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019章 羞煞人了

作者:兰泽  发布时间:2015-07-31 08:00  字数:1143 

  唯有凝香吃饭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梁泊昭,从罗口村进城山路崎岖,要走一两个时辰呢,这当儿也不知他到城里没有,给他带去的馒头够不够吃...
  凝香甩了甩脑袋,将这事抛在了脑后,见今日天气晴好,遂是将家里收拾齐整,便挎着针线篮子,里面有一双给官哥儿做的小虎鞋,回娘家去了。
  娘三聚在一处,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得知女婿今日进了城,董母也不让凝香回家,只留她在娘家吃午饭。眼见着日头不早,田氏围上围裙准备下厨,凝香瞧着,自然不好当那姑奶奶,等着吃现成的,也不顾母亲的劝阻,只与田氏一道进了灶房,帮嫂嫂打打下手。
  待男人走后,凝香关好门,心里一直是甜丝丝的,却又想起方才他离自己那样近,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低下了身子,只以为他是要来亲吻自己的,谁知道....
  哪怕是在最为情动的瞬间,他也只是抱紧了她的身子,并不曾吻过她的脸颊,更遑论亲嘴了。
  凝香见他接过葫芦,笑靥已是止不住的绽在眼角,听得夫君叮嘱,赶忙点了点头,也是叮咛了一句;“你在路上也要小心,晚上...早点回来。”
  见到女儿,董母自是十分高兴,赶忙招呼着凝香在自己身旁坐下,又央田氏去拿了点心,正是凝香与梁泊昭三日回门时买来的,董母一直收着,平日里除了给孙子吃几块甜嘴儿,就连春生也是吃不上的。
  凝香想到此处,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犹记得出嫁前,母亲与村子里一些年长的嬷嬷也是在她耳旁嘀咕过的,说这男女洞房就是夫君搂着娘子亲个嘴儿,摸个nai儿,再压在床上滚上一滚,这事儿就成了。
  田氏见状,眉眼间仍是带着几分促狭,可见凝香实在羞的厉害,遂也不再打趣,只挑了些别的说了,刚将午饭做好,春生便是抱着官哥儿回来了,没多久董父与董怀虎也从田里回了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午饭,好不热闹。
  凝香甩了甩脑袋,将这事抛在了脑后,见今日天气晴好,遂是将家里收拾齐整,便挎着针线篮子,里面有一双给官哥儿做的小虎鞋,回娘家去了。
  见到女儿,董母自是十分高兴,赶忙招呼着凝香在自己身旁坐下,又央田氏去拿了点心,正是凝香与梁泊昭三日回门时买来的,董母一直收着,平日里除了给孙子吃几块甜嘴儿,就连春生也是吃不上的。
  凝香实在是臊得慌,只得悄悄讨饶;“嫂嫂快别说了,可要羞煞人了。”
  哪怕是在最为情动的瞬间,他也只是抱紧了她的身子,并不曾吻过她的脸颊,更遑论亲嘴了。
  董家只有董母与田氏二人,董父与董怀虎俱是在下地干活去了,春生则是抱着官哥儿去了邻居家窜门。
  凝香实在是臊得慌,只得悄悄讨饶;“嫂嫂快别说了,可要羞煞人了。”
  凝香进屋慢慢儿坐下,心里只是不懂,她和梁泊昭之间后两件事儿早已做过了,看他的样子,也分明是很喜欢的,可为什么这第一件事,却偏偏从没有过呢?
  见到女儿,董母自是十分高兴,赶忙招呼着凝香在自己身旁坐下,又央田氏去拿了点心,正是凝香与梁泊昭三日回门时买来的,董母一直收着,平日里除了给孙子吃几块甜嘴儿,就连春生也是吃不上的。
  笑意从凝香的脸庞上渐渐隐去了,她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虽然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已经和梁泊昭同了房,可梁泊昭,却从没亲过自己。
  凝香见他接过葫芦,笑靥已是止不住的绽在眼角,听得夫君叮嘱,赶忙点了点头,也是叮咛了一句;“你在路上也要小心,晚上...早点回来。”

