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35 防不胜防

作者:无霜雪  发布时间:2015-08-20 08:46  字数:1302 

  蒙轩很感激那些救援及时的兄弟们,但也没有细说缘由,只是说一些地痞认为我们进去的那个遗址有宝贝,盯上了我们。
  那些民警听到了都呵呵的笑了,对我们说里面的东西早就清空了,遗址过段日子也会重建,现在这样随时塌方很危险,并没有安排人手看管什么,也好意的提醒我们不要在靠近哪里了。
  我手里紧握着血琥珀,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用那种都是因为你的眼神瞪着他,而后冷哼的看着车外的风景,没有再理会他。
  辗转的车路在走出大山后,我们就坐上我们租来的车和他们分道扬镳了。只有我和蒙轩的情况下,我没有避讳的直接对着血琥珀说话,喊着扶苏的名字,可是就是没有动静。他说鬼不会受伤的,难道是灵力消耗过度昏睡在血琥珀里了不成?那会不会因为灵力太弱有什么危险?
  唉!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究竟是谁这么缺德,这招真是损到家了,让我知道我一定弄死他!
  我很想问他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扶苏,可是一想到他之前针对扶苏的态度,还有今天突然地变动,我就很害怕,如果不能快点想办法结了他身上的蛊,下一次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说不定我们的每一步行动,今后都不用眼线盯梢了,直接就由身边的蒙轩去报告就OK了。
  唉!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究竟是谁这么缺德,这招真是损到家了,让我知道我一定弄死他!
  “我们被怨灵攻击了,你被怨灵附身差点杀了我,你脑袋上的包其实是我用搬砖拍的。后来扶苏出现了,他说我们其实是身陷阵中浑然不知,并非鬼打墙。为了救醒你又消耗了很多的灵力,不管你以后怎么看他,这次他这样都是为了救你,你不能不管。”不知道怎么说谎,只能隐瞒了他被下蛊的事情,其余的倒是一点没有保留的说了。
  辗转的车路在走出大山后,我们就坐上我们租来的车和他们分道扬镳了。只有我和蒙轩的情况下,我没有避讳的直接对着血琥珀说话,喊着扶苏的名字,可是就是没有动静。他说鬼不会受伤的,难道是灵力消耗过度昏睡在血琥珀里了不成?那会不会因为灵力太弱有什么危险?
  “我们被怨灵攻击了,你被怨灵附身差点杀了我,你脑袋上的包其实是我用搬砖拍的。后来扶苏出现了,他说我们其实是身陷阵中浑然不知,并非鬼打墙。为了救醒你又消耗了很多的灵力,不管你以后怎么看他,这次他这样都是为了救你,你不能不管。”不知道怎么说谎,只能隐瞒了他被下蛊的事情,其余的倒是一点没有保留的说了。
  “我们被怨灵攻击了,你被怨灵附身差点杀了我,你脑袋上的包其实是我用搬砖拍的。后来扶苏出现了,他说我们其实是身陷阵中浑然不知,并非鬼打墙。为了救醒你又消耗了很多的灵力,不管你以后怎么看他,这次他这样都是为了救你,你不能不管。”不知道怎么说谎,只能隐瞒了他被下蛊的事情,其余的倒是一点没有保留的说了。
  这家伙本来想挠头发,却因为忘了脑后有包,才摸上去就痛得呲牙咧嘴,抱怨连连的说自己点背之类的废话,又被那个几个好生的调侃了几句,他也不好意思解释什么,只能任由他们损吃哑巴亏。
  我知道他看得见我这样盯着他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反驳我的话,只是之后车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喂,扶苏有没有说他去那个什么阵里经历了什么?我怎么觉得他看起来那么虚弱呢?”这家伙终于和那些人聊够了,想起扶苏不对劲了。
  蒙轩连连称是,也保证不再靠近。
  我知道他看得见我这样盯着他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反驳我的话,只是之后车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蒙轩很感激那些救援及时的兄弟们,但也没有细说缘由,只是说一些地痞认为我们进去的那个遗址有宝贝,盯上了我们。
  蒙轩很感激那些救援及时的兄弟们,但也没有细说缘由,只是说一些地痞认为我们进去的那个遗址有宝贝,盯上了我们。

