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七章美人何意

作者:公子无爱  发布时间:2015-07-31 10:31  字数:1051 

  还未等美人说完,萧赜已经将其揽入怀中。
  果然不出一会的功夫,萧赜就面带微笑的出现在赫连茵面前。此时的帝王,已然忘记了尊卑礼仪。已经等不得赫连茵去见他了,径直来就见心爱的人儿。
  二人合计了一下,反复思量一番这才最后商定结果。
  萧赜更是欢喜的不得了,原以为这小娘子肯定还是要耍一些小性子的。他原本也是打算在等等的,从来没有要强迫这小娘子的意思。只是,如今美人竟然投怀送抱哪里有不懂佳人意的愚笨之人呢?
  赫连茵尴尬的低下头去,从来都不曾有什么过去的两个人哪里来的突然想念。更别说什么,心里有他了。可是,这些赫连茵不能说出口。余光触及的是韩兰英那希冀的目光,那样子好像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不过,萧赜也不是那种荒淫无度的帝王。倒只是与赫连茵说着一些体己的话,一旁的李嬷嬷着急了。
  萧赜极尽温柔的凝望着怀中之人,娇滴滴的模样却又无形的透出那么一丝丝的高冷来。绝对不是那些只会屈从被动毫无生趣的后宫妃子所能比拟的。
  李嬷嬷福身恭敬的道,低头之际向一旁的韩兰英使了一个眼色。
  赫连茵轻启如樱红唇,娇羞的吐出。
  赫连茵尴尬的低下头去,从来都不曾有什么过去的两个人哪里来的突然想念。更别说什么,心里有他了。可是,这些赫连茵不能说出口。余光触及的是韩兰英那希冀的目光,那样子好像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果然不出一会的功夫,萧赜就面带微笑的出现在赫连茵面前。此时的帝王,已然忘记了尊卑礼仪。已经等不得赫连茵去见他了,径直来就见心爱的人儿。
  不过,萧赜也不是那种荒淫无度的帝王。倒只是与赫连茵说着一些体己的话,一旁的李嬷嬷着急了。
  萧赜更是欢喜的不得了,原以为这小娘子肯定还是要耍一些小性子的。他原本也是打算在等等的,从来没有要强迫这小娘子的意思。只是,如今美人竟然投怀送抱哪里有不懂佳人意的愚笨之人呢?
  “陛下,哪里有?您别听嬷嬷胡说,陛下日理万机的……”
  这次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赫连茵与韩兰英一样都紧张的不得了。末了,她还再三追问韩兰英有没有想好。要是后悔还来得及,不然要是上了龙榻那就是在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不过,萧赜也不是那种荒淫无度的帝王。倒只是与赫连茵说着一些体己的话,一旁的李嬷嬷着急了。
  还未等美人说完,萧赜已经将其揽入怀中。
  韩兰英坚定的告诉赫连茵,她已然决定。
  还未等美人说完,萧赜已经将其揽入怀中。
  李嬷嬷福身恭敬的道,低头之际向一旁的韩兰英使了一个眼色。
  韩兰英坚定的告诉赫连茵,她已然决定。
  萧赜摊开的手掌,久久的矗立着。一丝错愕的看向低头不语的赫连茵,不知这又是何意?
  二人合计了一下,反复思量一番这才最后商定结果。
  帝王温润有力的手掌,已然覆盖住那娇柔纤细的玉手。一阵摩挲之后,这才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
  赫连茵尴尬的低下头去,从来都不曾有什么过去的两个人哪里来的突然想念。更别说什么,心里有他了。可是,这些赫连茵不能说出口。余光触及的是韩兰英那希冀的目光,那样子好像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赫连茵如同受到惊吓的鸟儿,却又半点不能反抗。被萧赜所触之处,无不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心里明明就是极其排斥的,身体却在本能的想去索取温柔。
  赫连茵如同受到惊吓的鸟儿,却又半点不能反抗。被萧赜所触之处,无不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心里明明就是极其排斥的,身体却在本能的想去索取温柔。
  “陛下,小娘子哪里懂的伺候陛下的礼节。眼下,又有我们这些碍眼的奴婢在此。小娘子定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奴等这就走。”
  还未等美人说完,萧赜已经将其揽入怀中。

  萧赜出了皇后的寝殿,就片刻也不耽误的去了宣德殿。

  还好,李嬷嬷早就通知了赫连茵。

  这次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赫连茵与韩兰英一样都紧张的不得了。末了,她还再三追问韩兰英有没有想好。要是后悔还来得及,不然要是上了龙榻那就是在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陛下,小娘子哪里懂的伺候陛下的礼节。眼下,又有我们这些碍眼的奴婢在此。小娘子定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奴等这就走。”

  “陛下,小娘子哪里懂的伺候陛下的礼节。眼下,又有我们这些碍眼的奴婢在此。小娘子定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奴等这就走。”

  韩兰英坚定的告诉赫连茵,她已然决定。

  二人合计了一下,反复思量一番这才最后商定结果。

  不过,萧赜也不是那种荒淫无度的帝王。倒只是与赫连茵说着一些体己的话,一旁的李嬷嬷着急了。

  果然不出一会的功夫,萧赜就面带微笑的出现在赫连茵面前。此时的帝王,已然忘记了尊卑礼仪。已经等不得赫连茵去见他了,径直来就见心爱的人儿。

  不过,萧赜也不是那种荒淫无度的帝王。倒只是与赫连茵说着一些体己的话,一旁的李嬷嬷着急了。

  “陛下,您可不知道。赫连娘子今儿一早就问奴婢,您会不会来呢?”

