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作者:半城烟沙zhang  发布时间:2015-08-11 23:21  字数:1845 

李建国一身白衣白裤,表情认真地打着一套太极拳。
邓安邦在一旁观看,不时逗逗身边笼子里的一只画眉。
画眉清脆叫声的画外。
李建国:安邦,过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邓安邦:嘿嘿,李伯伯,我们农村人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那你们农村人空闲的时候都做些啥子呢?
邓安邦:有些打点小麻将,有些太婆跳小苹果,就是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太极拳强身健体,有空你可以学哈。
邓安邦:我二天学…二天学…
邓安邦:(内心独白)有空我还不如睡哈瞌睡,那个给你打太极拳哦,吃饱了没得事所。
王美援进屋拉灯,找了半天没找到。
邓安邦在门边开关一按,灯亮了。
王美援:是开关嗦,我还麦到像我们乡巴头一样扯灯绳绳。
邓安邦:城头没得姓灯的叔叔。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耍涨了所?
邓安邦:(打了个呵欠)累了一天,早点睡。
王美援:老公,表睡,我们摆哈农门阵嘛。
王美援刚坐到邓安邦身边,电灯忽闪几下不亮了。
王美援:(OS)哦喝,灯泡粗了。
邓安邦:(OS)黑区麻空的,还摆啥子农门阵嘛,睡觉。
王美援:(OS)哦。
(字幕)10分钟后
邓安邦翻了个身。
(特写)黑暗中邓安邦睁着一双大眼。
远处传来重庆方言歌的画外。
今天晚上要停电
漆黑我俩的视线
你到了这里看不见
朝天门在较场口旁边
霓虹灯正眨着眼
月亮靠近大都会顶点
冰粉凉虾黑么甜
红糖水再给我放一点 …
邓安邦:(OS)堂客,你说军军和李亚丽那个娃儿,刚刚才吵嘴,一哈就耍得眉花眼翘的,硬是扯拐。
王美援打呼噜的画外。
邓安邦:(OS)不是才说摆农门阵得嘛,咋就扯起扑汗来了?
李建国打开客厅门。
王美援衣衫不整的举着一把菜刀追在李凡身后。
王美援:砍死你,我要砍死你这个无耻的色狼,流氓。
李凡在客厅里左窜右跳,衣服破成几片挂在身上荡来荡去。
李建国:(大吼)你们在干啥子?
邓安邦冲上前去抱王美援。
邓安邦:堂客,莫恁个,有话好好说嘛。
王美援:邓安邦,表来抱我,你要是个男人就帮我把他砍死。
邓安邦:惊抓抓的,发生啥子事了,要砍人勒个严重?
王美援:他调戏我!
邓安邦:啥,他调戏你?
李凡:老汉,快点来帮忙,这个疯婆子要砍死我。
李建国:凡娃,她说你调戏她,这是勒个回事?
李凡:我调戏她?她也不看看她长得啥样子,那么大坨。我硬是想给她两脚尖。王美援:你看到我连摇裤都脱了,还说不是调戏我?
李凡:你说你有那个姿色蛮也算咯蛮,长得暴挫,调戏你,我硬是日了狗了。
王美援:你们诚头人还硬是行市,连狗都敢那啥。
李凡:肥婆,你脑回路奇葩,我跟你没法交流,表扭到我费,我不想和你扳牙巴劲儿。
李建国:凡娃,到底勒个回事?
李凡:遇得到哟,我哪点惹到她了嘛,老汉,你不晓得,我今天一泡尿憋半天终于拢屋,啥子都没看就去厕所窝尿,结果从浴室雾独独钻个人出来,吓死我不说,还猫抓糍粑,脱不到爪爪。
李建国:这么说来,要不是一泡尿把你胀回家,你还不打算回来罗?
李凡:老汉…你咋尽说嘞些…
李建国:该背时。
李凡:老汉,你咋还幸灾乐祸的呢。
邓安邦:该背时,哈哈…
李凡马起脸:那啥我背时背一时,你娶勒格凶的婆娘背时背一辈子。
王美援:看你歪戴帽子斜穿衣就冒火,还敢挑拨我们两口子的关系,长大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李凡:大姐,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
众人轰笑。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脸壳:你笑个屁。
李建国和邓安邦提着画眉边走边聊。
徐爱娣挽着菜篮和两人走到一起。
邓安邦帮徐爱娣提菜篮。
21、李建国家楼下  清晨   外
19、厕所  清晨  内
李建国和邓安邦提着画眉边走边聊。
徐爱娣挽着菜篮和两人走到一起。
邓安邦帮徐爱娣提菜篮。
李建国一身白衣白裤,表情认真地打着一套太极拳。
邓安邦在一旁观看,不时逗逗身边笼子里的一只画眉。
画眉清脆叫声的画外。
李建国:安邦,过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邓安邦:嘿嘿,李伯伯,我们农村人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那你们农村人空闲的时候都做些啥子呢?
邓安邦:有些打点小麻将,有些太婆跳小苹果,就是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太极拳强身健体,有空你可以学哈。
邓安邦:我二天学…二天学…
邓安邦:(内心独白)有空我还不如睡哈瞌睡,那个给你打太极拳哦,吃饱了没得事所。

