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22

作者:划破天空白云  发布时间:2015-08-20 09:20  字数:3253 

  “这是个世界确实是很多我们不能认知的事情或者东西存在,即使是科学也很难去解释,就好比一个很健康的人会突然的就死了,没有任何的征兆,每天都有很多的人死去,人们称之它为意外,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其中或许是鬼的缘故,人鬼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人死后生前带有遗憾的就没立即去投胎,有的怀有冤情无辜的惨死,按照规矩也是不能投胎的,想等着人帮他洗刷冤屈,于是就留在人间;有的是因为对人世间的亲人或者爱人放心不下就在一旁守护,哪怕最后错过了投胎的时候,就有头七和回魂夜的说法;有的是生前就是大恶之人,死后怀有怨念就一直留在人间,就是小说里说的厉鬼,一般这种鬼很凶也很难对付。”
  只是我的手机在这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和墨轩都神色一紧,互相对视一眼,都感到这个电话可能是出了不好的事情才打过来的,因为方杉琪,安瑞没什么事都不打电话的,因为都是没多久就见到了,用不着打电话。
  “去哪里吧!”墨轩指了指前面不远。
  只是我的手机在这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和墨轩都神色一紧,互相对视一眼,都感到这个电话可能是出了不好的事情才打过来的,因为方杉琪,安瑞没什么事都不打电话的,因为都是没多久就见到了,用不着打电话。
  书店快要让我疯了,半个月来竟然没一个人办卡,最多的时候是只有三个人在草草的翻看着书籍,而且,一看就是一半天,看完,根本没有想要买的意思。

  看来,做生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去哪里吧!”墨轩指了指前面不远。

  我顺着望去是一家茶馆,心想也太抠门了,而且我对茶文化一窍不通,只会一股脑的当水来喝。

  墨轩并没有回答我,一直在喝着茶思考,大概是这个可以让我看吗?过了一会儿,放下茶杯严肃的对着我说:“齐天,见你和我有些缘分,我今天就破例的让你看看,但是你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向另外的人提起,我想申明的是你一旦看了,就不能告诉外人,要是违背了,就是打破了人和鬼的规矩,是要遭到天谴的,就是俗话说的天打五雷轰,你还想看吗?”

  走近一看茶馆的名字叫一品轩,不懂风雅的我也觉得这起的比较有诗意,暗暗的称赞墨轩的品味还是不错的,看来墨轩应该常来这里。

  “墨轩,你来了,我马上叫人帮你准备你最爱的竹叶青和你经常吃的点心?”老板热情的招呼着,突然,看了我一眼,问道“这位是你朋友?”

  墨轩点点头就走进去。

  他突然说道:

  这是是靠窗的两人座位,可以看见外面的行人。

  “真的有那么严重?”

  我笑着和老板回了一句,就坐在了墨轩对面。

  还在品茶的我忽然被墨轩的这句话惊到了,也没多揣测其中的含义,就脱口说:“原本是以为没有的,不过后面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还是太少了。”

  “你喝点什么?”墨轩看我了一眼,问道。

  我没来这里,对这里不是很熟,所以,让他随便点一些就行,于是,他就对老板说再要一壶竹叶青。

  来到了这个比较有诗意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说错了要被认为是大老粗,墨轩也没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走来走去的人群,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不过我看他真的像是经历过了许多的事情,脸上有一种沧桑的感觉,但是他明明告诉我只有19岁,不过,我还是对他很是好奇,总觉得,他身上有很多精采的故事。

  听他说了一大段人生哲理,我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

  他突然说道:

  “人的一生有着太多的追求,可是最后总是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有人乐此不疲的追求金钱,却不顾性命;有人只想过平淡的生活,却被卷入漩涡;有人只想一心求死,却始终不能如愿。”

  听他说了一大段人生哲理,我有些惊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些?

