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15 我们两清

作者:蓝烟L  发布时间:2015-07-31 08:01  字数:1391 

  “拿着,公共场合,你这样不嫌丢人?”他把盒子塞给我,自己下了车靠在车门上等着。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乔煜在嘴边用手指打了个叉,另一边跟沈易一块儿来的那个人叫赵嘉齐,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易,趴在他肩头叼着吸管对我说:“玩笑归玩笑,这衣服可千万小心点弄坏了,四哥可有大用。”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乔煜拿着钱望着沈易发呆,神色跟孙同差不了多少,还隐蔽的拉了拉我的裙角,期待我跟他解释一下。而我哪有这个心情,看着这一幕无比眼熟。

  “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沈易冷不丁的冒出来插句话,把自己带的外套丢到我身上,说:“我帮你接弟弟,你帮我洗衣服,我们两清。”

  高二时我和陈灿得罪了一个学姐,她找了几个体育生在校门口堵我们,沈易也是这样,护在我们俩身前,别人让他别多管闲事,他就很坚定的说我是他女朋友。

  只不过那时他还没有以一敌几的本事,受伤住了一个月院。现在他是有了往这一站就能把人镇住的能耐,可不同的,是我们再也没有了曾经的亲密关系。

  “够不够?”沈易问我。

  我点点头干眨眼,这事儿的转变太出乎我意料了。

  “走吧。”

  我浑身凛然一震,望向沈易那张死人脸,不由升起一阵寒意。

  他很自然的往一侧抓住我的手,我假装去拉乔煜,不着痕迹的躲开。

  沈易握了个空,手僵了僵便收回去。

  我们几个才出派出所大门,里面那个看报纸的警察就跑出来,踢翻了门口的小盆栽,扯着嗓子喊:“沈易!你等着,市局现在已经在查你,我倒要看看你在百乐还能得意几天。我当了大半辈子警察,现在落到这个下场全都是你害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走吧。”

  他刚喊完,就被另一个年纪小的捂住嘴拖回去关上了门。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我浑身凛然一震,望向沈易那张死人脸,不由升起一阵寒意。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54.166.189.88, 54.166.189.88;0;pc;2;磨铁文学

  “够不够?”沈易问我。

  “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沈易冷不丁的冒出来插句话,把自己带的外套丢到我身上,说:“我帮你接弟弟,你帮我洗衣服,我们两清。”

  他很自然的往一侧抓住我的手,我假装去拉乔煜,不着痕迹的躲开。

  巷口停了一辆车,从驾驶室里钻出个脑袋笑嘻嘻的跟沈易打了声招呼,把车子开到我们面前,趴在车窗上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遍,笑着问沈易:“这是嫂子?”

  “没有的事,读书时一个学校,我们俩只是朋友。”我连连摇头。

  乔煜在嘴边用手指打了个叉,另一边跟沈易一块儿来的那个人叫赵嘉齐,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易,趴在他肩头叼着吸管对我说:“玩笑归玩笑,这衣服可千万小心点弄坏了,四哥可有大用。”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沈易有些失神,只淡淡嗯了一声,拉开车门让乔煜和他的小女友先上车。我本想拒绝,可看乔煜一瘸一拐的样子,这地方又不好打车,尴尬的道了声谢跟在后面钻了进去。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沈易看我这个样嘴角有点抽搐,把我带回车里,从前面拿了个盒子,“里面有套衣服,没穿过,你可以先换上救救急。”

  我脸上难堪,说:“不用了,我回家再换吧,没多长时间。”

  我们几个才出派出所大门,里面那个看报纸的警察就跑出来,踢翻了门口的小盆栽,扯着嗓子喊:“沈易!你等着,市局现在已经在查你,我倒要看看你在百乐还能得意几天。我当了大半辈子警察,现在落到这个下场全都是你害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拿着,公共场合,你这样不嫌丢人?”他把盒子塞给我,自己下了车靠在车门上等着。

  我往外看几眼,打开盒子里面也是件裙子,很短,银白色,有的地方看起来闪亮亮的,裙子穿上后才刚遮住屁股,完全就不适合我这个年龄穿。

54.166.189.88, 54.166.189.88;0;pc;2;磨铁文学

  何况……

  我捂着大腿上露出来的图案,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抱着一颗必死的心态重新回到餐馆坐下,乔煜只一眼就把嘴里塞得满满的零食全喷了出来,我死死瞪着他,把包挡在大腿上厉声教训他吃快一点。乔煜这个不知死活的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夹着一筷子菜咧着红肿的嘴角跟其他人说:“你们看我姐这样,像不像十八岁进夜店的小太妹?”

  我捏捏拳头,抬手给他一个爆栗,“吃你的饭,堵不住嘴信不信我再给你补一巴掌!”

