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谁是你宝贝啦

作者:唐幂  发布时间:2015-08-20 08:21  字数:3236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楼梯一格格的走着,宁振西一直跟在叶紫菱和姚皓轩的身后,只是他们俩只顾着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跟着。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在叶紫菱看来,他那是一脸的奸笑,是故意当着姚皓轩的面才牵着她的手的,他才可恶呢。

  在叶紫菱看来,他那是一脸的奸笑,是故意当着姚皓轩的面才牵着她的手的,他才可恶呢。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紫菱,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姚皓轩刚回国不久,很少和商业界的精英接触,所以对宁振西并不熟悉。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这可是宁振西第一次主动与同辈打招呼啊,不过却是充满着敌意,谁让姚皓轩要和他的女人走的那么近了。

  早就听闻宁振西年轻有为了,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姚皓轩便也伸手与宁振西握手。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这里是我家,你们是我的客人,我得招呼你们。”姚皓轩看着宁振西说道,然后也一起跟着叶紫菱。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被两个帅哥跟着,其实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对叶紫菱来说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可能是因为叶紫菱太喜欢宝石的原因了,看的很入神,就连叶蔓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她也没有察觉到。

  叶家人是一起来了,最受欢迎的除了叶博文和陈颜芝之外,还有叶紫菱了,不然姚家少爷也不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啊。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回过神来,叶紫菱转头看了一眼叶蔓的方向,原来自己一直被她盯着,这个坏丫头想要干什么?眼神满满的愤怒,好像欠了她钱不还似得。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走吧,宝贝,我也买个这么大的宝石送你。”宁振西牵着叶紫菱的手,大方的说道。

  “不,不要啦。”叶紫菱觉得好尴尬,一旁还站着那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人。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是啊,看着就知道一定是价格不菲的宝石。”宁振西看了一眼叶博文,点了点头道。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这是皓轩?好久不见啊,听你爸爸说你刚回国是吗?有空去我们家玩啊。”叶博文看着姚皓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你好!”姚皓轩与叶蔓大招。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是啊,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宝石鉴定,这次回来就是被总公司派来,了解更多国家的确的宝石。”

  姚皓轩言谈举止之间,显得温文尔雅,一般的女生都喜欢像他这样类型的男人,如果没有赵立辉的出现,说不定叶蔓会看上他的。

  没有想到叶蔓还停健谈的,居然和姚皓轩聊了起来,叶紫菱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了,好在她身边有宁振西陪着。

  “你想回家了吗?”宁振西问道。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但自由叶紫菱和叶蔓靠得很近,因为叶蔓是见她靠着宝石那么近,便有了想法。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见宾客们对红宝石指指点点的,姚世雄还以为是红宝石怎么了,连忙跑来,走到了红宝石前,见红宝石还完好无损,便抹着外面的玻璃。

  可能是因为叶紫菱太喜欢宝石的原因了,看的很入神,就连叶蔓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她也没有察觉到。

  “玻璃怎么划破了,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玻璃啊。”姚世雄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玻璃。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姚少你好!我是宁振西。”宁振西一手揽着叶紫菱的肩膀,一手伸向了姚皓轩,想要与他友好的握手。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反正刚才叶蔓的一举一动宁振西是看的一清二楚了,他倒是要看看叶蔓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走到楼梯的拐弯处的时候,叶紫菱不经意的转头,这才看见了宁振西,他一脸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看,该不会是看见她和姚皓轩在一起生气了吧。

  “姚伯伯。”叶蔓开口叫道。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我知道是谁把玻璃破坏了。”叶蔓说完,瞟了一眼叶紫菱。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你说什么?”姚世雄一听,指着叶蔓。

