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活埋程云轩

作者:程董市长  发布时间:2015-08-19 21:34  字数:3043 

  此时去往赵家的那两个村庄,大王庄和小王庄的路上,有一处名叫猎狼谷。
  仰面向天的他,听着耳边的巨像,两边的山壁上,传出剧烈的爆炸声,山石滚滚而下。
  原本程裂山想要亲自前去收回村子,不过这事给程云轩听到以后,他哪里愿意放过这么一个逃离这么一个丢人地方的好机会。
  “啊•••舒服!”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普通山民的反抗居然能够将两个低阶武士给打成重伤,别说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更没有那个能力。
  愿赌服输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今日程家安排人员前去接受赵家的两个村庄的时候,他们居然被人打成重伤。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程云轩就要赶到之时那粗鄙大汉就准备直接过去灭杀了他,可是却被赵仁突然给拉住了。
  “啊•••舒服!”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山谷内两边悬崖陡峭,谷中道路里许崎岖难行,中间只勉强能够让一辆马车通行。
  还别说,这里的山川地貌,没有工业污染,更不想前世山林里树木被砍伐后留下的光秃秃的山头。
  可是这时的山谷内却被山石所堵,此路已然不通。
  程云轩脚在马身上轻轻一踏,有些违反力学常识的身体弓起后仰着就向身后飞去。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还别说,这里的山川地貌,没有工业污染,更不想前世山林里树木被砍伐后留下的光秃秃的山头。
  那人沙哑着声音缓缓说道:“比预期的还要顺利,程裂山没有过来。来人是程云轩,而且只有他一人!这趟买卖也太轻松了些,不知赵家主金币准备的怎么样了?”
  身形既然已经暴露,他也就没有在影藏下去的必要。
  果然一切尽收耳中。
  前翻关于程云轩的对赌,赵家不仅要归还吞并程家的五个村庄,另外还又多输给程家两个。
  仰面向天的他,听着耳边的巨像,两边的山壁上,传出剧烈的爆炸声,山石滚滚而下。
  看到活着的程云轩两人也吃惊于他是怎么从那必杀之局中逃脱出来的。
  就这样程云轩一路上心情放松,如旅游一般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赶路。
  没想到引来的居然会是程云轩,不过这样的结果也让赵仁十分的满意了。只是那百万金币花的就的确有些冤。
  程家人当然知道,背后是赵家在捣鬼。
  悠闲的时光中是短暂的,回到石虎城也才过了自由自在安逸的日子,今天又有事情找上门来。
  程云轩离开了石虎城后,内心的那种十分别扭的心绪消失一空,如鱼儿放生入大海一般,策马狂奔在苍茫的大地上。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回来的人,好像并没有提起这里路被堵上的事情!这两日天气晴朗,也没有暴雨等恶劣天气。那么这塌方出现的就太过蹊跷了!”
  看到活着的程云轩两人也吃惊于他是怎么从那必杀之局中逃脱出来的。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而赵仁此时却任然社么都还没有发现。
  他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身体上下,最后确认后。
  “赵家主,看来我们的生意还是要从长计议,不过这个小子有些意思!”
  仰面向天的他,听着耳边的巨像,两边的山壁上,传出剧烈的爆炸声,山石滚滚而下。
  赵仁的慷慨和不择手断倒是让那个粗鄙大汉十分的佩服。居然破天荒给他打了个五折。
  想着那些在争斗中为了程家而死去的人们,程云轩在那一刻怒火中烧,身上的杀气也在那一刻疯狂的增长着。
  悠闲的时光中是短暂的,回到石虎城也才过了自由自在安逸的日子,今天又有事情找上门来。
  “回来的人,好像并没有提起这里路被堵上的事情!这两日天气晴朗,也没有暴雨等恶劣天气。那么这塌方出现的就太过蹊跷了!”
  程云轩就要赶到之时那粗鄙大汉就准备直接过去灭杀了他,可是却被赵仁突然给拉住了。
  悠闲的时光中是短暂的,回到石虎城也才过了自由自在安逸的日子,今天又有事情找上门来。
  山石滚落,烟尘散去,马匹和程云轩都消失在了山谷中,留下的只有一滩乱石。
  骏马冲到了塌方的地方也任然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在上面。突然程云轩猛的一拉缰绳。
  程云轩脚在马身上轻轻一踏,有些违反力学常识的身体弓起后仰着就向身后飞去。
  “呵呵,那是在好不过的了!相信程云轩的死,会给这个老家伙一个沉重的打击,我在寻觅机会。到时候在通知齐团长。”
  程云轩眼中寒光一闪,就策马向着猎狼谷奔去。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突然前方的道路居然被塌方的岩石给堵住了,程云轩心中马上就警觉了起来。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看着落石快速的向着自己飞来,程云轩眼神淡定从容,“我靠!还真够狠的,这是想要将老子活埋啊!想要杀我,没门!”
  看着落石快速的向着自己飞来,程云轩眼神淡定从容,“我靠!还真够狠的,这是想要将老子活埋啊!想要杀我,没门!”
  身形既然已经暴露,他也就没有在影藏下去的必要。
  没想到引来的居然会是程云轩,不过这样的结果也让赵仁十分的满意了。只是那百万金币花的就的确有些冤。
  原本赵仁雇佣佣兵团设计这样一个局,是为了能够将程裂山引过来,乘机将这个程家的支柱给灭杀。
  山崖上两人迎风而立,一人青衣蒙面眼神阴沉,一人面容粗糙,却眼神凛冽。
  果然一切尽收耳中。
  还别说,这里的山川地貌,没有工业污染,更不想前世山林里树木被砍伐后留下的光秃秃的山头。
  不过程云轩一想因为自己赵家已经废了一个天才,前几日在擂台上又差点把赵纯给灭了,赵家人寻机发泄一下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身形既然已经暴露,他也就没有在影藏下去的必要。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直在杀戮场上徘徊的杀戮佣兵团卧弓城区的副团长,齐放对杀气的感知明锐度,让赵仁十分的吃惊。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此时他对传说中一些世家大族中所拥有的聚灵阵法,十分的向往。
  
