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第十九章 恩宠难承

作者:云小笙  发布时间:2015-07-30 23:25  字数:1129 

  但凡他心中有了火气,总爱在那事上头发泄出来,今日算她倒霉,撞在枪杆上了。
  犯事儿的人拉下去了,但想找的人没找到,李昱哪会就此作罢。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景行何在?”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不过片刻,她贴身的侍女玉玲端着水进来。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想起她一面隐忍着,一面又要做出欢喜的模样,他的性致竟高昴了几分。
  玉玲看着她身上深深浅浅的青紫吻痕,即便是见过多次,依然无法理解郑妈妈说的,这是好事。
  
  她猛地拿起布巾狠狠的擦拭,直到整个皮肤都被她擦得快掉了皮,整桶水被她泡得凉透了,她才心情平复。
54.92.153.126, 54.92.153.126;0;pc;2;磨铁文学
  燕侧妃将整个身子浸入水中,由着水漫过嘴巴、鼻子、眼睛,直到快透不过气来才猛地冲出水面。
  等到男人身影从屏风那头消失,而后传来重重地关门声。燕侧妃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
  偏偏娘娘什么也不说,尽管她什么也没说,但打小服侍她的玉玲知道,娘娘一直并不像她表现的那样开心。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爱妃!刚才本王脾气大了点,没伤着你吧?”
  眼前渐渐浮现那一袭白色的绸衣背影,风华绝代。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莫看昭阳王在外如何风光,实在对待她们这些女人,就像猛兽。
  李昱十分欣赏她的识时务,她眼中的隐忍他看得分明,但他是她的主人,她就应该承受他的不快。
  说着就拉着李昱的手,在饱满的胸脯上为所欲为。
  
  玉玲看着她身上深深浅浅的青紫吻痕,即便是见过多次,依然无法理解郑妈妈说的,这是好事。
  严景行恭声应是,正准备退下,李昱又道,“若是找到了她,且莫伤着了她,带了她来见我就是了。”
  燕侧妃适时地将头掩在他的怀中,遮住眸中不甘。
  一张红润饱满的俏脸上,渐渐绽放出娇柔的笑颜,“王爷~!您差点吓坏人家了!您摸摸,人家这里是不是还‘砰砰’乱跳?”
  玉玲看着她身上深深浅浅的青紫吻痕,即便是见过多次,依然无法理解郑妈妈说的,这是好事。
  她猛地拿起布巾狠狠的擦拭,直到整个皮肤都被她擦得快掉了皮,整桶水被她泡得凉透了,她才心情平复。
  燕侧妃扯出抹笑来,“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让人将热水抬进来吧,我想沐浴。”
  真是令人痛苦的结论。
  一张红润饱满的俏脸上,渐渐绽放出娇柔的笑颜,“王爷~!您差点吓坏人家了!您摸摸,人家这里是不是还‘砰砰’乱跳?”
  “爱妃!刚才本王脾气大了点,没伤着你吧?”
  燕侧妃适时地将头掩在他的怀中,遮住眸中不甘。
  她猛地拿起布巾狠狠的擦拭,直到整个皮肤都被她擦得快掉了皮,整桶水被她泡得凉透了,她才心情平复。
  说着就拉着李昱的手,在饱满的胸脯上为所欲为。
  严景行低眉应是,倒退出殿。心道,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谁能伤得了她呀?
  抬手捉住桶里的花瓣,轻轻凑到鼻尖,香味浅淡,已经入了水里。可是就是这么浓的香汤,她依然能闻到那人留在她身上的气味。
54.92.153.126, 54.92.153.126;0;pc;2;磨铁文学
  想起她一面隐忍着,一面又要做出欢喜的模样,他的性致竟高昴了几分。
  “爱妃!刚才本王脾气大了点,没伤着你吧?”
  李福扫了眼,整个大殿上,闲杂人等都退下了,他也找了个借口将不相干的人轰出殿去,顺带着将大殿门给关上。
  严景行低眉应是,倒退出殿。心道,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谁能伤得了她呀?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景行何在?”
  “娘娘,你还好吗?”玉玲有些心疼地扶起她,轻声问。
  一身的伤,看着都痛,怎么会是好事?
  李福扫了眼,整个大殿上,闲杂人等都退下了,他也找了个借口将不相干的人轰出殿去,顺带着将大殿门给关上。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李昱十分欣赏她的识时务,她眼中的隐忍他看得分明,但他是她的主人,她就应该承受他的不快。
  “呼!”她哑然失笑,终究是舍不得这条命啊。
54.92.153.126, 54.92.153.126;0;pc;2;磨铁文学
  不过片刻,她贴身的侍女玉玲端着水进来。
  “娘娘,你还好吗?”玉玲有些心疼地扶起她,轻声问。
  燕侧妃扯出抹笑来,“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让人将热水抬进来吧,我想沐浴。”
  李福扫了眼,整个大殿上,闲杂人等都退下了,他也找了个借口将不相干的人轰出殿去,顺带着将大殿门给关上。
  李福扫了眼,整个大殿上,闲杂人等都退下了,他也找了个借口将不相干的人轰出殿去,顺带着将大殿门给关上。
  燕侧妃适时地将头掩在他的怀中,遮住眸中不甘。
  偏偏娘娘什么也不说,尽管她什么也没说,但打小服侍她的玉玲知道,娘娘一直并不像她表现的那样开心。
  李昱一把抱起燕侧妃,就往内殿而去。
  严景行恭声应是,正准备退下,李昱又道,“若是找到了她,且莫伤着了她,带了她来见我就是了。”
  犯事儿的人拉下去了,但想找的人没找到,李昱哪会就此作罢。

