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五雷斩魔诀

作者:太苍雨  发布时间:2015-08-20 08:42  字数:2558 

五雷斩魔诀,乃是太上七剑诀中最为刚猛的一道剑诀,天雷之力最为桀骜,远非人力可控,由五雷斩魔诀引导,天雷之威不可揣测!
两人落败,接下来蝠妖要对付的就是他们了,孟宪看向梦幻玉,道:“我们的事先不说,处理掉他再说,怎么样?”
54.224.200.104, 54.224.200.104;0;pc;1;磨铁文学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几人对峙着,空中两人一妖在拼斗,蝠妖越战越勇,两人渐渐被压制,孟帆泽小声道:“师兄,他们两个扛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帮忙?”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青岩和孟玉五层的修为尚且不能掌控七剑诀,孟宪不过是四层修为,根本难以驾驭。
雷云滚滚,丹田中的真气已近枯竭,但是却有浩然正气充斥在经脉之中,那是惶惶天威加身。
灵魁话音刚落,蝠妖猛的咆哮起来,太极图崩裂,蝙蝠妖眼睛猩红,身上的妖气滚滚翻腾,直接扑到黑衣人身前将黑衣人抓了起来,一道惨号过后黑衣人被抛下来,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另一边那黑衣人取出一面三角旗子插在地面上,直接将那黑色旋风吸了进去,隐在黑色旋风中厉鬼瞬间被炼化。
灵魁、黑衣人和蝠妖战成一团,蝠妖虽然刚被孟宪打成重伤,但是吸食了这么多鲜血,估计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对付两个人绰绰有余。
梦幻玉往后退了数丈,微笑道:“麻烦先生了。”
灵魁话音刚落,蝠妖猛的咆哮起来,太极图崩裂,蝙蝠妖眼睛猩红,身上的妖气滚滚翻腾,直接扑到黑衣人身前将黑衣人抓了起来,一道惨号过后黑衣人被抛下来,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一道道雷光在雷云中闪动,孟宪持剑而立,冷冷的注视着蝠妖,隐在体内的戾气在这一刻全被充斥在体内的浩然正气压制,身体前所未有的清明,蝠妖不可惧,邪魔不可猖!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厉鬼嘶吼扰乱心神,几人修道的时间毕竟很短,修行之法也不是如佛宗那般注重心神磨练,听着那阵阵嘶吼,孟帆泽和岚音的面色都有些惨白。
灵魁话音刚落,蝠妖猛的咆哮起来,太极图崩裂,蝙蝠妖眼睛猩红,身上的妖气滚滚翻腾,直接扑到黑衣人身前将黑衣人抓了起来,一道惨号过后黑衣人被抛下来,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轰!
“谢圣女!”黑衣人笑了两声,抽出腰间的弯刀朝着那蝠妖冲去。
“谢圣女!”黑衣人笑了两声,抽出腰间的弯刀朝着那蝠妖冲去。
“准备出手。”孟宪握着剑柄,他也能看出来灵魁和那个黑衣人不是蝠妖的对手,随时都有落败的可能。
雷云涌动,丹田中仅存的真气被瞬间抽干,一道成人手臂粗细的闪电从云层中探出,朝蝠妖落去。
梦幻玉面无惧色,站在那黑衣人身后,饶有兴趣道:“没想到你们捉妖门倒还真有两手啊。”
孟宪四人几乎同时放出了手中的仙剑和法宝,但是连蝠妖周身的妖气都未突破,就被打了回来,爆出的气浪将四人都掀飞,孟帆泽和岚音的体魄没有孟宪坚韧,齐齐喷出一口鲜血,就连孟宪都是感觉气血翻涌,一旁的梦幻玉也好不到哪里,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蝠妖惨号一声,被击落下来,一股焦臭之味弥漫开来,一道闪电已经重伤蝠妖,蝠妖挣扎了两下再度飞了起来,借着雷光可以看见蝠妖的背部被轰的皮开肉绽。
浩然正气,
梦幻玉看向一旁的黑衣人,道:“去吧,拿到我要的东西之后,你想要的全部都会给你。”
灵魁、黑衣人和蝠妖战成一团,蝠妖虽然刚被孟宪打成重伤,但是吸食了这么多鲜血,估计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对付两个人绰绰有余。
灵魁、黑衣人和蝠妖战成一团,蝠妖虽然刚被孟宪打成重伤,但是吸食了这么多鲜血,估计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对付两个人绰绰有余。
浩然正气,
