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七章 直直往她脸上抽 直直往她脸上抽

作者:和喜  发布时间:2015-07-31 00:08  字数:1210 

  很快,这些人就全都走了,尤其是苏婉婉,就像有狗在后面追一样。
  苏佑良这一刻,真心想死,如果有根绳子摆在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吊死。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七景这会儿真想大笑三声,这就是报应。欲杀她们母女的报应,掳了她母亲的报应,算计她的报应。
  “苏大人,你这是……”二位殿下想过很多可能,却从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还是三殿下体贴:“苏大人,你先收拾一下。我跟二哥,到外面等你来回话。”
  她在外面十三年,谁知道呢?反正是屈打成招,招不出来,打死了不过是一桩无头公案。苏家再表个态,不追究,这事也就了了。
  而她更不能说,就在刚才,她确实是存了,想让这个孙女来把这一切扛下来的念头。
  苏佑良这一刻,真心想死,如果有根绳子摆在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吊死。
  苏佑良这一刻,真心想死,如果有根绳子摆在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吊死。
  “奴婢(才)不敢。”
  苏夫人此时竟是也有些憋不住,红了脸,也顾不得礼仪不礼仪,急急的退了下去。
  “孙女定会约束底下的人的。”几个小姐也立刻应了。
  七景咧嘴笑了笑:“祖母,七景说话直,您别不爱听。您跟父亲可不是最近才知道七景的,可七景还是过了十三年,有娘没爹,也没有祖母,被下人欺凌的日子。而且,之前那奴才怎么回事,您自己也知道。七景啊,也实在是没办法相信。”
  苏婉婉这会儿反应了过来,脸色煞白,惶惶然不得安身。
  “啊,爹,你怎么……”跟着进来的苏婉婉,吓得一声尖叫,两眼瞠得老大。让其他人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
  “啊,爹,你怎么……”跟着进来的苏婉婉,吓得一声尖叫,两眼瞠得老大。让其他人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

  “苏大人,你这是……”二位殿下想过很多可能,却从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还是三殿下体贴:“苏大人,你先收拾一下。我跟二哥,到外面等你来回话。”

  苏佑良这一刻,真心想死,如果有根绳子摆在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吊死。

  理由都是现成的。她刚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多事情。对父母有怨,所以,弄了些怪药,害父母出丑……

  可现在,他只能拿袖子掩了脸。在下人的搀扶下,急急的退去。

  老太太在那一瞬间,差点没昏过去。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她儿子,竟是得了这样的病。一时间,恨恨的瞪着苏夫人,恨不能把她生吃了。

  这样的病,绝非一朝一昔所累,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跟她提过?

  苏夫人此时竟是也有些憋不住,红了脸,也顾不得礼仪不礼仪,急急的退了下去。

  七景这会儿真想大笑三声,这就是报应。欲杀她们母女的报应,掳了她母亲的报应,算计她的报应。

  苏婉婉这会儿反应了过来,脸色煞白,惶惶然不得安身。

  老太太终于缓了过来,“来人,先送几位小姐回自己的院子。”说着又扫了一圈周围:“今天的这事,要是外面听到一点风声,别怪我老人家,不念旧情。让你们一家子的脸面,全都丢个干净。”

  而她更不能说,就在刚才,她确实是存了,想让这个孙女来把这一切扛下来的念头。

  “奴婢(才)不敢。”

  “孙女定会约束底下的人的。”几个小姐也立刻应了。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很快,这些人就全都走了,尤其是苏婉婉,就像有狗在后面追一样。

  除了七景。七景不想走,她自己导演的戏,怎么能错过?也不能走,免得有人再给她扣屎盆子。

  老太太瞪她:“七景,你也先回去。这里的事情,不适合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掺和。”

  很快,这些人就全都走了,尤其是苏婉婉,就像有狗在后面追一样。

  “那可不行。”七景一脸严肃认真:“您看啊,之前那个奴才就敢说,父亲跟苏夫人的病是被我吓出来的。要是我不在,还不知道这些奴才怎么编排呢。我可得在边上听着,免得回头,不明不白的,被冠上一身罪。”