  梁泊昭心头一动,仿似被人拿了根羽毛轻轻拂过,眉宇间的神色却是软了,只微微颔首,对着小娘子说了声;“好。”

  凝香想到此处,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犹记得出嫁前,母亲与村子里一些年长的嬷嬷也是在她耳旁嘀咕过的,说这男女洞房就是夫君搂着娘子亲个嘴儿,摸个nai儿,再压在床上滚上一滚,这事儿就成了。

  凝香见他接过葫芦,笑靥已是止不住的绽在眼角,听得夫君叮嘱,赶忙点了点头,也是叮咛了一句;“你在路上也要小心,晚上...早点回来。”

  待男人走后,凝香关好门,心里一直是甜丝丝的,却又想起方才他离自己那样近,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低下了身子,只以为他是要来亲吻自己的,谁知道....

  笑意从凝香的脸庞上渐渐隐去了,她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虽然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已经和梁泊昭同了房,可梁泊昭,却从没亲过自己。

  田氏见状,眉眼间仍是带着几分促狭,可见凝香实在羞的厉害,遂也不再打趣,只挑了些别的说了,刚将午饭做好,春生便是抱着官哥儿回来了,没多久董父与董怀虎也从田里回了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午饭,好不热闹。

  见到女儿,董母自是十分高兴,赶忙招呼着凝香在自己身旁坐下,又央田氏去拿了点心,正是凝香与梁泊昭三日回门时买来的,董母一直收着,平日里除了给孙子吃几块甜嘴儿,就连春生也是吃不上的。

  哪怕是在最为情动的瞬间,他也只是抱紧了她的身子,并不曾吻过她的脸颊,更遑论亲嘴了。

  凝香想到此处,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犹记得出嫁前,母亲与村子里一些年长的嬷嬷也是在她耳旁嘀咕过的,说这男女洞房就是夫君搂着娘子亲个嘴儿,摸个nai儿,再压在床上滚上一滚,这事儿就成了。

  凝香进屋慢慢儿坐下,心里只是不懂,她和梁泊昭之间后两件事儿早已做过了,看他的样子,也分明是很喜欢的,可为什么这第一件事,却偏偏从没有过呢?

  凝香甩了甩脑袋,将这事抛在了脑后,见今日天气晴好,遂是将家里收拾齐整,便挎着针线篮子,里面有一双给官哥儿做的小虎鞋,回娘家去了。

  董家只有董母与田氏二人,董父与董怀虎俱是在下地干活去了,春生则是抱着官哥儿去了邻居家窜门。

  哪怕是在最为情动的瞬间,他也只是抱紧了她的身子,并不曾吻过她的脸颊,更遑论亲嘴了。

  见到女儿,董母自是十分高兴,赶忙招呼着凝香在自己身旁坐下,又央田氏去拿了点心,正是凝香与梁泊昭三日回门时买来的,董母一直收着,平日里除了给孙子吃几块甜嘴儿,就连春生也是吃不上的。

54.224.200.84, 54.224.200.84;0;pc;2;磨铁文学

  唯有凝香吃饭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梁泊昭,从罗口村进城山路崎岖,要走一两个时辰呢,这当儿也不知他到城里没有,给他带去的馒头够不够吃...

  娘三聚在一处,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得知女婿今日进了城,董母也不让凝香回家,只留她在娘家吃午饭。眼见着日头不早,田氏围上围裙准备下厨,凝香瞧着,自然不好当那姑奶奶,等着吃现成的,也不顾母亲的劝阻,只与田氏一道进了灶房,帮嫂嫂打打下手。

  田氏择着菜,一面择,一面向着凝香身上打量,凝香被她瞧得不自在,道;“嫂嫂,你总瞧着我做什么?”

