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050章 想睡觉送来个枕头

作者:清苒  发布时间:2015-08-16 16:00  字数:3072 

  “我们小姐和秦师弟的关系何止是好,秦师弟几乎可算是我们小姐看着长大的。”持剑男子看出了门道,不等女子回答就先抢过了话。
  院子里的四人蓦然觉得肩上一沉,那向楼玉宇发出刀气的男子第一个耐不住,苍白着脸看向楼玉宇,口中质问:“你,你想干什么!本官是这天视城的城主,是朝廷命官,你敢向本官动手,是要造反吗!”
  骤失目标,持剑的男子不禁一愣,劈下的剑一时收势不及,仍呈现下劈的姿态。就在这时候,清鸿剑气也到了,狠狠撞击在火焰剑上,剑身上的火焰顿时好似遇到了克星一般,整个儿缩小了一大圈,清鸿剑气经过的地方还出现了一道两指宽的缺口,剑身少了火焰的屏障,瞬间被清鸿剑气磕出裂痕。
  萧慕婳又是一阵沉默,最后抬手安抚地摸了摸云炎的脑袋:“既然如此,这件事便暂且揭过吧。”
  “一介散修,并非世家之人。”萧慕婳深深看一看她,心知这女子定是对自己发出的那道剑气起了疑,也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散修的身份。
  “哦?”楼玉宇偏一偏头,云炎立时鼓了嘴:“是啊,我用凝碧寒气冻死了一个,后继无力了,不然我也不会向萧萧求救。”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楼玉宇挑眉,深深看了女子一眼,势压倏尔散去了些:“你们是天剑门的人,看在简之的份上,暂且放你们一马,只是,你们无故打伤我家小婳儿的灵兽,总要给个交代。”
  云炎身形一偏,迷你的身体在半空划过一道白色的圆弧,绕开彩绫依旧向前冲。只是,仅仅这眨眼的耽搁,那持着火焰剑的男人已经抢过来,横剑劈向它的腰腹。云炎眼看避不过,眼睛向上瞟了瞟,索性一咬牙,不躲不闪地撞上去。
  “简之?秦师弟!两位见过我秦师弟?”女子眸色又是一变,露出丝丝惊喜,触到楼玉宇似笑非笑的眸子,立即敛了去,再度福身,“前辈,我们虽然给前辈的灵兽造成了些许伤害,但您的灵兽也击杀了我们一个同伴,此事可否……就此揭过了?”
  楼玉宇没回答它,只自顾转着折扇,带开话题:“野猫,你怎么招惹上他们的?”
  “你们的灵兽?”楼玉宇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底下莫名出现一道裂缝,云炎从中探出头来,被他抓了个正着,“这是我家小婳儿的灵兽,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
  “前些日子我们在天奇城见过,这两日不知他是否还在。”萧慕婳抿抿唇,应声。
  “你们的灵兽?”楼玉宇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底下莫名出现一道裂缝,云炎从中探出头来,被他抓了个正着,“这是我家小婳儿的灵兽,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
  “野猫,我就让你在城里逛逛,你怎么去招惹出这许多高手?招惹了又打不过,你丢不丢人。”楼玉宇解决刀气的同时也匆匆扫了眼院子,扬着眉说起风凉话。
  “哦?那你的意思是,如果这灵兽与我无关,你们就可以掠夺了?”楼玉宇轻哼,凤眸里危险之气未散。