  “奴婢(才)不敢。”

  老太太脸色都急白了,“有你父亲和祖母在,绝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七景咧嘴笑了笑:“祖母,七景说话直,您别不爱听。您跟父亲可不是最近才知道七景的,可七景还是过了十三年,有娘没爹,也没有祖母,被下人欺凌的日子。而且,之前那奴才怎么回事,您自己也知道。七景啊,也实在是没办法相信。”

  “啊,爹,你怎么……”跟着进来的苏婉婉,吓得一声尖叫,两眼瞠得老大。让其他人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

  望了一眼外头,又笑了笑:“而且,如今可是两位殿下在,有什么话,立刻就传到上面去了。七景就算事后知道,在这尚书府里改了口,为七景去了罪。可这上面却改不了……七景不想凭白的惹一身尿骚味。”

  老太太脸青了,红了,最后转成了黑。

  七景的话何是直,那是太直的,直直的往她的脸上抽啊!

  可这话,她一句也反驳不了。

  而她更不能说,就在刚才,她确实是存了,想让这个孙女来把这一切扛下来的念头。

  理由都是现成的。她刚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多事情。对父母有怨,所以,弄了些怪药,害父母出丑……

  至于什么药?哪来的药?

  七景的话何是直,那是太直的,直直的往她的脸上抽啊!

  除了七景。七景不想走,她自己导演的戏,怎么能错过?也不能走,免得有人再给她扣屎盆子。

  她在外面十三年,谁知道呢?反正是屈打成招,招不出来,打死了不过是一桩无头公案。苏家再表个态,不追究,这事也就了了。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苏大人,你这是……”二位殿下想过很多可能,却从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还是三殿下体贴:“苏大人,你先收拾一下。我跟二哥,到外面等你来回话。”

  可这话被她这么直直的扒了出来,想到她一身怪力,再加上嘴上没个把门的……若她不回避,这事,她就真不敢做了。

  
  “奴婢(才)不敢。”
  “苏大人,你这是……”二位殿下想过很多可能,却从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还是三殿下体贴:“苏大人,你先收拾一下。我跟二哥,到外面等你来回话。”
  七景的话何是直,那是太直的,直直的往她的脸上抽啊!
  苏佑良这一刻,真心想死,如果有根绳子摆在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吊死。
  理由都是现成的。她刚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多事情。对父母有怨,所以,弄了些怪药,害父母出丑……
  “苏大人,你这是……”二位殿下想过很多可能,却从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还是三殿下体贴:“苏大人,你先收拾一下。我跟二哥,到外面等你来回话。”
  老太太终于缓了过来,“来人,先送几位小姐回自己的院子。”说着又扫了一圈周围:“今天的这事,要是外面听到一点风声,别怪我老人家,不念旧情。让你们一家子的脸面,全都丢个干净。”
  老太太脸青了,红了,最后转成了黑。
  “奴婢(才)不敢。”
  “孙女定会约束底下的人的。”几个小姐也立刻应了。
  理由都是现成的。她刚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多事情。对父母有怨,所以,弄了些怪药,害父母出丑……
  “啊,爹,你怎么……”跟着进来的苏婉婉,吓得一声尖叫,两眼瞠得老大。让其他人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
  老太太瞪她:“七景,你也先回去。这里的事情,不适合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掺和。”
  苏佑良这一刻,真心想死,如果有根绳子摆在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吊死。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老太太脸青了,红了,最后转成了黑。
  苏婉婉这会儿反应了过来,脸色煞白,惶惶然不得安身。
  很快,这些人就全都走了,尤其是苏婉婉,就像有狗在后面追一样。
  可这话被她这么直直的扒了出来,想到她一身怪力,再加上嘴上没个把门的……若她不回避,这事,她就真不敢做了。
  “孙女定会约束底下的人的。”几个小姐也立刻应了。
  可这话被她这么直直的扒了出来,想到她一身怪力,再加上嘴上没个把门的……若她不回避,这事,她就真不敢做了。
  老太太脸青了,红了,最后转成了黑。
  她在外面十三年,谁知道呢?反正是屈打成招,招不出来,打死了不过是一桩无头公案。苏家再表个态,不追究,这事也就了了。
  除了七景。七景不想走,她自己导演的戏,怎么能错过?也不能走,免得有人再给她扣屎盆子。
  而她更不能说,就在刚才,她确实是存了,想让这个孙女来把这一切扛下来的念头。
  而她更不能说,就在刚才,她确实是存了,想让这个孙女来把这一切扛下来的念头。
  “苏大人,你这是……”二位殿下想过很多可能,却从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形。还是三殿下体贴:“苏大人,你先收拾一下。我跟二哥,到外面等你来回话。”
  “那可不行。”七景一脸严肃认真:“您看啊,之前那个奴才就敢说,父亲跟苏夫人的病是被我吓出来的。要是我不在,还不知道这些奴才怎么编排呢。我可得在边上听着,免得回头,不明不白的,被冠上一身罪。”
  