“那是。”那黑衣人语气颇为自豪,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都是些小伎俩,哪能和圣女相比。”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梦幻玉不能死,她要是死了下一个就是他们,而且那一夜的事情她还没有说出来。
“天雷正火,
雷云滚滚,丹田中的真气已近枯竭,但是却有浩然正气充斥在经脉之中,那是惶惶天威加身。
“谢圣女!”黑衣人笑了两声,抽出腰间的弯刀朝着那蝠妖冲去。
“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孟宪体内的真气快速流转,剑诀一动,手中的仙剑破风而去,朝着空中的蝠妖射去。
丹田中的真气几乎是瞬间被抽空,一道天雷猛然炸响!
八卦镜闪动着红光,一副巨大的太极图从八卦镜中透出,将空中的蝠妖定住,太极图缓缓旋转,炼化着蝠妖周身的妖气。
梦幻玉面无惧色,站在那黑衣人身后,饶有兴趣道:“没想到你们捉妖门倒还真有两手啊。”
几人对峙着,空中两人一妖在拼斗,蝠妖越战越勇,两人渐渐被压制,孟帆泽小声道:“师兄,他们两个扛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帮忙?”
斩魔灭道!”
孟宪自然知道,但是不冒险一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天雷正火,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54.224.200.104, 54.224.200.104;0;pc;1;磨铁文学
天雷已落,蝠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电,蓝色闪电落在蝠妖身上!
54.224.200.104, 54.224.200.104;0;pc;1;磨铁文学
梦幻玉往后退了数丈,微笑道:“麻烦先生了。”
灵魁话音刚落,蝠妖猛的咆哮起来,太极图崩裂,蝙蝠妖眼睛猩红,身上的妖气滚滚翻腾,直接扑到黑衣人身前将黑衣人抓了起来,一道惨号过后黑衣人被抛下来,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梦幻玉不能死,她要是死了下一个就是他们,而且那一夜的事情她还没有说出来。
54.224.200.104, 54.224.200.104;0;pc;1;磨铁文学
孟宪自然知道,但是不冒险一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嘶!!
吸食了人血之后,蝠妖变得更加残暴,朝着灵魁扑来,那铜钱剑被蝠妖一下打飞,连带着灵魁也被击飞出去。
天雷已落,蝠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电,蓝色闪电落在蝠妖身上!
灵魁低喝一声,铜钱剑破空而出,一道道符篆从剑身中透出,朝着孟宪等人袭来的那道黑色旋风被铜钱剑射出的符篆镇住,无数的厉鬼从那黑色旋风中钻出,在触碰到那些符篆之后都消融开来。
“受死!”
灵魁低喝一声,铜钱剑破空而出,一道道符篆从剑身中透出,朝着孟宪等人袭来的那道黑色旋风被铜钱剑射出的符篆镇住,无数的厉鬼从那黑色旋风中钻出,在触碰到那些符篆之后都消融开来。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梦幻玉往后退了数丈,微笑道:“麻烦先生了。”
青岩和孟玉五层的修为尚且不能掌控七剑诀,孟宪不过是四层修为,根本难以驾驭。
梦幻玉看向一旁的黑衣人,道:“去吧,拿到我要的东西之后,你想要的全部都会给你。”
孟宪自然知道,但是不冒险一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嘶!!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孟宪四人几乎同时放出了手中的仙剑和法宝,但是连蝠妖周身的妖气都未突破,就被打了回来,爆出的气浪将四人都掀飞,孟帆泽和岚音的体魄没有孟宪坚韧,齐齐喷出一口鲜血,就连孟宪都是感觉气血翻涌,一旁的梦幻玉也好不到哪里,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天雷正火,
游荡在空中的冤魂厉鬼被突如其来的 天雷惊散,古语有云:魂归九幽,天雷灭之,冤魂厉魄,雷音碾之。天雷闪电,乃是冤魂鬼物的克星。
青岩和孟玉五层的修为尚且不能掌控七剑诀,孟宪不过是四层修为,根本难以驾驭。
