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拾叁

作者:qq150719162810  发布时间:2015-08-19 23:50  字数:2102 

  曾经的伊甸园的间壁将是我永远的坟墓。
  一天,数月,一季……
  “……”莱妮塔念念有词,她的右手遍逐渐成半透明状,那只手缓缓深入胸膛,手臂与胸交接处发出耀眼银光同时隐隐有环形水波荡漾。
  黑帝斯无措地冲上前,抱住憔悴如秋天落叶一样的可人儿,那么用力,仿佛下一步行将消失。

终曲:弥散

  熟悉的东西存在时是不会让人引以为意,消失时世界的一半随之而去。
  地狱会丢东西,不过这头一次,丢的是一个人。

  蠕动嘴唇:“我,我,一直……”无声飘散于浩淼火光。

  仿佛万物屏息。

  黑暗之主表面纹丝不动,背地分兵布阵。

  原来她甘愿为地狱贱仆的时候,他忽视了她;





  整个地狱盆地,烈火狂舞。



  其实却是——

  一天,数月,一季……

  莱妮塔那夜在主卧醒来,命运前来迎接命运之女,于是——人格苏醒。

  在万般针扎中,她挣扎地来到与赫尔墨斯预定的地方,消失。

  神弓是三界垂涎之物,莱妮塔的身份又是天地禁忌,一旦被发现,难说会不会……,所以赫尔墨斯分析有义务守护世界的转折点。

  命运再一次行使它的权力,没有人相信它的时候,它让人脸上轮番出现悲苦、喜悦、愤怒、委屈等表情。

  莱妮塔那夜在主卧醒来,命运前来迎接命运之女,于是——人格苏醒。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一天,数月,一季……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有一条河,以泪聚,名为归来河。


  归来何,归来如何?!

  整个地狱盆地,烈火狂舞。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我死之后你什么得不到呢?你可以消灭威胁你地狱之主地位的敌人,你可以为你的宝贝珀尔塞福涅消除一个潜在情敌,你可以免除宙斯对你的猜忌,热衷于你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你终于得到最重要的东西了——神弓,不是吗?”莱妮塔歇斯底里地嘶吼。

  从黑色荆棘缠护的极乐之门的缝隙中,可以看到发荧光的地狱水仙,地狱帝王的标志——如此清丽脱俗的东西,骨子究竟还是冷的,彬彬的白杨把灰色庄严的背影留予世人;每到午夜时分,幽蓝鬼火像蒲公英一样的蓝毛绒四散飘飞,有的甚至飘过围栏,精灵的身躯点到莱妮塔的鼻尖,并不有火的滚热,凉爽,微微含草木香气。

  曾经的伊甸园的间壁将是我永远的坟墓。

  莱妮塔闭上双目,地狱张开双翼,死亡定格。

  莱妮塔屏住呼吸,身后冲天烈焰光与热同心灵逐渐远去,火星火星一直到达数百丈的高空,蔚为壮观,纷纷落下后的猩红,冷却,黯淡。

  莱妮塔屏住呼吸,身后冲天烈焰光与热同心灵逐渐远去,火星火星一直到达数百丈的高空,蔚为壮观,纷纷落下后的猩红,冷却,黯淡。

  仿佛万物屏息。

  心中时空之钟指针走出喀喀喀喀的动静。

  这一刻,突然钟鼓齐鸣!

  少顷,她天使与恶魔完美融合的脸冷静下来:“是的,你终于得道神弓的弓鞘了,不是吗?得到证明你胜利的躯壳,不是吗?”

  似乎存在又不存在的巨大嗡鸣撼动人心。


  是时候了,是时候了,是……


  曾经的伊甸园的间壁将是我永远的坟墓。


  “嘡——!嘡——!嘡——!嘡——!”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火焰仿佛听到一种召唤,疯狂生长。

  整个地狱盆地,烈火狂舞。



  “……”莱妮塔念念有词,她的右手遍逐渐成半透明状,那只手缓缓深入胸膛,手臂与胸交接处发出耀眼银光同时隐隐有环形水波荡漾。

  仿佛玻璃和珍宝破碎的声音。


  刺瞎双目的银光肆无惧惮地钻出来,那是一张弓的轮廓。

  厄皮洛斯神弓!泰坦巨神以一只手为代价的失去之物!天神本营奥林匹斯百般搜寻之物!却在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女胸口整夜充当心跳而那个少女又是如此微渺不堪一击。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别!”怒来自远方滚来。时隔片刻,黑色男子闪电一般的身形才至。



