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一节

作者:夙海  发布时间:2015-08-17 08:01  字数:3239 

54.81.120.254, 54.81.120.254;0;pc;1;磨铁文学
“哎呦我去~你忘了?他一直念叨什么‘生死有命半张纸,荣华富贵一笔销’啥的~”
再说刘介川被丘界天带回警局关了起来,喊得那是一个凄凉无辜;时间不长,其小姨——也就是工商局副局长余名利的老婆;带着一个律师模样的人风风火火冲进了警局,高喊放人!
两人穿过树林,跨过小河,回到了‘清心观’停车场;龙天款留了个心眼,记下了那两辆豪华进口车的牌照,然后和蔡封魁一起驾车回到了市区;蔡封魁要回局里一趟,龙天款也表示该回所里看看了,顺便了解点情况;于是两人分手,商定下班之后在‘金海美家’超市碰头。
“一会吃完了到车里再看~”
龙天款从派出所做完笔录出来,已经是中午了;他给蔡封魁打了个电话,蔡封魁让他来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泡馍店吃午饭、沟通情况,龙天款便去了。
“放了也得个老子经济补偿!要不拓麻就到纪委去告你们!”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跟这有啥关系?~当时还是我断后被人家抓住,你小子跑得快...”
“依贼~先看看再说”
“哈哈哈~”
“恭喜你~法力有长进!”龙天款抬手让蔡封魁看了看表。
“我擦!你怎么打开的?!”
“说明~这地方有宝贝!”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哎呦我去~高科技啊!”蔡封魁低声惊呼道。
“我擦!高科技也不好使了~被刮跑了!”蔡封魁做了个鬼脸,心有余悸。
“哈哈哈~”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这个!”龙天款将卷轴露了出来。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就是啊!你们有什么证据啊!我店里一天几十万的流水~你们给我抓进来已经耽误我好几万的生意了!你们拓麻赔的起么!”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哎呦我去~高科技啊!”蔡封魁低声惊呼道。
“这东西根本没有备案!哪家企业生产的?”
“呵呵~就是我那法宝拨浪鼓上的‘子午喧天’嘛!我这几天老念叨了,这不正好这上面的字也差不多么?我就随手拧了拧~”
两人施展法力,一路飞奔,又来到了那片树林;龙天款表示——‘就别浪费时间了!飞过去!’;于是两人腾空而起,飞身上树,攀着树枝急速前行;眼看就要跃过这片树林了,蔡封魁却听到了动静!便招呼龙天款隐蔽在了一棵树上;两人四下观察。很快就发现乔纳森和五名装备齐全的外籍人员出现在了视线里。
“赶紧走!”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恭喜你~法力有长进!”龙天款抬手让蔡封魁看了看表。
“哦?!还真是!哈哈~照这进度,再过十天半个月,估计就可以全天候作战了!”蔡封魁很得意。
“你是怎么弄开的?!”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嗯~”
“哈哈哈~”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我这边没事情况~哦!刚才那会我手下告诉我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出了市区,往北去了~”
“哎呦我去~你忘了?他一直念叨什么‘生死有命半张纸,荣华富贵一笔销’啥的~”
“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句;怎么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赶紧走!”
“给~”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对!那个‘花脸’就是‘光明寨’的!还是我问的那个保安队长!”蔡封魁兴奋地说道。
龙天款便将范大平和赵胜酒等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卷轴的事情告诉了蔡封魁。
龙天款从派出所做完笔录出来,已经是中午了;他给蔡封魁打了个电话,蔡封魁让他来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泡馍店吃午饭、沟通情况,龙天款便去了。
“说明~这地方有宝贝!”
“还真是国际恐怖势力啊!”龙天款也感到有些意外。
“能看出来谁还喝啊~赶紧走吧!”
“这看着也不像啊!”
“嗯!”
“哎呦我去~这做工!这手感!嘿嘿~~哦?!”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龙天款边吃边将上午的情况告诉了蔡封魁,蔡封魁听的很兴奋。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嗯~这可就不好搞了!咱还是先回去吧~”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那地方估计比刚才那片林子都危险~”
危机解除,那名老外收回了仪器;另一名女性老外则小心来到一具腐尸旁边进行扫描和取样,完成之后正要离开;突然树林里刮起一阵狂风,卷起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吹得龙天款和蔡封魁差点没从树上掉下来。狂风过后,两人再看——那帮老外已经消失了!地上的腐尸也不见了!
“刘总~消消气!张姐~您也别着急!刚才我来得时候打电话联系了,他们很快就放人~”