嘶!!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那是。”那黑衣人语气颇为自豪,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都是些小伎俩,哪能和圣女相比。”
两人落败,接下来蝠妖要对付的就是他们了,孟宪看向梦幻玉,道:“我们的事先不说,处理掉他再说,怎么样?”
“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孟宪体内的真气快速流转,剑诀一动,手中的仙剑破风而去,朝着空中的蝠妖射去。
浩然正气,
灵魁面色一变,那黑衣人嗤笑道:“怎么,师弟你怕了?”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灵魁面色一变,那黑衣人嗤笑道:“怎么,师弟你怕了?”
厉鬼嘶吼扰乱心神,几人修道的时间毕竟很短,修行之法也不是如佛宗那般注重心神磨练,听着那阵阵嘶吼,孟帆泽和岚音的面色都有些惨白。
孟宪自然知道,但是不冒险一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受死!”
雷云滚滚,丹田中的真气已近枯竭,但是却有浩然正气充斥在经脉之中,那是惶惶天威加身。
“五雷斩魔诀!”梦幻玉小嘴微张,以她的眼力再加上孟宪念出的剑诀,已经看出了这道剑诀:“谁传你的剑诀?”
浩然正气,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几人对峙着,空中两人一妖在拼斗,蝠妖越战越勇,两人渐渐被压制,孟帆泽小声道:“师兄,他们两个扛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帮忙?”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厉鬼嘶吼扰乱心神,几人修道的时间毕竟很短,修行之法也不是如佛宗那般注重心神磨练,听着那阵阵嘶吼,孟帆泽和岚音的面色都有些惨白。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蝠妖腾空而起,借着月光众人看清了蝠妖幻化成人形的模样,还残留着蝙蝠的特征,面部有着细细的绒毛,鼻子微微翘起,一双耳朵尖尖的竖起,和妖身没什么区别。
“受死!”
蝠妖眼神一闪,无数的冤魂厉鬼被他摄入手中,而后化作两道黑色旋风朝着两拨人卷去。
灵魁低喝一声,铜钱剑破空而出,一道道符篆从剑身中透出,朝着孟宪等人袭来的那道黑色旋风被铜钱剑射出的符篆镇住,无数的厉鬼从那黑色旋风中钻出,在触碰到那些符篆之后都消融开来。
另一边那黑衣人取出一面三角旗子插在地面上,直接将那黑色旋风吸了进去,隐在黑色旋风中厉鬼瞬间被炼化。
梦幻玉面无惧色,站在那黑衣人身后,饶有兴趣道:“没想到你们捉妖门倒还真有两手啊。”
雷云滚滚,丹田中的真气已近枯竭,但是却有浩然正气充斥在经脉之中,那是惶惶天威加身。
“那是。”那黑衣人语气颇为自豪,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都是些小伎俩,哪能和圣女相比。”
“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孟宪体内的真气快速流转,剑诀一动,手中的仙剑破风而去,朝着空中的蝠妖射去。
蝠妖收回双手,长长的指甲刮在剑身上发出刺耳的声音,黑色旋风消散,铜钱剑飞回到灵魁手中,灵魁纵身一跃朝着蝠妖扑了过去,那没有剑锋的铜钱剑却让蝠妖忌惮,随手一挥将孟宪操控的仙剑击飞,一心应付灵魁。
梦幻玉看向一旁的黑衣人,道:“去吧,拿到我要的东西之后,你想要的全部都会给你。”
“谢圣女!”黑衣人笑了两声,抽出腰间的弯刀朝着那蝠妖冲去。
斩魔灭道!”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浩然正气,
“准备出手。”孟宪握着剑柄,他也能看出来灵魁和那个黑衣人不是蝠妖的对手,随时都有落败的可能。
孟宪收回仙剑,和孟帆泽、岚音站在一起,紧紧的盯着梦幻玉,他还有事想问她,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梦幻玉走了。
灵魁、黑衣人和蝠妖战成一团,蝠妖虽然刚被孟宪打成重伤,但是吸食了这么多鲜血,估计应该好的差不多了,对付两个人绰绰有余。
几人对峙着,空中两人一妖在拼斗,蝠妖越战越勇,两人渐渐被压制,孟帆泽小声道:“师兄,他们两个扛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帮忙?”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青岩和孟玉五层的修为尚且不能掌控七剑诀,孟宪不过是四层修为,根本难以驾驭。