  田氏扑哧一笑,“嫂嫂是瞧你,有没有用嫂嫂教你的法子。”

  凝香听了这话,脸蛋顿时羞红了,三日回门时,她曾悄悄和田氏打听,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尽快怀上孩子,田氏倒真教给了她一招,可这几日,她却从没用过....

  见小姑子不吭声,田氏瞟了她一眼,笑道;“怎么,还能是嫂嫂教你的法子不好使?”

  哪怕是在最为情动的瞬间,他也只是抱紧了她的身子,并不曾吻过她的脸颊,更遑论亲嘴了。

  凝香实在是臊得慌,只得悄悄讨饶;“嫂嫂快别说了,可要羞煞人了。”

  田氏见状,眉眼间仍是带着几分促狭,可见凝香实在羞的厉害,遂也不再打趣,只挑了些别的说了,刚将午饭做好,春生便是抱着官哥儿回来了,没多久董父与董怀虎也从田里回了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午饭,好不热闹。

54.224.200.84, 54.224.200.84;0;pc;2;磨铁文学

  娘三聚在一处,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得知女婿今日进了城,董母也不让凝香回家,只留她在娘家吃午饭。眼见着日头不早,田氏围上围裙准备下厨,凝香瞧着,自然不好当那姑奶奶,等着吃现成的,也不顾母亲的劝阻,只与田氏一道进了灶房,帮嫂嫂打打下手。

  唯有凝香吃饭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梁泊昭,从罗口村进城山路崎岖,要走一两个时辰呢,这当儿也不知他到城里没有,给他带去的馒头够不够吃...