  程云轩就要赶到之时那粗鄙大汉就准备直接过去灭杀了他,可是却被赵仁突然给拉住了。
  程云轩也是十分的惊讶,他心里暗道:“这个人不简单!”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愿赌服输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今日程家安排人员前去接受赵家的两个村庄的时候,他们居然被人打成重伤。
  程云轩离开了石虎城后,内心的那种十分别扭的心绪消失一空,如鱼儿放生入大海一般,策马狂奔在苍茫的大地上。
  “这个人居然是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哎呀!丢人丢大发了!”
  前翻关于程云轩的对赌,赵家不仅要归还吞并程家的五个村庄,另外还又多输给程家两个。
  程云轩脸上浮现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猛地一夹马腹,骏马嘶鸣一声后,猛然加速如离玄之箭一般向着山谷狂奔而去。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省的他天天躲在院子里,都不敢出屋。总觉得所有都在看他的笑话。
  不过程云轩一想因为自己赵家已经废了一个天才,前几日在擂台上又差点把赵纯给灭了,赵家人寻机发泄一下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仰面向天的他,听着耳边的巨像,两边的山壁上,传出剧烈的爆炸声,山石滚滚而下。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一直在杀戮场上徘徊的杀戮佣兵团卧弓城区的副团长,齐放对杀气的感知明锐度,让赵仁十分的吃惊。
  程云轩离开了石虎城后,内心的那种十分别扭的心绪消失一空,如鱼儿放生入大海一般,策马狂奔在苍茫的大地上。
  而赵仁此时却任然社么都还没有发现。
  森林和各种植被郁郁葱葱,一派没有被开发的原始森林的景象,空气清新干净,天空湛蓝无比,主要是四周灵气浓郁,环绕身体四周。
  森林和各种植被郁郁葱葱,一派没有被开发的原始森林的景象,空气清新干净,天空湛蓝无比,主要是四周灵气浓郁,环绕身体四周。
  看着落石快速的向着自己飞来,程云轩眼神淡定从容,“我靠!还真够狠的,这是想要将老子活埋啊!想要杀我,没门!”
  身形既然已经暴露,他也就没有在影藏下去的必要。
  森林和各种植被郁郁葱葱,一派没有被开发的原始森林的景象,空气清新干净,天空湛蓝无比,主要是四周灵气浓郁,环绕身体四周。
  愿赌服输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今日程家安排人员前去接受赵家的两个村庄的时候,他们居然被人打成重伤。
  悠闲的时光中是短暂的,回到石虎城也才过了自由自在安逸的日子,今天又有事情找上门来。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里就算的普通的马匹都是异常的神骏。这要的放在地球世界里,就算是著名的千里良驹也是不能与之媲美的。猎狼谷中道路崎岖,可是对坐下的马匹来说却是如履平地。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看着赵仁那青衣蒙面的打扮,程云轩就想起了,程裂山告诉他的家族危机那一战中也出现过的蒙面人。
  而齐放心中隐隐的还有些兴奋,对于佣兵团的副团长来说,赚取金币是他们的生活来源。
  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伙计,对于喜欢挑战的他来说心内的确里非常的失望,程云轩的死而复生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过来前面的猎狼谷,就快道目的地了!我倒要看看是赵家什么敢这么嚣张,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这个人居然是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哎呀!丢人丢大发了!”
  看到活着的程云轩两人也吃惊于他是怎么从那必杀之局中逃脱出来的。
  赵仁的慷慨和不择手断倒是让那个粗鄙大汉十分的佩服。居然破天荒给他打了个五折。
  接受村庄这种小事情,程云轩本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赵家人不懂事居然将程家人打程重伤也轮不到他出马。
  “哈哈哈哈••赵家主,你这百万金币花的我都替你怨的慌!要不你在加五十万金币,我帮你把程裂山也给你灭了吧!”
  带到程云轩身体凌空的那一刻,两人各自向着对方的山崖一记重击。
  此时他对传说中一些世家大族中所拥有的聚灵阵法,十分的向往。
  程云轩也是十分的惊讶,他心里暗道:“这个人不简单!”
  接受村庄这种小事情,程云轩本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赵家人不懂事居然将程家人打程重伤也轮不到他出马。
  此时的程云轩绝对可以肯定那人就是赵家家主赵仁。
  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伙计,对于喜欢挑战的他来说心内的确里非常的失望,程云轩的死而复生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程云轩从远处的草丛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什么人?出来!”
  突然一声长吼,程云轩一下跳了有七尺高。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里就算的普通的马匹都是异常的神骏。这要的放在地球世界里,就算是著名的千里良驹也是不能与之媲美的。猎狼谷中道路崎岖,可是对坐下的马匹来说却是如履平地。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个人居然是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哎呀!丢人丢大发了!”