  “我没招惹他们。”云炎腮帮子一鼓,兀自磨了会儿牙,才接着道,“我只是想去城主府听听墙角,哪知道在墙根下趴了没多久,那几个人就跳出来了,一出来,那烈火剑就往我身上招呼,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发现我的。尤其是那个领头的女人,一口就叫出了我的本体。”
  “哦?姑娘竟是位散修?”女子惊诧,目光往楼玉宇身上瞥了瞥,到底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只改口道,“两位既然见过我秦师弟,秦师弟可有向两位提及半年之后,天剑秘境开启之事?”
  男子脸色大变,反手将火焰剑收到身后,蹭蹭几步退到女子身侧。另外两个男子也已经自发与那女子站到了一处。
  男子脸色大变,反手将火焰剑收到身后,蹭蹭几步退到女子身侧。另外两个男子也已经自发与那女子站到了一处。
  楼玉宇看决定已经做下了,二话不说收了势压,揽着萧慕婳转身,将将要离开,女子突然纵身跃上屋顶来:“两位请留步,请问两位是在何处见着我秦师弟的?”
  萧慕婳又是一阵沉默,最后抬手安抚地摸了摸云炎的脑袋:“既然如此,这件事便暂且揭过吧。”
  女子不以为忤,坦坦荡荡地直视过来:“我从宗内出来的急,未曾和师弟联系,只隐约知晓他在这边一片。”
  “一介散修,并非世家之人。”萧慕婳深深看一看她,心知这女子定是对自己发出的那道剑气起了疑,也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散修的身份。
  院子里的四人蓦然觉得肩上一沉,那向楼玉宇发出刀气的男子第一个耐不住,苍白着脸看向楼玉宇,口中质问:“你,你想干什么!本官是这天视城的城主,是朝廷命官,你敢向本官动手,是要造反吗!”
  楼玉宇眼色一沉。所谓密法掠夺,无非就是用特殊手法强行切断灵兽与主人间的精神牵连,若是本命契约,此番强行切断,主人必死无疑。萧慕婳和云炎之间并非本命契约,而是在他的压制下签的主从契约,萧慕婳不懂这些,他也没提,有他在,云炎也就认命了,但即便如此,强行切断的时候,依旧会对萧慕婳产生影响,精神力必定大大受损。
  楼玉宇看决定已经做下了,二话不说收了势压,揽着萧慕婳转身,将将要离开,女子突然纵身跃上屋顶来:“两位请留步,请问两位是在何处见着我秦师弟的?”
  云炎鼓着嘴,明显有些不高兴,但也没出声反对。毕竟,萧慕婳收了秦简之给的玉,说到底欠了个人情。
  骤失目标,持剑的男子不禁一愣,劈下的剑一时收势不及,仍呈现下劈的姿态。就在这时候,清鸿剑气也到了,狠狠撞击在火焰剑上,剑身上的火焰顿时好似遇到了克星一般,整个儿缩小了一大圈,清鸿剑气经过的地方还出现了一道两指宽的缺口,剑身少了火焰的屏障,瞬间被清鸿剑气磕出裂痕。
  “我们小姐和秦师弟的关系何止是好,秦师弟几乎可算是我们小姐看着长大的。”持剑男子看出了门道,不等女子回答就先抢过了话。
  “它要跑,拦下它。”围着云炎三人中的女子扬声,手上缠绕着的彩绫率先探出,向着云炎劈头盖脸罩下。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院子里的四人蓦然觉得肩上一沉,那向楼玉宇发出刀气的男子第一个耐不住,苍白着脸看向楼玉宇,口中质问:“你,你想干什么!本官是这天视城的城主,是朝廷命官,你敢向本官动手,是要造反吗!”
  萧慕婳凝眉:“姑娘既与秦公子关系极好,如何不知他在何处?”
  女子不以为忤,坦坦荡荡地直视过来:“我从宗内出来的急,未曾和师弟联系,只隐约知晓他在这边一片。”
  “一介散修,并非世家之人。”萧慕婳深深看一看她,心知这女子定是对自己发出的那道剑气起了疑,也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散修的身份。