游荡在空中的冤魂厉鬼被突如其来的 天雷惊散,古语有云:魂归九幽,天雷灭之,冤魂厉魄,雷音碾之。天雷闪电,乃是冤魂鬼物的克星。
“准备出手。”孟宪握着剑柄,他也能看出来灵魁和那个黑衣人不是蝠妖的对手,随时都有落败的可能。
两人落败,接下来蝠妖要对付的就是他们了,孟宪看向梦幻玉,道:“我们的事先不说,处理掉他再说,怎么样?”
“那是。”那黑衣人语气颇为自豪,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都是些小伎俩,哪能和圣女相比。”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那好,出手!”孟宪低喝一声,四人手中的法宝全部向空中的蝠妖打去,蝠妖眼神一动,一股妖气将全身包裹,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鸣叫化作妖身,一只巨大的黑色蝙蝠横在空中,将灵魁、黑衣人还有四人的飞剑法宝全部打落。
巨大的蝠翼上还留着一道剑痕,就算吸食了那么多人血也不会在短短三天时间就复原。
“千年蝠妖!”
灵魁面色一变,那黑衣人嗤笑道:“怎么,师弟你怕了?”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灵魁面色一变,那黑衣人嗤笑道:“怎么,师弟你怕了?”
灵魁没有搭理他,紧紧盯着黑衣人,黑衣人回头道:“圣女退后些。”
梦幻玉往后退了数丈,微笑道:“麻烦先生了。”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八卦镜闪动着红光,一副巨大的太极图从八卦镜中透出,将空中的蝠妖定住,太极图缓缓旋转,炼化着蝠妖周身的妖气。
孟帆泽看着空中的蝠妖,看了看那黑衣人道:“这是什么邪术?”
黑衣人手腕上的伤口像是被什么引动着,完全没有凝结的迹象,血流如注,浇灌在八卦镜上,黑衣人面色雪白,却露出病态的笑容,狠狠的盯着蝠妖,大笑道:“什么千年蝠妖,不还是败在我手上!”
灵魁看着天空,淡淡道:“困不住了。”
灵魁话音刚落,蝠妖猛的咆哮起来,太极图崩裂,蝙蝠妖眼睛猩红,身上的妖气滚滚翻腾,直接扑到黑衣人身前将黑衣人抓了起来,一道惨号过后黑衣人被抛下来,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吸食了人血之后,蝠妖变得更加残暴,朝着灵魁扑来,那铜钱剑被蝠妖一下打飞,连带着灵魁也被击飞出去。
孟宪四人几乎同时放出了手中的仙剑和法宝,但是连蝠妖周身的妖气都未突破,就被打了回来,爆出的气浪将四人都掀飞,孟帆泽和岚音的体魄没有孟宪坚韧,齐齐喷出一口鲜血,就连孟宪都是感觉气血翻涌,一旁的梦幻玉也好不到哪里,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蝠妖眼中充斥着无尽的血戾之意,将目光落在了梦幻玉身上,一嘴森白的獠牙在月色下闪动着寒光,孟宪眼神一动,一段心法口诀运转开来。
梦幻玉不能死,她要是死了下一个就是他们,而且那一夜的事情她还没有说出来。
一道道雷光在雷云中闪动,孟宪持剑而立,冷冷的注视着蝠妖,隐在体内的戾气在这一刻全被充斥在体内的浩然正气压制,身体前所未有的清明,蝠妖不可惧,邪魔不可猖!
54.224.200.104, 54.224.200.104;0;pc;1;磨铁文学
灵魁话音刚落,蝠妖猛的咆哮起来,太极图崩裂,蝙蝠妖眼睛猩红,身上的妖气滚滚翻腾,直接扑到黑衣人身前将黑衣人抓了起来,一道惨号过后黑衣人被抛下来,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
丹田中的真气几乎是瞬间被抽空,一道天雷猛然炸响!
几人对峙着,空中两人一妖在拼斗,蝠妖越战越勇,两人渐渐被压制,孟帆泽小声道:“师兄,他们两个扛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帮忙?”
“谢圣女!”黑衣人笑了两声,抽出腰间的弯刀朝着那蝠妖冲去。
轰!
游荡在空中的冤魂厉鬼被突如其来的 天雷惊散,古语有云:魂归九幽,天雷灭之,冤魂厉魄,雷音碾之。天雷闪电,乃是冤魂鬼物的克星。
孟宪自然知道,但是不冒险一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梦幻玉面无惧色,站在那黑衣人身后,饶有兴趣道:“没想到你们捉妖门倒还真有两手啊。”
