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五章·蓬莱仙山

作者:剑花玉女  发布时间:2015-07-31 08:00  字数:3224 

  三月后

  “沐阳,我们终于到了蓬莱仙山了。”久违了,蓬莱山。还是一千年前的样子,满山的绿树,清净又悠远。

  突然若夕一阵惨叫“啊,沐阳这是什么!为什么我过不去。可是眼前什么都没有啊”

  沐阳的脑子里闪现结界这个词,可是自己也看不出眼前有什么,现如今自己连结界也看不出来了吗。

  “我听说,修仙的仙山,都被仙人布下结界,一是为了防止魔道的鬼魂进入,二是为了净化仙山的灵气。这种结界一般人是过不去的。“

  “公子懂得真多啊,可是,沐阳你怎么过去了而我过不去。”

  瞬间他一脸震惊,对,若夕离我一步,结界就在她前面,我现在的状态应该是闯进结界的。可是我又为什么能闯进结界呢。也许自己不是神仙了,也不是鬼魔,更不是三界中的生灵,结界是仙长设下的,对我这种三界之外的灵应该不管用。所以才能闯入结界吧。他暗自想着。这样,就都合理了。总得给若夕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能让她怀疑自己的身份。

  可是,怎么办呢,怎么才能让若夕也进来?对,血,让若夕沾染我的血气,就能淡化结界的能力。

  “若夕,我少时在蜀山拜师学艺,对于结界,是可以破解的。若夕,现在取我的血喝下,算我还你的。这样你就能过的去结界了”

  她拿出匕首,割破他的手腕,对上嘴吸了下去。

  “沐阳,我好难受,你的血。”她的皮肤碰触沐阳身上血都会被灼伤,刚刚几口血喝下,心就烧的直疼。

  怎么会这样,沐阳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她因为灼伤疼痛的样子而不知所措,为何会如此,她对我的血竟然有了抵触的反应。自己明明对若夕的血很渴望,可是为什么若夕会从身体里反抗自己的血。

  现在怎么办,让若夕继续喝下去我的血通过结界,还是停止。如果继续喝血这样对若夕,太像一种酷刑,可是不继续,她过不了结界。

  “我没事的沐阳,找回村长要紧,”她又吻上了他的手臂。

  他都能闻到,她的皮肤因为灼伤而散发出的气味。她额间滴下了汗珠,好痛,她的手臂,头上,全是灼伤的痕迹。终于,她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若夕!你为什么这么逞强!”沐阳把若夕放入溪水里浸泡,她碰触到血的地方,没有一块是好的,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脖颈处还残留着被沐阳失去心智掐起伤痕的伤,现在又添上了被灼伤的痕迹。

  认识若夕几个月了,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她。她长得很美。几个月的历练她眉宇间竟然有了莲殒的一点点英气。他就静静的在溪水边,陪着她看着她。

  他在溪水抓了两条大鱼,希望她醒来的时候,能吃点东西好好补一补。他生起火烤起鱼来。

  “好香啊。”若夕微弱的睁开眼睛,肚子好饿竟然叫出了声音。沐阳在烤鱼,是为了我吗?她心情大好一下子坐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跑向了沐阳。

  “若夕你醒了,来,吃点东西吧。”

  “恩。”她一口把鱼塞进嘴巴里,脸撑得圆圆的。

  “慢点,有刺!”沐阳一头黑线的看着饿惨了的若夕。她其实是有点可爱的姑娘。

  “啊,好烫!刺好扎啊!!”她急得乱跳。

  还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呢。

——————————————————————

  夜半静夜影飘摇,芙兰对望千堆雪。

  惊蛰初夏至霜降,几度红尘长相忆。

  “若夕,试试现在能否穿过结界。”沐阳还没有说完话,就听见若兮的声音,“沐阳,你在哪里啊,我此刻已经过来了!”瞬间他脸一黑,这个丫头,不仅有点傻,还总是莽撞行事。

  他走过结界,抓住她的衣袖:“若夕,以后不要自己乱跑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谁负责?”

  “原来如此。沐阳公子怕遭遇不测啊,那我来保护你!”

  他有些凌乱,他头一回在一个姑娘面前愣住了,你保护我。拿什么保护。对了,他突然想起,初至蓬莱时,若夕是能够看到结界的,起初以为她看不到,可是后来她竟然能说出自己已经闯入结界的话。人间的女子,如何能看到结界?若夕,怕不是简简单单的人类吧。

  “若夕,你能看到结界所在之处吗?”他发觉自己有点看不懂若夕了,如果她不是人类,自己跟了她这么久,都没有发觉。那得要心机多深的女子才能做到。想到这里,他不禁脊背一凉。

  “是的,我能看到结界,跟云层不一样的气流涌动,起初不知道这是结界,很明显呢。沐阳看不到吗?”

  是啊,自己看不到结界呢,不过倒是看若夕的样子,似乎她并不懂结界的事情,难道他也不知道自己身负异秉吗。算了,先找村长吧,若夕的身份,我会慢慢查下去的。

  “我确实看不到结界。可能少时蜀山学艺不精,若夕,我们已经到了蓬莱仙山,那伙强盗长什么样子,怎么没有遇到他们?”