  乔煜在嘴边用手指打了个叉,另一边跟沈易一块儿来的那个人叫赵嘉齐,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易,趴在他肩头叼着吸管对我说:“玩笑归玩笑,这衣服可千万小心点弄坏了,四哥可有大用。”

  只不过那时他还没有以一敌几的本事,受伤住了一个月院。现在他是有了往这一站就能把人镇住的能耐,可不同的,是我们再也没有了曾经的亲密关系。

  我点头,专心的把裙子往下拉,希望能多遮住一点。

  “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沈易冷不丁的冒出来插句话,把自己带的外套丢到我身上,说:“我帮你接弟弟,你帮我洗衣服,我们两清。”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他刚喊完,就被另一个年纪小的捂住嘴拖回去关上了门。
  高二时我和陈灿得罪了一个学姐,她找了几个体育生在校门口堵我们,沈易也是这样,护在我们俩身前,别人让他别多管闲事,他就很坚定的说我是他女朋友。
  “拿着,公共场合,你这样不嫌丢人?”他把盒子塞给我,自己下了车靠在车门上等着。
  “走吧。”
  我点点头干眨眼,这事儿的转变太出乎我意料了。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沈易有些失神,只淡淡嗯了一声,拉开车门让乔煜和他的小女友先上车。我本想拒绝,可看乔煜一瘸一拐的样子,这地方又不好打车,尴尬的道了声谢跟在后面钻了进去。
  “拿着,公共场合,你这样不嫌丢人?”他把盒子塞给我,自己下了车靠在车门上等着。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沈易冷不丁的冒出来插句话,把自己带的外套丢到我身上,说:“我帮你接弟弟,你帮我洗衣服,我们两清。”
  我捂着大腿上露出来的图案,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抱着一颗必死的心态重新回到餐馆坐下,乔煜只一眼就把嘴里塞得满满的零食全喷了出来,我死死瞪着他,把包挡在大腿上厉声教训他吃快一点。乔煜这个不知死活的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夹着一筷子菜咧着红肿的嘴角跟其他人说:“你们看我姐这样,像不像十八岁进夜店的小太妹?”
  “拿着,公共场合,你这样不嫌丢人?”他把盒子塞给我,自己下了车靠在车门上等着。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乔煜在嘴边用手指打了个叉,另一边跟沈易一块儿来的那个人叫赵嘉齐,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易,趴在他肩头叼着吸管对我说:“玩笑归玩笑,这衣服可千万小心点弄坏了,四哥可有大用。”
  “够不够?”沈易问我。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只不过那时他还没有以一敌几的本事,受伤住了一个月院。现在他是有了往这一站就能把人镇住的能耐,可不同的,是我们再也没有了曾经的亲密关系。
  高二时我和陈灿得罪了一个学姐,她找了几个体育生在校门口堵我们,沈易也是这样,护在我们俩身前,别人让他别多管闲事,他就很坚定的说我是他女朋友。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我捂着大腿上露出来的图案,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抱着一颗必死的心态重新回到餐馆坐下,乔煜只一眼就把嘴里塞得满满的零食全喷了出来,我死死瞪着他,把包挡在大腿上厉声教训他吃快一点。乔煜这个不知死活的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夹着一筷子菜咧着红肿的嘴角跟其他人说:“你们看我姐这样,像不像十八岁进夜店的小太妹?”
  送乔煜去医院处理好伤口,缝针时他女朋友不在,这小子总算露出了原型,痛痛快快的喊了一场,等他消停下来,看看表已经快三点了。他跟那个女孩都饿得肚子咕咕叫,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馆,随便填了填肚子。我在去超市买柚子回来的路上,踩到下水道的盖子,成功的摔了个狗啃泥,把高跟鞋的鞋跟也别断了,整个人说不上多狼狈。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没有的事,读书时一个学校,我们俩只是朋友。”我连连摇头。
54.166.189.88, 54.166.189.88;0;pc;2;磨铁文学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乔煜在嘴边用手指打了个叉,另一边跟沈易一块儿来的那个人叫赵嘉齐,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易,趴在他肩头叼着吸管对我说:“玩笑归玩笑,这衣服可千万小心点弄坏了,四哥可有大用。”
  沈易有些失神,只淡淡嗯了一声,拉开车门让乔煜和他的小女友先上车。我本想拒绝,可看乔煜一瘸一拐的样子,这地方又不好打车,尴尬的道了声谢跟在后面钻了进去。
  “走吧。”
  孙同脸上的不服气变成了讶异,嘴巴动了动,悄悄在沈易和乔煜之间来回扫了几遍,一咬牙低头从裤口袋里掏出一卷红钞,哆哆嗦嗦的抽出几张,亲手递到了乔煜手上道了歉。
  我浑身凛然一震,望向沈易那张死人脸,不由升起一阵寒意。
  “够不够?”沈易问我。
  他刚喊完,就被另一个年纪小的捂住嘴拖回去关上了门。

蓝烟L说:

这个男人闷骚起来还是挺可爱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