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07章 回忆飞流直下

作者:轻井泽  发布时间:2015-07-31 08:52  字数:1013 

  “喂,她什么来头,家世很好吗?”顾冬怒道。
  王诗然冷笑一声,“她是致远集团的千金,开发商的女儿。人家如果在一起,那叫珠联璧合。我劝你,别想吃天鹅肉了。”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我出去了——今天厂里有任务,得加班。”
  
  “校草?”陈静言心下一惊。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2;磨铁文学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想起那些大嘴巴,她感到莫名的心慌,动画片也看不进去了。爸爸有多久没有那样抱过她了呢?双手抄过她肋下,高高举起,天旋地转,一圈又一圈,然后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她趴在他胸口。

  “喂,她什么来头,家世很好吗?”顾冬怒道。

  “是啊,校草盛桐,侬听过伐?”顾冬舔了一下嘴唇,“可惜啊,迎新那天人太多,都没见着他!既是学霸,又是富二代,听说还帅得惨绝人寰,不晓得迷死多少妹子哦!”

  “你没机会了,”王诗然冷不防冒出一句,“我们新闻系的师姐、F大学校花文薇,人家早就出手了。你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的,拿什么和人家比?”

  她是那种特别柔软细滑的发质,根本绑不牢,早晨扎的小辫经过午睡的翻来覆去,早已经毛茸茸了。

  “爸爸爸爸,这里面在打鼓!”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2;磨铁文学

  “喂,她什么来头,家世很好吗?”顾冬怒道。

  王诗然冷笑一声,“她是致远集团的千金,开发商的女儿。人家如果在一起,那叫珠联璧合。我劝你,别想吃天鹅肉了。”

  

  顾冬没声音了。陈静言听了也是闷闷的。后来顾冬想问她个什么事儿,连叫好几声,她都没听见。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那一夜,陈静言回忆起五岁前的日子,像是一叶小舟,行驶在平稳无波的河面上,爸爸划桨,妈妈掌舵,她安心躺着看天光云影,青荇在碧色的水中挥袖子,两岸丛林膨大如绿海绵,白身长嘴的鸟扑棱棱飞起,丛林深处传来猿猴的啸声。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就像,不知道叶子是什么时候绿的,第一颗乳牙是什么时候萌发的,也不知道感情是什么时候毁坏的。

  骤然间,一道瀑布出现在小河尽头,飞流直下,轻舟覆没。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是那种特别柔软细滑的发质,根本绑不牢,早晨扎的小辫经过午睡的翻来覆去,早已经毛茸茸了。

  “我出去了——今天厂里有任务,得加班。”

  王诗然冷笑一声,“她是致远集团的千金,开发商的女儿。人家如果在一起,那叫珠联璧合。我劝你,别想吃天鹅肉了。”

  她听到妈妈唔了一声,开门关门,脚步声渐渐听不清了。

  爸爸在造纸厂工作,是车间主任。忙的时候,通宵不回来也是有的。她去过爸爸的工厂,机器声音震耳欲聋,枯草黄的纸浆在水泥池里咕嘟咕嘟直冒泡。

  沿着细细的池子边缘走过去,爸爸说,“不要往下看。”可她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那些泡张大了嘴巴,是一池青蛙,此起彼伏地叫着,“下来,下来!”她一瞬间眩晕到几乎掉进去。

  “你在干什么?”爸爸一声喝断,大手把她抱起来,脱离了威胁。

  想起那些大嘴巴,她感到莫名的心慌,动画片也看不进去了。爸爸有多久没有那样抱过她了呢?双手抄过她肋下,高高举起,天旋地转,一圈又一圈,然后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她趴在他胸口。

  “喂,她什么来头,家世很好吗?”顾冬怒道。

  “噢,我的小心肝宝贝儿——”爸爸总是一边揉她的头发,一边这样说。

  “爸爸爸爸,这里面在打鼓!”