  我愣了一下,微笑道:

  “墨轩,你……你没事吧?”虽然们认识并不久,但是,我总觉得,他就像我多年的好朋友一样。

  “墨轩,你们的茶和点心来了,请慢用!”老板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已经看到墨轩正在品着茶了,于是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开始喝着茶,喝了一口,忽然感觉喉咙有些凉凉的,又有点甘甜,人家说喝茶讲究的心平气和,如果你静不下心,那喝大红袍都是没味道,和喝水没什么两样,相反你静下心去喝茶,就算是喝一般的茶也能喝出不一样的味道。

  “你相信这世界有鬼的吗?齐天……”墨轩突然盯着他,说道。

  还在品茶的我忽然被墨轩的这句话惊到了,也没多揣测其中的含义,就脱口说:“原本是以为没有的,不过后面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还是太少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过了许久都没人接,慢慢不安浮上了大脑,我刚想马上起身冲回去,只听见耳边传来

  “哦,那这么说你是相信咯?”墨轩倒是很惊讶我的回答,见我点点头,嘴角竟然微微的上翘,显得很开心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生气,因为这样感觉我和他就像大人和小孩说话一样,而他就是那个大人。

  我一听就炸了,居然大白天的就有鬼,不是鬼只到晚上才出来的吗?说实话我其实很想看看这个男鬼的,但是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打破的。

  “这是个世界确实是很多我们不能认知的事情或者东西存在,即使是科学也很难去解释,就好比一个很健康的人会突然的就死了,没有任何的征兆,每天都有很多的人死去,人们称之它为意外,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其中或许是鬼的缘故,人鬼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人死后生前带有遗憾的就没立即去投胎,有的怀有冤情无辜的惨死,按照规矩也是不能投胎的,想等着人帮他洗刷冤屈,于是就留在人间;有的是因为对人世间的亲人或者爱人放心不下就在一旁守护,哪怕最后错过了投胎的时候,就有头七和回魂夜的说法;有的是生前就是大恶之人,死后怀有怨念就一直留在人间,就是小说里说的厉鬼,一般这种鬼很凶也很难对付。”

  听到墨轩这么说,我忽然就想到我的爷爷,眼睛忍不住的就湿润了起来,一想到他是因为我不能去投胎,心里就非常的愧疚。墨轩看我有点想哭的样子,想必是想到死去的亲人了。

  “去他个大西瓜,墨轩,看。”说完,只见墨轩开始闭眼,双手合十嘴里像是在念咒语,念了一会忽然猛的睁开,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示意我闭上眼睛,然后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眼从左到右的划过,顿觉有点热热的,却不敢睁开,直到听到墨轩低沉的声音叫我睁开,我才慢慢的睁开了眼,不看不要紧,一看把我吓了一大跳,头也开始冒出了冷汗。

  “齐天,是不是想亲人了?”墨轩却并没有说“死去的”三个字,因为会显得突兀,以免我控制不住哭出来。

  “嗯,想到了我死去的爷爷”

  见我不想多说,墨轩也就没在多问,忽然眼睛就有了光彩,指了指窗外的一个正在摆摊的女孩子,或许是想转移我思念亲人的悲伤,他说那个女孩旁边就有个鬼,不过看样子是她的男朋友,并没有害那个女孩的意思,只是静静的就这样看着。

  我一听就炸了,居然大白天的就有鬼,不是鬼只到晚上才出来的吗?说实话我其实很想看看这个男鬼的,但是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打破的。

  “是不是很想看到他?”墨轩问我,一般人肯定会连忙摇头,怕晦气。

  可是我没什么好怕的,现在都已经住进鬼铺了,那里有更凶猛的厉鬼,难道还怕这些小鬼?

