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二章 汌承村

作者:优小桑  发布时间:2015-07-27 00:45  字数:3063 

  邹琳琳看着林沫从他的车里下来,目瞪口呆。这么张扬怪异的一幕顿时引发了邹琳琳强烈的八卦娱乐好奇心。
  林沫突然想起慈善拍卖晚会李洪涛私会一事,有一次偶然她竟然在一本杂志上见到过那个女人,他没有想到李洪涛幽会的女人竟然是沈氏集团董事长沈国清的秘书。
  师傅道:“我都习惯了,这路啊,早就说要修,这一修就修了十几年,上面的人总说政府拨的款还没下来!”
  林沫让邹琳琳拿出相机对着四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两人顺着下车时停车的方向走去。
  “林沫姐,你今天来的好早啊!”邹琳琳笑容满满的恭维。
  林沫和邹琳琳准备了一番坐上了去往汌承村的大巴。
  最近,汌承村的地质竟然发生了一些坍塌,还好,这些坍塌都在一些空荡无人的地方,并没有伤亡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引起汌承村民众的恐慌,可汌承村的一所小学学校的操场却在昨日发生了一个大面积的坍塌,伤了两个在学校操场玩耍的学生。
  繁忙的新闻部似乎只有林沫是个闲人。
  师傅道:“我都习惯了,这路啊,早就说要修,这一修就修了十几年,上面的人总说政府拨的款还没下来!”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林沫却异常平静,这也不能怪师傅,她也没说清,邹琳琳又下了车,那时候师傅肯定以为她们到达目的地了!
  林沫也曾经试着联系过但都被李洪涛的秘书给拒绝了。
  待银色路虎渐行渐远,邹琳琳赶紧追上进入电梯的林沫。
  煤矿开采初期,效益达到了一个足够让汌承村生活膨胀的一个数字。许多在外打工的人听到家里开采了一个小煤矿,并且可以保障让汌承村人民的一切生活来源都纷纷回归了家乡。
  林沫给自己倒了杯水,心中暗想这个邹琳琳还真是个好奇猫,可自己若是不回答的话就像自己隐藏了什么,“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学法律只是一次偶然。”

  林沫和邹琳琳准备了一番坐上了去往汌承村的大巴。

  S市市区距离汌承村有四个小时的车程。

  一辆银色的路虎车公然的停在了电视台楼下,邹琳琳乍眼一看,熟悉的车型,熟悉的车牌号,在瞅进主驾驶里的人,那不正是沈氏集团的少公子沈誊呢?

  邹琳琳看着林沫从他的车里下来,目瞪口呆。这么张扬怪异的一幕顿时引发了邹琳琳强烈的八卦娱乐好奇心。

  待银色路虎渐行渐远,邹琳琳赶紧追上进入电梯的林沫。

  “林沫姐,你今天来的好早啊!”邹琳琳笑容满满的恭维。

  林沫淡淡一笑:“还好吧!”

  林沫淡淡一笑:“还好吧!”

  邹琳琳试探性的追问:“我刚刚在门口看到沈公子的车唉!也不知道她来我们公司干嘛的?”

  林沫的目光闪烁,捋了捋耳边的碎发,道:“不知道,可能是路过吧!”

  对林沫来说,如今他和沈誊只是纯碎的交易关系,等三个月的期限一到,她拿到父亲给她的钢笔她就会全身而退,不与他有任何瓜葛。电视台人多口杂,邹琳琳又是电视台出了名的八卦,林沫不想惹事生非。

  邹琳琳却更加疑惑,明明自己亲眼看到林沫从那辆车上下来,为什么不承认呢?可林沫的一些微不自然的表情却让邹琳琳满腹疑团,她坚信,沈公子和她绝对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繁忙的新闻部似乎只有林沫是个闲人。

  林沫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着今日李洪涛的其他新闻报道。

  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或许是因为近日被沈誊的事情烦扰,对于夏子晴交给她的任务她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林沫也曾经试着联系过但都被李洪涛的秘书给拒绝了。

  正愁苦着如何完成任务的时候,夏子晴的助理小赵便来通知她夏总编让她去办公室。

  林沫让邹琳琳拿出相机对着四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两人顺着下车时停车的方向走去。

  林沫来到总编办公室,夏子晴见到她面色深沉的问道:“邀请李洪涛上节目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林沫心知夏子晴是为了李洪涛的事情才找她,早做好了心理准备,林沫也并不打算向她隐瞒:“没有一点进展!对不起!”

