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二章 禁地与宝藏

作者:青铜墨鱼  发布时间:2015-08-19 20:25  字数:3329 

  吹着夜间林子里的晚风,我静静地坐在篝火旁。看着一旁熟睡的同伴们,感觉这一切真是安宁祥和,又显得弥足珍贵。
  他甚至非常严肃地让我们发誓,确保我们守口如瓶。
  那么这样一来整件事就显得非常巧合。我越想越觉得,盗宝贼与我们相逢并不纯粹是偶然的,背后更像是有什么更深的黑幕一样。
  第三,也是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我在进入禁地之前就觉着那地方对我并不像对其他人那样有种莫名的“斥力”,反倒是“引力”居多。也许这一点就是解答前两点问题的关键:我与那个禁地确实有某种联系。
  次日,在盗宝贼的驱赶下,我们进入了禁地内部。然而这回盗宝贼们算计错了,在地下等待他们的不是丰厚的宝藏,而是成堆的怪物。就在我和顾苏、顾安被一只长相恶心的巨怪困住时,我被它扎伤,怪物却从此见到我便落荒而逃。
  直到这一次,我们被迫进入禁地,才发现了段灵谷巨大的秘密:禁地里其实根本并没有宝藏。那个禁地不过是由石块砌成,做工压根谈不上精致,跟十三陵之类的古迹相比差远了,简直就像是一粗制滥造的豆腐渣工程,根本就不可能是权贵的藏宝地点。
  对于这件事,顾苏有个不靠谱的猜测。她认为我的血液也有某种“神奇的功效”,能够驱赶禁地里的怪物。
  吹着夜间林子里的晚风,我静静地坐在篝火旁。看着一旁熟睡的同伴们,感觉这一切真是安宁祥和,又显得弥足珍贵。
  “濯儿,起来喝点水。”
  而我猜想,南方国度的贵族修建段灵谷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垂涎宝藏的人们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在怪物与机关的埋伏下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既能够加深段灵谷的神秘感,使人们更加确信宝藏就在里面,又能掩人耳目,掩护他真正的藏宝地点。
  对于这些怪物,我由于本身没有学过多少生物学知识,所以也不敢乱猜。只是觉得,这些既然是段灵谷主人用来镇守他的地盘的,说不准就是他用了什么药物改变了原有生物的体型样貌,在数百年的“进化”中变得与原来的模样相去甚远而极富攻击力,就像“变异”了一样。
  在其完工后的数百年间,禁地里的可能存在的宝藏被无数人觊觎。但是,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地从禁地里带出了所谓的宝藏。侥幸逃出的极少数人大都神智失常,就算是个别没发疯的也对里面的情况三缄其口。再加上,就连在白天,谷地里都常年阴沉沉的,久而久之,我们附近的居民们便相信这个段灵谷一定是有什么神秘的仙灵在把守,这处地域也就很少有人出入,就算是进山打猎,人们也要小心绕开。
  在休整的这两天里,我在休息之余也想了很多,从堆积如山的记忆碎片和姥爷零星的描述中,我也渐渐理出了一点头绪。
  那么这样一来整件事就显得非常巧合。我越想越觉得,盗宝贼与我们相逢并不纯粹是偶然的,背后更像是有什么更深的黑幕一样。
  这件事到此就算告一段落了。尽管我还有许许多多的疑问,但是现在仅仅凭着极其有限的资料与猜测,我们貌似也难以得到令人满意的回答。
  可是,在地下,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宝藏,而是被一大堆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的怪异生物一路围追堵截。在搏斗中我们几个全部受伤,而盗宝贼一方更是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那个拥有超强身手与有着能放出黑炎的特异功能的面具人。
  “濯儿,起来喝点水。”
  这个贵族不远万里在我国的东北修建这样的密室,真是费尽了心机,不知道在他真正的藏宝地点里,又会有着怎样摄人心魄的瑰宝呢?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可是,在地下,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宝藏,而是被一大堆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的怪异生物一路围追堵截。在搏斗中我们几个全部受伤,而盗宝贼一方更是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那个拥有超强身手与有着能放出黑炎的特异功能的面具人。
  可是,在地下,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宝藏,而是被一大堆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的怪异生物一路围追堵截。在搏斗中我们几个全部受伤,而盗宝贼一方更是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那个拥有超强身手与有着能放出黑炎的特异功能的面具人。
  而这些生物是如何在地底生存的呢?我只能猜测,当初为了保证怪物们能够世代繁衍生息,以长久地保护禁地,贵族派出的人手在地底设计了类似生物链的东西用来保证生态平衡与生物的持续生存。生活在几百年前的古代人竟有着如此精巧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叹不已。
  我很少看见过姥爷如此低沉而略微透着心慌的眼神。除了十多年前我差点在山里出事的那一回,我是第二次看到了他眼里刻意掩饰的惊慌与恐惧。他的眼神让我隐隐觉得,他似乎还知道更多的内情。
  盗宝贼们了解到蛙牛峡里面有一个被称为禁地的段灵谷,认为里面有宝贝,于是带足人马进入了深山。进山途中发现了来打猎的我们一行,为了避免我们坏事,先是写暗号恐吓,后来又让队伍里的苗人设下幻术阻挡我们。
  可是,在地下,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宝藏,而是被一大堆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的怪异生物一路围追堵截。在搏斗中我们几个全部受伤,而盗宝贼一方更是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那个拥有超强身手与有着能放出黑炎的特异功能的面具人。
  而我猜想,南方国度的贵族修建段灵谷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垂涎宝藏的人们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在怪物与机关的埋伏下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既能够加深段灵谷的神秘感,使人们更加确信宝藏就在里面,又能掩人耳目,掩护他真正的藏宝地点。
  而我猜想,南方国度的贵族修建段灵谷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垂涎宝藏的人们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在怪物与机关的埋伏下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既能够加深段灵谷的神秘感,使人们更加确信宝藏就在里面,又能掩人耳目,掩护他真正的藏宝地点。
  在其完工后的数百年间,禁地里的可能存在的宝藏被无数人觊觎。但是,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地从禁地里带出了所谓的宝藏。侥幸逃出的极少数人大都神智失常,就算是个别没发疯的也对里面的情况三缄其口。再加上,就连在白天,谷地里都常年阴沉沉的,久而久之,我们附近的居民们便相信这个段灵谷一定是有什么神秘的仙灵在把守,这处地域也就很少有人出入,就算是进山打猎,人们也要小心绕开。
  我见到的这个面具人是这群盗宝贼中最让我难以看透的。他能力逆天,明显是盗宝贼中实力最强的,面目神秘,还在危机关头“救”了我而没有对我下杀手,尽管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这个人实在是很不简单,我直觉里认为他跟我遇到的怪事有着不浅的联系。
  吹着夜间林子里的晚风,我静静地坐在篝火旁。看着一旁熟睡的同伴们,感觉这一切真是安宁祥和,又显得弥足珍贵。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濯儿,起来喝点水。”

