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杀了他们

作者:马灵灵  发布时间:2015-08-19 16:55  字数:1267 

  忽然我觉得有什么人在注视着我,抬头一望,在楼上的窗台边上,站着的,是沈灯。
  “张小九,你的男朋友很是奇怪啊。”他收起太极剑。
  “早上好!“我冲他点点头。
  既然唐婆是聚魂成形出现,她肯定是为了提醒我很重要的事情。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沈灯是不需要吃饭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吃饭,虽然我们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人总是他,而我只会煮最拿手的清水面和方便面。
  “可是我害怕。”
  “我们在这里好几天了,我就没有看到过他吃一顿饭。”
  我知道能这么做的人,只有沈灯。
  我知道能这么做的人,只有沈灯。
  “可是我害怕。”
  但我不作声,享受着这份温柔。
  “张红尘是你的名字,对吗?”梁道士问道。
  梦中,有人擦掉了我的眼泪。
  “道长,他啊,经常躲在房间里偷偷吃我的薯片呢!”
  “是的,大家都叫我小九。”我点点头。
  我把自从风南起失踪后发生的怪事都讲了一遍,唯独隐去了沈灯是僵尸这件事,梁道士是好人,但我觉得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僵尸在这个队伍里的事实。
  忽然我觉得有什么人在注视着我,抬头一望,在楼上的窗台边上,站着的,是沈灯。
  一觉睡到大天亮。
  我醒了过来,起床下楼绕着庭院晨跑。
  “一定要找到风南起,在青城山!”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好像是一尊雕塑。
  但我不作声,享受着这份温柔。
  我乖乖的洗完澡,睡下了。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沈灯是不需要吃饭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吃饭,虽然我们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人总是他,而我只会煮最拿手的清水面和方便面。
  我把自从风南起失踪后发生的怪事都讲了一遍,唯独隐去了沈灯是僵尸这件事,梁道士是好人,但我觉得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僵尸在这个队伍里的事实。
  我把自从风南起失踪后发生的怪事都讲了一遍,唯独隐去了沈灯是僵尸这件事,梁道士是好人,但我觉得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僵尸在这个队伍里的事实。
  梦中,有人擦掉了我的眼泪。
  “张小九,你的男朋友很是奇怪啊。”他收起太极剑。
  “唐婆,我知道你死得太冤枉,你说吧,你要我们为你做什么?”沈灯道。
  “不会有事的,我在这里。”他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道:“唐婆子不会再出现了。”
  忽然我觉得有什么人在注视着我,抬头一望,在楼上的窗台边上,站着的,是沈灯。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早上好!“我冲他点点头。
  “哦。”梁兴扬道士没有再说什么,而我这个时候才迟钝的发觉出他的话中的不对,终于反驳道:“梁道长,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是的,大家都叫我小九。”我点点头。
  我把自从风南起失踪后发生的怪事都讲了一遍,唯独隐去了沈灯是僵尸这件事,梁道士是好人,但我觉得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僵尸在这个队伍里的事实。
  她的凄厉的叫声仍然在我耳边萦绕着。
  这个时候,我觉得身子一轻,好像趴在我头顶的东西忽然飞走了。
  “不会有事的,我在这里。”他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道:“唐婆子不会再出现了。”
  沈灯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认真的坐在我身边,道:“小九,去洗个澡吧。”
  我把自从风南起失踪后发生的怪事都讲了一遍,唯独隐去了沈灯是僵尸这件事,梁道士是好人,但我觉得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僵尸在这个队伍里的事实。
  虽然我认为我爱的只有风南起一个,但是私心,我想在这个灰暗绝望而且充着危险的世界里,得到一个让我安心的怀抱。
  “哪里奇怪了?”我眉头一跳。
  “为什么?”我抬头看着他。
  忽然我觉得有什么人在注视着我,抬头一望,在楼上的窗台边上,站着的,是沈灯。
  我醒了过来,起床下楼绕着庭院晨跑。
  我反应过来,已经汗流浃背。
  这个时候,我觉得身子一轻,好像趴在我头顶的东西忽然飞走了。
  “是的,大家都叫我小九。”我点点头。
  难道梁兴扬道士看出沈灯是僵尸了?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不想让沈灯离开了。
  “你干什么?”梁兴扬道士的动作被打断,他有点不高兴了。

  “我是亲眼见到她死的,我想,道长和我一样,是不是觉得应该听听她是不是有什么隐情要跟我们说?”

  我反应过来,已经汗流浃背。

  沈灯说的话让梁兴扬道士觉得有道理,他放下了桃木剑。

  “唐婆,我知道你死得太冤枉,你说吧,你要我们为你做什么?”沈灯道。

  这个时候,我觉得身子一轻,好像趴在我头顶的东西忽然飞走了。

  我抬头一看,唐婆子的头,在我的头顶上方飘着,没错,只有一个血淋淋的头颅。

  “妈呀!”我一下子坐在地上。

  我反应过来,已经汗流浃背。

  “小九,一定要找到风南起,一定要找到他!在青城山!”

