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九章 暂代三营营长

作者:铁骑绕龙城  发布时间:2015-07-30 09:01  字数:4123 

  “哎!”周主任也是急了,他又问道:“一团二团多多少少派出些增援呀,敌人来的凶猛,张明达快顶不住了。”

  别提一团、二团还好,周主任一提起,尤其是二团,蒋中正陡然大怒,对周主任抱怨道:“恩来呀,教导二团所用非人呐,王伯龄无能至极,临阵连自己的队伍都管不好。”

  正说着,他不经意看到了一旁的沈应时,脑中突然有了个想法,他开口道:“应时,你带着我的手令去把王伯龄二团团长撤掉,由你接任教导二团团长,你马上去!一定要守住。”

  沈应时正为战事颓败而忧愁,就听蒋中正给了他一个惊喜,直接从一营营长升到教导二团团长。

  蒋中正凝视着沈应时,又下了一个紧箍咒:“我让你做团长,可不是升你的官,前面有敌人,你必须得打败他们,如果你败了,我是要枪毙你的。”

  沈应时挺起胸膛,坚毅的脸上是毅然决然:“是,校长我一定完成您的命令,如果玩不成,也不用您枪毙我,我绝不会活着回来。”

  蒋中正听到这个军令状面色好了一点,他很欣慰黄埔中还是有能够重托的人的,便伏在办公桌上写了一份手令,交到沈应时手中。

  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可蒋中正对王伯龄失望之极,已然不在信任他的带兵能力。目送沈应时冲出指挥部,他沉吟着又想把丢掉阵地的王俊换掉,败军之将在他心中观感急下,他又盯着在座的几个学生看了看,蒋先云能力人才不用多说,他也非常喜欢,可这是一个营,可他考虑到将先云还没有过作为军事主官带兵的经验,便又看向别人,而左quan、胡宗南、杜聿明都是少尉排级军官,难以服众,最后他还是把目光放在因为受伤不轻而靠坐在椅子上的李伯阳身上,不由眼睛一亮。

  李伯阳!这个学生的能力他是放心的,打了几次仗都是有声有色,可谓有勇有谋,而且他是特务连连长,升到营长职务并不是太过惹人非议。蒋中正心中琢磨,他习惯性的把咨询的看着周主任身上。

  周主任早与蒋中正有了默契,他能想人之所想,加上李伯阳确实是军事素养极高的军官,他对着蒋中正点了点头。

  蒋中正心里有了底,他把目光投向李伯阳,命令道:“李伯阳听命,我任务你为教导一团三营暂代营长,你马上带着我的命令去找何应钦,组织部队,我要看到成效,把打输的仗赢回来,有没有信心,能不能做到。”

  李伯阳听到校长呼喊自己的名字,他霍的站起来,当听到任命自己为三营暂营长时,他怔住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一场机遇和挑战,仗打好了,暂字去掉。

  李伯阳有力的敬了个军礼,他沉着的回答:“学生一定不辜负校长期望,打个漂亮仗给您和周主任看。”

  “好!”蒋中正把这份替换营长的手令递到李伯阳手中,缓缓说道:“我不走了,就在淡水城等你胜利的消息,如果你输了,校长我在淡水城和陈贼成仁以谢总理。”

  李伯阳将手令抓到手中,铿锵有力的转身出去,虽然他因为受伤走的很慢,可他的那股战斗气势,所有人都看的到。

  “校长,我们也要参战。”蒋先云等人纷纷说道。

  蒋中正大手一挥:“去吧,黄埔的未来就在你们手中了。”

  马作义把指挥部放在了这座刚占领的山头上,他已经命令部队围攻淡水城三面,而他把主攻的方向放在了一退再退、阵脚不稳的三营、教导二团防守的西门,这里是双方争夺的重点。

  在马作义的望远镜里,被笼罩在硝烟中的淡水城西门时隐时现,他手下的士兵像黄色浪潮一样涌向城门,杀吼声、机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

  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传来,马作义定睛看去,城门里的学生军展开了悍不畏死的反冲锋,穿着灰色军装的校军端着明晃晃的刺刀从城内涌出来,组成一道灰色的潮水,两股潮水骤然间相遇碰撞,无数白灿灿的刺刀在烈日下闪出耀眼的血色,双方毫无掩体的对射,人群一片片的倒下,靠近之后,雪亮的刺刀互相捅进对方的身体。