  我被姥爷有力的胳膊扶起来坐在地上,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壶。旁边的火堆烧得噼啪作响,草木随着山林的晚风轻轻摇曳着。林子里依然吵吵闹闹,夜空中的稀星忽明忽暗地闪着光。一切都像是从未被改变过。

54.81.127.81, 54.81.127.81;0;pc;1;磨铁文学

  吹着夜间林子里的晚风,我静静地坐在篝火旁。看着一旁熟睡的同伴们,感觉这一切真是安宁祥和,又显得弥足珍贵。

  前日发生的事就像是我们做的一场噩梦,仿佛从未发生在我短暂而又平静的人生之中,也与这山林间安详的世界格格不入。我宁愿相信它就是梦了,但身边姥爷疲惫又失神的眼睛,眼前躺着的被绷带包了一层又一层的顾安与顾伯,还有我脑海中不时闪现过的支离破碎的片段,都在提醒着我: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实。

  没错。不是电影也并非玄幻故事,就在前天,来山林子里寻找人面蝶的我们被一伙宣称要拿下“段灵谷”这被姥爷称为禁地的神秘区域的盗宝贼的要挟,被当作俘虏被赶进了这个禁地。

  事情确确实实是发生过的。那么问题来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是,在地下,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宝藏,而是被一大堆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的怪异生物一路围追堵截。在搏斗中我们几个全部受伤,而盗宝贼一方更是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那个拥有超强身手与有着能放出黑炎的特异功能的面具人。