  我知道他看得见我这样盯着他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反驳我的话,只是之后车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那些民警听到了都呵呵的笑了,对我们说里面的东西早就清空了,遗址过段日子也会重建,现在这样随时塌方很危险,并没有安排人手看管什么,也好意的提醒我们不要在靠近哪里了。

  蒙轩连连称是,也保证不再靠近。

  “我们被怨灵攻击了,你被怨灵附身差点杀了我,你脑袋上的包其实是我用搬砖拍的。后来扶苏出现了,他说我们其实是身陷阵中浑然不知,并非鬼打墙。为了救醒你又消耗了很多的灵力,不管你以后怎么看他,这次他这样都是为了救你,你不能不管。”不知道怎么说谎,只能隐瞒了他被下蛊的事情,其余的倒是一点没有保留的说了。

    我不在意他们说的那些,而是想着临出来前扶苏说得那些话,还有他的情况。自从回到血琥珀里,扶苏就只和我沟通了一次,接下来就没有任何的言语了。

  他在和那个帝灵较量的时候一定消耗了不少的灵力,又为了不让蒙轩内疚抹去了他的记忆,如今不知道有没有事?

  “喂,扶苏有没有说他去那个什么阵里经历了什么?我怎么觉得他看起来那么虚弱呢?”这家伙终于和那些人聊够了,想起扶苏不对劲了。

  我手里紧握着血琥珀,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用那种都是因为你的眼神瞪着他,而后冷哼的看着车外的风景,没有再理会他。

  这家伙本来想挠头发,却因为忘了脑后有包,才摸上去就痛得呲牙咧嘴,抱怨连连的说自己点背之类的废话,又被那个几个好生的调侃了几句,他也不好意思解释什么,只能任由他们损吃哑巴亏。

  辗转的车路在走出大山后,我们就坐上我们租来的车和他们分道扬镳了。只有我和蒙轩的情况下,我没有避讳的直接对着血琥珀说话,喊着扶苏的名字,可是就是没有动静。他说鬼不会受伤的,难道是灵力消耗过度昏睡在血琥珀里了不成?那会不会因为灵力太弱有什么危险?

  辗转的车路在走出大山后,我们就坐上我们租来的车和他们分道扬镳了。只有我和蒙轩的情况下,我没有避讳的直接对着血琥珀说话,喊着扶苏的名字,可是就是没有动静。他说鬼不会受伤的,难道是灵力消耗过度昏睡在血琥珀里了不成?那会不会因为灵力太弱有什么危险?

  “怎么办?他不应我!”没办法只能求助开车的蒙轩。

  蒙轩很感激那些救援及时的兄弟们,但也没有细说缘由,只是说一些地痞认为我们进去的那个遗址有宝贝,盯上了我们。

  “怎么办?他不应我!”没办法只能求助开车的蒙轩。

  “你好歹告诉我他为什么会这样虚弱的吧!不然我怎么知道要怎样帮他?”蒙轩开着车看着前面,很不懂的侧头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认真的开车,看着前方有些落寞的说:“你看我的眼神好像变了,是不是我们在洞里还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为什么我醒来后你好像对我很恐惧?还有刚才我问你的时候,你用那种很怨愤的眼神瞪我,这又是为了什么?”

