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九章 与皇后娘娘套交情

作者:歆月  发布时间:2015-08-20 09:30  字数:1661 

  这个小贱人,竟然连她这个皇后都不放在眼里,太嚣张了。
  小倩本想帮子琪,却不知道说话方式不对,不说皇上还好,一说皇上,皇后的脸就是五颜六色了。
  “皇后,对不起,我身体不适,不能给皇后行礼了。”子琪陪着笑道。

  这御赐金牌是皇上赐给大臣行使特权用的,在后宫从来不曾出现过,怎么可能,皇上怎么可能会如此昏庸。

  卑躬屈膝这样的事,她周子琪是不可能做的,就连见西门逸她都没那份雅兴,更别说‘仇人’了。

  “淑妃,你别忘了本宫才是六宫之首,你竟敢这般藐视本宫。”皇后李氏眼里喷火道。

  这个小贱人,竟然连她这个皇后都不放在眼里,太嚣张了。

  “皇后娘娘,我知道你是六宫之首,我也不敢藐视你,只是我差点被人乱棒打死,这全身的骨头还钻心的痛,是真的弯不下腰,不过皇后若是坚持,那我行礼就是,小倩,扶着我。”

  “不要啊,娘娘,不要,奴婢再也不多嘴了。”小倩一听,跪在地上哭道。

  子琪看皇后那神情,有些犹豫,这个时候如果与皇后闹僵,腹中这块肉流掉的机率要大很多,要不要这么做呢?

  “娘娘,您身体不适,皇上哪……”

  这次她能留着一条小命,只能说她运气好,遇到她了,如果真的淑妃活着,知道是小倩出卖了她,绝对不会再给她活命的机会的。

  小倩本想帮子琪,却不知道说话方式不对,不说皇上还好,一说皇上,皇后的脸就是五颜六色了。

  一个谋杀她孩子的贱人,皇上竟然放她出来了,而且还宠爱有加,这后宫,她这个皇后这次是颜面全无。

  子琪看到皇后变脸,也不想现在惹出什么事,和气生财,就躬身欲向皇后行礼,却不曾想皇后宫女在皇后眼神的暗示下,走上前一左一右按着子琪的胳膊就要她下跪。

  子琪本来还打算行个万福礼,息事宁人,没想到,她竟然要她跪,这可就不好意思了。

  听到前方的脚步声,子琪迟疑了会,看来这御花园真是好地方,这个时候真不适合来,还是采些花回去吧,这里人多嘴杂,别不小心就被卷进了风眼中。

  她在现代,长到二十七也没向谁跪过,在这里,更不会朝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女人贵了。

  “皇后,不知有这个还要不要向你行礼呢?”子琪挣来右边的婢女,拿出刚到手还没捂热的御令金牌向皇后笑了笑道。

  “啊!那皇上会不会……”

  “御赐金牌,你怎么会有?”皇后脸色大变。

  这次她能留着一条小命,只能说她运气好,遇到她了,如果真的淑妃活着,知道是小倩出卖了她,绝对不会再给她活命的机会的。

  这御赐金牌是皇上赐给大臣行使特权用的,在后宫从来不曾出现过,怎么可能,皇上怎么可能会如此昏庸。

  “不好意思,浪费你们力气了。”子琪抽出手,朝婢女浅浅一笑。

  “不好意思,浪费你们力气了。”子琪抽出手,朝婢女浅浅一笑。

  听到前方的脚步声,子琪迟疑了会,看来这御花园真是好地方,这个时候真不适合来,还是采些花回去吧,这里人多嘴杂,别不小心就被卷进了风眼中。

  都说狗奴才,狗奴才,这宫里的奴才还真像狗,也会问是非曲直,青红皂白,主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没点自己的思想,真是可悲。