  “它要跑,拦下它。”围着云炎三人中的女子扬声,手上缠绕着的彩绫率先探出,向着云炎劈头盖脸罩下。
  女子不以为忤,坦坦荡荡地直视过来:“我从宗内出来的急,未曾和师弟联系,只隐约知晓他在这边一片。”
  “野猫,我就让你在城里逛逛,你怎么去招惹出这许多高手?招惹了又打不过,你丢不丢人。”楼玉宇解决刀气的同时也匆匆扫了眼院子,扬着眉说起风凉话。
  “哦?”楼玉宇偏一偏头,云炎立时鼓了嘴:“是啊,我用凝碧寒气冻死了一个,后继无力了,不然我也不会向萧萧求救。”
  女子抿抿唇,理直气壮地昂头:“弱肉强食,自来如此,自己的东西保不住,只能怨怪自己没本事,怨不得旁人。”
  “我们小姐和秦师弟的关系何止是好,秦师弟几乎可算是我们小姐看着长大的。”持剑男子看出了门道,不等女子回答就先抢过了话。
  萧慕婳又是一阵沉默,最后抬手安抚地摸了摸云炎的脑袋:“既然如此,这件事便暂且揭过吧。”
  女子抿抿唇,理直气壮地昂头:“弱肉强食,自来如此,自己的东西保不住,只能怨怪自己没本事,怨不得旁人。”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4;磨铁文学
  “我没招惹他们。”云炎腮帮子一鼓,兀自磨了会儿牙,才接着道,“我只是想去城主府听听墙角,哪知道在墙根下趴了没多久,那几个人就跳出来了,一出来,那烈火剑就往我身上招呼,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发现我的。尤其是那个领头的女人,一口就叫出了我的本体。”
  “你们的灵兽?”楼玉宇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底下莫名出现一道裂缝,云炎从中探出头来,被他抓了个正着,“这是我家小婳儿的灵兽,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
  楼玉宇眼色一沉。所谓密法掠夺,无非就是用特殊手法强行切断灵兽与主人间的精神牵连,若是本命契约,此番强行切断,主人必死无疑。萧慕婳和云炎之间并非本命契约,而是在他的压制下签的主从契约,萧慕婳不懂这些,他也没提,有他在,云炎也就认命了,但即便如此,强行切断的时候,依旧会对萧慕婳产生影响,精神力必定大大受损。
  “一介散修,并非世家之人。”萧慕婳深深看一看她,心知这女子定是对自己发出的那道剑气起了疑,也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散修的身份。
  楼玉宇没回答它,只自顾转着折扇,带开话题:“野猫,你怎么招惹上他们的?”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4;磨铁文学
  “一介散修,并非世家之人。”萧慕婳深深看一看她,心知这女子定是对自己发出的那道剑气起了疑,也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散修的身份。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它要跑,拦下它。”围着云炎三人中的女子扬声,手上缠绕着的彩绫率先探出,向着云炎劈头盖脸罩下。
  院子里的四人蓦然觉得肩上一沉,那向楼玉宇发出刀气的男子第一个耐不住,苍白着脸看向楼玉宇,口中质问:“你,你想干什么!本官是这天视城的城主,是朝廷命官,你敢向本官动手,是要造反吗!”