  “对……对不起姚伯伯,是我……我不小心划破了你的玻璃,本来想要陷害姐姐的,我……不……”叶蔓结结巴巴的说着,因为连她自己都惊讶,为何是心口不一。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对……对不起姚伯伯,是我……我不小心划破了你的玻璃,本来想要陷害姐姐的,我……不……”叶蔓结结巴巴的说着,因为连她自己都惊讶,为何是心口不一。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这可是宁振西第一次主动与同辈打招呼啊,不过却是充满着敌意,谁让姚皓轩要和他的女人走的那么近了。
  “咦?妈妈人呢?”叶紫菱见陈颜芝没有跟着叶博文,四处寻找她。
  再仔细一看,原来是镶在红宝石外的玻璃划破了,可是刚才大家都距离红宝石很远,怎么会突然就破了呢?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这一切被宁振西看在了眼里,他知道她们姐妹俩面和心不合,看来这位妹妹一定是想做什么坏事。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怎么了叶蔓?”大家似乎都在等着叶蔓说出实情,不料她却迟迟都没有说,叶博文知道姚世雄着急,便催促道。
  “爸爸……我知道……是……是我……”叶蔓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博文,她明明是想要开口说叶紫菱的,怎么突然说自己了呢。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是不是因为我刚才不理你,只顾着和姚董事长说话,所以你觉得我冷落你了,你不高兴了。”宁振西并没有因为叶紫菱扯开手而生气,反而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可能是因为叶紫菱太喜欢宝石的原因了,看的很入神,就连叶蔓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她也没有察觉到。
  只见宁振西是越来越不高兴了,明明叶紫菱是看见他的,居然还装作看不见,真是可恶。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哦,这样啊。”叶紫菱点了点头,也好,让陈颜芝多接触一些朋友,总比她天天呆在家里的强。
  被叶蔓看了一眼,叶紫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坏妹妹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啊。
  “的确是的。”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点了点头道。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喂,你……你有没有搞错啊?谁是你宝贝啦?”叶紫菱显得有些尴尬,毕竟姚皓轩一直看着,她连忙扯开了宁振西的手。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姚伯伯。”叶蔓开口叫道。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怎么了?”姚世雄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理会叶蔓啊,不屑的问道。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宝贝,等等我。”宁振西见叶紫菱往前走了,连忙松开了姚皓轩的手。
  反正刚才叶蔓的一举一动宁振西是看的一清二楚了,他倒是要看看叶蔓能玩出什么花样出来。
  早就听闻宁振西年轻有为了,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姚皓轩便也伸手与宁振西握手。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宝贝,你怎么那么调皮啊,姚董事长的家大,你就别乱跑了,不然我找不到你啊。”宁振西一脸笑意的看着叶紫菱说道。
  “那好,我陪着你。”宁振西温柔的说话。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突然听见‘哐嚓’的声音,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声,但是却有很多人听见了,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红宝石,仔细的看着玻璃,好像和之前不太一样。
  只有叶紫菱感觉的到他们彼此对对方是有敌意的,她才懒得理会无聊的男人了,于是在他们握手的时候,她已经走向了二楼的楼道去了。
  不管他,她现在想了解多一些关于宝石的知识,而姚皓轩正好就是对各种宝石都有研究的,所以他们才会有话题说。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嗯……不过再等一会儿吧,来了就走好像很没有礼貌耶。”叶紫菱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楼下客厅,客厅的宾客还是这么多。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你说什么?”姚世雄一听,指着叶蔓。
  “对……对不起姚伯伯,是我……我不小心划破了你的玻璃,本来想要陷害姐姐的,我……不……”叶蔓结结巴巴的说着,因为连她自己都惊讶,为何是心口不一。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见宾客们对红宝石指指点点的,姚世雄还以为是红宝石怎么了,连忙跑来,走到了红宝石前,见红宝石还完好无损,便抹着外面的玻璃。
  “是啊,我在国外读的就是宝石鉴定,这次回来就是被总公司派来,了解更多国家的确的宝石。”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姚少你好!听闻姚少与姚伯伯一样,对宝石都颇有研究啊。”叶蔓微笑的说道。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随后叶博文和姚世雄又去一旁谈话了,两人有说有笑的,宾客在楼道来来往往了,这个红宝石的确是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知道价格不菲,所以都不敢靠得太近。
  “他是……他……”叶紫菱看了一眼姚皓轩,又看了一眼宁振西,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和自己的关系。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老姚,发生什么事情了?”叶博文见状连忙问道。
  姚皓轩言谈举止之间,显得温文尔雅,一般的女生都喜欢像他这样类型的男人,如果没有赵立辉的出现,说不定叶蔓会看上他的。
  “走吧,宝贝,我也买个这么大的宝石送你。”宁振西牵着叶紫菱的手,大方的说道。
  “我知道是谁把玻璃破坏了。”叶蔓说完,瞟了一眼叶紫菱。
  如果叶蔓想要栽赃陷害的话,那就会反噬到叶蔓自己,总之叶紫菱才不会怕别人的栽赃陷害呢。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振西,怎么样?红宝石是不是很光?”叶博文走到了宁振西的身边,笑着问道。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姚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我……是……”叶蔓想开口说姐姐的,可是就是老半天说不出口。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不一会儿,只见叶蔓走近了姚世雄,这下宁振西是明白了,叶蔓绝对不是认错,而是想要栽赃陷害。
  
