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12章 南派道士

作者:云不器  发布时间:2015-07-30 22:25  字数:3163 

  我带他们来到后门,那老者自我介绍道:“我叫刘南,道号文叔子,为道门南派第三十七代传人。”又指了指身旁那位年轻人,介绍道:“这是我师侄窦燕飞,是我南派掌教的大弟子。”
  做完这些,窦燕飞和刘南就准备离开库房,看来他们并没有打算就在这里盘问那女鬼地下的秘密。
  说完,他不再理会岳教授与我和秋水三人,和刘南两人挖了个小坑,然后把他们从前任库管家夺得的空棺放了进去。
  秋水将窦燕飞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对此嗤之以鼻,正想出言讽刺几句,岳教授说:“别出声,好好看,南派高手要施法捉鬼了。”
  不等文叔子开口,窦燕飞从身上摸出只木盒子,正是那只从前任库管家丢失的迷你棺!窦燕飞问我说:“林老板应该认识这东西吧?”
  岳教授说:“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可以擅作主张地挖下去,现在谁也不知道下面得情况究竟是怎么样,如果你们挖断了阵眼泄露了尸气,那么后果是什么恐怕你们不会不知道!”
  刘南转过头,看见岳教授的时候脸色变了变,又马上挤出干瘪的笑容,说:“原来是北派的岳师弟,别来无恙啊。”
  我明明只是被他捏住了肩膀,却感觉身上被一道无形的绳索给捆住了,全身的力气一泄而空,甚至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窦燕飞揉着手腕,恶狠狠地瞪着冰冰,刘南上前劝道:“算了吧,这只地灵已经认主了,你抢过来也没多大意思,现在还是执行掌教吩咐的任务吧。”
  窦燕飞和刘南将空棺埋好后,不顾地上的肮脏,双双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手里变换着念决。他们做这些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避讳我们几人的意思,我从窦燕飞的神情上,看到了炫耀。
  我明明只是被他捏住了肩膀,却感觉身上被一道无形的绳索给捆住了,全身的力气一泄而空,甚至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听他说话带着命令的口气,我顿时就不高兴了,转身欲走。那老者拦住我,脸上挤出几分市侩的笑容:“这位小哥,可否借一步说话。”
  岳教授摇摇头,但不说话,示意我看下去。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我目瞪口呆地开着这一幕,开口问岳教授:“那女鬼被杀死了?”
  岳教授看着刘南和窦燕飞的脚下翻开的泥土,说:“难道南派山门也对这小小的古墓的感兴趣?”
  岳教授微眯眼,解释说:“我猜应该他们应该是想要捉住这只迷你棺的主人,然后从它的嘴里得知这个墓穴的秘密。”
  窦燕飞得意地看着我,说:“你再啰里啰嗦,下一个灰飞烟灭的就是你!”

  秋水将窦燕飞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对此嗤之以鼻,正想出言讽刺几句,岳教授说:“别出声,好好看,南派高手要施法捉鬼了。”

  俩个男的一老一少,穿戴都破破旧旧的,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很自信,甚至有些倨傲。

  俩个男的一老一少,穿戴都破破旧旧的,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很自信,甚至有些倨傲。

  “你就是这家超市的老板?”那年轻人微昂着头,用鼻孔对我说话:“你店的库房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听他说话带着命令的口气,我顿时就不高兴了,转身欲走。那老者拦住我,脸上挤出几分市侩的笑容:“这位小哥,可否借一步说话。”

54.158.63.41, 54.158.63.41;0;pc;1;磨铁文学

  我带他们来到后门,那老者自我介绍道:“我叫刘南,道号文叔子,为道门南派第三十七代传人。”又指了指身旁那位年轻人,介绍道:“这是我师侄窦燕飞,是我南派掌教的大弟子。”

  耳光响亮!

  我疑惑地问道说:“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林柯,你们玄门中人找我有什么事?”

  岳教授拦住他们,说:“你们不能就这样带走这棺和木尸。”

  不等文叔子开口,窦燕飞从身上摸出只木盒子,正是那只从前任库管家丢失的迷你棺!窦燕飞问我说:“林老板应该认识这东西吧?”

  刘南站起来,动手挖开地下的坑,将之前埋在坑里的迷你空棺取了出来,打开棺盖,只见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樽人形木雕。

  我仔细看了看他手中的迷你棺,感觉尺寸要比被何神姑拿走的那只要大一些,颜色也更加深沉,但棺木上的纹饰相对简单。而其中最重要的是,窦燕飞手里的迷你棺竟然也是空的,里面的木雕人也是不翼而飞!