  “皇上,你太过分了。”皇后咬着唇半天,在子琪进入御花园后,却突然仰天哭吼。

  小倩本想帮子琪,却不知道说话方式不对,不说皇上还好,一说皇上,皇后的脸就是五颜六色了。

  吓了子琪一跳。西门逸过分吗?或许吧,但那与她无关,在身体没有完全复辰前,她得好好计划一下,总不能在这宫里被人当猴耍,也不能无聊的与一些肤浅的女人宫斗吧,得做些有意义的事。

  “御赐金牌,你怎么会有?”皇后脸色大变。

  比如自己的老本行,或许可以去衙门里找点事做做。

  “娘娘,皇后娘娘好像没进来。”小倩偷偷向后看了看,小声的向子琪透露。

54.224.19.6, 54.224.19.6;0;pc;4;磨铁文学

  她在现代,长到二十七也没向谁跪过,在这里,更不会朝一个年龄比自己还小的女人贵了。

  “那是正常的,一个不顺眼的人在这,她来了也无心赏花,更何况,她是正宫,这会只怕找皇上讨个说法去了。”子琪低首嗅了嗅园中伸出的花,很香,出来走走果然是对的,闻了花香,竟然不再有作呕的感觉了。

  “啊!那皇上会不会……”

  睡在床上,子琪还是觉得不放心,有好几天没去太医院了,这个时候去太医院是最好不过了,既可以避龙卷风,还能探探‘老友’。

  “小丫头,皇上会不会什么,不是你关心的事的,你的职责是照顾好我,如果你再这样八卦,别怪我找人来替换你了。”子琪最讨厌的就是不守本分的人,尤其是这种八卦的。

  

  睡在床上,子琪还是觉得不放心,有好几天没去太医院了,这个时候去太医院是最好不过了,既可以避龙卷风,还能探探‘老友’。

  “不要啊,娘娘,不要,奴婢再也不多嘴了。”小倩一听,跪在地上哭道。

  “唉,我并不是要说教你,我不可能永远在这宫中,而你,却得在这宫中一辈子,管不好自己的嘴,迟早会害死自己。”子琪教训小倩道。

  这次她能留着一条小命,只能说她运气好,遇到她了,如果真的淑妃活着,知道是小倩出卖了她,绝对不会再给她活命的机会的。

  听到前方的脚步声,子琪迟疑了会,看来这御花园真是好地方,这个时候真不适合来,还是采些花回去吧,这里人多嘴杂,别不小心就被卷进了风眼中。

54.224.19.6, 54.224.19.6;0;pc;4;磨铁文学

  “皇后,对不起,我身体不适,不能给皇后行礼了。”子琪陪着笑道。

  “皇后,对不起,我身体不适,不能给皇后行礼了。”子琪陪着笑道。

  子琪料到皇后去了绝对没好事,采了些新鲜的花,赶紧回紫宸宫了。

  “小倩,我不舒服,睡觉了,不管谁来了,都不准吵我。”子琪像是未卜先知似的,一回宫就往床上躺。

  “皇后,对不起,我身体不适,不能给皇后行礼了。”子琪陪着笑道。

  “不好意思,浪费你们力气了。”子琪抽出手,朝婢女浅浅一笑。

  “娘娘,如果皇上来呢?”小倩小声的道。

  “皇上,你太过分了。”皇后咬着唇半天,在子琪进入御花园后,却突然仰天哭吼。

  “一样,睡觉皇帝大,谁来也不行。”子琪特意加重语气道。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通常她的预感都特别灵,加上之前皇后气冲冲的走了,八成是去正阳殿了,而且话题肯定与她有关。

  虽然西门逸是皇上,但是女人都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尤其是看起来端庄,贤淑的女人,最拿手的就是这种戏码了。

