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六章 萌宝

作者:凌语嫣  发布时间:2015-08-20 08:30  字数:2063 

  “嗯,嘻嘻。”白晓笑着,现在的她感觉要好很多了,至少自己的心里不会再像刚刚那般慌乱了。
  车上,白晓双手紧握,闭着双眸的她,眉头皱着,一张小脸有些苍白。
  “那你自己先上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我这就去做饭。”何慧珍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手机铃声响起,他将自己的头从方向盘上抬起,将放在身旁的手机拿过,接起。
  见她摇头,韩雅也没再问什么了,她知道她现在需要好好地静静。
  手机铃声响起,他将自己的头从方向盘上抬起,将放在身旁的手机拿过,接起。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
  和秦墨染从相识到相爱,到最后结婚,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地爱上他,但是还是不顾家里的反对也跟他结婚了。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嗯,嘻嘻。”白晓笑着,现在的她感觉要好很多了,至少自己的心里不会再像刚刚那般慌乱了。
  “萌萌,你和哥哥去玩会,妈咪和外公聊会天。”白晓说着,让两个小家伙自己去玩去。
  车上,白晓双手紧握,闭着双眸的她,眉头皱着,一张小脸有些苍白。
  白母见到许久没有见到的女儿脸色苍白的回来,有些担心。
  和秦墨染从相识到相爱,到最后结婚,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地爱上他,但是还是不顾家里的反对也跟他结婚了。
  “没有就好。”
  铃铃铃!
  和秦墨染从相识到相爱,到最后结婚,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地爱上他,但是还是不顾家里的反对也跟他结婚了。
  白振凯看着自己的女儿,摇头,笑说着:“这两个小家伙挺乖的,带着他们一起玩一点都不累,反倒是听开心的,这两个小家伙很可爱。”
  白晓挑眉,笑看着怀中的女儿,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像谁……
  一旁的白小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是最可恶才对!可爱都跟她不搭边的!
  秦墨染的眉头皱得更紧,闭着双眼,他疲惫地说着:“我大概十分钟以后会赶回公司,你先将合约弄好,回来以后就开会。”
  见她摇头,韩雅也没再问什么了,她知道她现在需要好好地静静。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白小萌是巴不得自己一个人野去,忙跑去别的地方,走的时候甚至还拉着一旁的白小宝。
  白晓整个身子靠在车窗上,闭着眸子的她,心里却十分地乱,不管是脑海中还是心里全是秦墨染在那日对自己的冷漠。
  秦墨染在停车场看着白晓的车远去以后回到自己的车上,他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将自己的头埋在自己的双手上,眉头皱着,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
  ……
  车上,白晓双手紧握,闭着双眸的她,眉头皱着,一张小脸有些苍白。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秦墨染,在她的理解中,秦墨染应该是会恨她的才对,毕竟自己‘背叛’了他。

  韩雅在一旁小心地看着她,她也不知道今天会遇到秦墨染,听那些工人喊他总裁想必那个秀场就是秦墨染的地盘,哎呀……现在可怎么好?

  看着白晓,她想着。

  看着女儿,何慧珍觉得这孩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她到了美国半个月了才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们她和秦墨染离婚了,然后还让他们不要担心她,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女儿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也没有问过她跟秦墨染为什么会离婚,他们一直都认为这些事情都应该顺其自然。

  白晓整个身子靠在车窗上,闭着眸子的她,心里却十分地乱,不管是脑海中还是心里全是秦墨染在那日对自己的冷漠。

  “白小萌,快下来,妈咪该累了!”白小宝用着手拉着白小萌的腿。

  见她摇头,韩雅也没再问什么了,她知道她现在需要好好地静静。

  “没有就好。”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心再一次泛着疼,原本以为自己不再会因为他而影响到自己,但是她还是错估了自己的心理,原来,她还是依旧在乎着当年的事情。