  董家只有董母与田氏二人,董父与董怀虎俱是在下地干活去了,春生则是抱着官哥儿去了邻居家窜门。

  凝香实在是臊得慌,只得悄悄讨饶;“嫂嫂快别说了,可要羞煞人了。”
  梁泊昭心头一动,仿似被人拿了根羽毛轻轻拂过,眉宇间的神色却是软了,只微微颔首,对着小娘子说了声;“好。”
  唯有凝香吃饭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梁泊昭,从罗口村进城山路崎岖,要走一两个时辰呢,这当儿也不知他到城里没有,给他带去的馒头够不够吃...
  凝香见他接过葫芦,笑靥已是止不住的绽在眼角,听得夫君叮嘱,赶忙点了点头,也是叮咛了一句;“你在路上也要小心,晚上...早点回来。”
  娘三聚在一处,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得知女婿今日进了城,董母也不让凝香回家,只留她在娘家吃午饭。眼见着日头不早,田氏围上围裙准备下厨,凝香瞧着,自然不好当那姑奶奶,等着吃现成的,也不顾母亲的劝阻,只与田氏一道进了灶房,帮嫂嫂打打下手。
  见到女儿,董母自是十分高兴,赶忙招呼着凝香在自己身旁坐下,又央田氏去拿了点心,正是凝香与梁泊昭三日回门时买来的,董母一直收着,平日里除了给孙子吃几块甜嘴儿,就连春生也是吃不上的。
  田氏择着菜,一面择,一面向着凝香身上打量,凝香被她瞧得不自在,道;“嫂嫂,你总瞧着我做什么?”
  凝香想到此处,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犹记得出嫁前,母亲与村子里一些年长的嬷嬷也是在她耳旁嘀咕过的,说这男女洞房就是夫君搂着娘子亲个嘴儿,摸个nai儿,再压在床上滚上一滚,这事儿就成了。
  待男人走后,凝香关好门,心里一直是甜丝丝的,却又想起方才他离自己那样近,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低下了身子,只以为他是要来亲吻自己的,谁知道....
  凝香甩了甩脑袋,将这事抛在了脑后,见今日天气晴好,遂是将家里收拾齐整,便挎着针线篮子,里面有一双给官哥儿做的小虎鞋,回娘家去了。
  凝香甩了甩脑袋,将这事抛在了脑后,见今日天气晴好,遂是将家里收拾齐整,便挎着针线篮子,里面有一双给官哥儿做的小虎鞋,回娘家去了。
  待男人走后,凝香关好门,心里一直是甜丝丝的,却又想起方才他离自己那样近,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低下了身子,只以为他是要来亲吻自己的,谁知道....
  见到女儿,董母自是十分高兴,赶忙招呼着凝香在自己身旁坐下,又央田氏去拿了点心,正是凝香与梁泊昭三日回门时买来的,董母一直收着,平日里除了给孙子吃几块甜嘴儿,就连春生也是吃不上的。
  凝香实在是臊得慌,只得悄悄讨饶;“嫂嫂快别说了,可要羞煞人了。”
  凝香实在是臊得慌,只得悄悄讨饶;“嫂嫂快别说了,可要羞煞人了。”
  董家只有董母与田氏二人,董父与董怀虎俱是在下地干活去了,春生则是抱着官哥儿去了邻居家窜门。
  哪怕是在最为情动的瞬间,他也只是抱紧了她的身子,并不曾吻过她的脸颊,更遑论亲嘴了。
  哪怕是在最为情动的瞬间,他也只是抱紧了她的身子,并不曾吻过她的脸颊,更遑论亲嘴了。
  董家只有董母与田氏二人,董父与董怀虎俱是在下地干活去了,春生则是抱着官哥儿去了邻居家窜门。
  田氏择着菜,一面择,一面向着凝香身上打量,凝香被她瞧得不自在,道;“嫂嫂,你总瞧着我做什么?”
  凝香听了这话,脸蛋顿时羞红了,三日回门时,她曾悄悄和田氏打听,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尽快怀上孩子,田氏倒真教给了她一招,可这几日,她却从没用过....
  唯有凝香吃饭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梁泊昭,从罗口村进城山路崎岖,要走一两个时辰呢,这当儿也不知他到城里没有,给他带去的馒头够不够吃...
  董家只有董母与田氏二人,董父与董怀虎俱是在下地干活去了,春生则是抱着官哥儿去了邻居家窜门。
  娘三聚在一处,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得知女婿今日进了城,董母也不让凝香回家,只留她在娘家吃午饭。眼见着日头不早,田氏围上围裙准备下厨,凝香瞧着,自然不好当那姑奶奶,等着吃现成的,也不顾母亲的劝阻,只与田氏一道进了灶房,帮嫂嫂打打下手。
  唯有凝香吃饭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梁泊昭,从罗口村进城山路崎岖,要走一两个时辰呢,这当儿也不知他到城里没有,给他带去的馒头够不够吃...
  笑意从凝香的脸庞上渐渐隐去了,她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虽然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已经和梁泊昭同了房,可梁泊昭,却从没亲过自己。
  田氏见状,眉眼间仍是带着几分促狭,可见凝香实在羞的厉害,遂也不再打趣,只挑了些别的说了,刚将午饭做好,春生便是抱着官哥儿回来了,没多久董父与董怀虎也从田里回了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午饭,好不热闹。
  田氏扑哧一笑,“嫂嫂是瞧你,有没有用嫂嫂教你的法子。”
  凝香实在是臊得慌,只得悄悄讨饶;“嫂嫂快别说了,可要羞煞人了。”
  凝香想到此处,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犹记得出嫁前,母亲与村子里一些年长的嬷嬷也是在她耳旁嘀咕过的,说这男女洞房就是夫君搂着娘子亲个嘴儿,摸个nai儿,再压在床上滚上一滚,这事儿就成了。
  唯有凝香吃饭的时候还在惦记着梁泊昭,从罗口村进城山路崎岖,要走一两个时辰呢,这当儿也不知他到城里没有,给他带去的馒头够不够吃...
54.224.200.84, 54.224.200.84;0;pc;2;磨铁文学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