  望远镜里,他的士兵极为勇猛的一次次扑上去,又不得不一次次的退下来,每次退下来都会留下一片陈横的尸体和蠕动着的濒死的伤员。

  马作义缓缓放下望远镜,眼角不自然的抽动着,孙大炮在广州什么时候练出了这么一支部队,就从这悍不畏死的反攻劲头来讲,恐怕整个粤军都找不出一支部队来。

  马作义叫来副官:“让炮兵不要节省炮弹,给老子专门轰西门,老子就不信打不进去。”

  副官领命跑开,马作义摸了摸下巴上面的胡茬,咋舌想到:原本我以为熊略被革命军打败是他军队太弱了,如今一看,这名不见经传的学生军果真是不同凡响。

  淡水城教导一团团部。

  何应钦的脸阴沉的难看,如果不是王俊只是作战不力,而不是临阵脱逃,他都想毙了王俊,而王俊一副败军之将灰头土脑的样子,何应钦看了更是气的鼻子都歪了,他咬牙对卫士说:“给我把他关禁闭。”

  王俊惨白着脸,他知道自己的军事生涯从今天这一败算是完蛋了。

  卫兵不客气的将王俊带了下去,何应钦问一旁的参谋长:“校长有什么新的命令?”

  参谋长摇了摇头,这时城外面的杀喊声越来越响,随着天空传来炮弹的呼啸声,一连串的炮声在西城那边响起。

  何应钦面色变了又变,他真是怕教导二团顶不住,一旦打进城内,前功尽弃不说,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个问题。

  “报告团座,特务连连长李伯阳奉命报道!”李伯阳走进团部,向前两步立正敬礼。

  何应钦看到李伯阳面色缓了些,他挤出了一丝笑:“擒虎你受了伤就去后方养伤。”

  李伯阳摇头,将蒋中正的手令递给何应钦:“校长的手令。”

  何应钦一挑眉头,拿过手令一看,脸上的凝重散开不少,不过他又担心的说:“你不要勉强自己,伤势怎么样,如果身体不舒服你告诉我,我请校长换人?”

  李伯阳被硝烟熏的黑一块白一块的脸上露出笑意,他的肚子疼的紧,可他不会在战斗的关键时刻,跑到后面的做伤兵,他满不在乎的拍拍自己的肚子:“团长放心,只是被咬了个小口,没大碍的。”

  何应钦点了点头,他刚才所虑的就是三营没有合适的人去带领,如今校长直接任命李伯阳做三营暂营长,这个人选在他看来是再合适不过了。

  何应钦问:“你准备怎么打?”

  李伯阳想了想说:“以正合以奇胜。”

  何应钦来了兴趣了,笑着问:“怎么个奇法?”

  李伯阳眨了眨眼:“我认为淡水城还盘踞着一伙未被消灭的陈军,他们得知援军到来,拼死冲出城外。”

  何应钦且听且喜,不由眼前一亮,这个奇招确实可以出奇制胜,不过奇兵往往容易行险,他指出这个想法的隐患:“如果援兵已经知道城内被消灭了呢?”

  李伯阳摇了摇头,说:“咱们攻下淡水城才1个小时不到,加上三营、二团接连败退,敌人此时正是骄纵之时,他们断然不会想到的。”

  何应钦沉吟良久,他想了了一下,说道:“三营初败,你去了要重拯士气,我把特务连派给你,你用着也方便。”

  李伯阳感激的看着何应钦,特务连是他带出来的部队,用起来当然要得心应手的多,而且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谢谢团座,那我去了。”

  何应钦摆了摆手,派出一个卫士给李伯阳带路,说:“我和校长都相信你,放手去干吧。”

  李伯阳转身退出团部,卫士领着他很快就先来到了特务连的驻地,特务连几场战斗打完,队伍减员了很多,还有七十多个士兵正在蓝运东的带领下要往城外战场赶。

  “连长!”蓝运东眼睛特尖,一眼就看到到了李伯阳,他高兴的跑了过来,特务连的士兵看到连长回来了非常高兴的围了过来,自打东莞之战过了,他们还没在李伯阳手底下待过多长时间,有些想念了。