  楼玉宇轻哼,不慌不忙地抬起青气弥漫的手,轻而易举挡住刀气的锋锐,随意屈指一握,那刀气便散作了无数细小的光点,消失在夜空里。

  萧慕婳安心地靠在楼玉宇怀里,全然不去理会这些,一落地就紧张地去看院子里的情景。云炎漂亮的蓝眼睛有些萎靡,被两男一女三人围在当中,正对着云炎的男人手里握着柄剑,剑身上竟缭绕着熊熊的烈焰。男人身后不远处还有个男子脱离了战圈独自站着,那道奔向楼玉宇的刀气,正是他所发出。

  “野猫,我就让你在城里逛逛,你怎么去招惹出这许多高手?招惹了又打不过,你丢不丢人。”楼玉宇解决刀气的同时也匆匆扫了眼院子,扬着眉说起风凉话。

  “呸呸呸,你以为我想!”云炎回嘴,身上白光一闪,眨眼变回小奶猫的模样,一腾身要冲向萧慕婳。

  “它要跑,拦下它。”围着云炎三人中的女子扬声,手上缠绕着的彩绫率先探出,向着云炎劈头盖脸罩下。

  女子不以为忤,坦坦荡荡地直视过来:“我从宗内出来的急,未曾和师弟联系,只隐约知晓他在这边一片。”

  云炎身形一偏,迷你的身体在半空划过一道白色的圆弧,绕开彩绫依旧向前冲。只是,仅仅这眨眼的耽搁,那持着火焰剑的男人已经抢过来,横剑劈向它的腰腹。云炎眼看避不过,眼睛向上瞟了瞟,索性一咬牙,不躲不闪地撞上去。

  萧慕婳心里一揪,想也不想地扬手甩出一道清鸿剑气。与此同时,楼玉宇也扬了扬手,青色的气劲直射而出,先一步到了云炎跟前,裹挟着它突然消失在半空。

  骤失目标,持剑的男子不禁一愣,劈下的剑一时收势不及,仍呈现下劈的姿态。就在这时候,清鸿剑气也到了,狠狠撞击在火焰剑上,剑身上的火焰顿时好似遇到了克星一般,整个儿缩小了一大圈,清鸿剑气经过的地方还出现了一道两指宽的缺口,剑身少了火焰的屏障,瞬间被清鸿剑气磕出裂痕。

  “哦?”楼玉宇偏一偏头,云炎立时鼓了嘴:“是啊,我用凝碧寒气冻死了一个,后继无力了,不然我也不会向萧萧求救。”

  男子脸色大变,反手将火焰剑收到身后,蹭蹭几步退到女子身侧。另外两个男子也已经自发与那女子站到了一处。

  “它要跑,拦下它。”围着云炎三人中的女子扬声,手上缠绕着的彩绫率先探出,向着云炎劈头盖脸罩下。

  女子不以为忤,坦坦荡荡地直视过来:“我从宗内出来的急,未曾和师弟联系,只隐约知晓他在这边一片。”

  “两位是什么人,为何凭空冒出,抢夺我们的灵兽?”那女子在几人中虽然不是修为顶尖,却显然是领袖,沉着脸抬头看向楼玉宇和萧慕婳。

  “你们的灵兽?”楼玉宇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底下莫名出现一道裂缝,云炎从中探出头来,被他抓了个正着,“这是我家小婳儿的灵兽,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

  楼玉宇眼色一沉。所谓密法掠夺,无非就是用特殊手法强行切断灵兽与主人间的精神牵连,若是本命契约,此番强行切断,主人必死无疑。萧慕婳和云炎之间并非本命契约,而是在他的压制下签的主从契约,萧慕婳不懂这些,他也没提,有他在,云炎也就认命了,但即便如此,强行切断的时候,依旧会对萧慕婳产生影响,精神力必定大大受损。

  “两位是什么人,为何凭空冒出,抢夺我们的灵兽?”那女子在几人中虽然不是修为顶尖,却显然是领袖,沉着脸抬头看向楼玉宇和萧慕婳。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野猫,我就让你在城里逛逛,你怎么去招惹出这许多高手?招惹了又打不过,你丢不丢人。”楼玉宇解决刀气的同时也匆匆扫了眼院子,扬着眉说起风凉话。

  “啊呸,不知晓个鬼,刚才分明还说,就算是已经契约过的灵兽,家族内也有密法可以掠夺,怎么,现在怕死了?”云炎在楼玉宇手里挣了挣,楼玉宇手一松,它就蹦到了萧慕婳肩上,咯吱咯吱地磨着牙,萎靡的蓝眼睛里都是愤恨。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楼玉宇眼色一沉。所谓密法掠夺,无非就是用特殊手法强行切断灵兽与主人间的精神牵连,若是本命契约,此番强行切断,主人必死无疑。萧慕婳和云炎之间并非本命契约,而是在他的压制下签的主从契约,萧慕婳不懂这些,他也没提,有他在,云炎也就认命了,但即便如此,强行切断的时候,依旧会对萧慕婳产生影响,精神力必定大大受损。