  唐婆的声音忽然变得凄厉:“杀了他,杀了他们!”

  唐婆的头颅,忽然在空中消散,只有片片的花白的头发,随着风,飘落在地,提醒着我,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我反应过来,已经汗流浃背。

  沈灯走了过来,他单膝跪下,把我紧紧搂在怀里。

  梁道士有点不好意思,他对众人说:“领到盒饭就散了吧,散了吧!”

  “可是我害怕。”

  我在沈灯的怀里颤抖着,唐婆的鬼魂说的“杀了他,杀了他们”是指的谁?

  “张红尘是你的名字,对吗?”梁道士问道。

  回到我的房间,我裹着毯子,依旧浑身颤抖着。

  沈灯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认真的坐在我身边,道:“小九,去洗个澡吧。”

  “可是我害怕。”

  “不会有事的,我在这里。”他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道:“唐婆子不会再出现了。”

  “为什么?”我抬头看着他。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张小九,你的男朋友很是奇怪啊。”他收起太极剑。

  “是的,大家都叫我小九。”我点点头。

  “唐婆子是用了最后的一点力量,聚魂成形,才能出现,她最后消散,也说明她已经魂飞魄散,不会再出现了。”沈灯解释道。

  既然唐婆是聚魂成形出现,她肯定是为了提醒我很重要的事情。

  “一定要找到风南起,在青城山!”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好像是一尊雕塑。

  她的凄厉的叫声仍然在我耳边萦绕着。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我乖乖的洗完澡,睡下了。

  梦中,有人擦掉了我的眼泪。

  我知道能这么做的人,只有沈灯。

  但我不作声,享受着这份温柔。

  虽然我认为我爱的只有风南起一个,但是私心,我想在这个灰暗绝望而且充着危险的世界里,得到一个让我安心的怀抱。

  我把自从风南起失踪后发生的怪事都讲了一遍,唯独隐去了沈灯是僵尸这件事,梁道士是好人,但我觉得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僵尸在这个队伍里的事实。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不想让沈灯离开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

  我醒了过来,起床下楼绕着庭院晨跑。

  梁兴扬道士正穿着道服,在庭院里练习太极剑。

  他对我点头,打了一声招呼:“早上好!“

  我知道能这么做的人,只有沈灯。

  “早上好!“我冲他点点头。

  “我们在这里好几天了,我就没有看到过他吃一顿饭。”

  忽然我觉得有什么人在注视着我,抬头一望,在楼上的窗台边上,站着的,是沈灯。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好像是一尊雕塑。

  “张红尘是你的名字,对吗?”梁道士问道。

  “是的,大家都叫我小九。”我点点头。

  “张小九,你的男朋友很是奇怪啊。”他收起太极剑。

  “哪里奇怪了?”我眉头一跳。

  难道梁兴扬道士看出沈灯是僵尸了?

  “我们在这里好几天了,我就没有看到过他吃一顿饭。”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沈灯是不需要吃饭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吃饭,虽然我们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人总是他,而我只会煮最拿手的清水面和方便面。

  “道长,他啊,经常躲在房间里偷偷吃我的薯片呢!”

  我很不拿手的撒了一个谎。

  “张红尘是你的名字,对吗?”梁道士问道。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沈灯是不需要吃饭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吃饭,虽然我们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人总是他,而我只会煮最拿手的清水面和方便面。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哦。”梁兴扬道士没有再说什么,而我这个时候才迟钝的发觉出他的话中的不对,终于反驳道:“梁道长,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我把自从风南起失踪后发生的怪事都讲了一遍,唯独隐去了沈灯是僵尸这件事,梁道士是好人,但我觉得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僵尸在这个队伍里的事实。

  