    不愧是刑警支队的精英,从人的眼神就能够看出变化,可我,要说吗?低头看了眼掌中的琥珀石。

  “我们被怨灵攻击了,你被怨灵附身差点杀了我,你脑袋上的包其实是我用搬砖拍的。后来扶苏出现了,他说我们其实是身陷阵中浑然不知,并非鬼打墙。为了救醒你又消耗了很多的灵力,不管你以后怎么看他,这次他这样都是为了救你,你不能不管。”不知道怎么说谎,只能隐瞒了他被下蛊的事情,其余的倒是一点没有保留的说了。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一次是我欠了他一个大人情了,不还的话恐怕这辈子你都不会原谅我吧!”他说话的语气很怪,我不由得歪着头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

  我知道他看得见我这样盯着他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反驳我的话,只是之后车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那些民警听到了都呵呵的笑了,对我们说里面的东西早就清空了,遗址过段日子也会重建,现在这样随时塌方很危险,并没有安排人手看管什么,也好意的提醒我们不要在靠近哪里了。

  我很想问他有什么办法能够救扶苏,可是一想到他之前针对扶苏的态度,还有今天突然地变动,我就很害怕,如果不能快点想办法结了他身上的蛊,下一次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说不定我们的每一步行动,今后都不用眼线盯梢了,直接就由身边的蒙轩去报告就OK了。

  唉!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究竟是谁这么缺德,这招真是损到家了,让我知道我一定弄死他!

  在我们到达酒店门口的时候,蒙轩忽然的停住了车子大声的唤我的名字,“小梦,你看那是谁?”
  蒙轩连连称是,也保证不再靠近。
  在我们到达酒店门口的时候,蒙轩忽然的停住了车子大声的唤我的名字,“小梦,你看那是谁?”
    不愧是刑警支队的精英,从人的眼神就能够看出变化,可我,要说吗?低头看了眼掌中的琥珀石。
  我手里紧握着血琥珀,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用那种都是因为你的眼神瞪着他,而后冷哼的看着车外的风景,没有再理会他。
  那些民警听到了都呵呵的笑了,对我们说里面的东西早就清空了,遗址过段日子也会重建,现在这样随时塌方很危险,并没有安排人手看管什么,也好意的提醒我们不要在靠近哪里了。
  这家伙本来想挠头发,却因为忘了脑后有包,才摸上去就痛得呲牙咧嘴,抱怨连连的说自己点背之类的废话,又被那个几个好生的调侃了几句,他也不好意思解释什么,只能任由他们损吃哑巴亏。
  “喂,扶苏有没有说他去那个什么阵里经历了什么?我怎么觉得他看起来那么虚弱呢?”这家伙终于和那些人聊够了,想起扶苏不对劲了。
  蒙轩很感激那些救援及时的兄弟们,但也没有细说缘由,只是说一些地痞认为我们进去的那个遗址有宝贝,盯上了我们。
  我知道他看得见我这样盯着他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反驳我的话,只是之后车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辗转的车路在走出大山后,我们就坐上我们租来的车和他们分道扬镳了。只有我和蒙轩的情况下,我没有避讳的直接对着血琥珀说话,喊着扶苏的名字,可是就是没有动静。他说鬼不会受伤的,难道是灵力消耗过度昏睡在血琥珀里了不成?那会不会因为灵力太弱有什么危险?
  辗转的车路在走出大山后,我们就坐上我们租来的车和他们分道扬镳了。只有我和蒙轩的情况下,我没有避讳的直接对着血琥珀说话,喊着扶苏的名字,可是就是没有动静。他说鬼不会受伤的,难道是灵力消耗过度昏睡在血琥珀里了不成?那会不会因为灵力太弱有什么危险?
  那些民警听到了都呵呵的笑了,对我们说里面的东西早就清空了,遗址过段日子也会重建,现在这样随时塌方很危险,并没有安排人手看管什么,也好意的提醒我们不要在靠近哪里了。
  “怎么办?他不应我!”没办法只能求助开车的蒙轩。
  我知道他看得见我这样盯着他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反驳我的话,只是之后车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我知道他看得见我这样盯着他看,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什么反驳我的话,只是之后车里的气氛变得很怪很安静,我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