  除了七景。七景不想走,她自己导演的戏,怎么能错过?也不能走,免得有人再给她扣屎盆子。
  至于什么药?哪来的药?
  “孙女定会约束底下的人的。”几个小姐也立刻应了。
  这样的病,绝非一朝一昔所累,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跟她提过?
  苏婉婉这会儿反应了过来,脸色煞白,惶惶然不得安身。
  理由都是现成的。她刚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多事情。对父母有怨,所以,弄了些怪药,害父母出丑……
  苏夫人此时竟是也有些憋不住,红了脸,也顾不得礼仪不礼仪,急急的退了下去。
  七景的话何是直,那是太直的,直直的往她的脸上抽啊!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理由都是现成的。她刚从外面回来,一回来就惹了这么多事情。对父母有怨,所以,弄了些怪药,害父母出丑……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可这话,她一句也反驳不了。
  可现在,他只能拿袖子掩了脸。在下人的搀扶下,急急的退去。
  七景咧嘴笑了笑:“祖母,七景说话直,您别不爱听。您跟父亲可不是最近才知道七景的,可七景还是过了十三年,有娘没爹,也没有祖母,被下人欺凌的日子。而且,之前那奴才怎么回事,您自己也知道。七景啊,也实在是没办法相信。”
  老太太终于缓了过来,“来人,先送几位小姐回自己的院子。”说着又扫了一圈周围:“今天的这事,要是外面听到一点风声,别怪我老人家,不念旧情。让你们一家子的脸面,全都丢个干净。”
  可现在,他只能拿袖子掩了脸。在下人的搀扶下,急急的退去。
  而她更不能说,就在刚才,她确实是存了,想让这个孙女来把这一切扛下来的念头。
  圣上只要用苏佑良,就不会深究下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嫡女仙途

天罡大陆,修真为尊。他叫君无念,凉国上尊,至高无上的问鼎强者。她叫西陵瑶,候府弃女,灵根被毁的修真废材。他谦谦君子,貌若天人,一身正气,道心坚定。数百年来清心寡欲,只求通天正道;她穿越而来,古灵精怪,一身神力,一肚子坏水儿,几乎都成了他的人生污点。 她曾救他于水火,也曾坑他到破产...

作者:杨十六
标签:玄幻

重生之丑颜医妃

前世:她是有名的黑胖丑,嫁给了更有名的高富帅。于是,她走上了和她母亲相同的道路。今生:她要成为海棠绝色,傲笑高帅富,她要改变命运,嫁给高大上。高大上望着那块鲜美的小鲜肉,口水滴滴答答:来吧,来吧,快到我的碗里来,我会宠你疼你爱你,三生三世。

作者:阿碧夫人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秘制悍妻:隐婚总裁别乱来

【女人不烈,男人不爱】“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

作者:美小元
标签:言情

强势攻婚,帝少花式宠妻

他是商界精英,尖端财经杂志争相报道的青年才俊。接受访问时,记者提问:“请问君先生您这辈子最有成就的事和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他一本正经的答:“睡了许俏俏!最大的心愿是睡她一辈子!”嫁给君瑾年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结果阴差阳错睡了他的大哥君牧野,从此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中。君大少的爱情...

作者:零零七_
标签:言情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