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四章 先生,药要坚持吃

作者:歆月  发布时间:2015-07-30 17:23  字数:1955 

  “封先生,请问,我是不是得罪过你?”车子发动了,上官雨晴,也没再‘找死’,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想法,万分不悦地问‘司机’封晟睿。
  被拽上车的上官雨晴,脑袋有些发浑,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封大少?七年没回来了,这一回来,竟然就遇上这么个霸道的主,这还真是出师不利,早知道,在上飞机前,她一定多上几柱香。
  “封先生是吧?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我真得不认识你,有什么事能不能……”
  “你当真不记得了?”封晟睿的音量不由加大了,真得很生气,还以为她会像自己一样将他记在心里,可是到头来,这七年,对那晚念念不忘的,只有他一人。
  上官雨晴打量着开车的封晟睿,不得不说他很吸引人,怪不得外界对他的评价很高。
  “封先生,请问,我是不是得罪过你?”车子发动了,上官雨晴,也没再‘找死’,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想法,万分不悦地问‘司机’封晟睿。
  上官雨晴问得很小心,她这次是回来报仇的,她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尤其还是封晟睿这样的麻烦,若是得罪了他,可以想象,她的报仇之路,只怕要麻烦很多。
  “这位先生,请你放手,你捏痛我了。”上官雨晴很想一拳挥过去,可是这家伙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唔……”上官雨晴感觉到危险的男性气息,可是刚张嘴,便被堵住了。
  “布莱尔小姐,你既然是时代周刊的记者,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大哥呢?去年我大哥可是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全球经济的……”
  上官雨晴很委屈地看了眼后视镜中冷硬的脸,小声道:“我应该记得什么吗?”
  
  车里的冷气,让上官雨晴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反正都要回去的,就当坐顺风车好了,正好趁这个时间,解释清楚。
  “闭嘴。”封晟睿冷着脸,一手扣着上官雨晴的手腕,一手打开了后备箱看样子是要拿行李。
  上官雨晴很委屈地看了眼后视镜中冷硬的脸,小声道:“我应该记得什么吗?”
  “女人,你话太多了。”封晟睿挑眉,看着那张满是不悦地小脸,手一用力,将她带入怀中。
  封晟睿还是没说话,下车后,拉开副驾驶的门,扣着上官雨晴的手腕将她拽下车。
  “布莱尔小姐,你既然是时代周刊的记者,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大哥呢?去年我大哥可是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全球经济的……”
  “封先生,我建议你先去医院。”上官雨晴巧笑嫣然道,天知道,她现在多想一拳挥过去。
  七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可不曾忘记。即使出国,他也有让郭永昶帮忙照应着她,只是七年前,她突然失踪了,这让他记怀了七年,更是让人查找她的下落,只是一直没有消息,回国后,更是不忘调查她当年失踪的原因。
  “封先生,我建议你先去医院。”上官雨晴巧笑嫣然道,天知道,她现在多想一拳挥过去。
  “不止一次吗?对不起,我真得不记得了。”上官雨晴深吸了口气,再次道:“请问除了撞车那件事,我还做了什么?”
  “闭嘴。”封晟睿冷着脸,一手扣着上官雨晴的手腕,一手打开了后备箱看样子是要拿行李。
  “你既然不信,我何必再费唇舌,封大总裁能不能发发慈悲?请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大哥等等——”封子凯想拦下,可是眨眼就没人了。

  “这位先生,请你放手,你捏痛我了。”上官雨晴很想一拳挥过去,可是这家伙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识时务者为俊杰。

  封晟睿松手,看到那纤细的手腕上一串的红痕,眉头微拧了下,那修长的大手虽没再扣她的手腕,却改握着她的纤腰。

  “我们回去再说。”封晟睿以不容拒绝的霸道搂紧了上官雨晴的腰。

  “封先生是吧?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我真得不认识你,有什么事能不能……”

  “布莱尔小姐,你既然是时代周刊的记者,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大哥呢?去年我大哥可是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全球经济的……”

  封子凯的话像一道闪电,劈开了上官雨晴的雾茫茫的大脑,封晟睿,封氏集团的总裁,她……没想到一回来竟然就出了这么大的糗。

  “跟我回去,我给你一个专访。”封晟睿唇角扬起,在上官雨晴耳际道。

  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这前他拽着的时候没太在意,现在回想,他似乎比小峰还要高。此时,他的侧脸犹如希腊的雕塑,俊美非凡。那上扬的剑眉,正显示着他的好心情,乌黑茂密的头发,并不是那种一丝不苟,反而有几根俏皮的跳起,看上去反而多了几份狂野不拘。高扬的鼻梁还有那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无一不宣示着他的耀眼……

  对于记者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要知道,封晟睿可是从来不接受媒体采访的,就能一个正面照片都不曾有媒体刊登过,这真是天大的诱惑,可惜这诱惑对上官雨晴来说不够大。