  “白晓,你没事吧?”韩雅出声问着。

  白晓靠在车窗上的头轻轻地摇了摇。

  见她摇头,韩雅也没再问什么了,她知道她现在需要好好地静静。

  “嘻嘻……对啊,萌萌很可爱的!”白小萌稚嫩的嗓音说着。

  ……

  “哎呀,这丫头,原来你这是嘴馋了啊?”何慧珍笑说着。

  “嗯,嘻嘻。”白晓笑着,现在的她感觉要好很多了,至少自己的心里不会再像刚刚那般慌乱了。

  秦墨染在停车场看着白晓的车远去以后回到自己的车上,他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将自己的头埋在自己的双手上,眉头皱着,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他将自己的头从方向盘上抬起,将放在身旁的手机拿过,接起。

  白晓整个身子靠在车窗上,闭着眸子的她,心里却十分地乱,不管是脑海中还是心里全是秦墨染在那日对自己的冷漠。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总裁……维森的总裁已经来了,你什么时候能够赶回来?”韩浩然从电话中问着。

  秦墨染的眉头皱得更紧,闭着双眼,他疲惫地说着:“我大概十分钟以后会赶回公司,你先将合约弄好,回来以后就开会。”

  “好。”

  ……

  将手机挂断,秦墨染用着手指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然后发动引擎,驱车离去。

  ……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因为白晓的脸色一直不太好,韩雅将后面的行程全部取消掉了。

  将行程取消了以后,白晓并没有回去‘蒂萨’,而是直接让司机将她送到了父母的家里。

  白母见到许久没有见到的女儿脸色苍白的回来,有些担心。

  “晓晓,你没事吧?”白母何慧珍问着。

  白晓摇头。“妈,你跟爸最近身体怎么样?昨天两个孩子没有吵闹吧?”

  心再一次泛着疼,原本以为自己不再会因为他而影响到自己,但是她还是错估了自己的心理,原来,她还是依旧在乎着当年的事情。

  “我跟你爸的身体好着呢,两个小可爱也很乖,现在跟你爸在后院里玩呢。”

  “没有就好。”

  想起了自己跟秦墨染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是从S大刚毕业的应届大学生,秦墨染是管理着一间公司的总裁,那个时候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跟秦墨染那样的人认识,如果不是当初因为自己赶着去实习的公司上班撞上秦墨染的车的话,或许她跟秦墨染就不会有任何交集。

  看着女儿,何慧珍觉得这孩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她到了美国半个月了才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们她和秦墨染离婚了,然后还让他们不要担心她,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女儿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也没有问过她跟秦墨染为什么会离婚,他们一直都认为这些事情都应该顺其自然。

  “哎呀,这丫头,原来你这是嘴馋了啊?”何慧珍笑说着。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哎呀,这丫头,原来你这是嘴馋了啊?”何慧珍笑说着。

  虽然知道女儿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既然她不愿意开口说,她也就没有去问。

  “嗯,嘻嘻。”白晓笑着,现在的她感觉要好很多了,至少自己的心里不会再像刚刚那般慌乱了。

  ……

  “妈咪,你不要听她胡说,她总是吵着要让外公陪她去抓鱼。”站在白振凯身旁的白小宝说着,一张军旗可爱的小脸上有着与他的年龄有些不符的成熟。

  “那你自己先上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我这就去做饭。”何慧珍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54.166.189.88, 54.166.189.88;0;pc;4;磨铁文学

  “那你自己先上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我这就去做饭。”何慧珍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嗯,好。”

  车上,白晓双手紧握,闭着双眸的她,眉头皱着,一张小脸有些苍白。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白晓上楼,来到自己以前还没有嫁给秦墨染的时候住的房间,房间里全是她以前的东西,看着那些东西,白晓想起了一前。

  想起了自己跟秦墨染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是从S大刚毕业的应届大学生,秦墨染是管理着一间公司的总裁,那个时候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跟秦墨染那样的人认识,如果不是当初因为自己赶着去实习的公司上班撞上秦墨染的车的话,或许她跟秦墨染就不会有任何交集。

  和秦墨染从相识到相爱,到最后结婚,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么疯狂地爱上他,但是还是不顾家里的反对也跟他结婚了。

54.166.189.88, 54.166.189.88;0;pc;4;磨铁文学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父母的阻拦是对的……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白晓才刚走到后院,身穿粉色公主裙的白小萌就从远处跑过来,一把将她抱住。“妈咪!”白晓蹲下身将女儿抱起。