蝠妖惨号一声,被击落下来,一股焦臭之味弥漫开来,一道闪电已经重伤蝠妖,蝠妖挣扎了两下再度飞了起来,借着雷光可以看见蝠妖的背部被轰的皮开肉绽。
雷云滚滚,丹田中的真气已近枯竭,但是却有浩然正气充斥在经脉之中,那是惶惶天威加身。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天雷正火,
破邪除障。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浩然正气,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54.224.200.104, 54.224.200.104;0;pc;1;磨铁文学
斩魔灭道!”
五雷斩魔诀,乃是太上七剑诀中最为刚猛的一道剑诀,天雷之力最为桀骜,远非人力可控,由五雷斩魔诀引导,天雷之威不可揣测!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一道道雷光在雷云中闪动,孟宪持剑而立,冷冷的注视着蝠妖,隐在体内的戾气在这一刻全被充斥在体内的浩然正气压制,身体前所未有的清明,蝠妖不可惧,邪魔不可猖!
“五雷斩魔诀!”梦幻玉小嘴微张,以她的眼力再加上孟宪念出的剑诀,已经看出了这道剑诀:“谁传你的剑诀?”
梦幻玉面无惧色,站在那黑衣人身后,饶有兴趣道:“没想到你们捉妖门倒还真有两手啊。”
“师傅连这个都交给师兄了吗?”孟帆泽愣愣的看着天空,而后突然想起来什么,大喊道:“师兄,你还不能用啊,会被剑诀反噬的!”
青岩和孟玉五层的修为尚且不能掌控七剑诀,孟宪不过是四层修为,根本难以驾驭。
“谢圣女!”黑衣人笑了两声,抽出腰间的弯刀朝着那蝠妖冲去。
孟宪自然知道,但是不冒险一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孟宪体内的真气快速流转,剑诀一动,手中的仙剑破风而去,朝着空中的蝠妖射去。
两人落败,接下来蝠妖要对付的就是他们了,孟宪看向梦幻玉,道:“我们的事先不说,处理掉他再说,怎么样?”
雷云涌动,丹田中仅存的真气被瞬间抽干,一道成人手臂粗细的闪电从云层中探出,朝蝠妖落去。
天雷已落,蝠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电,蓝色闪电落在蝠妖身上!
天雷已落,蝠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电,蓝色闪电落在蝠妖身上!
“受死!”
嘶!!
蝠妖惨号一声,被击落下来,一股焦臭之味弥漫开来,一道闪电已经重伤蝠妖,蝠妖挣扎了两下再度飞了起来,借着雷光可以看见蝠妖的背部被轰的皮开肉绽。
既然伤了,就不能再让蝠妖逃掉,不然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会被祸害。
“那好,出手!”孟宪低喝一声,四人手中的法宝全部向空中的蝠妖打去,蝠妖眼神一动,一股妖气将全身包裹,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鸣叫化作妖身,一只巨大的黑色蝙蝠横在空中,将灵魁、黑衣人还有四人的飞剑法宝全部打落。
丹田真气已空,胸口处的血色真气躁动起来,在经脉中流窜,枯竭的真气得到补充,孟宪没有犹豫,长剑一挥,一道淡红色的闪电再次落下!
“天雷正火,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那好,出手!”孟宪低喝一声,四人手中的法宝全部向空中的蝠妖打去,蝠妖眼神一动,一股妖气将全身包裹,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鸣叫化作妖身,一只巨大的黑色蝙蝠横在空中,将灵魁、黑衣人还有四人的飞剑法宝全部打落。
“那是。”那黑衣人语气颇为自豪,而后话锋一转道:“不过都是些小伎俩,哪能和圣女相比。”
雷云滚滚,丹田中的真气已近枯竭,但是却有浩然正气充斥在经脉之中,那是惶惶天威加身。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浩然正气,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蝠妖惨号一声,被击落下来,一股焦臭之味弥漫开来,一道闪电已经重伤蝠妖,蝠妖挣扎了两下再度飞了起来,借着雷光可以看见蝠妖的背部被轰的皮开肉绽。
“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孟宪体内的真气快速流转,剑诀一动,手中的仙剑破风而去,朝着空中的蝠妖射去。
