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四章 回国

作者:荞麦小姐  发布时间:2015-08-19 23:40  字数:1383 

  ......而此时,黎轩觉得她的勇敢地更加吸引人。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乐雯曦毅然决然地支持着自己:“我陪你一起努力。”
  眼看快要到登机的时间,子鹏鑫再也装不下去。“哥,替我向老太问好:“我很想她。”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
  此时此刻黎轩怎么也不会觉得这首歌难听。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年轻,时不时就会把试试吧,坚持就是胜利,之类的壮志豪言被冠上青春的名义大肆宣扬。
  耳机内响彻天际的是田震的执着,想到第一次问乐雯曦喜欢的歌时,她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道:“田震!”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年轻,时不时就会把试试吧,坚持就是胜利,之类的壮志豪言被冠上青春的名义大肆宣扬。
  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
  他总是这样告诉她:“是男生都会喜欢娇小的女生的,我们宿舍一致都说内外同样娟秀的女孩才会用来当媳妇。
  子鹏鑫还有英佑宸是老太养大的,自从离开老太,子鹏鑫一直就很挂念。
  
  眼看快要到登机的时间,子鹏鑫再也装不下去。“哥,替我向老太问好:“我很想她。”
  还有个约定没有实现......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乐雯曦毅然决然地支持着自己:“我陪你一起努力。”
  
  黎轩说她的嗓音不适合唱田震的歌曲,硬逼着她换风格,乐雯曦百般不情愿,坚持田震就是自己的女神。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乐雯曦毅然决然地支持着自己:“我陪你一起努力。”
  “恩,走了,再见。”英佑宸故意揉了揉子鹏鑫的头发,瞬间,他的头发变成了鸡窝头。
  
  “而你,这么可爱的姑娘,会被代跑的!”
  说实话,英佑宸就是见不得子鹏鑫比自己帅。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子鹏鑫眉头轻浮,很快露出了精致的侧面笑脸。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每每她问为什么不喜欢田震的时候。
  飞机早已离开,黎轩忧愁地看着天空,此时的天空蓝得都耀眼,空洞灵魂却没有完全涣散的双眸。环视了整个机场后,黎轩似乎下定了赌上性命的决心。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
  就这样,傻丫头抛弃了一切,自己的好朋友,令人羡慕的专业文凭,千年都不见得遇到的可以令人生大转变的机遇。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年轻,时不时就会把试试吧,坚持就是胜利,之类的壮志豪言被冠上青春的名义大肆宣扬。
  英佑宸嘴角向左上方扬起:“你猜我会不会呢?”
  “田震啊!不好,不符合你的气质。”
  此时此刻,站在人来人往,如此现代都市的十字路口处,黎轩心里的难过竟是无法说出口,她的离开,像天空骤然而来的龙卷风,吹散了自己身边最炽热的温暖。
  身旁其他乘客早已入睡,只有乐雯曦拄着手臂睁着大眼静静地发呆。
  “田震啊!不好,不符合你的气质。”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
  飞机早已离开,黎轩忧愁地看着天空,此时的天空蓝得都耀眼,空洞灵魂却没有完全涣散的双眸。环视了整个机场后,黎轩似乎下定了赌上性命的决心。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黎轩掏出手机,挂上耳机......
  整整一个小时,黎轩呆呆地坐在机场内。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整整一个小时,黎轩呆呆地坐在机场内。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而此时,黎轩觉得她的勇敢地更加吸引人。
  
