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章 信任危机

作者:汪眸  发布时间:2015-07-31 03:36  字数:2598 

  “你现在在哪?我们正在回警局的路上。”短信足足过了两分钟,才发过来,我猜或许是段兰芝想了许久,下了决定以后,才发出这样一条短信。

  这条短信让我心中不禁有些欣喜,段兰芝主动发来这样一条短信,似乎预示着冷战即将结束,我们俩的关系即将和解?当然,我也能理会段兰芝这条短信的意思,是约我在警局见面,我便连忙回短信道:“我在你们局门口等你。”

  短信发完,我便迅速的洗漱并换好了衣服,顾不得精心打扮便是出了屋子,在小区门口的街上,叫了一辆出租,向学圣区警局疾驰而去,现在我的生活其实挺困难的,学习艺术本来就是要有不小的开销,以前是靠养父每个月打来的生活费,如今养父已经不在,我的收入来源可以说靠城市最低生活保障金这一条渠道,这时的我哪还舍得打车?只是想起对方是段兰芝,我还是叫了出租,大不了之后再省吃俭用一点。

  段兰芝也曾绕着弯说要改善我的生活,但都被我拒绝了,身为一个东鲁男人,我觉得我不能接受段兰芝的好意,不然不成了别人嘴里吃软饭的吗?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巧,我乘坐的出租车刚刚抵达学圣区警局,三辆警车便是呼啸着警笛疾驰而来。

  警笛的声音非常大,似乎在表明重案组全体成员此时愉悦的心情。

  警车挺稳后,段兰芝从第三辆警车上开门下来,她似乎猜到了出租车上是我,向出租车跑了过来,我连忙从钱包中取出车钱,不过段兰芝却是抢先一步敲开了司机的车窗,将一张十元人民币递给了出租车司机。

  我愣了愣,还是下了车。

  “怎么还坐出租车啊?”段兰芝见我下车,问道。

  “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想到之前我和她有些冷战的意味,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什么跟什么啊!”段兰芝有些生气的鼓起了嘴。

  “我就是问问案件的。”我讪讪一笑。

  段兰芝翻了翻白眼,我才意识到我说的话有些不合适,人家刚帮我交了车钱,我却没有关心人家,而是却说只是为了案件,我有种给自己嘴上抽一巴掌的冲动。

  还好段兰芝不属于那种喜欢斤斤计较的小女生,对我低声说道:“这次作案手法比之前的简单,也比较温和,被害人是昨日才来到齐鲁市谈生意的啤酒销售商,被打晕以后,束缚手脚堵住了嘴,扔到了真人CS场地的一出蚂穴里。”

  “虿盆?”我问。

  段兰芝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嗯,据留下的录像中凶手所说,确实是模仿虿盆的手法。”

  虿盆,是古代酷刑之一,相传是由纣王与妲己所发明,方法是将受刑人身上涂满蛇蝎毒虫最喜欢的酱味,然后扔入装满蛇蝎毒虫的大坑,让这些蛇蝎毒虫将受刑者当作食物而吞食,让受刑者在被蛇蝎毒虫的吞噬中痛苦死去。

  我微微皱了皱眉,又问:“凶手的这个创新似乎有些大胆吧?将蛇蝎毒虫用普通蚂蚁代替,这样未必能死人。”

  段兰芝闻言,神色黯淡了几分:“凶手似乎就是为了像警方证明这一点呢,我们发现的还是晚了,据法医初步勘察得出结论,被害者李某是在昨晚就被扔到了蚁穴,而且还被凶手将被害者几处要害用利器戳穿……”

  “也就是说,就算不是那些蚂蚁,被害者也会死,这些蚂蚁只是让他死的更加痛苦而已?”说到这里,我的眼皮突然跳了跳,我突然觉得这第三起凶案的残忍程度不亚于最近发生的前两起凶案,前两起凶案虽然受害者死状都极惨,但是对于受害者本人而言,所承受的痛苦的时间,以及所承受的希望和绝望,却是与这第三次凶案无法相比。