  而在设幻术那天晚上,盗宝贼的向导出了事,于是失去方向的他们就返转回来,让身为老猎人的姥爷为他们领路,顺便把我们拉去当挡箭牌。

  那些恐怖的怪兽与神秘的能力使整件事情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它偏偏就是发生了。发生在这崇尚科学的世纪里,在我这个从小接受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思想的当代大学生的眼皮底下。

  事情确确实实是发生过的。那么问题来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在休整的这两天里,我在休息之余也想了很多,从堆积如山的记忆碎片和姥爷零星的描述中,我也渐渐理出了一点头绪。

  盗宝贼们了解到蛙牛峡里面有一个被称为禁地的段灵谷,认为里面有宝贝,于是带足人马进入了深山。进山途中发现了来打猎的我们一行,为了避免我们坏事,先是写暗号恐吓,后来又让队伍里的苗人设下幻术阻挡我们。

  而在设幻术那天晚上,盗宝贼的向导出了事,于是失去方向的他们就返转回来,让身为老猎人的姥爷为他们领路,顺便把我们拉去当挡箭牌。

  次日,在盗宝贼的驱赶下,我们进入了禁地内部。然而这回盗宝贼们算计错了,在地下等待他们的不是丰厚的宝藏,而是成堆的怪物。就在我和顾苏、顾安被一只长相恶心的巨怪困住时,我被它扎伤,怪物却从此见到我便落荒而逃。

  对于这件事,顾苏有个不靠谱的猜测。她认为我的血液也有某种“神奇的功效”,能够驱赶禁地里的怪物。

  我尽管表面上没有表示赞同,心里面却也掂量过这种说法的可能性。

  第一,的确,我受伤出血就是我从被怪物追赶到能免受怪物攻击之间的转折点。

  第二,我注意到,即使是在受伤之前,怪物们恶狠狠地追击我们的时候,打斗中与我一起的顾安与顾苏都不同程度上受了伤,而常常处于前锋与断后位置的我却没怎么受伤。这倒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厉害,而是我隐约觉得怪物们对我有点“放水”的嫌疑,它们每次攻击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我而瞄准其他人,就连被鼻涕巨怪扎伤那次也是我主动挡在顾苏与顾安头上而造成的,并非怪物蓄意攻击。

  第三,也是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我在进入禁地之前就觉着那地方对我并不像对其他人那样有种莫名的“斥力”,反倒是“引力”居多。也许这一点就是解答前两点问题的关键:我与那个禁地确实有某种联系。

  那么这样一来整件事就显得非常巧合。我越想越觉得,盗宝贼与我们相逢并不纯粹是偶然的,背后更像是有什么更深的黑幕一样。

  我们先是因为族人罗罗的无辜死亡而决心找到罪魁祸首——人面蝶,结果,在进山的头一天晚上,我们就遭到了盗宝贼的跟踪;在第二天,我们被幻局困在——然而,在我现在看来,这更像是对我们实力的一次试探。进山的第三天早晨,我们就成为了盗宝贼的俘虏。

  假如这一切真的是有人在策划,他的目的我更是想不透。难不成这次行动是他们事先故意策划的?

  而之前的“人面蝶”事件,或许只是一个“引蛇出洞”的诱饵?他们的目标,会是谁呢?

  吹着夜间林子里的晚风,我静静地坐在篝火旁。看着一旁熟睡的同伴们,感觉这一切真是安宁祥和,又显得弥足珍贵。

  在其完工后的数百年间,禁地里的可能存在的宝藏被无数人觊觎。但是,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地从禁地里带出了所谓的宝藏。侥幸逃出的极少数人大都神智失常,就算是个别没发疯的也对里面的情况三缄其口。再加上,就连在白天,谷地里都常年阴沉沉的,久而久之,我们附近的居民们便相信这个段灵谷一定是有什么神秘的仙灵在把守,这处地域也就很少有人出入,就算是进山打猎,人们也要小心绕开。

  可是,在地下,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宝藏,而是被一大堆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的怪异生物一路围追堵截。在搏斗中我们几个全部受伤,而盗宝贼一方更是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那个拥有超强身手与有着能放出黑炎的特异功能的面具人。

  关于那个禁地的问题,我在这两天里详细地问了姥爷。他解释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听族人说过有关禁地的事情。