“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句;怎么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这个可能性不大,咱们国家的生化技术一点不比老外差;在国外搞高科技研究的华人也多了去了~如果真是国际恐怖势力介入,国家肯定有措施!”
“这就对上了!那个花脸肯定是受了刺激~他嘴里叨咕的那句话也肯定有来头!”
“赶紧走!”
“谁让你当时光顾着喝汽水儿了!”
“有背景是肯定的,也有可能是昨天来这的那帮人里~有GJK的人!”
龙天款便将范大平和赵胜酒等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卷轴的事情告诉了蔡封魁。
龙天款招呼蔡封魁,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树林;刚跑到那个小山冈上,蔡封魁表示自己的法力没有了,龙天款看看表——已经是午后一点四十了!
“嗯~这可就不好搞了!咱还是先回去吧~”
“就是嘛~刚才你也看见了~这地方很不简单!就咱俩,你还没法力了,万一出个闪失~那还不前功尽弃了,我也没法跟你爹交代啊!”
“嘿嘿~你到是说说这东西什么来头啊?”
“先别着急~咱们再捋捋!你觉得这帮老外是从哪来的?”龙天款坐了下来,掏出香烟扔给蔡封魁一颗。
两人穿过树林,跨过小河,回到了‘清心观’停车场;龙天款留了个心眼,记下了那两辆豪华进口车的牌照,然后和蔡封魁一起驾车回到了市区;蔡封魁要回局里一趟,龙天款也表示该回所里看看了,顺便了解点情况;于是两人分手,商定下班之后在‘金海美家’超市碰头。
“给~”
54.81.120.254, 54.81.120.254;0;pc;1;磨铁文学
“省城牌照?~有嫌疑!”
“就是啊!你们有什么证据啊!我店里一天几十万的流水~你们给我抓进来已经耽误我好几万的生意了!你们拓麻赔的起么!”
“这个!”龙天款将卷轴露了出来。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行了吧你!还不是你师傅抠门闹得~那个~你那会吃饭的时候露出来那宝贝呢~给我看看!”
龙天款便将范大平和赵胜酒等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卷轴的事情告诉了蔡封魁。
“不应该啊!一般这种宝贝,都得是藏有重大机密啊!~这东西什么来头?”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擦!这什么好东西啊~我看看!”
“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想啊!照你说的~昨天那帮人里有GJK的人,今天又来!说明什么?”
“刘总~消消气!张姐~您也别着急!刚才我来得时候打电话联系了,他们很快就放人~”
“啥也别说了!吃完饭就去一趟~趁着我有法力!~赶紧的!”
“嗯~也是啊!那你的意思~咱们先回去,召集他们那几个,然后一块来?”
两人穿过树林,跨过小河,回到了‘清心观’停车场;龙天款留了个心眼,记下了那两辆豪华进口车的牌照,然后和蔡封魁一起驾车回到了市区;蔡封魁要回局里一趟,龙天款也表示该回所里看看了,顺便了解点情况;于是两人分手,商定下班之后在‘金海美家’超市碰头。
“哦?!还真是!哈哈~照这进度,再过十天半个月,估计就可以全天候作战了!”蔡封魁很得意。
“跟这有啥关系?~当时还是我断后被人家抓住,你小子跑得快...”
“谁让你当时光顾着喝汽水儿了!”
“恭喜你~法力有长进!”龙天款抬手让蔡封魁看了看表。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就这条河~把他们放到了?”蔡封魁问道。
“啥意思啊!怕啦?我都没怕~切!”
“嘿嘿~又多了一件宝贝!”
“擦!这什么好东西啊~我看看!”
危机解除,那名老外收回了仪器;另一名女性老外则小心来到一具腐尸旁边进行扫描和取样,完成之后正要离开;突然树林里刮起一阵狂风,卷起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吹得龙天款和蔡封魁差点没从树上掉下来。狂风过后,两人再看——那帮老外已经消失了!地上的腐尸也不见了!
“这帮老外~看来是有备而来啊!”龙天款也感叹道。
“管他是哪国的!抓过来问问~”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那地方估计比刚才那片林子都危险~”
“我擦!高科技也不好使了~被刮跑了!”蔡封魁做了个鬼脸,心有余悸。
龙天款招呼蔡封魁,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树林;刚跑到那个小山冈上,蔡封魁表示自己的法力没有了,龙天款看看表——已经是午后一点四十了!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这看着也不像啊!”
“哦?!还真是!哈哈~照这进度,再过十天半个月,估计就可以全天候作战了!”蔡封魁很得意。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对啊!他们几个也都有法力~人多好办事儿嘛!”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我擦!老外也来了?”蔡封魁大感意外。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擦!这什么好东西啊~我看看!”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54.81.120.254, 54.81.120.254;0;pc;1;磨铁文学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一会吃完了到车里再看~”
“哎呦我去~你忘了?他一直念叨什么‘生死有命半张纸,荣华富贵一笔销’啥的~”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这~这是我的私事!再说了~这也不是违禁品!”
“行了吧你!还不是你师傅抠门闹得~那个~你那会吃饭的时候露出来那宝贝呢~给我看看!”
