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022章 是不是喜欢他

作者:清苒  发布时间:2015-07-30 11:00  字数:3061 

  萧慕婳眸色晦暗,意味不明地轻轻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受小女孩的说辞。
  萧慕婳一噎,又听冰焰兽道:“不过,比起那些鲜血淋漓的好吃多了。”不由心一横,又割了一小块放进自己嘴里,有些腥,也没什么好味道,但勉强能用来填饱肚子了。
  冰焰兽不高兴地哼哼:“他的修为气势,大荒泽只怕都没几个,更别说是在天风大陆上,你那么一问,除了他还能有谁,你当这种高手是满地跑的么?”
  “也说不上十分重要,只是我从大荒泽带了出来,又守了它两百多年,我长这么大,都只有它一直陪着我,吃了它,我也能长得快些。”冰焰兽享受地眯起眼,因着伤了元气,迷迷糊糊又泛起困意来。
  楼玉宇歪坐在大树上看着,心里头的郁结莫名消除了个干净。小婳儿心里果然是惦着他的,连“小婳儿”这三个字都不许别人叫,那岂不就是他的专属了?啧啧,这别扭的小丫头。不过,话说回来,他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动了心的呢?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这会儿竟是全然想不出答案来。
  萧慕婳默了默,心底里有些愧疚:“冰霄花必然是拿不回来了,将来若有更好的,我必采来补偿你。”
  “呼——”萧慕婳又将内气好好运转了几个周天,这才呼出一口气,睁开眼来看了看仍然睡着的冰焰兽,轻手轻脚地起身,走出没多远就随手撅了根树枝,运足了力道甩出去。树枝迅捷地直奔草丛,稳稳地将藏着的一只灰毛兔钉在了地上。
  萧慕婳心中一喜,更加紧了冲击的攻势,随着一声轻微的“啵”,那薄而坚固的壁垒彻底粉碎湮灭,萧慕婳只觉得耳目愈发聪颖了些,原先只能感受到周身两尺之内的灵识也向外延伸出去,隐约能感受到一丈之距了。
  生了火,将剥洗干净的兔子架到火上烤,香味才将将散逸出来的时候,冰焰兽就醒了,可爱的小鼻子耸动两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端端正正坐到萧慕婳身边等吃。
  萧慕婳眸色晦暗,意味不明地轻轻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受小女孩的说辞。
  楼玉宇歪坐在大树上看着,心里头的郁结莫名消除了个干净。小婳儿心里果然是惦着他的,连“小婳儿”这三个字都不许别人叫,那岂不就是他的专属了?啧啧,这别扭的小丫头。不过,话说回来,他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动了心的呢?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这会儿竟是全然想不出答案来。
  “好吧。”冰焰兽勉强接受了这个要求,抬起爪子挠挠下巴,“我叫云炎。”
  冰焰兽也默了默,晃晃脑袋:“不用了,我如今把一缕元神交给你,跟你签了契约,虽然失了自由,但是你晋级的时候,我应该也会得到好处。我方才想了想,天风大陆上灵气匮乏,现在这情状,说不定还能比我独自修行快上一些。”
  萧慕婳沉默,有一会儿才开口,声音已然平静下来:“我叫萧慕婳,除了小婳儿,其他随你。”
  萧慕婳眼神微黯,在原地停留了许久才起步,却也没有下山,而是更往密林深处走了走,选了处平坦背风的所在搭起个简易的小棚子。

  冰焰兽老成地坐在棚子前看着她忙碌,蓝蓝的圆眼睛眨巴眨巴,忽然出声:“你打算住下来?”

  冰焰兽鄙夷地看她一眼,嗷呜一口咬进嘴里,没怎么嚼就吞了下去:“我这两百多年都是吃生的,我哪晓得它熟没熟。”

  “此间灵气比之外头充裕许多,多呆些时日总是有好处的。”萧慕婳点点头,把手里的最后一根枝桠堆到棚子上,总算忙完了一段落。

  冰焰兽撇撇嘴,听得出仍是有些不忿:“此间灵气充足,是因为有冰霄花在,现在冰霄花没了,这点子灵气,要不了几天就散尽了。”

  “那也总还有几天的,浪费了也可惜。”萧慕婳应声,挨在冰焰兽身边坐下,顺手把冰焰兽抱到自己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它的绒毛,“那冰霄花,对你很重要么?”