李建国打开客厅门。
王美援衣衫不整的举着一把菜刀追在李凡身后。
王美援:砍死你,我要砍死你这个无耻的色狼,流氓。
李凡在客厅里左窜右跳,衣服破成几片挂在身上荡来荡去。
李建国:(大吼)你们在干啥子?
邓安邦冲上前去抱王美援。
邓安邦:堂客,莫恁个,有话好好说嘛。
王美援:邓安邦,表来抱我,你要是个男人就帮我把他砍死。
邓安邦:惊抓抓的,发生啥子事了,要砍人勒个严重?
王美援:他调戏我!
邓安邦:啥,他调戏你?
李凡:老汉,快点来帮忙,这个疯婆子要砍死我。
李建国:凡娃,她说你调戏她,这是勒个回事?
李凡:我调戏她?她也不看看她长得啥样子,那么大坨。我硬是想给她两脚尖。王美援:你看到我连摇裤都脱了,还说不是调戏我?
李凡:你说你有那个姿色蛮也算咯蛮,长得暴挫,调戏你,我硬是日了狗了。
王美援:你们诚头人还硬是行市,连狗都敢那啥。
李凡:肥婆,你脑回路奇葩,我跟你没法交流,表扭到我费,我不想和你扳牙巴劲儿。
李建国:凡娃,到底勒个回事?
李凡:遇得到哟,我哪点惹到她了嘛,老汉,你不晓得,我今天一泡尿憋半天终于拢屋,啥子都没看就去厕所窝尿,结果从浴室雾独独钻个人出来,吓死我不说,还猫抓糍粑,脱不到爪爪。
李建国:这么说来,要不是一泡尿把你胀回家,你还不打算回来罗?
李凡:老汉…你咋尽说嘞些…
李建国:该背时。
李凡:老汉,你咋还幸灾乐祸的呢。
邓安邦:该背时,哈哈…
李凡马起脸:那啥我背时背一时,你娶勒格凶的婆娘背时背一辈子。
王美援:看你歪戴帽子斜穿衣就冒火,还敢挑拨我们两口子的关系,长大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李凡:大姐,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
众人轰笑。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脸壳:你笑个屁。

李建国和邓安邦提着画眉边走边聊。
徐爱娣挽着菜篮和两人走到一起。
邓安邦帮徐爱娣提菜篮。

54.80.16.75, 54.80.16.75;0;pc;2;磨铁文学

14、李凡卧室   夜  内

王美援进屋拉灯,找了半天没找到。
邓安邦在门边开关一按,灯亮了。
王美援:是开关嗦,我还麦到像我们乡巴头一样扯灯绳绳。
邓安邦:城头没得姓灯的叔叔。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耍涨了所?
邓安邦:(打了个呵欠)累了一天,早点睡。
王美援:老公,表睡,我们摆哈农门阵嘛。
王美援刚坐到邓安邦身边,电灯忽闪几下不亮了。
王美援:(OS)哦喝,灯泡粗了。
邓安邦:(OS)黑区麻空的,还摆啥子农门阵嘛,睡觉。
王美援:(OS)哦。
(字幕)10分钟后
邓安邦翻了个身。
(特写)黑暗中邓安邦睁着一双大眼。
远处传来重庆方言歌的画外。
今天晚上要停电
漆黑我俩的视线
你到了这里看不见
朝天门在较场口旁边
霓虹灯正眨着眼
月亮靠近大都会顶点
冰粉凉虾黑么甜
红糖水再给我放一点 …
邓安邦:(OS)堂客,你说军军和李亚丽那个娃儿,刚刚才吵嘴,一哈就耍得眉花眼翘的,硬是扯拐。
王美援打呼噜的画外。
邓安邦:(OS)不是才说摆农门阵得嘛,咋就扯起扑汗来了?