  常年不经日照的瓷白皮肤,小卷黑发,典型的奥林匹斯英挺男子。只是削鼻雄起一梁霸气,眉目深藏一窟阴寒。





  最后,一眼,了,呢。他的面容是从初见都未曾易过的英俊。今天从我的世界,消失,啊。





  不,是我的世界,将,消失。



  “那好吧,至少我给你最后一个忠告,”美丽的面孔充溢绝望的微笑,长发飘飞在地狱之火漫天的火星中,“如果你真的爱珀耳塞福涅,那就放了她吧,金丝鸟不应该关在铁笼里。她应该在轻风阳光下嬉戏,听年轻恋人为她谱写的情歌。”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莱妮塔念念有词,她的右手遍逐渐成半透明状,那只手缓缓深入胸膛,手臂与胸交接处发出耀眼银光同时隐隐有环形水波荡漾。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厄皮洛斯神弓!泰坦巨神以一只手为代价的失去之物!天神本营奥林匹斯百般搜寻之物!却在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女胸口整夜充当心跳而那个少女又是如此微渺不堪一击。

  

  “我死之后你什么得不到呢?你可以消灭威胁你地狱之主地位的敌人,你可以为你的宝贝珀尔塞福涅消除一个潜在情敌,你可以免除宙斯对你的猜忌,热衷于你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你终于得到最重要的东西了——神弓,不是吗?”莱妮塔歇斯底里地嘶吼。

  闻声,天火降临的怒神之容,已然蒙上常人难以察觉的悲哀。黑帝斯几乎是小声念叨:“可是,我只要得到你。”

  莱妮塔沉默了,随即突然发疯发狂地笑起来。这种冰与火的两重体验会让任何一个恋人发疯发狂。

  少顷,她天使与恶魔完美融合的脸冷静下来:“是的,你终于得道神弓的弓鞘了,不是吗?得到证明你胜利的躯壳,不是吗?”

  莱妮塔等待尊神的回答,可是他仍然一副欲言又止,迁延顾步的模样。

  别那么激动,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让这张能吐出尖刻话语的嘴永远闭上,不是吗?”

  “那好吧,至少我给你最后一个忠告,”美丽的面孔充溢绝望的微笑,长发飘飞在地狱之火漫天的火星中,“如果你真的爱珀耳塞福涅,那就放了她吧,金丝鸟不应该关在铁笼里。她应该在轻风阳光下嬉戏,听年轻恋人为她谱写的情歌。”

  曾经的伊甸园的间壁将是我永远的坟墓。


  说得过快,她等待胸腔里汹涌的气息平息一阵,继续说:“至于我,早就死了呢,呵呵。

  “我死之后你什么得不到呢?你可以消灭威胁你地狱之主地位的敌人,你可以为你的宝贝珀尔塞福涅消除一个潜在情敌,你可以免除宙斯对你的猜忌,热衷于你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你终于得到最重要的东西了——神弓,不是吗?”莱妮塔歇斯底里地嘶吼。

  别那么激动,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让这张能吐出尖刻话语的嘴永远闭上,不是吗?”

  她突然奋力将弓箭直指自己的心脏,那里是大量业已冰凉的血液,离这个无情地世间最近。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不!”善于攫夺生命的地狱之神第一次想挽回一条生命,让绿色的生命汁液重新滋养无尽活力。

  为何没有发现,那该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的奋不欲生啊!

  讽刺啊!!!

  莱妮塔闭上双目,地狱张开双翼,死亡定格。

  仿佛玻璃和珍宝破碎的声音。

  现在一切真的结束了。

  黑帝斯无措地冲上前,抱住憔悴如秋天落叶一样的可人儿,那么用力,仿佛下一步行将消失。

  黑色无底的美目里的确有什么在消失。

  曾经的伊甸园的间壁将是我永远的坟墓。

  莱妮塔视野里希腊艺术家作品一样的刚毅秀美男性面孔渐渐弥散,于是用最后的力量甜美地笑了一小下,就微微一下,传递出无数信息,死亡已经不允许她耗费任何生命力。

  在万般针扎中,她挣扎地来到与赫尔墨斯预定的地方,消失。

  “真是聪明的孩子。”

  “别!”怒来自远方滚来。时隔片刻,黑色男子闪电一般的身形才至。


  蠕动嘴唇:“我,我,一直……”无声飘散于浩淼火光。

  莱妮塔眼中的光芒完全消失了。

  天惊地泣!