  ”你们是找我吗?炎冥,好久不见,不记得芙兰我吗?。”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天空中飘来。

  沐阳每次都是如此,话还没有说完,总被人打断。

  来者好像是魔道的人,确实一个美丽的姑娘。魔道妖魔用美丽这个词似乎不合适的,不过,这位姑娘确实很美,就好似魔道的诸事万象跟她没有关系一样,如若不是她身上散发的妖魔的邪气,真让人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是魔道中人。不过,她口中的炎冥,是我的名字么?

  “芙兰,你我可曾相识?你可是魔道中的妖魔?为何要绑架村长?而且为何在仙界中的蓬莱山上的结界都出入自由?”

  什么?炎冥不记得自己了么,什么叫我是魔道中人,为何能出入结界,我脖子上的出入结界的仙骨项链不是他炎冥送给我的么?而且,不是炎冥让我在这里等他吗。

  “炎冥,你跟我装糊涂?村长我在你们启程出发的时候,已经放回村里了,而且你胸口上的伤怎么回事?”

  “魔女芙兰,我的伤势不用你管,以剑为借口,现在却主动放了人,你到底意欲何为?”

  芙兰心中一顿,一千年来,炎冥出了怎样的事情,连我们之间的约定都忘记了,甚至连我这个魔女都要忘记了。不是当时说好,300年后在蓬莱仙山为自己净化妖气吗?让我重新做回人类。

  还在仙界的时候,芙兰是喜欢炎冥的,就像一个卑微的妖魔喜欢上了高高在上的上仙,她愿意为他变成人类,因为他喜欢。那个时候炎冥说过:我不喜欢妖魔身上的邪气,自那以后她就只想做人,她的爱,晦暗又苦涩,甚至,在成魔的几千年里,连表达自己心意的机会都没有。那个时候他喜欢莲殒,一个人间女子。为什么爱他呢?也许他曾为她取下仙骨做成仙骨项链。也许,他高高在上的神仙节气。

  “炎冥,你是不是把一切都忘了,包括我们的过往?包括我们之间的一切。我做出绑架村长的事,是因为终于知道你在桃花村,才想要你来蓬莱仙境,我从没想过要害人”她叹了口气,为什么炎冥会变成这样。

  “芙兰,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了?你应该看出来我已经不在是你认识的炎冥,我是独孤沐阳,我的记忆已经不完整,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了。你要找的剑是绝情剑吗?”

  “是,沐阳,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聪明,都被你猜中了,魔女芙兰一生放荡不羁,想见识一下绝情剑。”等等,他说自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神仙是什么意思?她突然一怔,似乎感受不到炎冥的仙气,连妖魔邪气都没有,炎冥现在到底是什么。甚至连这个人形都充满着血腥和骨灰的味道。难道说,炎冥已经死了?他现在是六道轮回里的鬼魂吗。

  炎冥,他死了吗?她头一回爱一个人,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你做好了一切为你爱的人牺牲的准备,而他对于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甚至遗忘你,和你彼世相隔。

  “芙兰,现在见到我了,你又想如何?”

  你又想如何,你又想如何,这句话就像锋利的刀刃一样,一直刺穿她的心脏,他以前从来不会对她如此说话。一千年前的他,善良坚毅。炎冥,我等了你三百年你都没有来蓬莱仙山。我们之间的约定尽毁,本来一念之差,差点妄做人类。如今的炎冥再也不是他,不再是对她温柔相劝的炎冥,甚至只是一缕幽魂。她想到幽魂两个字,心头一颤,竟然流下了眼泪。她可是当时为他不顾魔道圣君的阻挡,差点死在众妖魔的手下,也要成为他所喜欢的人类。芙兰的泪,不是恨,而是痛苦于看着这样的他,她竟然无力回天。因为她知道,仙人会亡故,不得寿终,全都是因为犯了仙界规矩被诛杀。

  “我只想见见你而已。”她将脖颈上的仙骨项链取下,狠狠的捏碎了。一瞬间,她再也抵抗不住结界的束缚,妖灵开始消散,炎冥,我以为今日你来,我会成为人类的,是我想多了,这世上,原来没有人可以救赎我。谢谢你炎冥,让我在这红尘世上走一遭。原来,他们说的,情,是世上最深的毒。这句话竟然是对的。我的爱,甚至临了了,都没能说出口。她慢慢的看着身上的妖灵退散。原来,对于你来说,我只不过是妖。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背后有只手

为了寻找幕后黑手,她化作夜店陪酒女,一路披荆斩棘……

作者:金景铜笑
标签:悬疑推理

家有悍妃

一朝穿越,杀手重生。 昔日糯糯弱弱的嫡女,凤凰浴血,走上神话之路。

作者:梦之龙
标签:古代言情

爱在灰烬里重燃

我仗着他的势力,让所有欺负我的人都跪在我面前,笑傲天下。

作者:安如好
标签:现代言情

新婚,老公有猫腻

当我得知结婚的对象是他,见到他后,我的第一句话是:“我要离婚。”

作者:薄情哒兔子
标签:现代言情

愿无深情共余生

我曾经有过一段腐烂难忘的过去,后来我跌宕着成长着漂洗着。

作者:跳海躲鱼
标签:现代言情

谁说女大不能嫁

未婚夫搂着别的女人说她是个没人要的清仓货!

作者:南山玖月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