“这个可能性不大,咱们国家的生化技术一点不比老外差;在国外搞高科技研究的华人也多了去了~如果真是国际恐怖势力介入,国家肯定有措施!”
两人不动声色,躲在树上观察;就看乔纳森等人拿着各种仪器,小心翼翼地前进,前后左右上下各种探测;
“这看着也不像啊!”
“就是啊!你们有什么证据啊!我店里一天几十万的流水~你们给我抓进来已经耽误我好几万的生意了!你们拓麻赔的起么!”
两人匆匆吃完了饭,驾车就直奔‘冤魂寨’。出了市区,两人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新建的‘清心观’;果然发现在停车场里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兴奋之余,龙天款大致给蔡封魁介绍了一下地理情况,两人翻过一座小山坡,又跑了一段路,遇上了那条‘小河’。
“放了也得个老子经济补偿!要不拓麻就到纪委去告你们!”
“赶紧走!”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嗯~~馒头~你还记得咱们上小学的时候去药厂偷汽水儿的事么?”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就这条河~把他们放到了?”蔡封魁问道。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我擦!高科技也不好使了~被刮跑了!”蔡封魁做了个鬼脸,心有余悸。
“对!那个‘花脸’就是‘光明寨’的!还是我问的那个保安队长!”蔡封魁兴奋地说道。
“行了吧你!还不是你师傅抠门闹得~那个~你那会吃饭的时候露出来那宝贝呢~给我看看!”
“擦!这什么好东西啊~我看看!”
“嗯!”
“说话干净点!谁是废物啊?!”丘界天突然出现在拘禁室门口。
“哎呦我去~这么曲折呢?那咱也去到那个‘清心观’看看呗!”
“跟这有啥关系?~当时还是我断后被人家抓住,你小子跑得快...”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这样也行啊?!”
“这个有可能!不过GJK要是了解‘冤魂寨’的情况,那说明他们的背景很深啊!”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放了也得个老子经济补偿!要不拓麻就到纪委去告你们!”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哦~!想起来了~那个人不是精神病么?咋了?”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这个有可能!不过GJK要是了解‘冤魂寨’的情况,那说明他们的背景很深啊!”
“行了~行了!骂几句得了;小关~这是怎么回事啊?”
“哎呦我去~你忘了?他一直念叨什么‘生死有命半张纸,荣华富贵一笔销’啥的~”
“我这边没事情况~哦!刚才那会我手下告诉我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出了市区,往北去了~”
“我告诉你们!别以为是警察就了不起~有什么证据啊?叫你们局长出来!”
“空的?!~怎么会是空的呢?”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这看着也不像啊!”
“你看你~好歹也是什么‘摩天尊者’了!怎么还变得胆小了~”
“这个!”龙天款将卷轴露了出来。
“嘿嘿~又多了一件宝贝!”
“这个有可能!不过GJK要是了解‘冤魂寨’的情况,那说明他们的背景很深啊!”
“这看着也不像啊!”
“没听说过——‘知道的越多越心虚嘛’;再者说了,咱这也不是害怕啊?总不能啥事没干成自个儿先挂了吧?~跟刚才那帮老外似的!”
“行了~行了!骂几句得了;小关~这是怎么回事啊?”
“管他是哪国的!抓过来问问~”
“这看着也不像啊!”
“哈哈哈~”
“这个可能性不大,咱们国家的生化技术一点不比老外差;在国外搞高科技研究的华人也多了去了~如果真是国际恐怖势力介入,国家肯定有措施!”
“呵呵~就是我那法宝拨浪鼓上的‘子午喧天’嘛!我这几天老念叨了,这不正好这上面的字也差不多么?我就随手拧了拧~”
这一老一小如同两条疯狗,在拘禁室内外破口大骂;几名警员前来劝解也没用,就在这时,关宁赶了过来。
龙天款从派出所做完笔录出来,已经是中午了;他给蔡封魁打了个电话,蔡封魁让他来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泡馍店吃午饭、沟通情况,龙天款便去了。
刘介川和他小姨大眼瞪小眼,说不出话来。
“那你不上班了?”
“对!那个‘花脸’就是‘光明寨’的!还是我问的那个保安队长!”蔡封魁兴奋地说道。
“对啊!他们几个也都有法力~人多好办事儿嘛!”
“谁让你当时光顾着喝汽水儿了!”
“哎呦我去~这做工!这手感!嘿嘿~~哦?!”
“哎呦我去~这做工!这手感!嘿嘿~~哦?!”
“嗯~”
“空的?!~怎么会是空的呢?”
“没听说过——‘知道的越多越心虚嘛’;再者说了,咱这也不是害怕啊?总不能啥事没干成自个儿先挂了吧?~跟刚才那帮老外似的!”
“省城牌照?~有嫌疑!”
“先别着急~咱们再捋捋!你觉得这帮老外是从哪来的?”龙天款坐了下来,掏出香烟扔给蔡封魁一颗。
“这东西根本没有备案!哪家企业生产的?”
“我这边没事情况~哦!刚才那会我手下告诉我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出了市区,往北去了~”
54.81.120.254, 54.81.120.254;0;pc;1;磨铁文学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啥好戏?哦~呵呵!”
龙天款便将范大平和赵胜酒等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卷轴的事情告诉了蔡封魁。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这样也行啊?!”
“对啊!他们几个也都有法力~人多好办事儿嘛!”

