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让你不读书!

作者:喬恨晚  发布时间:2015-07-31 08:25  字数:1050 

  “会这样问我,就说明,你还是太小看林家堡了。”对上即墨清微皱的眉,欢颜正色道,“诚然,天下都是皇家的,而江湖这种地方,说着厉害,到底也干不过官府。”
  可欢颜却忽然一个喷嚏打出来,摸摸鼻子,直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你是说,即墨清近来与那女子走得很近?”
  “是。”
  他是在花展上遇到的她,看穿着,女子应是出身不低,但因不会说话,在家很受欺负,便是出门也只是偷偷的,无人跟随。花灯会上,若不是偶遇宋歌,恐怕那一夜,她已被人伤了……些什么。
  男子说着,示意对方附耳过来,声音忽然压低,叫人听不清楚。
  名字?
54.162.76.55, 54.162.76.55;0;pc;2;磨铁文学
  “是。”
  “怎么写的?”
  宋歌在手心一笔一划,边写边念,而即墨清就在边上听得一脸黑线……
  男子说着,示意对方附耳过来,声音忽然压低,叫人听不清楚。
  “是。”
  说着,欢颜有些骄傲,“但那只是大多数人的认识,因为大多数人也只有这样的见识。实际上江湖不止明面,甚至因为许多不好说的缘故,大部分势力都在暗里。你能看到的那层都只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便是寻常亦是如此,更何况我林家堡?屹立江湖高位这么多年,林家堡可不是徒有虚名的。”
  他是在花展上遇到的她,看穿着,女子应是出身不低,但因不会说话,在家很受欺负,便是出门也只是偷偷的,无人跟随。花灯会上,若不是偶遇宋歌,恐怕那一夜,她已被人伤了……些什么。
  男子说着,示意对方附耳过来,声音忽然压低,叫人听不清楚。
  “谁他爷爷的会在那个天气里念冷啊,我有病吗?”宋歌气急,想也知道那一定是即墨清的借口,“大爷我就算念,那夜我想的都是她,念的也一定是她的名字!”
  天高云淡,极为清爽,似乎没有变天的迹象。
  “怎么写的?”
  宋歌在手心一笔一划,边写边念,而即墨清就在边上听得一脸黑线……
  “怎么写的?”
  

  本也不是喜欢遮掩的人,既然被发现,宋歌也就直接说了,说的是关于一个女子的故事。

  他是在花展上遇到的她,看穿着,女子应是出身不低,但因不会说话,在家很受欺负,便是出门也只是偷偷的,无人跟随。花灯会上,若不是偶遇宋歌,恐怕那一夜,她已被人伤了……些什么。

  “真是可爱啊,惊讶的时候,那双眼会睁得圆圆的,性子却安静……”

  本是沉浸在回忆里,可说着说着,宋歌忽然有些生气:“说起来,那一夜我本来高兴,想同你讲,你却用被子闷了我一夜。”

  “是你自己念着冷的。”

  男子说着,示意对方附耳过来,声音忽然压低,叫人听不清楚。

  名字?

  即墨清皱眉,忽然想到什么,“你说她不会讲话,那你是怎么知道她名字的?”

  “谁他爷爷的会在那个天气里念冷啊,我有病吗?”宋歌气急,想也知道那一定是即墨清的借口,“大爷我就算念,那夜我想的都是她,念的也一定是她的名字!”

  “是。”

  名字?

  即墨清皱眉,忽然想到什么,“你说她不会讲话,那你是怎么知道她名字的?”

  说着,欢颜有些骄傲,“但那只是大多数人的认识,因为大多数人也只有这样的见识。实际上江湖不止明面,甚至因为许多不好说的缘故,大部分势力都在暗里。你能看到的那层都只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便是寻常亦是如此,更何况我林家堡?屹立江湖高位这么多年,林家堡可不是徒有虚名的。”

  “……将注意力引到风北阁,你不怕遭些什么麻烦?”

