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二十章·异变突生

作者:安伯劳  发布时间:2015-07-30 23:20  字数:3034 

  

  而现在,团鸾已经在世界翡翠市场上都占有一席之地了。我的父亲,薛彦生作为董事长在北京坐镇,二叔薛彦和在香港坐镇,而我的大哥薛翛伯,大姐薛敏也是总经理的地位。只有我,呵呵,是个还处于“混吃等死”“一无是处”地位的小少爷。如此看来,团鸾这样一个家族企业应该算是固若金汤的,上层上都以父亲的决策为上,不会出现分裂,那么就是来自外部的压力了。

  当初的三府,福萱成了专营翡翠的大商,杨家铺则与后来崛起的万家合并,开设了天缘拍卖行。这是表面上的,但是我记得很清楚,杨家铺的人一直和我们家有旧仇,甚至我小时候还听说过几次杨家铺的人去砸我们家在杭州的铺子的事情。

  那么,会是杨家铺的人吗?

  而另一方面,福萱早年的老板就一直很受祖爷爷的打压,后来加入商会,也是因为是在被逼得走投无路了。而且一直以来福萱楼和团鸾的相处模式都很尴尬,自从福萱楼上任老板的女儿嫁给了个军政界的要员之后,这一点就更加明显了,不过从以前团鸾欺负福萱变成了福萱压制团鸾。

  那会是福萱的人吗?

  我突然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仿佛一只羔羊被群狼盯上的浓浓的不安。

  我把与薛家有利益关系的几个大公司和势力说了一遍,就询问温雪榆有什么看法。温雪榆倒是没有很快回答我,我也不着急。和她说了声“你先慢慢想。”就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盒上车前买的方便面,出去打热水了。

  回来的时候,温雪榆正在一脸无聊的托腮看着窗外。我相当意外,赶紧问她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没有。”谁知,她耸耸肩,冲我甩了这么一句。

  我当即就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端着方便面的手也狠狠抖了一下“就一点都没有吗?你刚才不是想得那么认真的吗?”我不甘心的追问了两句。

  温雪榆看了我一眼,随即苦笑道“是真的不知道。你说,你就告诉了我一张棋盘上有哪些棋子,我又怎么猜得到战局怎么样?”顿了顿,她又看着我接着道“再说,你小子这么聪明都猜不到,我就更不可能了好吧?”

  “大姐你可真是谬赞了。我哪有姑奶奶你聪明。”面对她的称赞,我倒是完全不置可否。以前还好,我从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毕竟虽然我很在乎“智商”,但还不至于看着个人都要和别人比一比哪个更聪明。而且之前在锦屏山里的一系列事情都已经充分让我认识到了温雪榆的聪慧还有无与伦比的自信。前者我或许还能一较高下,但后者就是完全比不上了。

  放下方便面开吃,对面温雪榆看我也不搭理她了,便爬上床开始玩手机。实际上,我虽然看上去还算平静,但心里可是乱得不行。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自己又被完全摸不清楚的势力盯上了,放谁身上都会不安。而且之前去打热水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本不该在这里的人。虽然只是晃眼瞟到了背影。但是以我现在完全是惊弓之鸟的心态,已经足够不安了。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他本身在哪里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他竟然会和我出现在一个地方。按理说,他平时应该和我爸距离不超过一百公里吗?我三两下刨完了面条,虽然这点分量完全不够我吃,但是当下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了。

  回到了成都,我和温雪榆首先回了学校,明里暗里的开始打听王铁鸡的事情,但是何奈这家伙总是暗地里到处做些不光彩的生意赚外快,这下一下子失踪了一个多星期谁也没有在意。我虽然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但心里还是很不安的,毕竟在这件事里相当于是我和温雪榆合伙害死了自己的老师。这下发现大家完全没有一点觉察,也就稍稍安心了。

  最让我烦恼的,还是李元熹。因为这一次出行,说来说去知道的也就我们三个人,而李元熹则是那个唯一知道“我和王铁鸡一起,但是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的人。所以当下,虽然他只是很自然的问了我一下王铁鸡的去处,就已经把我吓得够呛了。

  “怎么了?”他看见我脸色一下就变难看了,奇怪的问了一句“难不成你们之后……又有人中招了?”

  “没有。”我勉强放稳语气,慢慢摇了摇头低头刨饭,一点也不敢看他,生怕他继续问下去。

  但是何奈天不遂人愿,这家伙显然不甘心就这么算了。但是他的重点并不在我身上“话说回来,王铁鸡也太坑爹了。我回来才知道这家伙尽喜欢接些不正经的生意,早知道这样还把我们拉上,真是太他妈可恶了!”