  这些人……楼玉宇凤眸眯起,眸底尽是危险的流光,强大的势压慢慢从他身上弥散出来。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4;磨铁文学

  院子里的四人蓦然觉得肩上一沉,那向楼玉宇发出刀气的男子第一个耐不住,苍白着脸看向楼玉宇,口中质问:“你,你想干什么!本官是这天视城的城主,是朝廷命官,你敢向本官动手,是要造反吗!”

  “前些日子我们在天奇城见过,这两日不知他是否还在。”萧慕婳抿抿唇,应声。

  笨蛋!城主的名头,吓唬吓唬普通的武者还有用,眼前这一位显然不是普通的那一类,如此一说,只会激怒这一位!女子脸色乍变,肚中腹诽,眼瞧着楼玉宇眼底的危险之色更浓了,连忙一改方才的态度,恭敬地福了福身:“前辈,我等是天剑门中人,此番只是路过天视城,偶然见着这灵兽便想着擒下,真真不知道它竟是前辈的灵兽。”

  楼玉宇没回答它,只自顾转着折扇,带开话题:“野猫,你怎么招惹上他们的?”

  “你们的灵兽?”楼玉宇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底下莫名出现一道裂缝,云炎从中探出头来,被他抓了个正着,“这是我家小婳儿的灵兽,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

  “哦?那你的意思是,如果这灵兽与我无关,你们就可以掠夺了?”楼玉宇轻哼,凤眸里危险之气未散。

  “哦?那你的意思是,如果这灵兽与我无关,你们就可以掠夺了?”楼玉宇轻哼,凤眸里危险之气未散。

  女子抿抿唇,理直气壮地昂头:“弱肉强食,自来如此,自己的东西保不住,只能怨怪自己没本事,怨不得旁人。”

  楼玉宇挑眉,深深看了女子一眼,势压倏尔散去了些:“你们是天剑门的人,看在简之的份上,暂且放你们一马,只是,你们无故打伤我家小婳儿的灵兽,总要给个交代。”

  “简之?秦师弟!两位见过我秦师弟?”女子眸色又是一变,露出丝丝惊喜,触到楼玉宇似笑非笑的眸子,立即敛了去,再度福身,“前辈,我们虽然给前辈的灵兽造成了些许伤害,但您的灵兽也击杀了我们一个同伴,此事可否……就此揭过了?”

  “哦?”楼玉宇偏一偏头,云炎立时鼓了嘴:“是啊,我用凝碧寒气冻死了一个,后继无力了,不然我也不会向萧萧求救。”

  难怪。楼玉宇恍然,却也没立即去接女子的话,而是看向萧慕婳:“小婳儿,你看呢?”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萧慕婳微微沉默,看一眼云炎,又看看那女子,蹙眉:“姑娘与秦公子关系很好?”

  “你们的灵兽?”楼玉宇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底下莫名出现一道裂缝,云炎从中探出头来,被他抓了个正着,“这是我家小婳儿的灵兽,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

  “你们的灵兽?”楼玉宇似笑非笑地反问一句,手在虚空中一抓,手底下莫名出现一道裂缝,云炎从中探出头来,被他抓了个正着,“这是我家小婳儿的灵兽,什么时候成了你们的?”

  “我们小姐和秦师弟的关系何止是好,秦师弟几乎可算是我们小姐看着长大的。”持剑男子看出了门道,不等女子回答就先抢过了话。

  萧慕婳又是一阵沉默,最后抬手安抚地摸了摸云炎的脑袋:“既然如此,这件事便暂且揭过吧。”

  云炎鼓着嘴,明显有些不高兴,但也没出声反对。毕竟,萧慕婳收了秦简之给的玉,说到底欠了个人情。

  楼玉宇看决定已经做下了,二话不说收了势压,揽着萧慕婳转身,将将要离开,女子突然纵身跃上屋顶来:“两位请留步,请问两位是在何处见着我秦师弟的?”