  他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身体上下,最后确认后。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一次教训以后,程云轩对炼丹一事有了深深的恐惧,从此在也不提炼丹。躲在在即的房间潜心修炼,灵力。

  不得不说灵力的修炼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程云轩修炼了这么多天在丹田中也才凝聚出来十几滴灵液。

  这让他十分的郁闷,按照这样的速度,等到他把体内丹田窍穴全部都储满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此时他对传说中一些世家大族中所拥有的聚灵阵法,十分的向往。

  骏马冲到了塌方的地方也任然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在上面。突然程云轩猛的一拉缰绳。

  正所谓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程云轩吸收灵力的速度已经远远的高出,正常修炼者熟背了。如果程云轩将他的这种情况说给外人来听估计这是要气死人的节奏。

  悠闲的时光中是短暂的,回到石虎城也才过了自由自在安逸的日子,今天又有事情找上门来。

  前翻关于程云轩的对赌,赵家不仅要归还吞并程家的五个村庄,另外还又多输给程家两个。

  程云轩脚在马身上轻轻一踏,有些违反力学常识的身体弓起后仰着就向身后飞去。

  愿赌服输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今日程家安排人员前去接受赵家的两个村庄的时候,他们居然被人打成重伤。

  为此程裂山安排人员前去赵家交涉,赵家却是异常狡辩。说那是村子的人不愿意归附程家自发的反抗。

  普通山民的反抗居然能够将两个低阶武士给打成重伤,别说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更没有那个能力。

  程家人当然知道,背后是赵家在捣鬼。

  突然齐放大吼一声。

  原本程裂山想要亲自前去收回村子,不过这事给程云轩听到以后,他哪里愿意放过这么一个逃离这么一个丢人地方的好机会。

  省的他天天躲在院子里,都不敢出屋。总觉得所有都在看他的笑话。

  程裂山也明白孙子的心思,索性就没有坚持。

  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伙计,对于喜欢挑战的他来说心内的确里非常的失望,程云轩的死而复生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程云轩离开了石虎城后,内心的那种十分别扭的心绪消失一空,如鱼儿放生入大海一般,策马狂奔在苍茫的大地上。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而在他出了石虎城的时候,一只脚上绑有传信筒的猎鹰掠过程云轩向着远处的山林里飞去。

