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19章:追上了就跟你私奔!

作者:丁汀汀  发布时间:2015-08-20 10:00  字数:1803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杜恪辰发觉她慢了下来,勒马回眸,“唉,要认输了吗?”
  “是不是真的啊?别输了反悔!”杜恪辰已有许久不曾如此狂奔,顿时起了兴致,忘了自己追来的目的,随即夹紧马肚专注追赶。
  回程的路有些长,方才来时策马狂奔未曾留意,现下慢悠悠地骑着,发现离王府已有不小的距离。
  “清河有姓王的吗?清河裴氏可是一等一的大世族。”
  他忙牵出他的座骑逐浪,跃身追了出去,似离弦的箭,速度惊人。
  杜恪辰很想说这便是本王的马,不服再战三百回合。可是他现下是马夫王二,只能自认倒霉。这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且此人还是小人生下的女儿,集天下难养于一身。
  钱若水挑眉,上下打量他粗布棉衣上的补丁,还有他胯下的骏马,鬃毛雪白,不见一丝杂色。她曾听闻,厉王杜恪辰有一匹相伴多年的战马,毛色如雪,名曰“逐浪”。
  人命之卑微比蝼蚁还不如,广袤天地,尚有蝼蚁安生之处,却独缺她避风的港湾。唯有在马上驰骋,她才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是为了这一刻的自由奔放。
  他忙牵出他的座骑逐浪,跃身追了出去,似离弦的箭,速度惊人。
  钱若水的一再挑衅,让杜恪辰跃跃欲试,大声喊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须臾间,已追上前面的小姑娘,它嘶鸣一声,与她并肩同行。似乎在告诉她,不是小爷赢不了你,而是小爷想不想赢的问题。
  身后马蹄声声向她逼近,那速度之快,她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她回眸,杜恪辰身姿矫健,似与胯下骏马融为一体,如闪电般撕破夜的寂静向她袭来。
  钱若水心道这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小心本小姐回去后,禀告王爷,让他砍了你的脑袋。”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噘嘴轻哼,策马扬鞭,与他拉开距离。
  杜恪辰了解,傲娇不理她,“小爷才不回王府呢!”
  她向身后之人撂下狠话,“来啊,追上了,本小姐跟你私奔。”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越过王府的菜地,钱若水被她的马不知带往何方,她浑然不觉,一个劲地往前往前再往前。
  人命之卑微比蝼蚁还不如,广袤天地,尚有蝼蚁安生之处,却独缺她避风的港湾。唯有在马上驰骋,她才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是为了这一刻的自由奔放。
  逐浪是一匹身经百战的战马,随杜恪辰出生入死,几度长途奇袭敌军,立下赫赫战功。此时在星空下的旷野追逐一个小姑娘,已是大材小用,又怎能被小瞧了。看看她座下那匹并不纯种的马,它还能输了不能。逐浪四蹄腾空,奋力跃起,通体雪白的马儿,宛如天上的云彩快速飘移。
  “你骑了王爷的马,还敢不回去?”
  杜恪辰很想说这便是本王的马,不服再战三百回合。可是他现下是马夫王二,只能自认倒霉。这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且此人还是小人生下的女儿,集天下难养于一身。
  “啊?”杜恪辰嗤之以鼻,“你想耍赖不成?”
  钱若水跑得甚是欢畅,劲风从耳边擦过,呼呼作响的声音让她感觉所有的压抑与无奈都随风而逝。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尽情地释放离井背乡的孤寂,既然已经选择西北,未来再苦再难,她也只能是风雨兼程,不能退缩。
  钱若水跑得甚是欢畅,劲风从耳边擦过,呼呼作响的声音让她感觉所有的压抑与无奈都随风而逝。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尽情地释放离井背乡的孤寂,既然已经选择西北,未来再苦再难,她也只能是风雨兼程,不能退缩。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在月光铺就的田间地头,风扬起她的发,与袍裾齐飞,几成两条平行线。杜恪辰看得心惊胆战,这速度若是真的摔下来,当真是身首异处。
  “你赢了。”钱若水忽而低落,调转马头,“回去了。”