  睡在床上,子琪还是觉得不放心,有好几天没去太医院了,这个时候去太医院是最好不过了,既可以避龙卷风,还能探探‘老友’。

  这次她能留着一条小命,只能说她运气好,遇到她了,如果真的淑妃活着,知道是小倩出卖了她,绝对不会再给她活命的机会的。

  “小倩,我不舒服,睡觉了,不管谁来了,都不准吵我。”子琪像是未卜先知似的,一回宫就往床上躺。

  子琪扔下小倩,一人又跑到太医院了,可是前脚刚进门,后脚正阳殿的小玄子就来了。

  子琪扔下小倩,一人又跑到太医院了,可是前脚刚进门,后脚正阳殿的小玄子就来了。

  “各位太医,皇上请你们立即去正阳殿。”小玄子上气不接下气道。

  
  “不要啊,娘娘,不要,奴婢再也不多嘴了。”小倩一听,跪在地上哭道。
  “皇后,对不起,我身体不适,不能给皇后行礼了。”子琪陪着笑道。
  子琪看皇后那神情,有些犹豫,这个时候如果与皇后闹僵,腹中这块肉流掉的机率要大很多,要不要这么做呢?
  “娘娘,您身体不适,皇上哪……”
  小倩本想帮子琪,却不知道说话方式不对,不说皇上还好,一说皇上,皇后的脸就是五颜六色了。
  都说狗奴才,狗奴才,这宫里的奴才还真像狗,也会问是非曲直,青红皂白,主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没点自己的思想,真是可悲。
  “不好意思,浪费你们力气了。”子琪抽出手,朝婢女浅浅一笑。
  “啊!那皇上会不会……”
  “不好意思,浪费你们力气了。”子琪抽出手,朝婢女浅浅一笑。
  一个谋杀她孩子的贱人,皇上竟然放她出来了,而且还宠爱有加,这后宫,她这个皇后这次是颜面全无。
  子琪料到皇后去了绝对没好事,采了些新鲜的花,赶紧回紫宸宫了。
  这御赐金牌是皇上赐给大臣行使特权用的,在后宫从来不曾出现过,怎么可能,皇上怎么可能会如此昏庸。
  比如自己的老本行,或许可以去衙门里找点事做做。
  “娘娘,如果皇上来呢?”小倩小声的道。
  “皇上,你太过分了。”皇后咬着唇半天,在子琪进入御花园后,却突然仰天哭吼。
  这次她能留着一条小命,只能说她运气好,遇到她了,如果真的淑妃活着,知道是小倩出卖了她,绝对不会再给她活命的机会的。
  “皇后,对不起,我身体不适,不能给皇后行礼了。”子琪陪着笑道。
  “啊!那皇上会不会……”
  睡在床上,子琪还是觉得不放心,有好几天没去太医院了,这个时候去太医院是最好不过了,既可以避龙卷风,还能探探‘老友’。
  
  听到前方的脚步声,子琪迟疑了会,看来这御花园真是好地方,这个时候真不适合来,还是采些花回去吧,这里人多嘴杂,别不小心就被卷进了风眼中。
54.224.19.6, 54.224.19.6;0;pc;4;磨铁文学
  睡在床上,子琪还是觉得不放心,有好几天没去太医院了,这个时候去太医院是最好不过了,既可以避龙卷风,还能探探‘老友’。
  “不好意思,浪费你们力气了。”子琪抽出手,朝婢女浅浅一笑。
  “皇后,对不起,我身体不适,不能给皇后行礼了。”子琪陪着笑道。
  “一样,睡觉皇帝大,谁来也不行。”子琪特意加重语气道。
  睡在床上,子琪还是觉得不放心,有好几天没去太医院了,这个时候去太医院是最好不过了,既可以避龙卷风,还能探探‘老友’。
  都说狗奴才,狗奴才,这宫里的奴才还真像狗,也会问是非曲直,青红皂白,主子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没点自己的思想,真是可悲。
  “唉,我并不是要说教你,我不可能永远在这宫中,而你,却得在这宫中一辈子,管不好自己的嘴,迟早会害死自己。”子琪教训小倩道。
  小倩本想帮子琪,却不知道说话方式不对,不说皇上还好,一说皇上,皇后的脸就是五颜六色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