  楼玉宇看决定已经做下了,二话不说收了势压,揽着萧慕婳转身,将将要离开,女子突然纵身跃上屋顶来:“两位请留步,请问两位是在何处见着我秦师弟的?”

  萧慕婳凝眉:“姑娘既与秦公子关系极好,如何不知他在何处?”

  女子不以为忤,坦坦荡荡地直视过来:“我从宗内出来的急,未曾和师弟联系,只隐约知晓他在这边一片。”

  “我没招惹他们。”云炎腮帮子一鼓,兀自磨了会儿牙,才接着道,“我只是想去城主府听听墙角,哪知道在墙根下趴了没多久,那几个人就跳出来了,一出来,那烈火剑就往我身上招呼,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发现我的。尤其是那个领头的女人,一口就叫出了我的本体。”

  “前些日子我们在天奇城见过,这两日不知他是否还在。”萧慕婳抿抿唇,应声。

  “呼——”云炎长长出了一口气,四脚一松趴到桌上,掀着眼皮犹疑地看向萧慕婳,“萧萧你们刚才去得好快,是原本就在附近?”

  “多谢。”女子笑着道了谢,却不下去,目光停留在萧慕婳身上,“不知姑娘是哪个世家的小姐,可否告知一二?”

  “一介散修,并非世家之人。”萧慕婳深深看一看她,心知这女子定是对自己发出的那道剑气起了疑,也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散修的身份。

54.145.69.236, 54.145.69.236;0;pc;4;磨铁文学

  “哦?姑娘竟是位散修?”女子惊诧,目光往楼玉宇身上瞥了瞥,到底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只改口道,“两位既然见过我秦师弟,秦师弟可有向两位提及半年之后,天剑秘境开启之事?”

  “有,我已答应秦公子,半年之后定然前去。”萧慕婳点头。

  院子里的四人蓦然觉得肩上一沉,那向楼玉宇发出刀气的男子第一个耐不住,苍白着脸看向楼玉宇,口中质问:“你,你想干什么!本官是这天视城的城主,是朝廷命官,你敢向本官动手,是要造反吗!”

  女子眉间露出松快之意,又一次福了身:“如此就好,届时天剑门必定扫榻相迎。”顿了顿,约莫也觉得天色晚了,总算不再拉着两人说话,告了声罪,返身跃下屋檐。

  男子脸色大变,反手将火焰剑收到身后,蹭蹭几步退到女子身侧。另外两个男子也已经自发与那女子站到了一处。

  云炎身形一偏,迷你的身体在半空划过一道白色的圆弧,绕开彩绫依旧向前冲。只是,仅仅这眨眼的耽搁,那持着火焰剑的男人已经抢过来,横剑劈向它的腰腹。云炎眼看避不过,眼睛向上瞟了瞟,索性一咬牙,不躲不闪地撞上去。

  “呼——”云炎长长出了一口气,四脚一松趴到桌上,掀着眼皮犹疑地看向萧慕婳,“萧萧你们刚才去得好快,是原本就在附近?”

  楼玉宇看决定已经做下了,二话不说收了势压,揽着萧慕婳转身,将将要离开,女子突然纵身跃上屋顶来:“两位请留步,请问两位是在何处见着我秦师弟的?”