  “萌萌乖,有听外公的话吗?”白晓抱着女儿如走向父亲和另一个宝贝蛋的跟前。

  白小萌在妈咪的怀中看了一眼自己的外公,然后说道:“妈咪,萌萌有听外公的话的哦,但是外公他都不听萌萌的话……”说着,小嘴嘟起。

  “那你自己先上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我这就去做饭。”何慧珍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白母见到许久没有见到的女儿脸色苍白的回来,有些担心。

  车上,白晓双手紧握,闭着双眸的她,眉头皱着,一张小脸有些苍白。

  白晓挑眉,笑看着怀中的女儿,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像谁……

  看着女儿,何慧珍觉得这孩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她到了美国半个月了才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们她和秦墨染离婚了,然后还让他们不要担心她,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女儿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也没有问过她跟秦墨染为什么会离婚,他们一直都认为这些事情都应该顺其自然。

  “妈咪,你不要听她胡说,她总是吵着要让外公陪她去抓鱼。”站在白振凯身旁的白小宝说着,一张军旗可爱的小脸上有着与他的年龄有些不符的成熟。

  白小萌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拒绝去看讨厌的白小宝。

  “白小萌,快下来,妈咪该累了!”白小宝用着手拉着白小萌的腿。

  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白小萌倒也没有再跟白小宝斗嘴然后让白晓将她放了下来。

  白晓挑眉,笑看着怀中的女儿,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像谁……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爸,看着两个孩子应该很累吧?”白晓走到父亲的身旁,挽住父亲的手说着。

  白振凯看着自己的女儿,摇头,笑说着:“这两个小家伙挺乖的,带着他们一起玩一点都不累,反倒是听开心的,这两个小家伙很可爱。”

  “外公,外公,萌萌是不是最可爱?”白小萌有着自己胖胖的小手拉着外公的手摇晃着。

  一旁的白小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是最可恶才对!可爱都跟她不搭边的!

  白振凯猛点头。“是是,咱们萌萌最可爱了!”

  手机铃声响起,他将自己的头从方向盘上抬起,将放在身旁的手机拿过,接起。

  “晓晓,你没事吧?”白母何慧珍问着。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嘻嘻……对啊,萌萌很可爱的!”白小萌稚嫩的嗓音说着。

