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12、还颜

作者:黄忻  发布时间:2015-08-19 20:15  字数:5234 

在无极大陆上,流星阁,是一个传奇,更传奇的,则是该阁的阁主--剑帝风忌。
修炼界,从来不缺乏天才,也从来不缺乏各类功法秘诀,是以总有一些修士,修炼速度极快,实力也是远超同阶,可以说,只要资源足够,这些人,就是人群中最闪耀的星光。
然而,若是没有资源呢,若是并非天资横溢呢,很不幸地,散修出身的风忌,当初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他成了传奇,他更是将同时代那些所谓的天才甩出了几十条街。
风忌的修炼之路,鲜血铺就,杀戮伴随,一人一剑,纵横天下数百年,步步巅峰。
故事,毕竟只是故事,别人的故事,再怎么惊天动地,荡气回肠,也终只是别人的故事。
被风忌这种大陆最顶端的修士找上门,帝临二人内心自是难以短时间平静的,商议许久,又思索了数日之后,终究由孤夕外出打探,带回了有关这位剑帝的生平事迹。
这些日子里,帝临能做的,只是巩固自己的修为,并力图突破君级中期,使身形得以恢复一些,也好外出,否则一身枯槁,纵然修士千奇百怪,也太明显了些。
可惜,他选择的是最困难的修炼血魔大法的方法,所以唯一一次超乎想象的灵气风暴中修炼之后,如今按部就班修炼起来,居然数日也几乎没什么变化,这不得不让他无语。
从风忌的生平事迹之中,帝临二人还是认可这位顶级强者的信用的,毕竟对方是缔造了流星阁这一修炼界高端商家的人,不过二人也发现,这位强者,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人,在他一路杀戮的修炼史上,杀人屠妖,往往是一言不合,根本不存在任何规律。
一定要找点好的地方,那就是自从流星阁渐渐走上正轨之后,这位就很少杀人了,当然,那时候的这位,已然是帝级后期巅峰的强者了,也没什么人,敢惹得他暴起杀人了。
便于这多少有些忐忑的心理作用之下,二人在好些天后,还是找上了钿继郡的流星阁。
这处流星阁分部,规模并不大,也就三层常见的岗石砌就的石楼,气势倒是不错,毕竟整条街上,不知什么缘故,竟是再见不到这么高的石楼了,就是其他土屋木屋,也都不高。
门口两只古怪的石兽,也不知是什么妖怪,反正帝临二人是没见过的,却二人不知道,这两只石兽其实是流星阁馔养的看门妖兽,他二人进去之后,其中一只微微眼皮动了下。
许是东荒之地本来就资源不多,也没什么高阶修士出现的缘故,这一家流星阁分部的生意,至少今日帝临二人登门的时候是比较冷清的,一楼室内就只有一个坐在柜台里面默默看书的老者,当然,即便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老者,实力也明显在帝临之上。
修炼血魔大法,有了君级初期的修为之后,帝临自然也从秘籍中学习了其他一些修士常用的手段,比如此时他就能隐隐感应到这老者的气血之力较为旺盛,应该是君级后期修为。
或是来店中光顾的顾客,并不是都会和老板第一时间打招呼,是以这老者好像不曾发现有人进来一般,仍旧自顾自地看着书,也似乎不担心进来的人有什么不良行为。
“咳…”不等帝临上千说什么,孤夕轻轻咳嗽一声,拉回了这老者的心神。
倒也没有因为被人打扰了看书的兴致而不快,老者合拢了书,放置柜台之上,之后才朝进屋来的人望了过来,眼神很是平静,脸上挂着身为商人的常见的可鞠笑容。
不过,不用帝临二人说什么,这老者只看上一眼,就立即变了脸色,他很明显知道他该知道的事情,他很清楚像帝临这样一个人代表着什么,是以他立即严肃起来,收起了笑容,礼貌地道:“鄙人齐至奂,既然二位已经来了,就请直接上三楼吧。”
“齐道友,幸会…”帝临二人也回礼才离开,他们自然很清楚,今后,很可能,他们会与这位流星阁钿继郡分部的当事人有许多打交道的时候。
望着礼貌离开的二人,齐至奂脸色有些怪怪地,喃喃自语:“这位果然是纯血魔,运气不错,不似前些年的左通,既然阁主需要他,想来会有不小造化,不过其人似乎属于苦修类型,反倒是那女子,不像是乐意苦修的人。”
“嗯,这东荒之地,可能要变天了,我得跟这两人,搞好关系先。”
这些齐至奂的喃喃自语,是不会落到帝临二人耳中的,这时候的二人,已然经过了没有人存在的二楼,登上了通往三楼的楼梯,却在此时,二人闻到了一股不一样的香味。
莫非,三楼除了剑帝,还有什么女子在不成?难道是阁主所提到的那个患病的女儿?