龙天款从派出所做完笔录出来,已经是中午了;他给蔡封魁打了个电话,蔡封魁让他来人民广场附近的一家泡馍店吃午饭、沟通情况,龙天款便去了。

“灯泡~上午有什么发现?”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这个!”龙天款将卷轴露了出来。

“擦!这什么好东西啊~我看看!”

“一会吃完了到车里再看~”

“这个!”龙天款将卷轴露了出来。

“给~”

“嗯~”

54.81.120.254, 54.81.120.254;0;pc;1;磨铁文学

龙天款边吃边将上午的情况告诉了蔡封魁,蔡封魁听的很兴奋。

“你咋不给我打电话啊?~要是有我在,咱俩绝对能抓住哪个人!”

“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刘总~消消气!张姐~您也别着急!刚才我来得时候打电话联系了,他们很快就放人~”

“我这边没事情况~哦!刚才那会我手下告诉我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出了市区,往北去了~”

“省城牌照?~有嫌疑!”

“这就对上了!那个花脸肯定是受了刺激~他嘴里叨咕的那句话也肯定有来头!”

“一会吃完了到车里再看~”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我这边没事情况~哦!刚才那会我手下告诉我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出了市区,往北去了~”

“你的意思也是奔着哪个‘冤魂寨’去的?”

“嗯~~馒头~你还记得咱们上小学的时候去药厂偷汽水儿的事么?”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我擦!你怎么打开的?!”

“跟这有啥关系?~当时还是我断后被人家抓住,你小子跑得快...”

“行了~行了!骂几句得了;小关~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不是说这个~是那个清洁工!就那个~花脸”

龙天款招呼蔡封魁,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树林;刚跑到那个小山冈上,蔡封魁表示自己的法力没有了,龙天款看看表——已经是午后一点四十了!

“哦~!想起来了~那个人不是精神病么?咋了?”

两人匆匆吃完了饭,驾车就直奔‘冤魂寨’。出了市区,两人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新建的‘清心观’;果然发现在停车场里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兴奋之余,龙天款大致给蔡封魁介绍了一下地理情况,两人翻过一座小山坡,又跑了一段路,遇上了那条‘小河’。

“哎呦我去~你忘了?他一直念叨什么‘生死有命半张纸,荣华富贵一笔销’啥的~”

“不应该啊!一般这种宝贝,都得是藏有重大机密啊!~这东西什么来头?”