  段兰芝看我陷入了沉思,大概猜出我又开始分析起了案情来,对我说道:“你不用想太多了,李某在生前与犯罪嫌疑人周天仁有过业务接触,并且谈话并不愉快。而今天的一早,我们抵达犯罪现场时,有人发现犯罪嫌疑人周天仁也出现在了犯罪现场的附近。”

  段兰芝说着,便是转头看向了第二辆警车,第二辆警车的后门打开,一个皮肤黝黑,体格健壮的中年男人被之前见过的刘警官和另外一个我未见过的青年警察合力压着。

  “他就是周天仁?”我问。

  “嗯。一切迹象都表明他跟最新的两起凶案有关,加上你养父的三起凶案,都是在夜里作案的,而发生这三起凶案的三天夜晚,他根本没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已经初步认定,他就是真凶了。”段兰芝看了一眼被手铐铐住的周天仁,似乎是有些松了口气的说。

  “他有没有当过警察?”我问。

  段兰芝被我问的一怔:“海生?怎么?”

  我笑着摇了摇头,与渐渐走来,投来目光的周天仁对视,笑着说道:“凶手的作案手法以及逃脱办法都是一流水准,为什么会让你们那么轻松找到线索?”

  段兰芝听到了我的话,有些生气,音调不禁提高了几分,质问道:“周海生!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很轻松?!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这个人渣的案件,几天没有合眼?!你凭什么认为他就不是凶手?!”

  我被她的质问搞得有些哑口无言,倒不是他说的有多么在理,而是我没有想到她会那么生气,也没想到我会大意的说错了话。

  我叹了口气,看着被刘警官以及另外一个警察押送的周天仁饱有深意深深看了我一眼,被押送进警局,叹了口气,重新看向段兰芝,低声道:“对不起,不过我是见过真凶的,这个周天仁的身影,与他的身影,叠合不到一起。”

  段兰芝闻言先是一愣,旋即发出一声冷笑:“就凭你五年前模糊的记忆?”

  “是,而且我的记忆,比你想象中,要清晰的多。”对于案件的推理,我异常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判断。

  “可笑!我有事先忙了!再见!”看的出来,段兰芝生气了,不管周围警察的侧目与窃窃私语,用力的踩着鞋子,走入了警局。

  我呆立当场,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手足无措的愣在了当场,我从段兰芝的态度可以深刻感觉到,她似乎已经开始不相信我了。

  我们中间,出现了“信任危机”,而且似乎是与感情无关,理由看似荒诞不已的“信任危机”。

  但我确定,真正的犯罪凶手不是周天仁,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此时就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看着我,露出残忍的嘲笑。

  对,这似乎不仅仅是感觉那么简单,似乎我的身体,接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危险信号!

  我相信自己的感觉,猛然抬头四望,却并未看到可疑的路人,马路对面是齐鲁市的人民运动公园,但是这种危险的感觉似乎并不是来自那里!难道说是某个警察?对,凶手可能还是警察,毕竟杀害我父母的时候,他穿着一身警服!我又回头望去,那些逐渐散去的警察,似乎仍不是可以感觉的来源。

  我这才意识到,似乎自己今天有些冲动了,自己和段兰芝在光天化日之下讨论这个案件,并且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如果凶手在附近,一定会把我记在心中。

  想到这里,我背后不禁生出一丝凉意,我可不是恐怖电影里的主角,明知有危险还要去一探究竟,我必须得先离开这里,再想办法!想到这里,我便是向人行道走去。

  “周海生!”有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我背后响起,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蛇女

我一公司底层的跑腿文员,一朝穿成140多斤的肥婆。

作者:璇墨
标签:悬疑

诡女

我叫钏儿,是一个不祥之人,他们都管我叫灾星。

作者:枉凝眉x
标签:悬疑

阴阳往生

一个婴儿的降生,却给整个村带来了前世的梦魇。

作者:黑灯瞎火去赶路
标签:悬疑

安能年少不轻狂

少年不良,热血轻狂! 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

作者:拼命第一郎
标签:青春

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师范毕业,我被分配到一所很偏远的山村小学当老师。

作者:水刃
标签:悬疑

男人不窝囊

我的妻子温柔贤惠,青春漂亮,谁知道有一天……

作者:扫雷达人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