  “看来你知道这件事。”窦燕飞嘴角泛起得意的冷笑,直接了当地说道:“这个超市我们买了,你开个价!”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不等文叔子开口,窦燕飞从身上摸出只木盒子,正是那只从前任库管家丢失的迷你棺!窦燕飞问我说:“林老板应该认识这东西吧?”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窦燕飞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扫而空,收回银行卡,说道:“真不识抬举!库房我是一定要进去看看的,那就怪不得我先礼后兵了!”

  岳教授点点头。说:“应该不会错。而且这下头阴气极重,诸多布置亦正亦邪,一定埋着巨大的秘密。从这出土的几只迷你棺来看,是有千年前的玄门高人施法,用锁魂木代替尸体下葬,以达到千年灵魂不死的目的。”

  话音刚落,他猛然蹿前一步,伸手抓在我的肩膀上。看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手劲竟然非常大,捏着我的软肋威胁我给他打开库房的大门。

  我明明只是被他捏住了肩膀,却感觉身上被一道无形的绳索给捆住了,全身的力气一泄而空,甚至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只听砰的一声,女鬼在窦燕飞的手中化作金光点点,顿时灰飞烟灭。

  天眼!

  说完,他不再理会岳教授与我和秋水三人,和刘南两人挖了个小坑,然后把他们从前任库管家夺得的空棺放了进去。

  俩个男的一老一少,穿戴都破破旧旧的,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很自信,甚至有些倨傲。

  窦燕飞额头上的第三只眼冒出淡淡的绿光,照在我身旁的空地上,冰冰的身影马上就暴露了。只听那老道士刘南惊疑了一声,说:“想不到这里竟然可以看到千年难得出世的地灵?!”

  “看来你知道这件事。”窦燕飞嘴角泛起得意的冷笑,直接了当地说道:“这个超市我们买了,你开个价!”

  听刘南说是地灵,窦燕飞一把抓住冰冰,看他的样子仿佛想要占为己有:“没想到这趟下山有这么的收获,带这地灵回去师尊一定高兴!”

  “你就是这家超市的老板?”那年轻人微昂着头,用鼻孔对我说话:“你店的库房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放开她!她是我的家人!”我看他抓住冰冰,再也不能淡定了,上前想要撒开他的手。

  可窦燕飞任我拳打脚踢就是不松手,猛推了我一把,嘲讽道:“跟我斗?自不量力!我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窦燕飞冷笑连连,根本没把这位玄门前辈看在眼里,蛮横地说道:“除了我师尊,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命令我,别说是你,就算你们北派大长老来了,我也未必给他面子!”

  老道士刘南看气氛僵化,站出来打圆场,对我说:“林老板,我知道地灵是很珍贵的东西。这样吧,你把她忍痛割爱送给我们,就当我南派欠你个人情,以后你有事可以来上山讨回这个人情。”

  “我呸!”我直接喷了老神棍一脸吐沫,对窦燕飞说:“你放不放人?!”

  窦燕飞强扯着冰冰,昂起他倨傲的脑袋,说:“就不放!”

  看着她的脸,我没由来地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猛然想起秋水说过不要看这千年女鬼的正面,不然会折寿。仓惶间,冰冰搭上我的手,我从她手心感到一阵温润如玉的凉意,这股凉意直冲我的胸口,将那种难受的感觉镇压了下去。

  我气得从地上捡起半截板砖,朝他脑袋上招呼过去。

  砰的一声!不等我手里的板砖落在窦燕飞的脑门上,沙砾烧成的砖块竟然敢转眼间化为尘烟,被风一吹,就散了。

  窦燕飞得意地看着我,说:“你再啰里啰嗦,下一个灰飞烟灭的就是你!”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说完,他蔑视地看了我一样,正要往库房走,我知道库房那道铁门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冰冰被他拖着走,急了,张开嘴朝他手腕上死命地咬,窦燕飞啊的一声,这才送开了手,下意识地就甩了冰冰一巴掌!

  耳光响亮!

  耳光响亮!