  封晟睿松手,看到那纤细的手腕上一串的红痕,眉头微拧了下,那修长的大手虽没再扣她的手腕,却改握着她的纤腰。

  “封先生,我建议你先去医院。”上官雨晴巧笑嫣然道,天知道,她现在多想一拳挥过去。

  封子凯的话像一道闪电,劈开了上官雨晴的雾茫茫的大脑,封晟睿,封氏集团的总裁,她……没想到一回来竟然就出了这么大的糗。

  “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封晟恺气得直跳脚,这和他想的不一样,留下来的应该是他,而不是大哥了,可是现在,看着手上的机票,再抬首看看已经没影了封晟睿,认命的推起了行李箱。

  “封先生,有话好好说行吗?若我真得欠了你什么,你……”

  被拽上车的上官雨晴,脑袋有些发浑,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封大少?七年没回来了,这一回来,竟然就遇上这么个霸道的主,这还真是出师不利,早知道,在上飞机前,她一定多上几柱香。

  “封先生,请问,我是不是得罪过你?”车子发动了,上官雨晴,也没再‘找死’,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想法,万分不悦地问‘司机’封晟睿。

  上官雨晴很委屈地看了眼后视镜中冷硬的脸,小声道:“我应该记得什么吗?”

  没想到封晟睿闻言好看的眉眼上扬,侧首道:“不否认你是上官雨晴了。”

  “你既然不信,我何必再费唇舌,封大总裁能不能发发慈悲?请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上官雨晴打量着开车的封晟睿,不得不说他很吸引人,怪不得外界对他的评价很高。

  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这前他拽着的时候没太在意,现在回想,他似乎比小峰还要高。此时,他的侧脸犹如希腊的雕塑,俊美非凡。那上扬的剑眉,正显示着他的好心情,乌黑茂密的头发,并不是那种一丝不苟,反而有几根俏皮的跳起,看上去反而多了几份狂野不拘。高扬的鼻梁还有那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无一不宣示着他的耀眼……

  “七年前,我说过——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封晟睿好心情的解释。

  被拽上车的上官雨晴,脑袋有些发浑,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封大少?七年没回来了,这一回来,竟然就遇上这么个霸道的主,这还真是出师不利,早知道,在上飞机前,她一定多上几柱香。

  “七年前?”上官雨晴很努力的回想,而后疑惑道:“你是不是记错了。七年前,我去医院看妈妈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你的车,之后你送我到医院,我们并没有说太多话。”

  车里的冷气,让上官雨晴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反正都要回去的,就当坐顺风车好了,正好趁这个时间,解释清楚。

  刺耳的刹车声,带着封晟睿高气压的不悦,“你就只记得这些?”

  “拜托,停车的时候,请提前通知一声。”急刹让上官雨晴身体猛地前倾,幸好,她一上车就系好了安全带,要不然,只怕脑门就要遭殃了。

  “布莱尔小姐,你既然是时代周刊的记者,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大哥呢?去年我大哥可是被时代周刊评为影响全球经济的……”

  “上官雨晴,七年前,我们不止见过一次。”封晟睿看上官雨晴白了的小脸,声音不由放柔。

  七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可不曾忘记。即使出国,他也有让郭永昶帮忙照应着她,只是七年前,她突然失踪了,这让他记怀了七年,更是让人查找她的下落,只是一直没有消息,回国后,更是不忘调查她当年失踪的原因。

  “封先生,我建议你先去医院。”上官雨晴巧笑嫣然道,天知道,她现在多想一拳挥过去。

  “不止一次吗?对不起,我真得不记得了。”上官雨晴深吸了口气,再次道:“请问除了撞车那件事,我还做了什么?”

  上官雨晴问得很小心,她这次是回来报仇的,她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尤其还是封晟睿这样的麻烦,若是得罪了他,可以想象,她的报仇之路,只怕要麻烦很多。

  封晟睿还是没说话,下车后,拉开副驾驶的门,扣着上官雨晴的手腕将她拽下车。

  “你当真不记得了?”封晟睿的音量不由加大了,真得很生气,还以为她会像自己一样将他记在心里,可是到头来,这七年,对那晚念念不忘的,只有他一人。

  上官雨晴很委屈地看了眼后视镜中冷硬的脸,小声道:“我应该记得什么吗?”

  “这位先生,请你放手,你捏痛我了。”上官雨晴很想一拳挥过去,可是这家伙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识时务者为俊杰。

  封晟睿没再说话,那性感的薄唇,一直到停车都没有再张开过。

  “封先生,非常感谢你载我到市区,如果我真得欠了你什么?比如说钱,你可以直说,我……”下车前,上官雨晴很委婉道。

  封晟睿的脸更绿了,这个笨女人,难道他封晟睿看上去很缺钱的样子吗?她竟然笨得连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不记得?还是说,她刻意的,故意的,要将那一晚遗忘?