  机场另一边,子鹏鑫,英佑宸。
  耳机内响彻天际的是田震的执着,想到第一次问乐雯曦喜欢的歌时,她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道:“田震!”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当然,这在子鹏鑫眼里自己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看着英佑宸的身影,子鹏鑫不屑地笑道:“嫉妒只会让我越来越帅的。”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田震啊!不好,不符合你的气质。”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黎轩掏出手机,挂上耳机......
  就这样,傻丫头抛弃了一切,自己的好朋友,令人羡慕的专业文凭,千年都不见得遇到的可以令人生大转变的机遇。
  当然,这在子鹏鑫眼里自己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看着英佑宸的身影,子鹏鑫不屑地笑道:“嫉妒只会让我越来越帅的。”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此时此刻,站在人来人往,如此现代都市的十字路口处,黎轩心里的难过竟是无法说出口,她的离开,像天空骤然而来的龙卷风,吹散了自己身边最炽热的温暖。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子鹏鑫认真地看着他:“三年了,你不会这样做的。”
  子鹏鑫认真地看着他:“三年了,你不会这样做的。”
  飞机早已离开,黎轩忧愁地看着天空,此时的天空蓝得都耀眼,空洞灵魂却没有完全涣散的双眸。环视了整个机场后,黎轩似乎下定了赌上性命的决心。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子鹏鑫还有英佑宸是老太养大的,自从离开老太,子鹏鑫一直就很挂念。
  英佑宸嘴角向左上方扬起:“你猜我会不会呢?”
  子鹏鑫准备的都是老太爱吃的,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份心意,自己只想给老太尽点孝心,“等会,这些东西你拿给老太,我答应你,我会亲自去看望的。”
  此时此刻黎轩怎么也不会觉得这首歌难听。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年轻,时不时就会把试试吧,坚持就是胜利,之类的壮志豪言被冠上青春的名义大肆宣扬。
  ......而此时,黎轩觉得她的勇敢地更加吸引人。
  子鹏鑫准备的都是老太爱吃的,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份心意,自己只想给老太尽点孝心,“等会,这些东西你拿给老太,我答应你,我会亲自去看望的。”
  整整一个小时,黎轩呆呆地坐在机场内。
  子鹏鑫准备的都是老太爱吃的,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份心意,自己只想给老太尽点孝心,“等会,这些东西你拿给老太,我答应你,我会亲自去看望的。”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黎轩掏出手机,挂上耳机......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
  他总是这样告诉她:“是男生都会喜欢娇小的女生的,我们宿舍一致都说内外同样娟秀的女孩才会用来当媳妇。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说实话,英佑宸就是见不得子鹏鑫比自己帅。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
  机场另一边,子鹏鑫,英佑宸。

  眼看快要到登机的时间,子鹏鑫再也装不下去。“哥,替我向老太问好:“我很想她。”

  此时此刻,站在人来人往,如此现代都市的十字路口处,黎轩心里的难过竟是无法说出口,她的离开,像天空骤然而来的龙卷风,吹散了自己身边最炽热的温暖。

  还有个约定没有实现......

  子鹏鑫还有英佑宸是老太养大的,自从离开老太,子鹏鑫一直就很挂念。

  英佑宸嘴角向左上方扬起:“你猜我会不会呢?”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机场另一边,子鹏鑫,英佑宸。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子鹏鑫认真地看着他:“三年了,你不会这样做的。”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子鹏鑫准备的都是老太爱吃的,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份心意,自己只想给老太尽点孝心,“等会,这些东西你拿给老太,我答应你,我会亲自去看望的。”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英佑宸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笑笑,不要愁眉苦脸的,这张好脸全都浪费了,大哥喜欢看你不羁的样子。”

  子鹏鑫眉头轻浮,很快露出了精致的侧面笑脸。

  左手锊了锊前方的刘海:“这样吗?”

  “恩,走了,再见。”英佑宸故意揉了揉子鹏鑫的头发,瞬间,他的头发变成了鸡窝头。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说实话,英佑宸就是见不得子鹏鑫比自己帅。

  当然,这在子鹏鑫眼里自己自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看着英佑宸的身影,子鹏鑫不屑地笑道:“嫉妒只会让我越来越帅的。”

  英佑宸挑了挑眉,不解,稍瞬即逝,默默笑着:“不一定的。”

  静坐在飞机上,乐雯曦并不知道自己这样突如其来异常强烈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因为放不下自己最心爱的人,内心还是不免一阵阵的后悔......

  整整一个小时,黎轩呆呆地坐在机场内。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三年前,乐雯曦这个傻丫头不管不顾,天不怕地不怕地跟随着自己这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跑来美国实现自己所谓的说出来甚至连自己都觉得毫不靠谱的梦想。

  耳机内响彻天际的是田震的执着,想到第一次问乐雯曦喜欢的歌时,她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道:“田震!”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年轻,时不时就会把试试吧,坚持就是胜利,之类的壮志豪言被冠上青春的名义大肆宣扬。

  “恩,走了,再见。”英佑宸故意揉了揉子鹏鑫的头发,瞬间,他的头发变成了鸡窝头。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乐雯曦毅然决然地支持着自己:“我陪你一起努力。”

  

  就这样,傻丫头抛弃了一切,自己的好朋友,令人羡慕的专业文凭,千年都不见得遇到的可以令人生大转变的机遇。

  飞机早已离开,黎轩忧愁地看着天空,此时的天空蓝得都耀眼,空洞灵魂却没有完全涣散的双眸。环视了整个机场后,黎轩似乎下定了赌上性命的决心。

  子鹏鑫准备的都是老太爱吃的,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份心意,自己只想给老太尽点孝心,“等会,这些东西你拿给老太,我答应你,我会亲自去看望的。”

  子鹏鑫认真地看着他:“三年了,你不会这样做的。”

  还有个约定没有实现......

