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四十章·砸场与夜袭

作者:安伯劳  发布时间:2015-08-19 22:01  字数:3069 

  

  待他终于颠三倒四地说了一大堆溢美之词之后,事情这才进入了正题。只见年轻人神秘地一笑,从包里摸出了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条递了过来,还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就是之前您要找的那个坐标,我好不容易在档案室里查出来的。”

  小贼哪里知道什么坐不坐标的,打开一看,就是两个数字,中间用一个逗号隔开。这下他是彻底两眼一抹黑了,胡乱感谢了一下年轻人,就揣着东西匆匆离开了茶楼。年轻人也不疑有他,只当是教授太着急想回去研究研究,还在后面祝他进展顺利。

  回到住处,小贼一点也不惊讶地发现自己床上放了一个包裹,上面正是女人的字迹。

  【把东西送到此地,之后自不会再纠缠。】

  他有气无力地打开了包裹,然而最先露出来的确实一张照片。那是他结婚的时候专门带妻子去县城的照相馆里照的结婚照,照片里小两口幸福地依偎在一起,却让此时的小贼潸然泪下——这张照片算是他和妻子平日里最宝贵的东西之一,不是寻常人能拿到的,这样来看,他将只有合作这一条路可走。

  除此之外,包裹里只有一张十分详尽的中国地图,上面注释了坐标的含义,勉强让小贼学会了怎么在地图上寻找到标记的那一点。另外一样东西,则是让小贼彻底崩溃的导线——那尊一掌高的玉菩萨低垂眉眼,拿着玉净瓶静静地立在那里,本来的慈眉善目,在小贼看来,却是妖异非常。

  故事讲到这里,安淳抿了抿嘴,却没有继续讲下去。我看他一脸冰寒,心知这接下来的故事定是险象环生,说不定结果还很不如人意。果然,在我小心翼翼地追问了一下之后,他冷笑了一下,道“还能如何,自是没有成功。那小贼被弄得高度残疾,但身上的诅咒却依旧没法消去,他为了求生,便将自己的儿子交出去接替他。然后儿子也不成功,所以事情又落到了孙子身上。”

  他说罢,便不再理会我,自顾自地掏出一根烟,也不抽,就放在鼻尖下嗅着。而我,早已是觉得身上一片冰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女人就是宓泠,而被称作过“安教授”的小贼,很可能就是安淳的爷爷。

  这可真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先不提安爷爷在重庆那个晚上看到的事情的真假,但就宓泠这安排事情的紧凑程度就足以让人咋舌,感觉就像是到处都是她布置的布景一样,从人到物,皆在掌握之中,这不得不让人胆寒。

  再说安淳这边,照他的意思,他应该也是处在宓泠的掌握下,但是由之前来看。他不仅没有被迫为宓泠办事,反而与之抗衡还隐隐有处于优势的迹象。再想到宓泠在故事里所表现出来的强势,我有些难以想象安淳究竟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一步的,一时间,对这个男人不禁佩服起来。

  然而,故事里透露出的信息也无非这些。我之所以感觉这故事没头没脑,却是因为我实在没在其中捕捉到什么与我相关的事情,它只是进一步强调了宓泠此人的险恶,和安淳的立场——那么,安淳又究竟是为什么要费这么一番功夫把它讲给我听呢?

  “但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问他,因为实在没有找到这故事里有任何和薛家相关的事情。

  “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人看来,是截然不同的。”他没有回头,自顾自的嗅着手里的香烟说道。

  我愣了一下,又走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他的意思。

  故事里的安爷爷,一开始只是机缘巧合得到了玉菩萨,后来去探访真相也完全出于内心的不安,这样来看,其实他这个人是很单纯的,也有些有勇无谋,不懂得明哲保身。然而,在宓泠看来,安爷爷不仅咬准了整个运输链条最薄弱的环节下手,得到了玉菩萨,而且在风声最紧时果断转移目标,事后又悄然潜回,之后更直接窥见了她的真面目。

  同样的故事,由不同人的视角来看,彻底演化出了截然相反的局面。安爷爷直到最后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被卷入了一场劫难,为了保命,苦苦挣扎。而宓泠,则感觉自己是好不容易控制住了最大的变数,将安爷爷纳入掌控之中。

  至此,我才终于了解了宓泠真面目的冰山一角。她在安淳的故事里出场不多,但是整个事件的走向都掌握在她手里,而且控制力之大,几乎是把安爷爷周遭的每个细节都算计了进去。另一方面,宓泠也绝对算得上是心狠手辣,对于一切可能妨碍的人事,她的态度俨然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而且很多时候显得毫无人性,对手下人的控制,丝毫不留余地,不把所有劳动力压榨完,绝不罢休,甚至于连家人后代也不放过。

  这样看来,如果我认识的那个女人真是宓泠的话,就真是太难以想象了。试问,这样一个女人,可能收养一个徒增麻烦的女孩,精心把她养大吗?这样一个女人,可能和一个手下人亲密如斯,在困顿中全心全意地信任对方吗?更何况是照顾一个点头之交的菜鸟,让他在自己的羽翼下行动。

  有一瞬间,我有种进退两难的感觉。

  安淳看出了我的窘迫,他冷笑了一下,问我“你应该已经猜到这个故事中的人究竟是哪些了吧?”