  而那个禁地,又会与我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这时候,我想起了那个身手高强的面具人。他在地底下倒是无缘无故跟我说了两句话,虽然我不明白他的用意,但也正多亏了他,我才得以从见到巨兽的恐惧中清醒过来,最终逃出生天。

  在其完工后的数百年间,禁地里的可能存在的宝藏被无数人觊觎。但是,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地从禁地里带出了所谓的宝藏。侥幸逃出的极少数人大都神智失常,就算是个别没发疯的也对里面的情况三缄其口。再加上,就连在白天,谷地里都常年阴沉沉的,久而久之,我们附近的居民们便相信这个段灵谷一定是有什么神秘的仙灵在把守,这处地域也就很少有人出入,就算是进山打猎,人们也要小心绕开。

  盗宝贼们了解到蛙牛峡里面有一个被称为禁地的段灵谷,认为里面有宝贝,于是带足人马进入了深山。进山途中发现了来打猎的我们一行,为了避免我们坏事,先是写暗号恐吓,后来又让队伍里的苗人设下幻术阻挡我们。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难道这事跟他有关系吗?

  我见到的这个面具人是这群盗宝贼中最让我难以看透的。他能力逆天,明显是盗宝贼中实力最强的,面目神秘,还在危机关头“救”了我而没有对我下杀手,尽管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这个人实在是很不简单,我直觉里认为他跟我遇到的怪事有着不浅的联系。

  关于那个禁地的问题,我在这两天里详细地问了姥爷。他解释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听族人说过有关禁地的事情。

  据家族里的老一辈说,那是在清代以前就存在的、据说是来自南方的一个国度的权贵世家的藏宝地点。其中有一代族裔在逝世之前为了防止自己祖祖辈辈积累的大量财物被盗,便派他最得力的助手耗时数年跋山涉水到了遥远的北方,选了一处隐秘之地作为备选的藏宝地点,并在其中安置了大量陷阱用以防御外来的掠夺。

  在其完工后的数百年间,禁地里的可能存在的宝藏被无数人觊觎。但是,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地从禁地里带出了所谓的宝藏。侥幸逃出的极少数人大都神智失常,就算是个别没发疯的也对里面的情况三缄其口。再加上,就连在白天,谷地里都常年阴沉沉的,久而久之,我们附近的居民们便相信这个段灵谷一定是有什么神秘的仙灵在把守,这处地域也就很少有人出入,就算是进山打猎,人们也要小心绕开。

  而这些生物是如何在地底生存的呢?我只能猜测,当初为了保证怪物们能够世代繁衍生息,以长久地保护禁地,贵族派出的人手在地底设计了类似生物链的东西用来保证生态平衡与生物的持续生存。生活在几百年前的古代人竟有着如此精巧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叹不已。

  然而在十多年前,有一个据说是来考察地质的勘探队找到了姥爷,要求他带着科研人员进入段灵谷。姥爷凭借对族内传说的地址的模糊记忆带着他们走了进去。但是,在靠近我们刚刚去的有地下室的地方时,勘探队的队员们个个感觉到身体不适,难以前进,再加上姥爷对传说中段灵谷的恐怖有所忌惮,便在接近之前就和勘探队折返回来,并未遇上麻烦。

  直到这一次,我们被迫进入禁地,才发现了段灵谷巨大的秘密:禁地里其实根本并没有宝藏。那个禁地不过是由石块砌成,做工压根谈不上精致,跟十三陵之类的古迹相比差远了,简直就像是一粗制滥造的豆腐渣工程,根本就不可能是权贵的藏宝地点。

  这应该就是那个南国贵族的障眼法了。因为如果宝藏真的藏在段灵谷,如此机密的事情怎么会轻易泄露给这么多人知道,而且还像一个故事般真实完整?

  而我猜想,南方国度的贵族修建段灵谷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垂涎宝藏的人们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在怪物与机关的埋伏下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既能够加深段灵谷的神秘感,使人们更加确信宝藏就在里面,又能掩人耳目,掩护他真正的藏宝地点。

  这个贵族不远万里在我国的东北修建这样的密室,真是费尽了心机,不知道在他真正的藏宝地点里,又会有着怎样摄人心魄的瑰宝呢?

