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章 草鬼婆

作者:笔呆  发布时间:2015-08-19 20:32  字数:2582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真不是吹的,我和牛生就在凯旋的山路上吃了好几次泥,还有就是这山上的蚊子,老是围着我俩打转。

  我骂道:“敢情这些蚊子闻出咱俩身上的生人味了,想在我俩身上尝个鲜啊。”

  牛生接道:“这不都是你造的孽,我早就看出你打娘胎就没生个好心眼,作死都要拉个垫背的,要不是你硬拉我来,说不准我已经为我村谋出一条康庄大道来。现在可好,刚从狼嘴里死里逃生,却要便宜了这群该死的蚊子。”

  我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牛生同志,你的思想觉悟去哪了,人民群众哪里有困难,我们就要到哪里去,你还想不想死后在你墓碑上刻上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了?”

  牛生哼唧道:“李星火,我真越来越觉得你跟咱老家镇长那死个老头一个德行,满嘴的官僚主义。”

  正当我和牛生争论不休之际,曹栓从队伍前面走了过来,我好奇地问道:“曹大哥,这里的蚊子是欺生么,为什么蚊子只瞅着咱俩咬?”

  牛生接过话茬:“你瞅,我这满身的蚊子包都可以给李星火堆个坟包了。”

  曹栓看了看我们身上的蚊子包,从身上掏出一瓶药粉给我们,说道:“你俩刚到村里还不知情,山上的蚊子多,村里人上山前都会在身上撒上这些药粉。”

  我俩在身上撒了些后,果然,蚊子跟避瘟神一样地绕开我俩,我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做的粉,比咱的风油精还管用。”

  曹栓说道:“这俺也不知道,只知道是村里的草鬼婆给的。”

  我和牛生都对这个奇怪的名字感到好奇,异口同声地问道:“草鬼婆?”

  接下来的路程,曹栓就和我们说了一些草鬼婆的故事。原来草鬼婆在苗族里是指善使蛊术的女子。村里的那位草鬼婆已经80多岁,村里的老人说,草鬼婆年轻的时候蛊术可是了得,听说她曾经给村里的一个负心汉下了一种情蛊,只要那负心汉离开自己的老婆超过半个时辰,就会腹痛如绞,痛得死去活来。可是到了晚年,就极少见她使用蛊术,村里的年轻人更是连蛊虫的影儿都没瞧见,甚至极少看见她露面,恐怕是年纪大了想图个清静吧。

  到了村口,村支书张全和村民们为我们的凯旋归来放了一串大红鞭炮,在那个物资贫乏的时代,一串大红鞭炮,一顿庆功酒宴,是一个偏僻山村最奢侈的赞礼。曹栓向村支书汇报了打狼格勒战役的情况,对于我慧眼辨蛇精和牛生精准的枪法赞赏有加,而我和牛生则深入群众,添油加醋地吹嘘了一把,引来无数崇拜的目光。

  这时,我听到村支书张全说:“看来草鬼婆真不是唬人的,这山里真有妖啊。”

  我凑过去问道:“老支书,您说草鬼婆早知道这山里有妖?”

  张全说道:“唉,当初我去问草鬼婆讨要一些驱虫的药粉时,就听她说过,她年轻的时候在山上看到有薄薄的白雾从树间飘出,飞虫走兽看到白雾就四处逃命,她说那是妖精的幻化之术,原本以为她是年纪大了爱说胡话,没想真有这出戏。”

  我心想,我之所以能蒙中蛇精幻化成狼王,全凭那本残缺不全的《青乌秘闻》,想不到在这偏僻的山野之间竟也有懂这风水秘术的高人,不禁暗暗称奇。

  酒足饭饱后,我和牛生回到屋里酣睡。没睡一会儿,我突然觉得背脊上爬上一股似曾相识的寒意,只因喝酒喝得大发了,就懒得去回忆,以为只是窗子漏风,便又蒙上被子继续呼呼大睡。突然,我脖子一紧,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被子死死压住我的面孔,我顿时喘不过气来,四肢不断地挣扎着,我想喊牛生,可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继续挣扎着,就当我觉得这一生就要交代在这里时,不知从哪里抓来一个摸上去像瓷器的玩意,花尽这辈子最后的力气奋力一砸,虽然不知道砸向哪,但是听到一声清脆的崩裂声后,那股压在我面孔上的力量顿时松了下来,我抓住这一线生机,立刻挣扎着扯掉被子。经此大难之后,我才方觉原来空气是多么珍贵。