  我看到冰冰瓷白色的脸上多了道五指印,肿地老高,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就算你是玄门高人,也不能做以大欺小的事!作为男人,面对这种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窦燕飞揉着手腕,恶狠狠地瞪着冰冰,刘南上前劝道:“算了吧,这只地灵已经认主了,你抢过来也没多大意思,现在还是执行掌教吩咐的任务吧。”

  听刘南说完,窦燕飞这才作罢,手指在库房门前一划,门前的铁索哐当落地,他与刘南两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看着上午被小美舅舅挖的地洞陷入沉思。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我赶紧给秋水打了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请告诉了她。

  就在那俩道士在库房准备开挖的时候,秋水与她的老师岳教授去而复返。岳教授看到那俩道士明显吃惊不小,对刘南说道:“文叔子师兄,好久不见了。”

  刘南转过头,看见岳教授的时候脸色变了变,又马上挤出干瘪的笑容,说:“原来是北派的岳师弟,别来无恙啊。”

  岳教授看着刘南和窦燕飞的脚下翻开的泥土,说:“难道南派山门也对这小小的古墓的感兴趣?”

  窦燕飞对岳教授也是一副趾高气昂的骄傲模样,嘴角牵着冷笑,不屑地说道:“小小的古墓?北派中人都喜欢信口胡言吗?凭你的眼光我不信看不出这下面有大阵,手法看起来和上千年的玄门前辈肯定有极大的关系!”

  岳教授说:“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可以擅作主张地挖下去,现在谁也不知道下面得情况究竟是怎么样,如果你们挖断了阵眼泄露了尸气,那么后果是什么恐怕你们不会不知道!”

  岳教授拦住他们,说:“你们不能就这样带走这棺和木尸。”

  窦燕飞回答说:“谁说我要挖下去?我们只是在守株待兔!”

  说完,他不再理会岳教授与我和秋水三人,和刘南两人挖了个小坑,然后把他们从前任库管家夺得的空棺放了进去。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秋水边看边问岳教授:“老师,他们在干嘛?”

  岳教授微眯眼,解释说:“我猜应该他们应该是想要捉住这只迷你棺的主人,然后从它的嘴里得知这个墓穴的秘密。”

  听完岳教授的话,我愈发的迷惑,问他:“教授,这库房的地底下难道真有座千年前的古代墓穴?”

  岳教授点点头。说:“应该不会错。而且这下头阴气极重,诸多布置亦正亦邪,一定埋着巨大的秘密。从这出土的几只迷你棺来看,是有千年前的玄门高人施法,用锁魂木代替尸体下葬,以达到千年灵魂不死的目的。”

54.158.63.41, 54.158.63.41;0;pc;1;磨铁文学

  窦燕飞和刘南将空棺埋好后,不顾地上的肮脏,双双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手里变换着念决。他们做这些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避讳我们几人的意思,我从窦燕飞的神情上,看到了炫耀。

  说完,他不再理会岳教授与我和秋水三人,和刘南两人挖了个小坑,然后把他们从前任库管家夺得的空棺放了进去。

  做完这些,窦燕飞和刘南就准备离开库房,看来他们并没有打算就在这里盘问那女鬼地下的秘密。

  窦燕飞和刘南将空棺埋好后,不顾地上的肮脏,双双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手里变换着念决。他们做这些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避讳我们几人的意思,我从窦燕飞的神情上,看到了炫耀。

  秋水将窦燕飞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对此嗤之以鼻,正想出言讽刺几句,岳教授说:“别出声,好好看,南派高手要施法捉鬼了。”

  刘南转过头,看见岳教授的时候脸色变了变,又马上挤出干瘪的笑容,说:“原来是北派的岳师弟,别来无恙啊。”

  岳教授微眯眼,解释说:“我猜应该他们应该是想要捉住这只迷你棺的主人,然后从它的嘴里得知这个墓穴的秘密。”

  就在那俩道士在库房准备开挖的时候,秋水与她的老师岳教授去而复返。岳教授看到那俩道士明显吃惊不小,对刘南说道:“文叔子师兄,好久不见了。”

  看着她的脸,我没由来地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猛然想起秋水说过不要看这千年女鬼的正面,不然会折寿。仓惶间,冰冰搭上我的手,我从她手心感到一阵温润如玉的凉意,这股凉意直冲我的胸口,将那种难受的感觉镇压了下去。

  施法中,窦燕飞从身上掏出只金色的铃铛,举在胸前摇个不停,嘴里念念有词:“金铃既出,神鬼皆伏!”

