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九章 作壁上观

作者:大花1030  发布时间:2015-08-04 15:10  字数:3224 

  第一件东西摆上来,我就有点发蒙。

  主持人就是区星海,他微微一笑,吐字清楚的说:“唐寅十五仕女屏风第八张,衔花少女屏风,起价七十万,人民币。”

  我侧着身体向前,仔细的观察这套屏风。光线很好,我离得很近,这样看还是很清楚的。抽线的黄度,绣线的离合,屏风雕花的线条感,不用研究我就知道,八成是一件真品。这种等人高度的绣像屏风,又是以名人真迹作为绣底,如果是真品,七位数的价格算得上是极低极低了。如果不怕丢面子,即使买不成,也能叫几下过过嘴瘾。

  我正想着,张静就举牌叫价:“一百万。”

  小白吓了一跳,差点张嘴就问出来了。我觉得他可能要问的是:“还真拍啊”这种话,就先下手为强,堵住了他:

  “小静,你这么是不是有点那个?”然后顺手把手机里存着的信息展示给周白也看。他其实看过,不过忘记了。童大柏的藏品里,有除了这一张以外的这套里的所有屏风。凑全就是十五个一套。看来这次卡尔老板就是冲着他来的,要在第三件藏品出来之前先磨损他的押金。就是不知道童大柏上当不上当。

  童大柏脸色铁青的攥着牌子,始终没有举起手。反而是小静兴致勃勃的喊了好几次,价格一直喊到三百万。童大柏终于忍不住了,也许是对自己留下的押金有信心,觉得这点小钱不在话下,举牌喊价:

  “五百万!”

  话音没落,明都里就喊到:“一千万。”

  我看见童大柏面色苍白的看了张大材他们一眼。不出声了。

  “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一千万三次,成交。让我们祝贺卡尔•摩根先生获得这件衔花侍女屏风。”

  我看得咂舌,这个价格实在是虚高的厉害。完全是一副拿钱砸人的架势啊。

  第二件藏品摆上来,我侧头偷偷看去,童大柏的脸色更不好了。这个我倒没有什么印象,是一套玉石杯子,就是所谓的那种“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夜光杯。倒不是真的会像夜明珠那样自己发光,就是杯子打成纸一样厚的薄片,盛上深色的酒水,看上去有一种半透明的美感,月光下折射起来莹莹的,就像自己在发光一样,很美丽。这套是古董,我看了一下年代,南宋时期的,这就有点意思。这种杯子,现在的工艺做起来容易,酒泉卖这个的还挺多,古时候就难了,二十多道工艺,全靠手工。遗憾的是杯子没什么来历,否则更贵重。看童大柏的样子,我怀疑他手里可能有配套的酒壶,只是私下收藏,没有露在明面上,却不知道怎么被卡尔老板知道了,来这里耍他。

  小静拍的起劲,我看了看童大柏的脸色,故意当着童大柏示意他别拍了,童大柏注意到了,感激的对我点点头。我和小静对视一眼,又一起看向卡尔那边。他和张大材聊得相当愉快,只有明老哥还是一脸严肃的注意着拍卖的状况,感觉到我们的注视,回头看了一眼,做了一个回头算账的表情给我们。这恐怕是因为小静帮着抬价。我吐了吐舌头,小静却只是一笑。

  拍到三百万了。童大柏又是一咬牙,喊价道:“五百万!”

  明都里立刻接上:“六百万。”

  童大柏没有再喊,他已经弄明白了卡尔老板和张大材的意图,再喊也是浪费力气。其实要是我,即使浪费力气也要喊几声,至少不要让对手轻易地拿走,不过一旦喊得得意忘形,就容易被套住。这个男人的耐性显然还算不错,这次是忍住了。

  “……第三次,成交!恭喜卡尔•摩根先生得到这套宋代官刻五只一组的仿古爵夜光杯。”

  我整了整衣领,正戏就要开始了。

  耳环被摆在站台上,区星海开始作介绍:

  “……从一位宋代的官宦家庭女眷的主墓被发现,我们推测……”

  我心不在焉,区星海说的我都知道了,看上去是什么专家结论,其实推测的比较多。要我去说,我能说的更有欺骗性。这种东西模棱两可,别说过火,都不犯法。我只是想着我们的事情。

  我们这一次主要是作壁上观,我觉得卡尔他们买到这件东西,费不了什么力气。主要是要考虑好我们要在里面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我愣神的时候,这边的叫价已经开始了。起价只有2万,这都是看在年代久、出处正统的面子上,其实作为一只单环,这个价格说不好也算是贵了。如果有人愿意出价,就是看中了这种羊脂玉中间一抹嫣红的丽色,再有就是侧面暗雕的小貔貅,实在是很精致漂亮,很有故事,就像我当初。所以转眼叫到8万,就开始叫停。

  “8万第二次,8万——”

  明都里看了一眼童大柏,喊价道:“100万。”

  现场一片议论之声,估计都觉得这个价格匪夷所思。不过,我知道,这时候,真正的拍卖才刚刚开始。这是属于知道它的真正价值的竞拍者的时刻。

  童大柏咬牙切齿的喊道:“500万!”他这时候可是什么也不顾及了。

  明都里一派淡然的喊道:“1000万!”