  不过关于段灵禁地我也有很多想不通的。比如,那些长得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过的生物的怪物们。

  而我猜想,南方国度的贵族修建段灵谷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垂涎宝藏的人们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在怪物与机关的埋伏下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既能够加深段灵谷的神秘感,使人们更加确信宝藏就在里面,又能掩人耳目,掩护他真正的藏宝地点。

  对于这件事,顾苏有个不靠谱的猜测。她认为我的血液也有某种“神奇的功效”,能够驱赶禁地里的怪物。

  对于这些怪物,我由于本身没有学过多少生物学知识,所以也不敢乱猜。只是觉得,这些既然是段灵谷主人用来镇守他的地盘的,说不准就是他用了什么药物改变了原有生物的体型样貌,在数百年的“进化”中变得与原来的模样相去甚远而极富攻击力,就像“变异”了一样。

54.81.127.81, 54.81.127.81;0;pc;1;磨铁文学

  而这些生物是如何在地底生存的呢?我只能猜测,当初为了保证怪物们能够世代繁衍生息,以长久地保护禁地,贵族派出的人手在地底设计了类似生物链的东西用来保证生态平衡与生物的持续生存。生活在几百年前的古代人竟有着如此精巧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叹不已。

  这件事到此就算告一段落了。尽管我还有许许多多的疑问,但是现在仅仅凭着极其有限的资料与猜测,我们貌似也难以得到令人满意的回答。

  在走出山林之后,我们都在医院里得到了救治,族人那边,不知姥爷以什么样的说辞向他们做出了解释。人面蝶那件怪事,成为了顾家的“长期议题”。

  然而在十多年前,有一个据说是来考察地质的勘探队找到了姥爷,要求他带着科研人员进入段灵谷。姥爷凭借对族内传说的地址的模糊记忆带着他们走了进去。但是,在靠近我们刚刚去的有地下室的地方时,勘探队的队员们个个感觉到身体不适,难以前进,再加上姥爷对传说中段灵谷的恐怖有所忌惮,便在接近之前就和勘探队折返回来,并未遇上麻烦。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他甚至非常严肃地让我们发誓,确保我们守口如瓶。

  盗宝贼们了解到蛙牛峡里面有一个被称为禁地的段灵谷,认为里面有宝贝,于是带足人马进入了深山。进山途中发现了来打猎的我们一行,为了避免我们坏事,先是写暗号恐吓,后来又让队伍里的苗人设下幻术阻挡我们。

  第三,也是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我在进入禁地之前就觉着那地方对我并不像对其他人那样有种莫名的“斥力”,反倒是“引力”居多。也许这一点就是解答前两点问题的关键:我与那个禁地确实有某种联系。

  “濯儿,起来喝点水。”

  我很少看见过姥爷如此低沉而略微透着心慌的眼神。除了十多年前我差点在山里出事的那一回,我是第二次看到了他眼里刻意掩饰的惊慌与恐惧。他的眼神让我隐隐觉得,他似乎还知道更多的内情。

  虽然我心里难以憋住这么大的秘密,但是姥爷的吩咐我也不能不听。虽然现在我手里的资料有限,但是来日方长,真相终会一步步地浮出水面。而且我能感觉到,这件突如其来的怪事不会就这么结束。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拉开隐藏在黑暗中的更大阴谋的序幕……

  而这些生物是如何在地底生存的呢?我只能猜测,当初为了保证怪物们能够世代繁衍生息,以长久地保护禁地,贵族派出的人手在地底设计了类似生物链的东西用来保证生态平衡与生物的持续生存。生活在几百年前的古代人竟有着如此精巧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叹不已。

  而这些生物是如何在地底生存的呢?我只能猜测,当初为了保证怪物们能够世代繁衍生息,以长久地保护禁地,贵族派出的人手在地底设计了类似生物链的东西用来保证生态平衡与生物的持续生存。生活在几百年前的古代人竟有着如此精巧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叹不已。

  他甚至非常严肃地让我们发誓,确保我们守口如瓶。

  可是,在地下,我们并没有见到所谓宝藏,而是被一大堆根本不像是地球上出现的怪异生物一路围追堵截。在搏斗中我们几个全部受伤,而盗宝贼一方更是几乎全军覆没,除了那个拥有超强身手与有着能放出黑炎的特异功能的面具人。