  “萌萌,你和哥哥去玩会,妈咪和外公聊会天。”白晓说着,让两个小家伙自己去玩去。

  ……

  白小萌是巴不得自己一个人野去,忙跑去别的地方,走的时候甚至还拉着一旁的白小宝。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爸,看着两个孩子应该很累吧?”白晓走到父亲的身旁,挽住父亲的手说着。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心再一次泛着疼,原本以为自己不再会因为他而影响到自己,但是她还是错估了自己的心理,原来,她还是依旧在乎着当年的事情。
  “哎呀,这丫头,原来你这是嘴馋了啊?”何慧珍笑说着。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将手机挂断,秦墨染用着手指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然后发动引擎,驱车离去。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爸,看着两个孩子应该很累吧?”白晓走到父亲的身旁,挽住父亲的手说着。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一旁的白小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是最可恶才对!可爱都跟她不搭边的!
  “哎呀,这丫头,原来你这是嘴馋了啊?”何慧珍笑说着。
54.166.189.88, 54.166.189.88;0;pc;4;磨铁文学
  手机铃声响起,他将自己的头从方向盘上抬起,将放在身旁的手机拿过,接起。
  因为白晓的脸色一直不太好,韩雅将后面的行程全部取消掉了。
  “嘻嘻……对啊,萌萌很可爱的!”白小萌稚嫩的嗓音说着。
  白母见到许久没有见到的女儿脸色苍白的回来,有些担心。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那你自己先上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我这就去做饭。”何慧珍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白晓靠在车窗上的头轻轻地摇了摇。
  “萌萌,你和哥哥去玩会,妈咪和外公聊会天。”白晓说着,让两个小家伙自己去玩去。
  ……
  一旁的白小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是最可恶才对!可爱都跟她不搭边的!
  白小萌在妈咪的怀中看了一眼自己的外公,然后说道:“妈咪,萌萌有听外公的话的哦,但是外公他都不听萌萌的话……”说着,小嘴嘟起。
  “白小萌,快下来,妈咪该累了!”白小宝用着手拉着白小萌的腿。
  虽然知道女儿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既然她不愿意开口说,她也就没有去问。
  想起了自己跟秦墨染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是从S大刚毕业的应届大学生,秦墨染是管理着一间公司的总裁,那个时候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跟秦墨染那样的人认识,如果不是当初因为自己赶着去实习的公司上班撞上秦墨染的车的话,或许她跟秦墨染就不会有任何交集。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看着女儿,何慧珍觉得这孩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她到了美国半个月了才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们她和秦墨染离婚了,然后还让他们不要担心她,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女儿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也没有问过她跟秦墨染为什么会离婚,他们一直都认为这些事情都应该顺其自然。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白晓洗了澡以后,直接到家里的后院去找父亲和自己的两个宝贝蛋了。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白振凯看着自己的女儿,摇头,笑说着:“这两个小家伙挺乖的,带着他们一起玩一点都不累,反倒是听开心的,这两个小家伙很可爱。”
  车上,白晓双手紧握,闭着双眸的她,眉头皱着,一张小脸有些苍白。
  白小萌是巴不得自己一个人野去,忙跑去别的地方,走的时候甚至还拉着一旁的白小宝。
  “爸,看着两个孩子应该很累吧?”白晓走到父亲的身旁,挽住父亲的手说着。
  铃铃铃!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秦墨染在停车场看着白晓的车远去以后回到自己的车上,他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将自己的头埋在自己的双手上,眉头皱着,表情看上去有些痛苦。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看着女儿,何慧珍觉得这孩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她到了美国半个月了才打电话回来告诉他们她和秦墨染离婚了,然后还让他们不要担心她,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女儿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他们也没有问过她跟秦墨染为什么会离婚,他们一直都认为这些事情都应该顺其自然。
  “那你自己先上去休息一下洗个澡,我这就去做饭。”何慧珍说着就往厨房走去。
  白母见到许久没有见到的女儿脸色苍白的回来,有些担心。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一旁的白小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是最可恶才对!可爱都跟她不搭边的!
  见她摇头,韩雅也没再问什么了,她知道她现在需要好好地静静。
  ……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妈咪,你不要听她胡说,她总是吵着要让外公陪她去抓鱼。”站在白振凯身旁的白小宝说着,一张军旗可爱的小脸上有着与他的年龄有些不符的成熟。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看着白晓,她想着。
  “白小萌,快下来,妈咪该累了!”白小宝用着手拉着白小萌的腿。
  白振凯看着自己的女儿,摇头,笑说着:“这两个小家伙挺乖的,带着他们一起玩一点都不累,反倒是听开心的,这两个小家伙很可爱。”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白晓整个身子靠在车窗上,闭着眸子的她,心里却十分地乱,不管是脑海中还是心里全是秦墨染在那日对自己的冷漠。
  “嘻嘻……对啊,萌萌很可爱的!”白小萌稚嫩的嗓音说着。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秦墨染,在她的理解中,秦墨染应该是会恨她的才对,毕竟自己‘背叛’了他。
  “哎呀,闭嘴啦!人家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嘛!”他以为她愿意带着他一起玩啊?
  白晓将母亲抱住,将自己的头靠在母亲的肩头。“妈,我好想你,也好想吃妈你做的红烧肉。”
  白晓上楼,来到自己以前还没有嫁给秦墨染的时候住的房间,房间里全是她以前的东西,看着那些东西,白晓想起了一前。
  “嗯,好。”
  “好。”
  见她摇头,韩雅也没再问什么了,她知道她现在需要好好地静静。
  “白小萌,你放开我!”白小宝跟在白小萌的身后吼着,一张帅气的小脸涨红不已。
  白小萌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拒绝去看讨厌的白小宝。
  手机铃声响起,他将自己的头从方向盘上抬起,将放在身旁的手机拿过,接起。
  白晓挑眉,笑看着怀中的女儿,也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到底像谁……
  白晓才刚走到后院,身穿粉色公主裙的白小萌就从远处跑过来,一把将她抱住。“妈咪!”白晓蹲下身将女儿抱起。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