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谁是你宝贝啦

作者:唐幂  发布时间:2015-08-20 08:21  字数:3236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叶家人是一起来了,最受欢迎的除了叶博文和陈颜芝之外,还有叶紫菱了,不然姚家少爷也不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啊。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是啊,看着就知道一定是价格不菲的宝石。”宁振西看了一眼叶博文,点了点头道。
  “紫菱,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姚皓轩刚回国不久,很少和商业界的精英接触,所以对宁振西并不熟悉。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见宾客们对红宝石指指点点的,姚世雄还以为是红宝石怎么了,连忙跑来,走到了红宝石前,见红宝石还完好无损,便抹着外面的玻璃。
  

  楼梯一格格的走着,宁振西一直跟在叶紫菱和姚皓轩的身后,只是他们俩只顾着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跟着。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在叶紫菱看来,他那是一脸的奸笑,是故意当着姚皓轩的面才牵着她的手的,他才可恶呢。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紫菱,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姚皓轩刚回国不久,很少和商业界的精英接触,所以对宁振西并不熟悉。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这可是宁振西第一次主动与同辈打招呼啊,不过却是充满着敌意,谁让姚皓轩要和他的女人走的那么近了。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早就听闻宁振西年轻有为了,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姚皓轩便也伸手与宁振西握手。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走吧,宝贝,我也买个这么大的宝石送你。”宁振西牵着叶紫菱的手,大方的说道。

  “这里是我家,你们是我的客人,我得招呼你们。”姚皓轩看着宁振西说道,然后也一起跟着叶紫菱。

  被两个帅哥跟着,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对叶紫菱来说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可能是因为叶紫菱太喜欢宝石的原因了,看的很入神,就连叶蔓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她也没有察觉到。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叶家人是一起来了,最受欢迎的除了叶博文和陈颜芝之外,还有叶紫菱了,不然姚家少爷也不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啊。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回过神来,叶紫菱转头看了一眼叶蔓的方向,原来自己一直被她盯着,这个坏丫头想要干什么?眼神满满的愤怒,好像欠了她钱不还似得。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走吧,宝贝,我也买个这么大的宝石送你。”宁振西牵着叶紫菱的手,大方的说道。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是啊,看着就知道一定是价格不菲的宝石。”宁振西看了一眼叶博文,点了点头道。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这是皓轩?好久不见啊,听你爸爸说你刚回国是吗?有空去我们家玩啊。”叶博文看着姚皓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你想回家了吗?”宁振西问道。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你好!”姚皓轩与叶蔓大招。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是啊,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宝石鉴定,这次回来就是被总公司派来,了解更多国家的确的宝石。”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姚皓轩言谈举止之间,显得温文尔雅,一般的女生都喜欢像他这样类型的男人,如果没有赵立辉的出现,说不定叶蔓会看上他的。

  没有想到叶蔓还停健谈的,居然和姚皓轩聊了起来,叶紫菱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了,好在她身边有宁振西陪着。

  “你想回家了吗?”宁振西问道。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但自由叶紫菱和叶蔓靠得很近,因为叶蔓是见她靠着宝石那么近,便有了想法。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是啊,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宝石鉴定,这次回来就是被总公司派来,了解更多国家的确的宝石。”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见宾客们对红宝石指指点点的,姚世雄还以为是红宝石怎么了,连忙跑来,走到了红宝石前,见红宝石还完好无损,便抹着外面的玻璃。

  “玻璃怎么划破了,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玻璃啊。”姚世雄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玻璃。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反正刚才叶蔓的一举一动宁振西是看的一清二楚了,他倒是要看看叶蔓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姚伯伯。”叶蔓开口叫道。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我知道是谁把玻璃破坏了。”叶蔓说完,瞟了一眼叶紫菱。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你说什么?”姚世雄一听,指着叶蔓。

  “对……对不起姚伯伯,是我……我不小心划破了你的玻璃,本来想要陷害姐姐的,我……不……”叶蔓结结巴巴的说着,因为连她自己都惊讶,为何是心口不一。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楼梯一格格的走着,宁振西一直跟在叶紫菱和姚皓轩的身后,只是他们俩只顾着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跟着。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姚皓轩言谈举止之间,显得温文尔雅,一般的女生都喜欢像他这样类型的男人,如果没有赵立辉的出现,说不定叶蔓会看上他的。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你想回家了吗?”宁振西问道。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但自由叶紫菱和叶蔓靠得很近,因为叶蔓是见她靠着宝石那么近,便有了想法。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可能是因为叶紫菱太喜欢宝石的原因了,看的很入神,就连叶蔓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她也没有察觉到。
  “紫菱,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姚皓轩刚回国不久,很少和商业界的精英接触,所以对宁振西并不熟悉。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早就听闻宁振西年轻有为了,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姚皓轩便也伸手与宁振西握手。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叶家人是一起来了,最受欢迎的除了叶博文和陈颜芝之外,还有叶紫菱了,不然姚家少爷也不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啊。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回过神来,叶紫菱转头看了一眼叶蔓的方向,原来自己一直被她盯着,这个坏丫头想要干什么?眼神满满的愤怒,好像欠了她钱不还似得。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反正刚才叶蔓的一举一动宁振西是看的一清二楚了,他倒是要看看叶蔓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走吧,宝贝,我也买个这么大的宝石送你。”宁振西牵着叶紫菱的手,大方的说道。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是啊,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宝石鉴定,这次回来就是被总公司派来,了解更多国家的确的宝石。”
  “姚伯伯。”叶蔓开口叫道。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回过神来,叶紫菱转头看了一眼叶蔓的方向,原来自己一直被她盯着,这个坏丫头想要干什么?眼神满满的愤怒,好像欠了她钱不还似得。
  “姚伯伯。”叶蔓开口叫道。
  但自由叶紫菱和叶蔓靠得很近,因为叶蔓是见她靠着宝石那么近,便有了想法。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没有想到叶蔓还停健谈的,居然和姚皓轩聊了起来,叶紫菱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了,好在她身边有宁振西陪着。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你想回家了吗?”宁振西问道。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被两个帅哥跟着,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对叶紫菱来说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我知道是谁把玻璃破坏了。”叶蔓说完,瞟了一眼叶紫菱。
  “是啊,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宝石鉴定,这次回来就是被总公司派来,了解更多国家的确的宝石。”
  反正刚才叶蔓的一举一动宁振西是看的一清二楚了,他倒是要看看叶蔓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