“这看着也不像啊!”

“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句;怎么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这样也行啊?!”

“谁让你当时光顾着喝汽水儿了!”

两人穿过树林,跨过小河,回到了‘清心观’停车场;龙天款留了个心眼,记下了那两辆豪华进口车的牌照,然后和蔡封魁一起驾车回到了市区;蔡封魁要回局里一趟,龙天款也表示该回所里看看了,顺便了解点情况;于是两人分手,商定下班之后在‘金海美家’超市碰头。

“空的?!~怎么会是空的呢?”

两人匆匆吃完了饭,驾车就直奔‘冤魂寨’。出了市区,两人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新建的‘清心观’;果然发现在停车场里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兴奋之余,龙天款大致给蔡封魁介绍了一下地理情况,两人翻过一座小山坡,又跑了一段路,遇上了那条‘小河’。

“哈哈哈~你还别说!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咱们被关在保卫处的时候,那个保卫科长还逗那个‘花脸’来着,说什么‘啥时候回去给你们村烧纸啊?’”

“你看你~好歹也是什么‘摩天尊者’了!怎么还变得胆小了~”

“跟这有啥关系?~当时还是我断后被人家抓住,你小子跑得快...”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对!那个‘花脸’就是‘光明寨’的!还是我问的那个保安队长!”蔡封魁兴奋地说道。

“这就对上了!那个花脸肯定是受了刺激~他嘴里叨咕的那句话也肯定有来头!”

“啥也别说了!吃完饭就去一趟~趁着我有法力!~赶紧的!”

“那你不上班了?”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上啥班啊?!快~快~快!”

两人匆匆吃完了饭,驾车就直奔‘冤魂寨’。出了市区,两人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新建的‘清心观’;果然发现在停车场里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兴奋之余,龙天款大致给蔡封魁介绍了一下地理情况,两人翻过一座小山坡,又跑了一段路,遇上了那条‘小河’。

“这看着也不像啊!”

“就这条河~把他们放到了?”蔡封魁问道。

“嗯!”

“这看着也不像啊!”

“这样也行啊?!”

“能看出来谁还喝啊~赶紧走吧!”

“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想啊!照你说的~昨天那帮人里有GJK的人,今天又来!说明什么?”

“嗯~”

两人施展法力,一路飞奔,又来到了那片树林;龙天款表示——‘就别浪费时间了!飞过去!’;于是两人腾空而起,飞身上树,攀着树枝急速前行;眼看就要跃过这片树林了,蔡封魁却听到了动静!便招呼龙天款隐蔽在了一棵树上;两人四下观察。很快就发现乔纳森和五名装备齐全的外籍人员出现在了视线里。

“我擦!老外也来了?”蔡封魁大感意外。

“还真是国际恐怖势力啊!”龙天款也感到有些意外。

“管他是哪国的!抓过来问问~”

“依贼~先看看再说”

“对!那个‘花脸’就是‘光明寨’的!还是我问的那个保安队长!”蔡封魁兴奋地说道。

两人不动声色,躲在树上观察;就看乔纳森等人拿着各种仪器,小心翼翼地前进,前后左右上下各种探测;

“有好戏看了昂~”龙天款小声对蔡封魁说道。

“啥好戏?哦~呵呵!”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哎呦我去~高科技啊!”蔡封魁低声惊呼道。

“这帮老外~看来是有备而来啊!”龙天款也感叹道。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危机解除,那名老外收回了仪器;另一名女性老外则小心来到一具腐尸旁边进行扫描和取样,完成之后正要离开;突然树林里刮起一阵狂风,卷起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吹得龙天款和蔡封魁差点没从树上掉下来。狂风过后,两人再看——那帮老外已经消失了!地上的腐尸也不见了!

“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句;怎么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嗯~好像是有这么一句;怎么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我擦!高科技也不好使了~被刮跑了!”蔡封魁做了个鬼脸,心有余悸。

“赶紧走!”

龙天款招呼蔡封魁,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树林;刚跑到那个小山冈上,蔡封魁表示自己的法力没有了,龙天款看看表——已经是午后一点四十了!

“恭喜你~法力有长进!”龙天款抬手让蔡封魁看了看表。

“哦?!还真是!哈哈~照这进度,再过十天半个月,估计就可以全天候作战了!”蔡封魁很得意。

“我不是说这个~是那个清洁工!就那个~花脸”

“哎呦我去~这做工!这手感!嘿嘿~~哦?!”

