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二章、伉俪(二)

作者:风韵三十  发布时间:2015-08-20 08:01  字数:2087 

  方正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还压低声音在秦锦绣耳边,霸道地说:“一切听我的安排。”
  “多谢木大人。”方正和秦锦绣也纷纷骑上了备好的马匹。
  面对满桌的美酒佳肴,秦锦绣暗暗流出了口水,笑弯了眉眼。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方正大声回答。
  方正的笑僵硬在脸上,暗自苦笑。
  “木大人过奖。”方正迎上木大人诚恳的目光。
  秦锦绣默不作声,看来木大人不但心思缜密,而且深谙为官之道,实在是不简单。
  
  眼尖的姜虎和众多捕快急忙迎了上去,跪倒在地,齐声喊道:“木大人。”

  秦锦绣和方正颇为震惊,也走了过去。

  只见这位木大人身手敏捷地下了马,语调苍深地问道:“怎么样?”

  姜虎恭敬地回答:“一切如数日前的情形一模一样,属下已经根据大人的吩咐,焚烧成灰,避免瘟疫暴起。”

  “辛苦了。”木大人振臂一挥,眼神幽深地盯着浓烈的大火,神色不明。

  方正脸色微变,忙拱起双手谦让,“卑职是小小的万县县令,怎敢逾越,住如此高规格的驿馆,还请木大人重新安排。”

  一旁的方正拱起双手回应道:“万县县令方正,拜见府事--木大人。”

  “什么?”木大人急忙站立,眉峰陡立,忧心忡忡地问道:“可去请了李太医。”

  良久,木大人缓缓回神,拂过岁月斑驳的鬓角,朗朗问道:“方大人何在?”

  一旁的方正拱起双手回应道:“万县县令方正,拜见府事--木大人。”

  木大人微微回礼,上下打量方正后,赞誉道:“本官接到皇上密旨,会协助方大人破案,以往素闻方大人是状元之才,仪表堂堂,天质聪慧,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令人钦佩。”

  “木大人过奖。”方正迎上木大人诚恳的目光。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这位是……”木大人眼神幽深地盯着方正身边的秦锦绣。

  “我是万县的秦仵作。”秦锦绣谦卑地俯下柔弱的身姿。

  “万县的秦仵作?”木大人默默重复,“本官记得万县的仵作向来是由顾家人担任?”

  “哦,他退休了,我是新任的。”秦锦绣浅笑回道。

  “真是太好了,多谢方大人。”木大人感激地眼神看向方正和秦锦绣,不停地回礼。

  “退休?”木大人诧异地看着秦锦绣。

  “对啊,退休就是退下去休息。”秦锦绣大言不惭地解释。

  方正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还压低声音在秦锦绣耳边,霸道地说:“一切听我的安排。”

  方正连忙将秦锦绣挡在身后,“启禀木大人,顾师爷年老多病,暂时告假,因为膝下只有一女,所以举荐了秦仵作,秦仵作是顾师爷的徒弟,深通仵作之道,技巧娴熟。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得力助手。”

  徒弟?谁是自命清高那个糟老头的徒弟,他是我的徒弟还差不多,秦锦绣偷偷掐了方正一把。

  

  方正的笑僵硬在脸上,暗自苦笑。

  木大人缓缓点头,刚毅的脸颊露出欣慰的笑弧,“哈哈,真是后生可畏呀,方大人和秦仵作年纪轻轻便能独挑大梁,真是百姓之福,朝廷的幸事。”

  “呵呵。”秦锦绣咧开小嘴,露出无奈的微笑。

  

  “方大人和秦仵作旅途劳顿,还没进京便亲力亲为,令本官折服,本官已经在驿站为二位备好接风的宴席,还请随本官一同前往。”

  “不……”秦锦绣的不字还没出口,便被方正拦了下来。

  木大人微微回礼,上下打量方正后,赞誉道:“本官接到皇上密旨,会协助方大人破案,以往素闻方大人是状元之才,仪表堂堂,天质聪慧,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令人钦佩。”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方正大声回答。

  “你……”郁闷中的秦锦绣朝方正眨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表达心中强烈的不满情绪。

  方正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还压低声音在秦锦绣耳边,霸道地说:“一切听我的安排。”

  “呃。”秦锦绣暗暗叫苦,完了,这就是典型的上贼船容易,下贼船艰难,这个方正有当海盗的潜力。

  木大人看着方正和秦锦绣之间不经意的旖旎情思,嘴角微微上扬,语调浑厚地喊道:“事不宜迟,我们速速进城。”

  “木大人,关于案情,我还有许多疑问想同木大人请教。”方正谦虚地抬起手臂。

  只见木大人拉住缰绳,猛然间发力,跳到马背之上,“方大人不必着急,即使方大人不问,本官也会将知晓的所有详情,告知方大人的。”