  萧慕婳眸色愈发黯了,垂着睫不知在想什么,唇角若有似无地泛起一抹自嘲。

  楼玉宇负了气离开,到山下晃悠了老大一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浑身都不自在,终于还是回了山里寻找萧慕婳,远远地正好用灵识瞧见这一幕,再细细看了萧慕婳被腥得皱成一团的五官,不由觉得好笑,忍不住就想过去凑趣,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太过没面子,也保不齐萧慕婳又要说分道扬镳的话,最终也只是在萧慕婳附近寻了处地方先安顿下来。

  “也说不上十分重要,只是我从大荒泽带了出来,又守了它两百多年,我长这么大,都只有它一直陪着我,吃了它,我也能长得快些。”冰焰兽享受地眯起眼,因着伤了元气,迷迷糊糊又泛起困意来。

  萧慕婳默了默,心底里有些愧疚:“冰霄花必然是拿不回来了,将来若有更好的,我必采来补偿你。”

  冰焰兽也默了默,晃晃脑袋:“不用了,我如今把一缕元神交给你,跟你签了契约,虽然失了自由,但是你晋级的时候,我应该也会得到好处。我方才想了想,天风大陆上灵气匮乏,现在这情状,说不定还能比我独自修行快上一些。”

  萧慕婳一时没接话,等想起来要问些别的的时候,却发现冰焰兽已经睡着了,只得先把它放到一边铺好的草垫上,自己盘起腿打起坐来。

  经过这半个月的巩固,丹田里的内气已经壮大不少,被清鸿剑气破坏后又重建起来的筋脉也比以前强韧许多。萧慕婳引导着内气循环了一周天,便开始集中心力冲击橙武境界与黄武境界之间的壁垒。

  武境壁垒越往上走越难冲破,尤其橙武与黄武之间的这一道,算得上是道分水岭,冲过去了,便入了中级武者的行列,在一些小城市里几乎是可以媲美城主的存在了。只是,有许多人终其一生都冲不破这道壁垒。

  不过,这于萧慕婳而言倒并不是很难,厚积薄发之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冲出了一条缝隙,缝隙在萧慕婳浑厚的内气和凌厉的清鸿剑气冲击下越变越大,终于承受不住地破开了口。

  萧慕婳心中一喜,更加紧了冲击的攻势,随着一声轻微的“啵”,那薄而坚固的壁垒彻底粉碎湮灭,萧慕婳只觉得耳目愈发聪颖了些,原先只能感受到周身两尺之内的灵识也向外延伸出去,隐约能感受到一丈之距了。

  “呼——”萧慕婳又将内气好好运转了几个周天,这才呼出一口气,睁开眼来看了看仍然睡着的冰焰兽,轻手轻脚地起身,走出没多远就随手撅了根树枝,运足了力道甩出去。树枝迅捷地直奔草丛,稳稳地将藏着的一只灰毛兔钉在了地上。

  兔子并不甚大,萧慕婳也不挑,捏着耳朵拎起来,就去了水边打理。前几日与司徒凌云等一同露营,她多少是学到了些,倒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冰焰兽鄙夷地看她一眼,嗷呜一口咬进嘴里,没怎么嚼就吞了下去:“我这两百多年都是吃生的,我哪晓得它熟没熟。”

  生了火,将剥洗干净的兔子架到火上烤,香味才将将散逸出来的时候,冰焰兽就醒了,可爱的小鼻子耸动两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端端正正坐到萧慕婳身边等吃。

  “什么时候能好呀?”等了好一会儿,冰焰兽渐渐耐不住了,咕囔着催促。

  萧慕婳又是一噎,想了想,决定不再说话,冰焰兽却来了劲,伸出爪子扒拉她的衣袖:“你就说吧,你是不是喜欢他?”停了停又道,“喜欢也没用了,人都被你赶走了。”

  萧慕婳有些心虚,拿到眼前看了看,到底没敢下口咬,拿袖剑从兔腿上割了一块给冰焰兽:“我也不知道……你吃吃看,熟了么?”

  萧慕婳眸色晦暗,意味不明地轻轻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受小女孩的说辞。

  “我没……你怎么知道我问的是他?”萧慕婳下意识要反驳,继而又觉察出不对劲儿。

  冰焰兽鄙夷地看她一眼,嗷呜一口咬进嘴里,没怎么嚼就吞了下去:“我这两百多年都是吃生的,我哪晓得它熟没熟。”

  萧慕婳一噎,又听冰焰兽道:“不过,比起那些鲜血淋漓的好吃多了。”不由心一横,又割了一小块放进自己嘴里,有些腥,也没什么好味道,但勉强能用来填饱肚子了。

  楼玉宇负了气离开,到山下晃悠了老大一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浑身都不自在,终于还是回了山里寻找萧慕婳,远远地正好用灵识瞧见这一幕,再细细看了萧慕婳被腥得皱成一团的五官,不由觉得好笑,忍不住就想过去凑趣,只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太过没面子,也保不齐萧慕婳又要说分道扬镳的话,最终也只是在萧慕婳附近寻了处地方先安顿下来。

  萧慕婳与冰焰兽分了兔子,一时间不想继续打坐修炼,便懒懒地靠坐着,与冰焰兽说起闲话:“你既生于大荒泽,怎么会到天风大陆来?”