“先别着急~咱们再捋捋!你觉得这帮老外是从哪来的?”龙天款坐了下来,掏出香烟扔给蔡封魁一颗。

“莫非那投毒的‘毒品’就是他们研究出来的?专门祸害中国人?”

“这个可能性不大,咱们国家的生化技术一点不比老外差;在国外搞高科技研究的华人也多了去了~如果真是国际恐怖势力介入,国家肯定有措施!”

“我这边没事情况~哦!刚才那会我手下告诉我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出了市区,往北去了~”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这个有可能!不过GJK要是了解‘冤魂寨’的情况,那说明他们的背景很深啊!”

“有背景是肯定的,也有可能是昨天来这的那帮人里~有GJK的人!”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哈哈哈~”

“哈哈哈~”

“嗯~这可就不好搞了!咱还是先回去吧~”

54.81.120.254, 54.81.120.254;0;pc;1;磨铁文学

“你的意思也是奔着哪个‘冤魂寨’去的?”

“啥意思啊!怕啦?我都没怕~切!”

“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想啊!照你说的~昨天那帮人里有GJK的人,今天又来!说明什么?”

“一会吃完了到车里再看~”

“说明~这地方有宝贝!”

“就是嘛~刚才你也看见了~这地方很不简单!就咱俩,你还没法力了,万一出个闪失~那还不前功尽弃了,我也没法跟你爹交代啊!”

“行了吧你!还不是你师傅抠门闹得~那个~你那会吃饭的时候露出来那宝贝呢~给我看看!”

“给~”

“没听说过——‘知道的越多越心虚嘛’;再者说了,咱这也不是害怕啊?总不能啥事没干成自个儿先挂了吧?~跟刚才那帮老外似的!”

“哎呦我去~这做工!这手感!嘿嘿~~哦?!”

“我擦!你怎么打开的?!”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空的?!~怎么会是空的呢?”

“擦!这什么好东西啊~我看看!”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不应该啊!一般这种宝贝,都得是藏有重大机密啊!~这东西什么来头?”

“你是怎么弄开的?!”

“恭喜你~法力有长进!”龙天款抬手让蔡封魁看了看表。

“呵呵~就是我那法宝拨浪鼓上的‘子午喧天’嘛!我这几天老念叨了,这不正好这上面的字也差不多么?我就随手拧了拧~”

“呵呵~就是我那法宝拨浪鼓上的‘子午喧天’嘛!我这几天老念叨了,这不正好这上面的字也差不多么?我就随手拧了拧~”

“省城牌照?~有嫌疑!”

“这样也行啊?!”

龙天款便将范大平和赵胜酒等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卷轴的事情告诉了蔡封魁。

“赶紧走!”

“嘿嘿~你到是说说这东西什么来头啊?”

龙天款便将范大平和赵胜酒等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卷轴的事情告诉了蔡封魁。

“哎呦我去~这么曲折呢?那咱也去到那个‘清心观’看看呗!”

“那地方估计比刚才那片林子都危险~”

“你看你~好歹也是什么‘摩天尊者’了!怎么还变得胆小了~”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没听说过——‘知道的越多越心虚嘛’;再者说了,咱这也不是害怕啊?总不能啥事没干成自个儿先挂了吧?~跟刚才那帮老外似的!”

“对啊!他们几个也都有法力~人多好办事儿嘛!”

“嗯~也是啊!那你的意思~咱们先回去,召集他们那几个,然后一块来?”

“对啊!你啥时候变聪明了?”

“哈哈哈~”

“对啊!他们几个也都有法力~人多好办事儿嘛!”

“行!听你的~”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你看你~好歹也是什么‘摩天尊者’了!怎么还变得胆小了~”

“别着急跑~受累再给拧回去!要不干脆你拿着吧~这东西跟你有缘分!”

“嘿嘿~又多了一件宝贝!”

龙天款便将范大平和赵胜酒等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卷轴的事情告诉了蔡封魁。

两人穿过树林,跨过小河,回到了‘清心观’停车场;龙天款留了个心眼,记下了那两辆豪华进口车的牌照,然后和蔡封魁一起驾车回到了市区;蔡封魁要回局里一趟,龙天款也表示该回所里看看了,顺便了解点情况;于是两人分手,商定下班之后在‘金海美家’超市碰头。

再说刘介川被丘界天带回警局关了起来,喊得那是一个凄凉无辜;时间不长,其小姨——也就是工商局副局长余名利的老婆;带着一个律师模样的人风风火火冲进了警局,高喊放人!

