声音也是十分嘈杂,刚在疑惑,对方就已挂了电话,顾小曼简直无语,什么素质,每次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掉电话。
  公输羽听这话搞的就像相亲似的,“好,今晚八点,醉生酒吧。”
  “我有些乏了,改天再去拜访伯父伯母。”
  灯红酒绿的酒吧,顾小曼虽在国外生活多年,但是这样的场所,却是很少光临,她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石杉是在酒店上班,晚上经常要到很晚才能回来,因此晚饭只有顾小曼和顾玲花在吃。
  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江紫涵问道:“羽哥,现在是回公司吗?”
  笔直柔顺的秀发垂落在她背上,瑟瑟,犹如一场细雨,看着她的侧脸,就像冰雕一般,衬着灯光,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然后,顾小曼打了电话过来:“先生,我到唐城了,你方便和我见一面吗?”
  灯红酒绿的酒吧,顾小曼虽在国外生活多年,但是这样的场所,却是很少光临,她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饭后,顾小曼打车前往醉生酒吧,因为她对唐城不甚熟悉,被司机带着绕了几圈,狠狠宰了一笔,却也干吃哑巴亏。
  他确信是在哪里见过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有些乏了,改天再去拜访伯父伯母。”
  “我不喜欢麻烦,挑个时间召开一个股东大会就行了。”
  “怎么,你想他吗?”
  “稍等一会儿,我现在还有一点事。”
  ……
  “稍等一会儿,我现在还有一点事。”
  顾小曼觉得电话那边的背景声音也是十分嘈杂,刚在疑惑,对方就已挂了电话,顾小曼简直无语,什么素质,每次都是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掉电话。
  “才不是呢,你一点都不明白人家的心思。”江紫涵不高兴地撅了一下粉红犹如喇叭花似的小嘴。
  拿起手机,又给先前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先生,我到酒吧了,你到了吗?”
  公输羽坐在宽敞明亮的书房,望着大扇的落地玻璃窗户外面广袤的天地,惬意地品着惠婶准备的下午茶。
  顾小曼到了吧台,要了一杯啤酒,坐着等待捡她手机的人。
  顾小曼先回姑妈家里,事先已经打了电话,为了表示欢迎,姑妈已经做了满满一桌的佳肴。
  灯红酒绿的酒吧,顾小曼虽在国外生活多年,但是这样的场所,却是很少光临,她不喜欢太吵的环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