  “难不成你能让我看见他?”我试探的问道,毕竟他说了那么多,我就猜到了他应该像是方洛尘一样的人,算是一条道上的,要不然一般人不会知道这么多。

  来到了这个比较有诗意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说错了要被认为是大老粗,墨轩也没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走来走去的人群,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不过我看他真的像是经历过了许多的事情,脸上有一种沧桑的感觉,但是他明明告诉我只有19岁,不过,我还是对他很是好奇,总觉得,他身上有很多精采的故事。

  ……

  墨轩并没有回答我,一直在喝着茶思考,大概是这个可以让我看吗?过了一会儿,放下茶杯严肃的对着我说:“齐天,见你和我有些缘分,我今天就破例的让你看看,但是你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向另外的人提起,我想申明的是你一旦看了,就不能告诉外人,要是违背了,就是打破了人和鬼的规矩,是要遭到天谴的,就是俗话说的天打五雷轰,你还想看吗?”

  这话让我也犹豫了起来,不相信的问他。

  “真的有那么严重?”

  “当然很严重。”墨轩坚决道。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我在思考着该怎么选择,我是那种好奇心极大的人。

  “去他个大西瓜,墨轩,看。”说完,只见墨轩开始闭眼,双手合十嘴里像是在念咒语,念了一会忽然猛的睁开,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示意我闭上眼睛,然后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眼从左到右的划过,顿觉有点热热的,却不敢睁开,直到听到墨轩低沉的声音叫我睁开,我才慢慢的睁开了眼,不看不要紧,一看把我吓了一大跳,头也开始冒出了冷汗。

  尽管茶馆还是开了很大的空调,我还是控制不住的往外冒,因为我看见这个世界就好像褪了色一般,没有了五彩缤纷的颜色,只剩下黑色和白色,显得阴森、恐怖,放眼望去,惊奇的是我居然能看到街上正走动的人们身体里每一处的血管以及正在跳动的心,而那个女孩身旁的鬼被我看的清清楚楚,不同的是女孩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狂跳着,而他的却只是一片黑暗。

  “去哪里吧!”墨轩指了指前面不远。

  并不像人们说得那样,鬼都是漂着的,他们也是有脚有手的,也没有显得十分狰狞,他也是长得还不错,女孩也是很漂亮,只不过为什么他们这么年轻就阴阳两隔了?看样子他们生前很是相爱,因为,从那个男孩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如果不深爱,不可能有这种想要把对方融化的眼神!从有着浅浅的泪痕来看,女孩刚哭过,应该是还没从失去男孩的阴霾中走出。

  还没等我看够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脑袋一阵晕眩,等我回过神来,再环顾四周,发现一切都恢复正常,街上的一切像是重新上了色一般鲜艳无比。

  我奇怪的看着墨轩,等他把最后一块绿豆糕吞进嘴里,嚼了嚼开口说“这个只能看三分钟,当然会恢复原貌了啊!等到……”只是他没说下去,可是把我急死了,大哥不带这样的,说话说一半,这不是吊我的胃口吗?

  “等到什么?”我急切的问他。

  但是,他并没有回答我。

  让我心里很是着急。

  他倒是不紧不慢的说“刚才的这叫瞑目决,是可以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不一样的事物,比如说鬼,但是不能多看,如果超过时间就会失明,精神错乱,重则失去性命。”

  墨轩点点头就走进去。

  “去哪里吧!”墨轩指了指前面不远。

  这番话往我头上狠狠的浇了一盆凉水,浇灭了我好奇的欲望。

  这是是靠窗的两人座位,可以看见外面的行人。

  如果眼睛失明会比死都要难受,吓的我立刻摸摸自己的眼睛,确保我还能看见,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通晓这阴阳的事情?”我紧紧盯着冰冷的墨轩,置问道。

  “墨轩,你来了,我马上叫人帮你准备你最爱的竹叶青和你经常吃的点心?”老板热情的招呼着,突然,看了我一眼,问道“这位是你朋友?”