  逐浪是一匹身经百战的战马,随杜恪辰出生入死,几度长途奇袭敌军,立下赫赫战功。此时在星空下的旷野追逐一个小姑娘,已是大材小用,又怎能被小瞧了。看看她座下那匹并不纯种的马,它还能输了不能。逐浪四蹄腾空,奋力跃起,通体雪白的马儿,宛如天上的云彩快速飘移。
  “有本事牵你自己的马来!”钱若水眉眼飞扬,清傲难掩。
  “你骑了王爷的马,还敢不回去?”
  钱若水甩了他一记白眼,决定不在这没用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说句软话又不能要了她的命,何况这只有他们二人,旋即放柔脸部线条:“这位小哥,那就有劳了,带我回去吧!”
  “有本事牵你自己的马来!”钱若水眉眼飞扬,清傲难掩。
  “真是胆大包天。”钱若水狡黠地勾唇,“如此说来,不是你的马,便不能算是你赢了。”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钱若水甩了他一记白眼,决定不在这没用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说句软话又不能要了她的命,何况这只有他们二人,旋即放柔脸部线条:“这位小哥,那就有劳了,带我回去吧!”
  须臾间,已追上前面的小姑娘,它嘶鸣一声,与她并肩同行。似乎在告诉她,不是小爷赢不了你,而是小爷想不想赢的问题。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噘嘴轻哼,策马扬鞭,与他拉开距离。
  “你骑了王爷的马,还敢不回去?”
  须臾间,已追上前面的小姑娘,它嘶鸣一声,与她并肩同行。似乎在告诉她,不是小爷赢不了你,而是小爷想不想赢的问题。
  他忙牵出他的座骑逐浪,跃身追了出去,似离弦的箭,速度惊人。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只怕你没胆私奔!”
  “不是说要私奔吗?”
  须臾间,已追上前面的小姑娘,它嘶鸣一声,与她并肩同行。似乎在告诉她,不是小爷赢不了你,而是小爷想不想赢的问题。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噘嘴轻哼,策马扬鞭,与他拉开距离。
  钱若水的一再挑衅,让杜恪辰跃跃欲试,大声喊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杜恪辰很想说这便是本王的马,不服再战三百回合。可是他现下是马夫王二,只能自认倒霉。这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且此人还是小人生下的女儿,集天下难养于一身。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钱若水挑眉,上下打量他粗布棉衣上的补丁,还有他胯下的骏马,鬃毛雪白,不见一丝杂色。她曾听闻,厉王杜恪辰有一匹相伴多年的战马,毛色如雪,名曰“逐浪”。
  “只怕你没胆私奔!”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王二,你是哪里人?”钱若水已许久没有与人轻松的闲聊,这王二虽常出言不逊,没把她侧王妃的身份放在眼里,但就因如此,在她看来,恐怕他是这王府中与她最不记仇的人了。
  人命之卑微比蝼蚁还不如,广袤天地,尚有蝼蚁安生之处,却独缺她避风的港湾。唯有在马上驰骋,她才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是为了这一刻的自由奔放。
  越过王府的菜地,钱若水被她的马不知带往何方,她浑然不觉,一个劲地往前往前再往前。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清河有姓王的吗?清河裴氏可是一等一的大世族。”
  他忙牵出他的座骑逐浪,跃身追了出去,似离弦的箭,速度惊人。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杜恪辰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又一遍,直叹奸臣之女诡计多端,以后定要多加防范。
  钱若水的一再挑衅,让杜恪辰跃跃欲试,大声喊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清河有姓王的吗?清河裴氏可是一等一的大世族。”
  “真是胆大包天。”钱若水狡黠地勾唇,“如此说来,不是你的马,便不能算是你赢了。”
  在月光铺就的田间地头,风扬起她的发,与袍裾齐飞,几成两条平行线。杜恪辰看得心惊胆战,这速度若是真的摔下来,当真是身首异处。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他忙牵出他的座骑逐浪,跃身追了出去,似离弦的箭,速度惊人。