  “干啥去呀?”李伯阳走的很慢,他看着特务连一副要出站的样子问道。

  蓝运东解释道:“团部先前命令队伍集合,这不刚集结就看到你了。”

  “哦!”李伯阳点了点头,说:“命令变了,你们跟着我去三营,现在三营由我指挥。”

  蓝运东闻言大喜道:“连长有你的,这么快就升官了,咱们同学你是第一个升到营长的。”

  李伯阳嘿嘿一笑:“暂营长,立下军令状了,如果指挥不力,我脑袋就得搬家。”

  蓝运东对于李伯阳有种天然的信任,这信任是从带领他们胜利中建立起来的,他认为李伯阳指挥一个营完全不是问题,打胜仗也不是问题。他笑道:“要说别人能不能干好营长我不敢说,可是连长干这个营长,我百分之百的看好。”

  两人说笑几句后,李伯阳马上要蓝运东带着他去三营,他要尽快重振战斗力。

  三营吃了一个大大的败仗,好不容易退回城内,可营长又被执法队请走,党代表蔡光举重伤已经在后方医院,现在群龙无首,所有官兵都是垂头丧气,灰头灰脑的斗志全无。

  李伯阳看到三营是眼前这个怂样,他面色寒了下来,快步走到围坐军官最多的地方,大声说道:“团部任命我为教导一团三营营长,所有连排军官起立。”

  大家听到这话先是一愣,又看了看李伯阳不像是看玩笑的样子,军官大多是李伯阳的一期同学,大家很快起身立正敬礼。

  李伯阳伸手露出手表,看了一下时间,对站起来的军官命令道:“五分钟之内,集合你们的队伍。”

  大家一时还不适应,都愣着没有动,你看我我看你的。

  李伯阳横眉看着没有听从命令的官兵们,他并没有动怒,只是扫过都很熟悉的同窗们,说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刚才是我没讲清楚,我再说一遍:团长任命我为三营暂营长,王俊营长另有重用,我现在命令你们,五分钟之内,集合队伍准备战斗。“

  说完,李伯阳提高音调断喝道:“服从命令!”

  这一嗓子将在场的人吓了一跳,大家马上的挺起胸膛喊道:“是,营长!”

  “罗群!”李伯阳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营长!”罗群和李伯阳是老相识了,两人以前经常混在一起下象棋,都是臭棋篓子,他一本正经的跑过来敬礼,说:“报告营座,三营8连党代表罗群奉命报道!”

  李伯阳看着强忍着笑的的罗群,狠狠的冲他胸口捣了一拳头,笑骂道:“龟儿子敬礼都敬歪了。”

  罗群忍不住了,他咧嘴一笑回以老拳,直把李伯阳打的咧嘴喊疼,说:“你小子都当了营长啦,够快的呀。”

  李伯阳嘿嘿一笑,没理这个茬,低声问道:“老罗,部队伤亡怎么样?”

  罗群黯然的叹了口气:“伤亡倒是不大,可是两挺重机枪丢在阵地上没抢出来。”

  李伯阳听到伤亡不大,他松了口气:“重机枪没了还可以抢回来,人没了就真没了。”

  他又问道:“对面这伙敌军是个什么情况,你和我讲讲。”

  罗群对这股敌军印象很深,当时他所在8连就在中央阵地上,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说:“这股敌军攻击意识很强,作战方式很老套,集结优势兵力猛冲猛打。”

  李伯阳听到这笑了,暗道这股敌人倒是和我打法接近。

  罗群又说:“敌人人数在2000左右,算是精锐了,有两门山炮得注意。”

  李伯阳满不在乎的点点头,精锐,老子打的就是精锐,不过今天这场仗不能硬干,得智取。李伯阳阴阴一笑,心中有了预案。

  他让罗群附耳过来,低声吩咐道:“你去从俘虏身上给我扒三百套军装……”

  罗群听得眼睛贼亮贼亮,不住的点头,他马上带着自己的8连往俘虏营走。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