  “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到了适当的时机我会告诉你所有想知道的,只是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书店里的厉鬼?”墨轩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那白白的脸难得有了些血色。

  只是我的手机在这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和墨轩都神色一紧,互相对视一眼,都感到这个电话可能是出了不好的事情才打过来的,因为方杉琪,安瑞没什么事都不打电话的,因为都是没多久就见到了,用不着打电话。

  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过了许久都没人接,慢慢不安浮上了大脑,我刚想马上起身冲回去,只听见耳边传来

  “快点打啊?到你了。。怎么这么墨迹!安瑞”然后我听见了麻将牌的声音,方杉琪才想起还在给我打着电话,很惬意的说“小天天,你记得给我带两个大鸡腿啊!不要辣的”,当时我真的很想掐死她,这么久都不说话,是想急死人啊!还不要辣的?我还就偏卖辣的,辣不死你?

  只是我的手机在这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和墨轩都神色一紧,互相对视一眼,都感到这个电话可能是出了不好的事情才打过来的,因为方杉琪,安瑞没什么事都不打电话的,因为都是没多久就见到了,用不着打电话。

  只是我的手机在这的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和墨轩都神色一紧,互相对视一眼,都感到这个电话可能是出了不好的事情才打过来的,因为方杉琪,安瑞没什么事都不打电话的,因为都是没多久就见到了,用不着打电话。

  还在品茶的我忽然被墨轩的这句话惊到了,也没多揣测其中的含义,就脱口说:“原本是以为没有的,不过后面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还是太少了。”

  本想咆哮一番的,只是耳朵里又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把我震的,将耳朵离开了手机,心想这该不会又是方杉琪的把戏吧?

  “啊!”