  本也不是喜欢遮掩的人,既然被发现,宋歌也就直接说了,说的是关于一个女子的故事。

  宋歌满脸得意:“我是谁啊,这都想不到?当然是让她在沙石地上用树枝写给我的。”

  “怎么写的?”

  宋歌在手心一笔一划,边写边念,而即墨清就在边上听得一脸黑线……

  “……将注意力引到风北阁,你不怕遭些什么麻烦?”

  “所以就叫你多读书。”

  男子说着,示意对方附耳过来,声音忽然压低,叫人听不清楚。

  “哦……等一下,什么?”

  即墨清抚额,满脸无奈:“那个字,念泠。郝泠。”

  这是一处水榭,却藏在深林山后,隐蔽得厉害,谁也想不到这样穷极的一处地方,还能有这样好看的一座水榭。而在水榭之中,长廊庭院,男子一身华服,负手而立。

  “是。”

  “你是说,即墨清近来与那女子走得很近?”

  黑衣男子恭敬颔首,细看面容,正是曾经跟踪过即墨清的那一个。

  “是。”

  “哦?当真是情关难过吗。”华服男子勾唇,一双眼细长流华,“只要是男子,总会喜欢美人,果真是没有例外,既是这样……”

  男子说着,示意对方附耳过来,声音忽然压低,叫人听不清楚。

  天高云淡,极为清爽,似乎没有变天的迹象。

  说着,欢颜有些骄傲,“但那只是大多数人的认识,因为大多数人也只有这样的见识。实际上江湖不止明面,甚至因为许多不好说的缘故,大部分势力都在暗里。你能看到的那层都只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便是寻常亦是如此,更何况我林家堡?屹立江湖高位这么多年,林家堡可不是徒有虚名的。”

  可欢颜却忽然一个喷嚏打出来,摸摸鼻子,直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说起来,那件案子你为什么会扯到朱心,怎么故意放出那个世子的死和风北阁有关这种话来?”

54.162.76.55, 54.162.76.55;0;pc;2;磨铁文学

  “怎么写的?”

  揉揉鼻子,看看即墨清,再揉揉鼻子,欢颜顿了顿:“不过是找个话题性更大的地方,将注意力从林家堡身上引开罢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将注意力引到风北阁,你不怕遭些什么麻烦?”

  宋歌在手心一笔一划,边写边念,而即墨清就在边上听得一脸黑线……

  

  “会这样问我,就说明,你还是太小看林家堡了。”对上即墨清微皱的眉,欢颜正色道,“诚然,天下都是皇家的,而江湖这种地方,说着厉害,到底也干不过官府。”

  “你是说,即墨清近来与那女子走得很近?”

  说着,欢颜有些骄傲,“但那只是大多数人的认识,因为大多数人也只有这样的见识。实际上江湖不止明面,甚至因为许多不好说的缘故,大部分势力都在暗里。你能看到的那层都只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便是寻常亦是如此,更何况我林家堡?屹立江湖高位这么多年,林家堡可不是徒有虚名的。”

54.162.76.55, 54.162.76.55;0;pc;2;磨铁文学

  “会这样问我,就说明,你还是太小看林家堡了。”对上即墨清微皱的眉,欢颜正色道,“诚然,天下都是皇家的,而江湖这种地方,说着厉害,到底也干不过官府。”
  “会这样问我,就说明,你还是太小看林家堡了。”对上即墨清微皱的眉,欢颜正色道,“诚然,天下都是皇家的,而江湖这种地方,说着厉害,到底也干不过官府。”
  黑衣男子恭敬颔首,细看面容,正是曾经跟踪过即墨清的那一个。
  “说起来,那件案子你为什么会扯到朱心,怎么故意放出那个世子的死和风北阁有关这种话来?”
  可欢颜却忽然一个喷嚏打出来,摸摸鼻子,直觉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
  “是你自己念着冷的。”
  宋歌在手心一笔一划,边写边念,而即墨清就在边上听得一脸黑线……
  “是。”
  “……将注意力引到风北阁,你不怕遭些什么麻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