  阴暗的库房顿时光芒大亮,在刺眼的亮光中我看见了一道熟悉的婀娜声音,正是在公寓想要掐死我的那只女鬼!

  我目瞪口呆地开着这一幕,开口问岳教授:“那女鬼被杀死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全貌,用普通的形容词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美丽,竟有股惊艳脱俗之感。她身着华丽的大红宫装,眉心画着火焰图,葱管般的手中上涂着红色指甲。

  看着她的脸,我没由来地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猛然想起秋水说过不要看这千年女鬼的正面,不然会折寿。仓惶间,冰冰搭上我的手,我从她手心感到一阵温润如玉的凉意,这股凉意直冲我的胸口,将那种难受的感觉镇压了下去。

  窦燕飞嘴角生起邪笑,伸手凌空向那女鬼抓去,掐住她的脖子,不住地用力。那女鬼美艳的脸上面容狰狞,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凄厉可怖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只听砰的一声,女鬼在窦燕飞的手中化作金光点点,顿时灰飞烟灭。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的全貌,用普通的形容词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美丽,竟有股惊艳脱俗之感。她身着华丽的大红宫装,眉心画着火焰图,葱管般的手中上涂着红色指甲。

  我目瞪口呆地开着这一幕,开口问岳教授:“那女鬼被杀死了?”

  窦燕飞回答说:“谁说我要挖下去?我们只是在守株待兔!”

  岳教授摇摇头,但不说话,示意我看下去。

  刘南站起来,动手挖开地下的坑,将之前埋在坑里的迷你空棺取了出来,打开棺盖,只见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樽人形木雕。

  我看到那人形木雕是个年轻的古代美女,容貌与那女鬼有八九分相似,雕刻地栩栩如生。特别是她的眼睛,简直奇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好像看着你一样。

  做完这些,窦燕飞和刘南就准备离开库房,看来他们并没有打算就在这里盘问那女鬼地下的秘密。

  刘南站起来,动手挖开地下的坑,将之前埋在坑里的迷你空棺取了出来,打开棺盖,只见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樽人形木雕。

  岳教授拦住他们,说:“你们不能就这样带走这棺和木尸。”

  窦燕飞冷笑连连,根本没把这位玄门前辈看在眼里,蛮横地说道:“除了我师尊,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命令我,别说是你,就算你们北派大长老来了,我也未必给他面子!”

  天眼!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岳教授嘴角微微抽动,生气地说道:“我不用你给我面子,但是这里是我北派的修道场,这件事情也需慎重处置,不能由你们南派山门的自作主张!”