  我点了点头,说了我的答案“小贼是你的爷爷,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宓泠了吧?”说着,我还想补充一下自己的感想,但是他挥挥手,打断了我。

  “那么,你也明白了,我爷爷为了保命,出卖了我的奶奶和父亲。”他神色冰凉得说道,看得出是很不喜欢讨论这件事情“这个劣根性自然也体现在我父亲身上,他出卖了我的自由,以来换取他和我母亲的性命。”

  一家三代人竟都为了自己出卖亲人,这不得不让我感到胆寒。我看安淳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感觉能够稍微理解他的行为一点了。但是,显然,这家伙既不需要理解,更厌恶同情。

  “别那么惊讶,石娘子手底下的人的结局大抵如此,如果我没有机缘巧合的抓住脱离的机会,以后也只得如此。”他发现了我的变化,斜眼看了我一眼,然后似是恶作剧一般地笑了一下“就比如说你们薛家,早在薛逢福和你奶奶结婚的时候,就已经把后世三代人都一口气卖出去了。”

  我一下子呆住了,一时间脑子里算是童年时期在大院里和两个老人相处的回忆。我下意识地觉得安淳不会和我开这种玩笑,顿时胸腔里一阵火辣辣的痛觉“这不可能。”我勉强用干涩的声音说道“我们家从来不让我接触和家族生意相关的任何事情,如果爷爷已经把我也交了出去,又怎么会以这样‘恰好’的方式和宓泠碰上?”

  “为什么不?”安淳反问“你与我不同,有一个好父亲。当然,薛家被石娘子架空控制了近五十年,这十几年的酝酿、反抗也不全是为了你。”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在我的映像里,父亲就是压迫我的最终Boss,从我记事起,他就无时不刻不在控制我的行为,约束我的思想,而且似乎从未表现出对我的关心、理解。我甚至一度认为这是由于他对前妻有情,而冷落我母亲的表现。

  如此,当我听说他其实是在费劲心力地让我脱离被他人掌控的命运时,心里的五味陈杂和愧疚,霎时间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但是,安淳并没有止于此,他弯腰拍了拍我的肩膀,近乎耳语地说道“这下,我相信你也不会再那么盲目地跟着石娘子了。这下,失去了这个最大的庇护,你将彻底暴露在所有人的窥视下。自然,之后失去了石娘子的阻挡,我相信你很快就会了解到整件事情的渊源。怎么样?开不开心?”

  不,我只感觉自己作为肥羊的“鲜嫩”程度又增加了。我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而且,我心说,就算我主动与宓泠产生隔阂,宓泠也不一定就会放弃她带孩子一样的保护啊?想到这里,我突然反应过来,顿时背脊一凉。

  我说这人为什么要把我领到这荒山野岭的说些有的没得,还先在黑屋里带着我虐妹子。原来如此!这才是“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人看来,是截然不同的”!这人分明就是故意做给宓泠看,让宓泠主动怀疑我的立场!

  想着,我猛地抬头瞪着他,正好撞见他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这才是你的目的!”我几乎是抖着嘴唇说道“你要让石娘子怀疑我?!”

  他没说话,似是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但是我明白,我分明猜对了。见我一脸气鼓鼓的样子,他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一巴掌拍在了我头上“最后告诉你一件事吧。”他一脸贱相地说道“石娘子和狐枪是来真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铁血兵王在都市

兵王回归,狼王觉醒,惹出热血风暴!

作者:我们要彼此包容
标签:都市

极品衙役

重生成了苦逼小衙役又怎么样?要快活一世!

作者:胡为道人
标签:历史

死亡游戏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

作者:轩梓墨
标签:悬疑

借胎鬼夫

那一晚,我好心把他让进家门。半夜,他竟然……

作者:农夫仙拳
标签:悬疑

阴坟

床上魂,床下坟,七月十五祭神明,一场祭祀焚数人.

作者:恰灵小道
标签:悬疑

超品透视

意外获得了透视眼,一切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都将被踩在脚下。

作者:光辉小仔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