  此时去往赵家的那两个村庄,大王庄和小王庄的路上,有一处名叫猎狼谷。

  小山谷内两边悬崖陡峭,谷中道路里许崎岖难行,中间只勉强能够让一辆马车通行。

  可是这时的山谷内却被山石所堵,此路已然不通。

  山崖上两人迎风而立,一人青衣蒙面眼神阴沉,一人面容粗糙,却眼神凛冽。

  一声鹰鸣,划破长空,然后一只雄壮的猎鹰落在了那个面容粗糙之人的强壮的臂膀上。

  那人从猎鹰的腿部取出一个传信筒后,拿出了一个小纸条。

  那人沙哑着声音缓缓说道:“比预期的还要顺利,程裂山没有过来。来人是程云轩,而且只有他一人!这趟买卖也太轻松了些,不知赵家主金币准备的怎么样了?”

  那个青衣蒙面人冷声说道:“百万金币,我赵家还不放在眼里,既然定下了,就不会少你们的!”

  “哈哈哈••那就好,我就喜欢爽快人!”

  时间过的很快,远方单调的马蹄声响起,程云轩快到,两人对视一样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狰狞和畅快。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接受村庄这种小事情,程云轩本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赵家人不懂事居然将程家人打程重伤也轮不到他出马。

  不过程云轩一想因为自己赵家已经废了一个天才,前几日在擂台上又差点把赵纯给灭了,赵家人寻机发泄一下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就这样程云轩一路上心情放松,如旅游一般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赶路。

  还别说,这里的山川地貌,没有工业污染,更不想前世山林里树木被砍伐后留下的光秃秃的山头。

  程云轩脚在马身上轻轻一踏,有些违反力学常识的身体弓起后仰着就向身后飞去。

  森林和各种植被郁郁葱葱,一派没有被开发的原始森林的景象,空气清新干净,天空湛蓝无比,主要是四周灵气浓郁,环绕身体四周。

  这一次教训以后,程云轩对炼丹一事有了深深的恐惧,从此在也不提炼丹。躲在在即的房间潜心修炼,灵力。

  “啊•••舒服!”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突然齐放大吼一声。

  “过来前面的猎狼谷,就快道目的地了!我倒要看看是赵家什么敢这么嚣张,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程云轩眼中寒光一闪,就策马向着猎狼谷奔去。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里就算的普通的马匹都是异常的神骏。这要的放在地球世界里,就算是著名的千里良驹也是不能与之媲美的。猎狼谷中道路崎岖,可是对坐下的马匹来说却是如履平地。

  突然前方的道路居然被塌方的岩石给堵住了,程云轩心中马上就警觉了起来。

  “回来的人,好像并没有提起这里路被堵上的事情!这两日天气晴朗,也没有暴雨等恶劣天气。那么这塌方出现的就太过蹊跷了!”

  “过来前面的猎狼谷,就快道目的地了!我倒要看看是赵家什么敢这么嚣张,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事出反常必有妖,太多巧合的出现就表明事情绝对不是巧合,空气中弥漫出一股不同寻常的阴谋味道。

  程云轩脸上浮现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猛地一夹马腹,骏马嘶鸣一声后,猛然加速如离玄之箭一般向着山谷狂奔而去。

  骏马冲到了塌方的地方也任然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在上面。突然程云轩猛的一拉缰绳。

  看着赵仁那青衣蒙面的打扮,程云轩就想起了,程裂山告诉他的家族危机那一战中也出现过的蒙面人。

  极速奔跑中得骏马,嘶鸣一声,它那巨大的身躯来了一个紧急“停车”。

  程云轩脚在马身上轻轻一踏,有些违反力学常识的身体弓起后仰着就向身后飞去。

  山崖上两人迎风而立,一人青衣蒙面眼神阴沉,一人面容粗糙,却眼神凛冽。

  “轰隆隆•••”

  仰面向天的他,听着耳边的巨像,两边的山壁上,传出剧烈的爆炸声,山石滚滚而下。

  还别说,这里的山川地貌,没有工业污染,更不想前世山林里树木被砍伐后留下的光秃秃的山头。

  看着落石快速的向着自己飞来,程云轩眼神淡定从容,“我靠!还真够狠的,这是想要将老子活埋啊!想要杀我,没门!”