  骤失目标,持剑的男子不禁一愣,劈下的剑一时收势不及,仍呈现下劈的姿态。就在这时候,清鸿剑气也到了,狠狠撞击在火焰剑上,剑身上的火焰顿时好似遇到了克星一般,整个儿缩小了一大圈,清鸿剑气经过的地方还出现了一道两指宽的缺口,剑身少了火焰的屏障,瞬间被清鸿剑气磕出裂痕。

  “不是,我也不知怎么,一眨眼就到了。”关于这一点,萧慕婳也有些疑惑,只是方才那种情况,没时间多想罢了。

  一眨眼就到了……瞬移?云炎嘴巴张大,蓦地转过脑袋去看楼玉宇:“姓楼的,你……你是从那个地方下来的?”

  楼玉宇没回答它,只自顾转着折扇,带开话题:“野猫,你怎么招惹上他们的?”

  “我没招惹他们。”云炎腮帮子一鼓,兀自磨了会儿牙,才接着道,“我只是想去城主府听听墙角,哪知道在墙根下趴了没多久,那几个人就跳出来了,一出来,那烈火剑就往我身上招呼,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发现我的。尤其是那个领头的女人,一口就叫出了我的本体。”

  楼玉宇眼色一沉。所谓密法掠夺,无非就是用特殊手法强行切断灵兽与主人间的精神牵连,若是本命契约,此番强行切断,主人必死无疑。萧慕婳和云炎之间并非本命契约,而是在他的压制下签的主从契约,萧慕婳不懂这些,他也没提,有他在,云炎也就认命了,但即便如此,强行切断的时候,依旧会对萧慕婳产生影响,精神力必定大大受损。

  楼玉宇敛眉:“这么说,这天剑门倒真有些门道。”说着,抬手摸了摸下巴,凤眸里倏地露出笑意来,“如此一来,小婳儿,我们倒不一定要向宗政冕借力了。”

  萧慕婳又是一阵沉默,最后抬手安抚地摸了摸云炎的脑袋:“既然如此,这件事便暂且揭过吧。”

  萧慕婳的心思显然也已经转了过去,赞同地点一点头,随即又蹙起眉:“天剑门势大,连皇族的人遇上他们都要礼让三分,何况这小小的天视城城主,方才我们已经露了脸,晚些再叫那城主知晓我们与秋家交好,他总归要忌惮上几分,不好再太为难秋家。只是,保不齐他会将秋家是秋意浓之后的消息散播出去,届时各路人马都找上门来,秋家照样挡不住,还是要再好好想一个万全之策才是。”
  “两位是什么人,为何凭空冒出,抢夺我们的灵兽?”那女子在几人中虽然不是修为顶尖,却显然是领袖,沉着脸抬头看向楼玉宇和萧慕婳。
  几人瞳孔紧缩,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禁不住叫他们心中没底。那个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转转眼,蓦地上前半步向着楼玉宇拱了拱手:“我等并不知晓此灵兽已然有主,误会一场,还请阁下勿怪。”
  “我没招惹他们。”云炎腮帮子一鼓,兀自磨了会儿牙,才接着道,“我只是想去城主府听听墙角,哪知道在墙根下趴了没多久,那几个人就跳出来了,一出来,那烈火剑就往我身上招呼,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发现我的。尤其是那个领头的女人,一口就叫出了我的本体。”
  “多谢。”女子笑着道了谢,却不下去,目光停留在萧慕婳身上,“不知姑娘是哪个世家的小姐,可否告知一二?”
  “野猫,我就让你在城里逛逛,你怎么去招惹出这许多高手?招惹了又打不过,你丢不丢人。”楼玉宇解决刀气的同时也匆匆扫了眼院子,扬着眉说起风凉话。
  “野猫,我就让你在城里逛逛,你怎么去招惹出这许多高手?招惹了又打不过,你丢不丢人。”楼玉宇解决刀气的同时也匆匆扫了眼院子,扬着眉说起风凉话。
  “一介散修,并非世家之人。”萧慕婳深深看一看她,心知这女子定是对自己发出的那道剑气起了疑,也不隐瞒,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散修的身份。
  “两位是什么人,为何凭空冒出,抢夺我们的灵兽?”那女子在几人中虽然不是修为顶尖,却显然是领袖,沉着脸抬头看向楼玉宇和萧慕婳。
  萧慕婳凝眉:“姑娘既与秦公子关系极好,如何不知他在何处?”
  楼玉宇眼色一沉。所谓密法掠夺,无非就是用特殊手法强行切断灵兽与主人间的精神牵连,若是本命契约,此番强行切断,主人必死无疑。萧慕婳和云炎之间并非本命契约,而是在他的压制下签的主从契约,萧慕婳不懂这些,他也没提,有他在,云炎也就认命了,但即便如此,强行切断的时候,依旧会对萧慕婳产生影响,精神力必定大大受损。
  萧慕婳凝眉:“姑娘既与秦公子关系极好,如何不知他在何处?”
  女子不以为忤,坦坦荡荡地直视过来:“我从宗内出来的急,未曾和师弟联系,只隐约知晓他在这边一片。”
  这些人……楼玉宇凤眸眯起,眸底尽是危险的流光,强大的势压慢慢从他身上弥散出来。
  “两位是什么人,为何凭空冒出,抢夺我们的灵兽?”那女子在几人中虽然不是修为顶尖,却显然是领袖,沉着脸抬头看向楼玉宇和萧慕婳。
  萧慕婳微微沉默,看一眼云炎,又看看那女子,蹙眉:“姑娘与秦公子关系很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婚后试爱,恶魔老公心尖宠