  “小九,一定要找到风南起,一定要找到他!在青城山!”
  “一定要找到风南起,在青城山!”
  “早上好!“我冲他点点头。
  回到我的房间,我裹着毯子,依旧浑身颤抖着。
  “我们在这里好几天了,我就没有看到过他吃一顿饭。”
  “唐婆,我知道你死得太冤枉,你说吧,你要我们为你做什么?”沈灯道。
  “唐婆子是用了最后的一点力量,聚魂成形,才能出现,她最后消散,也说明她已经魂飞魄散,不会再出现了。”沈灯解释道。
  “哪里奇怪了?”我眉头一跳。
  “唐婆,我知道你死得太冤枉,你说吧,你要我们为你做什么?”沈灯道。
  “唐婆子是用了最后的一点力量,聚魂成形,才能出现,她最后消散,也说明她已经魂飞魄散,不会再出现了。”沈灯解释道。
  虽然我认为我爱的只有风南起一个,但是私心,我想在这个灰暗绝望而且充着危险的世界里,得到一个让我安心的怀抱。
  我在沈灯的怀里颤抖着,唐婆的鬼魂说的“杀了他,杀了他们”是指的谁?
  梁兴扬道士正穿着道服,在庭院里练习太极剑。
  “张小九,你的男朋友很是奇怪啊。”他收起太极剑。
  “唐婆子是用了最后的一点力量,聚魂成形,才能出现,她最后消散,也说明她已经魂飞魄散,不会再出现了。”沈灯解释道。
  “小九,一定要找到风南起,一定要找到他!在青城山!”
  梦中,有人擦掉了我的眼泪。
  回到我的房间,我裹着毯子,依旧浑身颤抖着。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好像是一尊雕塑。
  他对我点头,打了一声招呼:“早上好!“
  “唐婆,我知道你死得太冤枉,你说吧,你要我们为你做什么?”沈灯道。
  我很不拿手的撒了一个谎。
  她的凄厉的叫声仍然在我耳边萦绕着。
  既然唐婆是聚魂成形出现,她肯定是为了提醒我很重要的事情。
  梦中,有人擦掉了我的眼泪。
  “一定要找到风南起,在青城山!”
  我在沈灯的怀里颤抖着,唐婆的鬼魂说的“杀了他,杀了他们”是指的谁?
  梁兴扬道士正穿着道服,在庭院里练习太极剑。
  我很不拿手的撒了一个谎。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沈灯是不需要吃饭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吃饭,虽然我们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人总是他,而我只会煮最拿手的清水面和方便面。
  沈灯说的话让梁兴扬道士觉得有道理,他放下了桃木剑。
  “是的,大家都叫我小九。”我点点头。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张红尘是你的名字,对吗?”梁道士问道。
  虽然我认为我爱的只有风南起一个,但是私心,我想在这个灰暗绝望而且充着危险的世界里,得到一个让我安心的怀抱。
  “可是我害怕。”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好像是一尊雕塑。
  所有的目标都指向青城山!
  沈灯说的话让梁兴扬道士觉得有道理,他放下了桃木剑。
  “你干什么?”梁兴扬道士的动作被打断,他有点不高兴了。
  梁兴扬道士正穿着道服,在庭院里练习太极剑。
  虽然我认为我爱的只有风南起一个,但是私心,我想在这个灰暗绝望而且充着危险的世界里,得到一个让我安心的怀抱。
  我很不拿手的撒了一个谎。
  我很不拿手的撒了一个谎。
  难道梁兴扬道士看出沈灯是僵尸了?
  “可是我害怕。”
  唐婆的头颅,忽然在空中消散,只有片片的花白的头发,随着风,飘落在地,提醒着我,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唐婆的头颅,忽然在空中消散,只有片片的花白的头发,随着风,飘落在地,提醒着我,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回到我的房间,我裹着毯子,依旧浑身颤抖着。
  她的凄厉的叫声仍然在我耳边萦绕着。
  忽然我觉得有什么人在注视着我,抬头一望,在楼上的窗台边上,站着的,是沈灯。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好像是一尊雕塑。
  我醒了过来,起床下楼绕着庭院晨跑。
  我醒了过来,起床下楼绕着庭院晨跑。
  “是的,大家都叫我小九。”我点点头。
  回到我的房间,我裹着毯子,依旧浑身颤抖着。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沈灯是不需要吃饭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吃饭,虽然我们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人总是他,而我只会煮最拿手的清水面和方便面。
  难道梁兴扬道士看出沈灯是僵尸了?
  在这个时候,我忽然不想让沈灯离开了。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我,好像是一尊雕塑。
  虽然我认为我爱的只有风南起一个,但是私心,我想在这个灰暗绝望而且充着危险的世界里,得到一个让我安心的怀抱。
  我张了张嘴巴,没有说出话来。沈灯是不需要吃饭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吃饭,虽然我们在家的时候,做饭的人总是他,而我只会煮最拿手的清水面和方便面。
  我醒了过来,起床下楼绕着庭院晨跑。
  我醒了过来,起床下楼绕着庭院晨跑。
  我知道能这么做的人,只有沈灯。
  她的凄厉的叫声仍然在我耳边萦绕着。
  “唐婆子是用了最后的一点力量,聚魂成形,才能出现,她最后消散,也说明她已经魂飞魄散,不会再出现了。”沈灯解释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个女人!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曾经深爱成灰烬

趁着莫汉成失恋,她终于能找到机会,在他喝醉时向他求婚。

作者:唐十二
标签:现代言情

super婚礼:狼性总裁太嚣张

沈颜:“当我男朋友。”韩洋:“不,我们还是结婚吧!”

作者:路萍天使
标签:现代言情

女主播,你火啦

我是网络直播间的假偶像,他是叱咤风云路的真财主。

作者:叶叶
标签:现代言情

识汝非人

他利用她弑兄夺位,改天逆命。 她说:独孤修,你会遭天谴。

作者:有匪二君子
标签:悬疑推理

神医狂妃

原谅她,那夜处于昏睡之中,她真的没有看到那该死的男人是谁啊!

作者:蓝幽幽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