  黎轩掏出手机,挂上耳机......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

  孤独总在我左右

  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

  是我无限的温柔

  耳机内响彻天际的是田震的执着,想到第一次问乐雯曦喜欢的歌时,她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道:“田震!”

  “田震啊!不好,不符合你的气质。”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

54.224.127.133, 54.224.127.133;0;pc;2;磨铁文学

  

  眼看快要到登机的时间,子鹏鑫再也装不下去。“哥,替我向老太问好:“我很想她。”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乐雯曦毅然决然地支持着自己:“我陪你一起努力。”

  黎轩说她的嗓音不适合唱田震的歌曲,硬逼着她换风格,乐雯曦百般不情愿,坚持田震就是自己的女神。

  此时此刻,站在人来人往,如此现代都市的十字路口处,黎轩心里的难过竟是无法说出口,她的离开,像天空骤然而来的龙卷风,吹散了自己身边最炽热的温暖。

  此时此刻黎轩怎么也不会觉得这首歌难听。

  每每她问为什么不喜欢田震的时候。

  他总是这样告诉她:“是男生都会喜欢娇小的女生的,我们宿舍一致都说内外同样娟秀的女孩才会用来当媳妇。

  飞机早已离开,黎轩忧愁地看着天空,此时的天空蓝得都耀眼,空洞灵魂却没有完全涣散的双眸。环视了整个机场后,黎轩似乎下定了赌上性命的决心。

  英佑宸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笑笑,不要愁眉苦脸的,这张好脸全都浪费了,大哥喜欢看你不羁的样子。”

  “而你,这么可爱的姑娘,会被代跑的!”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年轻,时不时就会把试试吧,坚持就是胜利,之类的壮志豪言被冠上青春的名义大肆宣扬。

  人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仗着自己年轻,时不时就会把试试吧,坚持就是胜利,之类的壮志豪言被冠上青春的名义大肆宣扬。

  ......而此时,黎轩觉得她的勇敢地更加吸引人。

  身旁其他乘客早已入睡,只有乐雯曦拄着手臂睁着大眼静静地发呆。

54.224.127.133, 54.224.127.133;0;pc;2;磨铁文学

  

  每个黄昏心跳的等候

  他总是这样告诉她:“是男生都会喜欢娇小的女生的,我们宿舍一致都说内外同样娟秀的女孩才会用来当媳妇。
  子鹏鑫还有英佑宸是老太养大的,自从离开老太,子鹏鑫一直就很挂念。
  就这样,傻丫头抛弃了一切,自己的好朋友,令人羡慕的专业文凭,千年都不见得遇到的可以令人生大转变的机遇。
54.224.127.133, 54.224.127.133;0;pc;2;磨铁文学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这个可爱的弟弟,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多少了解他,从小善良的子鹏鑫既然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他总是这样告诉她:“是男生都会喜欢娇小的女生的,我们宿舍一致都说内外同样娟秀的女孩才会用来当媳妇。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田震啊!不好,不符合你的气质。”
  每每她问为什么不喜欢田震的时候。
  子鹏鑫认真地看着他:“三年了,你不会这样做的。”
  他总是这样告诉她:“是男生都会喜欢娇小的女生的,我们宿舍一致都说内外同样娟秀的女孩才会用来当媳妇。
  英佑宸说着撂下所有东西,想要只身离开。
  每每她问为什么不喜欢田震的时候。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头等舱内,英佑宸仔细查看着自己拟定的协议,一遍又一遍后,随意地放下后,慢悠悠地端起一杯红酒品了起来。
  身旁其他乘客早已入睡,只有乐雯曦拄着手臂睁着大眼静静地发呆。
  孤独总在我左右
  机场另一边,子鹏鑫,英佑宸。
  英佑宸看着子鹏鑫准备的整整一皮箱的东西。“那你自己去,自己都知道已经三年,你个刚毕业的破小孩有什么忙的,除非你自己不想去,还有,这些东西自己去拿给她。”
  他总是这样告诉她:“是男生都会喜欢娇小的女生的,我们宿舍一致都说内外同样娟秀的女孩才会用来当媳妇。
  即便所有人都不相信,乐雯曦毅然决然地支持着自己:“我陪你一起努力。”
  
  是我无限的温柔
  身旁其他乘客早已入睡,只有乐雯曦拄着手臂睁着大眼静静地发呆。
  说实话,英佑宸就是见不得子鹏鑫比自己帅。
  
  孤独总在我左右
  飞机早已离开,黎轩忧愁地看着天空,此时的天空蓝得都耀眼,空洞灵魂却没有完全涣散的双眸。环视了整个机场后,黎轩似乎下定了赌上性命的决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