梦幻玉看向一旁的黑衣人,道:“去吧,拿到我要的东西之后,你想要的全部都会给你。”
孟宪四人几乎同时放出了手中的仙剑和法宝,但是连蝠妖周身的妖气都未突破,就被打了回来,爆出的气浪将四人都掀飞,孟帆泽和岚音的体魄没有孟宪坚韧,齐齐喷出一口鲜血,就连孟宪都是感觉气血翻涌,一旁的梦幻玉也好不到哪里,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青岩和孟玉五层的修为尚且不能掌控七剑诀,孟宪不过是四层修为,根本难以驾驭。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准备出手。”孟宪握着剑柄,他也能看出来灵魁和那个黑衣人不是蝠妖的对手,随时都有落败的可能。
既然伤了,就不能再让蝠妖逃掉,不然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会被祸害。
天雷已落,蝠妖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电,蓝色闪电落在蝠妖身上!
斩魔灭道!”
梦幻玉往后退了数丈,微笑道:“麻烦先生了。”
蝠妖腾空而起,借着月光众人看清了蝠妖幻化成人形的模样,还残留着蝙蝠的特征,面部有着细细的绒毛,鼻子微微翘起,一双耳朵尖尖的竖起,和妖身没什么区别。
黑衣人取出一枚八卦镜,面色一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顺着手掌滴在八卦镜上。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灵魁掐出一道手诀,铜钱剑漂浮起来,释放出淡淡的金芒,将阴风迫开,梦幻玉身旁,那位黑衣人取出一串手链,撑开一道清光护罩将两人护住。
另一边那黑衣人取出一面三角旗子插在地面上,直接将那黑色旋风吸了进去,隐在黑色旋风中厉鬼瞬间被炼化。
“千年蝠妖!”
蝠妖眼神一闪,无数的冤魂厉鬼被他摄入手中,而后化作两道黑色旋风朝着两拨人卷去。
两人落败,接下来蝠妖要对付的就是他们了,孟宪看向梦幻玉,道:“我们的事先不说,处理掉他再说,怎么样?”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孟宪体内的真气快速流转,剑诀一动,手中的仙剑破风而去,朝着空中的蝠妖射去。
梦幻玉往后退了数丈,微笑道:“麻烦先生了。”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蝠妖收回双手,长长的指甲刮在剑身上发出刺耳的声音,黑色旋风消散,铜钱剑飞回到灵魁手中,灵魁纵身一跃朝着蝠妖扑了过去,那没有剑锋的铜钱剑却让蝠妖忌惮,随手一挥将孟宪操控的仙剑击飞,一心应付灵魁。
梦幻玉看了孟宪两眼,点头道:“可以。”
雷云滚滚,丹田中的真气已近枯竭,但是却有浩然正气充斥在经脉之中,那是惶惶天威加身。
“天雷正火,
“你们两个保护好自己。”孟宪体内的真气快速流转,剑诀一动,手中的仙剑破风而去,朝着空中的蝠妖射去。
阴风怒号,无数冤魂飘荡在空中,那是所有被蝠妖吸食了精魄鲜血的冤死之人,就连魂魄都被抽取出来,不能转生,化作厉鬼为蝠妖驱使。
蝠妖感觉到了天雷之威,翅膀一振放弃袭击梦幻玉想要逃离,孟宪长剑一指,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几人对峙着,空中两人一妖在拼斗,蝠妖越战越勇,两人渐渐被压制,孟帆泽小声道:“师兄,他们两个扛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帮忙?”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我的妖怪自行车

为什么我的自行车、拳套、手机都特么变成妖怪啦!

作者:阿光太师
标签:都市

愿你青春无悔

灰暗色的青春,这是一个在隐忍与反抗中挣扎成长的故事。

作者:银色贝壳
标签:青春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鬼闻乐见

处了两年多的女友跟人跑了,临走还不忘坑我一把。

作者:王纯阳
标签:悬疑

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

让我带你走进不一样的修真世界,领略不同的天地。

作者:暗修兰
标签:悬疑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