“我告诉你们!别以为是警察就了不起~有什么证据啊?叫你们局长出来!”

“就是啊!你们有什么证据啊!我店里一天几十万的流水~你们给我抓进来已经耽误我好几万的生意了!你们拓麻赔的起么!”

这一老一小如同两条疯狗,在拘禁室内外破口大骂;几名警员前来劝解也没用,就在这时,关宁赶了过来。

“我擦!老外也来了?”蔡封魁大感意外。

“刘总~消消气!张姐~您也别着急!刚才我来得时候打电话联系了,他们很快就放人~”

“放了也得个老子经济补偿!要不拓麻就到纪委去告你们!”

“省城牌照?~有嫌疑!”

“行了~行了!骂几句得了;小关~这是怎么回事啊?”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拓麻的谁干的抓谁去啊!碍着店里啥事了?一帮废物!”

“说话干净点!谁是废物啊?!”丘界天突然出现在拘禁室门口。

“这看着也不像啊!”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这是在你店里搜到的~外面还有十几箱!有什么话说?”丘界天将一瓶‘五行神丹’掏了出来。

“这~这是我的私事!再说了~这也不是违禁品!”

“就是啊!这是正规药厂生产的!”

“放了也得个老子经济补偿!要不拓麻就到纪委去告你们!”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这东西根本没有备案!哪家企业生产的?”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龙天款招呼蔡封魁,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树林;刚跑到那个小山冈上,蔡封魁表示自己的法力没有了,龙天款看看表——已经是午后一点四十了!