杂念之中,帝临二人到了三楼,就见得一人一桌,桌上有两颗颜色不同的丹药。
人,自然是剑帝风忌,正微笑着坐在那里,安静地望着刚刚进来的两人。
微微抬手,示意二人坐下,风忌指着两颗丹药,直接道:“二位,这两颗丹药,是你们当前最需要的东西了;浅红色的是血魄丹,是修炼血道的低级修士用得上的,正好适合帝临突破当前的君级中期层次;浅青色的则是还颜丹,只要不是容颜毁坏得很厉害,将这颗丹药揉碎涂于相关位置,两三天时间,就能让容颜恢复如初,想必孤夕你不会不需要的。”
“这…”微微一愣,纵然事先有些心理准备,可刚一到这里,就能得到正好适用并急需的丹药,帝临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他向来不喜欢这种感觉,可他经过这些年对修炼界的了解,已经很清楚修炼资源的重要性,如果真让他自己慢慢修炼,恐怕老死了也难有什么成就。
不同于他的犹豫,孤夕立即就探手去拿需要的丹药了,那张极真的面具脸上,明显有着激动万分的表情:“多谢阁主,既然阁主已经明白了我们二人的打算,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虽说在下多少有些沾了帝临的光,日后还是要力所能及地报答地。”
风忌仍是一笑,示意孤夕自便,目光则落于帝临身上,却是见帝临有些不自在,多少有些好笑,只是安静地等待着,倒想看看,帝临这样性格的人,又是什么行为。
“阁主,帝临多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剩下这么一句。
拿过丹药揣起来,帝临心中深知,无论如何,这都是人情了,哪怕这两颗丹药,对于眼前这位最顶级的强者来说,根本不入眼,甚至随手扔垃圾堆都有可能。
“好了,接下来,二位可以说说,你们是什么打算了?尽管风某从你们来的时候的气息,步伐,乃至表情,已经有了猜测,但猜测终归只是猜测,人心,还是不那么容易把握的。”淡淡说了这么一句,而最后一句,明显是有些涵义在其中的。
“阁主放心,令千金的病况,只要我实力达到了,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尽力援手的,至于其他的,阿夕,你来讲吧。”立即接过话头,帝临自然也明白风忌最后一句是话中有话,倒也不怎么在意,只是扭过头望着孤夕。
看了好一会儿那枚还颜丹,一脸笑意的孤夕,这时候也就收起了丹药,正了正衣襟,严肃起来:“阁主,这些天以来,我先后数次打探各种消息,如今,对于这无极大陆的修世界,也算是有了些认识,当然,远的就不说了,如今这东荒之地,虽然没有王级以上的修士存在,更没有妖族,但灵气的匮乏程度,也是显而易见的,少见的几条低等次灵脉,都已然是有主的,阁主也看到了,若真让我们依靠阁主提供丹药修炼,我二人都内心难宁的。”
听到帝临的保证,风忌自然是欢喜地点了点头,至于之后帝临的话,他倒没说什么,只是微笑,他很清楚,纯血魔的成长,实在太慢了,一般的血魔,又往往千年都未必有一人有机会成长到皇级以上,帝临二人,无论是为了帮他,还是为了自己修炼,肯定是商量了不少计划,而这些计划,自然也是少不了他的援助的。
在心里,风忌还是有些郁闷的,十多年前,倒是有过一个昙花一现的血魔,虽不是纯血魔,但毕竟已经修炼到了王级后期巅峰的程度,如果能再进一步,未必不能帮助他,可惜那个名叫左通的家伙倒霉,刚被人知道血魔的身份,就招来了大陆最强大几个门派的一群皇级修士围攻,结果据说是战死当场了,虽没人见到尸体,但却的的确确十多年没任何音讯了。
“那么,依你们二人的想法呢?”修炼界的残酷,别人不说,风忌自己前期就是靠掠夺才得以极速提升的,此时听了孤夕一番话,已然是领略了几分对方的意思。
“我二人想着,最好的办法,是能得阁主援助,于这东荒之地,觅得一具备灵脉的地方,以为根基,建立门派,之后逐鹿东荒,随着实力的增长,十余年内,未必不能独霸东荒,一旦整个东荒都可以为我们所用,即便都是些低等次的资源,但凭着数量,长期与阁主的流星阁交易各类宝物,也足以支持一个门派培养出几名皇级修士了。”孤夕侃侃而谈,思路清晰,一双眼睛,极为有神,她是个自信的人,更是个能够把握机会的人。
当然,帝临二人都很清楚,他们提出的这些,都是相对低层次的东西,不说皇级,真正他们二人都修炼到王级,能够实现独霸东荒之地的话,基本就能不依赖风忌了。
而对于风忌而言,这样反而是投入最小的,就是初期的时候,需要为帝临二人提供强有力的保护,使得二人在争霸东荒的过程中,不会遭遇到东荒之外势力的插足。