  夏子晴看了眼垂头丧气的林沫,虽然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可夏子晴也并不打算放弃她,沉重的叹了口气,道:“这样吧!我给你想个办法!”

  林沫闻言,目光一亮,充满渴望的看着夏子晴。

  “你和沈氏集团的沈誊不是同学关系吗?他现在是李市长的干儿子,你不如去找他试试,或许能事半功倍。”

  本以为有一线生机,可听了夏子晴的建议她却觉得又一次跌进了谷底。

  可渐渐的,由于煤矿开采过度,一个小小的煤矿很快就被掏空,汌承村的人的生活水平一下子跌落到了极点。

  林沫垂头丧气的走出了总编办公室来到楼层休息区,不料邹琳琳正在偷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她的减肥黑咖啡。

  繁忙的新闻部似乎只有林沫是个闲人。

  其实邹琳琳并不胖,对于身高一米六体重五十KG的她来说,体型正好,可自从从慈善拍卖会上回来之后,邹琳琳就开启了她魔鬼式的减肥计划,还宣誓一定要将自己打造成向佳那样美貌与气质都出色的人。

  邹琳琳见林沫愁眉不展,关心的上前问道:“林沫姐,怎么了?我看小赵刚才来找你,是不是总编骂你了?”见林沫不答,以为自己猜对了,便继续安慰道:“没关系,你刚来没多久,再说这也不是你的对口专业...”话说了一半,邹琳琳觉得好奇怪:“对了,我听小赵说你是学法律的,怎么想起来电视台当记者了?”

  林沫给自己倒了杯水,心中暗想这个邹琳琳还真是个好奇猫,可自己若是不回答的话就像自己隐藏了什么,“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学法律只是一次偶然。”

  “哦!”邹琳琳半信半疑,“总编给你什么任务了,你说说看,说不定人脉广阔的我‘周八通’能帮到你。”

  林沫望着眼前自信满满的邹琳琳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邹琳琳听了林沫的工作,突然感觉自己又夸下海口了,她曾经也邀请过李洪涛,是以失败告终,再说公司也有其他比她厉害的人也邀请过,都是以失败告终,这次她算是跌进同一个坑里了。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邹琳琳搅着杯里的咖啡,目光瞥到一份新闻日报,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什么,于是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林沫知道这是个难以完成的工作,对邹琳琳并不抱有希望,可邹琳琳诡异的笑容竟让她心生不安起来。

  “你是不是有办法?”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林沫突然想起慈善拍卖晚会李洪涛私会一事,有一次偶然她竟然在一本杂志上见到过那个女人,他没有想到李洪涛幽会的女人竟然是沈氏集团董事长沈国清的秘书。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邹琳琳附在林沫耳边窃窃私语着,很快两人便商定了计划。

  S市的南林区的汌承村是靠近S市边界的一个小村庄,主要的生活来源是汌承村在50年前开采的一个小小的煤矿。在此之前,他们全都耕作务农来生活。

  煤矿开采初期,效益达到了一个足够让汌承村生活膨胀的一个数字。许多在外打工的人听到家里开采了一个小煤矿,并且可以保障让汌承村人民的一切生活来源都纷纷回归了家乡。

  可渐渐的,由于煤矿开采过度,一个小小的煤矿很快就被掏空,汌承村的人的生活水平一下子跌落到了极点。

  近年来市区过快的发展趋势,让汌承村的一些市民们有了迁移的想法。一些汌承村的养家汉子为了提高家里和孩子的生活水平都来到了市区或者去到了更大的城市,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最近,汌承村的地质竟然发生了一些坍塌,还好,这些坍塌都在一些空荡无人的地方,并没有伤亡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引起汌承村民众的恐慌,可汌承村的一所小学学校的操场却在昨日发生了一个大面积的坍塌,伤了两个在学校操场玩耍的学生。