  ……
  “墨轩,你来了,我马上叫人帮你准备你最爱的竹叶青和你经常吃的点心?”老板热情的招呼着,突然,看了我一眼,问道“这位是你朋友?”
  “去他个大西瓜,墨轩,看。”说完,只见墨轩开始闭眼,双手合十嘴里像是在念咒语,念了一会忽然猛的睁开,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示意我闭上眼睛,然后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眼从左到右的划过,顿觉有点热热的,却不敢睁开,直到听到墨轩低沉的声音叫我睁开,我才慢慢的睁开了眼,不看不要紧,一看把我吓了一大跳,头也开始冒出了冷汗。
  走近一看茶馆的名字叫一品轩,不懂风雅的我也觉得这起的比较有诗意,暗暗的称赞墨轩的品味还是不错的,看来墨轩应该常来这里。
  我顺着望去是一家茶馆,心想也太抠门了,而且我对茶文化一窍不通,只会一股脑的当水来喝。
  ……
  “是不是很想看到他?”墨轩问我,一般人肯定会连忙摇头,怕晦气。
  他突然说道:
  但是,他并没有回答我。
  墨轩并没有回答我,一直在喝着茶思考,大概是这个可以让我看吗?过了一会儿,放下茶杯严肃的对着我说:“齐天,见你和我有些缘分,我今天就破例的让你看看,但是你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向另外的人提起,我想申明的是你一旦看了,就不能告诉外人,要是违背了,就是打破了人和鬼的规矩,是要遭到天谴的,就是俗话说的天打五雷轰,你还想看吗?”
  “你相信这世界有鬼的吗?齐天……”墨轩突然盯着他,说道。
  “去哪里吧!”墨轩指了指前面不远。
  “去他个大西瓜,墨轩,看。”说完,只见墨轩开始闭眼,双手合十嘴里像是在念咒语,念了一会忽然猛的睁开,然后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示意我闭上眼睛,然后我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眼从左到右的划过,顿觉有点热热的,却不敢睁开,直到听到墨轩低沉的声音叫我睁开,我才慢慢的睁开了眼,不看不要紧,一看把我吓了一大跳,头也开始冒出了冷汗。
  “这是个世界确实是很多我们不能认知的事情或者东西存在,即使是科学也很难去解释,就好比一个很健康的人会突然的就死了,没有任何的征兆,每天都有很多的人死去,人们称之它为意外,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其中或许是鬼的缘故,人鬼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人死后生前带有遗憾的就没立即去投胎,有的怀有冤情无辜的惨死,按照规矩也是不能投胎的,想等着人帮他洗刷冤屈,于是就留在人间;有的是因为对人世间的亲人或者爱人放心不下就在一旁守护,哪怕最后错过了投胎的时候,就有头七和回魂夜的说法;有的是生前就是大恶之人,死后怀有怨念就一直留在人间,就是小说里说的厉鬼,一般这种鬼很凶也很难对付。”
  “墨轩,你来了,我马上叫人帮你准备你最爱的竹叶青和你经常吃的点心?”老板热情的招呼着,突然,看了我一眼,问道“这位是你朋友?”
  还在品茶的我忽然被墨轩的这句话惊到了,也没多揣测其中的含义,就脱口说:“原本是以为没有的,不过后面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还是太少了。”
  这是是靠窗的两人座位,可以看见外面的行人。
  我没来这里,对这里不是很熟,所以,让他随便点一些就行,于是,他就对老板说再要一壶竹叶青。
  并不像人们说得那样,鬼都是漂着的,他们也是有脚有手的,也没有显得十分狰狞,他也是长得还不错,女孩也是很漂亮,只不过为什么他们这么年轻就阴阳两隔了?看样子他们生前很是相爱,因为,从那个男孩看她的表情就可以知道,如果不深爱,不可能有这种想要把对方融化的眼神!从有着浅浅的泪痕来看,女孩刚哭过,应该是还没从失去男孩的阴霾中走出。
  这是是靠窗的两人座位,可以看见外面的行人。
  还在品茶的我忽然被墨轩的这句话惊到了,也没多揣测其中的含义,就脱口说:“原本是以为没有的,不过后面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还是太少了。”
  “这是个世界确实是很多我们不能认知的事情或者东西存在,即使是科学也很难去解释,就好比一个很健康的人会突然的就死了,没有任何的征兆,每天都有很多的人死去,人们称之它为意外,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其中或许是鬼的缘故,人鬼本来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人死后生前带有遗憾的就没立即去投胎,有的怀有冤情无辜的惨死,按照规矩也是不能投胎的,想等着人帮他洗刷冤屈,于是就留在人间;有的是因为对人世间的亲人或者爱人放心不下就在一旁守护,哪怕最后错过了投胎的时候,就有头七和回魂夜的说法;有的是生前就是大恶之人,死后怀有怨念就一直留在人间,就是小说里说的厉鬼,一般这种鬼很凶也很难对付。”
  怀着忐忑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过了许久都没人接,慢慢不安浮上了大脑,我刚想马上起身冲回去,只听见耳边传来
  ……