  程云轩神情冷静,身体在空中连续几个翻滚,脚步在崖壁上轻轻一踏就消失在了山石头烟尘之中。

  原本赵仁雇佣佣兵团设计这样一个局,是为了能够将程裂山引过来,乘机将这个程家的支柱给灭杀。

  没想到引来的居然会是程云轩,不过这样的结果也让赵仁十分的满意了。只是那百万金币花的就的确有些冤。

  愿赌服输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今日程家安排人员前去接受赵家的两个村庄的时候,他们居然被人打成重伤。

  程云轩就要赶到之时那粗鄙大汉就准备直接过去灭杀了他,可是却被赵仁突然给拉住了。

  程云轩就要赶到之时那粗鄙大汉就准备直接过去灭杀了他,可是却被赵仁突然给拉住了。

  山石滚落,烟尘散去,马匹和程云轩都消失在了山谷中,留下的只有一滩乱石。

  谨慎的赵仁就设计了这样跟省时省力的方法。“活埋!”

  没想到引来的居然会是程云轩,不过这样的结果也让赵仁十分的满意了。只是那百万金币花的就的确有些冤。

  带到程云轩身体凌空的那一刻,两人各自向着对方的山崖一记重击。

  山石滚落,烟尘散去,马匹和程云轩都消失在了山谷中,留下的只有一滩乱石。

  “哈哈哈哈••赵家主,你这百万金币花的我都替你怨的慌!要不你在加五十万金币,我帮你把程裂山也给你灭了吧!”

  赵仁的慷慨和不择手断倒是让那个粗鄙大汉十分的佩服。居然破天荒给他打了个五折。

  “呵呵,那是在好不过的了!相信程云轩的死,会给这个老家伙一个沉重的打击,我在寻觅机会。到时候在通知齐团长。”

  一直在杀戮场上徘徊的杀戮佣兵团卧弓城区的副团长,齐放对杀气的感知明锐度,让赵仁十分的吃惊。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而此时在两人不远处的草丛中,一个灰头土脸的身影藏在哪里一动不动,只是眼神异常的冰冷。

  原来程云轩在山石落下的那一刻,身体潜能爆发,就那样脚踏不断落下的岩石,身形在烟尘中快速的闪躲,在最后一颗冲出了塌方区域。

  这显然就是一场阴谋,艺高人胆大程云轩并没有急着逃跑,而是又偷偷的潜伏了回来。

  果然一切尽收耳中。

  “原来一切都是赵仁的策划,他居然想杀了我爷爷!”

  看着赵仁那青衣蒙面的打扮,程云轩就想起了,程裂山告诉他的家族危机那一战中也出现过的蒙面人。

  此时的程云轩绝对可以肯定那人就是赵家家主赵仁。

  愿赌服输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今日程家安排人员前去接受赵家的两个村庄的时候,他们居然被人打成重伤。

  想着那些在争斗中为了程家而死去的人们,程云轩在那一刻怒火中烧,身上的杀气也在那一刻疯狂的增长着。

  突然齐放大吼一声。

  “什么人?出来!”

  而赵仁此时却任然社么都还没有发现。

  程云轩眼中寒光一闪,就策马向着猎狼谷奔去。

  程云轩离开了石虎城后,内心的那种十分别扭的心绪消失一空,如鱼儿放生入大海一般,策马狂奔在苍茫的大地上。

  一直在杀戮场上徘徊的杀戮佣兵团卧弓城区的副团长,齐放对杀气的感知明锐度,让赵仁十分的吃惊。

  程云轩也是十分的惊讶,他心里暗道:“这个人不简单!”