  片刻之后,林沫感觉好了许多,邹琳琳扶着林沫准备回去继续坐车,可一回头,大巴车早已无影无踪。

  煤矿开采初期,效益达到了一个足够让汌承村生活膨胀的一个数字。许多在外打工的人听到家里开采了一个小煤矿,并且可以保障让汌承村人民的一切生活来源都纷纷回归了家乡。

  那两个学生,一个当场死亡,另一个还昏迷不醒。由于事情的严重性,李洪涛决定去探望汌承村,并解决问题。

  S市市区距离汌承村有四个小时的车程。

  林沫和邹琳琳准备了一番坐上了去往汌承村的大巴。

  承传村的路况实在是差,林沫一路颠簸,幸好没吃没来得及吃午饭,否则肯定会吐在车上。而坐在她旁边的邹琳琳却睡的深沉。林沫看了她一眼,没想到邹琳琳还说着梦话,不由得心生佩服,在五脏六腑都快颠出来的情况下,她竟然还能梦游仙境。

  在看开车师傅,师傅一路平静自然,面无改色,林沫忍不住问道:“师傅,能开慢点吗?”

  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或许是因为近日被沈誊的事情烦扰,对于夏子晴交给她的任务她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开车师傅闻言反而加快了车速,林沫见状,更加心惊胆战。

  “这条路我都开了几十年了,这一段路必须这么开,放慢速度的话遇到幅度大的路况很容易倒车!放心吧姑娘!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忍忍吧!”

  林沫惊讶道:“师傅,您都开了十几年这么颠的路啊!您都是怎么过来的啊,怎么就没人向政府提建议过把路修一修吗?”

  邹琳琳看着林沫从他的车里下来,目瞪口呆。这么张扬怪异的一幕顿时引发了邹琳琳强烈的八卦娱乐好奇心。

  师傅道:“我都习惯了,这路啊,早就说要修,这一修就修了十几年,上面的人总说政府拨的款还没下来!”

  那两个学生,一个当场死亡,另一个还昏迷不醒。由于事情的严重性,李洪涛决定去探望汌承村,并解决问题。

  林沫给自己倒了杯水,心中暗想这个邹琳琳还真是个好奇猫,可自己若是不回答的话就像自己隐藏了什么,“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学法律只是一次偶然。”

  正愁苦着如何完成任务的时候,夏子晴的助理小赵便来通知她夏总编让她去办公室。

  林沫闻言,心里疑惑,她查过不少资料,李洪涛这几年的确没少在边区农村搞建设,照片上一条条泥泞不堪的土路变成一条条宽广平稳的柏油路,一排排瓦房屋变成了层楼叠榭的高楼房,为什么在这南林区的汌承村却看不到这样的景象呢?

  自从过了市区就没有见到一条完整平稳的马路,而且也没有什么楼房,全是一些老式楼层。

  “师傅,停下车!”林沫再也忍不住了,喊住师傅停了车,林沫一下车就哗啦吐出一些酸水来。

  睡的酣甜的邹琳琳被一个刹车晃醒,见车停了林沫也下了车,迷糊着脑袋背起自己的包也下了车。

  睡的酣甜的邹琳琳被一个刹车晃醒,见车停了林沫也下了车,迷糊着脑袋背起自己的包也下了车。

  “到了你怎么不叫我啊!”邹琳琳一下车就被一股寒风吹的打了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许多。

  “没到呢?这车颠的我实在受不了了!”林沫弓着腰扶着路边一颗干枯的树,胃里掀起一阵翻腾,又是一口酸水。

  邹琳琳见状,拿出纸巾递给林沫,并轻拍着林沫的背舒缓着她的难受。

  师傅道:“我都习惯了,这路啊,早就说要修,这一修就修了十几年,上面的人总说政府拨的款还没下来!”

  片刻之后,林沫感觉好了许多,邹琳琳扶着林沫准备回去继续坐车,可一回头,大巴车早已无影无踪。

  “车呢?怎么走了啊!”邹琳琳急道。

  林沫却异常平静,这也不能怪师傅,她也没说清,邹琳琳又下了车,那时候师傅肯定以为她们到达目的地了!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怎么办啊?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也找不到人问路啊?”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在看开车师傅,师傅一路平静自然,面无改色,林沫忍不住问道:“师傅,能开慢点吗?”

  “我的包呢?”林沫想用手机试试导航,却发现包落在车里了!