  钱若水心道这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小心本小姐回去后,禀告王爷,让他砍了你的脑袋。”

  钱若水跑得甚是欢畅,劲风从耳边擦过,呼呼作响的声音让她感觉所有的压抑与无奈都随风而逝。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尽情地释放离井背乡的孤寂,既然已经选择西北,未来再苦再难,她也只能是风雨兼程,不能退缩。

  人命之卑微比蝼蚁还不如,广袤天地,尚有蝼蚁安生之处,却独缺她避风的港湾。唯有在马上驰骋,她才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是为了这一刻的自由奔放。

  身后马蹄声声向她逼近,那速度之快,她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她回眸,杜恪辰身姿矫健,似与胯下骏马融为一体,如闪电般撕破夜的寂静向她袭来。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她向身后之人撂下狠话,“来啊,追上了,本小姐跟你私奔。”

  她向身后之人撂下狠话,“来啊,追上了,本小姐跟你私奔。”

  “是不是真的啊?别输了反悔!”杜恪辰已有许久不曾如此狂奔,顿时起了兴致,忘了自己追来的目的,随即夹紧马肚专注追赶。

  越过王府的菜地,钱若水被她的马不知带往何方,她浑然不觉,一个劲地往前往前再往前。

  “只怕你没胆私奔!”

  钱若水挑眉,上下打量他粗布棉衣上的补丁,还有他胯下的骏马,鬃毛雪白,不见一丝杂色。她曾听闻,厉王杜恪辰有一匹相伴多年的战马,毛色如雪,名曰“逐浪”。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钱若水的一再挑衅,让杜恪辰跃跃欲试,大声喊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须臾间,已追上前面的小姑娘,它嘶鸣一声,与她并肩同行。似乎在告诉她,不是小爷赢不了你,而是小爷想不想赢的问题。

  “放马过来!”

  逐浪是一匹身经百战的战马,随杜恪辰出生入死,几度长途奇袭敌军,立下赫赫战功。此时在星空下的旷野追逐一个小姑娘,已是大材小用,又怎能被小瞧了。看看她座下那匹并不纯种的马,它还能输了不能。逐浪四蹄腾空,奋力跃起,通体雪白的马儿,宛如天上的云彩快速飘移。

  须臾间,已追上前面的小姑娘,它嘶鸣一声,与她并肩同行。似乎在告诉她,不是小爷赢不了你,而是小爷想不想赢的问题。

  杜恪辰放声大笑,豪气冲天,“小美人儿,小爷追到你了!”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噘嘴轻哼,策马扬鞭,与他拉开距离。

  杜恪辰存心捉弄她,追上去却不赶超她,和她并驾齐驱,“还不快快认输。”

  周遭寂静无声,钱若水抬眼望去,陌生的树木,陌生的风尘,身旁陌生的男人,没有一处是她熟悉的。想到她身在凉州,哪里会有她熟悉的地方,争胜之心全无,渐渐松了拢辔的手,风吹起散落的发,不再是江南的温润潮湿。

  杜恪辰发觉她慢了下来,勒马回眸,“唉,要认输了吗?”

  “你赢了。”钱若水忽而低落,调转马头,“回去了。”

  “不是说要私奔吗?”

  钱若水跑得甚是欢畅,劲风从耳边擦过,呼呼作响的声音让她感觉所有的压抑与无奈都随风而逝。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尽情地释放离井背乡的孤寂,既然已经选择西北,未来再苦再难,她也只能是风雨兼程,不能退缩。

  钱若水挑眉,上下打量他粗布棉衣上的补丁,还有他胯下的骏马,鬃毛雪白,不见一丝杂色。她曾听闻,厉王杜恪辰有一匹相伴多年的战马,毛色如雪,名曰“逐浪”。

  “你这马……”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真是胆大包天。”钱若水狡黠地勾唇,“如此说来,不是你的马,便不能算是你赢了。”

  “啊?”杜恪辰嗤之以鼻,“你想耍赖不成?”

  “有本事牵你自己的马来!”钱若水眉眼飞扬,清傲难掩。

  杜恪辰很想说这便是本王的马,不服再战三百回合。可是他现下是马夫王二,只能自认倒霉。这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且此人还是小人生下的女儿,集天下难养于一身。

  他还是乖乖地闭嘴,不和她计较。

  钱若水突然停了下来,用下颌指向前方,“你,前面带路。”

  杜恪辰了解,傲娇不理她,“小爷才不回王府呢!”

  “你这马……”

  “你骑了王爷的马,还敢不回去?”