15、菜市 清晨  外

15、菜市 清晨  外

李建国和邓安邦提着画眉边走边聊。
徐爱娣挽着菜篮和两人走到一起。
邓安邦帮徐爱娣提菜篮。

熙熙攘攘的菜市,各种叫卖声讨价声的画外。
徐爱娣挽着一个菜篮子,在菜市上东挑西选。
徐爱娣篮子里装满各种菜蔬。

18、客厅  清晨   内

16、小区花园  清晨  外

李建国一身白衣白裤,表情认真地打着一套太极拳。
邓安邦在一旁观看,不时逗逗身边笼子里的一只画眉。
画眉清脆叫声的画外。
李建国:安邦,过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邓安邦:嘿嘿,李伯伯,我们农村人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那你们农村人空闲的时候都做些啥子呢?
邓安邦:有些打点小麻将,有些太婆跳小苹果,就是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太极拳强身健体,有空你可以学哈。
邓安邦:我二天学…二天学…
邓安邦:(内心独白)有空我还不如睡哈瞌睡,那个给你打太极拳哦,吃饱了没得事所。

17、李凡卧室  清晨   内

太阳透过扯开的窗帘照在室内。
王美援在床上翻了个身。
王美援眯缝着眼看室内。
王美援:都天亮了啊,这么大的太阳。

18、客厅  清晨   内

王美援从卧室走到客厅里。
王美援:勒闷屋头一个人都没有呢?
王美援拿起茶几上一包薯片在室内边吃边看。
王美援:哦哟,这电视好大,沙发好软,军军他奶奶还能干呢,当个保姆都当成女主人了,还勒闷好的条件,硬是糠萝兜跳到米萝兜了。
王美援拉开厕所门,伸头进去看。
王美援:里头还有浴室呢,不管了,昨天流了那么多汗,一身帮臭,我先洗个澡又吃饭。

19、厕所  清晨  内

20、洗手间   清晨  内

王美援从卧室走到客厅里。
王美援:勒闷屋头一个人都没有呢?
王美援拿起茶几上一包薯片在室内边吃边看。
王美援:哦哟,这电视好大,沙发好软,军军他奶奶还能干呢,当个保姆都当成女主人了,还勒闷好的条件,硬是糠萝兜跳到米萝兜了。
王美援拉开厕所门,伸头进去看。
王美援:里头还有浴室呢,不管了,昨天流了那么多汗,一身帮臭,我先洗个澡又吃饭。

李凡急匆匆打开客厅门。
李凡:这泡尿憋半天了才拢屋,涨死我了。
李凡边说边解裤子边进厕所:窝尿尿…

20、洗手间   清晨  内

王美援惬意的躺在浴缸里。
王美援轻轻的用手撩水在身上。
厕所那边传出放水的画外。
王美援:啥子人在放水哦?
王美援伸手拉过一张浴巾勉强包住身体,从浴缸里跨出来。
王美援拉开门,看到一个男人正在马桶边撒尿。
王美援:(尖叫)流氓啊!

王美援惬意的躺在浴缸里。
王美援轻轻的用手撩水在身上。
厕所那边传出放水的画外。
王美援:啥子人在放水哦?
王美援伸手拉过一张浴巾勉强包住身体,从浴缸里跨出来。
王美援拉开门,看到一个男人正在马桶边撒尿。
王美援:(尖叫)流氓啊!