刘介川和他小姨大眼瞪小眼,说不出话来。
“我擦!高科技也不好使了~被刮跑了!”蔡封魁做了个鬼脸,心有余悸。
“对啊!他们几个也都有法力~人多好办事儿嘛!”
龙天款招呼蔡封魁,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树林;刚跑到那个小山冈上,蔡封魁表示自己的法力没有了,龙天款看看表——已经是午后一点四十了!
“哈哈哈~你还别说!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咱们被关在保卫处的时候,那个保卫科长还逗那个‘花脸’来着,说什么‘啥时候回去给你们村烧纸啊?’”
“你看你~好歹也是什么‘摩天尊者’了!怎么还变得胆小了~”
“给~”
“哈哈哈~你还别说!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咱们被关在保卫处的时候,那个保卫科长还逗那个‘花脸’来着,说什么‘啥时候回去给你们村烧纸啊?’”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龙天款招呼蔡封魁,两人迅速离开了这片树林;刚跑到那个小山冈上,蔡封魁表示自己的法力没有了,龙天款看看表——已经是午后一点四十了!
“哎呦我去~你忘了?他一直念叨什么‘生死有命半张纸,荣华富贵一笔销’啥的~”
“哦~!想起来了~那个人不是精神病么?咋了?”
“这个!”龙天款将卷轴露了出来。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我这边没事情况~哦!刚才那会我手下告诉我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出了市区,往北去了~”
蔡封魁话还没说完,大片腐尸就从地下冒了出来,嘶吼着冲向这帮乔纳森和他的团队;龙天款和蔡封魁本以为这帮老外会被吓的屁滚尿流,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外从背包里掏出个蘑菇状的仪器,放在地上,然后启动了开关。紧接着大片腐尸开始东倒西歪,相互碰撞,不一会便都倒下了。
“就是嘛~刚才你也看见了~这地方很不简单!就咱俩,你还没法力了,万一出个闪失~那还不前功尽弃了,我也没法跟你爹交代啊!”
“那地方估计比刚才那片林子都危险~”
两人匆匆吃完了饭,驾车就直奔‘冤魂寨’。出了市区,两人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新建的‘清心观’;果然发现在停车场里有两辆省城牌照的豪华进口车!兴奋之余,龙天款大致给蔡封魁介绍了一下地理情况,两人翻过一座小山坡,又跑了一段路,遇上了那条‘小河’。
“擦!这什么好东西啊~我看看!”
“莫非那投毒的‘毒品’就是他们研究出来的?专门祸害中国人?”
“一会吃完了到车里再看~”
“放了也得个老子经济补偿!要不拓麻就到纪委去告你们!”
“谁让你当时光顾着喝汽水儿了!”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两人穿过树林,跨过小河,回到了‘清心观’停车场;龙天款留了个心眼,记下了那两辆豪华进口车的牌照,然后和蔡封魁一起驾车回到了市区;蔡封魁要回局里一趟,龙天款也表示该回所里看看了,顺便了解点情况;于是两人分手,商定下班之后在‘金海美家’超市碰头。
“有好戏看了昂~”龙天款小声对蔡封魁说道。
两人穿过树林,跨过小河,回到了‘清心观’停车场;龙天款留了个心眼,记下了那两辆豪华进口车的牌照,然后和蔡封魁一起驾车回到了市区;蔡封魁要回局里一趟,龙天款也表示该回所里看看了,顺便了解点情况;于是两人分手,商定下班之后在‘金海美家’超市碰头。
“我擦!高科技也不好使了~被刮跑了!”蔡封魁做了个鬼脸,心有余悸。
“还真是国际恐怖势力啊!”龙天款也感到有些意外。
“这个可能性不大,咱们国家的生化技术一点不比老外差;在国外搞高科技研究的华人也多了去了~如果真是国际恐怖势力介入,国家肯定有措施!”
“这个可能性不大,咱们国家的生化技术一点不比老外差;在国外搞高科技研究的华人也多了去了~如果真是国际恐怖势力介入,国家肯定有措施!”
“我擦!老外也来了?”蔡封魁大感意外。
“没听说过——‘知道的越多越心虚嘛’;再者说了,咱这也不是害怕啊?总不能啥事没干成自个儿先挂了吧?~跟刚才那帮老外似的!”
“行了~行了!骂几句得了;小关~这是怎么回事啊?”
危机解除,那名老外收回了仪器;另一名女性老外则小心来到一具腐尸旁边进行扫描和取样,完成之后正要离开;突然树林里刮起一阵狂风,卷起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吹得龙天款和蔡封魁差点没从树上掉下来。狂风过后,两人再看——那帮老外已经消失了!地上的腐尸也不见了!
“我告诉你们!别以为是警察就了不起~有什么证据啊?叫你们局长出来!”
“我也不知到啊!我就随便转了转这个~”
“恭喜你~法力有长进!”龙天款抬手让蔡封魁看了看表。
“上啥班啊?!快~快~快!”
“对啊!他们几个也都有法力~人多好办事儿嘛!”
“就是啊!这是正规药厂生产的!”
“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想啊!照你说的~昨天那帮人里有GJK的人,今天又来!说明什么?”
“哈哈哈~”
“啥意思啊!怕啦?我都没怕~切!”
“刘总~消消气!张姐~您也别着急!刚才我来得时候打电话联系了,他们很快就放人~”
“这就对上了!那个花脸肯定是受了刺激~他嘴里叨咕的那句话也肯定有来头!”
“这个!”龙天款将卷轴露了出来。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然后那个‘花脸’就说——‘都烧了!没得烧了!’对吧?!”
“这帮老外~看来是有备而来啊!”龙天款也感叹道。
“那就是~那个什么G~JK国际投资集团请来捣乱的!”
“这就对上了!那个花脸肯定是受了刺激~他嘴里叨咕的那句话也肯定有来头!”
“放了也得个老子经济补偿!要不拓麻就到纪委去告你们!”
“张姐~昨天下午在人民广场那闹出人命了!警方说摄像头发现现场有咱们店里的员工~这不他们找不着人,就把刘总抓来了!”
“恭喜你~法力有长进!”龙天款抬手让蔡封魁看了看表。
“废话!我一直就比你聪明~只不过总是让着你而已~”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超级戒指

高中生林峰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枚超级戒指……

作者:执笔划圆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你玩过笔仙吗?如果没有,那么,我劝你不要去玩……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超级校医

熊宇回归都市,成为商城大学校医院的一名校医……

作者:杨老三
标签:都市

地府微信群

约最美的鬼,揍最叼的人,我为自己代言……

作者:碧血染银枪
标签:都市

教父

你们从我身上拿走的一切,我都要一个不剩的拿回去!

作者:龙行大家
标签:都市

大圣

如来和三藏深情对视?白骨精半夜惨叫?无限精彩尽在《大圣》

作者:龙不相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