  说完,他蔑视地看了我一样,正要往库房走,我知道库房那道铁门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冰冰被他拖着走,急了,张开嘴朝他手腕上死命地咬,窦燕飞啊的一声,这才送开了手,下意识地就甩了冰冰一巴掌!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就在那俩道士在库房准备开挖的时候,秋水与她的老师岳教授去而复返。岳教授看到那俩道士明显吃惊不小,对刘南说道:“文叔子师兄,好久不见了。”
  窦燕飞回答说:“谁说我要挖下去?我们只是在守株待兔!”
  我赶紧给秋水打了个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请告诉了她。
  刘南站起来,动手挖开地下的坑,将之前埋在坑里的迷你空棺取了出来,打开棺盖,只见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樽人形木雕。
  岳教授微眯眼,解释说:“我猜应该他们应该是想要捉住这只迷你棺的主人,然后从它的嘴里得知这个墓穴的秘密。”
  不等文叔子开口,窦燕飞从身上摸出只木盒子,正是那只从前任库管家丢失的迷你棺!窦燕飞问我说:“林老板应该认识这东西吧?”
  刘南站起来,动手挖开地下的坑,将之前埋在坑里的迷你空棺取了出来,打开棺盖,只见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樽人形木雕。
  我气得从地上捡起半截板砖,朝他脑袋上招呼过去。
  岳教授拦住他们,说:“你们不能就这样带走这棺和木尸。”
  看着她的脸,我没由来地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猛然想起秋水说过不要看这千年女鬼的正面,不然会折寿。仓惶间,冰冰搭上我的手,我从她手心感到一阵温润如玉的凉意,这股凉意直冲我的胸口,将那种难受的感觉镇压了下去。
  耳光响亮!
  我目瞪口呆地开着这一幕,开口问岳教授:“那女鬼被杀死了?”
  我看到那人形木雕是个年轻的古代美女,容貌与那女鬼有八九分相似,雕刻地栩栩如生。特别是她的眼睛,简直奇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好像看着你一样。
  只听砰的一声,女鬼在窦燕飞的手中化作金光点点,顿时灰飞烟灭。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只听砰的一声,女鬼在窦燕飞的手中化作金光点点,顿时灰飞烟灭。
  窦燕飞得意地看着我,说:“你再啰里啰嗦,下一个灰飞烟灭的就是你!”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窦燕飞强扯着冰冰,昂起他倨傲的脑袋,说:“就不放!”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说完,他不再理会岳教授与我和秋水三人,和刘南两人挖了个小坑,然后把他们从前任库管家夺得的空棺放了进去。
  看着她的脸,我没由来地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猛然想起秋水说过不要看这千年女鬼的正面,不然会折寿。仓惶间,冰冰搭上我的手,我从她手心感到一阵温润如玉的凉意,这股凉意直冲我的胸口,将那种难受的感觉镇压了下去。
  “我呸!”我直接喷了老神棍一脸吐沫,对窦燕飞说:“你放不放人?!”
  话音刚落,他猛然蹿前一步,伸手抓在我的肩膀上。看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手劲竟然非常大,捏着我的软肋威胁我给他打开库房的大门。
  岳教授拦住他们,说:“你们不能就这样带走这棺和木尸。”
  不等文叔子开口,窦燕飞从身上摸出只木盒子,正是那只从前任库管家丢失的迷你棺!窦燕飞问我说:“林老板应该认识这东西吧?”
  俩个男的一老一少,穿戴都破破旧旧的,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很自信,甚至有些倨傲。
  听他说话带着命令的口气,我顿时就不高兴了,转身欲走。那老者拦住我,脸上挤出几分市侩的笑容:“这位小哥,可否借一步说话。”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窦燕飞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扫而空,收回银行卡,说道:“真不识抬举!库房我是一定要进去看看的,那就怪不得我先礼后兵了!”
  俩个男的一老一少,穿戴都破破旧旧的,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很自信,甚至有些倨傲。
  天眼!
  岳教授点点头。说:“应该不会错。而且这下头阴气极重,诸多布置亦正亦邪,一定埋着巨大的秘密。从这出土的几只迷你棺来看,是有千年前的玄门高人施法,用锁魂木代替尸体下葬,以达到千年灵魂不死的目的。”
  就在那俩道士在库房准备开挖的时候,秋水与她的老师岳教授去而复返。岳教授看到那俩道士明显吃惊不小,对刘南说道:“文叔子师兄,好久不见了。”
  看着她的脸,我没由来地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猛然想起秋水说过不要看这千年女鬼的正面,不然会折寿。仓惶间,冰冰搭上我的手,我从她手心感到一阵温润如玉的凉意,这股凉意直冲我的胸口,将那种难受的感觉镇压了下去。
  我带他们来到后门,那老者自我介绍道:“我叫刘南,道号文叔子,为道门南派第三十七代传人。”又指了指身旁那位年轻人,介绍道:“这是我师侄窦燕飞,是我南派掌教的大弟子。”
  说完,他不再理会岳教授与我和秋水三人,和刘南两人挖了个小坑,然后把他们从前任库管家夺得的空棺放了进去。
  俩个男的一老一少,穿戴都破破旧旧的,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很自信,甚至有些倨傲。
  天眼!