  杜恪辰悠闲地落马,在路边找了块石头坐下,“横竖你找不到路回去。倘若你求求小爷,小爷兴许会带你回去。”

  钱若水心道这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小心本小姐回去后,禀告王爷,让他砍了你的脑袋。”

  杜恪辰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又一遍,直叹奸臣之女诡计多端,以后定要多加防范。

  “首先你得先找到路,其次你要见得到王爷。”杜恪辰不得不提醒她,这两点她一个都办不到。

  “你赢了。”钱若水忽而低落,调转马头,“回去了。”

  钱若水甩了他一记白眼,决定不在这没用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说句软话又不能要了她的命,何况这只有他们二人,旋即放柔脸部线条:“这位小哥,那就有劳了,带我回去吧!”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这话好比盛夏之夜的一缕冰泉,当头罩下,通体舒畅,什么坚持都抛到九霄云外,翻身上马之时,才想起自己就被一句话给撩拨了,真是没气节。

  杜恪辰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又一遍,直叹奸臣之女诡计多端,以后定要多加防范。

  回程的路有些长,方才来时策马狂奔未曾留意,现下慢悠悠地骑着,发现离王府已有不小的距离。

  “王二,你是哪里人?”钱若水已许久没有与人轻松的闲聊,这王二虽常出言不逊,没把她侧王妃的身份放在眼里,但就因如此,在她看来,恐怕他是这王府中与她最不记仇的人了。

  杜恪辰说:“我吗?小爷是清河人氏。”

  周遭寂静无声,钱若水抬眼望去,陌生的树木,陌生的风尘,身旁陌生的男人,没有一处是她熟悉的。想到她身在凉州,哪里会有她熟悉的地方,争胜之心全无,渐渐松了拢辔的手,风吹起散落的发,不再是江南的温润潮湿。