  看着邹琳琳一脸的无辜,林沫也不去责怪她,毕竟她跟她来这里也是为了帮她的。

  此时的林沫环顾着四周,一心只想着怎么去到汌承村,至于她的包林沫并不担心,到了汌承村找到车站自然就能找到包。

  林沫让邹琳琳拿出相机对着四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两人顺着下车时停车的方向走去。
  邹琳琳搅着杯里的咖啡,目光瞥到一份新闻日报,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什么,于是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林沫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着今日李洪涛的其他新闻报道。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邹琳琳听了林沫的工作,突然感觉自己又夸下海口了,她曾经也邀请过李洪涛,是以失败告终,再说公司也有其他比她厉害的人也邀请过,都是以失败告终,这次她算是跌进同一个坑里了。
  承传村的路况实在是差,林沫一路颠簸,幸好没吃没来得及吃午饭,否则肯定会吐在车上。而坐在她旁边的邹琳琳却睡的深沉。林沫看了她一眼,没想到邹琳琳还说着梦话,不由得心生佩服,在五脏六腑都快颠出来的情况下,她竟然还能梦游仙境。
  “你是不是有办法?”
  自从过了市区就没有见到一条完整平稳的马路,而且也没有什么楼房,全是一些老式楼层。
  林沫知道这是个难以完成的工作,对邹琳琳并不抱有希望,可邹琳琳诡异的笑容竟让她心生不安起来。
  林沫知道这是个难以完成的工作,对邹琳琳并不抱有希望,可邹琳琳诡异的笑容竟让她心生不安起来。
  此时的林沫环顾着四周,一心只想着怎么去到汌承村,至于她的包林沫并不担心,到了汌承村找到车站自然就能找到包。
  繁忙的新闻部似乎只有林沫是个闲人。
  一辆银色的路虎车公然的停在了电视台楼下,邹琳琳乍眼一看,熟悉的车型,熟悉的车牌号,在瞅进主驾驶里的人,那不正是沈氏集团的少公子沈誊呢?
  邹琳琳见状,拿出纸巾递给林沫,并轻拍着林沫的背舒缓着她的难受。
  “林沫姐,你今天来的好早啊!”邹琳琳笑容满满的恭维。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你是不是有办法?”
  林沫给自己倒了杯水,心中暗想这个邹琳琳还真是个好奇猫,可自己若是不回答的话就像自己隐藏了什么,“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学法律只是一次偶然。”
  林沫望着眼前自信满满的邹琳琳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林沫也曾经试着联系过但都被李洪涛的秘书给拒绝了。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这条路我都开了几十年了,这一段路必须这么开,放慢速度的话遇到幅度大的路况很容易倒车!放心吧姑娘!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忍忍吧!”
  林沫知道这是个难以完成的工作,对邹琳琳并不抱有希望,可邹琳琳诡异的笑容竟让她心生不安起来。
  一辆银色的路虎车公然的停在了电视台楼下,邹琳琳乍眼一看,熟悉的车型,熟悉的车牌号,在瞅进主驾驶里的人,那不正是沈氏集团的少公子沈誊呢?
  林沫惊讶道:“师傅,您都开了十几年这么颠的路啊!您都是怎么过来的啊,怎么就没人向政府提建议过把路修一修吗?”
  “怎么办啊?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也找不到人问路啊?”
  S市的南林区的汌承村是靠近S市边界的一个小村庄,主要的生活来源是汌承村在50年前开采的一个小小的煤矿。在此之前,他们全都耕作务农来生活。
  林沫知道这是个难以完成的工作,对邹琳琳并不抱有希望,可邹琳琳诡异的笑容竟让她心生不安起来。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林沫突然想起慈善拍卖晚会李洪涛私会一事,有一次偶然她竟然在一本杂志上见到过那个女人,他没有想到李洪涛幽会的女人竟然是沈氏集团董事长沈国清的秘书。
  “这条路我都开了几十年了,这一段路必须这么开,放慢速度的话遇到幅度大的路况很容易倒车!放心吧姑娘!还有十几分钟就到了,忍忍吧!”
  最近,汌承村的地质竟然发生了一些坍塌,还好,这些坍塌都在一些空荡无人的地方,并没有伤亡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引起汌承村民众的恐慌,可汌承村的一所小学学校的操场却在昨日发生了一个大面积的坍塌,伤了两个在学校操场玩耍的学生。
  本以为有一线生机,可听了夏子晴的建议她却觉得又一次跌进了谷底。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林沫突然想起慈善拍卖晚会李洪涛私会一事,有一次偶然她竟然在一本杂志上见到过那个女人,他没有想到李洪涛幽会的女人竟然是沈氏集团董事长沈国清的秘书。
  “师傅,停下车!”林沫再也忍不住了,喊住师傅停了车,林沫一下车就哗啦吐出一些酸水来。
  林沫垂头丧气的走出了总编办公室来到楼层休息区,不料邹琳琳正在偷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她的减肥黑咖啡。
  其实邹琳琳并不胖,对于身高一米六体重五十KG的她来说,体型正好,可自从从慈善拍卖会上回来之后,邹琳琳就开启了她魔鬼式的减肥计划,还宣誓一定要将自己打造成向佳那样美貌与气质都出色的人。