  砰的一声!不等我手里的板砖落在窦燕飞的脑门上,沙砾烧成的砖块竟然敢转眼间化为尘烟,被风一吹,就散了。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你就是这家超市的老板?”那年轻人微昂着头,用鼻孔对我说话:“你店的库房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岳教授嘴角微微抽动,生气地说道:“我不用你给我面子,但是这里是我北派的修道场,这件事情也需慎重处置,不能由你们南派山门的自作主张!”
  秋水边看边问岳教授:“老师,他们在干嘛?”
  “你就是这家超市的老板?”那年轻人微昂着头,用鼻孔对我说话:“你店的库房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天眼!
  只听砰的一声,女鬼在窦燕飞的手中化作金光点点,顿时灰飞烟灭。
  我看到那人形木雕是个年轻的古代美女,容貌与那女鬼有八九分相似,雕刻地栩栩如生。特别是她的眼睛,简直奇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好像看着你一样。
  岳教授点点头。说:“应该不会错。而且这下头阴气极重,诸多布置亦正亦邪,一定埋着巨大的秘密。从这出土的几只迷你棺来看,是有千年前的玄门高人施法,用锁魂木代替尸体下葬,以达到千年灵魂不死的目的。”
  我看到冰冰瓷白色的脸上多了道五指印,肿地老高,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就算你是玄门高人,也不能做以大欺小的事!作为男人,面对这种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来你知道这件事。”窦燕飞嘴角泛起得意的冷笑,直接了当地说道:“这个超市我们买了,你开个价!”
  我正准备跟这姓窦的拼命,冰冰赶紧抱着我的腿,大眼睛里泛着泪光,倔强地摇了摇头。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看着她的脸,我没由来地感觉胸口一阵疼痛,猛然想起秋水说过不要看这千年女鬼的正面,不然会折寿。仓惶间,冰冰搭上我的手,我从她手心感到一阵温润如玉的凉意,这股凉意直冲我的胸口,将那种难受的感觉镇压了下去。
  说完,他蔑视地看了我一样,正要往库房走,我知道库房那道铁门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冰冰被他拖着走,急了,张开嘴朝他手腕上死命地咬,窦燕飞啊的一声,这才送开了手,下意识地就甩了冰冰一巴掌!
  刘南转过头,看见岳教授的时候脸色变了变,又马上挤出干瘪的笑容,说:“原来是北派的岳师弟,别来无恙啊。”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我看到冰冰瓷白色的脸上多了道五指印,肿地老高,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就算你是玄门高人,也不能做以大欺小的事!作为男人,面对这种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窦燕飞和刘南将空棺埋好后,不顾地上的肮脏,双双盘腿坐在地上,闭上眼睛,手里变换着念决。他们做这些的时候,一点都没有避讳我们几人的意思,我从窦燕飞的神情上,看到了炫耀。
54.158.63.41, 54.158.63.41;0;pc;1;磨铁文学
  “放开她!她是我的家人!”我看他抓住冰冰,再也不能淡定了,上前想要撒开他的手。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岳教授点点头。说:“应该不会错。而且这下头阴气极重,诸多布置亦正亦邪,一定埋着巨大的秘密。从这出土的几只迷你棺来看,是有千年前的玄门高人施法,用锁魂木代替尸体下葬,以达到千年灵魂不死的目的。”
  我看不惯他得意洋洋的嘴脸,看他从破破烂烂的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差点就要甩在我脸上。我赶紧封住他的嘴:“这店,不卖!”
  窦燕飞揉着手腕,恶狠狠地瞪着冰冰,刘南上前劝道:“算了吧,这只地灵已经认主了,你抢过来也没多大意思,现在还是执行掌教吩咐的任务吧。”
  窦燕飞正要开口威胁我,突然腹部遭到重击,哇地一声松开了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地方狐疑不定。半晌,他冷静下来,咬破自己的中指,往额头上一抹,他的额头中央竟然开了个洞,里面冒出颗绿色的眼球。
  窦燕飞得意地看着我,说:“你再啰里啰嗦,下一个灰飞烟灭的就是你!”
  不等文叔子开口,窦燕飞从身上摸出只木盒子,正是那只从前任库管家丢失的迷你棺!窦燕飞问我说:“林老板应该认识这东西吧?”
  俩个男的一老一少,穿戴都破破旧旧的,但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却很自信,甚至有些倨傲。
  不等文叔子开口,窦燕飞从身上摸出只木盒子,正是那只从前任库管家丢失的迷你棺!窦燕飞问我说:“林老板应该认识这东西吧?”
  秋水边看边问岳教授:“老师,他们在干嘛?”
  岳教授点点头。说:“应该不会错。而且这下头阴气极重,诸多布置亦正亦邪,一定埋着巨大的秘密。从这出土的几只迷你棺来看,是有千年前的玄门高人施法,用锁魂木代替尸体下葬,以达到千年灵魂不死的目的。”
  耳光响亮!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戒指

高中生林峰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枚超级戒指……

作者:执笔划圆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超级校医

熊宇回归都市,成为商城大学校医院的一名校医……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地府微信群

约最美的鬼,揍最叼的人,我为自己代言……

作者:碧血染银枪
标签:都市

教父

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去!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大圣

如来和三藏深情对视?白骨精半夜惨叫?无限精彩尽在《大圣》

作者:龙不相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