21、李建国家楼下  清晨   外

李建国和邓安邦提着画眉边走边聊。
徐爱娣挽着菜篮和两人走到一起。
邓安邦帮徐爱娣提菜篮。

22、客厅  清晨   内

54.80.16.75, 54.80.16.75;0;pc;2;磨铁文学

21、李建国家楼下  清晨   外

李建国打开客厅门。
王美援衣衫不整的举着一把菜刀追在李凡身后。
王美援:砍死你,我要砍死你这个无耻的色狼,流氓。
李凡在客厅里左窜右跳,衣服破成几片挂在身上荡来荡去。
李建国:(大吼)你们在干啥子?
邓安邦冲上前去抱王美援。
邓安邦:堂客,莫恁个,有话好好说嘛。
王美援:邓安邦,表来抱我,你要是个男人就帮我把他砍死。
邓安邦:惊抓抓的,发生啥子事了,要砍人勒个严重?
王美援:他调戏我!
邓安邦:啥,他调戏你?
李凡:老汉,快点来帮忙,这个疯婆子要砍死我。
李建国:凡娃,她说你调戏她,这是勒个回事?
李凡:我调戏她?她也不看看她长得啥样子,那么大坨。我硬是想给她两脚尖。王美援:你看到我连摇裤都脱了,还说不是调戏我?
李凡:你说你有那个姿色蛮也算咯蛮,长得暴挫,调戏你,我硬是日了狗了。
王美援:你们诚头人还硬是行市,连狗都敢那啥。
李凡:肥婆,你脑回路奇葩,我跟你没法交流,表扭到我费,我不想和你扳牙巴劲儿。
李建国:凡娃,到底勒个回事?
李凡:遇得到哟,我哪点惹到她了嘛,老汉,你不晓得,我今天一泡尿憋半天终于拢屋,啥子都没看就去厕所窝尿,结果从浴室雾独独钻个人出来,吓死我不说,还猫抓糍粑,脱不到爪爪。
李建国:这么说来,要不是一泡尿把你胀回家,你还不打算回来罗?
李凡:老汉…你咋尽说嘞些…
李建国:该背时。
李凡:老汉,你咋还幸灾乐祸的呢。
邓安邦:该背时,哈哈…
李凡马起脸:那啥我背时背一时,你娶勒格凶的婆娘背时背一辈子。
王美援:看你歪戴帽子斜穿衣就冒火,还敢挑拨我们两口子的关系,长大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李凡:大姐,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
众人轰笑。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脸壳:你笑个屁。
王美援进屋拉灯,找了半天没找到。
邓安邦在门边开关一按,灯亮了。
王美援:是开关嗦,我还麦到像我们乡巴头一样扯灯绳绳。
邓安邦:城头没得姓灯的叔叔。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耍涨了所?
邓安邦:(打了个呵欠)累了一天,早点睡。
王美援:老公,表睡,我们摆哈农门阵嘛。
王美援刚坐到邓安邦身边,电灯忽闪几下不亮了。
王美援:(OS)哦喝,灯泡粗了。
邓安邦:(OS)黑区麻空的,还摆啥子农门阵嘛,睡觉。
王美援:(OS)哦。
(字幕)10分钟后
邓安邦翻了个身。
(特写)黑暗中邓安邦睁着一双大眼。
远处传来重庆方言歌的画外。
今天晚上要停电
漆黑我俩的视线
你到了这里看不见
朝天门在较场口旁边
霓虹灯正眨着眼
月亮靠近大都会顶点
冰粉凉虾黑么甜
红糖水再给我放一点 …
邓安邦:(OS)堂客,你说军军和李亚丽那个娃儿,刚刚才吵嘴,一哈就耍得眉花眼翘的,硬是扯拐。
王美援打呼噜的画外。
邓安邦:(OS)不是才说摆农门阵得嘛,咋就扯起扑汗来了?
李建国一身白衣白裤,表情认真地打着一套太极拳。
邓安邦在一旁观看,不时逗逗身边笼子里的一只画眉。
画眉清脆叫声的画外。
李建国:安邦,过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邓安邦:嘿嘿,李伯伯,我们农村人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那你们农村人空闲的时候都做些啥子呢?
邓安邦:有些打点小麻将,有些太婆跳小苹果,就是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太极拳强身健体,有空你可以学哈。
邓安邦:我二天学…二天学…
邓安邦:(内心独白)有空我还不如睡哈瞌睡,那个给你打太极拳哦,吃饱了没得事所。
17、李凡卧室  清晨   内
17、李凡卧室  清晨   内
李建国一身白衣白裤,表情认真地打着一套太极拳。
邓安邦在一旁观看,不时逗逗身边笼子里的一只画眉。