  天惊地泣!

  莱妮塔视野里希腊艺术家作品一样的刚毅秀美男性面孔渐渐弥散,于是用最后的力量甜美地笑了一小下,就微微一下,传递出无数信息,死亡已经不允许她耗费任何生命力。

  原来她甘愿为地狱贱仆的时候,他忽视了她;

  后来在索取神弓的时候误认为大海夺取了她的垂青,他又用炽烈的爱灼伤了她。

  “不!”善于攫夺生命的地狱之神第一次想挽回一条生命,让绿色的生命汁液重新滋养无尽活力。

  为何没有发现,那该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的奋不欲生啊!

  “那好吧,至少我给你最后一个忠告,”美丽的面孔充溢绝望的微笑,长发飘飞在地狱之火漫天的火星中,“如果你真的爱珀耳塞福涅,那就放了她吧,金丝鸟不应该关在铁笼里。她应该在轻风阳光下嬉戏,听年轻恋人为她谱写的情歌。”








  但,一切都晚了。

  数年后的人间,科威尔将莱妮塔生前住过的孤岛与地狱分开,形成一片单独的海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她突然奋力将弓箭直指自己的心脏,那里是大量业已冰凉的血液,离这个无情地世间最近。



  世间的阳光打到几天前的奥林匹斯。

  莱妮塔沉默了,随即突然发疯发狂地笑起来。这种冰与火的两重体验会让任何一个恋人发疯发狂。

  白色宝座上的众神之父——宙斯,慈爱的脸上浮现往日不见的严峻。代表众生意志的声音说:“你可以选择离开地狱或死亡,否则雷霆之怒将加于汝身。”

  “如果离开,他一定会找到我;那我只有选择死亡,不是吗?”

  “真是聪明的孩子。”

  莱妮塔等待尊神的回答,可是他仍然一副欲言又止,迁延顾步的模样。


  心中时空之钟指针走出喀喀喀喀的动静。

  常年不经日照的瓷白皮肤,小卷黑发,典型的奥林匹斯英挺男子。只是削鼻雄起一梁霸气,眉目深藏一窟阴寒。







  数年后的人间,科威尔将莱妮塔生前住过的孤岛与地狱分开,形成一片单独的海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由于与外界隔绝,这片海域盐度升高,逐渐寸草不生,成为一片名副其实的死海。

  但,一切都晚了。






  死去了,又能怎样呢?

  死去了,毕竟还在地狱;那里也毕竟是一切生命的终点。

  莱妮塔屏住呼吸,身后冲天烈焰光与热同心灵逐渐远去,火星火星一直到达数百丈的高空,蔚为壮观,纷纷落下后的猩红,冷却,黯淡。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莱妮塔沉默了,随即突然发疯发狂地笑起来。这种冰与火的两重体验会让任何一个恋人发疯发狂。
  似乎存在又不存在的巨大嗡鸣撼动人心。
  由于与外界隔绝,这片海域盐度升高,逐渐寸草不生,成为一片名副其实的死海。
  这一刻,突然钟鼓齐鸣!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曾经的伊甸园的间壁将是我永远的坟墓。
  “不!”善于攫夺生命的地狱之神第一次想挽回一条生命,让绿色的生命汁液重新滋养无尽活力。
  仿佛万物屏息。
  为何没有发现,那该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的奋不欲生啊!
  莱妮塔那夜在主卧醒来,命运前来迎接命运之女,于是——人格苏醒。
  “……”莱妮塔念念有词,她的右手遍逐渐成半透明状,那只手缓缓深入胸膛,手臂与胸交接处发出耀眼银光同时隐隐有环形水波荡漾。
  蠕动嘴唇:“我,我,一直……”无声飘散于浩淼火光。
  死去了,又能怎样呢?
  “那好吧,至少我给你最后一个忠告,”美丽的面孔充溢绝望的微笑,长发飘飞在地狱之火漫天的火星中,“如果你真的爱珀耳塞福涅,那就放了她吧,金丝鸟不应该关在铁笼里。她应该在轻风阳光下嬉戏,听年轻恋人为她谱写的情歌。”
  少顷,她天使与恶魔完美融合的脸冷静下来:“是的,你终于得道神弓的弓鞘了,不是吗?得到证明你胜利的躯壳,不是吗?”
  莱妮塔等待尊神的回答,可是他仍然一副欲言又止,迁延顾步的模样。
  由于与外界隔绝,这片海域盐度升高,逐渐寸草不生,成为一片名副其实的死海。
  她突然奋力将弓箭直指自己的心脏,那里是大量业已冰凉的血液,离这个无情地世间最近。
  曾经的伊甸园的间壁将是我永远的坟墓。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莱妮塔视野里希腊艺术家作品一样的刚毅秀美男性面孔渐渐弥散,于是用最后的力量甜美地笑了一小下,就微微一下,传递出无数信息,死亡已经不允许她耗费任何生命力。
  