  “多谢木大人。”方正和秦锦绣也纷纷骑上了备好的马匹。

  一行人等,朝着百年的城门走去。

  京城果然繁华,即使日近黄昏,道路两旁依旧人头攒动,商家卖力地吆喝声,声声入耳,好不热闹。

  绕过闹市的街口,转过几处高门阔府,便来到古朴而肃静的京城驿馆。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木大人早已下了马,抬起宽大的衣袖。“方大人,请……”

  “什么?”木大人急忙站立,眉峰陡立,忧心忡忡地问道:“可去请了李太医。”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木大人,请……”方正不卑不亢,与木大人齐齐走入驿馆。

  秦锦绣和姜虎紧随其后。

  “呃。”秦锦绣暗暗叫苦,完了,这就是典型的上贼船容易,下贼船艰难,这个方正有当海盗的潜力。

  驿馆内处处翠竹环绕,怪石嶙峋,别有一番风情。

  方正和秦锦绣麻利地洗漱清理,换好整洁的衣衫之后,来到前厅。

  木大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面对满桌的美酒佳肴,秦锦绣暗暗流出了口水,笑弯了眉眼。

  只听木大人微微笑过,“朝廷在京城中共有三个驿馆,其一,便是这东苑,专门是用来招待往来的外族使节,皇族王公,自然是贵不可言;其二,便是南苑,是用来招待朝中的军功大臣和三品以上的官员;其三,便是北苑,用来招待官职略低的官员。”

  秦锦绣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腐败,原来是为上层阶级服务的,看来今天自己也有口福了,来体验一下王宫贵族的奢华生活。

  方正脸色微变,忙拱起双手谦让,“卑职是小小的万县县令,怎敢逾越,住如此高规格的驿馆,还请木大人重新安排。”

  “哎,方大人才华横溢,是探花出身,状元之才,只是屈居了万县县令,本次进京,又是奉旨办差。”木大人话锋一转,故意深沉地看了方正一眼,意蕴深长地说:“况且,方大人又与小王爷为挚友,自然住得这东苑。”

  “方大人和秦仵作旅途劳顿,还没进京便亲力亲为,令本官折服,本官已经在驿站为二位备好接风的宴席,还请随本官一同前往。”

  “不……”秦锦绣的不字还没出口,便被方正拦了下来。

  秦锦绣默不作声,看来木大人不但心思缜密,而且深谙为官之道,实在是不简单。

  方正刚要起身推迟。

  “我是万县的秦仵作。”秦锦绣谦卑地俯下柔弱的身姿。

  忽然,从外面跑来一个人,喘着粗气说:“启禀老爷,不好了,夫人的病严重了。”

  方正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还压低声音在秦锦绣耳边,霸道地说:“一切听我的安排。”

  “什么?”木大人急忙站立,眉峰陡立,忧心忡忡地问道:“可去请了李太医。”

  来人哭哭啼啼地摇头,“李太医今儿在皇宫内当差,一时半会根本回不来,老爷还是快点回府吧。”

  “那赵太医呢?”木大人的声音愈加颤动,“老爷,您忘记了,赵太医前几日去军营了。”来人焦急地说。

  “快随我即刻回府。”木大人脸色苍白,神色慌乱,同之前镇定沉稳的性情判若两人。

  “呵呵。”秦锦绣咧开小嘴,露出无奈的微笑。

  “木大人,卑职略懂医术,不如……”方正神色凝重地拱起双手,“不如让卑职去试试,为木夫人诊病。”

  木大人顿了顿,面带惊讶之色。

  一旁的秦锦绣也开始发自内心的称赞:“是啊,方大人的医术还是不错的。不如让他试一试。”