  萧赜闻言,半眯起眼睛。似有玩味的笑着对赫连茵道,“茵儿,果真如此?你心里还是有朕的?”

  赫连茵尴尬的低下头去,从来都不曾有什么过去的两个人哪里来的突然想念。更别说什么,心里有他了。可是,这些赫连茵不能说出口。余光触及的是韩兰英那希冀的目光,那样子好像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罢了,成全自己的姐妹又何尝不是在成全自己。既然,兰英如此想成为陛下的女人。她就成全好了,一咬牙,再抬头却是暗送秋波。眸光流盼,只这不经意的一眼,已然让萧赜不能自己。

  赫连茵轻启如樱红唇,娇羞的吐出。

  “陛下,哪里有?您别听嬷嬷胡说,陛下日理万机的……”

  还未等美人说完,萧赜已经将其揽入怀中。

  帝王温润有力的手掌,已然覆盖住那娇柔纤细的玉手。一阵摩挲之后,这才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

  赫连茵如同受到惊吓的鸟儿,却又半点不能反抗。被萧赜所触之处,无不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心里明明就是极其排斥的,身体却在本能的想去索取温柔。

  如此表里不一的感觉,让赫连茵只觉脸上滚烫,心里更是如同那一石激起千层巨浪般。

  萧赜更是欢喜的不得了,原以为这小娘子肯定还是要耍一些小性子的。他原本也是打算在等等的,从来没有要强迫这小娘子的意思。只是,如今美人竟然投怀送抱哪里有不懂佳人意的愚笨之人呢?

  萧赜极尽温柔的凝望着怀中之人,娇滴滴的模样却又无形的透出那么一丝丝的高冷来。绝对不是那些只会屈从被动毫无生趣的后宫妃子所能比拟的。

  赫连茵尴尬的低下头去,从来都不曾有什么过去的两个人哪里来的突然想念。更别说什么,心里有他了。可是,这些赫连茵不能说出口。余光触及的是韩兰英那希冀的目光,那样子好像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帝王温润有力的手掌,已然覆盖住那娇柔纤细的玉手。一阵摩挲之后,这才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

  就在帝王的手掌就要探到她的腰际时候,赫连茵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逃脱着立起。

  萧赜摊开的手掌,久久的矗立着。一丝错愕的看向低头不语的赫连茵,不知这又是何意?

  李嬷嬷见状,即刻解围道。

  萧赜摊开的手掌,久久的矗立着。一丝错愕的看向低头不语的赫连茵,不知这又是何意?

  “陛下,小娘子哪里懂的伺候陛下的礼节。眼下,又有我们这些碍眼的奴婢在此。小娘子定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奴等这就走。”

  这次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赫连茵与韩兰英一样都紧张的不得了。末了,她还再三追问韩兰英有没有想好。要是后悔还来得及,不然要是上了龙榻那就是在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李嬷嬷福身恭敬的道,低头之际向一旁的韩兰英使了一个眼色。
  萧赜极尽温柔的凝望着怀中之人,娇滴滴的模样却又无形的透出那么一丝丝的高冷来。绝对不是那些只会屈从被动毫无生趣的后宫妃子所能比拟的。
  “陛下,小娘子哪里懂的伺候陛下的礼节。眼下,又有我们这些碍眼的奴婢在此。小娘子定然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奴等这就走。”
  二人合计了一下,反复思量一番这才最后商定结果。
  如此表里不一的感觉,让赫连茵只觉脸上滚烫,心里更是如同那一石激起千层巨浪般。
  赫连茵尴尬的低下头去,从来都不曾有什么过去的两个人哪里来的突然想念。更别说什么,心里有他了。可是,这些赫连茵不能说出口。余光触及的是韩兰英那希冀的目光,那样子好像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赫连茵轻启如樱红唇,娇羞的吐出。
  这次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赫连茵与韩兰英一样都紧张的不得了。末了,她还再三追问韩兰英有没有想好。要是后悔还来得及,不然要是上了龙榻那就是在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帝王温润有力的手掌,已然覆盖住那娇柔纤细的玉手。一阵摩挲之后,这才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
  还未等美人说完,萧赜已经将其揽入怀中。
  二人合计了一下,反复思量一番这才最后商定结果。
  赫连茵尴尬的低下头去,从来都不曾有什么过去的两个人哪里来的突然想念。更别说什么,心里有他了。可是,这些赫连茵不能说出口。余光触及的是韩兰英那希冀的目光,那样子好像生怕她会拒绝一般。
  还好,李嬷嬷早就通知了赫连茵。
  帝王温润有力的手掌,已然覆盖住那娇柔纤细的玉手。一阵摩挲之后,这才视若珍宝的捧在手心里。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