  “逃难啊。”冰焰兽抱着尾巴窝进萧慕婳怀里,抬起小爪子摸了摸被打断的两颗牙,暗自点头,很好,又长回来了,契约主晋级,它果然能得到好处,元气都补回来大半了。

  萧慕婳听着冰焰兽好似十分无所谓地吐出那三个字,眸色深了深,唯恐再问下去揭了冰焰兽的旧疮疤,连忙转了话题:“你在大荒泽……可有听说过楼玉宇这个名字?”

  “没有。”冰焰兽想也不想就否定了去,忽而昂起头瞄了瞄萧慕婳,眼神狐疑,“你这么记挂他啊?那你干嘛还赶他走。”

  萧慕婳与冰焰兽分了兔子,一时间不想继续打坐修炼,便懒懒地靠坐着,与冰焰兽说起闲话:“你既生于大荒泽,怎么会到天风大陆来?”

  “我没……你怎么知道我问的是他?”萧慕婳下意识要反驳,继而又觉察出不对劲儿。

  冰焰兽不高兴地哼哼:“他的修为气势,大荒泽只怕都没几个,更别说是在天风大陆上,你那么一问,除了他还能有谁,你当这种高手是满地跑的么?”

  萧慕婳眸色愈发黯了,垂着睫不知在想什么,唇角若有似无地泛起一抹自嘲。

  冰焰兽又瞄了她一眼,耸起小鼻子:“小婳儿,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小女孩缩着肩膀,战战兢兢地从树后转出来,可怜兮兮地一叠连声:“我不是有意偷看的,姐姐你,你别杀我,别杀我。”

  楼玉宇歪坐在大树上看着,心里头的郁结莫名消除了个干净。小婳儿心里果然是惦着他的,连“小婳儿”这三个字都不许别人叫,那岂不就是他的专属了?啧啧,这别扭的小丫头。不过,话说回来,他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动了心的呢?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这会儿竟是全然想不出答案来。

  萧慕婳微微恍惚,还以为楼玉宇回来了,顿了顿才反应过来,拽住冰焰兽的小尖耳向上扯:“什么喜欢不喜欢,你才多大一点,懂什么。”

  “哎哟,别扯我耳朵。”冰焰兽叫唤一声,不服气地撇嘴,“什么多大一点,再小也总归比你大。”

  萧慕婳又是一噎,想了想,决定不再说话,冰焰兽却来了劲,伸出爪子扒拉她的衣袖:“你就说吧,你是不是喜欢他?”停了停又道,“喜欢也没用了,人都被你赶走了。”

  萧慕婳顿时后悔提及了楼玉宇,拂手将冰焰兽从自己怀里赶出去,拎了袖剑起身:“我去练剑。”

  “你都还没回答我呢。”冰焰兽有些不依不饶,跟在萧慕婳身后“小婳儿,小婳儿”地连声唤。

  “不要叫我小婳儿。”萧慕婳有些着恼起来,语气不禁重了。

  冰焰兽好看的蓝眼睛闪了闪:“那叫你什么?”

  萧慕婳沉默,有一会儿才开口,声音已然平静下来:“我叫萧慕婳,除了小婳儿,其他随你。”

  “好吧。”冰焰兽勉强接受了这个要求,抬起爪子挠挠下巴,“我叫云炎。”

  “嗯。”萧慕婳发出个单音表示自己记住了,全然不再理会云炎,自顾寻了个开阔地练剑,只是却丝毫不成章法,横看竖看都不过是发泄似的乱舞一气。

  楼玉宇歪坐在大树上看着,心里头的郁结莫名消除了个干净。小婳儿心里果然是惦着他的,连“小婳儿”这三个字都不许别人叫,那岂不就是他的专属了?啧啧,这别扭的小丫头。不过,话说回来,他自己又是什么时候动了心的呢?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这会儿竟是全然想不出答案来。

  正自出着神,忽听萧慕婳大喝了声:“谁在那里?”楼玉宇禁不住身子一斜,还以为萧慕婳发现了自己,心中直道不应该啊,定睛看过去才发现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躲在树背后。