  林沫和邹琳琳准备了一番坐上了去往汌承村的大巴。
  可渐渐的,由于煤矿开采过度,一个小小的煤矿很快就被掏空,汌承村的人的生活水平一下子跌落到了极点。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承传村的路况实在是差,林沫一路颠簸,幸好没吃没来得及吃午饭,否则肯定会吐在车上。而坐在她旁边的邹琳琳却睡的深沉。林沫看了她一眼,没想到邹琳琳还说着梦话,不由得心生佩服,在五脏六腑都快颠出来的情况下,她竟然还能梦游仙境。
  睡的酣甜的邹琳琳被一个刹车晃醒,见车停了林沫也下了车,迷糊着脑袋背起自己的包也下了车。
  邹琳琳搅着杯里的咖啡,目光瞥到一份新闻日报,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什么,于是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邹琳琳看着林沫从他的车里下来,目瞪口呆。这么张扬怪异的一幕顿时引发了邹琳琳强烈的八卦娱乐好奇心。
  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或许是因为近日被沈誊的事情烦扰,对于夏子晴交给她的任务她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待银色路虎渐行渐远,邹琳琳赶紧追上进入电梯的林沫。
  在看开车师傅,师傅一路平静自然,面无改色,林沫忍不住问道:“师傅,能开慢点吗?”
  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或许是因为近日被沈誊的事情烦扰,对于夏子晴交给她的任务她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林沫来到总编办公室,夏子晴见到她面色深沉的问道:“邀请李洪涛上节目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邹琳琳听了林沫的工作,突然感觉自己又夸下海口了,她曾经也邀请过李洪涛,是以失败告终,再说公司也有其他比她厉害的人也邀请过,都是以失败告终,这次她算是跌进同一个坑里了。
  在看开车师傅,师傅一路平静自然,面无改色,林沫忍不住问道:“师傅,能开慢点吗?”
  “哦!”邹琳琳半信半疑,“总编给你什么任务了,你说说看,说不定人脉广阔的我‘周八通’能帮到你。”
  夏子晴看了眼垂头丧气的林沫,虽然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可夏子晴也并不打算放弃她,沉重的叹了口气,道:“这样吧!我给你想个办法!”
  邹琳琳听了林沫的工作,突然感觉自己又夸下海口了,她曾经也邀请过李洪涛,是以失败告终,再说公司也有其他比她厉害的人也邀请过,都是以失败告终,这次她算是跌进同一个坑里了。
  林沫的目光闪烁,捋了捋耳边的碎发,道:“不知道,可能是路过吧!”
  近年来市区过快的发展趋势,让汌承村的一些市民们有了迁移的想法。一些汌承村的养家汉子为了提高家里和孩子的生活水平都来到了市区或者去到了更大的城市,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林沫来到总编办公室,夏子晴见到她面色深沉的问道:“邀请李洪涛上节目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林沫给自己倒了杯水,心中暗想这个邹琳琳还真是个好奇猫,可自己若是不回答的话就像自己隐藏了什么,“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学法律只是一次偶然。”
  林沫让邹琳琳拿出相机对着四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两人顺着下车时停车的方向走去。
  林沫的目光闪烁,捋了捋耳边的碎发,道:“不知道,可能是路过吧!”
  邹琳琳却更加疑惑,明明自己亲眼看到林沫从那辆车上下来,为什么不承认呢?可林沫的一些微不自然的表情却让邹琳琳满腹疑团,她坚信,沈公子和她绝对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S市市区距离汌承村有四个小时的车程。
  一辆银色的路虎车公然的停在了电视台楼下,邹琳琳乍眼一看,熟悉的车型,熟悉的车牌号,在瞅进主驾驶里的人,那不正是沈氏集团的少公子沈誊呢?
  邹琳琳看着林沫从他的车里下来,目瞪口呆。这么张扬怪异的一幕顿时引发了邹琳琳强烈的八卦娱乐好奇心。
  繁忙的新闻部似乎只有林沫是个闲人。
  “我的包呢?”林沫想用手机试试导航,却发现包落在车里了!
  或许,她若能见到李洪涛,她或许就能够说服李洪涛来上节目。
  林沫淡淡一笑:“还好吧!”
  其实邹琳琳并不胖,对于身高一米六体重五十KG的她来说,体型正好,可自从从慈善拍卖会上回来之后,邹琳琳就开启了她魔鬼式的减肥计划,还宣誓一定要将自己打造成向佳那样美貌与气质都出色的人。
  “林沫姐,你今天来的好早啊!”邹琳琳笑容满满的恭维。
  “我或许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不过,他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
  S市市区距离汌承村有四个小时的车程。
  林沫淡淡一笑:“还好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腹黑老公别太坏