  “这里是我家,你们是我的客人,我得招呼你们。”姚皓轩看着宁振西说道,然后也一起跟着叶紫菱。
  “这里是我家,你们是我的客人,我得招呼你们。”姚皓轩看着宁振西说道,然后也一起跟着叶紫菱。
  “我知道是谁把玻璃破坏了。”叶蔓说完,瞟了一眼叶紫菱。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眼看着叶紫菱再往红宝石前走了几步,叶蔓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嘴角浮现着浅浅的笑意。
  只有叶蔓没有人招呼,她一个人四处闲逛,与其他人一同到二楼去欣赏红宝石,可是她哪里有这心思啊,一路上都是观察着叶紫菱的一举一动。
  当宁振西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叶蔓的时候,觉得她有些不对劲,没事在那笑什么,再看她的目光转向了叶紫菱。
  “看样子紫菱很喜欢宝石啊?”姚皓轩见叶紫菱看着红宝石这么入神,大概是有研究过的样子。
  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小说看多了,居然还想陷害同父异母的姐姐,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坏了吧。
  但自由叶紫菱和叶蔓靠得很近,因为叶蔓是见她靠着宝石那么近,便有了想法。
  楼梯一格格的走着,宁振西一直跟在叶紫菱和姚皓轩的身后,只是他们俩只顾着有说有笑的,完全没有注意身后的人跟着。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这位是?”姚皓轩似乎不认识叶蔓,只是觉得她与叶博文有几分相像。
  “叶伯伯好。”姚皓轩冲着叶博文微笑,便打招呼。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你想回家了吗?”宁振西问道。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这位是我的二女儿叶蔓。”反正叶家早就公开私生女了,所以叶博文也不避讳,大方的向姚皓轩介绍叶蔓。
  如果红宝石外的玻璃一碎,他们俩一定会第一时间护着叶紫菱的,所以叶蔓想一定要在他们俩都没有注意的那一刻,将玻璃破坏掉。
  
  “你妈妈刚才被你周伯母叫去玩了。”叶博文看着叶紫菱说道。
  终于走到了红宝石的面前,被玻璃罩着,不能够触摸到宝石,但是清晰可见,宝石的质地很好,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红宝石,姚世雄是买到宝了。
  “好你个叶蔓啊。”姚世雄严肃的瞪着叶蔓。
  “一定一定。”姚皓轩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
  栽赃陷害不成,反倒说出了实话,一旁的宾客都对叶蔓指指点点的,姚世雄知道后非常的生气,虽然知道玻璃被划破了,但以他的脾气,是不会放过叶蔓的。
  现在楼道的人还太多了,碍于这么多人的,所以叶蔓迟迟都还没有行动,再看了一眼姚皓轩和宁振西,他们俩可都是叶紫菱的守护神啊。
  叶家人是一起来了,最受欢迎的除了叶博文和陈颜芝之外,还有叶紫菱了,不然姚家少爷也不会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啊。
  “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现在玻璃被划破了,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姚世雄一眼扫过在场的人,包括叶紫菱和叶蔓。
  叶蔓从不远处缓缓的朝着叶紫菱和叶博文的方向走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这可是宁振西第一次主动与同辈打招呼啊,不过却是充满着敌意,谁让姚皓轩要和他的女人走的那么近了。
  不能够让她崇拜别的男人,所以他不管那么多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不顾姚皓轩的看法,直接牵着她的手。
  “玻璃怎么划破了,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玻璃啊。”姚世雄觉得很奇怪,不知道到底是谁破坏了玻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邪王独宠:神医废材妃

前世,双目失明的她,错信“凤凰男”一片深情,十年荆棘路,终究惨遭横死,连累至亲满门被灭。极致重生,强势归来,翻手掌黑,覆手控白,她发誓要杀尽天下负她之人,不惜一切护至亲。步步波澜诡秘,风华绝代的她却总被自己那位“义兄”出手相救。腹黑妖孽的他,背负惊天秘密,却为她布下了天罗地网的温...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庶女本色

前世她付错情,嫁错人,最后落得个幼子惨死,挖心而亡的下场。弃情绝爱,她换回一次重生的机会,只为毁去昔日所有践踏过她的人。她是恨海归来的一缕孤魂,他是威震诸国的一代战王。再活一世,她心黑手狠,只为一人在坠情劫, 游戏人间,他风流不羁,征战天下只为护卿。一度临朝,她定江山,主沉浮,挥...

作者:九幽白白
标签:言情

剩者为王:傲娇萌妻

“萌妻系列”《重生之猎爱萌妻》火热连载:http://yynovel.motie.com/book/86487 我不敢回头看是不是有人追上来了,慌不择路地撞进了一个房间。顾不上多想,马上锁了门。我靠在门板上一转身就看到乔奕谌坐在沙发上。他应该是刚洗完澡,暖金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上...

作者:纳兰锦馨
标签:言情

重生之异能王妃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豪门强宠:老婆,离婚无效

一场锲约婚姻,将他和她拴绑在了一起。本以为契约期满各不相欠,却没想到凭空多出八百万的彩礼,好吧!为了脱离苦海,她决定不遗余力地还债。对着契约老公逆来顺受,百般娇柔,并不惜投怀送抱。一个吻十万,勾引于嘉兴成功亲自己十次之后,林思淼纤手一伸:“老公,拿钱。”“老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作者:苍茫白驹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