  身形既然已经暴露,他也就没有在影藏下去的必要。

  程云轩从远处的草丛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看到活着的程云轩两人也吃惊于他是怎么从那必杀之局中逃脱出来的。

  虽然现在的程云轩看起来有些狼狈可是两人却都暗暗的对他提起了防备。

  而齐放心中隐隐的还有些兴奋,对于佣兵团的副团长来说,赚取金币是他们的生活来源。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伙计,对于喜欢挑战的他来说心内的确里非常的失望,程云轩的死而复生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赵家主,看来我们的生意还是要从长计议,不过这个小子有些意思!”

  
  而齐放心中隐隐的还有些兴奋,对于佣兵团的副团长来说,赚取金币是他们的生活来源。
  为此程裂山安排人员前去赵家交涉,赵家却是异常狡辩。说那是村子的人不愿意归附程家自发的反抗。
  程云轩从远处的草丛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灵力的修炼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程云轩修炼了这么多天在丹田中也才凝聚出来十几滴灵液。
  “什么人?出来!”
  谨慎的赵仁就设计了这样跟省时省力的方法。“活埋!”
  程云轩也是十分的惊讶,他心里暗道:“这个人不简单!”
  程云轩眼中寒光一闪,就策马向着猎狼谷奔去。
  看到活着的程云轩两人也吃惊于他是怎么从那必杀之局中逃脱出来的。
  看着赵仁那青衣蒙面的打扮,程云轩就想起了,程裂山告诉他的家族危机那一战中也出现过的蒙面人。
  