江绯色十八岁成年礼,遭人神秘暗算,老天爷送了她一份大礼。阴差阳错,在睡与被睡里滚烫挣扎。*一纸婚约,她被爆出丑闻,成为苏城千夫所指万妇唾骂,抢走他心尖宠未婚妻位置的贱人。灯光晕暗,男人将她狠狠压在卫生间。“在这里,还是乖乖跟我走?”“别人的心头肉,请你g-u-n——”男人眼眸深深...

作者:夜风情
标签:言情

狼帝有喜,娘娘又生崽了

【狼陛下:爱妃,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一夜突变,她成了叛国通敌的罪人;稚子惨死,五马分尸,她是荒山野岭中的一抹孤魂;然上天怜悯,她重生而来!说她不知廉耻与人苟且?呵呵,她不仅要与人苟且还要生人子嗣,你能奈我何?说她魅惑君心妖言惑众?好啊,如你们所愿。郝明珠:“皇上,有人说我们的...

作者:公子离
标签:言情

燃情闪婚:甜妻太惑人

一场宿命的相遇,她跟夜景琛的命运就此纠缠在一起。她以为,夜景琛就是她此生最大的劫数,谁料他却宠她入骨。全世界都说她只是一个替身,她却将替身的戏码演绎得淋漓尽致。既然无心,何来心痛?顾以沫:“我不是给你生孩子的那个女人,不是不是不是!”他单手扣上她的下颌:“我说是,你就是。”他疼她...

作者:蓉焉
标签:言情

豪门盛宠,重生之天后养成

顾锦川说,乔烟,其他人接近你,其实都是为了跟你上床,当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想试试沙发,嗯,厨房阳台也可以。风华正茂的顾锦川,有个从政的爸爸,有个经商的妈妈,有钱有颜有天有地还有未婚妻。落魄不堪的孟烟无父无母,孤寡伶仃,还以为男朋友谢天佑是个依靠,可最后——也不过是死在了他的车轮...

作者:唐加一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门毒妃

火光中,堂姐笑着问她:凌皓月,父死母丧、名声尽毁的滋味怎么样? 原来不是命运的捉弄,一切都是人为,最亲的人就是刽子手,造就她血淋淋的一生 重获新生,她必是一把出鞘的利剑,不沾血绝不收手! 只是,怎么一不小心就招惹了某只妖孽? 某只妖孽:夫人,缺腿部挂件不? (1v1,男主、女主...

作者:流光之莹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