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谁是你宝贝啦

作者:唐幂  发布时间:2015-08-20 08:21  字数:3236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玻璃怎么划破了,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玻璃啊。”姚世雄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玻璃。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被两个帅哥跟着,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对叶紫菱来说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你说什么?”姚世雄一听,指着叶蔓。
  “这是皓轩?好久不见啊,听你爸爸说你刚回国是吗?有空去我们家玩啊。”叶博文看着姚皓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叶家人是一起来了,最受欢迎的除了叶博文和陈颜芝之外,还有叶紫菱了,不然姚家少爷也不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啊。
  早就听闻宁振西年轻有为了,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姚皓轩便也伸手与宁振西握手。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我知道是谁把玻璃破坏了。”叶蔓说完,瞟了一眼叶紫菱。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在叶紫菱看来,他那是一脸的奸笑,是故意当着姚皓轩的面才牵着她的手的,他才可恶呢。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楼梯一格格的走着,宁振西一直跟在叶紫菱和姚皓轩的身后,只是他们俩只顾着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跟着。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回过神来,叶紫菱转头看了一眼叶蔓的方向,原来自己一直被她盯着,这个坏丫头想要干什么?眼神满满的愤怒,好像欠了她钱不还似得。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在叶紫菱看来,他那是一脸的奸笑,是故意当着姚皓轩的面才牵着她的手的,他才可恶呢。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紫菱,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姚皓轩刚回国不久,很少和商业界的精英接触,所以对宁振西并不熟悉。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玻璃怎么划破了,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玻璃啊。”姚世雄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玻璃。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这可是宁振西第一次主动与同辈打招呼啊,不过却是充满着敌意,谁让姚皓轩要和他的女人走的那么近了。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早就听闻宁振西年轻有为了,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姚皓轩便也伸手与宁振西握手。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这里是我家,你们是我的客人,我得招呼你们。”姚皓轩看着宁振西说道,然后也一起跟着叶紫菱。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被两个帅哥跟着,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对叶紫菱来说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可能是因为叶紫菱太喜欢宝石的原因了,看的很入神,就连叶蔓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她也没有察觉到。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叶家人是一起来了,最受欢迎的除了叶博文和陈颜芝之外,还有叶紫菱了,不然姚家少爷也不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啊。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回过神来,叶紫菱转头看了一眼叶蔓的方向,原来自己一直被她盯着,这个坏丫头想要干什么?眼神满满的愤怒,好像欠了她钱不还似得。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走吧,宝贝,我也买个这么大的宝石送你。”宁振西牵着叶紫菱的手,大方的说道。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是啊,看着就知道一定是价格不菲的宝石。”宁振西看了一眼叶博文,点了点头道。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这是皓轩?好久不见啊,听你爸爸说你刚回国是吗?有空去我们家玩啊。”叶博文看着姚皓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是啊,看着就知道一定是价格不菲的宝石。”宁振西看了一眼叶博文,点了点头道。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你好!”姚皓轩与叶蔓大招。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是啊,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宝石鉴定,这次回来就是被总公司派来,了解更多国家的确的宝石。”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姚皓轩言谈举止之间,显得温文尔雅,一般的女生都喜欢像他这样类型的男人,如果没有赵立辉的出现,说不定叶蔓会看上他的。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没有想到叶蔓还停健谈的,居然和姚皓轩聊了起来,叶紫菱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了,好在她身边有宁振西陪着。

  “你想回家了吗?”宁振西问道。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但自由叶紫菱和叶蔓靠得很近,因为叶蔓是见她靠着宝石那么近,便有了想法。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见宾客们对红宝石指指点点的,姚世雄还以为是红宝石怎么了,连忙跑来,走到了红宝石前,见红宝石还完好无损,便抹着外面的玻璃。

  “玻璃怎么划破了,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玻璃啊。”姚世雄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玻璃。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紫菱,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姚皓轩刚回国不久,很少和商业界的精英接触,所以对宁振西并不熟悉。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楼梯一格格的走着,宁振西一直跟在叶紫菱和姚皓轩的身后,只是他们俩只顾着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跟着。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你说什么?”姚世雄一听,指着叶蔓。

  反正刚才叶蔓的一举一动宁振西是看的一清二楚了,他倒是要看看叶蔓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姚伯伯。”叶蔓开口叫道。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我知道是谁把玻璃破坏了。”叶蔓说完,瞟了一眼叶紫菱。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你说什么?”姚世雄一听,指着叶蔓。

  “对……对不起姚伯伯,是我……我不小心划破了你的玻璃,本来想要陷害姐姐的,我……不……”叶蔓结结巴巴的说着,因为连她自己都惊讶,为何是心口不一。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这可是宁振西第一次主动与同辈打招呼啊,不过却是充满着敌意,谁让姚皓轩要和他的女人走的那么近了。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在叶紫菱看来,他那是一脸的奸笑,是故意当着姚皓轩的面才牵着她的手的,他才可恶呢。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这是皓轩?好久不见啊,听你爸爸说你刚回国是吗?有空去我们家玩啊。”叶博文看着姚皓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可能是因为叶紫菱太喜欢宝石的原因了,看的很入神,就连叶蔓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她也没有察觉到。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回过神来,叶紫菱转头看了一眼叶蔓的方向,原来自己一直被她盯着,这个坏丫头想要干什么?眼神满满的愤怒,好像欠了她钱不还似得。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54.196.17.157, 54.196.17.157;0;pc;4;磨铁文学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楼梯一格格的走着,宁振西一直跟在叶紫菱和姚皓轩的身后,只是他们俩只顾着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跟着。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玻璃怎么划破了,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玻璃啊。”姚世雄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玻璃。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