  程云轩神情冷静,身体在空中连续几个翻滚,脚步在崖壁上轻轻一踏就消失在了山石头烟尘之中。
  “轰隆隆•••”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原本赵仁雇佣佣兵团设计这样一个局,是为了能够将程裂山引过来,乘机将这个程家的支柱给灭杀。
  突然一声长吼,程云轩一下跳了有七尺高。
  接受村庄这种小事情,程云轩本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赵家人不懂事居然将程家人打程重伤也轮不到他出马。
  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伙计,对于喜欢挑战的他来说心内的确里非常的失望,程云轩的死而复生让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想着那些在争斗中为了程家而死去的人们,程云轩在那一刻怒火中烧,身上的杀气也在那一刻疯狂的增长着。
  “回来的人,好像并没有提起这里路被堵上的事情!这两日天气晴朗,也没有暴雨等恶劣天气。那么这塌方出现的就太过蹊跷了!”
  骏马冲到了塌方的地方也任然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在上面。突然程云轩猛的一拉缰绳。
  接受村庄这种小事情,程云轩本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赵家人不懂事居然将程家人打程重伤也轮不到他出马。
  看着赵仁那青衣蒙面的打扮,程云轩就想起了,程裂山告诉他的家族危机那一战中也出现过的蒙面人。
  那个青衣蒙面人冷声说道:“百万金币,我赵家还不放在眼里,既然定下了,就不会少你们的!”
  骏马冲到了塌方的地方也任然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在上面。突然程云轩猛的一拉缰绳。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程云轩就要赶到之时那粗鄙大汉就准备直接过去灭杀了他,可是却被赵仁突然给拉住了。
  极速奔跑中得骏马,嘶鸣一声,它那巨大的身躯来了一个紧急“停车”。
  正所谓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程云轩吸收灵力的速度已经远远的高出,正常修炼者熟背了。如果程云轩将他的这种情况说给外人来听估计这是要气死人的节奏。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程云轩坐在马上,伸了一个懒腰。
  普通山民的反抗居然能够将两个低阶武士给打成重伤,别说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更没有那个能力。
  程裂山也明白孙子的心思,索性就没有坚持。
  他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身体上下,最后确认后。
  而此时在两人不远处的草丛中,一个灰头土脸的身影藏在哪里一动不动,只是眼神异常的冰冷。
  普通山民的反抗居然能够将两个低阶武士给打成重伤,别说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更没有那个能力。
  一直在杀戮场上徘徊的杀戮佣兵团卧弓城区的副团长,齐放对杀气的感知明锐度,让赵仁十分的吃惊。
  可是这时的山谷内却被山石所堵,此路已然不通。
  突然齐放大吼一声。
  而齐放心中隐隐的还有些兴奋,对于佣兵团的副团长来说,赚取金币是他们的生活来源。
  程云轩神情冷静,身体在空中连续几个翻滚,脚步在崖壁上轻轻一踏就消失在了山石头烟尘之中。
  他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身体上下,最后确认后。
  看到活着的程云轩两人也吃惊于他是怎么从那必杀之局中逃脱出来的。
  骏马冲到了塌方的地方也任然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在上面。突然程云轩猛的一拉缰绳。
  愿赌服输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是今日程家安排人员前去接受赵家的两个村庄的时候,他们居然被人打成重伤。
  此时去往赵家的那两个村庄,大王庄和小王庄的路上,有一处名叫猎狼谷。
  不得不说灵力的修炼就是一个积累的过程,程云轩修炼了这么多天在丹田中也才凝聚出来十几滴灵液。
  原本程裂山想要亲自前去收回村子,不过这事给程云轩听到以后,他哪里愿意放过这么一个逃离这么一个丢人地方的好机会。
  普通山民的反抗居然能够将两个低阶武士给打成重伤,别说他们没有那个胆子,更没有那个能力。
  山石滚落,烟尘散去,马匹和程云轩都消失在了山谷中,留下的只有一滩乱石。
  山崖上两人迎风而立,一人青衣蒙面眼神阴沉,一人面容粗糙,却眼神凛冽。
  山崖上两人迎风而立,一人青衣蒙面眼神阴沉,一人面容粗糙,却眼神凛冽。
  “轰隆隆•••”
  “什么人?出来!”
  而在他出了石虎城的时候,一只脚上绑有传信筒的猎鹰掠过程云轩向着远处的山林里飞去。
  程云轩脚在马身上轻轻一踏,有些违反力学常识的身体弓起后仰着就向身后飞去。
  要想达到更高级别的灵液凝晶,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程云轩脚在马身上轻轻一踏,有些违反力学常识的身体弓起后仰着就向身后飞去。
  “赵家主,看来我们的生意还是要从长计议,不过这个小子有些意思!”
  悠闲的时光中是短暂的,回到石虎城也才过了自由自在安逸的日子,今天又有事情找上门来。
  程云轩眼中寒光一闪,就策马向着猎狼谷奔去。
  “过来前面的猎狼谷,就快道目的地了!我倒要看看是赵家什么敢这么嚣张,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时间过的很快,远方单调的马蹄声响起,程云轩快到,两人对视一样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狰狞和畅快。
  而此时在两人不远处的草丛中,一个灰头土脸的身影藏在哪里一动不动,只是眼神异常的冰冷。
  看着赵仁那青衣蒙面的打扮,程云轩就想起了,程裂山告诉他的家族危机那一战中也出现过的蒙面人。
  此时他对传说中一些世家大族中所拥有的聚灵阵法,十分的向往。
  程云轩大叫着,风一般的逃离了现场。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程家上下对他这身打扮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时间过的很快,远方单调的马蹄声响起,程云轩快到,两人对视一样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出狰狞和畅快。
  程云轩就要赶到之时那粗鄙大汉就准备直接过去灭杀了他,可是却被赵仁突然给拉住了。
  果然一切尽收耳中。
  “赵家主,看来我们的生意还是要从长计议,不过这个小子有些意思!”
  看到活着的程云轩两人也吃惊于他是怎么从那必杀之局中逃脱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里就算的普通的马匹都是异常的神骏。这要的放在地球世界里,就算是著名的千里良驹也是不能与之媲美的。猎狼谷中道路崎岖,可是对坐下的马匹来说却是如履平地。
  骏马冲到了塌方的地方也任然没有丝毫要减速的意思,眼看就要撞在上面。突然程云轩猛的一拉缰绳。
  “原来一切都是赵仁的策划,他居然想杀了我爷爷!”
  “这个人居然是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哎呀!丢人丢大发了!”
  无比自信的他居然一个人护卫都没有带。

程董市长说:

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惊悚直播

欢迎大家来到超级惊悚直播间,只能给你们一个忠告——小心身后!

作者:宇文长弓
标签:悬疑

特种兵在校园

特种兵秦剑锋以文艺兵吹箫手的身份退伍,他是个命犯桃花的人。

作者:剑锋同志
标签:都市

我的法尸老公

姥姥为我订了冥婚,让本就是阴命的我,从此诡事不断。

作者:潜心梦徒
标签:悬疑

教父

血,在沸腾!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破烂王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

作者:牛肉米粉
标签:都市

枭雄

我有个白富美老婆,但我的生活过的一点都不好……

作者:万道光芒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