  但是更让我惊魂未定的是,被我砸倒在地的不是别人,正是牛生。而砸伤牛生的瓷器正是我在庆功宴上因贪杯带来的酒壶,没想到这一让全中国的太太深恶痛绝的毛病却救了我的性命。

  还没等我开始发出疑问时,躺在地上的牛生扭捏了几下,突然睁开双眼,发出凶恶的目光,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了起来,仿佛见到仇人似的向我扑了过来,我一边躲闪,一边骂道:“牛生,你他娘的也不能拿老子的命撒酒疯吧。”

  但是我马上想到就算是撒酒疯,牛生也不至于把我往死里整,那他这是什么毛病?难道是中邪了?我仗着身手灵活,在屋子里东跳西窜,也渐渐地感到力乏,可是牛生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反而他的目光越发得令人毛骨悚然,仿佛要吃了我才肯罢休。我忍不住骂道:“他娘的,还敢整天说自己是什么忠诚的无产阶级战士,你就是那么对待自己的革命同胞么!”

  我见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便暗暗地寻找脱身的时机。仿佛我天生的观察力就强于常人,我见到床上的被子,灵机一动,便将牛生引至床边,反手将被子套了过去,正好蒙住牛生的脑袋,然后一个扫荡腿将他掀翻在地,顺手拉起大褂夺门而逃,等牛生扯下被子,想要追出门外时,我已掏出大褂里的钥匙,将门反锁在外面。

  接着,我寻来村里的几个帮手将牛生制服,用麻绳五花大绑地捆成一个粽子。记得村民王福不忍地问道:“捆成这样会不会勒出毛病吧?”

  我气呼呼地说道:“他能有什么毛病,这小子就是牛魔王转世,不把他捆结实了,全村的牛都得跟着发疯!”

  牛生被捆后,仍是龇牙咧嘴地挣扎着,特别是额头上被我砸的鼓起一个角,更像是一头发疯的犀牛,王福看到此时此景,似乎真信了我的气话。

  这时,有人提议把牛生送到草鬼婆那里去,我早就对这草鬼婆能辨识山间之妖的本领感到钦佩,便与村民一起押着牛生敲开了草鬼婆家的大门。

  与草鬼婆这诡异的名字相比,其本人显得极为和蔼,半夜敲开一个孤寡老人家的大门,不但没有一点怒意,还唤来自己的孙女向雯来招呼我们。

  草鬼婆仔细地看了看龇牙咧嘴得牛生,皱着眉头说道:“这不是疯病,应该是中邪了。”

  中邪?我问道:“好端端地怎么会中邪?”

  草鬼婆说道:“我老太婆又不是什么大罗神仙,能掐会算,这得问他最近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仔细想了想,若说到不干净,这小子除了上完茅房不洗手,最不干净的就属那蛇精的蛇胆了。

  我便把上山打狼的情况大致地和草鬼婆说了一遍,草鬼婆问道:“那蛇胆呢?”

  这时,有个帮忙的村民说道:“我看见他在庆功宴上泡着酒喝下去了。”

  我忍不住对着牛生骂道:“我看你改名叫猪生算了,什么都敢往肚子里吞。”

  牛生一听到蛇胆,凶得更加厉害,发狂似地想挣开绳子。

  草鬼婆斥道:“你们这些娃娃,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懂得天地万物的蕴化之理,就知道胡闹,活该受这罪孽。”

  而草鬼婆到底是个心慈的人,刀子嘴豆腐心,数落完便吩咐孙女向雯去准备一应器具。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