  “景行何在?”

  说着就拉着李昱的手,在饱满的胸脯上为所欲为。

54.92.153.126, 54.92.153.126;0;pc;2;磨铁文学

  “卑职在!”严景行一步迈进大殿,单膝跪地。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李昱点点头,转了两圈才道,“你带两队人好好排查排查,我不信有人敢在我昭阳王府下手。即便是有,你也给我查出些珠丝马迹来!”

  等到男人身影从屏风那头消失,而后传来重重地关门声。燕侧妃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严景行恭声应是,正准备退下,李昱又道,“若是找到了她,且莫伤着了她,带了她来见我就是了。”

  莫看昭阳王在外如何风光,实在对待她们这些女人,就像猛兽。

  李昱一把抱起燕侧妃,就往内殿而去。

  严景行低眉应是,倒退出殿。心道,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谁能伤得了她呀?

  李福扫了眼,整个大殿上,闲杂人等都退下了,他也找了个借口将不相干的人轰出殿去,顺带着将大殿门给关上。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爱妃!刚才本王脾气大了点,没伤着你吧?”

  李昱大马金刀地迈到燕侧妃面前,手指轻轻将她的脸抬起。

  “呼!”她哑然失笑,终究是舍不得这条命啊。

  一张红润饱满的俏脸上,渐渐绽放出娇柔的笑颜,“王爷~!您差点吓坏人家了!您摸摸,人家这里是不是还‘砰砰’乱跳?”

  说着就拉着李昱的手,在饱满的胸脯上为所欲为。

  莫看昭阳王在外如何风光,实在对待她们这些女人,就像猛兽。

  但凡他心中有了火气,总爱在那事上头发泄出来,今日算她倒霉,撞在枪杆上了。

  李昱一把抱起燕侧妃,就往内殿而去。

  “景行何在?”

  “娘娘,你还好吗?”玉玲有些心疼地扶起她,轻声问。

  李昱十分欣赏她的识时务,她眼中的隐忍他看得分明,但他是她的主人,她就应该承受他的不快。

  她猛地拿起布巾狠狠的擦拭,直到整个皮肤都被她擦得快掉了皮,整桶水被她泡得凉透了,她才心情平复。

  严景行低眉应是,倒退出殿。心道,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谁能伤得了她呀?

  想起她一面隐忍着,一面又要做出欢喜的模样,他的性致竟高昴了几分。

  李昱点点头,转了两圈才道,“你带两队人好好排查排查,我不信有人敢在我昭阳王府下手。即便是有,你也给我查出些珠丝马迹来!”

  李昱一把抱起燕侧妃,就往内殿而去。

  燕侧妃适时地将头掩在他的怀中,遮住眸中不甘。

  一轮云雨如狂风过境。

  “卑职在!”严景行一步迈进大殿,单膝跪地。

  男的干得痛快淋漓,女的忍得肝肠尽断。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景行何在?”