  童大柏脸上的肌肉都绷紧了,他应该注意到明都里的叫价,每次都是翻一倍,但是也不得不继续喊价:“1500万——”

  “3000万!”

  全场一片惊讶的哗然之声,区星海举着锤子停在半空,只顾着对明都里挤眉弄眼。这种超过市价几百倍的拍卖,不知道真相的人,只会觉得匪夷所思。

  这时候,小白推了我一下,把张静的手机递了过来。我一看,好家伙,他拿着手机,还是活生生黑进了这里拍卖行的网路,拿到了各人的押金总数。童大柏,他是5000万人民币,这就立刻见底了,卡尔老板、明老哥他们是——

  “金少!”

  我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把手机靠着袖口藏起来。这才反应过来是童大柏突然拍了我一下,他根本没想看我的手机。汗水顺着有点虚胖的脸颊流下,他的脸色看上去非常的不好。他哆嗦着说:

  “金少,帮我拍下来,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我事后给你,几成利润都无所谓,求你帮个忙,求你帮个忙。”

  我看着他,不禁有几分可怜,他为了面子,不肯撤投,也不肯底价起高干脆弄得流拍,恐怕他没想到一个军方的人会拿出这么多的钱。现在,他完全是一副穷途末路的架势啊。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张静。然后猛地一惊。

  他的眼睛在做一个特别的动作,瞳仁以极高的频率上下颤动,就像在模仿点头。不是这么近,我的观察力又很强的话,只会以为他在直视前方。他这是要我答应?

  童大柏已经准备了一张支票,直接塞到我怀里,手上是求助的姿势。我看了一眼,这么大的数目,就是拿着支票也取不出来的好吧。不过既然小静示意我同意,那就按小静的来。

  我瞬间做出严肃正直的表情,把支票还给他:“我相信你,这个忙我帮了。”

  这时候主持人喊到第三次,童大柏来不及感谢,慌忙接上:“五千万!”

  小静紧接着喊到:“六千万。”

  童大柏一愣,他以为我们会对着明都里他们喊价,这么一来,实际上就是和他对上了,脸上不禁一阵苦笑。

  明老哥和卡尔他们商量了一下,接到:“一个亿。”

  整个拍卖会像是开锅了一样。叫到一个亿的文物几乎可以说是国宝级别了,反正除了我们,没人知道它哪里值这个价格。小静故作迟疑的问我:“金少?”

  我也故作迟疑的看着童大柏:“您看。”

  他低声恳求:“求你,拍下去。”

  我只好拿过小静手里的牌子。小静却回给我一个成竹在胸的微笑。果然,我“一亿——”刚说出口,就被卡尔老板打断了。

  他傲慢的对主持人说道:“美元。”

  说完,他就在一片喧哗中站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挑衅的微笑,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出了拍卖大厅。

  我默默地看了一眼小静递给我的手机,上面明白的写着,抵押金,最高,卡尔•摩根,900000000RMB。

  比起这笔大买卖,前面的示威好像只是零头。看来卡尔老板的目的真的就是拿钱甩人啊。

  童大柏瘫坐在凳子里,脸上都是酱色。我瞄了他一眼。小白却这时拍了拍我,小声说:“张静我们两个跟上去见那个卡尔,你用你的那个跟童大柏套近乎。”

  我一下蒙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张静这小子,想玩碟中谍怎的?再说,我的什么,我的——咳咳,应该不是。

  我看了一眼童大柏,他手里有三分之一的钥匙,那个少女的项链……

  对,我明白了。

  我摸了摸衣兜里的那根玉钗。回头看了一眼正起身离开的张静和小白。小静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他自信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肯定也不会反对。那是什么意思呢?

  凭借我对张静的了解,他不是喜欢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人,他一般会把事情做的简单粗暴,他认为这样才是最好的掩藏自己真实意图的方式。比如这场拍卖。就是这种简单粗暴的产物。怎么做比较简单粗暴?我们费尽心思把钥匙的掌握者一分为三,目的是什么呢?

  此时我们是三方里唯一真正掌握了局面的人……

  我明白了!

  张静要的是,反客为主!

  我看了一眼童大柏,暗下了决心。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