画眉清脆叫声的画外。
李建国:安邦,过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邓安邦:嘿嘿,李伯伯,我们农村人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那你们农村人空闲的时候都做些啥子呢?
邓安邦:有些打点小麻将,有些太婆跳小苹果,就是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太极拳强身健体,有空你可以学哈。
邓安邦:我二天学…二天学…
邓安邦:(内心独白)有空我还不如睡哈瞌睡,那个给你打太极拳哦,吃饱了没得事所。
15、菜市 清晨  外
李建国打开客厅门。
王美援衣衫不整的举着一把菜刀追在李凡身后。
王美援:砍死你,我要砍死你这个无耻的色狼,流氓。
李凡在客厅里左窜右跳,衣服破成几片挂在身上荡来荡去。
李建国:(大吼)你们在干啥子?
邓安邦冲上前去抱王美援。
邓安邦:堂客,莫恁个,有话好好说嘛。
王美援:邓安邦,表来抱我,你要是个男人就帮我把他砍死。
邓安邦:惊抓抓的,发生啥子事了,要砍人勒个严重?
王美援:他调戏我!
邓安邦:啥,他调戏你?
李凡:老汉,快点来帮忙,这个疯婆子要砍死我。
李建国:凡娃,她说你调戏她,这是勒个回事?
李凡:我调戏她?她也不看看她长得啥样子,那么大坨。我硬是想给她两脚尖。王美援:你看到我连摇裤都脱了,还说不是调戏我?
李凡:你说你有那个姿色蛮也算咯蛮,长得暴挫,调戏你,我硬是日了狗了。
王美援:你们诚头人还硬是行市,连狗都敢那啥。
李凡:肥婆,你脑回路奇葩,我跟你没法交流,表扭到我费,我不想和你扳牙巴劲儿。
李建国:凡娃,到底勒个回事?
李凡:遇得到哟,我哪点惹到她了嘛,老汉,你不晓得,我今天一泡尿憋半天终于拢屋,啥子都没看就去厕所窝尿,结果从浴室雾独独钻个人出来,吓死我不说,还猫抓糍粑,脱不到爪爪。
李建国:这么说来,要不是一泡尿把你胀回家,你还不打算回来罗?
李凡:老汉…你咋尽说嘞些…
李建国:该背时。
李凡:老汉,你咋还幸灾乐祸的呢。
邓安邦:该背时,哈哈…
李凡马起脸:那啥我背时背一时,你娶勒格凶的婆娘背时背一辈子。
王美援:看你歪戴帽子斜穿衣就冒火,还敢挑拨我们两口子的关系,长大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李凡:大姐,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
众人轰笑。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脸壳:你笑个屁。
54.80.16.75, 54.80.16.75;0;pc;2;磨铁文学
21、李建国家楼下  清晨   外
李建国一身白衣白裤,表情认真地打着一套太极拳。
邓安邦在一旁观看,不时逗逗身边笼子里的一只画眉。
画眉清脆叫声的画外。
李建国:安邦,过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邓安邦:嘿嘿,李伯伯,我们农村人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那你们农村人空闲的时候都做些啥子呢?
邓安邦:有些打点小麻将,有些太婆跳小苹果,就是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太极拳强身健体,有空你可以学哈。
邓安邦:我二天学…二天学…
邓安邦:(内心独白)有空我还不如睡哈瞌睡,那个给你打太极拳哦,吃饱了没得事所。
李建国和邓安邦提着画眉边走边聊。
徐爱娣挽着菜篮和两人走到一起。
邓安邦帮徐爱娣提菜篮。
54.80.16.75, 54.80.16.75;0;pc;2;磨铁文学
54.80.16.75, 54.80.16.75;0;pc;2;磨铁文学
14、李凡卧室   夜  内
王美援从卧室走到客厅里。
王美援:勒闷屋头一个人都没有呢?
王美援拿起茶几上一包薯片在室内边吃边看。
王美援:哦哟,这电视好大,沙发好软,军军他奶奶还能干呢,当个保姆都当成女主人了,还勒闷好的条件,硬是糠萝兜跳到米萝兜了。
王美援拉开厕所门,伸头进去看。
王美援:里头还有浴室呢,不管了,昨天流了那么多汗,一身帮臭,我先洗个澡又吃饭。
21、李建国家楼下  清晨   外