  “嘡——!嘡——!嘡——!嘡——!”
  整个地狱盆地,烈火狂舞。
  在万般针扎中,她挣扎地来到与赫尔墨斯预定的地方,消失。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原来她甘愿为地狱贱仆的时候,他忽视了她;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但,一切都晚了。
  “我死之后你什么得不到呢?你可以消灭威胁你地狱之主地位的敌人,你可以为你的宝贝珀尔塞福涅消除一个潜在情敌,你可以免除宙斯对你的猜忌,热衷于你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你终于得到最重要的东西了——神弓,不是吗?”莱妮塔歇斯底里地嘶吼。
  讽刺啊!!!
  天惊地泣!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莱妮塔闭上双目,地狱张开双翼,死亡定格。
  归来何,归来如何?!
  “不!”善于攫夺生命的地狱之神第一次想挽回一条生命,让绿色的生命汁液重新滋养无尽活力。
  数年后的人间,科威尔将莱妮塔生前住过的孤岛与地狱分开,形成一片单独的海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终曲:弥散

  熟悉的东西存在时是不会让人引以为意,消失时世界的一半随之而去。
  地狱会丢东西,不过这头一次,丢的是一个人。
  刺瞎双目的银光肆无惧惮地钻出来,那是一张弓的轮廓。
  莱妮塔那夜在主卧醒来,命运前来迎接命运之女,于是——人格苏醒。
  莱妮塔闭上双目,地狱张开双翼,死亡定格。
  在万般针扎中,她挣扎地来到与赫尔墨斯预定的地方,消失。
  不,是我的世界,将,消失。
54.146.18.105, 54.146.18.105;0;pc;2;磨铁文学
  在万般针扎中,她挣扎地来到与赫尔墨斯预定的地方,消失。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无论何时,就是割腕的时候,莱妮塔心中还是残留几分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终可以安息了永远的安眠啊是如此迟缓,但终于可以不用像父辈在寒冰地狱受到煎熬。
  心中时空之钟指针走出喀喀喀喀的动静。
  黑帝斯无措地冲上前,抱住憔悴如秋天落叶一样的可人儿,那么用力,仿佛下一步行将消失。
  整个地狱盆地,烈火狂舞。
  为何没有发现,那该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的奋不欲生啊!

qq150719162810说:

十二由于原因未发,想看的找米米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顾先生,命里犯桃花

在情深意切的时候,我撞破了他的一个秘密。

作者:倾鱼
标签:现代言情

爱你只有一寸相思

林汐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她的闺蜜怀上他的孩子!

作者:简一o
标签:现代言情

二婚之痒

打过午夜的热线吗?我偷偷打过,就在我独守空房的某个深夜。

作者:水烟萝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驾到:女人,你是我的

许暮一和崔郁拍结婚照的那天,是许暮一人生中最黑暗恐惧的一天。

作者:阎大大
标签:现代言情

你的名字在我心上

我一直都很喜欢秦文浩,婚礼前一天他让我冒充他的新娘,我说好。

作者:舞西风
标签:现代言情

以爱为谋,赌你情如初见

初见,我将他壁咚,拿着与他零度亲密的视频威胁他。

作者:翎羽菲
标签:现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