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22、那段往事

作者:七两一钱  发布时间:2015-07-30 19:54  字数:1007 

  我一回想起那个画面,总觉得怪怪的,我点头,的确不用再度回忆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见神婆子迅速将那滴血融入旁边的水中,我赶忙将手指放进嘴里吸了一下:“真的很痛啊,这要做什么?”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这么说来阴山新娘还真是悲剧了,那样一个时代,被夫家抛弃的话基本没什么活路了。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晚上你们就知道了,切记通知所有的人不要出门,你跟着我。”神婆子沉着嗓音说道,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她吩咐过去之后,两人都离开了,只剩下我,她让我一会儿寸步不离跟着她。
  那男人根本不信鬼神,找了当时一个邪道,用了禁术对阴山新娘施了咒,让她惧怕于他且永生不能坠入轮回之中,算是最恶毒的惩罚了。
  那男人根本不信鬼神,找了当时一个邪道,用了禁术对阴山新娘施了咒,让她惧怕于他且永生不能坠入轮回之中,算是最恶毒的惩罚了。
  “的确该了解一下,阴山新娘的怒气来自于那个她最害怕的人,就是那天晚上你看到的来找她的人,她的相公,两人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可惜男人在成亲之前就有一个相好,爱得自然不是新娘本人,到了成亲的那一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算好日子,新娘被人劫走了,那会儿是要绕过阴山的,新娘在阴山的时候被劫,死相相当的惨烈,这点不用我说你都清楚了吧?”神婆子看着我,问道。
  “晚上你们就知道了,切记通知所有的人不要出门,你跟着我。”神婆子沉着嗓音说道,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她吩咐过去之后,两人都离开了,只剩下我,她让我一会儿寸步不离跟着她。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那天也发生了一件事情,那男人的相好有了身孕,男人便想着要毁了婚约,可惜岂有这样的好事儿,一怒之下,他也离家出走了。”神婆子的声音悠悠的,让我有种想要睡着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茶水的缘故。
  我一回想起那个画面,总觉得怪怪的,我点头,的确不用再度回忆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那男人根本不信鬼神,找了当时一个邪道,用了禁术对阴山新娘施了咒,让她惧怕于他且永生不能坠入轮回之中,算是最恶毒的惩罚了。
  “的确该了解一下,阴山新娘的怒气来自于那个她最害怕的人,就是那天晚上你看到的来找她的人,她的相公,两人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可惜男人在成亲之前就有一个相好,爱得自然不是新娘本人,到了成亲的那一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算好日子,新娘被人劫走了,那会儿是要绕过阴山的,新娘在阴山的时候被劫,死相相当的惨烈,这点不用我说你都清楚了吧?”神婆子看着我,问道。
  我竖着耳朵往下面听去,神婆子继续说着话,这屋子的感觉让我异常的沉闷,眼皮渐渐落下来一样。
  阴山新娘的心中积攒了怒气,按照那样的手顿杀了好多的人,包括男人的家人和那个相好的亲友,越发变得不可收拾……
  “那天也发生了一件事情,那男人的相好有了身孕,男人便想着要毁了婚约,可惜岂有这样的好事儿,一怒之下,他也离家出走了。”神婆子的声音悠悠的,让我有种想要睡着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茶水的缘故。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见神婆子迅速将那滴血融入旁边的水中,我赶忙将手指放进嘴里吸了一下:“真的很痛啊,这要做什么?”

  “晚上你们就知道了,切记通知所有的人不要出门,你跟着我。”神婆子沉着嗓音说道,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她吩咐过去之后,两人都离开了,只剩下我,她让我一会儿寸步不离跟着她。

  我不知道神婆子究竟想要做什么,但心中也充斥着一些别样的色彩,我在期待,隐隐之中有些小兴奋。

  我一回想起那个画面,总觉得怪怪的,我点头,的确不用再度回忆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你知道阴山新娘的传说吗?”神婆子看来是全部准备好了,问我。

  那男人根本不信鬼神,找了当时一个邪道,用了禁术对阴山新娘施了咒,让她惧怕于他且永生不能坠入轮回之中,算是最恶毒的惩罚了。

  我摇头,不过是个外来人,对于这些事情肯定是不知道的。

  “有兴趣听听吗?”神婆子悠闲得喝了一口茶,问道。

  我点头:“总不想自己这一趟不明不白,到底她有什么样的怨气,我很想知道。”