  “清河有姓王的吗?清河裴氏可是一等一的大世族。”
  钱若水跑得甚是欢畅,劲风从耳边擦过,呼呼作响的声音让她感觉所有的压抑与无奈都随风而逝。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尽情地释放离井背乡的孤寂,既然已经选择西北,未来再苦再难,她也只能是风雨兼程,不能退缩。
  钱若水跑得甚是欢畅,劲风从耳边擦过,呼呼作响的声音让她感觉所有的压抑与无奈都随风而逝。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尽情地释放离井背乡的孤寂,既然已经选择西北,未来再苦再难,她也只能是风雨兼程,不能退缩。
  杜恪辰发觉她慢了下来,勒马回眸,“唉,要认输了吗?”
  钱若水的一再挑衅,让杜恪辰跃跃欲试,大声喊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你赢了。”钱若水忽而低落,调转马头,“回去了。”
  “你这马……”
  杜恪辰说:“我吗?小爷是清河人氏。”
  杜恪辰放声大笑,豪气冲天,“小美人儿,小爷追到你了!”
  钱若水心道这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小心本小姐回去后,禀告王爷,让他砍了你的脑袋。”
  “清河有姓王的吗?清河裴氏可是一等一的大世族。”
  在月光铺就的田间地头,风扬起她的发,与袍裾齐飞,几成两条平行线。杜恪辰看得心惊胆战,这速度若是真的摔下来,当真是身首异处。
  逐浪是一匹身经百战的战马,随杜恪辰出生入死,几度长途奇袭敌军,立下赫赫战功。此时在星空下的旷野追逐一个小姑娘,已是大材小用,又怎能被小瞧了。看看她座下那匹并不纯种的马,它还能输了不能。逐浪四蹄腾空,奋力跃起,通体雪白的马儿,宛如天上的云彩快速飘移。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钱若水挑眉,上下打量他粗布棉衣上的补丁,还有他胯下的骏马,鬃毛雪白,不见一丝杂色。她曾听闻,厉王杜恪辰有一匹相伴多年的战马,毛色如雪,名曰“逐浪”。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噘嘴轻哼,策马扬鞭,与他拉开距离。
  杜恪辰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又一遍,直叹奸臣之女诡计多端,以后定要多加防范。
  人命之卑微比蝼蚁还不如,广袤天地,尚有蝼蚁安生之处,却独缺她避风的港湾。唯有在马上驰骋,她才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是为了这一刻的自由奔放。
  钱若水跑得甚是欢畅,劲风从耳边擦过,呼呼作响的声音让她感觉所有的压抑与无奈都随风而逝。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尽情地释放离井背乡的孤寂,既然已经选择西北,未来再苦再难,她也只能是风雨兼程,不能退缩。
  “真是胆大包天。”钱若水狡黠地勾唇,“如此说来,不是你的马,便不能算是你赢了。”
  “你赢了。”钱若水忽而低落,调转马头,“回去了。”
  杜恪辰说:“我吗?小爷是清河人氏。”
  “真是胆大包天。”钱若水狡黠地勾唇,“如此说来,不是你的马,便不能算是你赢了。”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逐浪是一匹身经百战的战马,随杜恪辰出生入死,几度长途奇袭敌军,立下赫赫战功。此时在星空下的旷野追逐一个小姑娘,已是大材小用,又怎能被小瞧了。看看她座下那匹并不纯种的马,它还能输了不能。逐浪四蹄腾空,奋力跃起,通体雪白的马儿,宛如天上的云彩快速飘移。
  “啊?”杜恪辰嗤之以鼻,“你想耍赖不成?”
  杜恪辰存心捉弄她,追上去却不赶超她,和她并驾齐驱,“还不快快认输。”
  这话好比盛夏之夜的一缕冰泉,当头罩下,通体舒畅,什么坚持都抛到九霄云外,翻身上马之时,才想起自己就被一句话给撩拨了,真是没气节。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噘嘴轻哼,策马扬鞭,与他拉开距离。
  杜恪辰发觉她慢了下来,勒马回眸,“唉,要认输了吗?”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杜恪辰发觉她慢了下来,勒马回眸,“唉,要认输了吗?”
  杜恪辰很想说这便是本王的马,不服再战三百回合。可是他现下是马夫王二,只能自认倒霉。这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且此人还是小人生下的女儿,集天下难养于一身。
  杜恪辰发觉她慢了下来,勒马回眸,“唉,要认输了吗?”
  周遭寂静无声,钱若水抬眼望去,陌生的树木,陌生的风尘,身旁陌生的男人,没有一处是她熟悉的。想到她身在凉州,哪里会有她熟悉的地方,争胜之心全无,渐渐松了拢辔的手,风吹起散落的发,不再是江南的温润潮湿。
  越过王府的菜地,钱若水被她的马不知带往何方,她浑然不觉,一个劲地往前往前再往前。
  逐浪是一匹身经百战的战马,随杜恪辰出生入死,几度长途奇袭敌军,立下赫赫战功。此时在星空下的旷野追逐一个小姑娘,已是大材小用,又怎能被小瞧了。看看她座下那匹并不纯种的马,它还能输了不能。逐浪四蹄腾空,奋力跃起,通体雪白的马儿,宛如天上的云彩快速飘移。
  回程的路有些长,方才来时策马狂奔未曾留意,现下慢悠悠地骑着,发现离王府已有不小的距离。
  钱若水挑眉,上下打量他粗布棉衣上的补丁,还有他胯下的骏马,鬃毛雪白,不见一丝杂色。她曾听闻,厉王杜恪辰有一匹相伴多年的战马,毛色如雪,名曰“逐浪”。
  杜恪辰发觉她慢了下来,勒马回眸,“唉,要认输了吗?”
  钱若水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在骑术上她自信满满,奋力挥舞马鞭,胯下骏马吃痛,埋头往前奔跑。
  杜恪辰了解,傲娇不理她,“小爷才不回王府呢!”
  钱若水皱了皱鼻子,噘嘴轻哼,策马扬鞭,与他拉开距离。
  杜恪辰眸光闪烁,“这是我们家王爷的座骑,小爷方才顺手牵马,借来一用。”
  钱若水甩了他一记白眼,决定不在这没用的事情上浪费时间,说句软话又不能要了她的命,何况这只有他们二人,旋即放柔脸部线条:“这位小哥,那就有劳了,带我回去吧!”
  “你赢了。”钱若水忽而低落,调转马头,“回去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剪爱

三年的婚姻,只有她被囚在婚牢里,一寸一寸撕裂挣扎。

作者:柚子苏
标签:现代言情

四公主

兄弟们都是白眼狼,与其做他人的垫脚石,不如自己为皇!

作者:一壶清酒洗烟尘
标签:古代言情

狼性婚姻,总裁的二婚新娘

我没有什么大志向,就想要花你的钱,睡你的床,做你的老婆。

作者:荆棘叶
标签:现代言情

若能与你诉余生

我曾陷进报复的迷宫里失了心。也丢掉了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东西。

作者:沈若言
标签:现代言情

农家小娇娘

嫁了个冷情无趣的教书先生,没想到一到晚上……

作者:王梓芸
标签:古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莫汉成失恋,周景瑜终于能找到机会与他一起,趁他喝醉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