  “真是太好了,多谢方大人。”木大人感激地眼神看向方正和秦锦绣,不停地回礼。

  
  来人哭哭啼啼地摇头,“李太医今儿在皇宫内当差,一时半会根本回不来,老爷还是快点回府吧。”
  木大人顿了顿,面带惊讶之色。
  “不……”秦锦绣的不字还没出口,便被方正拦了下来。
  “木大人,卑职略懂医术,不如……”方正神色凝重地拱起双手,“不如让卑职去试试,为木夫人诊病。”
  方正刚要起身推迟。
  秦锦绣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腐败,原来是为上层阶级服务的,看来今天自己也有口福了,来体验一下王宫贵族的奢华生活。
  “你……”郁闷中的秦锦绣朝方正眨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表达心中强烈的不满情绪。
  “快随我即刻回府。”木大人脸色苍白,神色慌乱,同之前镇定沉稳的性情判若两人。
  木大人看着方正和秦锦绣之间不经意的旖旎情思,嘴角微微上扬,语调浑厚地喊道:“事不宜迟,我们速速进城。”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方正大声回答。
  木大人微微回礼,上下打量方正后,赞誉道:“本官接到皇上密旨,会协助方大人破案,以往素闻方大人是状元之才,仪表堂堂,天质聪慧,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令人钦佩。”
  “呵呵。”秦锦绣咧开小嘴,露出无奈的微笑。
  木大人微微回礼,上下打量方正后,赞誉道:“本官接到皇上密旨,会协助方大人破案,以往素闻方大人是状元之才,仪表堂堂,天质聪慧,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令人钦佩。”
  木大人看着方正和秦锦绣之间不经意的旖旎情思,嘴角微微上扬,语调浑厚地喊道:“事不宜迟,我们速速进城。”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方正大声回答。
  来人哭哭啼啼地摇头,“李太医今儿在皇宫内当差,一时半会根本回不来,老爷还是快点回府吧。”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真是太好了,多谢方大人。”木大人感激地眼神看向方正和秦锦绣,不停地回礼。
  木大人看着方正和秦锦绣之间不经意的旖旎情思,嘴角微微上扬,语调浑厚地喊道:“事不宜迟,我们速速进城。”
  “我是万县的秦仵作。”秦锦绣谦卑地俯下柔弱的身姿。
  秦锦绣和姜虎紧随其后。
  方正连忙将秦锦绣挡在身后,“启禀木大人,顾师爷年老多病,暂时告假,因为膝下只有一女,所以举荐了秦仵作,秦仵作是顾师爷的徒弟,深通仵作之道,技巧娴熟。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得力助手。”
  方正和秦锦绣麻利地洗漱清理,换好整洁的衣衫之后,来到前厅。
  
  “真是太好了,多谢方大人。”木大人感激地眼神看向方正和秦锦绣,不停地回礼。
  “那赵太医呢?”木大人的声音愈加颤动,“老爷,您忘记了,赵太医前几日去军营了。”来人焦急地说。
  方正刚要起身推迟。
  面对满桌的美酒佳肴,秦锦绣暗暗流出了口水,笑弯了眉眼。
  方正脸色微变,忙拱起双手谦让,“卑职是小小的万县县令,怎敢逾越,住如此高规格的驿馆,还请木大人重新安排。”
  “木大人,请……”方正不卑不亢,与木大人齐齐走入驿馆。
  木大人顿了顿,面带惊讶之色。
  木大人看着方正和秦锦绣之间不经意的旖旎情思,嘴角微微上扬,语调浑厚地喊道:“事不宜迟,我们速速进城。”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方正和秦锦绣麻利地洗漱清理,换好整洁的衣衫之后,来到前厅。
  
  “对啊,退休就是退下去休息。”秦锦绣大言不惭地解释。
  “木大人,关于案情,我还有许多疑问想同木大人请教。”方正谦虚地抬起手臂。
  “木大人,请……”方正不卑不亢,与木大人齐齐走入驿馆。
  “呵呵。”秦锦绣咧开小嘴,露出无奈的微笑。
  “方大人和秦仵作旅途劳顿,还没进京便亲力亲为,令本官折服,本官已经在驿站为二位备好接风的宴席,还请随本官一同前往。”
  方正的笑僵硬在脸上,暗自苦笑。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呃。”秦锦绣暗暗叫苦,完了,这就是典型的上贼船容易,下贼船艰难,这个方正有当海盗的潜力。
  一旁的方正拱起双手回应道:“万县县令方正,拜见府事--木大人。”
  “方大人和秦仵作旅途劳顿,还没进京便亲力亲为,令本官折服,本官已经在驿站为二位备好接风的宴席,还请随本官一同前往。”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方正大声回答。
  
  木大人顿了顿,面带惊讶之色。
  木大人顿了顿,面带惊讶之色。
  秦锦绣抬头一看,驿馆的门楼上高悬着风骨绝伦的东苑两个大字。
  眼尖的姜虎和众多捕快急忙迎了上去,跪倒在地,齐声喊道:“木大人。”
  方正刚要起身推迟。
  姜虎恭敬地回答:“一切如数日前的情形一模一样,属下已经根据大人的吩咐,焚烧成灰,避免瘟疫暴起。”
  “这位是……”木大人眼神幽深地盯着方正身边的秦锦绣。
  方正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还压低声音在秦锦绣耳边,霸道地说:“一切听我的安排。”
  秦锦绣和姜虎紧随其后。
  良久,木大人缓缓回神,拂过岁月斑驳的鬓角,朗朗问道:“方大人何在?”

风韵三十说:

感谢小歆的红花。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