  等到男人身影从屏风那头消失,而后传来重重地关门声。燕侧妃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

  燕侧妃扯出抹笑来,“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让人将热水抬进来吧,我想沐浴。”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不过片刻,她贴身的侍女玉玲端着水进来。

  “娘娘,你还好吗?”玉玲有些心疼地扶起她,轻声问。

  李昱十分欣赏她的识时务,她眼中的隐忍他看得分明,但他是她的主人,她就应该承受他的不快。

  燕侧妃扯出抹笑来,“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让人将热水抬进来吧,我想沐浴。”

  严景行低眉应是,倒退出殿。心道,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谁能伤得了她呀?

  一身的伤,看着都痛,怎么会是好事?

  玉玲看着她身上深深浅浅的青紫吻痕,即便是见过多次,依然无法理解郑妈妈说的,这是好事。

  一身的伤,看着都痛,怎么会是好事?

  偏偏娘娘什么也不说,尽管她什么也没说,但打小服侍她的玉玲知道,娘娘一直并不像她表现的那样开心。

  不过片刻,她贴身的侍女玉玲端着水进来。

  燕侧妃将整个身子浸入水中,由着水漫过嘴巴、鼻子、眼睛,直到快透不过气来才猛地冲出水面。

54.92.153.126, 54.92.153.126;0;pc;2;磨铁文学

  “呼!”她哑然失笑,终究是舍不得这条命啊。

  抬手捉住桶里的花瓣,轻轻凑到鼻尖,香味浅淡,已经入了水里。可是就是这么浓的香汤,她依然能闻到那人留在她身上的气味。

  真是令人痛苦的结论。

  但凡他心中有了火气,总爱在那事上头发泄出来,今日算她倒霉,撞在枪杆上了。

  眼前渐渐浮现那一袭白色的绸衣背影,风华绝代。

  她猛地拿起布巾狠狠的擦拭,直到整个皮肤都被她擦得快掉了皮,整桶水被她泡得凉透了,她才心情平复。

  缓缓起身,擦拭干身上的水珠,穿好衣服。她还是那个艳丽无双,尊贵无比的昭阳王府侧妃娘娘。

  至于李昱不是要找叶秋吗?即便他不说,她也会帮他找到。

  这样的日子,总不能是她一个人独自受着,是吧?

  
  莫看昭阳王在外如何风光,实在对待她们这些女人,就像猛兽。
  李昱一把抱起燕侧妃,就往内殿而去。
  犯事儿的人拉下去了,但想找的人没找到,李昱哪会就此作罢。
  燕侧妃胆颤心惊地望着慢慢合拢的门扉,心里说不出的悲伤。
  严景行恭声应是,正准备退下,李昱又道,“若是找到了她,且莫伤着了她,带了她来见我就是了。”
  李昱点点头,转了两圈才道,“你带两队人好好排查排查,我不信有人敢在我昭阳王府下手。即便是有,你也给我查出些珠丝马迹来!”
  严景行低眉应是,倒退出殿。心道,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谁能伤得了她呀?
  眼前渐渐浮现那一袭白色的绸衣背影,风华绝代。
  “景行何在?”
  一张红润饱满的俏脸上,渐渐绽放出娇柔的笑颜,“王爷~!您差点吓坏人家了!您摸摸,人家这里是不是还‘砰砰’乱跳?”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战神王爷戏傻妃

穿越?她特工第一杀手居然是傻子?嫡母嫡姐陷害?

作者:陌萱
标签:古代言情

娇宠毒妻:嫡女重生不好惹

前生,她心里眼里都是他,为了他受尽委屈也心甘情愿。

作者:青央
标签:古代言情

偏就不谈爱

周周养了个小白脸,被小白脸女朋友打了个半死,开始傍老男人。

作者:白里红红
标签:现代言情

紫禁深深锁玲珑

风花雪月,玲珑和良人互订终身,一觉醒来,良人却把她送上帝榻。

作者:小阿靖
标签:古代言情

十皇子的俏医妃

棺材内重生,偏偏砸在美男身上?咦,这美男只手破棺拥她入怀。

作者:狂少的笛子
标签:古代言情

偷个将军好回家

偷,是她的强项,又是她的弱项。她因偷而穿越,因偷而得夫君。

作者:紫菀妤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