“先生,你内裤什么颜色,能让我看一下吗?”真心话大冒险失败后,楚瓷随手抓了个男人接受惩罚,不料对方却是自己婚后半年不见踪迹的丈夫。这下傅先生很不淡定,出差刚回来老婆就要给自己带绿帽?为了避免自己头顶一片草原,傅大总裁开启了疯狂的宠妻模式,化身为狼,夜夜将她扑倒扑倒再扑倒。

作者:曲一笙
标签:言情

空间农女的锦绣庄园

叶可璇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替代另一个人生活。醒来的第一天就被塞进了花轿,谁想娶她的是一只公鸡,不过她很高兴,因为这样就不用跟陌生人洞房。婆家很穷,一个月也见不到一次肉,村里男子见她小有姿色,更是一心占便宜,这样的日子让她如何过下去?不过好在婆婆好,自身还有特异空...

作者:深雪兰茶
标签:穿越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她傻呵呵笑,“军长先生,你老牛吃嫩草,吃的还习惯吧?”他看着身下小脸儿绯红的她,慢悠悠回,“老子不是牛,老子不吃草。”“唔?”“老子只吃肉!”而且专吃她这个小鲜肉。遇见冷夜宸那年,苏盛夏十七岁,地点嘛,有点特殊,于是她看到了军长先生冷夜宸的下半段风光;她使出浑身解数色诱制服美男,...

作者:夏汤圆
标签:言情

爱你只是一场交易

十八岁之前,我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明哥对我好,他把我从继父的魔掌中救出,让我吃香喝辣,还给了一个窝。为了他,我沦落风尘,后来才知道他养大我,只不过就为卖个好价钱。自此我视爱情如粪土,在欢场里骄奢淫逸、纸醉金迷。 而李熠是我最大的卖主,他用金钱来圈养我,用权势来操控我,直至有天他发...

作者:李清悠
标签:言情

重生之商女为后

年少无知,空有美貌,错付痴情,嫁与伪人,她倾其所有助他夺嫡。然而,为了蛇蝎表姐和她万贯家财,他回报她一柄屠刀,斩尽慕氏一族三百余口! 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夹杂着风雨欲来的狠厉,她誓要仇人万劫不复!背叛她?那就去死! 欺辱她?那就别活! 跟她玩心计?将计就计虐死你!跟她比狠毒?送你...

作者:十七纬
标签:言情

诱王入帐:嗜宠盗梦毒妃

【寻梦里,她是他唯一的救赎;人生中,他是她难解的宿命。】前世,她凭借自己的入梦绝技为他披荆斩棘,扫平障碍,襄助他成为九五之尊。却不想,七窍被封,剜心挫骨,直到死前才得知自己的倾心相付原不过是早有预谋的算计。梦醒归来,回到最初,她发誓要让那些负她之人死无葬身之地!只是,究竟何为梦?...

作者:木子苏V
标签: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