15、菜市 清晨  外
李建国打开客厅门。
王美援衣衫不整的举着一把菜刀追在李凡身后。
王美援:砍死你,我要砍死你这个无耻的色狼,流氓。
李凡在客厅里左窜右跳,衣服破成几片挂在身上荡来荡去。
李建国:(大吼)你们在干啥子?
邓安邦冲上前去抱王美援。
邓安邦:堂客,莫恁个,有话好好说嘛。
王美援:邓安邦,表来抱我,你要是个男人就帮我把他砍死。
邓安邦:惊抓抓的,发生啥子事了,要砍人勒个严重?
王美援:他调戏我!
邓安邦:啥,他调戏你?
李凡:老汉,快点来帮忙,这个疯婆子要砍死我。
李建国:凡娃,她说你调戏她,这是勒个回事?
李凡:我调戏她?她也不看看她长得啥样子,那么大坨。我硬是想给她两脚尖。王美援:你看到我连摇裤都脱了,还说不是调戏我?
李凡:你说你有那个姿色蛮也算咯蛮,长得暴挫,调戏你,我硬是日了狗了。
王美援:你们诚头人还硬是行市,连狗都敢那啥。
李凡:肥婆,你脑回路奇葩,我跟你没法交流,表扭到我费,我不想和你扳牙巴劲儿。
李建国:凡娃,到底勒个回事?
李凡:遇得到哟,我哪点惹到她了嘛,老汉,你不晓得,我今天一泡尿憋半天终于拢屋,啥子都没看就去厕所窝尿,结果从浴室雾独独钻个人出来,吓死我不说,还猫抓糍粑,脱不到爪爪。
李建国:这么说来,要不是一泡尿把你胀回家,你还不打算回来罗?
李凡:老汉…你咋尽说嘞些…
李建国:该背时。
李凡:老汉,你咋还幸灾乐祸的呢。
邓安邦:该背时,哈哈…
李凡马起脸:那啥我背时背一时,你娶勒格凶的婆娘背时背一辈子。
王美援:看你歪戴帽子斜穿衣就冒火,还敢挑拨我们两口子的关系,长大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李凡:大姐,我早就长大了好不好?
众人轰笑。
王美援敲了一下邓安邦脸壳:你笑个屁。
王美援从卧室走到客厅里。
王美援:勒闷屋头一个人都没有呢?
王美援拿起茶几上一包薯片在室内边吃边看。
王美援:哦哟,这电视好大,沙发好软,军军他奶奶还能干呢,当个保姆都当成女主人了,还勒闷好的条件,硬是糠萝兜跳到米萝兜了。
王美援拉开厕所门,伸头进去看。
王美援:里头还有浴室呢,不管了,昨天流了那么多汗,一身帮臭,我先洗个澡又吃饭。
21、李建国家楼下  清晨   外
21、李建国家楼下  清晨   外
李建国一身白衣白裤,表情认真地打着一套太极拳。
邓安邦在一旁观看,不时逗逗身边笼子里的一只画眉。
画眉清脆叫声的画外。
李建国:安邦,过来我教你打太极拳。
邓安邦:嘿嘿,李伯伯,我们农村人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那你们农村人空闲的时候都做些啥子呢?
邓安邦:有些打点小麻将,有些太婆跳小苹果,就是没得打太极拳的。
李建国:太极拳强身健体,有空你可以学哈。
邓安邦:我二天学…二天学…
邓安邦:(内心独白)有空我还不如睡哈瞌睡,那个给你打太极拳哦,吃饱了没得事所。
18、客厅  清晨   内
19、厕所  清晨  内
14、李凡卧室   夜  内
18、客厅  清晨   内
18、客厅  清晨   内
20、洗手间   清晨  内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99度深宠:老公,套路多

落魄之时,他娶她为妻,令她成为人人羡慕的苏夫人。

作者:唯一的迷蝶
标签:现代言情

囚婚

民政局里,我们假结婚真领证, 婚后,他约定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作者:我是月野兔
标签:现代言情

秘爱成婚

为了报复,我使尽浑身解数接近陆霆,为了一个承诺,他娶了我。

作者:逐泪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将门毒妃

父亲与兄弟被剥皮抽筋,贴身丫鬟受辱,自己惨死狱中。

作者:璎珞儿
标签:古代言情

异香密码:拼图者

他们说我万里无一,绝色、聪明,还有许多常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作者:危子
标签:悬疑推理

残王霸宠:军火医妃吊炸天

当所有人唾弃的丑女变成神医,只想送他们三个字:滚滚滚!

作者:三淡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