  还在品茶的我忽然被墨轩的这句话惊到了,也没多揣测其中的含义,就脱口说:“原本是以为没有的,不过后面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还是太少了。”
  这是是靠窗的两人座位,可以看见外面的行人。
  “墨轩,你……你没事吧?”虽然们认识并不久,但是,我总觉得,他就像我多年的好朋友一样。
  听到墨轩这么说,我忽然就想到我的爷爷,眼睛忍不住的就湿润了起来,一想到他是因为我不能去投胎,心里就非常的愧疚。墨轩看我有点想哭的样子,想必是想到死去的亲人了。
  墨轩并没有回答我,一直在喝着茶思考,大概是这个可以让我看吗?过了一会儿,放下茶杯严肃的对着我说:“齐天,见你和我有些缘分,我今天就破例的让你看看,但是你向我保证绝对不会向另外的人提起,我想申明的是你一旦看了,就不能告诉外人,要是违背了,就是打破了人和鬼的规矩,是要遭到天谴的,就是俗话说的天打五雷轰,你还想看吗?”
  ……
  “墨轩,你来了,我马上叫人帮你准备你最爱的竹叶青和你经常吃的点心?”老板热情的招呼着,突然,看了我一眼,问道“这位是你朋友?”
  “当然很严重。”墨轩坚决道。
  这是是靠窗的两人座位,可以看见外面的行人。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我在思考着该怎么选择,我是那种好奇心极大的人。
  墨轩点点头就走进去。
  我一听就炸了,居然大白天的就有鬼,不是鬼只到晚上才出来的吗?说实话我其实很想看看这个男鬼的,但是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打破的。
  尽管茶馆还是开了很大的空调,我还是控制不住的往外冒,因为我看见这个世界就好像褪了色一般,没有了五彩缤纷的颜色,只剩下黑色和白色,显得阴森、恐怖,放眼望去,惊奇的是我居然能看到街上正走动的人们身体里每一处的血管以及正在跳动的心,而那个女孩身旁的鬼被我看的清清楚楚,不同的是女孩的心脏正在扑通扑通的狂跳着,而他的却只是一片黑暗。
  我一听就炸了,居然大白天的就有鬼,不是鬼只到晚上才出来的吗?说实话我其实很想看看这个男鬼的,但是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打破的。
  “哦,那这么说你是相信咯?”墨轩倒是很惊讶我的回答,见我点点头,嘴角竟然微微的上翘,显得很开心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生气,因为这样感觉我和他就像大人和小孩说话一样,而他就是那个大人。
  还在品茶的我忽然被墨轩的这句话惊到了,也没多揣测其中的含义,就脱口说:“原本是以为没有的,不过后面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认识还是太少了。”
  我一听就炸了,居然大白天的就有鬼,不是鬼只到晚上才出来的吗?说实话我其实很想看看这个男鬼的,但是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打破的。
  墨轩点点头就走进去。
  我一听就炸了,居然大白天的就有鬼,不是鬼只到晚上才出来的吗?说实话我其实很想看看这个男鬼的,但是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打破的。
  “快点打啊?到你了。。怎么这么墨迹!安瑞”然后我听见了麻将牌的声音,方杉琪才想起还在给我打着电话,很惬意的说“小天天,你记得给我带两个大鸡腿啊!不要辣的”,当时我真的很想掐死她,这么久都不说话,是想急死人啊!还不要辣的?我还就偏卖辣的,辣不死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通晓这阴阳的事情?”我紧紧盯着冰冷的墨轩,置问道。
  “哦,那这么说你是相信咯?”墨轩倒是很惊讶我的回答,见我点点头,嘴角竟然微微的上翘,显得很开心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生气,因为这样感觉我和他就像大人和小孩说话一样,而他就是那个大人。
  “哦,那这么说你是相信咯?”墨轩倒是很惊讶我的回答,见我点点头,嘴角竟然微微的上翘,显得很开心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生气,因为这样感觉我和他就像大人和小孩说话一样,而他就是那个大人。
  “墨轩,你来了,我马上叫人帮你准备你最爱的竹叶青和你经常吃的点心?”老板热情的招呼着,突然,看了我一眼,问道“这位是你朋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窥天

你可知,科学不过是一场阴谋;你可知黑暗年代,人类如何走出来?

作者:飞奔的链条
标签:悬疑

佛牌秘闻录

深夜,重案组组长急切的打电话告诉我,我就是下一个被杀的目标。

作者:酒中小仙
标签:悬疑

苍穹笔记

拥有了穿越神器,从地球穿越到异世,能穿越回来。之后的话……

作者:白泉颐
标签:穿越

幽灵船之永生极乐

公司年会上,我竟然抽中了特等奖,澳洲最最豪华邮轮行!

作者:空灵山
标签:悬疑

大圣

不小心改成了齐天大圣的头像,出现了一大群女妖投怀送抱……

作者:龙不相
标签:都市

那年我们同过窗

阿姨的女儿不让我吃饭,经常欺负我。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了……

作者:慕容雪
标签:青春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