在无极大陆的修炼史上,东荒之地因为地处边缘,灵气比较差劲,王级以上修士是比较少见的,不过有些资源,虽然低级,数量却很庞大,这些资源,自然基本都流向了外面,当然,都是外面的强大修士来到这边收购的,价格自然是压的很低的,没办法,东荒之地通向外面的交接处,是一片规模极广的黑山森林,这地方被一皇级初期的猫妖带着一帮手下占据了,这些妖族和人族,根本就是一群土匪。
偏偏独眼这厮很是狡猾,遇到大势力过来收购低级材料或是经过,他们招惹不起,只当没看到,但若是这边的人主动出去或者没什么后台的修士经过,那绝对会被他们抢到连内裤都不给留下一条。
不过,百年前,荣宝斋开辟了分店在这边,数十年前,流星阁也开辟了钿继郡的分店。
荣宝斋和流星阁,都是大路上一等一的商会,分店里直接被沟通了传送阵,可以直接去到其他地方,是以之后这东荒之地的各类资源,基本都流入了这两家手里了。
本来如果帝临没有风忌这样的奇遇,孤夕是打算一路杀出一片天地来的,不过这却没能完全得到帝临的同意,纵然也是杀伐果断之辈,帝临却不喜欢没事找事地杀戮,除非别人惹到自己,一般来讲,帝临是不大愿意杀人或者与人打斗的。
运气,是个很重要的东西,如同孤夕得到了祭宗的天英祭坛,从而使得她本身就日后可以有充足的安全保障,如今有了风忌这层关系,孤夕自然就有了完善的计划了。
“嗯,你们的计划,是可行的,风某会加以援手的,以后有事,你们直接找齐至奂就是了,本阁会知会他的。额,据说这里三大势力发展这么些年来,近期又准备扩张了,其中的夜禅寺和阴鬼门,接下来的行动,会比较顺利,你们很难有什么机会。倒是狆魔门针对沙海郡的清玄门动手,你们可以去找机会,因为那清玄门的掌门道玄,曾经秘密在本阁中购买了一套剑阵,自身只是君级初期,实力却超过一般君级中期修士,不那么容易被拿下。”
“当然,狆魔门也是有些底蕴的,据说门内有已经外出东荒之地多年的人,如果能活着回来,至少也是王级以上修为,所以如果你们真的行动了,若需要王级修士的话,也同样可以找齐至奂,本阁会调一名王级初期修士入你们门中作为护法。”
没有犹豫什么,风忌立即就答应了孤夕的这些要求,甚至将其他一些情况,也都一一讲明了。
末了,风忌又手中多出两个袋子,放到了桌子上:“这是两个储物袋里面有一些君级乃至王级修士修炼或者回复法力所需要的丹药,你们先且用着,以后有需要,可以找齐至奂。”
“多谢阁主…”帝临二人取过储物袋,立即道谢。
该了结的事情,已然差不多了,风忌也便起身了:“你们二人,且先在这里呆上几天吧,帝临的体型,毕竟太过明显,还是炼化丹药,达到君级中期再说。这里就交给你们两个了,齐至奂不会上来打扰的,你们有需求找他就是,本阁就先走了。”
风忌明显是个急性子,话说完,不等帝临二人跟他道别啥的,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当下一时无话,略愣了一会儿,理清思路之后,帝临取出丹药,朝孤夕望过去,却见她也正愣愣神地望着置于手中的那颗浅青色的还颜丹。
“这道疤,是我很小的时候留下的,那时候我才十一岁,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有些恐惧、紧张,尽管最终杀掉了那个人,却也被那人在脸上留下了这痕迹。那时候,血流满面没让我难过,痛苦不堪的,是容颜从那一刻就毁掉了。这张人皮面具,我戴了近三十年,如今,终于可以摘掉了。”撕下人皮面具,随手丢入才得到的储物袋中,许是想起了往事,孤夕原本挂着疤痕的脸,一时有些复杂。
“都过去了,用了这丹药,你便恢复容颜,别多想了。”
“已经很多年,我没照过镜子了,也不知,我真实的模样如今如何,你帮我敷上这丹药吧,我自己不好把握。”
见到孤夕将还颜丹递了过来,帝临一手接过来,一边则收起了自己的丹药。
没有多想什么,帝临将还颜丹置于掌心,双手揉开,再分开双掌的时候,丹药已然是一堆粉末了,不过,他能感觉到,这还颜丹形成的粉末,倒是真有一些粘性。
“来吧…”孤夕挪开桌边凳子坐下,半躺下去,脑袋置于桌上,眼睛已然微微闭着。
疤痕清晰可见,在孤夕脸上微微皱起,倒没什么别的心思,只是孤夕终是女子,身上带着微微的香水味道,帝临闻来多少有些怪怪地说不上的感觉。
心里暗自笑自己怎么会这么浮杂,手底下的动作倒不缓慢,一点点就将药粉均匀涂上了。
这丹药,自然不是瞬间就能见笑的,何况孤夕的情况已经存在数十年了,自然需要几天时间,药效发挥之后,才会恢复容颜,是以末了,帝临拿了白纱缠绕,替孤夕包裹了起来。
他却不知道,孤夕对他很是无语,又很是觉得他有些好笑。
这个愣子,就算一心练武,没谈过恋爱,我这般暗示,也该有些反应啊。
好吧,只能说,算是个正人君子了。
不过,正人君子,总归都是笨的,好在,笨,也有笨的好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