  “唔唔。”我完全不想搭关于王铁鸡的任何话题,只好一边咽着嘴里的东西一边点了点头。

  “我告诉你啊,我回来的时候……嗨!别提多倒霉了!那群孙子,让我坐在一辆拉猪的车上回西昌,那些个畜生一路走一路拉,老子简直要被熏吐了!”

  嗯,想像得到,不过你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聊这个好吗?我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开始盘算起来要怎么把我准备好的说辞抛出来比较好。

  “哦,对了,那他们最后到底有没有找到那什么矿脉啊?我听说开矿什么的都挺赚钱的,倒时候可要好好宰一宰王铁鸡那家伙!”

  天真的少年,你到现在还以为他们真是去开矿的吗?“要赚钱也不是王铁鸡赚,那刘鬼子最多多给他点小费。”

  “给点小费也不会是个小数目……”李元熹闻言,充满怨念的看了我一眼,一脸仇富屌丝的表情。他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心里掐算了一下王铁鸡的赚头,问我道“你说,你看着他们找到那矿是什么矿,赚得了多少?”

  啊哈,此时不说,更待何时?“我不知道。”我冲他摇了摇头“我也没跟着他们走到最后,后面的路太难走了,又冷。我就让刘鬼子叫人先把我送下来了,还挨了他好一顿骂。”而且还忘了敲石头和照相,我在心里补充道。

  之前李元熹要下山的时候,也是撞上了那老头心情不好,被骂的狗血喷头。这下我一说,他顿时找到了共鸣一般开始噼里啪啦的数落那个死老头。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失去和他继续谈论这个话题的兴趣了,匆匆把饭扒完就赶忙跑回宿舍。

  之前我爸叫我回去,我还很不情愿。但是在我回到学校后却发现他前脚刚挂了我的电话,后脚就已经向我们班主任请假了,而且短短三个小时后就接发来了两条消息,叫我去拿机票和火车票——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订了机票过后又觉得让我坐火车比较好,所以这个大土豪又再次好不节约的买了成都到北京的特快软卧。

  但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一点都不想动,于是——敬职敬业的秘书大哥开始了夺命连环call——对象还是我的班主任!也就是说,现在,此时此刻,在开学一周后的我,就要休学半年返回北京许久不见的薛家大院了。

  我十分郁闷的收拾行李来到了火车站。这件事情除了班主任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包括李元熹和温雪榆。我本能的觉得这事有点不对,所以几乎是不自觉的就对所有人隐瞒了行踪,还专门选在所有人都不在也不大可能遇上的时候卷铺盖走人。

  但就在一个小时后,我才知道我这样自作聪明的行为究竟有多么蠢,堪称自绝后路。

  上车之后,我还是觉得很不安,总觉得有人跟着似的。还好现在这时间坐火车的人不多,我所在的那个包厢就只有我一个人,当然,我有点怀疑是不是秘书先生把其它三个铺位都一起买了下来。

  由于这几天我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加上不知怎的,休息了几天,身体上的疲惫还是没有缓过来。因此这下一下子躺在摇摇晃晃的火车上,竟是昏昏欲睡起来。大概在行驶了有半个小时后,乘务员来换票时,我已经快要睡着了。

  想起来,我爸他们也真是心宽。本来依照情况,他们应该是想快点把我弄回去才对,但是却只是帮我买好车票,指望我自己乖乖坐上车回家这是几个意思?(迟来的)叛逆期的孩子最不好弄了他们不明白?我晕晕乎乎的想着,等着乘务员大妈把换票拿给我,但只见她把我的车票慢条斯理地卡进夹子里,竟然就这样转身走了!

  我愣在原地,这才反应过来:“等等!阿姨你还没有……”

  我才说了一半,就见外面走廊上两个男人已经从门口挤了进来,而且乘务员大妈根本没有一点反应,相当淡定地就离开了。这两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岁上下,穿着很普通的运动衫牛仔裤,长得也没什么特色,属于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类型。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这个公主有点萌

鬼节这天,李小白捡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公主……

作者:伞阳
标签:都市

恶魔游戏

有些游戏,真的不能去玩,会死人的!

作者:唐小鸭子
标签:悬疑

今夜有鬼

救了女警一命,却坏了女鬼的好事,女鬼要报复我……

作者:流云
标签:悬疑

少年透视高手

林皓因为跟人争夺班花,被人无意之间打出了异能!

作者:二两排骨
标签:都市

阴王

我从小生活在村里一座很神秘的老宅里,能看到很多鬼魂。

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标签:悬疑

青春之兽血沸腾

那年,我不懂事,做了对不起姐姐的事……

作者:幽迪的伤
标签:都市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