  封晟睿还是没说话,下车后,拉开副驾驶的门,扣着上官雨晴的手腕将她拽下车。

  封晟睿松手,看到那纤细的手腕上一串的红痕,眉头微拧了下,那修长的大手虽没再扣她的手腕,却改握着她的纤腰。

  没想到封晟睿闻言好看的眉眼上扬,侧首道:“不否认你是上官雨晴了。”

  “封先生,有话好好说行吗?若我真得欠了你什么,你……”

  “闭嘴。”封晟睿冷着脸,一手扣着上官雨晴的手腕,一手打开了后备箱看样子是要拿行李。

  “那个我有订酒店,如果你不方便……”

  “女人,你话太多了。”封晟睿挑眉,看着那张满是不悦地小脸,手一用力,将她带入怀中。

  

  “你……唔……”上官雨晴感觉到危险的男性气息,可是刚张嘴,便被堵住了。

  好闻的男性气息充斥在鼻翼间,微张的小嘴,被肆意的蹂躏……

  
  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这前他拽着的时候没太在意,现在回想,他似乎比小峰还要高。此时,他的侧脸犹如希腊的雕塑,俊美非凡。那上扬的剑眉,正显示着他的好心情,乌黑茂密的头发,并不是那种一丝不苟,反而有几根俏皮的跳起,看上去反而多了几份狂野不拘。高扬的鼻梁还有那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无一不宣示着他的耀眼……
  “封先生,我建议你先去医院。”上官雨晴巧笑嫣然道,天知道,她现在多想一拳挥过去。
  “你……唔……”上官雨晴感觉到危险的男性气息,可是刚张嘴,便被堵住了。
  “你……唔……”上官雨晴感觉到危险的男性气息,可是刚张嘴,便被堵住了。
  封晟睿松手,看到那纤细的手腕上一串的红痕,眉头微拧了下,那修长的大手虽没再扣她的手腕,却改握着她的纤腰。
  封晟睿还是没说话,下车后,拉开副驾驶的门,扣着上官雨晴的手腕将她拽下车。
  
  “封先生,有话好好说行吗?若我真得欠了你什么,你……”
  刺耳的刹车声,带着封晟睿高气压的不悦,“你就只记得这些?”
  车里的冷气,让上官雨晴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反正都要回去的,就当坐顺风车好了,正好趁这个时间,解释清楚。
  被拽上车的上官雨晴,脑袋有些发浑,她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封大少?七年没回来了,这一回来,竟然就遇上这么个霸道的主,这还真是出师不利,早知道,在上飞机前,她一定多上几柱香。
  没想到封晟睿闻言好看的眉眼上扬,侧首道:“不否认你是上官雨晴了。”
  “封先生,非常感谢你载我到市区,如果我真得欠了你什么?比如说钱,你可以直说,我……”下车前,上官雨晴很委婉道。
  “我们回去再说。”封晟睿以不容拒绝的霸道搂紧了上官雨晴的腰。
  “封先生,请问,我是不是得罪过你?”车子发动了,上官雨晴,也没再‘找死’,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的想法,万分不悦地问‘司机’封晟睿。
  封子凯的话像一道闪电,劈开了上官雨晴的雾茫茫的大脑,封晟睿,封氏集团的总裁,她……没想到一回来竟然就出了这么大的糗。
  “你当真不记得了?”封晟睿的音量不由加大了,真得很生气,还以为她会像自己一样将他记在心里,可是到头来,这七年,对那晚念念不忘的,只有他一人。
  “不止一次吗?对不起,我真得不记得了。”上官雨晴深吸了口气,再次道:“请问除了撞车那件事,我还做了什么?”
  “女人,你话太多了。”封晟睿挑眉,看着那张满是不悦地小脸,手一用力,将她带入怀中。
  封晟睿的脸更绿了,这个笨女人,难道他封晟睿看上去很缺钱的样子吗?她竟然笨得连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不记得?还是说,她刻意的,故意的,要将那一晚遗忘?
  好闻的男性气息充斥在鼻翼间,微张的小嘴,被肆意的蹂躏……
  “封先生,有话好好说行吗?若我真得欠了你什么,你……”
  上官雨晴问得很小心,她这次是回来报仇的,她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尤其还是封晟睿这样的麻烦,若是得罪了他,可以想象,她的报仇之路,只怕要麻烦很多。
  “这位先生,请你放手,你捏痛我了。”上官雨晴很想一拳挥过去,可是这家伙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识时务者为俊杰。
  没想到封晟睿闻言好看的眉眼上扬,侧首道:“不否认你是上官雨晴了。”
  封晟睿的脸更绿了,这个笨女人,难道他封晟睿看上去很缺钱的样子吗?她竟然笨得连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不记得?还是说,她刻意的,故意的,要将那一晚遗忘?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