  而我猜想,南方国度的贵族修建段灵谷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垂涎宝藏的人们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在怪物与机关的埋伏下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既能够加深段灵谷的神秘感,使人们更加确信宝藏就在里面,又能掩人耳目,掩护他真正的藏宝地点。

  我很少看见过姥爷如此低沉而略微透着心慌的眼神。除了十多年前我差点在山里出事的那一回,我是第二次看到了他眼里刻意掩饰的惊慌与恐惧。他的眼神让我隐隐觉得,他似乎还知道更多的内情。

  我们先是因为族人罗罗的无辜死亡而决心找到罪魁祸首——人面蝶,结果,在进山的头一天晚上,我们就遭到了盗宝贼的跟踪;在第二天,我们被幻局困在——然而,在我现在看来,这更像是对我们实力的一次试探。进山的第三天早晨,我们就成为了盗宝贼的俘虏。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这应该就是那个南国贵族的障眼法了。因为如果宝藏真的藏在段灵谷,如此机密的事情怎么会轻易泄露给这么多人知道,而且还像一个故事般真实完整?

  
  这个贵族不远万里在我国的东北修建这样的密室,真是费尽了心机,不知道在他真正的藏宝地点里,又会有着怎样摄人心魄的瑰宝呢?
  而那个禁地,又会与我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假如这一切真的是有人在策划,他的目的我更是想不透。难不成这次行动是他们事先故意策划的?
  “濯儿,起来喝点水。”
  前日发生的事就像是我们做的一场噩梦,仿佛从未发生在我短暂而又平静的人生之中,也与这山林间安详的世界格格不入。我宁愿相信它就是梦了,但身边姥爷疲惫又失神的眼睛,眼前躺着的被绷带包了一层又一层的顾安与顾伯,还有我脑海中不时闪现过的支离破碎的片段,都在提醒着我: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现实。
  虽然我心里难以憋住这么大的秘密,但是姥爷的吩咐我也不能不听。虽然现在我手里的资料有限,但是来日方长,真相终会一步步地浮出水面。而且我能感觉到,这件突如其来的怪事不会就这么结束。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拉开隐藏在黑暗中的更大阴谋的序幕……
  而这些生物是如何在地底生存的呢?我只能猜测,当初为了保证怪物们能够世代繁衍生息,以长久地保护禁地,贵族派出的人手在地底设计了类似生物链的东西用来保证生态平衡与生物的持续生存。生活在几百年前的古代人竟有着如此精巧的构思,着实令我惊叹不已。
  而我猜想,南方国度的贵族修建段灵谷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吸引垂涎宝藏的人们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在怪物与机关的埋伏下有去无回。这样一来,他既能够加深段灵谷的神秘感,使人们更加确信宝藏就在里面,又能掩人耳目,掩护他真正的藏宝地点。
  我被姥爷有力的胳膊扶起来坐在地上,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壶。旁边的火堆烧得噼啪作响,草木随着山林的晚风轻轻摇曳着。林子里依然吵吵闹闹,夜空中的稀星忽明忽暗地闪着光。一切都像是从未被改变过。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对于这些怪物,我由于本身没有学过多少生物学知识,所以也不敢乱猜。只是觉得,这些既然是段灵谷主人用来镇守他的地盘的,说不准就是他用了什么药物改变了原有生物的体型样貌,在数百年的“进化”中变得与原来的模样相去甚远而极富攻击力,就像“变异”了一样。
  而在这次半道意外杀出的禁地盗宝贼的事情上,姥爷态度坚决。他不准我们报警,更不许我们四处张扬这件事。
  而在设幻术那天晚上,盗宝贼的向导出了事,于是失去方向的他们就返转回来,让身为老猎人的姥爷为他们领路,顺便把我们拉去当挡箭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戒指

高中生林峰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枚超级戒指……

作者:执笔划圆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超级校医

熊宇回归都市,成为商城大学校医院的一名校医……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地府微信群

约最美的鬼,揍最叼的人,我为自己代言……

作者:碧血染银枪
标签:都市

教父

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去!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大圣

如来和三藏深情对视?白骨精半夜惨叫?无限精彩尽在《大圣》

作者:龙不相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