  萧慕婳眸色愈发黯了,垂着睫不知在想什么,唇角若有似无地泛起一抹自嘲。

  小女孩缩着肩膀,战战兢兢地从树后转出来,可怜兮兮地一叠连声:“我不是有意偷看的,姐姐你,你别杀我,别杀我。”

  “我不杀你。”萧慕婳摇摇头,并没有因为小女孩的可怜而露出同情,反倒颇有些审视,“深山老林,小妹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冰焰兽鄙夷地看她一眼,嗷呜一口咬进嘴里,没怎么嚼就吞了下去:“我这两百多年都是吃生的,我哪晓得它熟没熟。”

  小女孩肩膀缩得更厉害,隐隐带了些哭腔:“家里穷,爹娘有了弟弟就不要我了,把我骗上山来就丢下了不管,我在山里迷了路,怎么也找不见下山的路了。”

  生了火,将剥洗干净的兔子架到火上烤,香味才将将散逸出来的时候,冰焰兽就醒了,可爱的小鼻子耸动两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端端正正坐到萧慕婳身边等吃。

  生了火,将剥洗干净的兔子架到火上烤,香味才将将散逸出来的时候,冰焰兽就醒了,可爱的小鼻子耸动两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端端正正坐到萧慕婳身边等吃。

  萧慕婳眸色晦暗,意味不明地轻轻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接受小女孩的说辞。

  楼玉宇坐正了身子,起先没怎么在意,心思拐了拐才蓦然一凛。他人一直在这里,那处大树后原本是没人的,就算刚才走了神,也不可能有人闯入他都毫无感觉,这小女孩必然有问题。

  萧慕婳有些心虚,拿到眼前看了看,到底没敢下口咬,拿袖剑从兔腿上割了一块给冰焰兽:“我也不知道……你吃吃看,熟了么?”

  “姐姐,我肚子好饿,天也要黑了,我害怕,我能不能跟姐姐呆在一起?”小女孩见萧慕婳似乎不为所动,声音里的哭腔愈发重了,黑白分明的大眼期望地直直盯着萧慕婳,眼眶子里湿漉漉的,好似只要萧慕婳说个不字,她就会立即大哭起来。
  冰焰兽好看的蓝眼睛闪了闪:“那叫你什么?”
  萧慕婳又是一噎,想了想,决定不再说话,冰焰兽却来了劲,伸出爪子扒拉她的衣袖:“你就说吧,你是不是喜欢他?”停了停又道,“喜欢也没用了,人都被你赶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20岁,陆倾心被算计生子,虐心。25岁,陆倾心携子归来,让别人虐心!*三只萌宝*天佑:“我是蓝孩子,完全可以胜任‘爹地’一职。”天煜:“我……我喜欢医生哥哥做爹地!”天瑜:“人家要桃花眼蜀黍做爹地……嘤嘤嘤……”正牌爹地乔BOSS,不是医生,木有桃花眼,心塞咆哮:“三只小崽子,你...

作者:一顾流年
标签:言情

邪医狂妻

睁开眼,她发现自己浑身伤痕,躺在猪圈里!是人是鬼都还没分清,居然先被猪给拱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特种兵部队女军医!竟然与猪同吃同睡?!明明天赋异凛,她却被嘲笑智商、废材!不怕死的喽啰太多?见一个拿枪崩一个! 可是,她刚崩完一个小贱人,面前咋又出现一个绝世妖孽美男?“女人!乖乖等我...

作者:金小财
标签:言情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

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 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 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 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

作者:红篮篮
标签:穿越

重生婚然天成

人人皆知0366部队‘妻为先’的雷副团长有一位貌美如花、妙手‘仁心’的俏媳妇儿;有人眼红离间夫妻感情?不好意思,军婚不容拆,挑事的出门左转,请了! 楚天意重生十八岁,渣兄当道逼嫁老鳏夫,秉着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原则,以雷霆之势拿下曾经让她遗憾一生的男人作为回报。 从此,制药酒,上大...

作者:彭家小囡
标签:言情

重生之天价影后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

作者:纸砚
标签:言情

重生之名流商女

以前,唐静芸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生大赢家! 她一路从唐家的私生女奋斗成为唐家家主,不但灭了阴狠的哥哥,毁了外表白莲内心恶毒的姐姐,还把辜负母亲的生父送进了精神病院,登堂入室,执掌唐家,将唐家掀了个底朝天。 这样的日子过到最后只剩寂寥,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 没曾想人生也...

作者:弄笛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