  “的确该了解一下,阴山新娘的怒气来自于那个她最害怕的人,就是那天晚上你看到的来找她的人,她的相公,两人算的上是门当户对,可惜男人在成亲之前就有一个相好,爱得自然不是新娘本人,到了成亲的那一天,也不知道是不是没算好日子,新娘被人劫走了,那会儿是要绕过阴山的,新娘在阴山的时候被劫,死相相当的惨烈,这点不用我说你都清楚了吧?”神婆子看着我,问道。

  我一回想起那个画面,总觉得怪怪的,我点头,的确不用再度回忆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我竖着耳朵往下面听去,神婆子继续说着话,这屋子的感觉让我异常的沉闷,眼皮渐渐落下来一样。

  “那天也发生了一件事情,那男人的相好有了身孕,男人便想着要毁了婚约,可惜岂有这样的好事儿,一怒之下,他也离家出走了。”神婆子的声音悠悠的,让我有种想要睡着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茶水的缘故。

  这么说来阴山新娘还真是悲剧了,那样一个时代,被夫家抛弃的话基本没什么活路了。

  我竖着耳朵往下面听去,神婆子继续说着话,这屋子的感觉让我异常的沉闷,眼皮渐渐落下来一样。

  神婆子说,在众人发现新娘死了之后,其实一个个都有些心慌,因为死相太过残忍,原本打算入馆的,可是不知为何头一天晚上,那尸体便不见了,紧接着那个男人的相好也死了,死状一模一样。

  那男人根本不信鬼神,找了当时一个邪道,用了禁术对阴山新娘施了咒,让她惧怕于他且永生不能坠入轮回之中,算是最恶毒的惩罚了。

  阴山新娘的心中积攒了怒气,按照那样的手顿杀了好多的人,包括男人的家人和那个相好的亲友,越发变得不可收拾……

  熏烟淼淼,原本还听得很带感的我,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我看到眼前晃过一个身影,却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见神婆子迅速将那滴血融入旁边的水中,我赶忙将手指放进嘴里吸了一下:“真的很痛啊,这要做什么?”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熏烟淼淼,原本还听得很带感的我,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最后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我看到眼前晃过一个身影,却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
  我竖着耳朵往下面听去,神婆子继续说着话,这屋子的感觉让我异常的沉闷,眼皮渐渐落下来一样。
  我竖着耳朵往下面听去,神婆子继续说着话,这屋子的感觉让我异常的沉闷,眼皮渐渐落下来一样。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那男人根本不信鬼神,找了当时一个邪道,用了禁术对阴山新娘施了咒,让她惧怕于他且永生不能坠入轮回之中,算是最恶毒的惩罚了。
  这么说来阴山新娘还真是悲剧了,那样一个时代,被夫家抛弃的话基本没什么活路了。
  我一回想起那个画面,总觉得怪怪的,我点头,的确不用再度回忆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我摇头,不过是个外来人,对于这些事情肯定是不知道的。
  我点头:“总不想自己这一趟不明不白,到底她有什么样的怨气,我很想知道。”
  我看小王和镇长都非常相信神婆子,我在旁边看着神婆子准备东西,莫名被她拉起手指,用那种小针扎了我一下,用力一挤,疼的我有些难受。
  我点头:“总不想自己这一趟不明不白,到底她有什么样的怨气,我很想知道。”
  神婆子说,在众人发现新娘死了之后,其实一个个都有些心慌,因为死相太过残忍,原本打算入馆的,可是不知为何头一天晚上,那尸体便不见了,紧接着那个男人的相好也死了,死状一模一样。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

你是我走不出的迷宫

富家千金我并不想当,豪门贵妇更不奢望,我只想简简单单做我自己,醉生梦死爱一回彻底……

作者:镜中楼
标签:现代言情

总裁追妻忙:老婆,停一下

为了报复姐姐,前姐夫竟缠上她!他毁她生活、掐她桃花、坏她姻缘……花样百出。

作者:凉沫云舟
标签:现代言情

那时深爱终成婚

前男友纠缠,家族企业惨败。 让慕时欢不得不站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身边。

作者:芷未晴
标签:现代言情

妻子的救赎

结婚半年一直和丈夫分房睡,把他灌醉才发现“他”竟然是……

作者:沈野鹿鸣
标签:现代言情

重生之悍夫在上妻在下

"前世失去了父母,财产,弟弟,爱情。再来一世,她将怎样亲手将仇人扼死? "

作者:六月雪
标签:现代言情

盛宠谋后

她的仇复之路也就此展开。司陵甄笑得温和而森然,她活着就不会白活着。

作者:伝倦初
标签:古代言情

隐藏