  “噢,我的小心肝宝贝儿——”爸爸总是一边揉她的头发,一边这样说。

  妈妈还在洗碗,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的撞击,哗哗的水声。她飞快关掉电视,“妈妈我去隔壁贝贝家玩积木!”

  
  “爸爸爸爸,这里面在打鼓!”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那一夜,陈静言回忆起五岁前的日子,像是一叶小舟,行驶在平稳无波的河面上,爸爸划桨,妈妈掌舵,她安心躺着看天光云影,青荇在碧色的水中挥袖子,两岸丛林膨大如绿海绵,白身长嘴的鸟扑棱棱飞起,丛林深处传来猿猴的啸声。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喂,她什么来头,家世很好吗?”顾冬怒道。
  想起那些大嘴巴,她感到莫名的心慌,动画片也看不进去了。爸爸有多久没有那样抱过她了呢?双手抄过她肋下,高高举起,天旋地转,一圈又一圈,然后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她趴在他胸口。
  “噢,我的小心肝宝贝儿——”爸爸总是一边揉她的头发,一边这样说。
  “喂,她什么来头,家世很好吗?”顾冬怒道。
  她是那种特别柔软细滑的发质,根本绑不牢,早晨扎的小辫经过午睡的翻来覆去,早已经毛茸茸了。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爸爸爸爸,这里面在打鼓!”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那一夜,陈静言回忆起五岁前的日子,像是一叶小舟,行驶在平稳无波的河面上,爸爸划桨,妈妈掌舵,她安心躺着看天光云影,青荇在碧色的水中挥袖子,两岸丛林膨大如绿海绵,白身长嘴的鸟扑棱棱飞起,丛林深处传来猿猴的啸声。
  王诗然冷笑一声,“她是致远集团的千金,开发商的女儿。人家如果在一起,那叫珠联璧合。我劝你,别想吃天鹅肉了。”
  想起那些大嘴巴,她感到莫名的心慌,动画片也看不进去了。爸爸有多久没有那样抱过她了呢?双手抄过她肋下,高高举起,天旋地转,一圈又一圈,然后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她趴在他胸口。
  她听到妈妈唔了一声,开门关门,脚步声渐渐听不清了。
  她是那种特别柔软细滑的发质,根本绑不牢,早晨扎的小辫经过午睡的翻来覆去,早已经毛茸茸了。
  “我出去了——今天厂里有任务,得加班。”
  那个黄昏,像每一个黄昏一样,爸爸吃完晚饭,打开电视,《多啦A梦》的主题曲响起,他揉了揉她的头发。
  顾冬没声音了。陈静言听了也是闷闷的。后来顾冬想问她个什么事儿,连叫好几声,她都没听见。
  爸爸爽朗大笑,妈妈则温柔地抿着嘴,他们的身体都朝向她,一边劳作一边看顾着她。太阳轻微炙烤着眼皮,一团融融的暖光。
  想起那些大嘴巴,她感到莫名的心慌,动画片也看不进去了。爸爸有多久没有那样抱过她了呢?双手抄过她肋下,高高举起,天旋地转,一圈又一圈,然后气喘吁吁地倒在沙发上,她趴在他胸口。
  “你没机会了,”王诗然冷不防冒出一句,“我们新闻系的师姐、F大学校花文薇,人家早就出手了。你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的,拿什么和人家比?”
  “喂,她什么来头,家世很好吗?”顾冬怒道。
  王诗然冷笑一声,“她是致远集团的千金,开发商的女儿。人家如果在一起,那叫珠联璧合。我劝你,别想吃天鹅肉了。”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2;磨铁文学
  “噢,我的小心肝宝贝儿——”爸爸总是一边揉她的头发,一边这样说。
  “噢,我的小心肝宝贝儿——”爸爸总是一边揉她的头发,一边这样说。
  爸爸在造纸厂工作,是车间主任。忙的时候,通宵不回来也是有的。她去过爸爸的工厂,机器声音震耳欲聋,枯草黄的纸浆在水泥池里咕嘟咕嘟直冒泡。
  “校草?”陈静言心下一惊。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